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鲜血的战争少女

第五章 PVN

第三卷 鲜血的战争少女 第五章 PVN

1

——一道声音响起,彷佛点燃火焰的木棒掉进水里的——滋滋声。

发动超越位阶的魔法——宛若大阳从大地升起般,眼前的视野全被染白。

超高热源产生的热气瞬间膨胀,贪心地将效果范围内的所有一切全部燃烧殆尽。

如此绝杀的光景大概只维持了五秒吧,但却感觉有好几十倍的时间那么长。

不久,白色世界消失后,随着急速退去的超高热源,眼前出现一个内外景色截然不同的大圆圈。

效果范围外,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树木依然还是树木,大地也像森林一样充满生命力。这是没有任何改变的森林——极为普通的世界。

相对地——圆圈内呈现焦黑之色,变成一大片令人瞠目结舌的死亡大地。

在惊人热量的侵袭下,周围植物全被燃烧殆尽,只留下几棵遭到炭化的巨木树根,一片焦黑的大地中,有几个结晶化的地方,现在依然还在冒烟。

站在这个不容许生者的世界边际之外,安兹被里面散发出来的可怕气氛笼罩。

由里面唯一一个人所发出。

在必死无疑的热量中,不可能会有生命存活下来。

「呜啊——呜啊——」

难以想像竟是咬牙的叽叽声,夹杂在这道奇怪的声音中传进安兹耳里。

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看到焦黑的世界中出现一点红。

全身冒着烟,像是在说这样还不足以杀掉我般冷笑的夏提雅·布拉德弗伦,充满敌意与杀气的深红瞳眸自正面抓住安兹的身影。

「安兹大人,很痛耶!」

夏提雅缓缓迈出步伐,将脚下的烧焦大地踩出裂痕。

一步一步慢慢拉近和安兹的距离,挥动手中的滴管长枪,咻地响起一道划破空气的声音,说明现在还能战斗。

魔力系魔法吟唱者只有在远距离时才能发挥真正价值,对目前没有前锋的安兹来说,被敌人拉近距离的话只有百害而无一利。但安兹却没有急忙后退,彷佛迎战挑战者的王者般态度傲慢地向夏提雅出言挑衅:

「这是不成敬意的薄礼,不知道你还满意吗,夏提雅?」

「哈哈哈哈哈!」

打从心里感到高兴般,夏提雅笑了出来。

「太棒了,竟然必须杀掉拥有如此强大力量的安兹大人!」

「……大人啊。为什么要叫我大人?你现在的主人是谁?」

「真是奇怪的问题。称呼无上至尊的您为大人,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至于我现在的主人……」

夏提雅整张脸皱成一团,那是感到困惑的模样。

「……我为什么要和安兹大人战斗……啊,是因为遭到攻击?但是安兹大人为何要攻击我……遭到攻击就必须全力消灭吗?为什么?」

没多久,夏提雅好像自己找到结论,脸上露出和刚才一样的笑容。

「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既然遭到攻击就必须消灭安兹大人呢!」

「……这样吗……了解了。我了解你的状态了……」

「喂喂,怎么了吗?安兹大人,您好像有些虚脱呢,这样怎么打赢我呢?」

「哼,你在误会什么?像你这种家伙怎么可能打嬴我——安兹·乌尔·恭呢。『安兹·乌尔·恭』不可能败北。夏提雅,你才要臣服在我的脚下。」

「哈哈哈哈哈!还真是令人害怕——呢!」

带着连疾风都相形失色的速度,杀气腾腾的夏提雅冲了过来。每跨出一步,脚底的焦黑大地就像爆炸般炸了开来。克莱门汀的突击速度也很快,但夏提雅的速度更快,根本不是同一个境界。

安兹感谢不需要眨眼的自己,因为她的速度已经快到一眨眼就会消失踪影。

将自己的笑声抛到后方冲刺过来的夏提雅,举起长枪将枪尖瞄准安兹刺出。这招枪突击原本是骑马的骑士,靠着马匹速度与重量来发动的招式,但夏提雅利用超凡臂力与惊人速度发出的这一击,轻易地凌驾在其之上。

