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四章 面临死战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三卷 鲜血的战争少女 第四章 面临死战

安兹看向在后方待命的三名女子。

脱去铠甲换上白色礼服的雅儿贝德打量四周,美丽脸庞露出真心赞叹的表情。在安兹回到纳萨力克后为自己送上戒指的由莉,阿尔法也一样。

只有一人和刚才的两人不同,没有发出感叹,只是静静地回看安兹。

那人的五官相当精致,简直像是出自人工之手。散发着如宝石般冷冽光芒的翠玉眼瞳,只有露出其中一侧,另一眼戴着眼罩。金红色长发在天花板星光的反射下闪闪发亮。

她是名为自动人偶(Automaton)的异形类种族,C22128·达美,简称希丝。

身为战斗女仆的她,身上的穿着虽然和娜贝拉尔、由莉相似,但和两人的最大不同是她配戴着都市迷彩色的小配件,裙摆上还贴着一张中央写有二圆」的可爱贴纸。另外就是腰上的武器,那是一把白色的火枪,像剑一样插在腰上。

顺道一提,不管是这柄魔枪、自动人偶,还是希丝的职业「枪手」,都是在超大型改版「女武神的失势」之后追加的资料。

由莉推了推没有镜片的黑框眼镜,似乎是因为女仆的使命感所以无法忍受如此杂乱的状态,她出声发问:

「安兹大人,为什么没有好好保管这些宝物呢?即使有施加保护系魔法,这也不能算是良好的保存状态。只要您下令,我们马上着手整理……」

「你再仔细看一下四周。」

大约一个呼吸的时间——由莉环顾四周后,出言道歉。

「非常抱歉,请原谅我的轻虑浅谋。」

「不用在意。不过,就是这么回事,埋在金币山中的只不过是一些低价值的东西。」

由莉随着安兹目光望过去的地方,就是让她道歉的原因。那处四周的墙壁摆放着许多高到天花板的巨大柜子,而安放在里头的宝物闪耀着比金山还要耀眼的光芒。

镶嵌着血玉石的短杖、镶嵌着石榴石,以绋绋色金打造的防护手套、镶嵌在小银环中的黑金刚石制镜片、黑曜石制的犬只雕像、淡紫水晶打造的匕首、镶嵌着无数白珍珠的小型祭坛、以像是散发七彩光芒的玻璃材质制成的百合花、星红玉打造的精巧蔷薇、有着黑龙飞舞图案的壁毯、装饰着巨大金刚石的白金皇冠、到处都是宝石的黄金香炉、以蓝宝石和红宝石打造的雌雄狮子像、镶嵌着火蛋白石,有如火焰的袖扣、施以精美雕刻的紫檀烟盒、黄金兽皮制的外套、青生生魂金属制的十二个盘子、镶嵌四色宝石的银制脚链、精钢封面的魔法书、黄金打造的等身大女性雕像、缝着大颗帝王黄玉的腰带、顶端全都是不同宝石的西洋棋组、一整块绿宝石雕刻而成的小精灵像、缝上无数小宝石的黑色斗蓬;独角兽的角雕成的角杯、镶嵌着水晶球的黄金台等。

这不过是其中一水部分。

此外还有使用许多蓝晶的镜子、成人大小的红水晶、堪称鬼斧神工,发出银白光芒的巨大战士像、雕刻着不明文字的石柱、大到要双手张开才能抱住的紫翠玉。

这些数不清的宝物清楚地告知由莉正确答案,那就是根本没有地方放。

「走了喔。」

两人出声回应安兹,只有希丝没有出声,点头表达了解之意。

安兹发动「全体飞行」(Mass Fly)后,四人便一起飞上天空。

这才发现,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危险紫色气体。

由莉四处张望寻找紫色气体的源头。但不管是天花板、墙壁、角落完全都没有看到发出紫色光芒的东西。

由莉的端正俏脸浮现些许困惑之色,一道缺乏起伏的声音传来。

「…………由莉姊,空气中含有魔法系的剧毒。」

「咦?」

一道冰冷的目光迎向由莉感到不可思议的眼神,那道目光来自希丝平静的绿色瞳眸,那眼神中没有任何情感。

应该说是让人无法感受到情感的眼睛。希丝的五官相当精致,但说不好听点简直像是能剧面具一样。

因为身为自动人偶的希丝,基本上不会将情绪表现出来——是如此设定的缘故。

「…………耶梦加得之血(Blood of Jormungandr)?」

希丝说出这个在带有剧毒效果的道具中,能发挥最大效果的道具名字后,安兹回答:

「嗯,正确答案。虽然没有告诉你们,不过宝物殿这一带的空气都含有剧毒。如果身上没有毒无效系的道具或能力,不到三步就会立刻死亡。」

「所以,才会选我——失礼了,才会选择在下三人同行吗?」

没错。

扶好眼镜的无头骑士(Dullahan)由莉和表情僵硬的自动人偶希丝,两人都具有异形类种族的特性,百毒不侵。

恶魔种族的雅儿贝德虽然无法抗毒,但当然会以其他方式将之无效化。

「带你来的理由是这样没错,但……希丝就不只如此,也是为了进行确认。」

安兹等人就这样利用「全体飞行」省去跨越黄金山脉的功夫,来到位于另一侧的门前。

不对,该说是门吗?那是一个有着门的形状,看起却像个无底洞的黑影贴在墙壁上。

来到这个如同图画的门前,安兹陷入沉思。

「这里就是武器库了,密码是什么呢……」

「安兹大人,有武器库的话,那就表示除此之外的宝物是收藏在其他地方罗?」

(……咦?雅儿贝德也没有掌握宝物殿中的相关情报吗?)

安兹对于雅儿贝德会有如此疑问感到不解。不过,她不知道这些情报也说得通。宝物殿并不在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里面,必须使用安兹·乌尔·恭之戒进行传送才能到达,建造得相当难以入侵。十天前才获得戒指的雅儿贝德不知道这些资讯也很正常。

从这里可以知道,关于NPC到底拥有哪些知识,还有很多令人费解的地方。安兹稍微思考到这里后,回答刚才的问题。

「啊啊,我有一个名叫源次郎的同伴,他喜欢将东西收拾得整整齐齐,应该有依照用途分门别类整顿才对。」

「是创造出我们同伴安特玛的那位至尊吗?」

「是的,由莉你说得没错。不过,是否喜欢整齐还有待商榷呢,如果真是喜欢整齐,那些金币山中的宝物也该整理得井然有序才对,也不会说自己的房间是脏房间。话说回来——那些东西应该是按照防具系、武器系、饰品系、其他道具系、消耗品系、制作物系等分门别类放好才对。另外,还有用来维护管理纳萨力克的房间……对了,还有收纳数据水晶用的房间呢。」

顺着滔滔不绝解说的安兹手指方向一看,果然也有一个二次元的黑影出现在墙壁上。

「不过,其实里面都是同一个地方,不管从哪进入都没有很大的差别……喔,抱歉。稍微讲太多了呢。」

「不会,感谢安兹大人这么欣然地回答我们的问题。」

两位战斗女仆随着雅儿贝德的这句话一起行礼道谢。

(都已经没时间了,我选在干什么啊,好像一讲到纳萨力克可以炫耀的事,嘴巴就停不下来呢……)

安兹耸耸肩后,重新转向正前面的黑影。

这是一道需要说出特定密码才能打开的门,魔法或盗贼系的角色或许能够强行打开这道斗,但安兹没有学过那种魔法,也没有那种特殊技术,因此必须说出密码才能开启——

(嗯,忘了。)

这也无可厚非。

因为像这样的机关在纳萨力克中可是多不胜数,如果是经常前往的地方还能记住密码,但之前没有什么机会来宝物殿,所以不可能记住这种地方的开门密码。

只有把赚的钱拿来缴纳纳萨力克的管理费时才会来,已经有很多年没来这里了。

无法从记忆深处中找到密码的安兹,说了一句适用于所有机关的万用密码:

「『安兹·乌尔·恭充满荣耀』。」

漆黑大门对这句话出现反应,像在水面上浮现影像般,现出一些文字。浮现的文字是「Ascendit a terra in coelum.iterumque descendit in terram. et recipit vim superiorum etinferiorum」。

「……翠玉录桑真是完美主义呢。」

安兹不禁脱口而出的这句话,让雅儿贝德出现一些反应。

安兹脑中浮现设计「安兹·乌尔·恭」机关的其中一个人。

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内的小机关,有两成是由他经手设计。异常精密的设计,就这样吃掉许多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内的自由设定资料量,造成其他成员无法自由设计而引发抱怨,所以他便负起责任,购买许多付费道具来扩充资料量。

安兹认真注视浮现在表面的文字。这一定是密码的提示,但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安兹花时间不断寻找埋藏在自己脑海深处的答案。

不久,安兹终于找到沉眠在记忆中的开门密码。

「应该是——如斯,汝独揽全世界荣光,一切黑暗将远离汝身——吧?」

如此开口的安兹,像是要确认般看向希丝。

希丝点头回应安兹的确认。

负责设计和翠玉录不同机关的同伴创造了希丝这个NPC,希丝的角色设定被设定成熟知纳萨力克机关的解除方法。因此希丝应该能轻易解开刚才的密码提示吧。

不过,安兹之所以没有请她帮忙,单纯只是任性地想要凭一己之力打开门的缘故。

自己来到这世界后,赋予了纳萨力克大坟墓生命。所以他想要第一个在这片土地踏上脚印,就是这个类似想要踏上新雪的愿望,促使安兹想自己打账门。

像是要回应安兹的心意,黑影被一个点吸了过去,没多久原先的黑影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一个拳头大的黑色球体飘浮在空中。

因为至今覆盖在上头的黑影消失,可以从打开的洞口看到里面。那里是一个管理得井然有序的世界,和之前那些地方截然不同。如果要比喻的话,最贴切的形容就是彷佛博物馆的展示问。

亮度不强的房间很长,一直往内延伸。

地板到天花板的高度大概有五公尺吧,这不是以人类为前提设计的高度,左右的宽度达十公尺。

地板由散发黑色光芒的石头紧密铺成,看起来像是一整块的巨大石头,反射着天花板洒下的微弱光芒,透露出宁静庄严的气氛。

左右两边也整齐排列着无数武器,看起来相当壮观。

「进去罗。」

安兹不等随侍在旁的三人回应,直接走进武器库。

迎接三人的是阔剑、巨剑、穿甲剑、焰刃剑、弯刀、拳剑、弯钩刀、反曲刀、双刀刀、短剑、齿钩剑……

当然,装饰在这里的武器不光是剑而已,还有单手斧、双手斧、单手殴打武器、单手枪、弓、十字弓……

光是大致分类,数量就已经多到数不清了。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华而不实的武器,已经不知道是否可以称之为武器了。像是一些完全无法收进剑鞘,只是注重外观的武器等等。不对,绝对是这类的武器比较多。

这些武器几乎都不是用铁这种普通材质打造。

有剑身使用蓝水晶打造的武器、纯白剑身雕有金色花纹的武器、在黑色剑身刻上紫色符文的武器、甚至还有弓弦看似光线的弓。

其他还有光看就觉得很危险的武器。

斧面会渗出鲜血的双手斧、黑色金属部分时而浮现痛苦表情时而消失的巨大钉头锤、像是人手纠缠在一起的枪。这类武器也是多不胜数。

可以猜测大都是魔法武器,至于是什么效果就不得而知了。剑身像是火焰般晃动的武器还可隐约猜到,但像娱蚣般有着蠕动鞭子外貌的剑,实在无法了解会有何种魔法效果。

一行人从旁看着这些武器,静静地走在武器库中,走了差不多一百公尺——大约是陈列了数千把武器的距离吧——抵达的终点处有个长方形房间。

可能是用来接待客人,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摆放着沙发和桌子,往左右一看,可以看到一些道路出入口,和安兹他们进来时的那个入口很类似。

