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一章 开始与结束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一卷 不死者之王 第一章 开始与结束



在西元二一三八年的现在出现名为DMMO-RPG的新名词。

这个名词是「Dive Massively Multiplayer online Role Playing Game」的简称,人们利用网路与奈米技术设计出脑内电脑网路───这个网路和神经元奈米介面、专用控制介面连结在一起。如此一来,人们在虚拟游戏当中游玩时,就能够像是身在真实世界一般,具有身历其境的感受。

也就是可以让玩家彷佛实际进入游戏世界的体感行线上游戏。

在不断开发出来的众多DMMO-RPG之中,有一款特别引人瞩目的游戏。

YGGDRASIL。

那是在十二年前的二二六年,由日本厂商充分准备、精心开发之后上市的游戏。

「YGGDRASIL」和当时的其他DMMO-RPG相比,是「玩家自由度异常宽广」的游戏。(楼主:一款可以课金的游戏...实际上案书中描述平衡性略糟糕,但胜在自由性)

基本的职业种类,包括基本职业和高阶职业在内,轻松超过两千种。

每种职业的最等级只到十五级,因此如果想要达到综合等级极限的一百级,至少要练七种以上的职业。不过只要达成条件,还是有可能「多方涉猎」,只要有心,也能以相当没有效率,每个职业都只有一级的方式练到一百级。因此在这个游戏系统哩,只要不是特意为之,就不会出现一模一样的脚色。

关于视觉表现,也可以利用另外贩售的编辑工具改变武器防具的外观、内部资料、自己的外表,以及拥有住处等详细设定。

等待玩家冒险的游戏世界,拥有广阔的舞台。共有阿斯嘉特、亚尔夫海尔、华纳海尔、尼达维勒、米德嘉尔特、约吨海姆、妮芙尔海姆、赫尔海姆、穆斯贝尔海姆等九个世界。

(楼主:一堆海姆...作者泥垢了)

广大的世界、众多的职业,还有能够随意改变的外型。

这样的设计就像是在日本人的创作意欲中注入燃油般一发不可收拾,到了后来甚至出现人称造型风潮的现象。因为受到如此疯狂的欢迎,所以日本只要提到DMMO-RPG,大家直接联想到的就是这款「YGGDRASIL」。

───不过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房间中央摆放散发黑曜石光辉的巨大圆桌,四周围著四十一张豪华座椅。

不过几乎都是空位。

过去曾经全部坐满的椅子上,如今只有两个身影。

坐在其中一张椅子的人,身披边缘绣有紫金色装饰,相当豪华的黑色学士袍。衣领部分看来有些过度装饰,不过反而觉得十分相衬。

只是显露在外的头部,却是没有任何皮肉的骷髅头。大大的空洞眼窝闪烁赤黑光芒,脑袋后面散发有如光环的黑色光芒。

坐在另一张椅子上的也不是人类,只是一团黏稠的黑色物体。有如焦油的表面不停蠕动,没有一刻保持相同的模样。

前者是在死者大魔法师──魔法吟唱者为了学习终极魔法而化身的不死者之中,位于最高阶的死之统治者。后者则是古代漆黑黏体,在史莱姆族当中拥有最强酸蚀能力的种族。

在难度最高的迷宫当中,尔偶可以发现这两种魔物的身影,死之统治者可以使用最高阶的强大魔法,古代漆黑黏体具有劣化武器防具的能力,因此恶名昭彰。

不过他们并非游戏当中的魔物,而是玩家。

在YGGDRASIL里,玩家能选择的种族大致分为人类、亚人类、异形类这三种。

人类的基本种族有人类、矮人、森林精灵等,外表丑陋,但是能力比人类强的亚人类有哥布林、兽人、食人魔等。最后的异形类具有怪物的能力,虽然能力值高于其他种族,但是也有各种缺点。包括这些高阶种族在内,全部的种族高达七百种。

