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Prologue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七卷 大坟墓的入侵者 Prologue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早久弥z7669771

录入:zbszsr

修图:zshdick

初校:z709828002

Prologue

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最底层,也就是第十层最深处的心脏地带————垂挂着四十面旗帜的王座之厅充斥着寂静的热气。

静默地整队的所有人都对王座深深低头,以表示自己的忠诚。

整齐排列着的尽是些异形身影。各楼层守护者不用说,连四十一位无上至尊亲手创造的NPC,以及直属守护者麾下的仆役们也都齐聚一堂。总人数随便一算也超过两百,除了刚转移到这个世界之际,这还是头一次将这么多人集合一处。

不过,这次与上次有着极大的不同。这次集合的直属仆役们不是平常那些人,而是等级够高的强者云集,平均等级高达八十以上。

统辖第一层到第三层的守护者夏提雅,平常都让吸血鬼新娘们随侍左右,但今天带来的却是无上至尊赐给自己的最高阶不死者们。不只如此,就连第六层守护者之一的马雷,也让至今从未带出楼层的两头直属守护者的龙伴随出席。这两头龙只能以付费转蛋————而且机率极低————获得,等级将近九十。

在这些看得出来经过精挑细选的仆役们当中,有一群独树一格的存在。

那是一群比其他存在差了一截的不死者。他们的等级最高只到四十,约有百人————不在刚才那两百人之列————另外排成队列。

而且相对于其他仆役面对王座排成横排,在受召聚集到这个圣域之时,理应散陪末座的他们却排成直排,最前头的人甚至遗站在守护者附近————离王座越近者身分地位越高————的位置。

这种好到没道理的待遇,却有着极为正当的理由。

因为这些不死者,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统治者安兹·乌尔·恭亲手创造出来的。绝不是可以怠慢的存在。

在场所有人都是安兹的部下,无庸置疑地对公会「安兹·乌尔·恭」绝无二心,但他们当中仍然有着明确的上下关系。当然,立于最高地位的是诸位无上至尊创造出的NPC们。其中又以身负重任的各楼层守护者地位最为崇高。

排在NPC之后的是自动出现的魔物,或是以YGGDRASIL的佣兵系统召唤出的魔物————仆役们。仆役们的地位取决于实力或安排的职位,不过在这里与楼层深浅无关,大多都排成横排。

那么安兹创造出的不死者们又该排在哪个位置呢?

这个问题让守护者总管雅儿贝德相当烦恼,不知道该不该将他们与NPC同等看待。

当她请示安兹时,安兹破颜一笑,高声说放在最低地位就行了。

安兹的创造不死者能力,虽然一天的使用次数有限,但并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相较之下,守护者们带来的高等级仆役,是以YGGDRASIL这款游戏的据点用佣兵系统,支付金币或付费制造出的存在。前者死了还可以免费再创造,后者一旦死掉,钱就全浪费掉了。所以就安兹的观点来看,就算需要使用尸体,但自己创造的不死者,应该比花费金币诞生的存在来得低贱。

然而这是安兹的观点,不是忠心部下的观点。听了宽宏大量的主人做出的判断,雅儿贝德虽然感动得落泪,却不能回答「属下明白了」,她烦恼了半天,最后决定破例将主人创造的不死者们排成直排而非横排,把这个问题蒙混过去。

坐在这个房间最高位置的王座上,俯视着按照这种————雅儿贝德绞尽脑汁想出来的顺序排列的仆役们,安兹有如公布神谕般平静地宣言。不,对于麾下军团而言,安兹的话语本身就是神谕。

「首先,辛苦大家长期以来收集情报了。塞巴斯,还有索琉香,你们表现得很好。」

看见视线下方的两人深深低头,安兹满足地点头。不过接下来才是问题。模仿王者的举止对普通人来说实在太难,安兹觉得自己快被压力压垮了扣视线下方是无数部下的身影,众人眼中尽是敬爱的光辉。

理应不存在的胃阵阵绞痛,同样不应詨存在的心脏激烈跳动。

然而,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恨不得全速逃出这里的激烈情绪,被变成这副身体以来的特性强制稳定下来。

安兹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演得像个统治者,他下令道:

「两人,到我面前。」

受到呼唤的两人一齐起身。他们好像事前演练过似的,动作整齐划一地登上王座前方的台阶,在伫立于安兹斜前方的雅儿贝德跟前停下脚步。

两人再度以整齐划一的动作跪下。

「抬起头来。为了赞赏你们卓着的表现,我要褒奖你们,」安兹看向塞巴斯。「塞巴斯,虽然你已经替琪雅蕾求饶,但我之所以答应保护她,是为了报恩。这跟你的工作表现无关,所以你要什么,我也会给你。来,说出你想要的吧。」

在众人面前称赞部下,才能促使其他人奋发向上。经理奖之类的会在大家面前颁发,大多是为了这个目的。部下受到激励,怀着自己也想获得褒奖的热情行动,能够让组织的营运状态越来越好。所以安兹才会活用社会人士的经验,召集了众多部下到王座之厅集合,好营造出这种场面。

然而,这样做也有很大的风险。因为安兹必须在众多部下面前,摆出主人风范————展现出领袖魅力才行。这对区区一个社会人士来说实在很难。然而自己身为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仅剩的最后一人,必须通过这项考验。

(我必须回应NPC们的赤胆忠心。)

安兹怀抱着钢铁般的决心时,塞巴斯嘴边的胡子抖动起来。

「为安兹大人鞠躬尽瘁,是————」

(这些部下真是有够忠心的耶。但也因为这样我压力才大……)

「————别说了。用奖赏回报部下的优秀表现,是主人的职责。我要你知道,属下的无欲无求有时反而会让主人不快。」

「是!属下失礼了!既然如此……」塞巴斯考虑了几秒,然后开口道:「我希望能获得衣服等生活必需品,给安兹大人善意分配给我的人类琪雅蕾使用。」

「……衣服之类的物品,从私藏品当中拿去用也行喔。」

在YGGDRASIL时代,一旦错过限量道具或是玩家制作的外装等物品,以后就会很难得到,因此只要看到有点想要的外装,他总是毫不犹豫地买下来。不只有安兹会这样,安兹的同伴们统统都有相同倾向。不,大概只要是玩家都会这样吧。

公会同伴中制作了夏提雅设定的佩罗罗奇诺,称这种倾向为「就跟喜欢的色情图片一样,管他会不会用到,先存再说现象」。然后他接着又说:「不过大多都不知道躺在哪个资料夹里就是。」

实际上,他说得一点都没错。安兹不分男用女用,买了一大堆外装,几乎都收着没用。摆着占衣柜空间也只是浪费,倒不如有效使用比较聪明。

安兹想起了到处买来的服装。YGGDRASIL的服装大多有点招摇,但应该也有适合琪雅蕾穿的衣服吧。

「不,大人用不着如此费心。琪雅蕾已经蒙受安兹大人够深厚的恩德,再多就担当不起了。」

「这样啊……那好吧。不过衣服啊……」

这对从没买过女装的安兹来说实在太难了,要是人家觉得安兹很没品味怎么办?搞不好会一口气降低纳萨力克女性族群对安兹的评价。

「可以请娜贝拉尔代劳吗?不能为了这点小事麻烦纳萨力克的统治者安兹大人。」

塞巴斯应该没有看穿安兹的不安,不过他的提议倒是帮了安兹一个大忙。

「……娜贝拉尔,你没意见吧?」

听到安兹的声音,在视线下方姿势维持不动的NPC们当中,一人深深低头。

「好,塞巴斯。这事就交给娜贝拉尔处理。或者……」安兹咧嘴一笑。当然他的脸不会动,只是有这个意思。「你也可以带琪雅蕾去买,就当作约会。」

安兹已经从女仆长那里听说了塞巴斯与琪雅蕾之间的事。虽然似乎还没发生关系,但迪米乌哥斯也说只是早晚的事。

(说到迪米乌哥斯,那家伙为什么会说塞巴斯与琪雅蕾发生关系是件好事呢?好吧,也许他是在祝福同事的感情发展吧。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俩的感情意外地还不错嘛。在王都的时候气氛有点僵,大概是当时的状况使然吧。这下稍微放心了,毕竟我不乐见他们像那两个人一样成天吵架……)

