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4章 汝之名为侵略者

第一卷 第4章 汝之名为侵略者

在一个温暖的午后——我来到了位于宅邸不远处的丘陵地带。

山丘的斜坡上似乎是牧草地区的样子,到处可以看到外观像一整团棉絮的羊悠闲地吃着草的情景。真是名副其实的牧歌风情,让人感觉仿佛会听到乡村歌曲般。

然而……只要把视线稍微再往上抬一些,就会看到一片彻底不同的风景。

原因就是,有成群的鱼正飞在空中。

「……那是什么?」

应该——是鱼没错吧?

至少在外观上看起来不像是鸟。基本上的外型像白带鱼,全身包覆着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银色鳞片。它们一边扭动着如横躺的剑一样细长的身体,一边穿梭在云朵间的样子,怎么看都不会是鸟类。只不过,它们的身上在原本鱼类长有尾鳍与背鳍的地方,都延伸出优雅如羽衣般的薄膜,而这也是唯一可以说明它们是「飞天生物」的部位。

「那是『碧云鱼』。」

在一旁的缪雪儿如此告诉我:

「那是风精的一种,在行进时绝不会脱离固定的路线。而因为它们通过的地方总是会有风吹拂,所以人们就在这里种植以风为粮食的食风草,让这一带成为羊的放牧区了。」

「……唔唔。」

又是「风精」又是「食风草」啊。

真不愧是奇幻世界的国家。缪雪儿可能只是告诉了我在这个世界理所当然的常识,可是听在我的耳里就像是什么童话故事一样。

「在我们的国家,草是靠阳光与水——也就是土壤的营养长大的啊。」

「请问在少爷的国家,没有食风草吗?」

「我连听都没听过……」

「食风草是利用风精产生的精灵力做为粮食的。到沙漠去的话,也可以看到食风草飘在空中的情景呢。」

「…………沙漠。」

那种状况下,沙漠算不算是已经被绿化了啊?

话说……又不是蒲公英的棉毛,草居然会随风飘在空中……在我们的世界根本是难以想像的情景啊。唉呀,毕竟我们的世界应该没有所谓的「精灵力」,所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啦。反过来说,就是因为这个世界有精灵力,所以才会有演化成这种型态的植物存在吧?

这么说来……我以前有读过一个学说,主张如果太阳的颜色稍有不同的话,植物就不会是绿色的,而会因为光合作用细胞色素的关系,以红色为基本颜色之类的。或许这也是类似的道理吧?

「看似相同,实际上却不一样啊。」

我苦笑着迈出了步伐。

没错,这里是异世界。就连走在我身边的这位女仆,也是个身上流着精灵血液的少女。只要她稍微晃动头发,就可以看到一对尖耳朵呢。

「所以说,我们的做法究竟能通用到什么程度,我也不清楚啊……」

我们要前往的目的地是建在一旁的建筑物。

要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就是一栋巨大的风车小屋。

呃,虽然说既然很巨大的话,叫「小屋」也很奇怪啦。

它的高度大约等同于一栋五层楼高的大楼。外型是在一个圆筒上载着一个圆锥,简单来说就是像削到不能再短的红色铅笔一样,另外又接了绿色的风车。墙壁是以砖瓦砌成,而从上面那几条像雨水流过所造成的黑色污渍,就可以看得出这栋建筑物多少有点年代了。

而在建筑物的周围,可以看到许多正在工人影。

他们多半的人手上都拿着水泥刮刀,将不知道是灰泥还是混凝土的东西涂抹在墙上的龟裂处之类的地方。裂缝太大的部分,则是先用较大的石头塞起来,或是用木材补强之后,再进入涂抹作业。

简单来说,他们正在进行修补工程。

其实这栋建筑物是我——正确来讲应该是异世界综合娱乐贸易公司「安缪特克」请艾尔丹特帝国把原本已经不太使用的风车小屋转让给我们的东西。而现在正由同样是从艾尔丹特帝国借来的人力——人类就不用说了,其他还有精灵啦、蜥蜴人啦,以及红脸矮身,怎么看都像矮人族的人们——在进行修复作业。

