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十一章 动乱最终决战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六卷 王国好汉 下 第十一章 动乱最终决战

第十一章 动乱最终决战

1

下火月【九月】五日02:30

从火焰喷发的境界感觉不到热度,简直有如幻影一般。站在前头的冒险者们与自家同伴交换眼神后,拿出勇气,往喷出的火墙踏出一步。

他们已经请神殿的支援部队施加过减轻火焰损伤的防御魔法,但通过火墙时仍然憋住了呼吸,大概是怕火焰烫伤肺部吧。

(……就说这个火焰本身没有害处了。)

从后方看着大家,拉裘丝在心中嘟哝,思绪飘向喷出的火墙。

没有害处就不用做防范,这种想法太欠缺考虑了。如果不是用来给予损伤,那就得推测敌人的真意————为了何种目的而做出这种东西,又有何种效果。

(其实不管怎么想都想不出答案时就该放弃了……应该把头脑用在更重要的事情上,这话好像是伊维尔哀说的?还是叔父?)

他们穿过如幻影般不具有任何抵抗与热度,以魔法火焰构成的境界。

拉裘丝环顾周围神色紧张地走着的冒险者们。

按照计划,他们要建构起一条战线,然而想在都市内建构一条漂亮的直线谈何容易。为此他们以四支山铜级小队为主轴,将所有冒险者分成四组,建立了组织的构造。如果有人从上方俯瞰,看起来大概就像四只散开的原生生物(变形虫)吧。

既然担任主轴,他们这些山铜级小队就必须成为其他人的榜样。

而他们却怀抱着严重的紧张感。如果可以,拉裘丝很希望他们能巧妙隐藏起情绪,做出能给予身旁所有冒险者勇气的行动。

(还是得由我站在前头才行吗?)

只要身为精钢级冒险者的她站在前头,士气一定会上升。然而此时的拉裘丝身旁没有可靠的同伴。就算是精钢级,一支独秀的蔷薇面对状况,也不如山铜级小队来得有能耐。所以她才会请他们担任先锋。

(是我拜托他们的,如果我又强出头,很可能会弄得他们不高兴。不过……还是找个机会站上前线比较好吧。)

拉裘丝如此判断,自己也穿过火墙。

眼前是一片鸦雀无声的世界。除了到处都有房屋崩塌,而且没有半个人影之外,眼前王都的街景与之前并无二致。

「居民都到哪里去了?没闻到血腥味,是躲在家里吗?」

「不可能。看,门被破坏了。应该是被带到哪里去了吧。」

「要提防躲在无人屋内的恶魔,一间一间房子看过去吗?会很花时间喔?」

「联络拉裘丝小姐,向她请示一下比较安全吧。」

「那就马上联络……」

「不用了。」

听到背后的声音,本来在讨论的冒险者们像被电到般回过头来。拉裘丝觉得是时候了,就走到前面来,似乎让他们吓了一跳,睁圆了眼睛。

「铁级与铜级的冒险者留下来搜索房屋。然后留下一支秘银级小队做监督。其他人员就一边散开,一边前进。有没有异议?」

众人对她摇摇头,表示没有异议。

「那么请大家继续前进。」

拉裘丝与山铜级冒险者并肩走在王都的道路上。四周安静得教人毛骨悚然,不敢想像直到日落时分,这里都还有许多人居住。

「……话说飞飞先生不要紧吗?」

得把一切都托付给飞飞,拉裘丝很能体会他们的不安。

「我想不会有问题。那人可是连伊维尔哀都承认比她更强的人喔。只有一个问题,就是能跟实力如此坚强的飞飞先生打成平手的敌方首谋,亚达巴沃。那人究竟会有多强呢……」

声音能传到的范围内的冒险者们,表情全都变得阴沉。

「啊,对不起。别放在心上。我们只要好好完成自己能做的事,这样就行了。」

「嗯,说得是。作为冒险者虽然觉得心急,不过就安慰自己适才适所吧。好,大家走!」

「是啊,走吧。」

站在所有人前头,拉裘丝与山铜级冒险者走在一起。

她一只手握着魔剑齐利尼拉姆。有人说这把剑就像取一块夜空打造而成,表面蕴藏着星辰般的光辉。

开始前进没多久,远方就传来微小的爆炸声。低阶冒险者身子一震,中阶冒险者进入了轻微的临战态势。高阶冒险者提高警觉环顾四周。至于超高阶则瞪着前方。各人做出不同反应,拉裘丝也眼神锐利地瞪着前方。

