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过场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四卷 蜥蜴人勇者们 过场

过场

背后那间会议室里,应该已经开始谈论其他议题了吧。

不过,他在那间会议室的任务已经结束,也因为这样才会离开房间。

但那只是身为报告者的任务告一段落,接下来还有身为漆黑圣典第一位阶,也就是队长的工作,包括复活死亡同伴的相关作业,挑选临时人员填补空缺等,其他还有训练和实验等工作。因为六色圣典属于秘密机构,因此他还有另一段生活,那就是在教国内进行卧底。

就私生活来说,还需要相亲————而且也有那种以和多人结婚为前提的相亲。目前在斯连教国只有三人觉醒成为神人,因此,高层委婉地命令他要多增产报国。

这些繁杂琐事不断累积,让现在的他几乎没什么自由时间。

「不过,真希望至少今天能让我悠闲一下呢。」

从神官会议————斯连教国的最高会议中解脱后,他稍微转动肩膀————目光被喀嚓喀嚓的声音吸引过去。

他在看到那人物之前,就已经知道是谁发出这个声音。在斯连救国中,能够被允许进入这里的人并不多,只要想想不在会议室里的人是谁,答案就呼之欲出。

果然不出所料,一名少女靠墙站着。

她的一头长发相当独特,左右两边的颜色并不相同。如果说一边是令人眼睛为之一亮的银白,那么另一边就是彷佛将一切吞噬的漆黑。眼睛的颜色也一样左右不同。

少女旁边有一把类似十字枪的战镰(War Scythe)靠在墙上。

虽然少女外表稚嫩,看起来像是不到十五岁,但实际年龄则和她的外表有相当大的差距。从他当上漆黑圣典的队长————第一位阶后,少女的外貌就没有变过。

他把目光移向少女藏在头发底下的耳朵————然后制止自己这种行为。

因为他知道少女讨厌别人看她的耳朵。

少女水嫩的嘴唇弯成一道弧线,彷佛在读取他的内心。

以几乎不可能的机率混血诞生的她,正是漆黑圣典最强的特别位阶「绝死绝命」。她担任守护工作,负责保护斯连教国的圣域,也就是藏有五神装备的这个地方。

声音是来自少女手中把玩的玩具,在斯连救国中,这个玩具称为魔术方块,据传是由六大神所流传下来。少女的声音夹杂在喀嚓喀嚓声中传来。

「如果只是一面还很简单,但要转好两面就很难呢。」

对他来说并不困难,但他不知道该不该老实回答,最后只以苦笑回应。少女似乎也不是想知道答案的样子,毫不在意地继续问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连神官长他们都来了。」

「报告书应该已经送到你手上了才对。」

「我没看。」

少女回答得很干脆。

「因为直接问知道的人比较快。『占星千里』的预测出错了吗?为了收服毁灭龙王(Catastrophe Dragon Lord)而出击……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吧?」

两人的眼神在对话中完全没有相交过,少女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玩具上。

「……与类似吸血鬼的神秘不死者交战,造成两人死亡,一人重伤。因此已经撤退了。」

「阵亡的是谁?」

她的语调中,完全没有一点为部队同伴阵亡感到悲伤的情绪。那态度彷佛像在询问某个和她没什么关联的事情。不过他一点也不在意,因为这样的态度很符合少女的风格。

「分别是保护凯瑞大人的赛德兰,以及企图捕捉没有动静的吸血鬼的布玛尔查。」

「是『巨盾万壁』和『神领缚锁』啊。最近不但有土之巫女公主死于离奇爆炸中,现在居然连漆黑圣典也失去两名大将啊……真是祸不单行。那么重伤的是谁?」

「是凯瑞大人,好像是某种诅咒的效果,造成无法以治疗魔法治好伤势,所以撤退了。」

「那么,吸血鬼呢?」

「直接弃之不理。因为只要我方想捕捉或者接近,吸血鬼就会准备反击,我方判断放任不管才是明智之擧,因此将吸血鬼留在原地。」

「这样没办法解决问题吧?」

「……在刚才的报告会议中已经决定,应该保持目前的状况。」

这是在刚才的会议室中做出的结论。

与其贸然出手造成重大损伤,还不如在备齐军力之前,先暂时放任不管。再说,其他国家大概也没有人能够战胜那个不死者。相反地,如果有那样的人物,那就代表出现了必须提防的强者,应该先建构好国家等级的防卫系统————最后大家统一同意采取这种做法,倾向只留下必要的情报员,其他人全都撤退的方针。

