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过场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二卷 黑暗战士 过场

迪米乌哥斯走在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第九层,脚下的硬底皮鞋发出躂躂躂的声音,接著消失在寂静之中。虽然为了戒备配置数名仆役,依然无损这里有如神话的气氛。

迪米乌哥斯环顾四周,脸上浮现笑容:

「……真是富丽堂皇。」

赞叹的对象是第九层的一切。因为这里的景色和四十一位至尊相得益彰,值得迪米乌哥斯拋弃一切也要誓死效忠,所以迪米乌哥斯非常喜爱这里的所有景蠢。

每次走在这个楼层,迪米乌哥斯的内心就充满欢喜,再次坚定对创造者们譬心,不只是迪米乌哥斯,就连小丑与乐师等吵闹的家伙来到这个楼层,同样会感到敬佩而默不吭声,努力保持安静。

如果有人对这里的景观不感到欢喜,若不是对四十一位至尊不够忠心,就是有著「不忠念头」吧。

心里想著这些事的迪米乌哥斯绕过转角,目的地近在眼前。那就是无上至尊,最后一位留在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最高统治者,安兹·乌尔·恭的房间。

在可以看见房门的地方,看到有些人打开门走出来。

那些人似乎也看到迪米乌哥斯,恭敬地等他走近。

其中一人打扮成管家模样,不过除了白手套以外一身黑色服装,看起来不像管家服,反倒比较接近战斗服。

他是纳萨力克合计十名男仆之一,,不过即使是迪米乌哥斯,也无法分辨他是十名男仆中的谁。这也是因为所有人都戴著战斗员常戴的套头面罩,而且他们只会发出奇怪的叫声。

此外还有站在男仆前面的那个。

迪米乌哥斯的脑里浮现裸体领带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

那是一只企鹅。

外表看起来根本就是企鹅,而且只系著一条黑色领带。

「好久不见了,管家助理,」

听到迪米乌哥斯和蔼可亲的招呼声,企鹅也笑容满面——似乎是这样——开口回礼:

「好久不见了,迪米乌哥斯大人。」

然后深深鞠躬。

它当然不是单纯的企鹅,而是担任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管家助理,又称鸟人的异形类种族,名叫艾克雷亚.艾克雷尔.艾伊克雷亚。

鸟人原本应该和四十一位至尊之一的佩罗罗奇诺一样,有著猛禽的头和翅膀,四肢也和鸟类相同,这名男子不知为何有若企鹅外型。不过迪米乌哥斯却对它的外表没有半点疑惑。

原因无他,因为他是四十一位至尊创造的产物。

「雅儿贝德在里面吗?」

「是的,雅儿贝德大人在里面。」

在安兹外出期间,雅儿贝德负责管理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但是她不在自己的房间办公,而是关在这个房间里,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因为她的所有行动都获得安兹许可,所以对此有异议的人,只有外出的夏提雅,布拉德弗伦而已。

迪米乌哥斯跟雅儿贝德说过「好的妻子不是应该等待丈夫。好好守护家园吗?」却得到「妻子守护丈夫的房间又有什么不对。」回应,完全无法反驳。

点头表示了解的遖米乌哥斯对爱克雷亚问到:

「艾克雷亚难得会过来这里。你工作的地方不是客房吗?」

「塞巴斯大人不在的这段期间,我当然要连同大人的份一起努力。刚才是与雅儿贝德大人详细讨论负责的工作。」

「正是如此,既然他不在,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第九曾就全靠你了。」

「完全没错,为了将来能够统治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现在更是得好好努力。」

即使艾克雷亚在他面前说出奇怪的发言,迪米鸟哥斯脸上的笑容依然没有半点改变。

艾克雷珏觊觎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统治者宝座,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因为这是四十一位至尊的创造,所以这个部分没有任何问题。

