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蜥蜴人勇者们

第四章 绝望的序幕

第四卷 蜥蜴人勇者们 第四章 绝望的序幕

第四章 绝望的序幕

1

走向王座之厅的科塞特斯,脚步非常沉重。而且就像是受到传染一样,跟在后面的仆役们脚步声也很缓慢、沉重。

脚步沉重的原因是在这次的蜥蜴人战役中吃下败仗。因为他即使指挥光荣的纳萨力克军队出征,还是以失败划下句点。

科塞特斯本身的确对蜥蜴人有很高的评价。被创造出来时就是武士的科塞特斯相当尊敬优秀的战士。

不过,这完全是两码子事。

纳萨力克绝不允许失败,而且,这次战斗和以往的防卫战不同,是第一次的远征。如此光荣的首战竟以失败作收,任谁都会感到不快。

这次被分配到的兵团的确不强,令人想起迪米乌哥斯说过的话。不过,那只是藉口罢了。即使主人有将败北的可能性列入考虑,但赢得胜利一定才是最好的结果。

不久,便可以看见王座之厅的前一个房间————所罗门之钥。越是接近,脚步变得越沉重,甚至让人觉得像是被施加了什么魔法。

即使被主人责备也无所谓,不管是要取自己性命,还是要求自杀谢罪,他都已做好了欣然洗刷污名的心理准备。

科塞特斯害怕的是让主人感到失望。

如果科塞特斯被仅存的最后一名无上至尊抛弃,那他该如何是好。

科塞特斯把自己当作一柄剑。是一柄握在主人手中,听话地挥砍一切的剑。所以,被主人认定为无用、没有帮助,是最为可怕的事。

不仅如此,若是其他守护者也因为连带责任一起被抛弃的话,科塞特斯该如何向他们谢罪才好。

(绝对无法谢罪,如果严重到那种程度,即使赔上我的性命,也不可能被原谅。)

而且————

(若主人因此失望,和其他至尊一样离开这里的话,该如何是好……)

科塞特斯身体一颤。对冻气有完全抗性的他,颤抖的原因当然非来自外在因素,而是内在因素。若是人类的话早已被压得开始呕吐的强烈精神压力,正折磨着科塞特斯。

(不、不会有那种事。安兹大人绝对不可能……抛弃我们。)

其他无上至尊全都离去的大坟墓里,最后的一位至尊。

既是最高统治者,也是绝对的整合者。

如此慈悲心肠的君主怎么可能抛弃我们————他虽然一直如此安慰自己,但内心深处,还是会出现并非绝对不会发生那种情况的否定声音。

到达所罗门之钥。

平常,除了守在周围的哥雷姆和水晶型魔物以外,这个房间不会有任何人,现在却出现很多人影。分别是四位守护者————迪米乌哥斯、亚乌菈、马雷、夏提雅,以及四人挑选出来的高阶仆役们。

众人目光一起聚集在科塞特斯身上,罪恶感让他脸上浮现一闪而过的慌张神色。

因为他觉得大家好像都在指责自己的失败。不对————科塞特斯觉得,大家或许就是在责备自己。刚才的想法再次掠过脑海。大家会不会也都和自己抱持着相同想法呢?

仔细一瞧,甚至觉得大家的眼中都带着无言的责备之色。

「抱歉,我来晚了,连外出的迪米乌哥斯都比我先到。」

「不会不会,这点小事没什么好道歉的。」

迪米乌哥斯代表大家发言。

他的声音和平常一样,感觉不到任何负面情绪。不过,迪米乌哥斯是善于谋略的守护者,擅长控制情感和隐藏内心,无法判断他是否真的没有感到不悦。

从这点来看,之前看着安兹和夏提雅战斗时的迪米乌哥斯,模样可说相当罕见。虽然那也是他怀有何等忠心的表现。

「已经事先告知其他守护者了,这次由我代替雅儿贝德担任守护者代表,不知道大家是否有异议?」

「没有,由你负责的话完全没问题。」

雅儿贝德目前代替塞巴斯随侍主人,因此不在场。

「那就好。那么,等最后一人到达之后,就一起前往王座之厅吧,不过,考虑到雅儿贝德不在这里,我想先商量一下拜谒的位置顺序。原本应该预先练习,但已经没有时间,这次就先省略,只以口头说明,所以请大家仔细听。」

各守护者和仆役们都表示了解,同样如此回应的科塞特斯却有一个疑问。守护者已经全员到齐了,究竟要等谁?