他们其实是艾尔丹特帝国军的工兵部队。

要他们建造纤细豪华的贵族宅邸可能有点困难,不过毕竟他们本来的工作场所就是战场——赶工作业正是他们的强项。只要给他们三天的时间,就可以建造出一、两座城寨出来,是一群非常可靠的专业工匠。对于我「不用太在意细节,总之把这栋建筑物修补到可以使用的程度」这样的要求,他们很有自信地就点头答应了。

我探头看向屋内,这边也正在进行作业。

不过,在这边进行工程的主力并不是艾尔丹特帝国军,而是自卫队。

风车小屋原本的内部构造——利用齿轮转换风力,让杵动起来打碎谷物的东西——已经大半都被拆除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在墙上装了许多电线啦、小型变电器之类的东西。也就是要把现在已经几乎不用的风车小屋改造成一座风力发电厂的意思。

所谓的风力发电厂,顾名思义就是会受到风力的影响而改变输出量,所以有着功率不安定的问题……不过,如果是建在这块风精二十四小时都在盘旋的地方又会怎么样呢?

除了这座风车小屋的风力发电之外,再加上同样是由自卫队带来的太阳能发电板,就是目前「安缪特克」可以自由使用的电力了。

「缪雪儿,来来来。」

我沿着墙上的螺旋状阶梯爬了一些高度后,从窗户眺望外面的风景。

从山丘上的这座风车小屋,可以清楚看到我住的宅邸附近一带的区域。而同样在距离我的宅邸不远的另一个地方,可以看到一座原本当成谷物仓库的建筑物,也在艾尔丹特帝国军与自卫队的合作下,正在进行改装工程。

「请问是要在那里创办学校是吗……」

缪雪儿感慨地说道。

没错,那座谷物仓库正在进行的改装工程,就是为了让它成为使御宅文化可以浸透社会的教育机关。而这座风力发电厂以及太阳能发电板,同时也是为了提供电力给那所学校——也可以说是「御宅族养成所」的设施——所建的东西。

我来到这个艾尔丹特帝国后,已经过了一个多月。

这段期间中,我判断出「要宣扬御宅文化的话,基础教养的充实是不可或缺的」,于是拜托了的场先生及佩特菈卡,请他们准备了这些设施给我。其实我原本是抱着被拒绝的觉悟去拜托的,可是他们两位却都很意外地当场同意了——就这样,我「御宅族养成所」的构想非常顺利地启动了。

老实说,我甚至感到有点恐怖。

虽然我之前很意气风发地说过什么「这是模拟秋叶原啊」之类的话,但实际上我不久之前还只是一名自宅警卫罢了……而这样的我所决定的事情,居然牵动到这么多的人,让我不禁感到有点畏缩了。

正当我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

「——慎一!」

我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声音。

这个我已经听习惯的可爱声音是——

「啊,佩特菈卡。」

风车小屋旁不知何时停了一辆外观奢华的羽车——整体都以白色做为基础色调,连负责拉车的鸟都是白的——而在一旁,可以看到矮个子的皇帝陛下正用力挥着手。

她那动作就不用说了,再加上微微随风飘舞的银发,看起来都非常可爱。虽然如果我这样说出口的话,她或许会气得说「不许把朕当小孩子」也不一定啦。

我跟缪雪儿赶紧跑下了阶梯。

「原来你在这里呀。」

佩特菈卡对跑向她面前的我们如此说道:

「朕看你不在宅邸,就到处在找你呀。」

「咦?今天应该没有读书会吧……」

「没有读书会,朕就不能来吗?」

佩特菈卡由下往上看着我——有点怨恨地说着。

啊呜!由下往上、由下往上太犯规了啊,皇帝陛下——当然,我不能把这种话说出口,就只能暂且把这份萌到受不了的感受压抑下来,并做出笑脸说道:

