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3章 自由、平等、博爱

第一卷 第3章 自由、平等、博爱

我的名字叫加纳慎一。

是异世界史上第一间综合娱乐贸易公司「安缪特克」的总负责人。

…………就算头衔很好听,现实依然不会变。

实际上,这职务是那些因为「不知道卖什么才会有搞头」而很快陷入束手无策状态的政府高官们找来的代理人,或者应该说是为了帮他们收拾烂摊子而被带到异世界来的人。

唉呀,详细的原委就先搁到一边。

简单来说,我的工作就是要想出各式各样会让神圣艾尔丹特帝国的人们感到「这玩意搞不好很有趣」的东西,并带到这个世界来。这工作没有奢望一开始就引起什么大旋风,而是要创造出可以让旋风刮起的环境。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研究调查」就是一件重要不可或缺的工作。

因此……

「首先要就近开始着手啊。」

我一边昵喃着、一边环顾位于一楼的办公室。

现在,这地方已经变得与其说是「办公室」还不如说是「书房」。

书柜上,塞满我列表请的场先生订购的大量御宅商品——漫画书、动画DVD、蓝光光碟、游戏软体以及其他各式各样的东西。当然,平面媒体的商品不局限于漫画或小说书本,我也列了设定资料集之类的东西和了大量的海报。

多亏如此,现在这间办公室给人的印象就宛如秋叶原的御宅系书店或DVD商店一样。姑且不论内容是什么,能够像这样一口气收集过来并陈列上架,看起来果然很壮观。

「就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真是理想啊。」

我有点陶醉地说着。

毕竟这次的购物全部都是「必要支出」,不但不需要加算税金,而且所有费用都由远东文化交流推进局买单。的场先生虽然被吓得瞪大眼睛,不过听说麻烦的是把这些东西搬到这个世界来的手段,费用上姑且压在预算经费以内。

顺道一提……超空间通道内似乎在某一部分会产生奇妙磁场之类的,所以不要说是无线,就算是有线的资料传输都会发生大量杂讯而无法顺利通讯。因此,我提出的「干脆顺便牵一条网路线过来吧」被驳回。

唉呀,这种事情也没办法。于是我只好利用跟采买东西时同样的方法,列出一张「必须过目的情报网站一览表」,请对方派人定期浏览,然后将各网站的纪录储存在硬碟里送过来。虽然这种做法会失去同步性,不过无法强求。

就这样——

「请问这就是所谓的『御宅文化』吗?少爷?」

在我身边惊讶地环顾房间的,是爬虫人类也就是蜥蜴人的布鲁克。虽然他不只脸上覆盖着鳞片,构造也跟人类不一样,因此让我很难看得出他的表情——不过,有时候可以靠说话语气或肢体动作大致上猜出来。

他刚才负责把装在箱中的御宅商品从屋外搬进办公室中,所以到了工作告一段落的现在,他才总算亲眼看到自己刚刚搬的箱子里究竟装些什么。

顺道一提,我跟缪雪儿将这些书跟DVD之类的东西放到书架上。

就算我们从一大早就开工,花了几乎一整天的时间,也才完成了大约六成而已。

「没错。话虽如此,不亲自看看这些东西的内容的话很难理解。布鲁克如果有发现什么有兴趣的作品,就拿起来看一看吧。」

「请问让俺这样的男佣碰这些东西可以吗?」

布鲁克歪了一下头。

「没什么可不可以,跟是不是男佣没有关系,这些东西就是我为了让更多人接触才带来的啊。我希望你能跟我说说看完的感想,让我参考。」

我笑着这么说完,布鲁克却用他那双不会眨动、像玻璃弹珠般的眼睛看着我。看来他似乎有点惊讶——

「如果你还是感到过意不法;我想想那我就命令你,随自己高兴拿东西来看吧。」

「这样啊……」

布鲁克驼着背,用手指搔搔应该是后脑杓的部位后,说一句「那就失礼啦……」并且走向陈列架。实际上刚才已经跟我进行过相同对话的缪雪儿,现在则已经兴致勃勃地拿起各种漫画书来翻阅。