「那边的队伍好像开战了呢。」

应该不是缇娜那一队。

「既然进攻速度几乎相同,敌方的迎击部队也差不多该来到这里了吧。」

「————上面呢?」

「有按照作战计划布署联络人员,但没有分配迎击人员过去。」

「这样就行了。恶魔当中有很多会飞的魔物。也不能让它们散布到王都当中,所以我们就在地面前进,吸引对方的注意。」

「也就是说一开始的作战方针不变了。」

「对……嗯?呐,你听见了吗?」

「嗯,听见了。那是狗叫声吧。喂,那是什么?」

被他一问,魔力系魔法吟唱者回答:

「要亲眼看见才能确定,不过我想应该是地狱猎犬。使用的特殊能力是火焰吐息。难度差不多十五吧。」

「难度啊……对了,你认为亚达巴沃与虫族女仆的难度有多少?」

拉裘丝犹豫着该怎么回答。若是诚实回答,想必会减损他们的斗志。可是若是撒谎,让他们以为有胜算也不好。犹豫了半天,拉裘丝诚实回答了。

「————一百五十。」

「咦?」

声音所及范围内的所有冒险者都露出相同表情。

「昭i我推测,虫族女仆的最低底线是一百五十。亚达巴沃推测在两百以上。」

「嗄?」

除了拉裘丝之外,所有人都张口结舌。这是当然。就连超高阶的精钢级冒险者,普通能对付的难度也才约莫八十左右。虽然一般认为大约到九十五都还能勉强打赢,但多出将近一倍根本是开玩笑。不只如此————

「等一下!飞飞先生要去对付难度两百吗?」

「是啊。所以我们只会碍手碍脚,对吧?」

「那已经不是那个领域了!两百……是在开玩笑吧?……是不是其实精钢级都有那么强?」

「怎么可能。我们最多只能对付到九十吧。」

「那不是不可能打赢了吗!」

她别开目光,不去看呼吸困难的冒险者们。

她没说谎。但也没说真话。拉裘丝本身的能力还不到九十,但伊维尔哀少说也超过一百五十。所以她才会那样估算虫族女仆与亚达巴沃的实力。而这正是伊维尔哀没参加这个战线的理由。

她为了急速恢复魔力,正在进行特殊的休息。一恢复后,她就会与飞飞一同前往亚达巴沃所在地,进行支援,让飞飞能与亚达巴沃一对一决战。按照预定计划,由她来对付应该会出现的虫族女仆。

