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鲜血的战争少女

过场

第三卷 鲜血的战争少女 过场

里·耶斯提杰王国王都。

位于王都最深处的王城罗伦提,等间隔建造的二十多座圆形巨塔之间以城墙连结起来。弗蓝西亚宫殿便座落于其中腹地。

宫殿内有一间比起华丽装潢更加重视功能性的房间,许多贵族与重臣聚集在里面举行宫廷会议。

其中也有王国战士长葛杰夫·史托罗诺夫的身影。他正跪在自己誓死效忠,坐在王座上的主人,国王兰布沙三世面前。

(看起来似乎变得更苍老了呢。)

尽管只过了半个月,自己出发前的国王和现在相比,让葛杰夫有这种感觉。

自己敬爱的君主,那头已经苍白的头发散乱,瘦弱的身体即使恭维也说不上健康,脸色也很差。握着权杖的手像枯枝一样细,戴在头上的王冠看起来似乎相当沉重。

在位三十九年,现今六十岁。本来已经到了应该要把王位让给继承者的时候,但问题是没有合适的继承人选。

并非没有王子可以继承。虽说有两位王子,但都远远说不上优秀,现在让位的话,一定会成为身后那些大贵族的傀儡。

老人发出一道无力的声音:

「战士长,你能平安归来实在太好了。」

「是!谢谢您,陛下!」

这句充满体恤的言语让葛杰夫深深一鞠躬,如此回应。

「嗯,寡人当然已经有收到一些报告,不过还是请战士长亲自详细说明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遵命。」

葛杰夫向国王详细说明离开王都后,在卡恩村发生的事情。说得特别详细的是自称为安兹·乌尔·恭这位神秘的魔法吟唱者,但并没有提及疑似斯连教国间谍的事。因为葛杰夫判断,这件事只要少数人知道即可,并不适合在这里提出。

所以,葛杰夫滔滔不绝地说明。路过不平拔刀相助的男子,如何赴汤蹈火,舍身解救村民的英勇事迹。

「这样啊,真是一段佳话。竟然不顾自身危险解救弱者……」

国王这句充满感叹的称赞,让几名贵族发出轻视安兹·乌尔·恭的言论。

有问题的可疑人物。

不敢以真面目示众的怪人。

名字古怪的魔法吟唱者。

最后甚至出现,他该不会是为了推销自己才自导自演了这场袭击的意见。

葛杰夫努力克制,不让怒气表露出来。他对于恩人被说成这样,却连一句辩护的话都说不出口的自己感到窝囊。

这当然有其原因。因为对恩人冷嘲热讽的那些贵族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属于大贵族派这个巨大派系的人。

里·耶斯提杰王国是一个领土由国王掌握三成、大贵族掌握三成,另外四成由其他贵族掌握的封建国家。而现在王国内正分成两派,朝夕上演着权力斗争的戏码。

一方是拥王派,另一方是包含王国六大贵族半数以上的大贵族派。虽然是在国王面前,但这里也只是战火的延长线,两派互相斗争的场所罢了。

正因为如此,身为拥王派,又是国王心腹的葛杰夫才不愿随便插嘴。知道自己的笨拙口才绝对无法辩过这些贵族,所以必须避免失书而落人话柄。

(……斯连教国的秘密部队能够掌握我们的行动适时出现……这就代表间谍很有可能潜藏在王国内部。这样的话,或许是大贵族派的人吧……)

葛杰夫的目光看向贵族行列中的其中一位,眼神特别冷冽的贵族。

此人将金发全部绑在后方,有着一双细长的碧眼。

肤色是没有晒太阳的那种人特有的不健康白色。瘦长的身材更给人一种毒蛇般的印象,

年纪应该不到四十,但因为那不健康的肤色,看起来格外苍老。

他是被称为雷文侯的六大贵族之一,为了自己的利益,像蝙蝠一样两边讨好的男人,也是站在国王次子那边的贵族。

(如果会背叛王国,应该就是这家伙吧?)