他也同意部分意见。

因为能够在正面交锋下打赢那只吸血鬼的人,大概只有神人或龙王等级的强者吧,因此留下情报员监视,发现有打倒吸血鬼的人物出现时,加强戒备那号人物才是明智之擧。

「这样啊。那个魔物并非吸血鬼吧。」

他也同意这个说法,所以才会称之为神秘不死者。

「会不会是龙王?吸血龙王(Vampire Dragon Lord)或朽棺龙王(Elder Coffin Dragon Lord)。」

她嘴唇的弯曲幅度更大,呈现明显的笑容。但前提是那种染血般的表情可以称为笑容的话。

「……那两只龙都已经灭亡了喔?」

他带着气氛似乎变得尴尬的心情开口发问,但对方立刻回答:

「那两只都是不死者龙王,是否真的已经灭亡还是未知数。」

少女终于抬头,直直看向他。那颜色相异的双眸中带着光芒,那光芒既是好奇,是喜悦,也是战斗冲动。

「你觉得我和吸血鬼谁比较强?」

他以准备好的答案迎击预料中的问题。

「当然是你啊。」

「是吗……」

少女像是失去兴趣似地,目光再次回到玩具上。

他在心中松了一口气。

「那还真是遗憾,我还以为我或许有机会尝到失败的滋味呢。」

他听着少女的低喃心想:如果两者真的对决,到底是谁会赢呢?

他曾被少女跟吸血鬼打过,若以体感来说,他觉得是吸血鬼略胜一筹。不过,那只吸血鬼肯定赢不了「绝死绝命」吧。

因为武装的差异。

那只吸血鬼看起来没有任何武装,这也是强大魔物的弱点。因为对自己的能力太有自信,以致于不配戴强力的装备品。

反之,她的装备全是六大神留下来的遗产,因此才有办法断定她比较强。不过,若是双方穿戴同等级的装备呢?

不可能。

他立刻对浮现的这个疑问给予否定的答案。毕竟不可能找到足以和她的众神装备匹敌的武装,也不可能获得。

但若是真的找到了呢?

那时候……或许就是斯连教国最强且不败的特别席次挫败的时候。也是要面对人类守护者败北这个事实的绝望时刻。

不对,为什么是以她单枪匹马作战为前提呢?

虽然比不上她,但还有觉醒成神人的自己在,也有许多道具。只要利用那些道具,即使吸血鬼如此强大,但只有一只的话应该还是能打倒。那么强的不死者说什么也不可能有好几只吧。

陷入沉思的他听见耳边传来嗤嗤笑声,然后有些纳闷地皱起脸来,看向声音一来源。

「谈谈另一个话题,你什么时候结婚?」

这是在刚才的会议中出现的未决事项。这话的意思,就是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适合的女友————说好听点是结婚对象,说难听点是生小孩的工具。

「没有对象啊。」

「哎,因为你还年轻嘛。」

漆黑圣典在行动时,队员会戴上魔法面具,伪装成不同的面貌。

根据神所制订的法律,斯连教国的成人年纪是二十岁,但脱下魔法面具的他,真实年龄比二十岁小得多。

「虽然结婚之后,对象也会被软禁在教国暗部……但不需要担心,对方还是可以养育小孩。」

「这点事情我还知道,毕竟我也是圣典内的人。」

「说得也是。啊,不过,还是先跟结婚对象讲清楚你还要娶其他妻子比较好。虽然法律上是没有问题,但有些人即使受过这样的教育,还是不喜欢一夫多妻。」

在斯连教国中,只要获得国家许可,一夫多妻是被承认的。这是强者人数少,需要保持纯粹血脉的时代遗留下来的历史陋习。不过,一般来说都是一夫一妻,国家认可的件数一年大概也只有数件。而且即使受到认可,最多也只能有两位妻子。

「谢谢你亲切的提醒,倒是你……都不打算结婚吗?」

会问这个问题是因为她外表看起来确实年幼,但真实年龄和外表不同。

「这个嘛,如果有男人能够打赢我,倒是可以结婚。即使长相不佳,性格扭曲……甚至不是人类都没问题,因为他是打赢我的男人嘛。我们两人所生的小孩,到底会有多强呢?」

把手放在下腹部的少女,带着今天第一次露出的满面笑容回答,他很有把握,这个答案代表她不打算结婚。

不过,若是出现能够打倒那只吸血鬼的人,情况又会变成如何呢?

一抹不安掠过他的心中。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