当然死之统治者和古代漆黑黏体都是玩家可以扮演的异形类高阶种族之一。

两人之一的死之统治者.说话时嘴巴并没有张开。因为即使是过去最顶尖的DMMO-RPG,在技术上还是无法做到让脚色的表情根据对话产生变化。

「真的好久不见了,黑洛黑洛桑。虽说今天是在YGGDRASIL的最后一天,但是老实说真没想到你会出现。」

「恩,真的好久不见了,飞鼠桑。」

两人都已成人的语气开口,但是与前者的声音相比,后者的声音感觉似乎没什么霸气,或者该说没什么精神。

「在现实当中换了工作后就没上线了,所以大概有多久呢.....大约有两年了吧?」

「恩───差不多那么久吧───哇啊───已经那么久了....真是糟糕,因为老是在加班,最近对时间概念已经变得有点奇怪。」

「这样岂不是很不妙吗?不要紧吧?」

「身体吗?已经一蹋糊涂了。虽然还不到看医生的地步,不过也差不多了,相当不妙。超想逃避的,只是想要活下去还是得要赚钱才行,所以才会像遭鞭打的奴隶般拼命工作。」

「哇啊────」

死之统治者───飞鼠做出仰头感到受不了的动作。

「真的很惨呢。」

像是要对真心感到退缩的飞鼠火上加油,黑洛黑洛带著难以置信的真实感阴沉开口。

两人变本加厉地对现实生活中的工作大发牢骚。

完全不懂报告、联络、商量的部下,和前天完全不同的规格表,没有达成业绩遭到上司责备,每天工作忙到无法回家,生活作息不正常导致体重异常增加,越吃越多的药。

就像即将溃堤的水坝,黑洛黑洛不停抱怨,飞鼠则是化为倾听的一方。

很多人都相当避讳在虚拟世界里谈论现实世界的事。会有这种在虚拟世界不愿继续谈论现实生活的心情,其实也很正常。

不过,这两人却不这么认为。

他们所属的工会───由玩家共同建立,一起组织经营的团体───「安兹.乌尔.恭」,有两项参与公会的成员必须遵守的规定「安兹.乌尔.恭」第一项是必须身为社会人士,另外一项则是必须以异形类种族加入。

因为有这种规定,大家谈论的话题很多都围绕在现实世界的工作上。公会的成员也都接受这样的话题,因此两人的对话,在工会中可以说是司空见惯的日常光景。

过了好一阵子,从黑洛黑洛溃堤而出的浊流,已经慢慢转变为清流。

「...抱歉,让你一直听我发牢骚。因为在现实世界中不太能够抱怨。」

黑洛黑洛像是头部的地方晃动了一下,似乎是在低头道歉,飞鼠于是回应:

「不用在意,黑洛黑洛桑。这么忙还要你上线,听听牢骚是应该的,不管你有多少牢骚我都会耐心倾听。」

黑洛黑洛似乎恢复生气,发出比刚才更有活力的笑声回答:

「啊,真是多谢,飞鼠桑。登入之后能够遇到久违的朋友,我也觉得很高兴。」

「能听到你这么说,我也相当开心。」

「......不过我也差不多该下线了。」

黑洛黑洛的触手在空中移动,似乎在操作什么。没错,没错,他正在操作控制介面。

「恩,时间的确很晚了......」

「不好意思,飞鼠桑。」

飞鼠轻轻叹了一口气,似乎不想让对方察觉内心的遗憾。

「这样啊,那还真是可惜......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

「我也想和你忆起待到最后,不过实在是困的不得了。」

「啊────你好像真的很累了。那就早点登出,好好休息吧。」

「真的很抱歉......飞鼠桑。不过公会长你打算待到什么时候啊?」

「我打算一直待到结束营运时的强制登出为止。因为还有一些时间,或许在这段时间里有人会再回来也说不定。」

「这样啊.....不过我真的没想到这里会保存到现在。」

这时候飞鼠真的很感谢没有显示表情的功能。如果有的话,对方会马上看见他的扭曲表情吧。即使如此,声音还是会表现情感,所以飞鼠没有开口。因为他要压抑瞬间涌上的感情。

正因为是和大家一同打造的公会,所以才一直努力维持至今,但是从其中一名成员口中听到这样的话,内心当然会产生难以形容的复杂情绪。不过这样的情绪也因为黑洛黑洛接下来的话而瞬间烟消云散。