拉裘丝漫不经心地思考时,她以肌肤感觉到周围的气氛越变越糟。斗志跌到谷底,甚至还听见有人说是不是该舍弃王都逃跑比较好。

果然跟她预料的一样。谁都会这样想吧。就连拉裘丝听到伊维尔哀的描遖时,都产生了相同的心情。

「你也听到伊维尔哀是怎么说的吧?飞飞先生至少能与那个亚达巴沃打成平手喔。所以我们要把一切托付给飞飞先生,尽量帮忙,让战局对他有利。」

「亚、亚达巴沃就交给飞飞先生对付好了,可是如果虫族女仆跑到我们这边呢?」

「由我们苍蔷薇来对付。藉由伊维尔哀拥有的特殊道具力量,我们可以互换位置。伊维尔哀有可以有效对付虫族女仆的手段,所以只要由她来,可以不用担心难度差距而赢得胜利。」

众人发出赞叹声,低落的士气获得恢复。

时机正好。

从道路前方传来响遍四周的野兽吼叫,还有跑来的脚步声。

「来了呢。就从这里架构战线吧。进入小道的时候由挂牌等级较高的人带头!这条路由我前进!」

一群野兽沿着道路冲来。看起来像是大型犬,但两眼布满地狱的邪恶色彩,嘴巴喷出的不是口水,而是烈焰。

地狱猎犬。而且数量多达十五只。挡在它们前方的拉裘丝以双手握紧魔剑齐利尼拉姆。

「区区恶魔,别小看我了。」

向水神献上祈祷,拉裘丝一刀砍死了扑来的地狱猎犬。

她巧妙地移动兼具盾牌功用的浮游剑群,化解了从旁边扑来的地狱猎犬的攻势。接着又一脚踹飞想咬她脚踝的地狱猎犬。

总共六只地狱猎犬袭击拉裘丝一个人。剩下的往四周散开,袭击周围的冒险者。

实力较差的冒险者几个人对付一只,实力较强的冒险者则一个人对付几只,地狱猎犬的数量不断减少。当拉裘丝将六只统统解决掉时,周围的战斗也告一段落。

「伤患!」

「都没事!拉裘丝小姐!」

虽然不能说所有人都毫发无伤,但没有人受重伤。

在必须保存战力的状况下,算是个不错的开始。

「复违一退让左右都听得到!大家前进!先到前方五十公尺虑!」

「到前方五十公尺处」如山谷回音般从左右两边传来。拉裘丝挥了一下剑,挪动脚步走在众人的前头。



下火月【九月】五日02:41

三人在毫无人影的道路中移动,而且是挑选细窄阴暗的小路小跑步前进。

三人是克莱姆、布莱恩,以及袭击桀洛一帮人的设施时并盾作战的前山铜级冒险者盗贼。

为雷文侯效力的冒险者们都跟赛纳克王子在王都内巡逻。如果恶魔出现在包围区域之外,就由他们来消灭。

之所以能将前山铜级这种最强战力借给克莱姆他们,雷文侯说是盗贼自己要求的。他似乎是因为在受到桀洛的一击时克莱姆接住了他,之后又替他做治疗,为了回报才主动说要帮忙。

另外可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雷文侯想卖拉娜一个人情。

也许是因为走在前头的盗贼选择了不会遇到恶魔的路线,三人目前还没遇到过一次恶魔。

如果没有盗贼在,他们或许无法来到这里。

他有自信能对付依靠力量与速度战斗的恶魔,但如果出现能使用魔法或特殊能力的类型,胜算会立刻下降许多。由于这支小队无论攻守都是以钢铁为主,因此很难应对物理以外的攻防。

虽然认识还不久,但盗贼已经知道布莱恩与克莱姆缺乏这方面的技术,所以才会志愿参加这种只有不想活了的人才会接受的危险任务吧。

怀抱着感谢之情,布莱恩压低身子持续小跑步移动。周围建物的氛围逐渐起了变化,非住家的大型建物越来越多。目的地就在眼前了。

「话说回来,为什么目的地是仓库区呢?」

盗贼一边留意周围一边问,克莱姆回答他。

「拉娜大人是这样说的。如果人类被当成俘虏关在一处,就需要能囚禁许多人的宽敞地点。这样一来比起让俘虏聚集在广场,敌人应该会把每个家庭拆散,关进几间仓库里。」

「原来如此。把一家人分开关在不同地点,就可以互相当成人质了是吧。那么我们动作得快点了。哎,我会尽量找安全路径,就算要绕远路也行。」

「麻烦您了。」

救了人之后还有事要做。想到回程的事,寻找安全路线绝对有其必要。尤其是他们还得带着许多人一起行动,找出路线的确事关重大。

可是,这份幸运能持续多久呢?布莱恩心想。

这件任务等于是在命令克莱姆去死。

敌人如果把大量平民抓到一个地方,必然有他的目的在。那么少不了一定会有看守。听说敌方的主谋亚达巴沃是能够一击打倒精钢级冒险者的强者。那么那种怪物布署的敌人也不叫能是小角色。

他视线稍微往跑在旁边的克莱姆动了动。

为了让人知道自己是拉娜的贴身士兵而身穿纯白铠甲的少年,正在摸自己的金属手套。不,布莱恩看出他摸的应该是金属手套底下,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