一击必杀都不足以形容的致命一击,划破天空朝安兹胸口飞去。

不过,即使枪尖不断逼近,安兹依然文风不动。

只是温柔地开口。

「很危险喔。」

发出这般担心夏提雅安危的慈祥警告,这是安兹针对夏提雅的攻击设下的反击手段。

在夏提雅攻击过来时,之前施展的「魔法三重最强化·爆击地雷」会自行发动。

产生的三道冲击波,将夏提雅的身体远远地往后震飞出去。

看到这一幕的安兹,更加温柔地道歉:

「夏提雅,请原谅太晚提出忠告的我。其实那里设有地雷……『魔法最强化·重力涡』(Maximize Magic Gravity Maelstrom)。」

安兹向震飞出去的夏提雅投掷一个黑色球体,这是连夏提雅这种等级的人也会受到相当损伤的超重力螺旋球。

这时候,被震飞出去的夏提雅立刻从倒地的姿势站起,挥出空无一物的那只手。

「『石壁』(Wall of Stone)。」

巨大石壁从地面窜出,将夏提雅整个团团围住,和安兹发出的超重力漩涡产生激烈冲撞,石壁歪斜、扭曲,轻易地遭到粉碎,但重力涡也因此消失得无影无踪。

「哼!『魔法最强化·肋骨束缚』(Maximize Magic Hold of Ribe)。」

继续发招追击后,从大地飞出的巨大肋骨,宛如捕兽夹般袭击夏提雅。白骨的前端利齿深深咬进夏提雅的身体。

「咕!」

原本这道魔法,在给予伤害后会继续缠住目标,但夏提雅却轻而易举地摆脱束缚。这是因为她具有移动阻碍的绝对抗性,才会造成束缚无效。

「……夏提雅,忘记跟你说了,我已经在这附近设下陷阱,用飞的方式攻击我如何?」

「——安兹大人,我才不会上您的当,空中也有设下陷阱吧?」

「有这么显而易见吗?」

「是的,早就被我看穿了。」

彼此轻轻一笑,安兹眼窝中的红色灯火稍微转暗。

根本没那回事。安兹设下的地雷魔法只有刚才那招而已,而且也没有在空中设下魔法陷阱。这一战并不是那种可以随便浪费MP的轻松战斗,没有多余的MP可以用在那种没什么效果的魔法上。

因此,他才会设下地雷来虚张声势,阻碍夏提雅的机动性。看到她踏入陷阱,安兹才眯起眼睛。不过,现在还不是安心的时候。

在这次的战斗中,安兹才是挑战者。钢索非常细,很可能一不小心就会失足落下。明白这一点的安兹,没有笨到会因为这种小胜利就得意忘形。

「不过真不愧是安兹大人,像刚才那种单纯的冲刺,还是无法和您拉近距离呢。」

夏提雅的眼睛和声音中有着真诚的赞赏之意。同时,安兹也强烈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全力以赴的斗志。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呢。)

如果安兹的身体能够流汗,现在应该已经是汗流浃背了吧。

(总之,只能不断给予伤害。在我的MP耗尽之前。)

因为如果无法办到,安兹将注定走向败北之路。

夏提雅架起滴管长枪,缓缓瞪向站在面前的魔法吟唱者,自己的主人安兹·乌尔·恭。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和崇敬的主人作对,但脑袋却告诉自己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只要杀了他之后慢慢再来想就行了。

冷静地如此思考的夏提雅,面对单枪匹马的不死者,嘴角扬起露出微笑,认为这个情况对自己相当有利。

魔法吟唱者,尤其是魔力系魔法吟唱者拥有强大的力量,但那些力量全都仰仗MP,只要MP耗尽,自然也会失去战斗力。反观夏提雅虽然是属于信仰系魔法吟唱者,但却擅长肉搏战,即使MP耗尽,只要还有HP就能战斗到底。

因此,在这场战斗中,即使没办法将对方的HP削减到零,但只要让对方的MP耗用殆尽,就能立刻分出胜负。更何况身为魔力系魔法吟唱者的安兹,根本没有任何有效的体力回复方法。

(所以,请对不断减少的HP和MP感到害怕吧,啊哈哈。一想到安兹大人的恐惧模样,心头就小鹿乱撞起来呢!)