从我把平假名一览表交给她之后,已经过了十几天。

她现在早已将平假名完全记起来,甚至连片假名都会读了。另外,因为我每天晚上都会陪她一起学习,她现在也已经学会一、两百个日常生活会使用的日文词汇。这女孩似乎原本头脑就很好……而且,就算是异世界的语言,对她来说「可以学会读写」还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因此她目前正以惊人的速度学习日文。

或许跟我们生活在一起的现况,也是让她学习快速的原因之一。

就像我之前说过的,魔章指环的功能类似同步翻译,所以我们所说的话,会直接进到缪雪儿的耳里。这就跟观赏附加字幕的电影一样,在经过好几次的对话之后,她似乎也隐约地慢慢学会日文。

当然——即使如此,她现在依然不太会阅读汉字。不过毕竟很多漫画会在汉字旁标示假名读音,而且漫画的图片本身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语言」的一种,所以如果是内容浅显的东西,她似乎大致上可以看得懂。

我之所以会命令布鲁克也看看这些书,便是基于同样的理由。

因为他跟缪雪儿是我身旁重要的观察研究对象啊。

就在我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

「…………!……!」

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感觉像是有人争执的声音……从走廊上传过来。但是,我搞不太清楚对话的内容。毕竟对话是使用艾尔丹特的语言,所以听不懂也是理所当然。而且魔章指环的翻译能力并不是万能,如果没有看到对象或是距离太远,偶尔还是会有派不上用场的时候。

不久后——

「加纳慎一!」

房门就仿佛被人踢开似的,忽然打开。

看到走进办公室的对象,我不禁睁大眼睛。

「艾尔丹特皇帝!」

「没错!」

外观宛如幼女的皇帝陛下挺起胸膛说道:

「原来你在这里呀,加纳慎一,朕亲自来看看你当个传教士的样子啦。」

佩特菈卡高傲的态度仿佛就是在说「快感激落泪吧」似的,并且更加挺起她的胸膛。

看来她大概是听说有大量御宅文化物资被搬到这里来,于是便过来一探究竟。

不过,就算是在城镇之中,皇帝陛下连个随从都不带就跑出城外,没问题吗?——或者应该说,你也太轻易外出了吧!

正当我在心中无视身分地位地对她吐槽时……

「陛……陛下……!」

迟了她数秒,一名如枯木般的老人——札哈尔宰相上气不接下气地现身。

「陛、陛下……身为皇帝怎么可以……在走廊上奔跑……而、而且,请不要……那么粗鲁地开门啊……」

札哈尔宰相一边喘着气,一边用沙哑的声音说教。

如果在动漫、游戏或轻小说里的话……总觉得好像提到「宰相」,就会联想到「假借国王的威势狐假虎威的家伙」、「将国王当成傀儡并掌握实权的阴险家伙」,要不然就是「在国王面前一副阿谀谄媚的样子,但心中却企图要叛乱的实质大魔王」之类的角色。

可是,眼前这位老爷爷好像不是一个会单纯地放纵皇帝的人,而是个同时会对皇帝进行教育的优良臣下。

然而——他的这份忠义之心,似乎没办法让佩特菈卡理解。

「啰嗦啦,札哈尔公,朕才不是用跑的,只是快步走而已呀。」

「唉呀,您又说些歪理……」

札哈尔宰相像是叹气般小声嘀咕着,并且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看这样子,他大概平常就被佩特菈卡耍得团团转吧?明明他应该还有身为宰相的工作要做,还真是难为他了。

「唔唔!」

佩特菈卡对办公室——小规模地秋叶原化的室内——环顾一圈后,发出吃惊的声音:

「这是何等莫名其妙的景观!这就是你们要宣扬的『御宅文化』吗!」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不过她的那双大眼睛却流露出充满期待的光芒。