戴在无名指上的,是葛杰夫给他的戒指。

那枚戒指好像是以前曾隶属于苍蔷薇的年老女性送给葛杰夫的,据说是以古代魔法做成的超珍贵道具。布莱恩稍微听人提过,好像是能够提升战士的力量,使其突破极限的道具。

他想起葛杰夫说「你们要活着回来」的表情。

葛杰夫的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没有愤怒,没有悲伤,没有哀痛。这是因为拥有值得效忠的主子的战士,知道自己有时必须奔赴等于是送死的战场。然而,葛杰夫将具有极高价值的戒指借给克莱姆,这种他能做到的最大支援,似乎充分说明了他的心境。

跑在前面的盗贼招招手,布莱恩正要跟着跑过去,忽然感觉到一种气息,抬头一看。他的目光沿着建物往上移————受到心脏彷佛停止跳动的震撼。

在一间仓库上,站在屋顶边缘,任由一头金发随风飘逸的————从身高与体态来看————是个少女。她身穿纯白布料加上银线刺绣,看似相当昂贵的礼服,散发水晶般光辉的高跟鞋从裙摆下露了一点出来。除此之外,她还配戴了项链与耳环等多款高雅的装饰品,就像某位大贵族的千金小姐或高贵淑女。

妖媚反射着后方火炎帘幕洒下的光彩,闪闪发亮的身影,即使遮脸的白垩面具造成一种异样感,仍不破坏那种神秘性。再加上纵然外貌如此引人注目,存在感却极为薄弱,彷佛自幽玄世界飘落此地。

装扮、发色全都不一样。如果那时的她是诞生自黑暗,现在的她就像是自月亮降临。但布莱恩不可能认错人。强烈烙印在布莱恩心中的阴影,与眼前此人完美重叠。

他敢断定。上面那个少女面具底下的容颜,一定就是那个怪物————夏提雅·布拉德弗纶。

她似乎没有注意到他们。不过,如果是那个怪物的话,不管离得多远,只要一被发现都会遭到杀害。然而,他们能从现在这个位置,在不被那个怪物察觉的情况下逃走吗?

他实在觉得不可能。

感觉就像不知不觉间踏上了裂开的薄冰。只要想到可能连一丝动弹都会被对方察觉,全身上下就冒出了黏腻的冷汗。

克莱姆与盗贼想说什么,他以手指阻止两人。

大概是看到布莱恩铁青的脸色,察觉到什么了吧。两人都停住不动,屏气凝神。

(该怎么办?怎么办才好?要是跟那个战斗必死无疑。想逃也逃不掉。那时候能逃走是因为有隐藏通道。在这种地方逃不了的。可是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来找我?)

想到这里,布莱恩笑了。

答案只有一个。

「克莱姆小兄弟。我来争取时间。你走吧。」他又转向盗贼,稍微低下了头。「他就拜托你了。」

他不等两人反对。

布莱恩飞奔而出,抓住建物的突出处,一口气把身体往上抬。

他虽然不像盗贼有攀登技术,但两层楼的矮房子,靠战士的臂力就能轻松攀爬。爬上屋顶一看,夏提雅还在刚才那个地方。

布莱恩的心脏重重跳了一下。

他好害怕,怕得要命。那时拚命逃跑的记忆重回脑海。然而不可思议的是,他仍然有勇气与对方正面对峙。

「……有什么事?」

由于隔着面具,女人有点变调的冰冷声音传到布莱恩耳里。

(————她没认出我?为什么?在演戏……吗?)