那么,何种战法才能达到这种效果呢?那就是进入持久战。

夏提雅笼统地拟定出一套战斗流程,握紧神器级道具滴管长枪。

设定在这把武器上的特殊能力,是只要给予对方伤害,就会根据伤害量回复使用者的伤势。不对,也可说这个神器级道具就是特别强化此效果的武器。所以原本都是当后卫角色的安兹,才没有召唤一些喽罗出来当前锋。他非常清楚,如果召唤一些弱小魔物出来当前锋,只会被滴管长枪拿来当作回复体力的工具吧。

(啊啊,可怜的安兹大人。无法召唤前锋,只能孤伶伶地一个人独自战斗。)

露出虐待狂般的笑容,夏提雅发动「魔力精髓」。

这招可以暂时看穿对手的魔力,因此安兹的剩余魔力浮现眼前。

(魔力量真的非常庞大呢……不知道是如何才能得到那么多的魔力?)

安兹的魔力量或许有夏提雅的一点五倍以上吧,找遍整座纳萨力克,都不可能找到有那么多MP量的人。

(真不愧是无上至尊,可说是非凡的不死者……超级不死者……不对,是神级不死者吧。)

虽说如此——她还是一点都不觉得自己会输。不知道其他守护者是怎样,但对夏提雅来说,那种强化死灵系攻击手段的对手,并非强敌。

(不过也不是能够掉以轻心的对手。但安兹大人为何没有穿戴神器级道具呢?)

安兹身上穿的长袍,不知为何感觉很寒酸,完全没有平常那件漆黑长袍的威严。

(难道是穿来对付我的?很有可能,不过一直这样大眼瞪小眼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先来回复体力准备长期抗战吧……)

「『生命力持续回复』(Regenerator)。」

夏提雅发动即使是不死者也能慢慢回复体力的魔法,回复刚才受到超位魔法攻击的损伤,这时安兹终于开始攻击,发出和刚才相同的超重力球。

「『魔法最强化·重力涡』。」

漆黑球体快速迎面而来,虽然脑海中也闪过刚才的选项,发动「石壁」来阻挡,但这样无法向对手施加压力,如果想要大幅削减对方的魔力,就必须自己主动出击。

夏提雅选的招式是——

「——『高阶传送』(Greater Teleportation)。」

这个方法是利用传送拉近距离,和对方进行肉搏战。

视野扭曲起来,眼前原本应该立刻改变的光景却感觉有点变慢。

(啧!)

夏提雅判断,这是阻碍空间传送的魔法「延迟傅送」(Delay Teleportation)造成的效果。

果然被夏提雅料中,本该传送到滴管比价攻击范围内,但安兹的位置却离那里相当远。眼前反倒出现了三个闪烁的光球——「飘浮大诡雷」(Drifting Master Mine)。

察觉诡雷的夏提雅,看准飞来的瞬间,使用雾化技能躲过诡雷,这个特殊技能会将身体雾化,算是非常具有吸血鬼风格的一招,虽说是雾化,但并非那种自然现象,而是变成非实体的幽冥魂(Astral),利用此招完全躲开现实世界的攻击——造成的三重爆炸。

「天真!」

不过,随着安兹的咆哮,「魔法最强化·幽冥一击」(Maximize Magic Astral Smite)立刻袭击而来。

这招可以对付非实体的魔法,命中雾化后防御力稍微减弱的夏提雅全身。

在痛苦中解除雾化状态的夏提雅嘴唇裂开,感觉有一道柔滑的液体从那里流出。

「太厉害了,真不愧是安兹大人!」

安兹没有回应这个坦率的称赞,只是带着疑惑的眼神看向对方。

「您无法相信我吗?但我真的觉得您是值得我效忠的人。」

果然很擅长魔法战。

不过——夏提雅的嘴唇还是不禁上扬,露出微笑。因为安兹的魔力已经大幅下降了。

夏提雅的体力的确有减少,但这些体力的消耗量都在夏提雅的掌握中,而安兹的魔力消耗量却是超乎预期得多,已经非常回本。也就是说,夏提雅离胜利又更近一步了。

(那么,接下来的这招又如何呢?)