「飞鼠桑以公会长的身分继续维持公会,以便我们能够随时回来吧。多谢了。」

「......因为这是大家一起建立的公会,善加维持管理好让成员能够随时回来,也是身为工会长的工作!」

「正因为是飞鼠桑担任公会长,我们才能够无此尽情享受这款游戏吧......希望下次再见时,是在YGGDRASILII的游戏。」

「虽然没有听说有II的消息.....不过正如同你所说的,要是这样就好了。」

「到时候还请务必继续指教!我已经快要抵挡不住睡魔......先下线啰。最后能够遇到你真的很高兴,晚安。」

「────────」飞鼠瞬间想要开口,不过愣了一下便说出最后一句话:

「我也非常高兴能够遇到你,晚安。」

黑洛黑洛得头上冒出笑脸的感情图示,在YGGDRASIL中脚色无法显示表情,因此想要表现感情时,就会利用感情图示。

飞鼠也操作一下控制介面,冒出同样的感情图示。

黑洛黑洛最后一句话是:「希望之后在哪里再见了。」

─────────上线的三名公会成员当中,最后一人的身影也就此消失。

鸦雀无声───像是不曾有人来过的寂静再度降临。没有留下任何事物。

飞鼠看向刚才黑洛黑洛所在的座位,口中呢喃说著原本想说的最后一句话:

「今天是游戏营运的最后一天,我也知道你已经累了,不过机会难得,要不要一起留到最后呢─────」

当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因为黑洛黑洛已经返回现实世界。

「唉。」

飞鼠打从心里发出叹息。

还是不应该说出口。

从简短的对话还有声音,他很了解黑洛黑洛有多累。即使这么累,他还是回应自己发送的邮件,在YGGDRASIL结束营运的最后一天上线。光是这样就该深表感激了。如果拜托对方留下来,那么已经不只是厚脸皮,而是在找麻烦了。

飞鼠凝视刚才黑洛黑洛坐的位置,然后移动目光,看向其他三十九个座位。那是过去其他同伴做过的位子。环视一圈之后,再次回到黑洛黑洛的座位。

「希望之后在哪里再见...啊。」

希望之后在哪里再见...再见了。

过去也听过好几次这种话,但是几乎不曾实现。

没有人再次回到YGGDRASIL。

「要在何时、何处再见呢─────」

飞鼠的肩膀剧烈颤抖,过去不断压抑的真心话终于爆发:

「────开什么玩笑!」

飞鼠用力地拍桌怒吼。

判断这是攻击的YGGDRASIL系统,开始计算飞鼠的空手攻击能力与桌子的结构防御值等复杂的数据资料。结果飞鼠用力拍打的地方冒出「0」这个数字。

「这里可是大家共同打造的纳萨立克地下大坟墓!为什么你们可以这么轻易拋弃!」

在激烈的愤怒情绪爆发之后,内心涌现空虚的寂寞感。

「......不,应该不是。他们并非轻易舍弃,只是面临该选择现实或虚拟的抉择。这是不得已的事,没有任何人背叛公会。大家都面临痛苦的抉择吧......」

飞鼠像是在说服自己一般不停自言自语,接著站了起来。他往墙壁的地方走去,那里装饰著一根法仗。

────模仿赫尔默斯权杖的那根法仗缠绕著七条蛇。痛苦挣扎的蛇口中,各自衔著不同颜色的宝石。握柄材质像是晶莹剔透的水晶散发蓝色光芒。

任谁都会认为这是极为高级的法仗,正是各个公会只能拥有一件的公会武器,也可以说是安兹.乌尔.恭的象徵。

原本应该是公会长持有的宝物,不知为何会被装饰在房间里。

那是因为没有其他可以用来代表公会的物品。

因为只要公会武器遭到破坏,就代表公会瓦解,所以公会武器通常不会拿来发挥它的强大性能,而是安置在最安全的地方。即使是最顶尖的公会安兹.乌尔.恭也不例外。

即使这根法仗是为了公会长飞鼠量身打造,飞鼠却连一次也没有拿过,只把它装饰在这里也是因为这个理由。

飞鼠往法仗的方向伸手,不过伸到一半就停了下来。因为在这个瞬间─────在YGGDRASIL即将停止营运的最后瞬间,这么做等于是将大家共同编织的光辉记忆全部拋弃,对此感到犹豫不决的缘故。

为了打造公会武器,大家每天同心协力忆起冒险。

当时大家分组比赛收集材料,对于要让武器呈现什么外观也起了不少争执,慢慢整合大家的意见之后,一点一滴打造而成。

那段时间也是安兹.乌尔.恭最鼎盛───最光辉的时刻。

有人辛苦工作之后还是拖著疲惫的身体上线,也有人玩到没有照顾家庭而与妻子吵架,甚至有人笑著表示请了特休上线。

有时候光是闲聊就过了一整天。大家时而说些无聊的蠢事炒热气氛;时而筹备冒险的计画:时而忆起寻宝:也曾经向敌对公会的根据地发动奇袭,攻陷对方的城堡;还曾经遭到号称世界级敌人的最强隐藏头目怪物袭击,公会差点就此毁灭;也找到许多未曾发现的资源;为了抵御入侵者在根据地设置各种魔物,解决入侵的玩家。

可是如今一个人也不剩。

四十一人中有三十七人离开公会。剩下的三人虽然已公会成员的名义留下,但是已经忘记在今天以前到底有多久没来这里了。

飞鼠开启控制介面,连上官方资料库,查看资料库的公会排行。在现今不到八百个的公会里,过去曾经高达第九名,现在已经落到第二十九名。这是在营运最后一天的名次,最差的时候曾经落到第四十八名。

名次不再下滑并非飞鼠的功劳,是托过去同伴遗留下的道具───过去的遗物之福。

这个可以说是只剩下残骸的公会,过去曾经有过辉煌的时代。

───当时的结晶。

就是这个公会武器───安兹.乌尔.恭之仗。

不想要让这个具有光辉记忆的武器,留在这个只剩下残骸的时代。不过相反的想法也在飞鼠的心理蠢蠢欲动。

在安兹.乌尔.恭之中,一直以来都是采用多数决定的做法。飞鼠虽然身为公会长,但是他所做的事大多是联络之类的杂物。

正因如此,在没有任何成员的现在,飞鼠第一次有了试著行驶公会长权力的想法。

「这副模样真是落魄。」

飞鼠一边低语一边操作控制介面。这是为了帮自己装备和顶尖公会长相衬的武装。

在YGGDRASIL的武装哩,会根据资料大小来加以区分。资料越大的武器位阶越高。从最低阶开始依序为下级、中级、高级、最高级、遗产级、圣遗物级、传说级等等,而飞鼠选择的是最高阶的神器级武装。

在十跟只有骨头的手指上,戴上九个具有不同能力的戒指。还有项炼、护手、靴子、披风、上衣、头冠也都是神器级。如果以金钱的角度来看,全都是拥有惊人价值的极品。

护胸和护间下方的飘逸锦袍,比起刚才的那些装备更加华丽。

赤黑色灵气从脚底缓缓升起,看起来极为邪恶不详。这道灵气并非飞鼠发动特殊技能。因为长袍的资料还有多余的空间,因此这道灵气只是因为注入「不详灵气」的特效资料所造成的。触摸这道灵气当然不会发生什么事。