察鲎一葛杰夫目光的雷文侯弯起原本就已经很薄的嘴唇,这个挑衅的态度让葛杰夫的表情变得更加僵硬。

「那么,战士长的报告就先到此为止,其他还有重要事情需要决定。」

感觉有些疲倦的国王说出这句话,让坐在一起的贵族们暂时鸣金收兵。葛杰夫走向国王身边,环顾贵族们。身为国王亲信的他,早已习惯令人不快的目光瞪视。

「那么,如果按照往年惯例,数个月后应该会与帝国发动战争,接下来就针对这个议题进行讨论。雷文侯,向大家说明吧。」

「遵命,陛下。」

彷佛鬼魂般的男子无声无息地走上前,开始轻声说明起来。

没有人吵闹。他不但对每个派系都有影响力,也是六大贵族中最有实力的一位。论谁都不敢与他为敌。

雷文侯将今后的计划,由谁出多少兵等事项,在毫无异议的状况下说明完毕后,露出轻浮的笑容向国王一鞠躬:

「——报告完毕。」

「谢谢你,雷文侯。有人有意见吗?」

室内又开始喧嚣起来,彼此互相交头接耳。

「这次轮到我们击退对方,就这样直接反攻帝国了吧。」

「完全没错,也差不多厌倦只是击退帝国了。」

「正是如此。就让帝国那些愚蠢的家伙见识我们的可怕之处吧。」

「没错,伯爵大人所言甚是。」

室内响起华服男子们愉快的笑声。

别作梦了。如果能如此驳斥不知有多畅快。

王国和邻近的帝国,每年都会在卡兹平原兵戎相见。

至今双方都没有出现太过严重的伤害,不过那是因为帝国没有全力出兵。如果当真想要攻陷王国,根本没必要在卡兹平原设阵,等待王国的军队前来。

葛杰夫和一些还会用脑袋思考的贵族认为,帝国会使用这种手段,目的是要消耗王国国力。

招募平民组成军队的王国;和由具有骑士位阶,象征专业战士之士兵组成的帝国。

哪边的士兵较强一目了然,因此王国必须动员超出帝国一倍以上的平民。而兵力愈多,军队需要的粮食数量就愈大。的确,有些魔法道具可以生产粮食,但那些只有考量营养价值的食物,味道难吃到甚至连饿着肚子的人都会犹豫是否要入口,因此绝对无法成为主要粮食。

而且帝国的侵略时间刚好是晚熟麦的收割期,导致各个村庄都缺乏人手,麦子等谷物的收割持续延宕。

用不着全力进攻,王国的国力就会自然衰弱,王室权力也会随之低落。

正因为如此,大贵族派才会对此视而不见。对王室——敌对派系的权力低落感到高兴。

(国力一旦衰弱,帝国就会全力进攻了吧。真的觉得对方会满足于现在这种小规模战争吗!想法为什么这么天真呢?)

相信自己的绝对权力会永远存在,葛杰夫对这样的贵族们感到火大。

「这么说来,救助战士长的那名可疑魔法吟唱者,说不定是帝国的人喔?目的是为了潜入我方当间谍。」

「啊,原来如此,说得没错。听说帝国有魔法吟唱者的学院,非常有这种可能。」

「斯连教国的人,名字是由名、受洗名、姓所组成,不过,他的名字也有可能是伪装的一环?」

「在王国内出现那样的人物总是令人觉得不舒服,还是想点办法来对付他会比较好吧?」

「或许也可以考虑把他捉起来。真要说起来,像冒险者工会那些拥有好几个魔法吟唱者又擅自活动的组织,才是问题所在呢。必须尽快想办法解决才好,例如把他们收归为直属于我们之类的。」

「支付给工会的金钱也不能小观。生活在王国内的冒险者,帮忙击退出现在境内的魔物却要收费也很不合理!」

「把他带回来问话,应该是最好的办法吧。」

听到这里的葛杰夫,再也无法闷不吭声了。绝对不能允许他们继续对解救自己、村民和部下的恩人口出恶言。

「请等一下。首先,那位魔法吟唱者对王国非常友好,想要逮捕这种友善人士的想法实非贤明——」

葛杰夫发出意见,企图改变宫廷会议越发偏颇的讨论方向。几名贵族露出明显的厌恶之色。

葛杰夫只凭藉自己的剑术本领爬到今日的地位,看在拥有悠久历史的贵族眼里不过像是一夕致富的暴发户。

因此葛杰夫备受厌恶。尤其他在王国中剑术无人能及,这也更加深了贵族的敌意。

他们这些身分高贵的贵族,最难以忍受的就是本领比不上身分原本比自己还要低的人。

有几位贵族不等葛杰夫说完就继续开口,纷纷出言否定安兹·乌尔·恭,其他人也跟着出声附和。

王座上的国王,发出一道夹杂着叹息的嘶哑声音:

「……好了,寡人可以断定战士长的判断没有错。」

「唔……如果陛下这么说的话……」

贵族们没有反驳,暂时收起充满嘲笑意味的笑容。

葛杰夫对提拔自己,自己誓死效忠的君主送出充满感谢的眼神。

看到葛杰夫眼神的国王,轻轻点头示意。



每次都会引发权力斗争与奉承谄媚的会议结束后,虽然身心俱疲,但没有表现在脸上的葛杰夫陪同国王走在宫殿的走廊。

曾在过去的战争中伤到膝盖,拄着拐杖的国王有时会走得有些摇摇欲坠,但考虑到国王的尊严,葛杰夫还是没有伸手搀扶。而且,如果已经到了需要别人搀扶才能走路的状态,大贵族派要求让位的声音就会愈来愈强,要求国王让位给自己所操控的傀儡王子。

虽然葛杰夫觉得不舍,但国王还是必须自行走路才行。

以缓慢速度走在走廊上,来到王室房间附近时,国王突然冒出一句话:

「……遏止帝国的侵略还需要贵族的力量。如果当面否决他们的意见,不需等帝国侵略,这个国家就会自行分裂了。」

虽然内容唐突,但葛杰夫非常清楚国王想说什么,所以只能紧咬嘴唇。

「帝国实在令人羡慕。」

葛杰夫还是找不到什么话,可以安慰国王的这句低喃。

帝国在三代之前也是属于封建国家。不过,贵族们的势力逐渐遭到削弱,在现任皇帝即位时,已经变成绝对王政。

现任皇帝——吉克尼夫·伦·法洛德·艾尔·尼克斯。

即位时几乎杀得血流成河,因此以鲜血皇帝这个称号为人所知的青年。葛杰夫回想起在战场上看过的他,那个曾经想要延揽自己的皇帝。

那位皇帝实在是一位天生的统治者。

「因为我的肤浅想法以致于无法保护你,真的很抱歉。就连危险的命令都无法让你们配戴完善的武装前往……请原谅寡人,不,请原谅我……你的部下也是因为这样才丧命吧。」

「不,没有那回事……」

「葛杰夫啊,没关系的。虽然称不上谢罪,但我想送慰问金给死者的家属。另外我也想直接向恭阁下表达谢意,衷心感谢他解救了我最忠心的亲信。」

明明不是自己被解救,国王竟然想要亲自对区区一名草莽野夫表达感谢之意,这件事应该有点困难,不过——

「只要是仁德之辈,光是听到这句话应该就会感到满足了吧。」

「是吗——喔?」

走在通道的两道身影映入国王眼帘,特别吸引目光的是走在前面的美貌女子。那女子的美貌据说已经美到无法画出肖像图,实在是难以形容的美。

国王露出微笑,他对小公主的爱胜过其他孩子。

拉娜·提耶儿·夏尔敦·莱儿·凡瑟芙。

这位第三公主继承了耀眼母亲的美貌,以「黄金」这个称号广为人知。

芳龄十六,已经到了即使招婿也不稀奇的年纪。这也是让贵族们蠢蠢欲动的原因之一。

称号由来之一的金色长发,光滑柔顺地流过颈项披在背后。露出微笑的嘴唇虽然是樱花般的淡粉红,看起来却相当健康。彷佛蓝宝石的深蓝眼瞳带着柔和的色彩。

充满设计感的白色礼服,更加深她给人的清纯印象,挂在脖子上的黄金项链,彷佛象徽着她的高洁灵魂。

站在她后方的是一位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男子。身穿白色铠甲的他,可以用一句烈火来形容吧。

弯起的三白眼上面,有两道粗犷的眉毛。

脸上带着如钢铁般坚强意志的固定表情,有着日晒的黝黑颜色。为了行动方便与避免战斗时拉扯等理由,金色头发剪成俐落的整齐短发。

这位名叫克莱姆的少年是葛杰夫不知如何相处的对象。并非讨厌,倒不如说是喜欢。

不过,葛杰夫实在无法忍受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沉重气氛。他并不讨厌一本正经的人,但还是希望对方能够稍微放松一下会比较好。