不过,那位人物出现后,立刻解答了科塞特斯的疑问。

科塞特斯突然感觉到有一个往这里移动的生物迹象。

往那方向一看,便发现一个飘浮在空中的异形正往所罗门之钥前进。

外型像个胎儿,不对,应该说胚胎才正确吧。长着一条尾巴,身体呈现异常明亮的粉红色。头上顶着一圈天使光环,背上有一对没有羽毛的乾瘪翅膀。这只大小约一公尺左右的异形慢慢朝这里前进。

「那是?」

迪米乌哥斯回答亚乌菈的疑问。

「他是第八楼层守护者,威克提姆。」

「那就是威克提姆呀……」

威克提姆来到所罗门之钥后,转了一圈。科塞特斯觉得他应该是在环顾四周。

威克提姆没有脖子,所以要环顾四周时必须转动全身。

「紫苑黄绿,青绿橙江户紫青紫橙卵。素色山吹橙象牙辰沙桧皮卵紫卵代赭(初次见面,大家好。我是威克提姆)。」

迪米乌哥斯对威克提姆奇怪的说话方式完全不以为意,代表大家回应:

「欢迎,威克提姆,我是代替雅儿贝德担任本次代表的迪米乌哥斯。」

「牡丹绯灰代赭丹青紫黑檀卯之花,栗练练橙卵栗卯之花青紫代赭(我有从安兹大人那里听说这件事)。」

说完后,威克提姆转动身体,再次打量所有人。

「紫苑黄绿丹青紫常盘栗黄绿青紫茜薄色栗练练橙卵栗卯之花青紫代赭常盘卵,橙黑檀炭辰沙象牙绯青绿茜灰卯之花黑檀丹茶卵绯山吹山吹练青紫代赭。绯砥黑檀辰沙橙黑肤山吹红绯(我也已耳闻各位的大名,就先不请各位自我介绍了,还请多多见谅)。」

「这样吗,了解了。那么,既然全员到齐,就先说明刚才那件事吧。」

大家都仔细听着迪米鸟哥斯的说明,因为等一下要在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核心地带,拜见整合所有无上至尊的安兹大人。如果稍有差错,大概只能以死谢罪吧。

说明大致告一段落,再稍微给大家一点时间自行消化说明事项后,守护者便在迪米乌哥斯的带领下,带着仆役们一起进入王座之厅。

科塞特斯进入只来过数次的房间,内心感到无比欢欣。

杰出的建筑,以及代表无上至尊的旗帜,还有位于最深处的世界级道具。称这个房间是纳萨力克的核心房间非常名符其实。耀眼夺目的景象,令人暂时忘却内心的煎熬。

守护者在途中留下仆役们,来到王座下方的楼梯前,排成一列。随后,便向挂在墙壁上的安兹·乌尔·恭公会标志致上最敬礼,表达自己的崇敬与忠心。

接着单膝下跪,低下头,静静等待主人到来。

不久,后方传来沉重的开门声,一个脚步声也随之进入大厅。不用往后看也知道,那绝对不是主人的脚步声。因为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主人,不可能独自现身。

「恭迎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最高统治者安兹·乌尔·恭大人,以及守护者总管雅儿贝德大人人厅。」

那是战斗女仆,由莉,阿尔法的声音。

开门声再次响起,传来清脆的鞋子声与拐杖拄地的声音。那声音后头则响着高跟鞋踩地的声音。

主人人厅时,一般来说应该行礼表示敬意,但在场所有人却完全没有行礼。因为,他们早已表现出最大的敬意。

不过,只有科塞特斯不同。

完全占据内心的不安情绪化成了动作,显现在外。他的动作其实非常小,但在这种场合中会大大影响现场氛围。

科塞特斯以特殊技能察觉到,其他守护者都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走在主人后面的雅儿贝德,也散发出努力压抑却依然掩藏不住的愤怒。不过在这种状况之下,没有人敢开口说话。