夏提雅发出下一招。

「『力量圣域』(Force Sanctuary)。」

夏提雅的周围被白色光芒完全笼罩,这是纯粹利用魔力形成的防护罩。这道防护罩虽然也会造成发动者的攻击失效,但却可以完全阻断对手的攻击。

透过这道光罩,可以看到安兹慌张地想要发动魔法。

「没错喔,如果不赶紧发动魔法,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喔。」

看起来像是安兹占上风的这场战斗,夏提雅已经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

能力——否。

武装——否。

准备——是。

没错,会造成这样有利的结果,都是因为安兹事前已经发动了许多防御魔法,做好万全准备吧。魔法吟唱者的强度会根掳事曲准备的情况出现大幅变化,当然夏提雅也是如此。因此,安兹应该会立刻破坏夏提雅身上的防御,不让她做好充分的防御准备。

夏提雅根本没打算发动不擅长的防御魔法,她的目的是要消耗安兹的魔力。看到安兹焦急地发动魔法后,夏提雅向安兹露出微笑。

(哎呀哎呀,完全按照我的计划在进行嘛,安兹大人。不过,竟然没有使用卷轴、法杖或短杖,是在保存实力吗?因为太过慌张吗?还是知道那些都对我没什么效果呢……嗯——?)

安兹的魔法抗性,可以让低阶到中阶的魔法攻击完全无效,不管那个魔法是由多强的魔法吟唱者发出都一样。反观夏提雅的魔法抗性,却会受到对手的能力、等级影响,如果是由弱小魔法吟唱者发出的魔法,即使是第十位阶的魔法也无效,但若遇到强大魔法吟唱者——例如安兹——顶多只能挡下第一位阶的魔法吧。

关于卷轴,有些地方会受到创造者的特殊技能影响,但基本上都是以最低等级制成,等级也会维持固定,不再改变。因此如果利用卷轴发动魔法,有很大的可能无法贯穿夏提雅的防御,所以安兹才没有使用吧?

即使在夏提雅冷静分析战况的期间,安兹也持续发动魔法。

「『魔法最强化·千根骨枪』(Maximize MaZic Thousand bone lance)。」

无数——远远超过一千、两千根的众多骨枪,以安兹为中心,自四面八方碎裂大地猛烈地窜出。白色骨枪从不同地方重复冲撞防护罩,没多久就听到玻璃碎裂的声音,夏提雅施展的防护罩也随之粉碎。散乱的碎片四处飞溅,彷佛融化般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啧!」

耗费不少魔力发动的魔法防护罩竟然遭到一击粉碎,实在太过出乎意料,感到不可置信的夏提雅继续遭到追击。

「还没结束!『魔法最强化·千根骨枪』。」

「——『高阶传送』。」

传送地点选择不在「延迟传送」范围内的上空任一地方。

「别想逃——『魔法最强化·重力涡』。」

夏提雅原本就知道安兹应该会使出一些招式来追击自己吧,像是看准了夏提雅传送后的时间点,安兹的魔法立刻飞来。

依然老神在在的夏提雅,对于安兹的高超战斗技巧相当着迷,若非经验老道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身手。

「还很好整以暇嘛。」

夏提雅不知何故必须杀死的对象,如此平静问道:

「为什么和我战斗你还能够如此轻松自在?等级大同小异,但我的武装却比较强,擅长领域遭到封锁的部分是对我比较不利,但也仅此而已。可是我却能感受到你充满自信,认为自己稳占上风,绝对会打赢。」