「当然没有那样的事了。」

「那就好。」

佩特菈卡说着——莫名露出感到安心的样子点点头。

啊啊,真是的,这皇帝陛下也未免太可爱了吧!一举手一投足都流露出像个拼命想装大人的小孩子般令人想要微笑的感觉。而且……

「今天呀,朕想让你看看这个。」

说着,佩特菈卡就朝旁边伸出了手,于是一名看似随从的骑士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本册子,放到她的手上。

那是一本用平假名印刷着「汉字学习簿」的册子。

我将她递给我的那本册子翻开一看,里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像蚯蚓乱爬似的文字。该怎么说呢,虽然这全部都是小学低年级生学习的简单汉字,而且写出来的字有点难看也是事实,不过分量来说还是很惊人的。

「这……真是厉害啊。」

我说出心中老实的评价后,佩特菈卡就立刻露出笑脸,并得意地挺起了胸膛——虽然胸部真的很小。

「佩服朕的聪明伶俐吧!」

「不是开玩笑的,我真的有点被吓到了。」

这不是我在客套,而是真的。

这本汉字学习簿原本是我跟着其他的东西一起拜托的场先生购买来的。当然,是为了拿来当作御宅族养成所的学习教材之一。而我也分别给了佩特菈卡与缪雪儿各一本。

「朕还派纹章学者记录、研究了『日文』的形状,也看过研究的报告书了呢。」

唔唔,真不愧是皇帝陛下。

只不过是为了学习个日文,就引起如此大的騒动。话说,这怎么看都是犯规吧?接着——佩特菈卡缓缓转身,面向站在我身旁的缪雪儿,并语带挑衅地说道:

「毕竟朕可不能输给区区一个女仆呀。」

「咦?啊、不、那个……」

当然,缪雪儿当场就慌张失措了起来。唉呀,毕竟在不知不觉间居然被绝对君主认定为学习日文的对手,就算不是胆小的她也会感到不知所措吧?

「这也是个好机会,就比比看谁把日文学得比较精通,也别有一番乐趣呀。」

「咦、那、那是……」

「朕要上了!」

说着,佩特菈卡就仿佛要展开什么格斗技似地摆起了架势。

这不容分说的强硬态度,该说真不愧是皇帝陛下吗?而忽然被挑战的缪雪儿则是只能表现得畏畏缩缩的——但是,佩特菈卡当然不可能会等她,而劈哩啪啦地一口气说道:

「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

我忍不住当场跌了一跤。

呃,您愿意自修学习是很值得嘉奖啦,可是为什么在这个场合会来这招啊,皇帝陛下?

「呜……啊呜啊呜……吃、吃葡萄、不吐图桃皮、不吐葡萄…………!」

缪雪儿慌慌张张地跟着复诵着。

可是感觉她舌头就快要打结似的,完全没有念成功。

呃,这真是太棒了。又是女仆又是半精灵而且还有冒失娘属性,过剩装备的缪雪儿表现出的天然呆行为,就连我都不得不感到颤栗了。缪雪儿,真是可怕的孩子……

「怎么啦?如此基础的东西也说不出口,看来女佣的学习能力也就仅此而已呀!」

佩特菈卡得意地呵呵笑着。

呃,明明就对缪雪儿说过什么「不准偷跑」,可是自己却叫研究日文的学者帮忙补习。只要不是才能相差太多,佩特菈卡会赢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这时——

「慎一。连陛下都来啦……怎么了吗?来视察的?」

对我们如此搭话的,正是美埜里小姐。

看来她是跟着风车小屋里的那些自卫官们一起在进行作业。

我才想说她明明就是我的护卫,却从今天早上都看不到人影……

「我才想问美埜里小姐勒,请问你那是什么打扮啊?」

「有什么问题吗?这才是我本来的工作服呀。」

眼前的美埜里小姐身上穿的并不是平常那套紧身的制服,而是使用的布料多到不行的深绿色裤子、看起来很耐穿的黑色绑带短靴、再配上上半身是一件大方露出胸口与香肩的白色背心。头上还戴了一顶印刷着「自卫队」的头盔。