嗯嗯,萝莉妹的那种表情果然很棒啊。

呃……虽然她跟缪雪儿同样是十六岁啦。

对于虽然是保守派,不过对萌角色依然拥有广大守备范围的我来说,从她身上可以感受到与缪雪儿不同感觉的萌啊。

「色彩真是鲜艳,与画作或壁画相比别有风趣,感觉非常不同呢!」

佩特菈卡不同于刚才的布鲁克,丝毫没有征询我的同意,就带着札哈尔宰相堂堂正正地走到书架前。接着,她非常热衷地翻开一本本漫画,又是「哦哦!」又是「唔……」地发出不可思议的声音。我想她应该连一个日文字都还看不懂才对——不过那种问题看来不重要,这些东西大致上都深获好评的样子。

话说,她那伸直背脊想要拿书的动作,简直可爱到犯规的程度啊。

「……唔?」

佩特菈卡快速地翻着书本,边看边呢喃着。

「朕看不懂!」

「……呃,我想也是。」

我不禁苦笑一下。

毕竟她跟缪雪儿在条件跟状况上都明显差太多了。

而布鲁克刚才也是一样,虽然一副很有兴趣地看着那些书,不过我想他应该也完全看不懂内容吧?顺道一提,不管是布鲁克还是缪雪儿,在佩特菈卡进到房间的瞬间,就宛如被冻僵似地贴到墙边去。

唉呀,他们这是理所当然的反应吧?

不管是谁,遇上皇帝忽然驾到,都会被吓到。更何况在这种像中世纪的世界中,君主的存在就跟神明一样。光是在皇帝面前随便乱开口,他们的人生就有可能会当场结束也不一定。要他们不要紧张才是强人所难吧?

只是——

「唔,明明这图画看起来似乎很有趣的说……」

佩特菈卡感到遗憾地嘀咕着。

虽然这样讲对于在意自己童颜又小只的她很抱歉,不过她那个样子,真是可爱到一点都不像是国家元首——对我来说,真的很想为她做些什么事情啊。

「……喂,加纳慎一。」

「请问何事呢,陛下——话说,我的名字是『慎一』啊,若是叫成『加纳慎一』的话,就好像每次都称呼您为『佩特菈卡·安·艾尔丹特三世皇帝陛下』是一样的。」

「唔,也就是说,朕只要叫你『慎一』就行了?」

佩特菈卡一瞬间歪着小脑袋问道。

「正是如此。」

于是我将手放在胸口上,像一名执事般对她鞠躬。

「唔,毕竟有句谚语叫『到卡玛拉就该吃卡玛拉的料理』。这也是为了享受所谓的御宅文化——朕就配合你的作法吧。」

佩特菈卡陛下落落大方地笑着点点头。

虽然我搞不太懂那个「卡玛拉」什么的,不过那句话大概就是类似「入境随俗」之类的格言吧?在英文中也有一句谚语叫「在罗马就要像个罗马人」,看来这是人类共通的想法啊。

「慎一。」萝莉风皇帝贼笑地说道。

「请问有什么事呢,皇帝陛下。」

「朕就特别允许你叫朕『佩特菈卡』吧。」

「呃,陛下,那样做实在有些——」札哈尔宰相这时露出为难的表情。

「各式各样的地方住着各式各样的人民,各自都有自己独特的价值观,若是不分青红皂白地就加以否定,只会让彼此产生冲突而已。身为一名统治者,就应当适时地接受人民的价值观,并在必要时仿效其作法——这道理不正是你教朕的吗?」

「呃,您说得是没错,可是……」

「无须担心,这事情只限定在这栋宅邸里。真要说起来,这栋宅邸就是朕赐给慎一的领土呀。慎一,若是在外头,你就要跟之前一样称呼朕为皇帝陛下。毕竟你若是称呼朕的名字,难免造成误会。」

「误会?」

「通常来说——」

札哈尔宰相从衣服中掏出一块布巾,一边擦着自己额头上的汗水一边解释:

「只有皇族才能够用名字称呼皇族。若彼此没有亲戚关系、姻亲关系,一般来说就是预定成为亲戚的对象——也就是婚约者。」

「…………呃。」

我背上流着冷汗问道:

「这样没关系吗?」

「什么没关系?」

佩特菈卡歪了一下小脑袋。

「不,那个……好吧,算了。」

既然她自己本身不在意的话,我去在意这种事情也只会让彼此尴尬吧?