脚步声慢慢从排成一排的守护者们身旁经过,传来爬上楼梯的声音与在王座上坐下的声音后,雅儿贝德的声音就在厅内高声响起。

「大家请抬头仰望安兹·乌尔·恭大人的尊颜吧。」

众人同时抬头瞻仰坐在王座上的主人,他们的动作产生了摩擦声。

科塞特斯也立刻抬头。

手握统治者象征的手杖,全身笼罩骇人灵气,背后还散发神秘黑暗光芒的至尊,正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最高统治者————安兹,乌尔·恭。

站在他身前的雅儿贝德,俯视楼梯下包含科塞特斯在内的所有守护者后,满意地点点头,把脸转向安兹。

「安兹大人,纳萨力克守护者已经齐聚大人面前,还请下达旨意。」

安兹低沉地「嗯」一声后,将手杖往地板重重一敲。这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此时安兹缓缓开口:

「欢迎,各位来到我面前的守护者们。那么,先表达我的谢意吧。迪米乌哥斯!」

「是!」

「每次有事都传唤你,辛苦了,谢谢你的尽忠职守。」

「哦哦,您太过言重了,安兹大人!我是您的仆役,被传唤后当然要立即参见,完全不需言谢。」

迪米乌哥斯带着高兴到发抖的表情,深深一鞠躬。

「是吗。对了,你那边有没有出现什么可疑人物?」

「没有,我非常小心戒备,如果有人接近应该很容易发现……」

「……那就好。不过,千万不可以放松戒备。因为对方或许会有一些我们料想不到的方法。除此之外,你拿给我的皮……根据司书长的结论,可以用来制作低阶卷轴。有办法稳定提供吗?」

「是的!完全没有问题,已经捕捉到相当充分的数量。」

「这样啊……那么,那些野兽叫什么名字?」

「野兽?……啊!关于安兹大人说的野兽……」

迪米乌哥斯稍微犹豫了一会儿后,继续回答。

「是圣王国两脚羊,您觉得称为亚伯利恩羊如何?」

迪米乌哥斯异常愉快的口吻让科塞特斯感到纳闷。基本上,迪米乌哥斯是一个脾气不错,还算温柔的人,不过,他只有对无上至尊创造出来的子弟才会那样。除此之外,他是一个非常残酷的人。

可以在他表现出来的好心情底下,隐约窥见他的残忍。虽然迪米乌哥斯深沉的恶意应是投向刚才提到的野兽,但他是会用这种态度谈论缺乏智慧生物的人吗?

以迪米乌哥斯的个性来说,感觉有点不对劲。不过,在这种场合当中实在不方便开口詾问他。

「原来如此……是羊啊。」

主人的话中稍微带着一点笑意,让迪米乌哥斯以及雅儿贝德都跟着露出笑容。

「虽然我觉得叫山羊比较好……不过那个名字也好。那么,好好剥取那些羊的皮吧……过度捕捉的话会影响生态系吗?」

「应该不会。而且,只要使用治疗魔法,就可以立刻重新剥取,因此,只要不是大量生产,就不需要大量捕捉。这也全都是优秀酷刑师魔物的功劳。」

「嗯?施加治疗魔法的话,被切断的部分不是会消失吗?」

「关于这部分……已经在治疗实验中了解到了一件事。在施加治疗魔法之前,只要让那个部位的形状出现巨大变化————例如剁碎————那肉体部位似乎就会保留下来。也就是说,剥下皮开始加工后,治疗魔法似乎就会认定那是其他东西,即使施加治疗魔法也不会消失。让它们吃肉也不会死似乎就是这个缘故。另外,虽然这或许算是题外话,但如果治疗一方或者被治疗的一方拒绝时,治疗魔法有时候好像会无法顺利作用而留下伤痕。同样地,位阶越低,也越会因为时间流逝而留下伤口。」