在飞鼠的视野角落,冒出好几个代表能力值提升的图示。

改变身上的装备,全副武装的飞鼠对自己身上这套与公会长身分相衬的装备,已相当满意的模样点点头。接著伸手抓起安兹.乌尔.恭之仗。

飞鼠将安兹.乌尔.恭之仗握在手上的瞬间,法仗发出摇曳的赤黑色光芒。光芒有时候会出现像是人脸的痛苦表情,然后崩落、消失。逼真的表现好像可以听到痛苦的哀嚎。

「......这个设计未免太细了。」

制作出来之后不曾拿过的最高阶法仗,终于在YGGDRASIL的营运迎向终点的此时,握在原本的主人手上。

飞鼠确认属性急遽上升的图示,在喜悦之余也感到落寞。

「出发吧,公会象徵。不───我的公会象徵。」



飞鼠离开名为圆桌的房间。

这里设定为止要戴著公会成员才拥有的戒指,进入游戏之后除了特定条件之外,都会自动出现在这个房间。如果有成员回来,应该会待在这个房间吧。不过飞鼠也知道翁慧的其他成员不可能再回到这里。在这个巨大的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度过最后这段时间的玩家,只剩下飞鼠一个人。

压抑有如汹涌潮水不断涌出的情感,飞鼠漫步在城里。

这里是看似白垩城堡,充满庄严气氛的绚烂世界。

必须抬头仰望的天花板上,每隔一定的距离垂吊华丽的水晶灯,发出温暖的光芒。

宽广的道路铺著磨亮的地板,像是大理石反射来自水晶灯的光芒,闪闪发亮的模样有如镶嵌星星。

如果将道路两旁的门打开,目光应该会被里面的奢华家具深深吸引吧。

若是有第三者在场,应该会因此目瞪口呆吧。

这个恶名昭彰的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过去曾经遭到伺服器开启以来最大规模的讨伐军进攻。共有八个公会联军和其他相关公会、佣兵玩家NPC等合计一千五百人意图攻略,结果却已全灭收场。过去曾经创造传说的地方,现在竟然是这副景象。

过去地下六层的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在安兹.乌尔.恭统治之后,整体有了戏剧性的转变。

目前已经变成地下十层,每层都有各自的特色。

地下一~三层───坟墓、地下四层───地底湖、地下五层───冰河、地下六层───丛林、地下七层───岩浆、地下八层───荒野。然而地下九层和地下十层是神城───也就是过去曾在YGGDRASIL的数千名公会中名列前十的安兹.乌尔.恭根据地。

在足以用神圣来形容的世界哩,响起飞鼠的脚步声,还有随之而来的法仗杵地声。走在宽广的通道上经过几个弯角,飞鼠看到前方有名女性正朝自己的方向走来。

那是个茂密金发披肩,五官深邃的美女。

身上穿著围裙很大,裙子很长的沉稳女仆装。

身高约一百七十公分,体型修长,丰满的双峰几乎快从女仆装的胸口部分涌出,十分引人瞩目。整体给人温柔优雅的感觉。

两人的距离慢慢接近,前面的女绳靠道路边,向飞鼠深深鞠躬。

飞鼠则是稍微举手致意。

女子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脸上和刚才一样挂著若有似无的微笑,在YGGDRASIL中,外观的表情不会改变。但是这名少女和表情不会出现变化的玩家脚色又有点不同。

这个女仆是Non Player Character。并非由玩家操控,而是根据设计好的AI程式行动。简单来说就是会动的人偶。即使设计的栩栩如生,对方的鞠躬只不过是程式的动作而已。

刚才飞鼠的回礼可以说是愚蠢的举动,因为对方只不过是人偶。然而对飞鼠来说,也有不想冷淡对待的理由。

在这个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里工作的四十一名女仆NPC,都是根据不同的插画设计而成。