美埜里小姐平常多半都给人温和悠哉的感觉,但是现在的这身打扮却让她看起来完全就是个肉体派、工地大姐。果然,服装对一个人的印象有很大的影响力啊。

话虽如此……依然还是有不管穿了什么都不会变的部分。

甚至应该说,随着包覆身体的布料减少,体态就看起来更明显了。尤其引人注目的,就是那对仿佛被挤到受不了而把布料撑起来的丰满胸部。从衣襟还可以微微看到那条完美的乳沟,真是让人眼睛不知该往哪里看的打扮啊。

「……呃,不要死盯着看啦。」

美埜里小姐扭过身体,让她的胸部从我的视线前回避了。

「慎一,你喜欢胸部比较大的女性吗?」

「唉呀,毕竟『巨乳』是一个角色再明显不过的魅力重点啊。」

「不要说什么『角色』行不行?」

美埜里小姐半眯着眼睛瞪向我说着。

「哼!……每个男的都是一个样。不就只是胸部的赘肉多一点罢了!」

一大半的意识都被美埜里小姐的胸部夺走的我,这时才总算注意到这个语气不悦地跟我说话的人究竟是谁。

正是佩特菈卡。

「咦?啊、不、不过,也不是说只要大就好啊。小胸部也是有小胸部的好处啦。」

我赶紧如此说道。

毕竟惹这位皇帝陛下不开心的话,一点好处都没有啊。

于是,我紧握起拳头大声强调着:

「洗衣板系就当然不用说了,另外像贫乳、微乳、盆地胸都一样,含蓄地主张着女性特征的矜持感,反而更能给人一种秘中之花更美的感受,或者应该说是像绽放前的花苞般充满清纯的感觉,也因此在将它解放出来的那一刻会酝醸出一种带有倒错感的情色感啊!更重要的是,洗衣板系的胸部正因为还没有被任何人触碰过的关系,而让形状本身就象征着它敏感的程度,是从其他事物中绝对无法让人感受到的一种处女美如雪的感觉……」

说到一半——我这才注意到眼前女性们微妙的视线。

讲明白一点,就是这三个人都有点退避三舍的样子。

……连缪雪儿都是!

「啊!不、这是!我只是在回答问题啊!」

「倒错感还是情色感什么的,要不是在艾尔丹特的话,你早就被控告性骚扰了喔,慎一。」美埜里小姐说。

「不对,不是那样的,我只是——」

「慎一真的是个色鬼呀。」

佩特菈卡抱起手臂说道:

「而且看来你能接受的范围还非常广呢,竟然从大胸部到小胸部都没问题呀。」

「所以就说我只是在回答问题啊!」

「这下应该要好好盯紧慎一才行,要不然什么时候会对佣人出手、下种都不知道呢。」

「下……下种……!」

缪雪儿满脸通红地叫着。

「我不会啦!话说,女孩子不可以开口说什么『下种』啦——」

「好啦好啦,你安静一点好吗?」

美埜里小姐说着,就像使出金钩臂一样用手臂套住我的脖子,将我从佩特菈卡与缪雪儿面前拖走了。

然后——

「话说回来,慎一。」

美埜里小姐忽然改变了语气说道: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所以我就说我并没有要性騒扰的意思啊!」

「我不是指那件事。」

美埜里小姐在我视角的余光处把魔章指环取下来后,接着说:

「这地方可是彻底的封建社会喔?自由平等之类的根本不可能会被接受吧?」

她稍微瞄了一下缪雪儿跟佩特菈卡的方向——佩特菈卡似乎在对缪雪儿说着什么话的样子,不过缪雪儿并没有露出畏惧的表情,所以应该不是像之前一样在骂她吧——接着美埜里小姐又继续说道:

「不管在各种方面来说,这里都跟我们的世界在状况上不一样呀。现在只是因为对新奇的东西还未完全理解,所以艾尔丹特帝国方面的人才会容忍这些事情……但是实际上说起来,你现在可是在建设一所对艾尔丹特帝国的体制本身进行否定的教育机关喔?」

