第一卷

序章 Breakthrough

第一卷 序章 Breakthrough

台版 转自 负犬小说组

录入:壱级天灾

一群男子正走在一片茂密的原生林中。

时间明明已经过正中午,四周却依然给人一种昏暗的感觉。虽然还不到黑暗的地步,但周围的景色看起来像覆上一层薄膜般朦胧。

大白天的阳光照理应该会平均地照耀大地才是。可是在这片树海中,大概是因为有层层枝叶遮盖,能看到的就只有从树叶缝隙间透下来的光线而已。

环顾四周,能见到的就只有茂密丛生的树、树、树、树……

粗细不一的纵向线条——宛如一张视觉陷阱画,甚至会让人有种距离感陷入混乱的错觉。在这个地方,要是随便转头的话,就会搞不清楚自己几秒钟之前是面向哪一个方向了。

每隔一段距离就钉在地上的铁钉以及沿着铁钉拉起的绳索——现场能见到的人工物仅此而已。而对男人们来说,这些东西也同时是他们唯一可以依赖的救命索。

青木原树海——俗称「富士树海」,是一片位于富士山麓的原生林。

这地方虽然自古以来就被人们称为「自杀胜地」或「有进无出的恶魔森林」……实际上,这里只是一片有森林步道的观光地。附近有公园也有露营场,会来这里享受森林浴的游客不少。

而这附近一带因为有许多带磁性的矿石,因此谣传在这里「指南针无法发挥作用」或是「电子仪器会受到干扰」等等……不过其实指南针在这里顶多只会角度偏移一点,不至于完全无法使用,而且近年来的电子仪器也不会因为青木原树海这种程度的磁力就受到干扰。或许这些说法全都是因为小说与电影经常夸大表现,让人们忽视事实,只留下「恶魔森林」的印象吧?

「就算是这样……」

藤田启介深感无奈地嘀咕着:

「最近的游客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

在他脚边,有一个白色的东西掉在地上。

那是已经使用过的卫生用品——乳胶制的避孕产品。

「有必要……到这种地方来做吗?」

看来是有人跑到远离森林步道的这个地方,来做过「那档事」的样子。

「就是因为年轻吧?」

走在一旁的同僚,也感到无力地回应一句。

虽然这也算是他们分内的工作,但是这种地方实在是会令人工作动力全失。藤田把使用过的卫生用品丢入拿在手上的垃圾袋后,叹了一口气。

今天,藤田他们没穿平日习惯的深蓝色制服,取而代之地穿着一身灰色的工作服,套着背心、头上戴帽子。当然,另外还戴着工作手套、穿着登山靴,腰带上挂着手电筒、尼龙绳、水壶等等。而合成纤维制的腰包里除了指南针之外,还塞满地图与无线对讲机之类零零散散的东西。

在背心上……有着藤田等人所属的单位——「山梨县警」。

顺道一提,现场穿着这件背心的人,就只有藤田跟他身旁的同僚而已。其他人则在手臂上戴着有萤光涂料的臂章。

藤田等人其实是这里的巡逻队员。

如前文所述,青木原树海是一处有名的「自杀胜地」,因此总是会有人为了自杀而从全国各处特地跑到这个地方来。而且虽然这里是铺有森林步道的观光胜地,终究还是一片广大的原生树林……若是在没有任何装备、也没有充分的知识或经验,就毫无计划地走离步道,确实有可能会一去不返。

所以,当地的山梨县警与来自全国的志工组成巡逻队,定期巡逻青木原树海之内。目的就是在发现自杀者时进行保护,或是找出自杀者的遗体……等等。

这是从很久以前就存在的例行工作。

但是……最近几年,巡逻队变得甚至必须负责捡垃圾了。

越危险的地方,反而越是有人想来一探究竟。也有人为了试胆而故意远离森林步道、走进原生林的深处……而且还会到处乱丢空罐或烟蒂等垃圾。不只如此,甚至还有业者因为此处不容易被人发现,而把废弃物直接丢到这里——使得青木原树海一年

比一年更加脏乱。

「如果这地方真的是『恶魔森林』的话,搞不好还不会被污染成这个样子咧。」

「就是说啊。」

对于藤田满心不悦的抱怨,同僚也点头附和着。

就在这个时候——

「啊——!」

忽然传来的一声惨叫,让藤田他们忍不住回头。

「发生什么事了?」

就算这些民间人士是在自我承担责任的前提下参加定期巡逻,而且个个都是爬山穿林的好手——但是如果发生什么意外,在现场的警察还是必然会被追究责任。因此,藤田与同僚便快步赶到声音传来的方向。

「川村先生他……!」

「掉下去、掉下去了!」

在刚才发出惨叫的男人——似乎是叫川村的样子——「掉下去」的地点周围,其他志工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吵着。有人拿起手电筒照向地面,甚至也有人赶紧把绳索从腰带上拿下来。