那么自己也该装成不认识对方,观察对方的反应才对。布莱恩如此判断,向她问道:

「我是看到一个可疑的女人站在屋顶上,才来看看。你们在王都里干些什么好事?」

「凭什么我得告诉你?你一个人类又怎么会在这里?只有你一个人闯进来吗?」

心脏开始剧烈跳动。他很想知道克莱姆他们逃了多远,但他不能移动视线。为了掩饰内心紧张,他稍微提高了嗓门。

「你在找什么人吗?不是找我?」

「找你?为什么?」

「我们这是第二次见面了吧,我可从来没忘记你那漂亮的脸蛋喔。」

夏提雅伸出了手,摸摸自己的面具。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布莱恩一瞬间愣了愣。他在想是不是自己认错人了。不过,他马上舍弃了这种想法。

就是她不会错。

布莱恩没有绝对音感,没自信能听出隔着面具的声音。即使如此,这世上只有一个人布莱恩绝不会认错,那就是夏提雅。

(……大概我在她眼中就像只蝼蚁,太难记住了吧。)

如果夏提雅不是故意讽刺,而是真的不记得布莱恩了,就表示她对布莱恩只有这点兴趣。

对夏提雅这样无人能比的强者来说,这既不是骄傲也不是傲慢。

「不……抱歉。是啊……你说得对。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是吗?你知道就好……不过我是不是该杀了你比较好呢?你是想死,还是想活呢?只要你下跪舔我的鞋子,也许我心情会好一点喔。」

「抱歉,我不打算那样做。」

布莱恩慢慢吐气,沉下腰,做出拔刀的架式。

发动的武技当然是「领域」。不用说,他知道这招对夏提雅无效。

「唉……」

夏提雅一副无奈的样子,轻轻抓抓头。

「搞不清楚彼此的实力差距……真的很麻烦呢。」

不,我很清楚。布莱恩瞪着夏提雅,在心中回答她的自言自语。

他知道夏提雅有多可怕,可怕到令他作呕。但为什么自己没有逃走呢?

布莱恩怀着疑问,翘起嘴角。

名为内心的湖面没有一丝涟漪。即使面对那样惧怕、让自己抛下一切逃走的存在,内心却惊人地宁静。

夏提雅轻松自在地踏出脚步。那动作简直像是过去场面的重复上演。那么结果也不会改变,还是布莱恩的惨败。他耗费一辈子努力的一切都会像玩游戏一样被粉碎。

(应该……会这样吧。)

他很害怕。

一辈子跟人打打杀杀的自己说害怕也许很窝囊。但他无法撒谎。布莱恩很害怕。

敌人压倒性地强大,是能轻易夺人性命的怪物。如果至今的战斗是生死之战,这就像是从断崖绝壁跳下去一样。

他有觉悟在战斗中舍命,却没有觉悟自杀。

只是,不可思议地,在他来到王都时,刺在胸中的那种一心只想逃跑的念头,如今消失了。

无意间,这令他想起一名少年的背影。

远比自己弱小的少年。他在压倒性的杀意奔流中,浑身发抖却仍拚命站着。

布莱恩寂寞地笑了。

那位老人说过,人类有时能够发挥出无法置信的力量。可是,那对布莱恩来说恐怕是不可能的。

他没办法像那个少年那样,为了自己侍奉的公主竭尽所能,也无法像葛杰夫那样为了国王鞠躬尽瘁。他跟那种「优秀」的人不一样。布莱恩是只会为自己而活,自私自利的人。

(即使如此……只要能为克莱姆争取时间,或许能将那些一笔勾销吧。)

一步又一步。翘起左手小指的夏提雅,以异样缓慢的速度逼近过来。

是提高到极限的集中力延缓了时间流逝,还是夏提雅真的为了玩弄自己而故意慢慢走?布莱恩觉得两种都有可能,露出苦笑。

(那个女人就是那种个性。)

虽然不过是几分钟的相遇,布莱恩却觉得自己了解她胜过至今认识的任何一个女人。

(还剩两步……我的剑就要结束了……)