「……该不会,的场先生讲了什么抱怨的话吧?」

这半个月来,我几乎都没有遇过的场先生。

自从决定要创建这所「学校」以来,他就一如他之前所说过的,为了各种细节的事务申请与经费会计等等工作而东奔西走,频繁来往于艾尔丹特帝国与日本之间——看起来好像很忙碌的样子。

「呃,不,也不是啦……」

美埜里小姐的表情忽然黯淡了下来。

总觉得她的笑容中好像蕴含着某种看开的感觉,让我不禁觉得在意。

「慎一!」

这时,我因为佩特菈卡的呼唤声而转过头去。

而她则是伸手指着缪雪儿大叫:

「你到底是给这家伙吃了什么东西!」

「——啥?什么叫吃什么东西——她吃的是跟我们一样的东西啊。」我回答。

顺道一提,我每天都是跟缪雪儿、美埜里小姐以及布鲁克一起吃饭的。毕竟不管怎么想,这样缪雪儿都会比较轻松,而且既然难得大家住在同一间屋子,一起吃饭一定会比较美味。因此是我如此提议的。

虽然当初缪雪儿跟布鲁克还有点客气的样子,不过后来似乎都接受了我的「命令」,所以现在基本上都是跟我在同样的场所吃同样的食物。

「一样的东西?」

「嗯,一样的东西。」

我对着惊讶的佩特菈卡回答着。

「不是佣人伙食之类的吗?」

「除了我们的餐点之外还要另外准备伙食,不是很麻烦吗?」

「麻不麻烦先姑且不谈。唔……原来就是因为这样吗?」

「到底是在说什么啊?」

「这家伙,胸部比朕所想的还要大呀。平常都因为衣襟上的蝴蝶结而看不太出来的说。」

「陛……陛下!」

「咦?果然是那样吗!」

「少爷!」

缪雪儿发出了宛如尖叫般的声音。

不妙,我一不小心就——

「朕知道了,慎一!你是故意让她吃有营养的东西,打算要把她的胸部养大对吧!」

不不不,这又不是种菜养猪什么的。

呃——不过或许有道理喔?

毕竞缪雪儿在我命令她跟我一起用餐以前,好像都是吃一些很粗糙的东西。这点布鲁克也是一样的。也因此,这两个人在餐食上获得改善之后,气色明显都看起来比较好了——虽然布鲁克单纯只是脱皮了而已,不过听说脱皮的时期比以往来得早了一些,所以新陈代谢有所提升应该是事实吧?

既然如此,正处于成长期的缪雪儿也是有可能因此而让胸部急速成长啊。

唉呀,从明明是同样年纪,可是营养状况应该比较好的佩特菈卡却完全没有发育的状况看来,或许是在基本的潜在能力之类的方面上就有差了吧?

「可恶的慎一……居然对胸部如此执著呀!喂,半精灵!把你每天做的餐点记录下来!朕要调查看看究竟是怎样的餐食可以让胸部发育——」

「我没有执著啦——虽然没办法这么断定,可是也没到那种程度啦!」

我赶紧为自己辩解着。

我可没那么多耐心,可以做出那种像光源氏一样的事情啊(注:日本古典小说《源氏物语》中,光源氏在若紫未满十岁的时候就开始将她培养成自己理想中的女性,并在若紫长大之后娶她为妻。)。

但是——

「那、那个……少爷。」

缪雪儿畏畏缩缩地说道:

「如果……您喜欢比较大的胸部,那个,我也会努力让自己发育的……」

「拜托你也不要用奇怪的角度接受啊!」

我忍不住发出了像尖叫似的声音。

这样我不就像是执著想要养育缪雪儿的胸部并等待收成的变态了吗!