面对如此询问的主人,夏提雅充满优越感。

「哈哈哈,那么让您看一件我会如此游刃有余的秘密吧。您知道我会这样的特殊技能吗?」

露出胜利者的笑容后,夏提雅发动不净冲击盾。如血液般的黑红色冲击波向外扩散,就在黑色重力球即将命中之前,将其一击化解。

这是夏提雅兼具攻击与防御效果的一招特殊技能。

「啧!」

一道咂嘴声从安兹的口中传来。如果夏提雅刚才的咂嘴是因为事与愿违而发出,那么安兹的咂嘴就是因为不再游刃有余而发出。

「哈哈!」

夏提雅对安兹的态度感到好笑,继续表演另一招特殊技能。

手上浮现一根超过三公尺的巨大战神枪,枪头部分特别巨大。另外,从散发出来的清净感觉来看,可以证明这把武器绝对是非比寻常。白银光辉在日光的反射下灿烂夺目,美丽异常。

「喔……没看过呢,是利用特殊技能召唤出来的吗?」

「哈哈哈,看您还能逞强到什么时候呢,安兹大人。您好像不知道这件武器,那就让我告诉您吧,它的名字叫清净投掷枪!」

夏提雅嘲笑安兹的无知,发出白银色的长枪,并不是用投掷的方式,而是自行浮起往空中急驰而去。这是一把可以藉由消耗MP,赋予必中效果的武器——

「咕啊!」

——安兹的胸部遭到贯穿,看在夏提雅眼里,似乎连不会动的骷髅头,都痛苦到整个扭曲一样。

「哈哈哈!真不愧是具有神圣属性魔法的武器,看来好像效果很强呢!」

夏提雅再次于手中浮现巨大长枪,接着立刻投掷出去,长枪以无法躲避的速度飞行而去,这次则贯穿安兹的肩膀。

「咕!别小看我!『魔法最强化·现断』(Maximize Magic Reality Slash)。」

安兹发动一招强大魔法反击。

这招是「世界冠军」这个战士系最强职业在最高等级时,才能学会的超弩级最终特殊技能「次元斩」(World Break)的劣化版,但在第十位阶中,也是具有顶尖破坏力的魔法。

空间遭到切断,鲜血像是喷水般从夏提雅的盾口喷出。

遭到这招几乎任何魔法防御都无效的强力攻击魔法命中,造成的伤害——却像是时间倒流一样,变成体力回到夏提雅的身体,完全失去效果。

看到这幕光景的安兹高声怒吼:

「你干了什么好事!」

「别那么大惊小怪嘛,安兹大人,这也是特殊技能喔。」

夏提雅沉浸在优越感中,回答这个问题。

「啧!也就是说,我的特殊技能毫无效果,你却可以尽情使用的意思吗!」

「别觉得我卑鄙,因为这是佩罗罗奇诺大人赋予我的能力。这也证明了,那位大人比安兹大人还要优秀,不是吗?」

「——这句话感觉是出自内心呢。」

变得毫无表情,或者说这道毫无情绪的平静声音,让夏提雅感到疑惑,但在此之前,安兹又再次呐喊:

「我要出招了,夏提雅!我要让你知道,不管你拥有什么特殊技能,永远都不如我的魔法!」

「哈哈!是要以火力一较高下吗,安兹大人?您这么说的话,我也不会输喔!」

「魔法最强化·现断」和清净投掷枪交错而过,伤害彼此的身体。

两人再度以魔法互射的同时,夏提雅在内心嘲笑安兹的愚蠢。同时也感到疑惑,为什么要和安兹大人战斗?

夏提雅·布拉德弗伦身为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楼层守护者,负责守护地下一楼到地下三楼,同时也是由佩罗罗奇诺这位无上至尊创造出来的忠诚部下。那么,和眼前这位安兹·乌尔·恭,旧名飞鼠的至尊战斗,不是太奇怪了吗?怎么可以和同为四十一位无上至尊一员的安兹大人兵戎相见呢?