「原来如此……魔法还真是伟大呢……很好,那就继续进行吧。」

「遵命,今后我会根据年龄、性别分批进献,届时是否可以告知哪种年龄的皮最为适合加工?」

「这个嘛,这部分就交由司书长负责吧。下一位是威克提姆。」

「青绿绯,牡丹绯灰代赭丹青紫(是,安兹大人)。」

「传唤你前来只为了一件事。如果发生意想不到的突发状况时,需要你的特殊技能来保护我和其他守护者……抱歉,我保证会立刻帮你复活,还请见谅。」

「卵紫苑辰沙白磁绯砥代赭薄色绯黄土卵栗卯之花青紫橙山吹象牙,栗练萌黄丹乳白代赭萌黄牡丹绯灰代赭丹青紫,素色山吹橙薄色牡丹绯灰代赭丹青紫常盘橙薄色蓝。焦茶乳白萌黄橙海松山吹江户紫萌黄辰沙紫苑山吹丹乳白山吹常盘卵代赭,焦茶常盘黄肌象牙白卵橙绯砥辰沙常盘栗灰象牙山吹常盘栗肌萌黄山吹卵白磁常盘卵牡丹乳白青绿绯砥乳白绯橙黑炭辰沙常盘黑炭白练绯砥水浅黄青绿牡丹卯之花青紫茶灰(迪米乌哥斯已经实现跟我讲过了,请安兹大人不需在意,我也是安兹大人的仆役。而且我是为了死而出生,如果这点微薄之力能够帮助无上至尊,那真是令人感到无比喜悦)。」

「是吗……原谅我。」

看到至尊主人低头的威克提姆大声惊呼,表现出仓皇失措的惊慌模样。

「薄色黄土山吹绯黄绿绯(万万不敢当)!」

「遇到特殊情况时,我们或许会为了不让对手逃走而杀了你,即使如此也请你接受,我们绝对不是怨恨你才杀你。虽然你也是我心爱的小孩之一,不想伤害你,但如果放任未知敌人不管,或许会尝到苦头,所以……」

「黄绿萌黄薄色栗橙黑白黄绿绯卵肌山吹丹绯,牡丹绯灰代赭丹青紫。栗练薄色黄肌青绿橙濡羽辰沙青灰萌黄卯之花象牙绯橙卵栗卯之花青紫代赭(请您什么都不必再说,安兹大人。您的心情我十分了解)。」

「在纳萨力克的某个机关上有用到一句话,虽然是从福音书中借用的,那句话是『舍命为朋友,这是最伟大的爱』。这句话简直就是在说你,谢谢你的爱。」

安兹的目光,从誓死效忠的守护者移动到其他守护者身上。

「下一个是夏提雅。」

夏提雅大概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叫到吧,她的肩膀抖了一下,应答的声音异常高亢。

「在、在!」

「……过来我这里。」

和之前的守护者不同,只有自己被叫去主人身边,夏提雅惊讶的同时也慌张地站起来。她的背影散发出明显的不安,那模样就像是要被送上断头台的死囚,不过却昂首挺立,仿佛自己所求的光荣就在那里一样。

夏提雅爬上楼梯后,立刻在距离王座不远的地方单膝下跪。

「夏提雅,我要说的就是让你坐立难安的那件事。」

光是听到这句话,夏提雅就立刻知道主人在说什么事,脸上露出愧疚之色。

「啊啊!安兹大人!关于那件事,还请务必赐下责罚!明明身为守护者,却犯下那种愚蠢的重罪,还请赐予最严厉的处分!」

夏提雅痛苦万分的声音在王座之厅响起,科塞特斯非常能够体会她的心情。不对,只要是守护者,以及所有无上至尊创造出来的子弟,谁都能体会。

即使是遭到控制,还是无法原谅与无上至尊为敌的自己。

「是吗……那么,夏提雅,你过来。」

看到主人伸手召唤,夏提雅慢慢爬向王座。

安兹向来到王座前垂下头的夏提雅伸出骨头手臂,温柔地抚摸她的头。

「安、安兹大人……」

战战兢兢地抬起头,几乎已经吓破胆的夏提雅,发出轻声呼唤。

「……那次的失败是我的失算,而且对付的是世界级道具,本来就非常占下风。夏提雅————我爱着所有效力于纳萨力克的你们,从无到有被创造出来的你们。当然,也包括你。你要我勉强惩罚没有罪,又是我所爱的你吗?」