与进来方向相反的地方只有一条路可以通往里面,当中的气氛截然不同。如果说这里为止是博物馆,里面就是古墓。

高度及宽度和这里差不多,但光线变少的昏暗空间不断往内延伸。虽然角度不好难以辨别,不过可以看到一个大凹洞,里面似乎摆放着什么东西。

听到后面传来惊讶声,安兹开口回答:

「这里面是灵庙。」

「是灵庙吗?」

「嗯?雅儿贝德……你不知道里面那间房间的名字吗?」

(虽然是我自己取的名字……哪才雅儿贝德也是这样,说不定她也不知道这间宝物殿的管理者是谁?)

「那么,你认识潘朵拉·亚克特吗?」

「是的。就管理职责而言,我知道他的名字与外表……潘朵拉·亚克特是宝物殿的领域管理者,拥有和我、迪米乌哥斯同等的实力。负责的工作除了管理此处之外,还必须准备用来支付发动纳萨力克内防护网时消耗的金币等,简单来说就是财政负责人。」

「大概是这样吧。但并不完全正确,那家伙——」

安兹的话被打断——在话还没说完之前,三位NPC转头望去的其他通路上,突然出现一个身影。

有着一副奇形怪状的外表。

虽然是人的身体,却有着一颗类似扭曲章鱼的头部,右半边的头部,有一半以上都被歪七扭八的文字刺青占满,那些刺青和浮现在门上的文字很像。

皮肤颜色像尸体一样,苍白中混杂着一些紫色,彷佛覆盖着一层黏液散发出诡异的光泽,四根细长的手指之间长着用来划水的蹼。

身上是装饰着处理成黑色的银饰,相当合身且散发皮革光泽的服装。上头挂着好几条眨带。像是要套在身上般,黑色的披风在身前收合。

简直就是名符其实的异形种族角色,蠕动着从嘴边延伸到大腿附近的六根触手,转动那双没有瞳孔的蓝白色混浊眼睛看向一行人。

雅儿贝德发出充满惊讶的声音:

「翠玉录大人!」

此人正是四十一位无上至尊之一。若单纯比较攻击力,他是比安兹还强的魔法吟唱者。

「不,不对!」

雅儿贝德随即呐喊。

两位女仆跟着雅儿贝德的反应,迅速开始行动。

希丝拔出火枪,枪托靠在肩膀,枪口朝向出现在眼前的人物。

由莉在胸前击打双拳,金属手套相撞发出钟声般的响亮声音。

接着,她滑动到雅儿贝德身旁,安兹和希丝的前面。安兹是魔法吟唱者,希丝是枪手,这是可以掩护不擅长肉搏战的两人的最佳位置。

「你是谁!即使你想伪装成至尊,但我不会笨到连自己的创造主都认不出来!」

面对雅儿贝德的质问,外貌像是翠玉录的神秘人物只是稍微歪起头来,没有出声回应。

「——是吗,干掉他。」

一道冷冽的声音响起,两位战斗女仆稍微感到迟疑。虽然对方身分不明,但要出手攻击外貌与创造主相同的人还是有点不敢下手。

这种情况下,战斗女仆并没错,只能说毫不迟疑地冷静判断的雅儿贝德相当优秀吧。

这是以安兹这位保护对象的安全为第一优先考量的处置方式。

雅儿贝德对没有行动的两人咂了一下嘴,正要冲上去时,感到不快的安兹先开口了:

「可以了,潘朵拉·亚克特,回复原状吧。」

翠玉录的身形扭曲起来。

隔了一拍,原本冒牌翠玉录的所在位置上,出现的还是一个异形,不过已经是不同人了。

一张脸相当平坦,鼻子等隆起部位都被抹平,眼睛和嘴巴的部位只有三个空荡荡的洞,没有眼球、牙齿和舌头,只有三个像是小朋友用笔涂黑的黑洞。

彷佛粉红蛋的头光溜溜的,连半根汗毛都没有。

如此奇异的角色——和娜贝拉尔一样都是二重幻影(Doppelganger)。

他正是潘朵拉·亚克特。安兹亲自设定的百级NPC,负责管理这个宝物殿。他擅长易容,能够复制四十五种外表,并且使用对方的能力——虽然能力只能到达本尊的百分之八十。

头上帽子的帽章是安兹·乌尔·恭的公会徽章,身上穿的制服和二十年前在欧洲生态建筑战争中,引发话题的新纳粹亲卫队制服相当类似。

他用力靠拢脚踝发出声音后,夸张地将右手放到帽子旁敬礼。

「欢迎光临,我的创造主飞鼠大人!」

「……你看起来很有精神嘛。」

「是的,每天都精神饱满!话说回来,您这次是为何而来?竟然还带着守护者总管和女仆小姐们一起过来。」

看到领域守护者登场后,由莉和雅儿贝德回到安兹后面的跟随者位置,三人各自展现出不同态度。

对战斗女仆这个地位感到骄傲的由莉被称作小姐后,推了推眼镜,露出若有似无的不悦。

站在安兹旁边的雅儿贝德,对于潘朵拉·亚克特的创造者是安兹这件事感到嫉妒,在安兹看不到的地方噘起嘴唇。希丝则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将手上的武器收回而已。

「到最里面的秘库取世界级道具过来。」

「您说什么!发挥它们力量的时候已经来临了吗?」

潘朵拉·亚克特装模作样地做出夸张的惊讶表情。这样的态度让安兹皱起不存在的眉毛。

服装也是,为什么连动作也要设定成这么夸张呢。不对,安兹知道为什么。

创造潘朵拉·亚克特的人是安兹,也就是说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安兹觉得拉风,内心得意洋洋地设定的。

「……唔,看了实在是……」

过去一直觉得穿军装的人很酷,既然是亚克特(注:亚克特的英文为演员的意思)动作就该夸张点,可是像这样看着实际拥有智力的他,做出夸张动作后——

「哇啊——好逊喔——」

安兹不禁小声地脱口说出的内心真实想法,小到没人听到。

简直是黑历史。

活生生的黑历史(潘朵拉·亚克特)。

如果现在这个NPC变成真人的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有其他公会成员在,一定会有很多人笑到跌倒吧。就是这么觉得,没有特别指谁啦。

「……算了,我得重新振作。身为不死者的我可是没时间去感受那种精神打击的。」

安兹悄悄地如此警惕自己,重新回复镇定。

「……嗯,你说得没错。我打算拿『贪婪与无欲』、『许癸厄亚之杯』、『几亿之刃』和『山河社稷图』。」

「……剩下的两个打算如何处置呢。」

「放着就好,那是只能用一次的道具。因为威力强大,必须仔细考虑使用的时机才行,或者知道如何重新取得后再使用。」

「确实如此呢,那些超弩级道具,威力强到足以称为杀手锏,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甚至能够改变整个世界——」

「——潘朵拉·亚克特,我想考考你,世界级道具全部共有两百个,你知道几个?」

「抱歉,飞鼠大人,我知道的只有十一个。」

安兹点了点头表示了解,那是安兹·乌尔·恭拥有的世界级道具数,他并不知道还有一个被夺走的世界级道具「撑天之神」(Atlas)。也就是说,虽然还有不明白的地方,但可以得知NPC的知识虽然受到设定影响,但遇到有矛盾的设定还是会弃之不顾吧。

关于这样的NPC设定,经过安兹几天的观察后得知一些事,那就是NPC性格没有设定的部分,以及NPC同伴间的感情等,有些地方似乎继承过去的公会同伴。如同夏提雅和亚乌菈的关系,迪米乌哥斯和塞巴斯的关系那样。

安兹表情没有变化地笑了出来。

(简直就像是大家的孩子嘛。)