如果是自己的创造主如此命令,她会遵从命令全力战斗,即使与纳萨力克所有人为敌,也会毫不犹豫地全力以赴,但事实并非那样。

即使不断思考还是找不到答案。

不过,就是无法住手。像是有人在耳边呢喃,夏提雅你要使尽全力杀了对方才行。

夏提雅利用「魔力精髓」监视安兹的MP消耗情况,忍住心中涌现的笑意,同时倒转时间,让体力回复到原来的状态。

愈强的魔法,魔力的消耗量就愈多,特别是「现断」这招魔法,如果站在杀伤力和魔力消耗量的比率——也就是杀伤效率来看,算是不好的那一类。即使如此,安兹依然连续使用此招。夏提雅认为,或许是安兹想要在进入肉搏战之前,尽量削减自己的体力,这样才能分出胜负吧。

(没错,短期决胜的这个想法非常正确,因为一旦进入长期抗战,对我就会比较有利……或许也因为安兹大人知道,弱化系的魔法对不死者没什么效果吧。)

夏提雅眯起眼睛,注视着连续发出强大魔法的安兹。

(很好,那我就将计就计地配合吧。)

夏提雅的特殊技能,也区分成可无限使用的和不能无限使用的类型。倒转时间来回复损伤的特殊技能,一天只能使用三次。清净投掷枪也一样,至于不净冲击盾则只能再使用一次。

不过,也没什么值得惜用的诱因。夏提雅原本就打算在最后决战中采取肉搏战。MP和特殊技能都只是用来削减安兹MP的道具罢了。

(我即使没了MP依然能够战斗,但安兹大人只要耗尽MP就非常致命。)

夏提雅能利用HP和MP的总和战斗,但安兹只能靠MP战斗,两者在起跑点时早已出现极大的落差。

夏提雅对只能使用魔法的安兹露出温柔眼神,与其说那是宛如母亲对自己小孩露出的眼神,还不如说是强者对弱者露出的怜悯眼神。

发出最后的清净投掷枪之后,夏提雅立刻受到「现断」的反击,决定进入第二阶段的战斗。

「那么,这招又如何呢?『召唤第十位阶魔物』(Summon Monsters 10th)。」

「休想得逞!『高阶排除』(Greater Rejection)。」

召唤出来的魔物瞬间遭到消除,耳里传来安兹的得意笑声。

「不会让你拖延时间喔,夏提雅。」

(我不能笑出来喔,我只是单纯地想在特殊技能后,使用MP罢了!)

夏提雅装出严肃表情,发动另一招魔法。

「是吗?那么我就直接发招了!『魔法最强化·朱红新星』(Maximize Magic Vermilion Nova)。」

「『魔法三重最强化·万雷击灭』(Triplet Maximize Magic Call Greater Thunder)。」

针对弱点发出的朱红烈火笼罩安兹,夏提雅则被三根集结了众多雷电的巨大豪雷贯穿全身。

感觉体力遭到大幅削减,在这场战斗中现在才第一次出现的感觉,让夏提雅脸上浮现不悦之色。

(他有做好对付火焰的措施?)

不管多强,都不可能事先做好对付所有属性攻击的措施,就算是异形类种族获得了种族的抗性,选择能够学会抗性的职业,全身穿戴了具有抗性的神器级道具,还是有一定的极限在。不过相反地,如果能够针对某几个属性攻击进行防御强化,也有可能将自己的弱点属性提升到完全抗性。

也就是说,安兹舍去其他属性,只针对火属性攻击进行防御强化了吧。

(这下可棘手了,根本不知道安兹大人舍弃了哪些属性没有强化。)

如果想要查出安兹害怕的属性有哪些,唯一办法就是使用能够看穿对手体力的「生命精髓」,然后发出各种属性攻击,看哪一种属性的损伤量最多。

(这么麻烦的事我才不干呢,那就针对他确实会害怕的属性进行攻击吧。)