「是滑落吗……」

藤田将挡在现场的民间人士推向一旁,来到人群前方。

「这是什么啊……」

同僚惊愕的声音传入藤田耳中。

在他们眼前——是一道龟裂的地面裂缝。

全长超过二十公尺,与对岸之间的距离最宽有三公尺左右。形状上虽然是一条裂缝,但或许是因为周围的腐质土像研钵般往下陷落的关系,从上缘往下看会有「洞穴」的印象。

深度——无法估计。

因为裂缝不是笔直地往下裂开,而是在途中折成斜面,所以手电筒的光线没办法照到底部。究竟裂缝有多深——光从现场观察根本看不出来。当然,掉入其中的川村是否安然无恙也无从得知。

恐怕是在岩层之中本来就存在着空隙,而上层的岩石基于某种原因忽然崩裂,于是连带腐质土一起落下吧?换言之,就是自然形成而非人为恶意造成的洞穴陷阱。

「喂——没事吧!」

藤田提高嗓门大声呼喊。

但是,听不到任何回应。

是因为裂缝深到连声音都传不到吗?还是说——

「照这深度……恐怕……」

志工们已经流露出绝望的气氛。

然而,藤田依然一边拆下腰带上的绳索,一边摇头说道:

「不——要放弃还太早,我下去确认一下。」

他接着把绳索固定在身体上,并且将另一端绑在一棵看起来较为牢固的针叶树上。对于大学时代参加过登山社,现在也依然视爬山为兴趣的藤田来说,这是他非常熟练的动作。藤田确认绳索好好地固定在树干上后,对同僚点点头,便背对着裂缝——开始沿着崖壁缓缓地往下攀爬。

「……唔。」

壁面的倾斜程度比原本想像中的还要来得平缓。

在绳索的支撑下,藤田慢慢倒退着脚步,爬下斜坡。

照这情形看来,刚刚摔下去的川村还活着的可能性应该很高。

「喂——没事吧?」

藤田每隔一段时间就往下呼喊着,并缓缓爬下洞穴。

但是,川村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估计应该已经爬下二十公尺的距离,这裂缝比藤田原本估计得还深。就在他思考着是否应该先回到地面一趟的时候——

「……!」

忽然,藤田有奇妙的感受。

仿佛身体浮在水中似的。

他脚滑了一下,因为原本确实踩在壁面上的鞋子忽然飘浮起来。原因并不清楚,而绳索也顿时变得松缓。这情形就宛如藤田的体重突然消失一般——不对,应该说是像天地倒转一样……

「呜哇!」

藤田陷入混乱而忍不住大叫。

手脚在半空中挣扎,身体不断旋转。

要掉落了——而且是往上?

「啊啊啊啊!」

他甚至连上下左右的方向感都丧失了。

不久后——

「——呜!」

藤田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抛到地面上。

某种柔软的东西接住他的身体。在上面翻滚两、三圈后,他才终于发现那是地面上茂密的杂草。

藤田就这么倒在地上——而映入他眼帘的竟是一片漫无边际的大草原。

仿佛无止境往四凋延伸的青绿平原。

在白色阳光照射下,徐徐微风吹拂的景象,莫名地让人感到一股乡愁——

「……欸?」

藤田不禁发出呆愣的声音。

他忍不住心想:自己刚才应该是掉进洞穴之中、落入地底才对啊?

于是他赶紧坐起身子。一旁,他看到一名中年男子同样坐在草原上,从打扮看来,应该就是刚才掉入洞穴中的川村吧?他也和藤田一样,一脸呆滞地看着眼前这一片草原。

这不可能。

在青木原树海中,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一片开阔的场所?

「别闹了——」

藤田宛如呻吟般嘀咕了一声。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他接着开始东张西望,想要找出理论上应该就在附近的灵峰——富士山。然而,不管他再怎么寻找,都看不到那座日本第一高山的影子。就在他感到穷途末路而转头望向背后的时候——

「…………」

忍不住全身僵住了。

一时之间——藤田还搞不清楚自己究竟看到什么东西。

不,在知觉上他知道。

但是,深植于心中的常识却造成阻碍,让他难以将那个认知为现实中存在的东西。藤田用几乎陷入麻痹的脑袋不断思考着:这种东西不可能会存在,真要说的话,顶多只会存在于神话、传说或创作作品之中才对。

但是—

「那是……」

宛如喘气般的声音从藤田口中流出。

而在一旁的川村察觉藤田的样子不太对劲,于是跟着转头……紧接着就和藤田一

让两位男子当场全身僵硬的东西。

那就是—

「那是……」

在藤田背后悠然伫立的——蓝色巨大生物。

即使将翅膀收合起来、将四肢弯曲,那身躯也依然足足有一间独栋房子般巨大,平缓的呼吸甚至化为暖风、吹拂着地上的野草。

「……那是……龙吗…………?」

仿佛在肯定藤田的疑问似的——眼前这只理论上只存在于幻想世界中的怪物,张开巨大的嘴巴,露出尖锐的牙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