就这样想吧:既然除了家族以外都不会有人称呼她「佩特菈卡」的话,那我也用像在对待家人的态度对待她,应该就没问题了。例如说,把她当成是我的妹妹——

「…………」

「你怎么啦,慎一?」

佩特菈卡感到奇怪地问了我一声。

「呃,不,没事。」

我总不能说我因为想像到佩特菈卡叫我「哥哥♪」的样子,而差点喷出鼻血来吧?

老实说,我因为在现实中有一个妹妹,所以对于所谓的「妹萌」总是感到难以理解……不过如果是像佩特菈卡这样,名副其实地像个二次元角色的对象,或者说是个「典型的骄傲妹」的话,还是难免会让我感到「有某种东西涌上心头」啊。

「话说回来,请问有什么事呢,陛下——不对,佩特菈卡?」

「唔?哦哦,对了对了。慎一,现在这个状况下,朕无法享受这难得的御宅文化呀。毕竟就算有魔章指环,也只能让戴着它的人互相交流想法,并不能让人读懂文字。」

「您说得是没错啦……

「所以说——」

佩特菈卡贼笑了一下。

虽然她那表情果然还是很可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强烈的不好预感啊。

*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说实话,我现在感到很不知所措。

在我的右边,坐着脸上表情莫名畏怯的缪雪儿。

而在我的左边,则坐着一脸认真的佩特菈卡。

被两名少女夹在中间,害我紧张得全身都僵硬了起来。

毕竟这两个人都坐在与我肩膀互碰的位置——讲明白一点,在这样的距离下,我甚至可以闻到她们身上的味道啊。而且这两个人好像都还觉得不够近似的,不断把身体继续往我身上压过来。

在两名少女的包夹之下,我好不容易才勉强保持精神上的平衡。

总觉得只要发出什么多余的声响,就会让某种致命的东西当场崩坏一样。

「…………」

汗水从脸颊上流下来。我僵直着身体,用颤抖的声音小声说道:

「请……『请不要杀我』。」

「…………」

「…………」

不管是缪雪儿还是佩特菈卡,都保持着沉默。

这股沉重的寂静,让我忍不住想要尖叫出来啊——

「慢死了!」

佩特菈卡仿佛耐不住性子般对我小声说着。

哦哦!气息,气息啊。萝莉风皇帝的气息吹在我的耳朵上啊!

面对萌到快要抓狂的我,佩特菈卡又继续说道:

「还不快点翻下一页!朕很在意接下来的剧情呀!」

场景与刚才相同,就位于宅邸的办公室中。

在这个化身为「秋叶原临时境外商店」的空间中,我们肩并肩坐在一张沙发上。

而在我的大腿上,放着一本打开的漫画。这是一本冒险武打系的奇幻物语,我觉得这样的故事应该可以让佩特菈卡或缪雪儿都看得懂而挑选的。毕竟我猜让她们现在看科幻剧或是硬汉动作剧之类的作品,她们应该也看不懂才对,更不要说日常系的四格漫画。

而我现在……正为了看不懂日文的她们朗读这本漫画。

顺道一提,现在房里就只有我、佩特菈卡与缪雪儿三个人而已。布鲁克因为要照料庭院而出去了,札哈尔宰相与美埜小姐也都在房间外。这是因为佩特菈卡觉得无法专心看漫画而把他们都赶出去的。

至于要问到为什么缪雪儿会留在房间里嘛,那是因为我拜托让她留下来的关系。毕竟刚才发生过那件「允许让彼此互叫名字」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如果让我跟佩特菈卡两个人在房间独处,应该会变得很尴尬——而且我也希望干脆趁这机会让缪雪儿多学一点曰文,所以就要求能够让她看着我朗读了。

不过话说回来……

(本来这样的状况应该是一种奖赏才对啊……!)