主人像是感到为难般移动目光。科塞特斯无法知道主人看向什么地方,但似乎有稍微开口。主人的脸完全是个骷髅头,没有嘴唇,无法从口型来推测,但应该是说了一个人名吧。

「哦,安兹大人!您竟然说爱我!」

夏提雅感动万分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

科塞特斯在夏提雅的后面,所以无法看见她的脸。不过,态度已经可以说明一切。她的声音哽咽,肩膀还不时抽动。

可以看见主人的另一只手温柔抚摸夏提雅的脸,手上还握着一条白色手帕。

「好了好了,夏提雅,别哭了,这样可是会糟蹋你的美貌喔。」

夏提雅没有说话,只是把脸————大概是嘴唇————贴上刚才抚摸她头发那只手的手背上。

已经涌出泪水的是马雷,以及亚乌菈。

迪米乌哥斯也稍微擦拭了眼角。科塞特斯有点羡慕能够流泪的人,同时再次望着誓死效忠的同伴背影。

夏提雅最害怕的事情,应该是留在这里的最后一位温柔无上至尊,将没用的自己、造成麻烦的自己、曾经不忠的自己舍弃吧。

不过,主人将这个不安彻底地粉碎了。

用「爱」这个字粉碎。

夏提雅内心究竟有多么喜悦?站在和她相同立场————不对,自己的立场较差————的科塞特斯,只是带着无比羡慕的眼神默默注视她的背影。

「那么,夏提雅,你可以退————」

「————安兹大人。」

一道冰冷的声音打断主人的话。这个不敬行为让科塞特斯生气地瞪向雅儿贝德。接着,他便感觉心情相当诡异。他心中涌现了一丝莫名的不安。

「赏罚分明是世间常理,我觉得还是必须给予处罚。」

「……雅儿贝德,你对我的决定不……」

主人的话在途中停下。应该是科塞特斯不知情的某种理由让主人不再说下去吧。最后的决断取决于夏提雅的一句话。

「安兹大人,我也赞成雅儿贝德的意见,请务必赐下惩罚。这也会让我为能够尽忠感到相当高兴。」

「……我知道了,等决定好惩罚方式后再处罚你,退下吧。」

「是的,安兹大人。」

原本已经有点红的眼睛变得更红的夏提雅走下楼梯,回到刚才的地方,行了一个无比尊敬的君臣之礼。

接下来————

「科塞特斯,安兹大人有话要跟你说,洗耳恭听吧。」

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瞬间涌现。

终于轮到自己了。

科塞特斯把头垂得相当低。谒见主人时,这种只能看到地面的姿势,的确可以表现出尊敬的态度,不过,科塞特斯会这样更是因为没有勇气直视主人的脸。

「我已经看过你和蜥蜴人的战斗了,科塞特斯。」

「是!」

「最后以战败收场呢。」

「是!这次是我的失败,真的非常抱歉,还请赐我————」

科塞特斯的赔罪被一道手杖敲地的声音制止。接着,雅儿贝德冷冽的声音立刻震动了听觉器官。

「……你这样对安兹大人很无礼,科塞特斯。要赔罪的话就抬起头赔罪。」

「失礼了!」

他拾起头,仰望坐在楼梯顶端王座的主人。

「……科塞特斯,身为败军之将,你有什么话想说?这次你没有亲上前线,只以指挥官身分战斗后,有什么感想?」

「是,都已经执掌兵权了,居然还无法取胜,甚至还失去安兹大人创造的指挥官死者大魔法师,真的非常抱歉!」

「嗯?啊,失去那种要多少有多少的不死者,一点也不可惜,别放在心上。科塞特斯,我想问的是你率军战斗的感想。先把话说在前头,我没打算责怪你这次的失败。」

守护者以及在后方待命的仆役们,个个都感到一头雾水。除了迪米乌哥斯和雅儿贝德两人之外。

(迪米乌哥斯说得果然没错……唔!)

