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二章 旅程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二卷 黑暗战士 第二章 旅程



从耶.兰提尔前往东北方的卡恩村时,马车的路线大致分成两条。

北上之后沿著森林周围往东前进的路线。还有先往东前进,然后向北的路线。

这次选择的行进路线是前者。

沿著森林周围前进,遇到魔物的机率较高,以保镖的立场来看是个错误的选择。

即使如此,大家还是选择这条路线。那是安兹为了达成彼得他们最初委托的狩猎魔物任务。虽然这个决定隐含得不偿失的危险,但是有「飞飞和娜贝」这样的高手同行,才会安心选择这个路线。还有娜贝拉尔在城外使用「雷击」证明她能够使用第三位阶魔法,也是选择这个路线的原因之一。

而且不是进入森林,而是在森林与平原的交界,不至于出现太强的魔物,以大家的实力应该足以应付,还可藉由实战确认彼此队伍的实力。根据这几点判断,最后才决定选择这条路线。

离开耶.兰提尔,太阳已经通过顶点的现在,可以看见在远方有一大片黑绿色的茂密原始森林。粗壮的巨木林立,繁茂的枝叶生长得异常广阔,因此阳光无法照射进森林,视野不佳甚至有种被黑暗吞噬的错觉。树木之间的缝隙彷佛张开大嘴等待自投罗网的猎物,这种神

秘感更是造成不安。

一行人以围著马车的队形前进,驾车者当然是恩弗雷亚,游击兵陆克路特走在马车前面,战士彼得走在马车左侧,马车右侧是森林祭司达因和魔法吟唱师尼纳,后方则是安兹和娜贝拉尔。

因为视野辽阔,到此之前大家没有多大的警戒,但是来到这里之后,彼得第一次发出稍微有点严肃的声音:

「飞飞先生,从这一带开始就属于危险地带。虽然不会出现无法应付的魔物,为了警慎起见还是要多加留意。」

「了解。」

点头的安兹突然想到一件事。

如果是在游戏中,会遇到什么样的魔物是根据地点而定,但是现实里不可能有这样的情况。只有神知道会出现什么棘手的敌人。

根据前几天的卡恩村之战,还有从阳光圣典的俘虏口中逼问出来的情报,安兹对自己的高强实力充满信心。然而那是身为魔法吟唱者的实力,现在的安兹穿著魔法创造的铠甲,几乎不能吟唱任何魔法。

在这种压抑长处的状态下,是否能够胜任前锋呢?不仅如此,既然身为保镖,胜利条件就不是战胜敌人而是彻底保护恩弗雷亚。如此思考的安兹感到些许不安。

遇到紧要关头时,打算消铠甲使用魔法,但是如此一来就必须杀掉同行的一行人或是窜改他们的记忆,安兹实在不愿意这么做。

(因为太麻烦了。)

安兹转头看向娜贝拉尔,承受视线的娜贝拉尔点了个头。

两人事先讨论过,在紧要开头时让娜贝拉尔发动比第三位阶还高的高阶魔法,最多到第五位阶,希望能够解决问题。如果还是不行,安兹也会脱去铠甲,稍微认真对付。

看到两人的眼神交流——安兹依然戴著全罩头盔——产生奇怪误会的陆克路特以开玩笑的轻浮语气对娜贝拉尔说道:

「没事的,不需要担心,只要没有遭到奇袭,也不至于太过棘手。而且只要是我负责把风,即使是奇袭也逃不过我的耳目。吶,小娜贝,我很厉害吧?」

娜贝拉尔无视一脸认真的陆克路特:

「飞飞先生,可以允许我揍扁这个…低等生物吗?(斑蚊)」

「收到娜贝小姐冷漠的一句话!」

竖起大拇指的陆克路特令众人露出苦笑,但是大家似乎对刻薄回应的娜贝拉尔没有什么特别的戚觉。因为大家不认为娜贝拉尔把所有人类都称为低等生物,而是只针对特定人士才会这么说。

安兹驳回娜贝拉尔的真心要求,感觉不存在的胃痛了起来。现在正和人类一起旅行,希望她能稍微掩饰一下内心的想法。



乎误会安兹的态度,恩弗雷亚在一旁插嘴:

「没事的。其实从这一带到卡恩村附近,都是『森林贤王』这只拥有强大力量的魔兽的势力范围。因此除非运气极差,否则不会遇到魔物。」

「森林贤王吗?」(楼主:我感觉我不该太早把它的图片放出来群众都没念想了,例如想到某个贤狼)

安兹回想起在卡恩村打听到的情报。

森林贤王是一只会使用魔法的魔兽,拥有惊人的强大力量。因为栖息场所位在森林深处,几乎没有什么目击情报,不过存在本身倒是打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受到众人讨论。甚至有人说那是一只活了数百年,长著蛇尾的银白色四脚兽。

(真想见识)下。虽然不知真伪,不过如果活了很久,或许拥有惊人的智慧。毕竟还有森林贤王的称号。如果能够抓到…应该可以强化纳萨力克的实力。

安兹在脑中模模糊糊想像魔兽的模样。

(说到森林贤王,在已经消失的动物中也有……长得像猴子……啊,红毛猩猩。那叫林人……还是贤者?而且长著蛇的尾巴……有那样的魔物喔?)

觉得在YGGDRASIL当中也有那种魔物的安兹终于找到答案:

(是鵺!……那个长相应该是猴子的头,狸的身体,老虎的四肢和蛇的尾巴……虽然不清楚这里是否有YGGDRASIL的魔物,但是也可能像天使那样被召唤出来。)

正当安兹想起YGGDRASIL的鵺时,陆克路特再次以轻浮语气找娜贝拉尔说话:

「恩,那么如果完美达成任务,不知道会不会因此提升可爱的小娜贝的好感度呢?」

娜贝拉尔打从心底感到厌恶地啧舌。

陆克路特做出受到打击的动作,但是没人开口安慰她。大家似乎已经把他们当成搞笑双人组了。

于是众人一边闲聊,一边在彷佛可以晒焦肌肤的炙热阳光下行进。皮鞋沾著踩烂青草的汁液,发出青草的味道。

看著擦拭汗水的一行人,安兹非常感谢这副不死者的身躯。对于强烈阳光一点都不觉得痛苦,即使穿著笨重的铠甲也不至于疲惫。

只有陆克路特依然活力十足,随口对著默默行走的众人说笑:

「大家可以不用那么小心谨慎也没关系,因为我会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小娜贝就很信任我,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不是因为你。是因为有飞飞先生。」

娜贝拉尔皱起眉头。感觉接下来可能发生什么不可收拾的事,安兹把手放在娜贝拉尔的肩上,她的表情瞬间缓和下来。

看著两人互动的陆克路特丢出疑问:

「我说小娜贝和飞飞先生,你们两人果然是情侣吧?」

「情、情侣!你在说什么啊!雅儿贝德大人才是!」

「你!」安兹不禁大叫出声。「在说什么啊!娜贝!」

「啊!」

娜贝拉尔睁大双眼,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至于安兹咳了一声冷冷说道:

「……陆克路特先生,可以不要没有根据地乱猜吗?」

「……啊——失礼了。只是开个玩笑。啊——难道飞飞先生已经有对象了?」

鞠躬的陆克路特没有反省的模样,但是安兹也没有像刚才那么生气。关于这次的外出,选择娜贝拉尔随行实在是个愚蠢的决定。

虽然觉得选错人,但是安兹也很为难,因为除了她以外实在没什么人才。在全都是异形类角色的安兹.乌尔.恭里,同伴创造的NPC也几乎都是异形类,能够带到人类都市的人才非常稀少。娜贝拉尔虽然是伪装的,却是少数拥有人类外表的人之一……不过忘记把她的性格也考虑进去。

以现状来看,或许另一名战斗女仆露普丝雷其娜.贝塔会比较合适,但是事到如今为时已晚。

娜贝拉尔因为自己的失态而脸色苍白,为了让她放心,安兹轻拍几下她的背。好的上司要能够原谅下属的第一次失败。若是重复犯错,那时候再好好斥责。而且要是她因此沮丧或退缩,影响到今后的行动,那可就不妙了。