公会成员塔其·米与乌尔贝特成为死对头的原因,出于YGGDRASIL之外的问题,说穿了就是乌尔贝特在现实世界中的嫉妒。

(我记得他们俩开始交恶,就是从那次吵架开始……也许那就是造成一切的起因吧。)

安兹的心情彷佛眺望着荒凉沙漠般,觉得自己现在能够明白。这时,塞巴斯惊讶的声音挥除了他脑中的思绪。

「可……可以吗?那么,我想带着琪雅蕾一起去。」

(————我不会因为自己是单身王老五,就欺负甜蜜的情侣啦。)

如果他们俩在耶·兰提尔约会的话,自己就戴上那个嫉妒面具去跟踪他们好了。安兹想着这些没意义的事,同时抬高下巴,示意另一个下跪的人开口。

「无妨。那么再来是索琉香。说出你想要的吧。」

「……我希望能获赐几个人类,最好是活人。如果还能是纯洁无瑕的人类,那就再好不过了。」

安兹想起抓到的那些人类。幸存的人类大多是与「八指」组织相关的人士,也就是触怒安兹的浑球。根据汇报,其中能派上用场的人都已经带去拷问,使其内心受挫。再来只剩下禁闭反省的那些人破例保护的人。

(那些人不行。毕竟那是佩丝特妮与妮古蕾德不惜违抗我的命令,也要保护的人。)

「可以,就赐你几个活人。不过,纯洁无瑕这点驳回。原谅我无法实现你所有要求。」

「请您万万别这么说!属下本来就不配获赐纯洁无瑕的人类!能获赐活人就已经万分感激了!」

对于深深低头致谢的索琉香,安兹以他认为符合统治者的态度点头。

「……是吗,谢谢你。那么,你们俩都退下。接着是安特玛,到我面前来。」

与退下的两人交换,安特玛来到安兹跟前跪下。

「那么,安特玛。」

「是!」

模糊不清的声音让安兹不禁苦笑。

「你声音好像还没恢复呢。」

安特玛装备的口唇虫是纳萨力克内不会自动出现的魔物,但并不代表它们不存在。在她房间里有好几只使用YGGDRASIL货币召唤的魔物,随时都可以恢复到她本来的声音。她不这样做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私怨。

「是否很刺耳呢?我立刻去装声音回来!」

「不会。你这种声音我也不讨厌喔。」

「谢谢大人!」

「那么,你也付出了很多,甚至牺牲了声音。但是要获得褒奖,你的功劳还略嫌不足。虽然无法像刚才那两人一样有求必应,不过还是告诉我你的心愿吧。」

安兹认为随便行赏不是大方,而是欠缺考虑。东西过剩价值就会下降,这个道理在任何事情上都是适用的。

就这层意义来说,安特玛的功劳并未达到安兹行赏的标准。话虽如此,她为了工作受了重伤,不表示一点意思有点可怜。

(这好像叫做紫心勋章?我对军队方面不太熟。要是那个人在,就能多教我一点了。)

他想起一个被称为军事宅的公会成员。

「那么……安兹大人。若有机会杀死那个臭丫头,请派我前往。我想把那个人的声音抢过来。」

安兹知道她指的是那个叫伊维尔哀,戴着面具的可疑小女孩,于是加以许可。

「知道了,到时候我会叫你。退下吧,安特玛。」他看着安特玛回到刚才的位置。「那么进入下一个议题。」

当然没有任何人反对。然而,安兹无法放宽心对这种现象感到高兴。

这些人是因为把安兹视为最高主宰,只要安兹一声令下,白的也会变成黑的,所以才会这么安静。绝不是因为安兹采取了正确行动才保持沉默。

(看来我应该设置监察之类的各种机关。)

第一个该设置的,应该是负责论功行赏的部门。问题是就像刚才的塞巴斯那样,NPC们与仆役们都觉得为安兹效力是理所当然的,不应收取任何代价。而且做为标准的评价也很暧昧,都是凭安兹一己的想法决定,这也是个问题。

(若要做为组织进行活动,今后这方面必须有个明确规定……都是我把组织管理扔给雅儿贝德处理,一直逃避,现在得到报应了。可是这实在超出普通人的极限了啦。我至今的人生经验几乎都无法应用啊。)

