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过场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五卷 王国好汉 上 过场

过场

锵啷,锵啷,贵金属互相碰撞的声音响起。

确定翻倒过来的皮袋里已经空无一物后,安兹把撒在桌上闪闪发光的硬币排列整齐。

金币与银币各堆成十枚一堆,计算数量。

重复数了几次钱堆的安兹,拿起皮袋看看里头。

果然已经空了————确定了这一点后,安兹把皮袋随手一扔。然后抱着头烦恼起来。

「不够……钱完全不够啊……」

幻术制造出的人类脸庞阴沉地扭曲。当然,眼前的钱堆是一笔不小的财产,这世界的一般民众花几十年也赚不到这个金额。然而,对他这个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主人,又是唯一能赚取外币的存在来说只算小钱,实在让他心里不踏实。

安兹的精神只要变化超过一定幅度就会强制稳定,因此就算是只剩一枚银币的火烧眉毛状况,受到打击的精神也应该会立刻安定下来。然而此时他拥有一定数量的金币,内心角落还有一丝余裕,使得强制稳定未能发挥效果,让他感受到微火烧灼般的焦躁。

安兹甩甩头,依照用途将眼前的金币分成几堆。

「首先,这是给塞巴斯的追加资金。」

堆起的钱山一口气减少,安兹的脸抽动起来。

「接着是这边吧……按照科塞特斯的希望,提供给蜥蜴人(Lizardman)村落的复兴援助与道具的筹备费,还有……」

虽然比刚才少一点,但钱山再次移动,只剩下寥寥几枚金币。

「……这钱是要送给蜥蜴人村子的物资经费,所以只要从冒险者工会购买,就可以利用精钢级冒险者的门路。应该可以再……便宜一点……所以大概就这样吧?」

他从拨给科塞特斯的钱山中取回几枚硬币。

数了好几遍剩下的钱币数量后,安兹低声喃喃自语:

「……也许找个商人当赞助商是最好的办法吧……作为冒险之外能获得定期收入的方法。」

精钢级冒险者包括安兹在内,王国里总共只有三组。因此,有时候会接到商人的指名委托。这类工作基本上对安兹来说都既轻松又好赚,他巴不得能多接几个。然而他至今总是裹足不前。

因为安兹要避免自己扮演的冒险者飞飞,对商人或冒险者留下嗜钱如命,或是只要付钱什么都干的印象。

安兹打算在此地建立人人赞颂的冒险者形象,等到时机成熟,再将这一切的荣耀归与安兹。乌尔,恭。为此他必须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

「可是……就是没钱啊。我就说不用住这么昂贵的旅店嘛。」

安兹环视奢华的房间。

这里是耶·兰提尔最高级的旅店,而且是店里最好的房间。住在这种房间,费用自然也贵得吓人。不需要睡眠的安兹住这种上等的房间根本也不能怎样。真想把这些钱用在别的地方。

餐点也是一样。不管旅店提供再豪华的餐点,安兹又不能吃,根本毫无意义。还不如取消送餐,把饭钱节省下来比较聪明。

然而,安兹也很清楚不能这样做。

安兹……不,飞飞是这座都市的唯一一位精钢级冒险者。这样的大人物自然不能去住一切自助的小客栈。

衣食住行毕竟也是容易被拿来与他人比较的一项评价标准。精钢级的冒险者,就该维持精钢级冒险者该享有的旅馆与服装。

这就叫虚荣与体面。

所以安兹无法降低住宿的等级。就算他明白这是浪费钱也一样。

「要是觉得我这么有价值,工会可以替我订旅店啊……唉……其实只要我开口,他们应该会做啦……」

可是他不想欠人家人情。至今每次受到工会紧急委托,他总是立刻行动,卖人家人情。他打算等到卖得够多了,再语带威胁地叫人家还给他。要是让人家用这种芝麻小事报答自己,计划就乱了。

「啊……闹钱荒啊。怎么办咧。也许还是该接受委托……可是,最近好像没什么值钱的工作呢。而且要是接太多,也会引来其他冒险者的反感……」

既然要让安兹·乌尔·恭成为亘古不变的传说,当然希望不是臭名远播,而是流芳百世。安兹做出呼出一口气的动作,数数剩下的金币,将能够自由运用的金额好好记在脑子里。

一说到钱,守护者们的薪水怎么处理呢?」

安兹「唔」了一声,一边将身体靠在椅背上,抬头看着天花板。

守护者们都坚持不收薪水。他们说为无上至尊工作正是最大的喜悦,怎么能收取报酬。

然而,安兹却觉得或许不该过度依赖他们的好意。工作就应该获得正当的报酬。

虽然守护者们都表示向无上至尊尽忠就是最好的报酬,但安兹有点不太能接受。

也许这是一直以来在公司上班领薪水的人自以为是的想法。但他总是觉得劳动就需要报酬。

薪水制度可能会让纯真无知的孩子们堕落。即使如此,他仍然觉得有实验性导入的价值。

「问题是该用什么形式支付薪水啊。」

安兹的视线从天花板,转向桌上减少的金币。

「守护者的薪水换算成证券交易所上市的的部长阶级,年收就要一千五百万圆……夏提雅、科塞特斯、亚乌菠、马雷、迪米乌哥斯还有雅儿贝德应该要更多吧?也就是乘以六。嗯,没办法。我赚不了那么多钱。」

安兹抱头苦思,然后猛然睁开眼睛。

「有了!只要用代用品取代就行了!只要发行只能在纳萨力克内使用的纸币————类似玩具纸钞的货币,然后把一张的价值定为十万左右就行了嘛!」

喊到这里,安兹表情又扭曲起来。

那么要怎么让大家使用这个货币?