更重要的是她只有提到雅儿贝德的名字。没必要窜改记忆——应该。

「陆克路特,别再说废话了,好好警戒。」

「了解。」

「飞飞先生,很抱歉,我的同伴失礼了。随便揣测他人的事可是禁已。」

「不会不会。今后如果能够多加注意,这次就既往不咎吧。」

两人同时望向陆克路特的背,听到对方一面念念有词「啊——被小娜贝讨厌了。呜,好感度完全是负的。」无精打采地垂下肩膀。

「那个笨蛋……!之后我会好好说说他。遗有刚才的事我会当作没听到。」

「这个嘛,恩。那就麻烦了。那么既然有陆克路特在警戒,就交给他负责,我也稍微说点自己的事吧。」

「没问题没问题。造成你的困扰,就让他连同这个部分也一起好好工作吧。」

看著彼得的笑容,安兹走到尼纳和达因旁边,和安兹换位子的达因走到后面,和娜贝拉尔并肩而行。

「关于魔法的事,有几件事想要请教。」

确认尼纳点头之后,安兹开口发问。似乎对安兹的问题感到兴趣,恩弗雷亚望了过来。

「受到迷惑、支配等魔法控制的人,有可能会把自己知道的情报泄漏出去。在对策方面,是不是有什么魔法可以让遭到控制的人在特定状况下,被询问数次之后就会死亡呢?」

「没听说过有那种魔法耶。」

安兹转头,隔著头盔望向恩弗雷亚。

「我也不知道。可以利用魔法修正强化的方式,让魔法定时发动,然而还是无法到达那种地步。」

「…这样啊。」

没有听到最想知道的问题答案,让安兹稍戚失望。

这么一来,该如何利用阳光圣典的幸存者这个恼人问题,只能之后再解决了。

现在幸存者为数不多,就这么平白损失太过可惜。为了探明死后就会消失这点蕴含什么魔法医学的手段,所以解剖几个活人,实在很浪费。若是这样就会死,还应该坚持追求情报吗?因为失去一个人就少了问出三个情报的机会。

不过更可惜的还是尼根,非常后悔第一个让他死去。只为了几个简单的问题就失去掌握最多情报的尼根。

但是那个失败也让安兹知道,光是利用在YGGDRASIL学习的知识,并不足以应付这个世界,所以不能说毫无收获。应该往好的方向想,那个失败也算是获益良多。

当安兹心不在焉想著那些事时,尼纳继续说道:

「话虽如此,我所知的魔法也只是一小部分。倾国家之力来培育魔法吟唱者的国家,或许能够创造那样的魔法。在斯连教国的话有神官——信仰系魔法吟唱者的教育,帝国也有秘术师、妖术师、魔法师等魔力系魔法吟唱者的学院。其他的例如亚格兰德评议国,即使有什么利用龙之智慧的魔法也不足为奇。」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如果有整个国家的支援,会出现那种魔法也不奇怪啰。」

就之前得到的情报显示,亚格兰德评议国是个亚人类组成的国家,似乎是由评议员主导政治。是和倡导人类至上的斯连教国属于潜在的敌对国家。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身为评议员的五只龙,听说具有惊人的强大力量。

安兹对那个国家很感兴趣,但是目前的他尚未站稳脚步,没有把触角伸到那个国家的余力。因为光是现行的各种策略,便已经消耗不少纳萨力克的战力。

「那么可以再请教别的问题吗?」

安兹一边向尼纳询问其他问题,一边感到满足。

安兹对尼纳和彼得问了很多问题,让漆黑之剑一行人对他们投以「还在聊啊」的眼神。内容包含魔法、武技、冒险者和周边国家的事,范围相当广泛。

虽然是必须小心询问的问题,不过都是很有帮助的事。安兹确信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知识已经一口气增加不少。