「——『魔法最强化·灿烂光辉』(Maxmize Magic Brilliant Radiance)。」

「——『魔法最强化·真实黑暗』(Maxmize Magic True Dark)。」

受到神圣属性的光芒包围全身,安兹的身体遭到净化,夏提雅的身体则被无属性的黑暗侵蚀。

就在此一瞬间——夏提雅没有错过,看到安兹的身体稍微晃了一下。

虽然他还在改变姿势企图蒙混过去,但怎么可能被这种浅而易见的手法骗过,这就是他忍耐疼痛的举动。

夏提雅不动声色地偷笑,因为已经找到了弱点。

不,这也怪不得他吧。对不死者来说,最致命的弱点就是神圣属性的攻击。这个弱点非常难以消除,若是将装备拿去应付火属性攻击,就绝对更不可能消除了。

彼此互相瞪视,夏提雅发动下一个魔法。

夏提雅选的魔法当然还是「灿烂光辉」。

就这样你来我往地展开好几场魔法攻防战,即使是夏提雅,体力也被削减了不少。如果没有偷偷使用MP,发动可以减弱魔法效果的特殊技能,或许HP早就归零了。

(真不愧是安兹大人……在魔法战中,不论攻击或防守都远胜于过我。虽然连续使用了好几次神圣属性魔法……但安兹大人的体力损伤量还是比我少很多吧,不过,也让他减少了不少MP。)

呈现在视野中的安兹MP,和一开始的时候相比已经少很多了。即使如此,安兹的眼中还是充满熊熊燃烧的战斗意志。

(真是心痒难耐呢,好想快点看到这么出色的安兹大人意志崩溃,变成丧家之犬的失败模样。)

夏提雅压抑住从下腹部涌现的感觉。如果是在自己的房间内就会呼唤吸血鬼新娘过来,但可惜的是她们并不在这里。而且,当然也不能在这里自我安慰,发泄涌现的欲火。

这样的话——就以战斗来获得满足吧。

夏提雅带着因欲火而湿润的眼神注视安兹,舔起嘴唇。如果这时候继续拉开差距,他又会出现怎样的表情呢?

「那么,我要进行回复罗。『魔法最强化·大致死』(Maxmize Magic Greater Lethal)。」

活人会因正能量回复体力,因负能力受到损伤,不死者则刚好相反。因此具有庞大负能量的「大致死」,对夏提雅来说正是最大的回复魔法。

「原来如此,我的体力刚好也减少了——『大致死』。」

夏提雅连眨了好几次眼睛,不敢相信发生在眼前的事实,不过看到安兹的损伤不断回复,即使不相信也只能承认吧。

「……咦?为什么安兹大人能够发动信仰系魔法『大致死』呢?在您的职业学成表中有这个魔法吗?」

「没有,很遗憾这并非我自己的能力,是利用魔法道具得到的附加能力。这个魔法道具只能挑一种特定魔法使用,而且还得浪费一个装备空间,也不能加入魔法强化系的特殊技能,和本职发动的魔法相比威力也差很多,可说是缺点多多呢。」

口中如此发牢骚的安兹再次使用「大致死」,让夏提雅暗自碎碎念,这样不就打乱了我的盘算?不过这也算是达到削减对方MP这一个目的,计划还不算乱了套吧。

夏提雅如此判断,继续发动「大致死」回复自己的损伤。因为夏提雅高达百级,所以没那么容易回复完毕。

最后,发动了——

「『魔法最强化·大致死』。」

「『光辉翠绿体』。」

——治疗损伤后,换安兹对自己发动防御魔法。

身为信仰系魔法吟唱者,而且并没有从佩罗罗奇诺那里得到太多知识的夏提雅,不知道「光辉翠绿体」有什么效果。不过,到方才为止笼罩安兹身体的绿光再次出现,让夏提雅判断应该是防御系魔法。

(完全正确呢,接下来就直接进攻吧。)

夏提雅想要尽情挥舞滴管长枪,正要开始行动时,耳里传来一道像是不禁脱口而出的牢骚。

「还真是一场不利的战斗呢。」

这个牢骚出乎夏提雅的意料,握住滴管长枪的手稍微松懈下来,接着想要开口说:

终于察觉了喔。

虽然这么想,但夏提雅的理性判断,对自己的主人安兹吐槽还是有些失礼,所以并没有把话说出口。

(……主人?安兹大人?)