他曾经逃跑。但仍然没有放开武器。

自己的人生与剑同在。那么就与剑共赴终点或许也不错。

他做好了觉悟。

布莱恩觉得自己就是为了这个结论,才会来到夏提雅的面前。

「挥刀就是我的……人生吗?」

以这句话做结,他决定忘记一切。敌人是无法企及的存在。连思考不必要的事都嫌浪费脑力。

使出的是「神闪」。甚至连察觉都不可能的武技。

即使如此,即使同时使用两种武技「领域」与「神闪」,还是伤不了眼前的怪物。速度慢到能让对手轻松捏住刀背。所以,他又加上了一种武技。

他想起葛杰夫·史托罗诺夫的脸。

如果自己没在王都遇到他,就算到了这节骨眼,他也一定不愿意用。

然而,在王都的许多邂逅改变了布莱恩的想法。

布莱恩对自己最大的————过去必须超越的敌手,也是现在的劲敌满怀感激。

他接受了自己要死在这里的事实。

(虽然晚了点,不过……谢谢你,我的劲敌(朋友)。)

一有了这种想法,布莱恩的心情顿时轻松许多。他不再有任何迷惘,觉得自己能使出一切力量。过去的屈辱已不复存。

「————啊啊啊啊啊!」

布莱恩张开嘴唇,发出怪鸟般的吼叫。那声呐喊当中,带有打从内心深处、灵魂中吐出的浑身力量。

对于「领域」察觉到的存在,使出超高速的「神闪」。不过还不只如此。以「神闪」加速的不只是一把刀。

使出的是————

四次同时斩击。

过去那场让布莱恩·安格劳斯初尝败绩的御前比武。在那场对战中,葛杰夫史托罗诺夫使用过的武技。

那令布莱恩憧憬,欺骗自己是为了了解敌人而重复练习的招式。又因为不甘心而誓不使用的必杀技。

然而,现在,这个瞬间,从一切束缚中获得解脱的布莱恩,毫不犹豫地使用了它。

「四光连斩!」

四光连斩其实具有一个重大弱点。

那就是肉体承受不住同时挥砍的强大负荷,攻击会往四方大幅散开。由于这种斩击命中率低,因此就连研发出这种招式的葛杰夫,都只有在四面受困等对付多个对象时才会使用。

斩击数比六光连斩少的四光连斩,可以勉强攻击同一个对象,但还是很少能全数命中。

这样随便乱砍不可能打中夏提雅·布拉德弗伦。这点布莱恩也很清楚。

然而布莱恩·安格劳斯拥有一招葛杰夫·史托罗诺夫所没有的独家招式。那就是能在范围内大幅提高命中率的————「领域」。

纷乱飞舞的四道斩击,受到「领域」的补助,以超乎常人的命中精准度修正轨道,划出布莱恩脑中描绘的轨迹。

绝对必中的超高速同时四连斩。

这一刀就连称为英雄、超越人类的人类都极为难以防御。以人类种族的体能,要挡下所有斩击几乎是不可能。真可谓超人的攻击。

然而————夏提雅·布拉德弗伦就像极限颠峰,站在无人能超越的领域。对这样的她来说,神远的同时四连击也慢得像蜗牛在爬。

「哼。」

夏提雅嗤之以鼻,左手以更快的速度一晃。

一道类似金铁声的坚硬声响,在夜晚的空气中回荡。那其实是攻防速度太快,导致四下反弹声响混在一起,形成了一道声音。

也就是说,就是这么回事。

四道斩击全被弹了回来,没有一次砍到夏提雅的身体。

夏提雅耸耸肩。面具底下对浪费时间在无聊的儿戏上发笑。她笑的不是眼前愚蠢的战士,而是花了少许时间应付他的自己。

然而,下个瞬间,夏提雅略为睁大了眼睛。

如果在这里,有人能将两人的能力化为数值做比较的话,此人一定会对布莱恩报以大声喝采。太阳打西边升起。此人将会对在眼前引发了此种现象之人,抱持尊敬与惊叹之意。

没错。布莱恩就是引发了这种程度的奇迹。

「…………咦?」

在夏提雅的视线前方,左手小指的指甲断了一小块。虽然长度还不到一公分,但的确是断了一点。

夏提雅回想一下。被切断的部分,就是弹回所有斩击的部位。

回想起来,四道斩击是以上两击、下两击的形式使出的。而且是精准地夹着夏提雅反弹攻击的部位。

「……算好的?」

「呵!啊哈哈哈哈!」

突然间,眼前的男人笑了起来。夏提雅心想他是不是疯了,又觉得好像不是。她想男人应该是因为切断了指甲而发笑吧。但她就是搞不懂这点。砍断了指甲又怎样呢。

夏提雅的指甲与牙齿算是肉体武器,因此可以用武器破坏系的特殊技能加以破坏。而且因为可以用治疗魔法跟生命力一起回复,所以比同等级的武器容易毁坏。不过就是这点程度的东西。跟神器级道具滴管长枪根本比都不能比。

