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二章 纳萨力克的一天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八卷 两位领导者 第二章 纳萨力克的一天

序幕

纳萨力克时间 5:14

金色水龙头前端汇集了小小水滴,徐徐膨胀,最后受到重力牵引,滴落在浴室地板上。

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当中有好几座可供入浴的设施,这里也是其中之一。

在可让好几个人同时泡澡的大理石浴缸当中,有一个人影。

蓝色水滴沿著白皙光滑的身体滑落。所谓的蓝色并不是譬喻,而是经过著色般,刻意造成的蓝色。

蓝色液体从头到脚舔遍白瓷般的身子,滑溜溜地反抗重力,这次换成从下到上,以不同于水往四方流动的动作向上爬。

「──呜啊……」

不禁脱口而出的濡湿声音,在容易产生回音的浴室当中显得格外响亮。

也许是对自己的声音感到羞耻,纤细的手臂从蓝色液体中突然浮起。本来应该会听见的水滴滴落声,以及水面会产生的涟漪一概没有出现。因为这种液体具有异常的高度黏性。

举起的纤纤手臂,抚摸著受到许多人称赞的美丽容颜。

「啊──」

那人轻叹一口气,身体向后仰倒。然而,那具身子并没有沉入水中。蓝色液体缓缓接住那人纤瘦的身子。其弹力与动作,就像陷进柔软的水床一样。

液体具有明确的意志。

下个瞬间,这一点即获得证明。

蓝色液体开始蠢动,举起好几只一根或两根手指粗的触手。这些触手开始移动,像要拥抱那个人影。当然,蓝色水面下也有一样的动作。

脸庞、胸部、腹部、双臂、双腿──以及腰部。

捉住了猎物,液体似乎心满意足地开始蠢动。其真面目是蓝宝石黏体(Sapphire Slime),是一种高阶黏体。

蓝宝石黏体开始移动缠绕身体的细长触手。

触手滑入腰部微妙的部分当中。

「──啊……」

那人再度叫出声来。虽然这次比刚才更大声,但这次无意压低音量,只专心感受黏体在体内蠢动的感觉。

浴室响起自言自语的声音。

「──啊,真舒服。这种感觉实在无法形容呢。」

浴室里的人──安兹洗著黏体浴喃喃自语。

他掬起一把黏体,淋在头顶上。本来努力打扫著骨盘闭孔周围的黏体,似乎明白主人接下来希望自己清洁哪里。安兹感觉到黏体在头上爬来爬去。

「呼,真是享受啊。」

不死者安兹的身体全是由白骨组成。

由于不会新陈代谢,因此身体不会因为藏污纳垢而变脏或发臭。但这并不表示可以不用洗澡。因为灰尘或尘土还是会黏在身上,有时候还会被敌人的血回溅到。脏还是会脏的。

况且身为日本人,不洗澡实在很难过。

「在那边(本来的世界)都只能洗蒸汽浴呢。一知道可以泡澡,就会很想整个人坐到浴缸里……也许对日本人来说,入浴是深植人心的习惯吧。」

他一边做出模仿吐气的动作,一边让整个身体更加沉入黏体里。滑溜溜的触感承接了他的身体。

只要当作是高黏性的液体,就不会觉得哪里奇怪。

(正常洗澡很麻烦呢。)