…………………………不过,从今天开始,要不要叫缪雪儿多做一些含有丰富牛奶成分的奶油系料理呢?当然,我这个念头只是秘密了。

*

呃,总之就是这样。

我身为「安缪特克」总负责人的「工作」正一步一步往前推进着。

不过,或许我也应该稍微针对自己的「工作」思考一下才行。

正如人们常讲的,所谓的娱乐事业其实是一种赌博,并不存在「这样做就会获得这样程度的利益」之类的准则。就算同样一批团队利用跟自己过去的热门作品相同的方法论创造新作品,也经常会有遇上大失败的时候。像这样的实际案例我已经看过太多了。

然而——反过来也是一样的道理。

原本抱着「应该不会那么受欢迎吧」、「总之就先悠哉地看看情况吧」之类的心态所制作的作品,却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擅自流行起来,甚至到最后变得势头难以控制的例子,也是多到不胜枚举啊。

而不知道算是幸还是不幸,我的「工作」似乎是属于后者的状况。也就是说——

「喂,慎一,你快点呀。」

佩特菈卡在一旁催促着我。

今天,我们一如往常地在宅邸进行着「授课」。

这件事情本身,在这两个月来都没什么改变。

改变的是参加者的面孔。

讲明白一点——就是增加了。

「…………」

「…………」

在起居室的墙边,二十多位年轻的贵族——大家应该都是十多岁左右吧——正坐在临时搬来的椅子上,凝视着我们的方向。

该怎么说呢?总觉得房间好像忽然变小了一样。

顺道一提,这些人数还是经过挑选之后,或者应该说是把「自愿入学者」们经过删减之后的状态。若是让自愿者们全部都进到房间来的话,我猜应该会超过百人以上吧?如果再加上随从之类的,就又会变成三倍的人数。

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听说是因为「皇帝陛下频繁地出入于异国文化私塾」——简单来说就是我的宅邸啦——的事情在贵族之间成为了热门话题的关系。姑且不论之前佩特菈卡偷偷跑来的时候,但现在她毕竟是以「公务」的名义过来我这里,那当然也就会被帝国的其他贵族们知道了。贵族们因此判断「帝国今后的国策将是积极吸收异国先进的文化」,于是为了不要在这股「潮流」中落后,而纷纷将自己的孩子们都送到「私塾」来了。

另外……在这个称作神圣艾尔丹特帝国的国家体制下,根据与皇帝陛下的熟识程度,就可以分出究竟谁胜谁负了。既然如此——贵族们为了让皇帝陛下能记得自己,而将自己的孩子们送到这个「异国文化私塾」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事实上,我之所以会急着想建造一所学校,也是因为这样的背景状况下驱使的。

当然……我并不打算让御宅文化变成「专属于贵族的东西」。既然要让它「流行起来」的话,就应该要宣扬到整个艾尔丹特帝国,甚至是邻近诸国才行。

然而,现在的状况下,并没有让庶民加入这所「私塾」的余地。

更何况,贵族的孩子们跟庶民之间,在教养程度上实在相差太多了。庶民们既然不会读书写字的话,也就是说他们应该连纸笔的用法都不太清楚的意思。而贵族们或是在其周围的人们,则是已经对发达的文化以及经过高度整理的魔法技术等等的东西都有学习,因此在思考方式上本身就有所不同。

如果「私塾」是依靠我个人的能力在支撑的话,我也没办法再做比现在更大规模的事情了。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会需要一间做为建筑物本身——做为一个「空间」的学校,也需要一间做为组织的学校。

呃,总之就是这样。

「好好好,那么,今天就是——」

我在佩特菈卡的催促下翻开一本新书。

我拜托的场先生带来的漫画书已经到达了以千计数的分量,因此就算一天朗读一个系列,也应该可以撑一段时间吧?另外,我现在虽然是为了让佩特菈卡能比较容易理解,而专挑奇幻系的作品。不过等到她对于日本文化比较熟悉了之后,应该也可以尝试一些所谓的校园作品或传奇作品吧?