科塞特斯感觉主人要继续说话,急忙切换思绪。

「因为不管是谁,都会失败。即使是我也不例外。」

王座之厅弥漫着一股带有苦笑的气氛。无上至尊安兹·乌尔·恭怎么可能失败,事实上,他到目前为止也都不曾失败过。也就是说,那不过是用来安慰科塞特斯的说词。

「不过,问题是有没有从那场战斗中得到什么。科塞特斯,我换个问法,你觉得怎么做,才能在这次战役中取胜?」

科塞特斯开始默默思考。现在的他知道怎么做就能战胜,于是他脱口说出自己的缺失。

「我太过小看蜥蜴人了,应该更加谨慎行事才对。」

「嗯!就是这样。不管敌人有多弱小,都不能小看……也应该让娜贝拉尔看看这场战役才对。还有呢?」

「是,还有情报不足。我从这次战役中得知,在不确定对手实力及地形的状态下,胜算肯定会变小。」

「很好,还有呢?」

「指挥官不足也是问题之一。因为上阵的是低阶不死者,应该要派遣能够随机应变,适时下达正确指令的指挥官跟随。另外,考虑到蜥蜴人使用的武器,应该以僵尸为主力进行攻击,使对方精疲力竭,或者不要分散行动,全部一起攻击。」

「除此之外呢?」

「……非常抱歉,临时能想到的只有这些……」

「不用道歉,你说得没错,相当出色的见解。当然,还有其他地方需要改进,但你已经学得相当充分。其实我比较希望你能不问别人,自行发现这些缺失……但还算在可允许的范围内吧。那么,你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那样做呢?」

「……我没有想到。以为只要用悬殊兵力就能打败对方。」

「这样啊。不过,在不死者牺牲后,你也有就各方面思考了吧?很好!只要能够不断精进,避免再度失败,这次的失败就有其意义存在。」

科塞特斯隐约觉得主人露出微笑。

「失败有很多种,但你的失败并非致命的那种。除了那个死者大魔法师,其余全是自动涌出的不死者。即使那些不死者遭到消灭,对纳萨力克也没有任何影响。反之,如果守护者能够学到教训,不再失败,那么这次的失败其实相当划算。」

「非常感谢,安兹大人!」

「不过,战败也是事实,我要你和夏提雅一样受罚……」

这时候,主人停下了话语。短暂的沉默让等待主人降下惩罚的科塞特斯稍感不安,但知道并没有让主人失望的科塞特斯已经放下心头大石。不过,接下来的话还是让科塞特斯的身体为之一僵。

「原本打算让你退居后防,不过,还是这样比较好吧。科塞特斯,你就自己洗刷失败的耻辱……去歼灭蜥蜴人吧。这次不准求助任何人。」

如果将蜥蜴人赶尽杀绝,不让消息走漏的话,纳萨力克就不算失败。

若是将纳萨力克以外的人全都当成下等生物之人,一定会欣然为了洗刷自己和纳萨力克的失败,着手屠杀。如果是以前的科塞特斯,也会毫不迟疑地接受这个命令,然而————

科塞特斯全身发抖。

因为他知道,接下来的行动代表什么意思。

数次吸气,再吐气。

科塞特斯没有回应主人的要求,让在场所有人感到不解时,科塞特斯终于出声。

「有件事情想要请求安兹大人!」

世界彷佛突然停止,众多注意力投向自己。

科塞特斯是名守护者,即使在纳萨力克内也拥有最高的权力和能力,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人屈指可数,这样的他却感受到了一股令人全身发抖的寒意。

虽然心中的后悔如雪崩股袭来,但一切为时已晚。

既然已经说出口,就没有退路。

拥有许多复眼的科塞特斯视野相当广阔,但他完全低着头,无法看见主人的模样,这算是唯一的救赎。因为,如果主人表示出愤怒或是不快,科塞特斯就会被震慑得无法采取任何行动。