当然了,如果无上至尊下令当然会毫不留情处决,但是在此之前没有任何问题。

「没错,好好加油吧。话说你打算先处理什么事?」

「打扫。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工作了?没有人可以打扫得比我更仔细!在我打扫过厕所之后,可是乾净到连马桶都能舔喔。」

听到艾克雷亚自信满满的回答,迪米乌哥斯满意地点头:

「太棒了。你的工作非常重要。如果这个楼层变脏,也算是对无上至尊们

的侮辱吧。」

不断点头的迪米乌哥斯再次提出疑问:

「我知道你的工作非常重要,不过在塞巴斯外出的期间,由谁代为管理这

个楼层?」

「那是接受塞巴斯命令的女仆长佩丝特妮的工作。和打扫相比,管理工作根本没什么了不起。」

「原来如此……同为无上至尊创造出来的仆役,已经做好明确的责任分配呢……话说回来,那双企鹅的手,在打扫时不会很困难吗?」

「能够克服这双手灵活打扫,正是我的本事。」

挺起胸膛的艾克雷亚充满自信地回答,不过接下来却以有些不高兴的语说下去:

「话说回来,迪米乌哥斯大人,这实在不像是在纳萨力克中,聪明才智仅次于我的你会说的话喔。」

拿起后方男仆递给它的梳子,艾克雷亚疏整长在头侧的金色羽毛。

「我可不是单纯的企鹅,而是红豆包麻糬至尊大人创造出来的跳岩企鹅喔。希望你千万不要混淆了。还有这个不是手───是翅膀。」

「那还真是失礼。」

看到迪米乌哥斯低头道歉,艾克雷亚表示没放在心上,转头向后面的男仆下令:

「把我搬过去。」

「噫——!」

艾克雷亚被男仆抱在腋下。

因为艾克雷亚的走路方式是跳跃的小碎步,就某种意义来说速度非常慢。

因此平常都是像这样让男仆抱著移动。

「那么迪米乌哥斯大人,我先告辞了。一

「恩,再见,艾克雷亚。」

望了一眼像个玩偶被抱在腋下的管家助理,迪米乌哥斯轻敲房门:

「我是迪米乌哥斯。打扰了。」

房间主人当然不在,不过还是十分有礼。因为对迪米乌哥斯来说,这个房间本身就是应该尊敬的场所。

迪米乌哥斯进入没人回应的房间。

环顾四周之后,果然不见雅儿贝德的身影。迪米乌哥斯轻叹了一口气,打开另一扇门进入里面的房间。

四十一位至尊的房间是模仿皇家套房设计的房间,里面有巨大的浴室、吧台、放著钢琴的客厅、主卧室、客房、专属厨师做菜的厨房、服装肩等数不清的房间。

迪米乌哥斯毫不迟疑地走向主卧室。

敲门之后没等回应便直接开门。

卧室里只有一张床,不过特大号的床铺附有天盖相当气派,床上有个比人更大一点的凸起,正在不断扭动。

「雅儿贝德。」

受不了的迪米乌哥斯出声呼唤,一张绝世美女的脸冒了出来。直到肩膀为止都是光溜溜,应该没穿衣服吧。可能是因为钻进床里,睑上稍微呈现兴奋的粉红色。

「...你在这里做什魔?」

「想要让安兹大人回来时。能够被我的香气包围。」

扭来扭去的动作,似乎是为了留下味道。

迪米乌哥斯哑口无言,默默望著由四十一位至尊创造出来的最高位阶NPC,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守护者总管。接著无力摇头。

没有多说「安兹大人是不死者,应该不会在床上睡觉吧。」或是「即使在床上睡觉,床单也会立刻更换吧。」之类的话。既然只要这样就能满足,那就随便她吧。

「不过还是要适可而止。」

「……虽然我不知道适可而止是到什么地步,不过我知道了。对吧,安兹大人。」

躺在雅儿贝德旁边的人突然露出脸来。

迪米乌哥斯吓得说不出话来。

瞬间以为那是安兹.乌尔.恭,但是厚度不够,也没有气势可言。

「那是……抱枕吗……是谁做的?」

「我自己做的。」

迅速的回答让迪米乌哥斯稍微张开有如闭上的双眼、他不认为雅儿贝德有那种技术。

「不管是打扫、洗衣,还是裁缝的技术,我都具备专家级的水准喔。」

对迪米乌哥斯的惊讶感到高兴的雅儿贝德,得意洋洋地炫耀:

「为了将来可能出生的婴儿,我还做了袜子和衣服。已经做到五岁啰。」

雅儿贝德满脸笑容,发出呵呵呵的笑声让迪米乌哥斯有点无力,同时心想应该可以把这家伙丢在这里直接离开吧。

「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没问题……啊!要是双性或是没有性别该怎么

办?」

迪米乌哥斯无话可说,只是望著念念有词的雅儿贝德。

就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这个组织的经营管理方面,雅儿贝确实德相当优秀,甚至遥遥领先迪米鸟哥斯。不过在防卫等军事层面有些不足,所以需要迪米乌哥斯辅助。

只是尚未确认有明确敌人的现在,没有任何问题

如此判断的迪米鸟哥斯只能压抑自己的下安,因为主人下令要迪米乌哥外出,绝对无法为抗。

那么遵照安兹人人的命今,我差不多该出发了。这么一来留在纳萨力克的守护者只剩下你和科塞特斯可以行动,虽然没有必要多说什么,不过还请小心留意。」

继亚乌菈、马雷、塞巴斯和夏提雅之后,接下来是你啊。恩,包在我身上,紧要关头时会请我的姊妹帮忙。而且我打算动用昴宿星团,这么一来应该足以撑到大家回来。」

「……即使发生紧急状况,没有得到安兹大人的许可还是无法出动你的妹妹吧。而且她们也一样。话说已有两人外出,不可能集结所有成员吧。根据状况,你要不要把威克提姆移到上面的楼层啊?」

「不过这点程度……已经大致做好准备来应付那种情况了。如有不测,就请你赶快回来。话说回来,你要怎么处置阳光圣典的幸存者?在安兹大人的许可下,现在正由你管理吧?也是可以交给我处置,不过我完全不清楚你在做什么……」

「啊,你说他们吗?奉安兹大人之命正在进行实验喔。」

迪米乌哥斯笑得很开心,不过雅儿贝德皱起形状姣好的眉毛。

「首先是治疗魔法的实验。把手砍断对伤口使用治疗魔法加以治疗,砍下来的手会消失。那么如果让他们吃下砍的手再使用治疗魔法,养分也会跟著消失吗?不断重复这个动作,吃下手的人会饿死吗?」

「啊——原来如此。」

「不仅如此,还让他们自己投票谁当食物,谁当行刑者拿不利的斧头切下四肢。逦是以记名投票的方式。」

「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吗?」

「这当然。在这些俘虏之中会产生排名,当食物的人、砍断四肢的人,还有吃下四肢的人。如此一来同伴间会产生怨恨,然后在确实抱持怨恨时,温柔煽助那些被当成食物的人。这是为了让他们造反,效果很显著喔。憎恨一切的生物真是可怕。」

「……这真是令人不舒服。我们纳萨力克的存在是由无上至尊创造,不可能背叛安兹大人,但是人类会背叛自己的主人……毫无忠诚可言。」

「所以才有趣啊。雅儿贝德也可以来享受一下人类的这个部分喔?只要把他们当成玩具就好。」

「我完全无法理解这种想法。」

「那还真是可惜。好了,一直在这里聊天会延误执行安兹大人的命令。如果发生什么事,通知我一声便会立刻赶回来。」

「嗯,应该不至于发生那种事,不过看情况再通知你吧。」

雅儿贝德的白皙手臂从床单里伸出来,向迪米乌哥斯挥手道别,

「那就告辞了。对了……既然你要做男生的衣服,还是先跟你说一声比较好。无上至尊们好像会让少年穿著少女的服装喔?」

「……咦?」-->">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