就在心中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

「呼啊……」

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呵欠。

最近这一阵子,我经常会被征询有关学校建设或是创立组织方面的意见,也会被问到各方面的确认事项,让我变得非常忙碌。不只精神上会感到疲累,睡眠时间上也被犠牲了不少。

「慎一。」

佩特菈卡半眯着眼睛,抬头看向我。

顺道一提,自从第一次读漫画给她听以来,她似乎一直都把我的大腿当成是她的指定席了。

毕竟现在有其他的「学生」在看,这行为实在有够丢脸,所以我有拜托过佩特菈卡不要这么做了……可是她却顽固地不愿做出让步。她甚至就像是要故意让缪雪儿与其他学生们看到一样,继续坐在我的大腿上。

因此,佩特菈卡现在是将自已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抬头看着我。不过她这个动作——或许我这样讲会惹她生气啦——真的看起来就像小孩子一样,有够可爱。

「你跟朕在一起这么无趣吗?」

她压低了声音对我问道。

我猜——应该没有被在墙边的其他学生们听到吧?

「不、并、并没有那回事。」我赶紧摇头否认。

「但是,陛下——不对,佩特菈卡,我觉得有点累啊。」

「唔。」

「话说,既然只是要有人念书给你听的话,叫美埜里小姐或的场先生也——」

「不行。」

佩特菈卡立刻就否决了我的提议:

「慎一上的课比较好。朕就是觉得像这样听慎一念给朕听比较好呀。」

佩特薇卡说着,又移动着屁股,在我的大腿上重新坐好了。

呃,陛下,您那样的动作,在各种意义上都让我很不妙,或者应该说,会让我原本不需要有精神的地方变得很有精神啊。

「你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叫『漫画』的东西吧?」

「咦?呃,当然是很喜欢啦。」

所以我才会来做这样的工作啊。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所谓传教士或宣教师之类的人物,朕以前也见过几次呀。」

佩特菈卡用有点感慨的口吻说道:

「但是,大部分的家伙都可以看得出来在背后另有企图,像是要拉拢吾等帝国,以便获得金钱或名声之类的。会将娱乐单纯视为娱乐而带进来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呀……」

「…………」

我不禁哑口无言了。

确实——我是将娱乐单纯视为娱乐,而打算将御宅文化带进这个艾尔丹特帝国没错啦。但是,在我背后的日本政府,应该不是抱着这样单纯的目的,而是有着某种利益上的预想才对。我也没有笨到会相信政府的行动是出自纯粹的善意啊。

不过……

「你却是……真的很开心地在念这些书呢。」

佩特菈卡微笑着说道。

「是……是吗?呃,不对,请问是这样吗?」

「没错。只要像这样坐着,就可以感受到你的呼吸与心跳,也能明白你是真的很享受这些叫「漫画」的东西呀。当主角陷入危机的时候你就会感到紧张,也会为了主角的爱情故事而心跳不已。只要坐在这里,就能很清楚知道这些事情。而这些感受也让朕觉得非常有趣。」

佩特菈卡小声呢喃着:

「搞不好,比漫画本身……还要有趣呢。」

「…………」

我不禁感到心头被剌了一下。

这个女孩子,是皇帝陛下。

虽然详细的情况我并没有听过,但是她既然会在这个年纪就成为皇帝陛下,应该是因为她的双亲已经过世——要不然就是处于没办法担任皇位的状态。也就是说,并不在她的身边。

因此,几乎没有人可以忽略她身为「皇帝陛下」的部分,而单纯将她视为一名叫「佩特菈卡」的少女。或者应该说,根本没有这样的人吧?

所以说……或许,她并没有对任何人表现过自己的真心。

就算是现在坐在墙边的那些「同学」们,应该也只是想要亲近身为皇帝陛下的她,而对于她个人的人格——并没有兴趣。

皇帝与臣下的立场会在一开始就建立在所有关系之前,所以大家在行动上永远都会有「真心」与「表面」之分。而佩特菈卡却几乎没有机会可以接触到其他人「真心」的部分,就好像——身边的所有人都是演员一样。

或许对她来说,不管是任何人,都仿佛跟她之间隔了一层玻璃吧?如果佩特菈卡的个性愚钝的话,或许也不会感到在意。但不知是幸还是不幸,这女孩的头脑明显地非常聪明。而正因为如此——

「慎一?」

佩特菈卡发出感到奇怪的声音。

啊啊,真是的!该怎么说?总觉得想要紧紧抱她一下的冲动不断涌上我的心头啊!可是,我不能做出这种行为吧?