以往只是薪水阶级的安兹,如今为了统治阶级的辛劳而头痛不已,但他拚命压抑。这种事等到独处时,在自己房间散发香气的床上一边打滚一边烦恼就行了。

「我要决定纳萨力克今后的方针。迪米乌哥斯,到我身边来。」

纳萨力克最顶尖的智者登上台阶,站到雅儿贝德的对面待命。

「纳萨力克守护者总管雅儿贝德,以及纳萨力克的第一智者迪米乌哥斯,最初的计划如今已结束大半,命你们两人说说纳萨力克今后该如何行动。如果有人有其他方案,可以举手发言。」

安兹的第一优先事项是纳萨力克的永续经营。不,最糟的情况下,纵使失去了纳萨力克这个安身之地,只要能保护昔日同伴们的子女————这些NPC们就足够了。他可以用建造避难场所等方式解决这个问题。

第二是让安兹·乌尔·恭扬名全世界。这是因为安兹怀着希望,考虑到如果有同伴在这世界里,也许他们会来找自己。现在这项的优先顺序或许可以往后挪。

第三是强化纳萨力克。这一项搞不好才应该放前面点。

的确,越是了解这个世界,越觉得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是一座坚不可摧的大要塞,「安兹·乌尔·恭」则是最强的组织。然而,虽说是使用了世界级道具,但既然有人能够支配夏提雅,骄矜自满是很危险的。尤其是既然这世上有世界级道具,行动时最好预设有其他公会存在,才不会遭人暗算。所以才要采取行动,增强纳萨力克的力量。

他们目前拉拢了蜥蜴人等战力,安兹也生产不死者来加以强化,但还必须更贪婪地提升实力才行。

第四是收集情报,原本是第一优先.但因为已经达成了一部分,便将顺序往后挪。

安兹是以这种顺序来考虑的。不过,这终究是安兹这个凡人的思维。或许哪里会有漏洞,也并非是以准确的情报分析做基础。

正因为如此,安兹才要借助两名智囊的智慧。如果只是要借助两人的智慧,直接把他们叫来商量就行了。不需要冒着被大家知道安兹其实脑袋空空的危险,营造这么一个大舞台谈这个问题。

然而,那样做才是错误的。

做为主人,为了扮演NPC们心目中的————虽然他觉得已经接近妄想了————安兹·乌尔·恭,一个无与伦比的存在,深不可测的智者,这个舞台是不可或缺的。

「你们俩清楚说明给所有人听。在场的全是由各守护者选出的精锐。让这些人亲耳聆听今后的方针,无一遗漏。」

没错,这就是安兹迫不得已的计策。他把用过好几次的「说明给所有守护者听」扩大了规模。拿有人不知道,或让大家都了解当藉口,自己也一边装懂一边听取内容,就是这样的作战计划。

「那么迪米乌哥斯。为了那些不清楚详情的人,你简明扼要地说明一下目前的情报。总之先讲讲纳萨力克对王国采取的行动吧。」

「遵命。」

迪米乌哥斯开始对台阶下的NPC们说明,

安兹就是想听这个。安兹当时的确也同意,并认为睿智的迪米乌哥斯做出的行动不会有错。但日后仔细想想,他总觉得迪米乌哥斯好像还做了什么多余的事。

「首先王国方面,藉由马雷、尼罗斯特与恐怖公的努力,我们已成功压制黑社会的高层人士。今后只要慢慢浸透,终有一日可以支配王国的黑社会。」

「……嗯?」

安兹小声发出疑问。为什么要支配王国的黑社会?跟那时候听到的简单说明好像有点不同。比较合理的推测,应该是为了获得长期财源,或是为了轻松得到情报吧。

安兹正在思考时,迪米乌哥斯闭上嘴转过头来,笔直地盯着他。安兹一边感谢这副身体不会冒汗,一边询问:

「怎么了,迪米乌哥斯,有什么问题吗?」

「不,只是好像听到安兹大人说了什么。」

「喔,抱歉。我只是出声表示同意,看来似乎害你误会了。好了,继续吧,告诉所有人支配王国黑社会的意义。」

「是。那么,诸位,藉由统治王国的黑社会,能够为安兹大人的主要目的,也就是征服世界打下根基。应该没有人愚笨到不懂这一点吧。」

安兹俯视的每个人脸上都露出理解之色。看来没有任何人不明白。

只有安兹一个人没跟上状况。

「……征服世界?」

那是啥啊?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但他又不能问。

这是安兹这辈子最努力动脑的一次,他花了几秒钟冥思苦索。

实在太不可思议,太令人难以接受了。怎么会变成这样!他本来只想低调行动,避免树敌,提高名声,并跟可能待在这世界的昔日同伴们取得联络。原本只是这点可爱的小小心愿罢了。

然而,如今————

(征服世界?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安兹很想否定,但没勇气否决部下所言。

不只是NPC,就连每一只仆役,都对已知事实面露理解的表情,也就是满脸写着「那当然喽」。一眼就能看出这事已经是所有人的共通认知,且自然而然地沁入心中。安兹觉得似乎只有王座附近,呼呼吹过一阵干燥的风。

安兹·乌尔·恭是纳萨力克的最高主宰,是无上的存在。他现在已经成了这样的崇拜对象,如果现在自己把这形象破坏,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搞不好会像被狗仔队拍到丑闻的偶像一样。崇拜者减少,销售量下滑的偶像固然可悲,但安兹有种预感,觉得甚至有更悲惨的命运在等待自己。

(好像投入了太多经费,弄得没办法喊停的企画一样……)

不过冷静想想,征服世界似乎也挺不错的。

当然,这不像玩游戏那么简单。对身为一介凡人的安兹来说,这个规模过大的计划全貌太过模糊,他无法理解。不过他能明白,这对于获得名声————虽然可能是恶名————这个目的而言,是一招再完美不过的手段。

问题是同伴知道了会有何感想。到时候只能为自己没能妥善管理纳萨力克乖乖道歉了。

(再说还有能够对夏提雅洗脑的未知敌人。应该能称得上是藉口吧……他们应该会原谅我的……吧?)

做好觉悟的安兹,落落大方地对似乎等着受到称赞的迪米乌哥斯颔首。

「你……你还记得啊。」

「当然了。只要是安兹大人的话语,我迪米乌哥斯一字一句都不会忘记。」

「这样啊……是那时候提到的吧。」

「正是。」

「……是那时候对吧?」

「正是。」

「那时候啊……这样啊,我很高兴喔。迪米乌哥斯……」

「谢谢大人。」

「不过征服世界相当困难啊。」

「大人所言极是。」

「那么……你觉得该怎么做?」

安兹很想称赞自己声青没发抖。

「我提议将此事做为今后的大方向,纳萨力克应该浮上台面。既然目前支配过夏提雅之人正在暗中行动,我方就算匿迹潜形,仍有可能惹来麻烦。」

「……没错。」

是这样吗?安兹觉得匿迹潜形比较安全。他完全不懂迪米乌哥斯怎么会有这种结论。

「我的意见也相同,安兹大人。做为组织浮上台面,就可以公然应对问题。不用像现在这样只能派遣极少数人员,私底下悄悄探查。」

「啊,原来如此。」听了雅儿贝德的说明,安兹内心这才恍然大悟。

不用再像针一样刺探,而是可以大摇大摆的行动,的确很有魅力。

「所以要从地下支配王国,用各种手段让纳萨力克这个组织获得认可,对吧?可是安兹大人统治的这片土地,若得沦为哪个国家的一个组织,我可不同意喔。」

对于雅儿贝德的疑问,迪米乌哥斯摇摇头。

「当然了,雅儿贝德。我也不会接受。而且,在我分析收集到的情报并考虑过后,认为王国目前的局势完全没有魅力,除了一个人以外。这点其他国家也是一样的。我认为以一个组织身分为任何一个国家效力,是愚蠢的行为。」

「这又是为什么呢?」

「为国家效力,我们的行动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受限。控制夏提雅的那些人如果是一个组织,我们若是隶属于某个国家,一有问题可能无法第一时间应对。因此……安兹大人。」

迪米乌哥斯注视着安兹,郑重地提议。

「我提议建立名为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国家。」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