然而,一左一右地感受着两名少女的体温,我却只能拼命忍耐着差点要叫出口的呻吟。

既然是漫画,状况的说明就几乎都得仰赖视觉……也就是图画。

而如果要三个人同时看一本漫画,很自然地彼此的脸就会靠在一起,也只能这样。结果虽然她们好像都没有察觉到,不过这真的是极度不合常理的紧密状态啊。

每当我要翻页的时候,手肘就会触碰到缪雪儿很「那个」的胸部,而另一边的手臂也会被佩特菈卡那矜持的胸部紧紧压住。再加上左右两个人柔软的秀发又不断飘出甘甜如花般的香气包围着我,对于一名十几岁的健全男孩子来说,在某种意义上就好像是被迫参加一场无止尽的耐力赛一样。

这是什么H-Game啊!

我不禁强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挑漫画。

如果是像轻小说之类靠文字描述剧情的作品,或许就可以避免这样的状况……可是现在后悔已经太迟了,这两个人早已沉迷于她们第一次见到的异世界物语之中,如果我现在才开口说「换一本作品」,姑且不论缪雪儿,但佩特薇卡应该会想杀了我吧?

就在这时——

「……啊。」

我翻开新的一页后,缪雪儿发出开心的声音。

「请问这是指少爷吧?我看得懂呢。」

她这么说着,并伸手指向「可能」这个文字的读音标示。

「可能(ka-nou)」与「加纳(ka-nou)」。

呃,发音确实是一样啦。

「啊……那个发音虽然一样,不过意思不太相同喔。」

「这样吗?」

「所谓『汉字』各自都代表不同的意思……虽然偶尔会遇到发音相同的词汇,意义却不一样。」

「原来是这样呀。」

缪雪儿深感佩服地眨眨眼睛。

「不过话说回来,缪雪儿记东西真的很快。」

平假名五十音和片假名五十音,虽然加起来不到一百个字(注:日文的五十音实际上不到五十个,省略了部分重复音或现代不常用的古音。),不过如果只是靠每天晚上工作完之后的时间学习,应该也没那么容易就可以全部记熟吧?果然,缪雪儿的头脑本来就很好的样子。

「请别这样说,这都是多亏少爷您每天晚上陪我学习到很晚的关系呀。我也从来都没想过……我居然有一天能够看得懂文字呢。」

缪雪儿感概万千地呢喃着。

即使是对异世界的文字也能感受到「学会读写的幸福」的她,正以惊人的速度吸收着有关日文的知识。而对我来说,能够让她这样可爱的女孩子感到开心,教起来也很有成就感——

「请问这个符号又是什么意思呢?」

「那是一种叫『拟声词』的东西,有一点难度——」

——话虽如此,不过也因为这样,让我不小心就忘记身旁另一位少女的存在。简单来说,虽然只是短暂的一段时间,不过我正好没注意到在一旁彻底感到不悦的佩特菈卡瞪我的视线。

「慎一!」

佩特菈卡仿佛感到忍无可忍地大叫一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咦?啊——是是是,非常抱歉,陛下。」

「朕不是说过叫『佩特菈卡』就好了吗!」

「啊,对不起,佩特菈卡。」

我虽然赶紧改口,可是佩特菈卡似乎并没有因此感到满足。她接着不发一语地抓

住我的手并往上抬高之后——竟毫不犹豫地就往我刚才放着漫画的地方坐下。

换言之,就是我的大腿上。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等等……佩特菈卡?」

她接下来又将我的手抓下来,把漫画放到自己的大腿上。

结果就是——我不只让佩特菈卡坐在我的大腿上,而且还从她背后用双手抱住她。另外,就算她再小只,我如果要在这样的状况下看漫画,依然必须把下巴放到佩特菈卡的肩膀上……

这是什么紧贴状态啊!