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内的所有设施皆为免费,就算做了货币,他也想不到有什么东西能用到钱。

「例如用来购买这个世界的道具?」

安兹拿这个世界一般的商品与纳萨力克的类似物品做比较,不禁怀疑有谁会想要外界的商品。

「可是把现在免费使用的设施政成付费制,又本末颠倒了……该怎么办呢。」

嗯忖了一会,安兹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有了!可以叫守护者们想啊。只要问他们有什么东西会想花钱购买,不就行了吗!」

安兹正喜孜孜地自言自语着「好主意,好主意」,表情忽然急速变得苦涩。

「不过……」

自言自语变多了,安兹心想。

当这还只是游戏时,因为都没人来,他自己也知道自言自语变多了。然而即使NPC产生了意志,能够自己行动,他还是一样爱自言自语,这是为什么呢?

是因为已经养成习惯了吗。还是————

「因为我仍然是一个人吗……」

安兹寂寞地笑了。

当然,身旁明明有拥有心灵的NPC在,说自己是一个人对他们过意不去。只是,他也会这样想。也许是由于为了扮演守护者们所想要的安兹·乌尔·恭————四十一位无上至尊的整合者,自己正在扼杀铃木悟的人格吧。

安兹叹了口气,目光再度转向摆在桌上的硬币时,听见敲门的声音。

隔了一小段时间后,门扉被打开。确认如他预期的人物————娜贝拉尔·伽玛走了进来,安兹装出一副表情。

现在安兹脸上浮现的表情,是扬起单边嘴角,彷佛瞧不起对方的表情。

安兹所能使用的低阶幻影,因为会直接表现出内心想法,有可能浮现出不符合纳萨力克统治者的表情。因此只要有人在的时候,尤其是在娜贝拉尔的面前,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威严十足的统治者,他照着镜子模拟了好几次,费尽心血固定为这一个表情。

「怎么了,娜贝?」

他发出一如平常装出来的声音。

「是的,飞飞大————先生。」

「你这个老毛病常常跑出来呢。不过只要我提醒,你好歹会暂时改一下,所以也许我该死心了吗。啊,不用低头道歉。我没在生气,你对我讲话带有敬意……也没关系了。包括工会长在内,其他人好像都误会了什么,所以无所谓了。所以你来有什么事?」

「是。是关于飞飞先生命商人搜集铁矿石一事。」

我才没命令人家,只是做生意啦。他在心中抱怨,但脸上从刚才浮现的威严表情仍然固定不动。

「是吗……所以是哪个地点的铁矿石?八个地点都搜集到了吗?」

「非常抱歉,我没问那么多。」

「……没关系。钱的话多得是。就算不清楚是从哪些地方来的,应该也能全数买下吧。」

安兹威风地将摆在桌上的硬币装进袋子里,扔到娜贝拉尔脚下,望着她毕恭毕敬地检起钱袋的模样。

「遵命。不过,可以容我问一句吗?」

「你是想问我从各地收购铁矿石的理由吗?」

娜贝拉尔点点头,安兹向她说明。

「是为了投进兑币箱。简而言之,我想调查不同地方采到的矿石,价格是否会产生变动。」

兑币箱基本上不会受形状影响。比方说就算有一尊精巧的石雕,投进兑币箱时,审定的价格将会与相同重量而没有做任何加工的石块相等。那么,含有成分的差别————品质的差异又是如何呢。这就是他收购各地铁矿石的理由。

「娜贝你也知道,之前我将小麦等物品投入箱中,也一样能审定价格。」

只不过投入了一堆小麦,好不容易才换到一枚金币就是了。安兹在心中嘟哝。

既然如此只要大量生产就行了,于是他想到可以在纳萨力克外围开垦小麦田。利用不死者或哥雷姆,应该可以开垦出广大的小麦田。当然,要执行这个计划,将会面临堆积如山的问题。

「明白了。那么我这就立刻去购买。」

「嗯。不过你得多加注意。因为不能保证没有人会对你下手。若是有个万一……你明白吧?」

「我会以暗影恶魔(Shadow Daemon)当作肉盾,不要想着获得情报,以安全为优先,全力进行撤退。同时传送到亚乌莅大人制作的假纳萨力克,让对手得到假情报。」

「很好。要重视安全,绝不要走人烟较少,容易受到攻击的路线。还有,就算被人类缠上或是搭话,也不要把对方打个半死。上次那个男的哭着求我救他,说他只是跟你搭讪时,老实说我可是吓了一大跳喔。也不可以到处散发杀意。捏烂扒手的手或许可以,但不要每次都这样做啊。还有绝对不可以把人类叫成虫子。简而言之就是伤人害命的行为要控制点。因为我们是人称漆黑的最高级冒险者飞飞与娜贝啊。」

看到娜贝拉尔表示明白,安兹想应该没有其他要提醒的,点了个头。

「……嗯,大概就这样吧。那么,你去吧,娜贝。」

拿着皮袋的娜贝拉尔行了一礼后便走出房间。目送着她的背影,安兹虽然没有肺部,但还是呼出一大口气。

「……缺钱的时候偏偏一堆开销。真受不了。」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