然而还是稍嫌不足。知道一些事之后,就会衍生出其他必须知道的事,特别是魔法更是如此。当魔法成为世界的基础,世界竟然会变成这个模样,实在令人吃惊。

受影响最深的,莫过于这个世界的文明水准。看起来像是中世纪,实际上是近世,有些东西已经到达近代水准。而造就这些技术的推手正是魔法。

知道这件事之后,安兹放弃考察这个世界的技术水准。对于靠著魔法这个与科技完全不同体系发展起来的世界,在科技世界长大的人根本无从考察。甚至有盐、砂糖、辛香料的生产魔法,还有让养分回归耕地,让农地不用休耕的魔法。

不知是真是假,海竟然不是咸的。这些情报都和安兹原本约知识大相径庭。

安兹小心谨慎地不断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不知道时间经过多久。

「有动静了。」

陆克路特突然以有些紧张的语气开口。和找娜贝拉尔说话时的轻浮模样完全不同,眼前的他是个经验老道的专业冒险者。

所有人立刻往陆克路特注视的方向拿起武器。

「在哪里?」

「那里。就在那里。」

听到彼得的询问,陆克路特伸出手指,指向巨大森林的一角。因为隐藏在树林里,视野不佳,看不到任何动静。即使如此,依然没人质疑。

「要怎么做?」

「不能勉强深入,要是没有离开森林,就不予理会吧!」

「那么按照计画,请恩弗雷亚退后才是明智之举啊!」

正当他们放声谈论时,森林出现动静,魔物们渐渐现身。

有十五只身高和小孩子差不多的生物,围著六只巨大生物。

前者是名为哥布林的亚人类。

歪七扭八的脸上有著扁平的鼻子,血盆大口里有两颗突出的尖牙,皮肤是明亮的茶色,一头乱七八糟的骯脏黑发像是被发蜡固定。

身上的破烂衣服,不知是弄脏还是染色的缘故,呈现烧焦的茶色,外面套上鞣制的粗糙兽皮充当铠甲。一手拿著木制棍棒,另一只手拿著小盾。

是来自人类和猿猴交配,带著邪恶感觉的魔物。

数量较少的巨大生物,身高约在两百五十公分到三百公分。

下巴大幅向前突出的模样,看起来有点痴呆。

肌肉隆起的于臂壮如大树,加上弯腰驼背,手已经快要碰到地面。手拿砍削树干的棍棒,只有腰部缠著没有鞣制的兽皮。身体很臭,似乎连这么远的距离都闻得到。

长著无数肉疣的肌肤呈现烧焦的茶色,丰厚的胸肌和腹肌看起来相当壮硕。从外表判断力气很大,有如剃毛后的扭曲大猩猩——是种称为食人魔的亚人类魔物。

几乎所有魔物都提著破烂皮袋,感觉是用来长途跋涉。

环视一行人的魔物走向草原,虽然有些距离,还是足以从丑恶的脸上感觉到敌意。

「……数量有点多。看来无法避开战斗了。」

「恩,没错。哥布林和食人魔的特性是看到人少时就会攻击。应该说拥有的智慧只会以人数判断彼此的战斗能力,有点麻烦。」

虽然能够理解也实际体认,但是和游戏中完全不同的这个情况让安兹有些困惑。

不管是身高还是皮肤色,眼前的食人魔和哥布林美枝都有不同的特徵,也就是说它们并非相同个体。感觉起来像是与二十一只不明魔物

为敌。

「现实和游戏不同吗?」

仿佛进入没有攻略资料的未知区域和陌生魔物对峙的感觉,再次回想起在卡恩村战斗时的感受,安兹以周围听不到的声音念念有词。

「那么,飞飞先生。」

「……喔,怎么了吗?」

「之前说好一半一半,不过现在怎么分配呢?」

「不能分成两队适当解决来袭的敌人吗?」

「那么一来全都跑到其中一边就麻烦了。娜贝小姐可以使用『火球』之类的范围魔法一口气消灭哥布林吗?」

「我无法使用『火球』。能使用的最强魔法是『雷击』吧。」

安兹心想那是之前给她的限制。

「『雷击』是直线贯穿的魔法吧。」

「那么诱导敌人排成一排,从旁边一口气解决如何?」