「请您应允!安兹大人!」

主人还没回应,其他人就打断科塞特斯的话。

「大胆!」

斥责的人是雅儿贝德。震耳欲聋的呐喊声,很有守护者总管的管理者威严。无法动弹的科塞特斯彷佛遭母亲责备的小孩,不断发抖。

「让光荣的纳萨力克吃下败仗的你,有什么资格请求安兹大人!太不识相了!」

科塞特斯不发一语,决意在没有得到主人同意之前,绝不抬头。即使雅儿贝德的愤怒更加强烈,也是一样。

「还不退————」

不过,雅儿贝德的怒吼被一道男子的平静声音打断,就此烟消云散。

「————别这样,雅儿贝德。」

主人重述相同的话,安抚惊呼的雅儿贝德。

「拾起头来,科塞特斯。你有什么要求,可以说说看吗?」

那平静的声音中没有任何愤怒,不过,这样才更可怕。那恐怖和看着清澈见底的湖面时那种快被吸进去的感觉很类似。

科塞特斯穿戴的装备可以抵抗由外在因素产生恐惧的精神攻击。所以,现在侵袭着他的恐惧是来自他的内心。

吞了一口口水后————如果形容得更贴切一点是吞了一口毒液————科塞特斯缓缓抬起头,看着身为统治者的主人。

闪烁在主人空洞眼窝中的灯火,似乎稍稍带着鲜明的赤红。

「我再重复一次,你有什么要求,可以说说看吗?」

无法发出声音。虽然好几次都想说出口,但就是卡在喉咙,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了,科塞特斯?」

一股凝重的沉默笼罩。

「……我并没有生气,我只是想知道你在想什么,想要求什么罢了。」

彷佛在安抚默不出声的小孩,口气相当温柔。在这样的温柔攻势下,科塞特斯终于开口。

「我反对将蜥蜴人赶尽杀绝,还请您大发慈悲。」

斩钉截铁地说完后,科塞特斯感觉空气似乎在震荡。不对,空气应该是真的有震荡吧。

最大的震源来自正前方————雅儿贝德的杀气,其次是其他守护者动摇的内心。迪米乌哥斯和主人则是平静如水,感受不到任何波动。

「……科塞特斯,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雅儿贝德充满杀气的冷冽声音,甚至让具有完全冰抗性的科塞特斯感到一股寒意。

「安兹大人命你歼灭蜥蜴人,将功赎罪,但身为当事人的你却唱反调……第五层守护者科塞特斯,难道你怕了蜥蜴人吗?」

那声音有如嘲笑。但科塞特斯无法反驳。

雅儿贝德会有那种态度是理所当然的。如果两人的立场相反,科塞特斯应该也会觉得火大吧。

「你倒是说说话————」

让雅儿贝德住嘴的不是说话声,而是碰撞声。那是一道手杖敲地的高亢声音。

「雅儿贝德,安静点。是我在问科塞特斯,别太放肆了。」

「非常抱歉!请、请原谅我!」

雅儿贝德低头道歉,回到刚才所在的位置。

主人转回视线,锐利地直视自己。还是完全看不出主人的情绪。看起来像是愤怒至极,也像是觉得有趣。

「那么,科塞特斯,你会那么要求,应该有对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有利的理由吧?你就说说看。」

「是!今后,他们之中可能会出现顽强的战士,因此,这时候将他们赶尽杀绝,未免太过可惜。属下认为,等以后出现更强的蜥蜴人时,先让他们对纳萨力克产生根深柢固的忠诚之心,再收为部下,才更为有利。」

「……这提议的确不错。使用蜥蜴人的尸体生产不死者,和利用人类尸体生产出来的等级大同小异。只要能有完善的方法回收埋葬在耶·兰提尔墓地的尸体,确实没有拘泥于蜥蜴人尸体的理由。」

才正要把「那么」说出口时,科塞特斯就发现主人的话还没说完。他心里涌现不妙的预感,且化作了事实。

「不过,比起利用蜥蜴人,由我使用尸体生产不死者,经济效益应该比较高。不但可以确信其忠诚心,也不需要耗费军饷。蜥蜴人的好处感觉只有将来数量会增加而已,而且这个好处应该也需要一段长远的时间才能显现……如果有我遗漏的地方,就说来听听。是否还有什么可以让我感到心服口服的好处?」

如果能够说服慈悲的主人,自己的愿望就能实现。不过,科塞特斯却想不到还有什么好处。

正因为一直以来都把自己当作武器,只会任由主人挥舞,也因为没有自己先思考过,才会无法说服主人。他没有先想过该怎么做,才能让组织有效获得利益。

而且,主人追求的是和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相关的利益。科塞特斯不想将蜥蜴人赶尽杀绝,是因为他们有耀眼的出色人才;是因为身为武士的自己受到那位人才想守护的群体吸引。他会这么想都是个人情感使然,绝非替大局着想的判断。