彷佛不在此处的过往同伴就在自己身边的感觉,让安兹感到高兴的同时也感到寂寞。

安兹摇了摇头甩掉伤感的情绪。

「这样啊,潘朵拉·亚克特。问了你无聊的问题呢。」

「不会,我的知识浅薄,非常抱歉。」

接着,敬了一礼。一举一动全都夸张到有些装模作样。

「…………算了,我等等要去灵庙,这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没有,因为这里的所有一切全都属于飞鼠大人等人,怎么可能有事发生。」

他带着演戏般的口气与动作指着四周。

「不过还是有些遗憾,还以为飞鼠大人来这里是想要差遣在下。」

安兹停下动作,开始打量起这个异形。

没错,安兹的确曾想过要动用他。潘朵拉·亚克特的设定,不管在智慧或谋略都属于纳萨力克的顶尖等级,虽然平时会把这些智慧、谋略用偏到一些奇怪的方向,但在紧要关头时还是很难舍弃他的智慧不用。

不仅如此,潘朵拉·亚克特的能力,可应用的范围也很广泛,有时候甚至可以取代所有守护者。

不过安兹创造他的理由并不是为了战斗或经营组织。而是为了保存这个「安兹·乌尔·恭」的身影,留下同伴的模样。

「……你是最后王牌,不想差遣你做杂事。」

「……那真是非常感谢。」

带着欲言又止——大概吧——的表情,潘朵拉·亚克特夸张地低头行礼。

「遵命。那么,今后我也会继续努力管理好宝物殿。」

「嗯,好好干吧。还有,今后叫我安兹,安兹·乌尔·恭。」

「喔!知道了,我的创造主安兹大人!」

潘朵拉·亚克特敬礼后,安兹带着话已讲完的态度转身。这时候,背后传来一道声音。

「不过,安兹大人。虽然知道有些不敬,但如果已经出现必须使用世界级道具的情况,还是让我离开宝物殿到其他楼层行动会比较好吧。」

「…………」

这个论点很正确。

潘朵拉·亚克特是一个宝物,但若只让他摆着好看却因此失去更贵重的宝物,那就太愚蠢了。应该将这种情况视为紧急状况动用他才对,而且也得把宝物殿的金币移到王座之厅。

做出结论的安兹转身后,刚好看到慢慢将一只手放到胸前的潘朵拉·亚克特在推荐自己。

安兹也听到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的希丝,轻轻哇了一声。

这道声音深深刺伤安兹的心——但精神随即稳定下来。

潘朵拉·亚克特的动作的确太过夸张,让创造者(安兹)觉得,他的动作和姿势处处充满着显而易见的「我很酷」的情感表现。

如果真的是很帅的男人,那样的言行举止或许很搭,但对方是个蛋头,实在太格格不入了,甚至会让看到的安兹感到难为情。

安兹静静注视着潘朵拉·亚克特一段时间,接着从空间中取出一个戒指,丢给潘朵拉·亚克特。

戒指画出一道弧线,漂亮地掉进潘朵拉·亚克特的手里。

「这是……安兹·乌尔·恭之戒,具备的能力是……」

安兹举起一只手,让想要继续说下去的潘朵拉·亚克特住嘴,虽然他露出很遗憾的表情,但这时候就先不管了。

「这是预先准备。雅儿贝德,先让纳萨力克内的仆役们知道潘朵拉·亚克特的存在吧。在此之前,潘朵拉·亚克特你只能往返于王座之厅和宝物殿。」

「遵命。」

两人出声回应,潘朵拉·亚克特以要发出声音的力道用力并拢脚跟,手指也伸直到连指尖都直到不行,非常郑重地行礼,说难听点就是装模作样。

望着那颗蛋头,安兹轻轻摇头。

这家伙不坏,能力也不差,可惜就是——

「哇啊——……」

(为什么会把他设计成这种性格啊。过去的自己竟然会觉得那样很酷。不对,虽然我现在也依然觉得军装有点酷……)