「那么必须筑起抵挡敌人突击的防卫线……」

「那就由我负责吧。可以请大家去保护马车上的恩弗雷亚先生吗?」

「飞飞先生……」

「如果区区的食人魔就会陷入苦战,我也只是虚有其表吧。还请大家看我如何轻松解决食人魔。」

安兹充满自信的声音,让漆黑之剑一行人面露理解神色,其中也包含交给他似乎没问题的安心感。

「了解。不过我们也不能眼睁睁看著敌人进攻,会尽可能从旁协助战斗。」

「请问需要支援魔法吗?」

「啊,我们不需要。漆黑之剑的朋友,请你们支援自己的同伴。」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各位,如果在这个状态开战,因为距离森林很近,可能会让敌人逃走喔?」

「既然如此,要用老办法吗?先将它们引出来。」

「就这么做!敌人的突击由飞飞先生抵挡,漏网之鱼该如何对付呢,彼得?」

「由我发动武技『要塞』牵制食人魔。至于哥布林交给达因来阻止。尼纳对我使用防御魔法,另外或许没有必要,还是要随时留意娜贝小姐的安全,同时专心使用攻击魔法。陆克陆特去解决哥布林。万一有食人魔越过防卫线,也要负责阻挡。这时尼纳改以扫荡哥布林为优先任务。」

大家看著彼此互相点头,表示理解彼得的指示。战斗方针决定得非常顺畅,彼此之间默契绝佳。

衷心佩服的安兹轻轻发出感叹的声音。

Y G G DR A S I L时代的记忆再次苏醒。安兹和同伴们在战场上重复默契绝佳的狩猎。诱导、阻挡、调整攻击对象。正因为熟知彼此的能力,才能进行那样的小组作战。

或许有点偏颇,但是安兹很有自信地认为那种小组合作并非易事。漆黑之剑虽然比不上他们,但是可以从中看到类似的影子。

「飞飞先生需要魔法以外的支援吗?」

「不,不需要。我们两人就够了。」

「那真是……很有自信呢。」

彼得的话中透露些许不安。负责防卫线的人如果遭到轻易突破,可能会引发骨牌效应造成队伍瓦解。他应该是对此感到不安。

因为遭并非游戏,而是赌上性命的战斗。

「开始之后就知道了。」

安兹只用这句话结束话题:

「等到你们准铕妥当后就开打吧。」

陆克路特拉满合成长弓的弦,直到发出叽叽的声音才停止。啪!弓弦划破空气,射出的箭直线飞去,落在距离来到草原的哥布林十公尺以外的地方。

奕如其来的攻击,让持盾逼近的哥布林对陛克路特发出嗤之以鼻的笑声。

那是在嘲笑失准的一射。当然了,哥加林的攻击也无法命中一百二十公尺以外的目标,但是它们已经忘记这件事。

遭到攻击的事实和数量的悬殊差距,让哥布林的暴力本性过度膨胀,于是忆起大声呼叫,不顾一切地朝陆克路特全力冲剌。食人魔也接著一起向前冲。

对鲜血的渴望已经到了浑然忘我的地步,不但没有列队,也没有持盾保护。它们的脑袋变得一片空白。

确认这点的陆克路特露出微笑。

「看招—」

在敌我距离九十公尺时再射一箭。这箭没有落空,射穿哥布林的头。位于最后面的哥布林摇摇晃晃走了几步,瘫倒在地就此丧命。

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近,但是陆克路特持弓的手毫无紧张的感觉。因为他深信即使敌人杀到身边,也有人会保护自己

「铠甲强化。」

尼纳在陆克路特的后方发动防御魔法,听著队友的声音,陆克路特再次搭箭。

在五十公尺时射出一箭,又有一只哥布林的头部遭到贯穿,倒地不起。这时彼得和达因也开始行动。

虽然哥布林的动作敏捷,不过食人魔的步幅很大,两者的速度相差不多。即使如此,由于在草原上冲剌将近一百公尺,因此队形变成脚力较好的食人魔在前,哥布林在后。两者的距离稍微拉开,无法让太多魔物进入魔法的效果范围里。