将一名外表像萝莉的少女抱在自己大腿上,虽然毫无疑问地是个令人既开心又害羞的状况,可是如果被其他人看到,一定会遭到各种误解。

「这这这这这样不行啦——」

「闭嘴!从一旁探头看书,朕的脖子会酸呀!」

「呃,话是这样说没错啦……」

「总之,朕要你这样念书就对了!还有——那边的女仆!」

佩特菈卡狠狠瞪了缪雪儿一眼后,继续说道:

「快去泡茶!朕才不要喝那个已经凉掉的茶,去重泡一壶来!」

「咦?啊、是、是的,我立刻就去!」

缪雪儿立刻站起身体鞠躬了。

「佣人就要像个佣人一样好好工作呀。」

而佩特薇卡一脸得意地眯起眼睛说道。

她这句辛辣的发言仿佛是在夸耀自己的胜利。畏怯到表情都僵硬起来的缪雪儿于是又敬了一个礼之后,飞也似地逃出房间。

「呃……那个、陛下?」

「佩特菈卡。」

「抱歉,佩特菈卡,你该不会是……在生气吧?」

「朕才没有生气!」

佩特菈卡怒吼一声。

所谓的「怒吼」就是愤怒地大吼啊……你不管怎么看都是在生气吧?

……当然,我也没办法像这样对皇帝陛下回嘴。再说,即使只有一小段时间,可是将佩特菈卡的存在遗忘的我,也感到很过意不去而无法再多说什么了。

「这个野兽,见到女的就兴奋成那个样子呀。」

「喂……!」

请问您这是在说什么话啊!

身为一个女孩子居然说出这种话,哥哥我可是会哭的喔?

话说,我的待遇是野兽等级啊?呃,或许就是因为没有把我当成人类来对待,所以她就算被我抱在大腿上也不会在意……毕竟如果对方是动物的话,要搂要抱心里都不会感到抵抗对吧,我知道。

刚才佩特菈卡坐到我大腿上的时候,我还一瞬间莫名小鹿乱撞了一下……但所谓的现实其实都是这个样子。

于是我在心中默默地叹一口气后,再度开始朗读起漫画了。

*

佩特菈卡的唐突来访后过了几天。

办公室的整理工作也总算告一个段落——于是我决定一早到城镇参观。

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我感到有必要先掌握艾尔丹特帝国的文化水准。当然,只要我去拜托的场先生,他应该就会把初期调查团所做的报告书印一份给我。但是,毕竟用僵硬的文字写出来的报告书读起来很痛苦,而且我也想要亲眼看看将来的「顾客们」生活的样子啊。

如果想要将御宅文化根植到这个艾尔丹特帝国,光把对象锁定在皇族和贵族是不行的。所谓的御宅文化,就是一种大杂烩的文化。只要有趣,想怎么玩都行,要说没有禁忌也不为过。换言之,就是在这种「有趣便是正义」的基准之下产生又消失的无数作品,酝酿出所谓的御宅文化。

正因为如此,对御宅文化来说,会掏钱购买作品的人——也就是能够支持创作者与配售公司的顾客们才是所谓的正义。就算砸下重金制作出一部动画大作,如果当中有鄙视御宅族的内容,最后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所以说,我如果希望将御宅文化推广到这块土地上,就必须要让这里的压倒性多数——也就是平民们接受才行,不然就没有意义。

这工作并不是单纯只要把御宅作品带过来乱撒就可以。

不仅在将来必须视需要提供电力网,而且平民的识字率若太低根本没戏唱。另外,如果不局限于书本,也想要推广动画或游戏的话,还必须要先临时搭建一座类似剧院的场所才行。

做到这种地步的话,简直就是在玩模拟城市,不,模拟秋叶原了。

就这样——

「……哗啊。」

我在负责护卫的美埜里小姐以及负责带路兼拿行李的布鲁克陪同之下,走在城镇的街上。虽然我之前要上城的时候有从马车——不,羽车中看过城镇的景象,不过这次是我第一次实际下车靠双腿走在街上。

大致上的景色跟之前从羽车中看到的没有太大差别——不过像这样实际走在街上,还是会注意到一些过去没有发现的细节。

例如气味。

整体上……虽然没有强烈到会让人觉得不舒服的程度,不过街上微微飘散着烧焦以及腐坏的味道。前者应该是炉灶或暖炉之类的东西,后者恐怕就是垃圾或厕所的味道吧?