不断浮现脑海的这个单字让夏捉雅感到困惑,自己为什么必须与主人安兹大人刀剑相向?不过这也很正常,世上有许多难以理解的事,这一定也是其中之一罢了。

如此判断的夏提雅,感觉到安兹的行动似乎缺乏一贯性,因此带着不像在战斗中的轻松口吻开口问道:

「如果觉得不利,选择撤退不就得了?」

「嗯,话是这么说没错啦……」

安兹的骷髅头明明无法做出表情,但却让人觉得像是露出苦笑。

「我啊……没错。非常任性,夏提雅,我不想逃避。」

安兹注视着自己空无一物的骷髅手,受到吸引的夏提雅也将目光转向那只手。

「这样做可能不会被人理解,甚至会被认为是笨蛋。不过,现在的我,在此刻得到了身为公会长的满足感,这是为什么呢……我……虽然身为公会长,但做的事情都是杂务或协调,而非身先士卒采取行动。不过,现在的我却是为了公会站在最前线战斗……或许这只是我的自我满足吧。」

「原来如此?这就是所谓男人的矜持吗?」

「是……那样吗?说不定……也有包含一点自暴自弃的情绪在内。似乎被我的无聊话题打断了。抱歉,那么重新开战吧。」

2

安兹冷静注视着架起滴管长枪的夏提雅。为了赢得胜利,必须克服这场肉搏战才行。

夏提雅的背部装甲隆起,像是贯穿铠甲般冒出蝙蝠翅膀,安兹知道接下来出现的会是什么东西。

有好几只巨大蝙蝠从她的背后窜出飞向天空,这种生物是利用「召唤豢畜」产生的上古吸血蝙蝠(Elder Vampire Bat)。不仅如此,还陆续出现吸血蝙蝠群(Vampire Bat Swarm)。

虽然并不是什么强大的魔物,但也不能让它们任意妄为,安兹立刻发动魔法。

「『巨颚龙卷』(Sharks Cyclone)。」

一个高一百公尺,直径五十公尺的巨大龙卷风突然出现在眼前。席卷大地的黑色龙卷,将企图逃脱的蝙蝠群一一卷入,困在龙卷之内。

在高速转动的龙卷中,可以看见敏捷游动的影子,彷佛在海中游泳的那些影子——是六公尺长的鲨鱼。那些鲨鱼像是看到掉入水中的饵一样,群众到拚命想要逃离龙卷的蝙蝠群处。这个对飞行生物相当有效的魔法发挥其真正价值,转眼问就把上古吸血蝙蝠的翅膀、身体咬得支离破碎。

正当吸血蝙蝠遭到啃咬,不断消灭时——却有一道影子突破龙卷飞出。

突破龙卷从正面高速飞出的是一道红色影子,那道影子往前刺出长枪,像是喷射机后方冒出的火焰般留下一道残影。

来不及反应的安兹,全身涌现一阵剧痛,感觉身上的骨头遭到粉碎。

「咕啊!」

安兹发出疼痛的叫声,被这个附加殴打属性的武器命中,让安兹的体力瞬间大幅下降。

不死者安兹不怕疼痛,和精神一样,只要疼痛到达一定程度就会自动遭到压抑。因此即使是铃木悟这个毫无战斗经验的门外汉,也能不受疼痛影响,冷静对待。

不过,这次的疼痛非同小可。

感觉生命不断流失,彷佛失去大量血液,这种类似视野变暗,逐渐失去意识的感觉令安兹——不对,让铃木悟的脆弱精神受到强烈打击。

不过,安兹的意志超越这个脆弱的精神。

因为目前在这里战斗的人并非铃木悟,而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最高统治者,安兹·乌尔·恭。

即使在安兹摸索着下一步该采取什么手段时,夏提雅依然没有停下攻击。

在枪尖刺入的状态下,不断往前推进,枪尖整个刺穿,后面较粗的地方也继续刺入安兹的身体,他感受到身体遭到撕裂,同时也窜起一阵剧痛,还有生命力又更加减少的感觉。

因此安兹决定发动「光辉翠绿体」。

笼罩全身的绿色光辉就此粉碎。

第十位阶魔法「光辉翠绿体」可以在效果时间内降低殴打属性的伤害,此外在发动后也可以让殴打属性的伤害完全失效一次。

长枪所造成的损伤被「光辉翠绿体」吸收,因此彷佛时间倒转般,枪尖移动到安兹的体外。

安兹移动到长枪刺入前的位置,让夏提雅露出不知所以然的表情,这
本章未完,搜索"亲小说网"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