然而这样已经足够。因为达因最初的任务是牵制一只食人魔。

「植物缠绕。」

达因发动魔法,一只食人魔脚下的草原植物动了起来,变成藤蔓缠绕上去。遭到异常坚韧的植物锁炼缠住,食人魔焦躁地放声咆哮。

这时安兹带著身后的娜贝拉尔,悠哉地向前走。

他们的步伐看来不像要迎击冲刺的魔物,轻松到像是在散步一样。

和跑在前头的食人魔距离越来越近,安兹双手交叉绕到背后,握住剑柄。娜贝拉尔也把手伸进披风底下,拔剑出鞘。

画出大大的弧线,两把剑就此现身。

映入眼帘的耀眼光芒,让漆黑之剑一行人全都倒吸一口气。

安兹手上两把超过一百五十公分的巨剑看起来十分气派,与其说是战斗道具,更像是价值不菲的艺术品。

雕刻在剑身凹槽的花纹彷佛两条彼此互相交缠的蛇,前端部分有如张开的扇子,剑刃散发冷冽的锐利光芒。

英雄的武器。

安兹双手握著名符其实的英雄之剑。

这个身影让漆黑之剑一行人再次倒吸一口气。如果刚才是令人感叹的画面,这次则是令人哑口无言的光景。

剑身越长,重量当然越重。即使是施加轻量化魔法的武器,也没有那么容易施展。的确,在短暂的旅程中已经知道安兹拥有超乎常人的惊人臂力,但是一直以来的常识迩是无法接受有人可以如此轻松地挥舞巨剑。

不过…,

安兹却以手拿木棒的动作若无其事地挥舞,那副模样真是威风凛凛,

「飞飞先生……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像是代表众人开口的彼得一边吐气一边开口。身为战士的他立刻理解需要多大的臂力才能使出这种神技。若是想达到那个地步,自己不知道得花多少时间锻炼,因此他才会那么惊讶。虽然一直觉得彼此位阶不同,但是当事实摆在眼前时,双脚还是不听使唤地发抖。

就连智慧不高的哥布林都对他的模样感到害怕,放慢原本鲁莽移动的双脚,改变方向绕道人找彼得他们。

只有对臂力充满自信的愚蠢食人魔不知死活地冲向安兹。

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近,食人魔举起棍棒。

虽然安兹手上的剑十分巨大,但是身形庞大又拿著巨大棍棒的食人魔,攻击范围还是比较大,在食人魔动手的瞬间,安兹已经后发先至向前踏步。

宛如疾风的动作。接著以更快的速度挥出右手的巨剑,银白色的光辉残影像是斩断空间一闪而过。

那一剑太过令人震撼,即使不是砍向自己,却像是目睹死亡就在自己身旁的感觉,令人毛骨悚然。

光靠一剑就划下旬点。

安兹的目标从眼前的食人魔移到其他食人魔。像是在等待安兹离开,刚才直挺挺站立的食人魔上半身滑落地面,只剩下半身不动。喷出的血液和内脏还有飘散四周的恶臭,说明这绝对不是幻想的光景。

由斜上往下一刀两断。

明明还在战斗,敌我双方却静止不动,有如时间暂停一般静静望著这个充满魄力的惊人光景。

一击必杀。即使是食人魔的魁梧身材,依然逃不过一分为二的命运。

「…好厉害。」

不知是谁在低声惊叹。在鸦雀无声的战场上显得清晰可闻。

「……真不可思议。已经超越秘银级到达山铜级……不,该不会是精钢级吧?」

一刀两断。

这并非不可能的招式。若是极为少数的剑术高手,或是持有强力的魔法武器,或许能够办到。可是单手握著巨剑这种巨大双手武器,很难使出足以一刀两断的力量,这是常识。所谓的双手武器是以双手握持,藉由离心力和武器本身的重量来砍劈的武器,并非单纯靠著臂力来挥舞。