正当我心中觉得百感交集的时候——

「我泡热茶来了。」

缪雪儿也没敲门,而只是小声这么说着,便走进了房间。

她之所以没有敲门,而是用小声宣告的方式,是为了不要打扰到我朗读的关系。另外,因为除了我跟佩特菈卡的份之外,她还必须准备其他二十多位「学生」们的茶,所以她推的是一台大型的推车。

「打搅了。」

缪雪儿依然维持小声地这么说着,并鞠了一个躬之后,便开始准备热茶。

「谢谢你。」

听到我的道谢,缪雪儿有礼貌地低下头——排放好茶具,倒完茶,再鞠了一个躬之后,走出房门。

我默默凝视着她的样子——

「……哼。」

而坐在我大腿上的佩特菈卡则是莫名不开心地哼了一声。

*

想当然耳——缪雪儿并没有参加「私塾」,或者应该说是读书会。

毕竟读书会的参加人员都是贵族的孩子们,如果缪雪儿在场的话,很明显会变得格格不入。而且她跟布鲁克一样,必须要管理这栋宅邸。又是扫除又是洗衣,还要准备餐食,她基本上就有堆积如山的工作——因此白天根本没有时间参加读书会。

所以说——

「那我们就开始吧。」

我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如此说道。

「是。」

而缪雪儿则是露出微笑,并打开了笔记本。

我现在——正在为缪雪儿进行晚上睡前的个人授课。

仔细想想,她是我来到艾尔丹特帝国后遇见的第一个人,而且也可以说是我的第一个学生。所以就算我变得再怎么忙,也觉得就这样放着她不管会很过意不去啊。

老实说,白天的读书会已经让我很疲惫了。但是,开心地从我身上吸收着日文知识的缪雪儿,看起来真的是很可爱,让我觉得不为她加把劲不行啊。缪雪儿虽然被佩特菈卡警告过「不准偷跑」,不过毕竟白天是佩特菈卡,晚上换缪雪儿在学习,应该也不算是偷跑吧——我是这么想的。

然而……

「那个……少爷。」

这天,缪雪儿忽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可以……请少爷、稍微把魔章指环拿下来一下吗?」

这真是一个突然的要求。

「为什么?」

「拜托您,只要一下下就好……」

被她如此拼命地拜托着,我也会没办法拒绝啊。

唉呀,反正我也经常会把魔章指环又戴又拔的——为了讨论秘密的时候——因此我也不会感到有什么抵抗。于是我捏住戴在左手无名指上的金色指环,轻轻拿了下来——放到桌子上。

「好啦,我拿下来了。你要做什么?」

我说着,这才想到了。

想当然耳,我说的话应该已经没办法让缪雪儿听懂了才对。

魔章指环只有在双方都戴在身上的时候,才会发挥翻译——不对,应该说是口译——的功能。

「——」

缪雪儿用铃铛般的声音说了些什么话。

毕竟我也已经在艾尔丹特住了三个多月,所以多少也可以理解她说的是艾尔丹特的语言。虽然详细的内容我还没办法听懂,但至少也记得了几个简单的词汇,例如「少爷(雷托沙姆)」啦、「是的(歇伊)」之类的。

「——————————深、」

从缪雪儿宛如金鱼般一张一合的嘴唇间,发出了沙哑的声音:

「深一……慎……一、大人……请问……这个……对吗?请问、正……正确吗?」

「——咦!」

我不禁怀疑是我听错了。

虽然她说话的感觉像大舌头似地不太清楚,但是那确实是日文的发音。即使听起来有点模糊,可是她确实叫了我的名字。不,如果只是我的名字,她也应该听美埜里小姐、的场先生或是佩特菈卡叫过好几次,所以就算会念也不奇怪。可是,要达到能对话的程度,又是不同的境界了。

当然,我根本不记得我有教过她这些。

她是为了要给我惊喜,所以自修学习的吗?

不惜利用原本就已经够忙碌的女仆工作的空档……?

「哇……」

她那勤奋的态度让我不禁感到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