科塞特斯心急如焚。

如果让默默注视着自己的主人焦急或不悦,这个奇迹般的提问就会变得毫无意义,只留下刚才歼灭蜥蜴人的命令。

他拚命绞尽脑汁,还是想不出答案。

「怎么了,科塞特斯,想不到吗?那就决定歼灭罗?」

连续的问话。

科塞特斯的脑袋完全空白,嘴巴有千斤重,思绪只是不断空转。

一道低喃响彻了鸦雀无声的王座之厅。

「……是吗,真遗憾。」

正当这句遗憾几乎快把科塞特斯压得喘不过气时,一道平静的声音伸出了援手。

「安兹大人,请允许我从旁插嘴。」

「……怎么,迪米乌哥斯,有什么事吗?」

「是的,关于安兹大人刚才的决定,如果方便,是否能听听我的愚见?」

「……那就说来听听吧。」

「是!安兹大人,您也十分了解实验的必要性,所以,您觉得把那些蜥蜴人也拿来用在实验上如何?」

「哦,这提议满有意思的呢。」

科塞特斯觉得,主人从王座挺出身子的时候,那红色双眼似乎瞬间望了自己一眼。

「是。首先,不管今后的纳萨力克变成怎样,终究会面临需要整合不同力量的一天,或许还会有需要控制不同种族的一天。属下认为有做好统治实验,和没有做好统治实验,将会在那时候出现巨大差异。」

迪米乌哥斯站得更加端正后,便直视着坐在王座上的主人,告知结论。

「我认为,应该控制蜥蜴人的村落,进行非恐怖统治的相关实验。」

手杖敲打地板的高亢声音响递四周。

「……很好的提议,迪米乌哥斯。」

「万分感谢。」

「那么,关于蜥蜴人集团,我就采纳迪米乌哥斯的建议,将歼灭改为占领。有没有异议?有的话就举手告知。」

闪动的深红眼眸环顾所有守护者。

「…………看来都没有异议,那就这么决定了。」

所有人都低下头,表示了解。

「不过,迪米乌哥斯,你这个主意还真是出色,令人佩服。」

迪米乌哥斯轻轻一笑。

「实在不敢当,安兹大人。您应该旱就已注意到这部分了,只是在等待科塞特斯提出来对吧?」

主人没有回应,只是露出苦笑。不过,主人的态度已经充分说明了一切。

科塞特斯觉得身体瞬间放松了下来。

明明指挥着光荣的纳萨力克军队,还吃下败仗。跟主人的意见唱反调时,也没有准备其他替代方案。这该怎么形容呢?那就是————

(无能。我到底是多无能啊。)

「……不,没有这回事,迪米乌哥斯,你太抬举我了。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够表达自己的想法,不管是什么样的想法都可以。」

主人的目光再次移动,且停留在科塞特斯身上的时间最长。了解主人话中含意的科塞特斯虽然感到惭愧,却无法低下头来。

「第一要务是了解命令的真正意义,仔细了解后,再做出最适当的行动。听好了,守护者们,你们并非盲目听命行事就好。你们必须在行动之前稍微思考,要怎么做才是对纳萨力克最有利。如果觉得命令内容的做法有误,或者有想到更好的方法,务必向我————或者提议者报告————那么,科塞特斯,回到刚才的话题,我刚才说过要处罚你,对吧?」

「是的,您要我将蜥蜴人集团赶尽杀绝。」

「没错。不过,现在不是要赶尽杀绝,而是统治。因此,我也要变更对你的处罚。蜥蜴人集团就由你来统治,并让他们对纳萨力克产生根深柢固的忠诚之心。禁止以恐怖手段统治,要让蜥蜴人集团成为非恐怖统治的典范。」

科塞特斯不曾承担过这样的重责大任————不对,在所有守护者中,恐怕只有迪米乌哥斯有过这样的经验。

「自己难以达成这个任务」这个想法曾有一瞬间在科塞特斯的心中浮现,但他又怎么可能说出这种窝囊话。不管是对必须誓死效忠的宽容统治者,还是对自己伸出援手的同伴,都说不出口。

「遵命
本章未完,搜索"亲小说网"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