创造者是当时以插画维生,目前在月刊杂志连载漫画的公会成员之一。

飞鼠目不转睛注视著女仆。除了长相之外,飞鼠也仔细观察了女仆的服装。

精致的设计令人惊叹。特别是点缀围裙的精美刺绣,已经到了叹为观止的地步。

正因为是发下豪语「女仆服是决战兵器」的成鱼设计的插画,因此整体的细致设计超乎常轨。飞鼠看见女仆,想起负责制作女仆外型的成员还曾为此惨叫抱怨,不禁感到怀念。

「啊......对了。好像从那时候开始,他就认为女仆服是我的全部!(正义)......这么说来,他现在画的漫画女主角也是女仆。过度讲究设计会惹哭助手吧?白色发饰桑。」

至于AI程式是由黑洛黑洛桑和其他五名程式设计师所设计。

也就是说,女仆同是过去在公会成员共同努力之下完成的心血结晶,不理会她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因为和安兹.乌尔.恭之杖一样,这名女仆也是光辉记忆的一部份。

正当飞鼠想著这些事时,抬头的女仆像是发现什么异样,歪头表现出诧异的模样。

只要身处在她的附近超过一定的时间,女仆就会摆出这个姿势。

飞鼠在记忆中搜索,对于黑洛黑洛细微的程式设计感到佩服。其他应该还有几个隐藏的姿势。虽然心里想要看见所有的姿势,可惜时间相当紧迫。

飞鼠的眼睛看向左手腕的半透明手表,确认目前的时间。

果然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悠悠哉哉了。

「工作辛苦了。」

飞鼠说出这句充满感伤的道别,从女仆的身旁走过。对方当然没有回应。即使对方没有回答,不过因为这是最后一天,飞鼠认为还是应该要这么做。

离开女仆的飞鼠继续前进。

过不了多久,飞鼠的眼前出现让十几个人张开双手忆起走都没问题的巨大楼梯,楼梯铺设豪华的红色地毯。飞鼠缓缓下楼,来到最底层───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第十层。

走下来的这个地方是个宽广的大厅,里面有几个人影。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名身穿正统管家服的老人。

头发全白,就连嘴边的胡须也是一片白。不过老人的背挺的很直,就像钢铁打造的剑。有如白人的深邃脸上有明显皱纹,看来和蔼可亲,不过锐利的眼神彷佛捕捉猎物的老鹰。

在管家的背后,有六名如影随形的女仆。不过这些女仆的装备和钢材的女仆大不相同。

手脚分别戴著金、银、黑等不同颜色的金属护手、护膝、身穿以漫画里的女仆装为概念所设计的铠甲,头上没有戴头盔,而是白色头饰。而且每名女仆手上都拿著不同类型的武器,是名符其实的女仆战士装扮。

发型也相当多彩多姿,包括挽起来绑成发盘、马尾、直发、麻花辫、卷发等,不过共通点是清一色美女。同时每的类型也包括妖艳、健康美、和风美人等多种风格。

虽然他们也是NPC,可是与刚才那名只是带著玩心设计的女仆截然不同,他们的存在目的是为了抵御外敌。

在YGGDRASIL这款游戏里,公会如果拥有比城堡更高阶的根据地,可以获得几项特别好处。

其中一项就是拥有保护根据地的NPC。

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可以获得的NPC是不死魔物。这些自动出现的NPC最高等级可到三十级,即使遭到消灭,经过一段时间便会自动复活,公会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