所以她不懂这个男人在笑什么。

砍掉一点小指指甲又怎样呢。又能改变什么呢。夏提雅看看左手剩下的四只指甲。小指指甲也是,虽然变短了点,但还是能轻易切开人类的皮肉。

「……当指甲刀算是合格了呢。」

男人睁圆了眼睛,喜色更加浓厚起来。

「谢谢你这样称赞我。我的剑术……人生绝没有白费。我稍微构到了一点无尽的高处了!」

谁称赞你了。

夏提雅是在酸他。

然而得到的回答怎么听都像真心话。也就是说,男人被人说是指甲刀,而高兴得要命。

这个男人是不是头脑有毛病啊。仔细想想,一开始见面的时候他也讲了些莫名其妙的话。感觉好恶心,总之赶快宰了他吧。

夏提雅如此想,正要踏出一步————

就收到了迪米乌哥斯开战的联络。

夏提雅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她忍不住转头看向那个方向。但是感觉不到气息。

「无上至尊的戒指的效果吗……」

主人戴的戒指当中,有一枚戒指可以完全避开探测系能力。虽然守护者们也都领受了同样戒指,但它还具有能消除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统治者气息的力量。

无法感受到主人的气息让她感到遗憾,转回来一看,眼前那个脑子有毛病的人类已经不见踪影。

(啊,我忘了还有那个怪人!)

环顾四周,只见男人还面对着夏提雅这边,正从楼上跃身一跳,要到下面的路上。他趁夏提雅分心时逃到了屋顶边缘。

(脆弱的人类怎么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嘛。)

只要用魔法延迟时间流逝,就能在男人落地前追上他。夏提雅立即如此判断,发动了魔法。

「『自我时间加速』。」

夏提雅进入增加黏度的世界后,移动到男人跳下屋顶的位置。低头一看,那个人类正在慢慢下降。发动这种魔法时虽然无法伤害别人,但她可以先跳到路上等对手过来。

(就这么办。难得有这机会,我就张开双臂抱住他吧。那个人类也一定会很高兴的,被我这样丰满的美女拥抱。)

想像着男人即将露出的表情,夏提雅翘起嘴角,打算趁魔法失效前跳到地上。就在这时,她发现那里还有其他人类。

(————那是?)

是个身穿白色全身铠的人,以及像是盗贼的人。

布莱恩跳到路上,抬头一看。夏提雅不见了。

(没追上来?不,还是说她想跟那时候一样,故意让我吗?)

他本来就不觉得自己逃得掉。只是认为克莱姆他们应该正在逃跑,与其待在高处,不如到下面去比较能争取时间,延迟夏提雅找到他们的时间。

布莱恩的所有行动都是为了让克莱姆他们逃生。所以他打算再次与夏提雅玩捉迷藏。

然而当他正要开始奔跑时,他看见了令他不敢置信的景象。克莱姆与盗贼正在对他招手。

(什么!)

他觉得脑袋要沸腾了。那是激烈的怒气,是焦急。

脸色大变的布莱恩全速冲向两人,抓起两人的衣领就跑。其实不用这么做,按照正常方式跑绝对比较快。但此时的布莱恩失去了冷静,想不到那么多。

随便跑了一段路,他一次又一次确认夏提雅没从后头追上来,然后才把被自己抓住的克莱姆往墙上一摔。他没能控制力道,克莱姆像被墙壁反弹般跌坐在地。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没走!」

他情绪激动到了极点,但用上了所有理性制止自己发出怒吼。

「那、那是因为……」

他抓住摇摇晃晃地站-->">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