因此从安兹的动作可以证明,若要不是他的剑施加非比寻常的高超魔法,就是安兹单手的臂力比一艘战士的双手臂力还要强,或者两者皆是。

看著令人瞠目结舌的光景,食人魔不由自主停下脚步,露出恐惧的表情后退。安兹继续向前快步拉近距离。

「怎么了?不过来吗?」

轻微的平静声音在战场上响起。

光是如此单纯的问话,就让食人魔感到害怕。因为它们亲眼见识自己与对方的实力有多么悬殊。

安兹以惊人的速度接近其他食人魔,完全不像穿著全身铠甲该有的速度。

「呜喔───!」

食人魔发出像是哀号又像吶喊的混浊声音,举起手上的棍棒面对来袭的安兹。不过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那样的动作实在太过缓慢。

接近食人魔的安兹将左手的巨剑横向挥出。

食人魔的上半身在空中旋转,落在和下半身不同的地方。

那是横斩的一刀两断。

「飞飞先生……是怪物吗……?」

再次看著眼前的震撼景象,没人出声否定达因的说法。

「……那么,剩下的……」

安兹往前踏了一步,食人魔丑恶的表情瞬间冻结,更加往后退。

从食人魔旁边绕了一大圈的哥布林越过安兹的防卫线,袭击彼得等人。刚才观战到浑然忘我的漆黑之剑成员也对哥布林的袭击做出反应,开始展开行动。

彼得拿起阔剑和大盾,正面迎向十只以上的哥布林。向前刺出的一剑,让走在前方的哥布林的头飞向天空,彼得躲开喷出的血液与哥布林展开肉搏战。

「看招!」

露出一口黄牙的哥布林,发出难听的混浊声音。

彼得迅速以盾牌挡住哥布林的棍棒攻击,至于来自其他哥布林的攻击,则以魔法强化的铠甲挡回去,发出低沉的声响。

「魔法箭。」

想从后面攻击彼得的哥布林被两发魔法光箭直接命中,无声无息瘫软倒地。

包围彼得的哥布林,有一半往三个人冲去,但是没有任何哥布林攻击站在安兹这个死亡暴风旁边的娜贝拉尔。

放下合成长弓,从腰间拔出短剑的陆克路特和手持钉头锤的达因,跑到尼纳的火线上背对著他。

陆克路特和达因联手对付五只哥布林,战局呈现五五波。虽然一只接著一只慢慢解决,但是以现状来说应该很花时间吧。陆克路特一脸痛苦,忍受一只手被棍棒打到的疼痛,往哥布林的皮铠缝隙刺入短剑。达因也挨了好几拳,动作变得有些迟钝,但是似乎没有致命伤。

尼纳毫不放松地关心战局,一面养精蓄锐保存魔法。有些食人魔受到魔法影响无法行动,根据状况有可能需要由尼纳对付。

至于彼得和六只哥布林的战斗,处于不相上下的激烈攻防。

没有被十一只这个悬殊数量差距的哥布林吞没,是因为哥布林的攻击有所迟疑。目睹安兹不同凡响的一击必杀,哥布林的战意大幅下降,无法下定决心是要逃走还是继续战斗。

彷佛是要完全粉碎哥布林的战意,安兹大动作挥出巨剑。

随著传到众人耳里的风切声,笨重物体落地的声音响起。而且连续出现两次。

如同所有人的预测,食人魔的尸体继续增加。如今还苟延残喘的食人魔仅剩两只,一只被草缠住,另一只在安兹面前吓得发抖。

安兹的头盔转向与自己对峙的最后一只食人魔。似乎从头盔的细缝感觉到安兹的眼神,食人魔发出奇怪的呻吟转身,拋下手上的棍棒逃往森林。速度比刚才突击时还快,但是不可能逃得掉。

「娜贝,动手。」

冷酷的命令响起,在背后待命的娜贝拉尔轻轻点头。

「雷击。」

剧烈震动空气的雷击奔驰而去,随著雷鸣贯穿逃走的食人魔身体。就连后方被草缠住的食人魔也一并贯穿。

只靠一击就轻松葬送两只食人魔。

「快逃!」

「快逃、快逃!」

茫然望著这个景像的哥布林大叫逃命,想要脚底抹油,不过彼得比它们更快。丧失战意的哥布林不足为惧。

众人接二连三解决哥布林。不仅-->">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