不过这些自动出现的NPC,无法让玩家根据自己的喜好变更外型与AI程式。

因此对于抵御入侵者────其他玩家来说,其实没什么太大的作用。

另外还有一项是可以从头开始打造完全原创的NPC。如果占有城堡等级的根据地,占领的公会可以将至少七百级的等级随意分配给NPC。

因为YGGDRASIL的最高等级是一百级,因此如果按照刚才的规则,就可以打造出五个一百级和四个五十级的NPC。

在自行创造NPC时,除了服装,AI之外,还能够在武装方面下功夫。因此就能创造出远比自动出现的NPC更强的警备兵,配置在重要的据点。

只是也不需要全部都为了战斗而创造NPC。某个占领城堡的公会,猫咪大王国便是把所有的NPC全都创造成猫或其他猫科动物。

所以也可以说是让公会营造专属形象与气氛的权利。

「晤嗯。」

飞鼠将手撑在下巴,注视对自己行李的管家们。一向利用传送魔法在各个房间穿梭的飞鼠,来到这里的机会不太多,所以他对管家们的外表有些怀念。

飞鼠伸手操作控制介面,打开只有公会成员才能观看的页面。接著勾选其中一个选项。随著他的动作,管家们的头上冒出自己的名字。(楼主:女仆们以后会有不少戏份,日后再提)

「原来这就是他们的名字啊。」

飞鼠轻轻一笑。这是因为忘记对方名字的苦笑,也是感到怀念的微笑。这些记忆落再度浮现的名字,在当初命名时也和同伴发生不少的争执。

塞巴斯的设计是包括嘉市一首统括的管家。

身旁的六名女仆是直属于塞巴斯的战斗女仆。队伍名称是「昂宿星团」。除了这些女仆之外塞巴斯还有指挥男佣与管家助手。

文字栏里应该有更加详细的设定,不过现在没有心情细看。时所剩不多,在营运结束之时,他想去一个地方坐一下。

题外话,包含女仆在内的所有NPC都有这么详尽的设定,是因为公会的成员全都是喜欢详细设定的人。成员大多是插画家和程式设计师,而且又有这种重视外型的游戏环境可以任意打造,更是助长这个趋势。

原本是将塞巴斯和女仆们当作抵御外敌的最后一道防线。不过敌方玩家如果能够侵入到这里,他们根本不是对方的敌手,所以只不过是用来争取时间的弃卒。只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玩家能够入侵至此,因此他们一直是在这里等待出场的机会。

没有收到任何命令的他们,只是一直在这里等待出场的机会。

飞鼠用力握紧拿在手里的法杖。

替NPC感到可怜,这种想法实在太蠢了。NPC只不过是电磁资料,如果觉得他们具有情感,只是因为设计AI的人很优秀。

不过────

「身为工会长应该要只是NPC工作吧。」

对于这句装模作样的发言,飞鼠在内心稍微吐槽一下,接著下令:

「跟我来。」

塞巴斯和女仆们恭敬鞠躬,做出接受命令的动作。

让他们离开这里,和当初公会同伴设想的目的并不同。安兹.乌尔.恭是个尊重多数决的公会。不准一个人擅自指挥这些由中人忆起创造的NPC。

然而今天是一切都将落幕的日子。在这样的日子,大家应该都会允许吧。

飞鼠一边想著这件事,一边带领跟在后面的众多脚步声前进。

众人来到的地方,是半球体造型的巨蛋大厅。天花板上的四色水晶闪耀白色光芒。墙上有七十二个洞,里面大多摆放著雕像。

每个雕像都是模仿恶魔的外观,总数是六十七个。

这个房间名叫所罗门之钥。取自著名的魔法书书名。

摆在洞里的雕像是根据魔法书中记载的所罗门七十二柱恶魔为概念,以超稀有的魔法金属制作的哥雷姆。原本应该有七十二个的哥雷姆却只有六十七个,是因为制作者还魔有做完就感到厌倦了。

位于天花板上的四色水晶是种魔物,只要敌人入侵,他们就会召唤地水风火等高阶元素精灵,同时展开广范围攻击的爆击魔法。

如果这些水晶同时发动攻击,强大的威力可以轻易打倒两支一百级的玩家小队,大约十二人左右。

这个房间可以说是保护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核心的最后防线。

飞鼠带领跟在后方的仆人们穿过魔法阵,面对眼前的巨门。

高达五公尺以上的雄伟双开大门点缀著精雕细琢的雕像,右门是女神,左门则是恶魔雕像。设计-->">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