这么说来,我好像听说过一个小知识——凡尔赛宫过去是没有厕所的。

毕竟当时还没有所谓的下水道系统,而且化粪工作的需求量也还未足够到可以当成一项事业来经营的程度。因此若是将厕所设在屋内的话,会让臭味不断累积。

据说当时多半的情况都是排放到河川,或堆积起来当肥料,要不然就直接在野外解决……甚至在欧洲还有干脆撒到屋后,让放养的猪吃掉之类的方法。

或许,在这世界也是一样的情况吧?

顺道一提,我住的宅邸是由布鲁克负责清粪池,然后放到屋外的仓库中当成堆肥使用,所以我平常使用厕所都不会太在意味道——不过,看来平民所居住的街上就没办法这样做。

「……唉呀,毕竟不是二次元的角色,所以该排出的东西还是会排出啦……」

就算这世界就跟奇幻作品一样,但是当中的人们都是活生生的啊。

另外我还有注意到一点——那就是招牌类的东西多半都是用图画表示的。

应该是因为识字率太低,所以即使做文字招牌也没什么意义吧?

当然,若是要画出很逼真的图画,也需要相当高的技术。因此,整体上看来多半都是像记号般的招牌。多亏如此,就算我看不懂这地方的文字,也大致上可以推测出这里是酒家、这里是冶铁铺、这里是面包店之类的。

不过,其实像这样走在街上,最让我在意的一件事情是——

「请问您是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吗?少爷?」

走在我前头的布鲁克转头过来问了我一声。

虽然一开始我光是跟他站在伸手可及的距离就会觉得害怕,不过等到习惯之后,像是他那双圆滚滚的眼睛,还有仿佛一直都在笑的大嘴巴,其实看起来都挺可爱的。我听说也有不少人会把爬虫类当宠物来饲养,或许就是在类似这样的地方感受到某种魅力吧?

「各种东西都很有趣啊,有不少值得我深思的地方哩。」

「是这样吗?对俺来说,这都是已经看惯的无趣风景。」

虽然布鲁克说话时的表情还是一如往常,不过从他的语气以及吐舌头的方式,我多少可以知道他现在是在苦笑。

「尤其,在我们的国家并没有蜥蜴人或是精灵之类的啊。」我说。

这里钓居民不知道该说是种类繁多还是个性丰富,甚至会让人觉得白人、黑人、黄种人的区分根本就蠢到家——当然,人类还是压倒性地占多数,不过大概十个人当中就可以看到一名精灵或是蜥蜴人之类的人种。所以说,布鲁克走在这里当然没有受到好奇的目光。

「如果您想看亚人种,可以到城堡附近的练兵场看看。」布鲁克说。

「练兵场?」

「唉呀,就是像军事基地一样的地方啦。」美埜里小姐插嘴说道:

「那里设有一般士兵的宿舍以及训练用的设施。我们自卫队,也有在那里借了一块地方给一个小队驻扎。军队似乎是这个国家中亚人种最容易就职的工作喔。」

「这样啊……」

这么说来,我本来还在想那些搭乘轻装甲机动车的其他自卫官平常究竟住在哪里……原来是在那种场所借了一块地啊?

于是,我们决定过去一探究竟。

*

所谓的练兵场,其实就是一块像宽广操场一样的地方。

在角落可以看到类似宿舍跟仓库的建筑物,不过除此之外,就真的只是一片空地而已。而士兵们似乎就是利用那片空地进行训练。顺道一提,自卫队则是隔着仓库在

跟宿舍的相反方向架了营帐。深绿色的帐篷上写着「陆上自卫队」的文字,在这个奇幻世界中果然还是有够格格不入的。

言归正传。

「那是……」

我看到一群正在训练中的士兵(应该是吧?)而不禁睁大了眼睛。

看起来应该有数十名人类、十几名精灵与十几名蜥蜴人的样子。不过重要的是……

「那不是小孩子吗!」

「是小孩子没错啊。」

布鲁克用一副「这个人是在惊讶个什么劲啊?」的态度回答我。

「不……可是……」

虽然我在日本的法律上来讲也还是算未成年……可是,那些人怎么看都只有十五岁左右,甚至当中还掺杂了一些看起来更年幼的小孩子。

另外,他们之中虽然有一半的人是在用木剑进行剑术的训练,不过剩下的一半则是做出某种复杂的手势后,将右手伸向前方——

「——呜哇!」

伴随着「轰隆隆隆隆!」的轻微爆炸声,地面上竟散出火花——而且还是一整列。

一时之间,我好像看到他们伸向前方的手上喷出像光球一样的东西啊。

「那是……」

「是魔法的训练呀。」美埜里小姐回答我:

「虽然规模还不到可以具有杀伤力的样子。」

「……是那种像『火球』之类的东西吗?」

「或许吧?」

真的假的?亲眼看到这类的攻击魔法,让我不禁哑然失声。

这么说来,之前我好像有听说蜥蜴人因为身上几乎没有魔力,所以不可能使用魔法之类的。而确实,现在在那边进行魔法训练的,都是人类跟精灵啊。

话虽如此……

「这地方终究也只是练兵场而已,」

美埜里小姐微微皱起眉头说着。

这还真是难得。看来她并不太喜欢眼前这片情景的样子。

「所以都是以身为见习士兵的小孩子们为中心。我刚才也提过了,亚人种想在这个国家找工作的话,加入军队是最简单的。」

根据美埜里小姐的解释,一般来说,亚人种似乎并没有所谓的公民权。

然而,如果加入军队并以军人的身分工作一段时间后,就可以获得公民权。所以不管是要继续当军人,还是要辞职去找普通的工作,总之亚人种若想在人类国家中过活的话,先从军过一次会比较简单的样子。

「像俺过去就当过军人。」布鲁克说。

「是喔?」

「要不然,实在不可能到贵族大人的宅邸工作啊。」

说到男佣的话,给人的印象就是要做一些辛苦的劳力工作。不过站在蜥蜴人的立场上看来,这似乎算是一份相当好的工作。

据说只要有从军的纪录就可以当成一种身分上的证明,也比较可能被人雇用。布鲁克的手上也有戴着魔章指环,不过那似乎并不是因为在我的地方工作才拿到,而是他之前加入军队时就得到的东西。

「缪雪儿好像也有一段时期在军中待过的样子。」

「……真的假的?」

虽然不是我在怀疑布鲁克说的话啦,可是像缪雪儿那样外表纤细又个性软弱的人,要说她有过从军的经验真是一点现实感都没有啊。唉呀,就算是军队应该也有各式各样的工作才对,所以也不能断定就是战斗人员啦。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啦……」

美埜里小姐说:

「不过这方面的事情你最好不要管太多。就算是在我们的世界,现在也依然还是有些社会残留着身分阶级的制度,而且生活在其中的人民也都毫不迟疑地接受着那样的环境。像是却度的种姓制度之类的,虽然那在法律上已经被废止了啦。」

「……唉呀,毕竟像利用从军获得公民权之类的,在美国好像也是很普通的一件事啊。」

应该说,在多种族——与其说是人种不如说是种族——混居的这世界中,想要提倡单纯的公平、平等之类的概念,应该在各种意义上都很困难才对。毕竟这不只是虏色不同的问题,当中甚至包括在生物学上明显不同的蜥蜴人之类的种族,所以感觉上就跟要平等对待狗或猫一样。

不过,话虽如此……

「哦,好像到休息时间啦。」

就在这时,忽然传来了「当当当」的钟声。

正如布鲁克所说的,应该是到了他们的休息时间吧?原本在进行训练的小孩子们三三两两地从练兵场上解散,而当中——看起来应该是精灵族的三名小孩子跑到了我们面前。

「你们在做什么?」

他们露出充满好奇的眼神并向我问道。

在这方面的行为上,他们果然就是像小孩子一样。大概是看到平常没见过的人,而感到在意吧?

「你们好像跟『ˋㄗㄨˋㄟㄉㄨˋㄟ』的那些人不一样喔,是来做什么的呢?」

「嗯——」

我思考了一下该怎么向他们说明后——对布鲁克招手。

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