但葛杰夫还是非常理解他的心情。

随侍在王国最美女子身旁的他,经常遭受嫉妒与怨恨,应该连朋友都没有吧。而且他的出身也和葛杰夫一样——不,是比葛杰夫还差。因此无法表现出脆弱的一面,一举一动都不能让主人受到批评。

「父王,战士长。」

国王对小跑步过来的拉娜露出微笑,点头回应深深一鞠躬的克莱姆。

「会议终于结束了呢。」

「嗯,因为讨论了很多议题。」

「这样啊。女儿稍微想了一下,想让父王听听女儿的意见才会在这里等您。」

「是吗,是这样吗。那还真是抱歉呢。」

她的意见可不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

她之所以被称为「黄金」的另一个理由,就是她具有灵活头脑与令人敬佩的精神,不但设立了划时代的机构,还提出新的法案。

她的提案几乎都是为那些社会底层的平民所规划的救济措施,而且并非以施舍的方式,而是筹备好援助政策,让那些有意愿自助的人民,有机会可以自食其力。

不仅如此,还能同时改善平民的地位,提高他们对王室的忠诚、强化生产力,都是会影响到王室利益的政策。

虽然遭到那些不愿强化平民地位的贵族从中作梗,所有成立的机构几乎全都解体,但见识广博的人士和受到恩惠的人民都给予极高的评价。

「那么,回房后再好好听你说吧。」

「不过,父王,现在是女儿的散步时间,女儿先和克莱姆去附近晃晃后再回来。」

听到公主表示散步比和国王谈话更为重要的克莱姆,表情变得更加僵硬,葛杰夫觉得他有些可怜。

(不过,拉娜公主本来就很我行我素,身为随从也只有随侍一途。)

「是吗,那你去吧。回来之后到我的房间说给我听。」

「知道了。那么走吧,克莱姆。」

「属下告退。」

葛杰夫以战士身分向低头鞠躬的克莱姆开口建议:

「克莱姆你也要精进剑术,以期在任何状况下都能保护拉娜公主。」

「是!」

克莱姆用力地点头,反倒是拉娜却发出不满的声音。

「克莱姆才没有问题呢,无论什么时候,他一定都能保护我。」

毫无根据的说词。不过听到公主这么一说,好像也有这种感觉。

「那么我们走吧,克莱姆。」

拉娜的纤纤玉指,拉了一下身旁的克莱姆衣服一角。虽然应该是无意识的举动,不过发现公主此举的克莱姆,表情变得更加僵硬,恐怕已经像钻石那么硬了吧。

「是的,公主。」

被拉娜公主拉着的克莱姆虽然面无表情,但眼睛却浮现痛苦与感叹之色,随着公主离去。

两人虽然忘了尊卑之分,但国王对此却毫无任何意见,只像是望着早已遗失的可爱事物,默默注视着两人。

「……身为国王感到悲哀是很不好的一件事吧。」

克莱姆出身不详,是拉娜在离开城堡外出时捡到的贫民之子。

骨瘦如柴,几乎快要饿死的小孩,为了保护救命恩人不断努力。不对,光是努力还不足以形容吧。

没有剑术才能,没有魔法才能,没有任何得天独厚的身体能力。

但是,他却一点一滴地锻链。当然,他的才能还不到葛杰夫的地步,也没有到达英雄的领域。即使如此,他努力锻链出来的实力,依旧到达所有王国士兵中的顶尖等级。然而还是有些东西无法超越。

那就是地位、权力,还有身为一个人的价值。

拉娜公主身为人的价值非常高,克莱姆根本配不上。

「属下能够体会。」

「虽然自知愚蠢,但还是至少想要让一个女儿……能够得到自由。不行,这样会被其他女儿骂呢……真的老了啊,竟然会想到这些事情。」

国王望着空中,彷佛那里有谁一样:

「说不定,我也必须让这个女儿陷入不幸呢。」

如果现在要把这位公主嫁出去,对象一定是大贵族派的人吧。

如此心想的葛杰夫什么话都没说,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能够理解国王烦恼的人,只有相同地位的人才行,葛杰夫并非那样的人。

两人之间笼罩着一股沉默,为了挥去沉默再次迈开步伐前进。
本章已完,搜索"亲小说网"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