如果安兹可以脸红的话,现在一定是满脸通红吧。

「喂,潘朵拉·亚克特。跟我过来。」

安兹抓住潘朵拉·亚克特的肩膀,拉着他往一旁走去。当然也顺便告诉雅儿贝德和女仆们待在原地。

「我问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我是你的创造者,是你尽忠的对象,对吧?」

「完全没错,安兹大人,我是由您创造的,如果要我和其他无上至尊战斗,我也会毫不迟疑地全力以赴吧!」

「是吗……那么,不管是当作主人的命令也好,拜托也好,像你这样的人……不对,这样的男人……可以不要敬礼吗?」

潘朵拉·亚克特的空洞眼睛,紧紧注视着安兹,眼绅中写着对安兹的话感到不解。

「嗯。那个,怎么说呢,敬礼不是很奇怪吗,不要再敬礼了,军装……看起来很强可以不用改,但真的不要再敬礼了。」

「如果我的神如此希望的话(Wenn es meines Gottes Wille)。」

「……这是德文吗?也不要这样讲话了。不,要这样讲也可以啦,但请别在我面前讲,拜托了。」

「是、是的。」

潘朵拉·亚克特第一次表现出受到震慑的模样,回答得有些怪怪的。不知不觉间靠近到几乎可以接吻的距离,安兹这才把脸移开,无力地要求:

「真的拜托你了喔,真是想都没想过会因为这种事强制稳定精神。比骑乘巨大仓鼠还要令人难为情……实在难以置信,虽然想要和你再仔细详谈,但现在事态紧急,就先到此为止吧。」

「那么,进入灵庙前有件事必须先做。雅儿贝德,把我给你的安兹·乌尔·恭之戒寄放到潘朵拉·亚克特那里。」

安兹把拿下戒指的理由告诉一脸疑惑的雅儿贝德。

「这是设在这里的最后一道陷阱,里面的哥雷姆、不死化身设定成会攻击身上戴有戒指的人,就算戴上戒指的人是我或你也一样。」

「原来如此……入侵这里会用到戒指。那么,最后陷阱就一定会确实发动呢。」

「很阴险吧?」

「没、没有那回事!」

雅儿贝德依依不舍地从左手无名指取下戒指,包在丝巾里后递给潘朵拉·亚克特。看着这一幕的安兹也取下戒指,放入从空间中取出的戒指盒内。

「哎呀!」

好像临时想起什么事的安兹叫了一声,连同放在空间中,还没有决定要给谁戴的其他戒指也一起拿出来放人戒指盒中。

因为即使存放在空间,也会被认定为持有戒指,一进入灵庙就会遭到不死化身们袭击。

「雅儿贝德大人……可以请您放手吗?」

听到一道似乎感到无奈的声音,让安兹再次转头看向雅儿贝德和潘朵拉·亚克特,结果看到两人拉着丝巾在拔河。

「我、我的戒指……」

「安兹大人不是说了,戴着戒指进去会遭到攻击,只是稍微拿下来一会儿而已……」

「你说什么!这可是安兹大人送我的戒指喔!怎么可以咕呜——!」

「……雅儿贝德,时间紧迫,如果你不愿意寄放,我就……」

「对不起,我准备好了!」

雅儿贝德突然放开手,让潘朵拉·亚克特失去平衡,发出惊叫声,脚步踉舱往后退。

「是吗……那么进去吧。潘朵拉·亚克特你就差遣由莉和希丝,将一些财宝搬到王座之厅……虽然有点麻烦,但考虑到雅儿贝德的想法,别使用她的戒指,用我刚才给你的吧。」

「非常感谢您,安兹大人!我无法容忍其他人使用安兹大人赏赐给我的戒指。当、然,现在是紧急状况,所以并不是真的不愿意。只是想要让安兹大人知道,我对于安兹大人赠送的戒指是如此重视的这个心意,但不用我说出口,安兹大人就已经先察觉到——」

「——遵命!……那么,要让谁留在这里,等待安兹大人回来时前去迎接?」

自我宣传遭到潘朵拉·亚克特打断的雅儿贝德,露出优雅美女绝对不会出现的表情。安兹将那样的雅儿贝德逐出视野,不想要让自己心目中的美女形象遭到粉碎。

「应该会花一些时间吧,我之后会发『讯息』给你,到时候再赶来即可。-->">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