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过场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七卷 大坟墓的入侵者 过场

过场

鼻头前方的空气流动,突如其来产生一阵轻柔的变化,让别名「白金龙王」的龙,查因度路克斯·白锡昂从浅眠中取回了意识。

占据着清醒意识的,是名为惊讶的情感。甚至说成惊愕也不为过。

龙的敏锐知觉能力远远胜过人类。任凭对方做了隐形,或是想以幻术欺骗它们,龙都能在千里迢遥之外立即察觉到对方的存在。就算正在沉眠也一样。

身为龙王的它,知觉能力更非一般的龙所能相比。既然如此,能够如此逼近它身边的人,想必拥有无比高超的能力。

就连活过长久岁月的它,都只知道几个拥有如此能力的人。首先是与自己同等的龙王,然后是已经不在这个世上的十三英雄之一,暗杀者伊杰尼亚。再来就是————

感觉到脑中接着描绘出的人物的存在,查因度路克斯·白锡昂————查尔扬起嘴角,慢慢睁开眼睛。

对龙的双瞳而言,黑暗也有如自昼般明亮。

在他感觉到的气息前方,威风凛凛地站着一位腰上佩着宝剑的人类老妇。她避开了龙的敏锐知觉,来到这里————恶作剧成功的人特有的笑容,展现在那满是岁月痕迹的脸上。

「久违啦。」

查尔没有回答,望着老妇。

满头的白发,显示出她活过的岁数。只不过,脸上流露出不合年纪的顽童般活泼性情。

衰老使得她消瘦,赢弱,却没能改变她的心灵。

查尔比较着现实与记忆中的她时,老妇的眉毛竖起,形成凶险的角度。

「怎么?老身的朋友连打招呼都不会了?伤脑筋,原来龙也会得老人痴呆啊。」

查尔露出獠牙,发出柔和的笑声。

「真是抱歉。见到老朋友,让我感动得全身发抖,所以一时说不出话来。」

难以想像那庞大的身躯会发出这么柔和的声音,相较之下,老妇的回答一如查尔所预料,充满了挖苦。

「老朋友?老身的朋友是那边那具空荡荡的铠甲……虽然伤痕累累就是了。」

过去查尔与老妇等人一起旅行时,是从远方操纵着空无一物的锷甲代替自己。因此,当真面目曝光时,同伴们气得要死,说自己被骗了。当时的怨恨至今仍未消弭,到现在还被她这样酸溜溜地责备。

它一方面希望她可以放过自己,但另一方面,又觉得能跟往日好友这样嬉闹,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一如往常的对话让查尔不禁露出微笑,接着他看到了老妇的手指。

「咦?戒指好像不见了,你弄到哪里去了?我是觉得应该没有人能从你手中抢走任何东西……但那毕竟是超乎人类领域的强力道具,我可不希望随便交到危险分子的手里。尤其是教国漆黑圣典的那些人。」

「想转移话题啊。不过你眼睛可真尖,是龙对于财宝的知觉能力吗……好吧,也罢,那个老身送给年轻人了。放心吧。」

那个道具可不是能说送就送的。

那是以「原初魔法」做出的道具。如今魔法的力量已经污浊,扭曲,很难再做出一个同样的道具。身为屈指可数的几个原初魔法背负者,它很想好好问问戒指究竟到哪里去了。

不过,它很信赖自己的朋友。

「是吗,既然是你决定要送的,就应该不会错吧……对了,我听说你之前在当冒险者,对吧?今天是为了公事而来吗?」

「当然不是了,老身是来找朋友玩的。老身已经引退,不当冒险者啦。别再叫老身这个老太婆卖命了,老身的职责已经让给那个爱哭鬼罗。」

「爱哭鬼?」查尔思索了一下,脑中灵光一闪。「……你是说她吗?」

「没错,就是茵蓓伦那个小妹妹。」

「啊~」查尔发出傻眼的声音。「大概只有你能称她为小妹妹吧。」

「是吗?你更有资格叫她小妹妹吧。因为老身跟那丫头年纪差不多,但你应该更大吧?」

「是这样没错啦……不过,真亏那女孩愿意当冒险者耶,你究竟用了什么妙计?」

「哼。因为那个爱哭鬼嘀嘀咕咕地念个没完,老身就说『如果老身打赢了你,你就得乖乖听老身的』,然后海扁了她一顿!」

老妇呵呵大笑,好像开心得不得了。

「……能赢过那个女孩的人类,大概只有你吧。」

查尔发出一种人类冒冷汗时的声音,摇摇头。同时他想起另一个老友————并肩对抗过魔神,在虫魔神的战斗当中表现特别活跃的同伴。

「好说,毕竟有其他同伴帮助老身。即使本身力量赢不过对方,也可以靠有利或不和的属性关系颠覆劣势。爱哭鬼是很强,但有人比她更强,比方说你就能轻松打败那个丫头。只要你不要给自己设限,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存在就是你了。」

老妇移动视线,望向白金铠甲。老妇大概以为会得到轻松的回答,然而查尔的回答很沉重:

「这就难说了,也许污染世界的力量又开始行动了。」

铠甲的右肩头开了一个被枪刺穿般的洞。

「……百年的余震要来了吗?这次不像领队那样站在世界这一边吗?」

「……虽然有可能只是不巧碰上而开战,但我认为那个吸血鬼的本性是邪恶的。话说回来,虽然我早就想到差不多是时候了,但没想到竟然会突然碰上,该说是运气不好,还是幸运地能够确认对方的存在?」

「正反两面,选你喜欢的那一面吧。话说回来,之前老身也问过,不能向其他龙王求助吗?」

「答案还是一样的,很难。现在还活在世上的,毕竟都是些没参加过八欲王之战的人。说起来,我觉得像『圣天龙王』那檨只会在天上飞,或是『暗夜龙王』那样窝在巨大地下洞窟里不知道在做什么的龙,不可能会帮助我们的。」

「是吗。不是也有像『七彩龙王』那样跟人类生儿育女的龙王吗?试着谈谈看,说不定会有很好的发展喔?」

「……也许吧。但我个人认为,还不如叫醒他说在海上都市最下层沉睡的她请求协助,成功机率比较高喔。」

「『在梦境中等待』,是吗?如果领队的智慧全都有保留下来,就不会这么多麻烦事了。他死得太早了。」

「没办法。他……杀了一路共同走来的同伴(玩家),受到了打击。我能体会他为什么要拒绝复活。莉古李特不也受到了打击吗?」

老妇眼光望向远方,神色沉痛地缓缓点头。

「唉,是啊……真的……你说得没错。」

「莉古李特,抱歉,你都已经不当冒险者了,我还这么说,但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什么事?老身可以猜到八成,不过还是听你说吧。」

查尔的视线对着一把剑。那把剑的形状似乎不适合用来挥砍,然而它的剑刃之锋利却无与伦比,是现代魔法绝对无法打造出的水准。

这把剑————八欲王留下的八大武器之一————正是查尔无法离开此地的理由。

「以往这件事是我在做,现在希望你也能帮助我。我希望你去收集能跟那边那把剑……跟公会武器匹敌的道具的情报。或者是像王国的精钢级冒险者『朱红露滴』拥有的强化铠那种,YGGDRASIL的特别道具。」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