安兹低头看著自己身上最麻烦的部位。

成排肋骨映入他的眼帘。

一根一根洗这些肋骨实在有够麻烦。有经验的安兹想起那时候的辛苦,叹了口气──虽然他不用呼吸。

麻烦的还不只这个。

脊梁骨也一样。突起部位会勾到毛巾,没办法三两下轻松洗好。必须一块一块慢慢洗。

安兹刚开始也洗得很仔细。然而,就连精神应该很坚强的安兹,都很快就洗到厌烦了。洗个澡最少也得花半小时,令人不由得心想「开什么玩笑」。

后来他改为泡进肥皂水里,像洗衣机一样在里面转来转去。这个方法还不赖。问题是感觉好像没洗乾净。不用什么东西在身上刷洗,总觉得好像没把污垢去除。

后来,他准备带把手的清洁刷来刷身体。这招非常有效。

虽然肥皂泡会喷得到处都是,但反正不是安兹在打扫。打扫是女仆的工作,她们还很高兴有机会可以大显身手。称得上是两全其美。

然而,就连这个妙招,也有唯一一个问题。

那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都刷乾净了。

就像自以为刷牙刷得很仔细,却还是蛀牙一样,他认为自己已经刷遍了全身上下,但又担心可能有哪里没刷到。

最后安兹找到了现在这个方法,就是让黏体在身上爬来爬去。

「这招……果然是划时代的,具独创性的,无可挑剔的完美方法啊。」

他看著蓝色黏体在身体表面到处爬动的样子,喃喃自语。

安兹对自己想到的轻松入浴法十分满意,沾沾自喜地点头。说不定这是他来到这世界以来,最完美的创意发想。

「真是佩服我自己!」

安兹一再自卖自夸,同时看著在自己全身上下努力爬动的黏体。

(真是可爱……)

虽然这种魔物十分凶恶,能以强酸融解敌人,力气大到连铁棒都能轻松折弯,但对安兹而言,却是能帮自己洗澡的仆人。就某种意义来说甚至像宠物一样可爱。

(不过,虽然黏体浴也不错……但偶尔也想洗洗普通的澡呢。)

纳萨力克地下九层有著各种设施。其中甚至包括一座大浴场。这是仿造SPA度假村打造的浴场,是包含各色澡池的综合设施。

「去洗一次看看好了……」

话虽如此,一个人洗太没趣了。既然如此──

「好!找守护者一起去吧。希望可以找到大家都有空的时间。」

自己想到的好主意,让安兹露出笑容。

1

纳萨力克时间 7:14

纳萨力克的女仆们有两种。

一种是以由莉•阿尔法为代表的战斗女仆,另一种是毫无战斗能力的一般女仆。后者──身为人造人(Homunculus),种族等级加上职业等级只有一级的她们,负责的是纳萨力克地下九层与十层的各项杂务。特别是清扫工作──打扫无上至尊主人们的房间,是她们最重要的任务。

其中一名一般女仆──西苏发挥了虽然赶时间,但脚步绝不匆忙的女仆技术──并不是什么特殊技能(Skill)──前往员工餐厅。

在早上这个时间前往餐厅,只有一个理由。

她抵达目的地时,几乎所有同伴都已经到了餐厅,开始用餐了。

以白色为基调,设计得朴素乏味的餐厅中,洋溢著女性们吵闹但快活的讲话声,像涟漪一样层层重叠,传遍各处。每一个人讲起话来还好,然而各种不同的声音交相混杂,就成了听不出意思的杂音。而且还加上餐具的碰撞声,更是显得嘈杂喧闹。

西苏寻找著好朋友的身影。

餐厅里的女仆可大致分成四个团体。

首先是同样由无上至尊所创造的三个团体。她们一般女仆共有四十一人,但并不是由四十一位无上至尊各自创造一个女仆,而是由三位至尊──白色发饰,黑洛黑洛以及克•杜•格拉斯所创造的。

然后是最后一个团体──虽然称之为团体有点语病──则是不属于以上三个集团的一群人。像是想一个人安静用餐,想边看书边吃饭,或是想跟其他无上至尊创造出的存在聊天的人都归类于这个团体。

较晚抵达餐厅的西苏,属于最后一个团体。

她对同样由无上至尊创造出的女仆们,就某种意义上来说如同姊妹的这些人轻轻挥手道早安,同时走向习惯坐的桌位。

那里坐著平时的成员,芙艾儿与露米埃。

西苏看到两人面前没有摆著餐点,露出有些悲伤的表情。

「早安。你们……已经吃过啦?」

「早安。嗯,已经吃过了。好好吃喔──又嫩又软──啊──真的好好吃喔──」

芙艾儿讲话像在念台词,明明很不擅长却又偏偏爱说谎。她的外貌看起来很俏皮──头发剪得短短的──女仆装也自己修改过,把裙襬改短了一点。

相较之下,另一名稍微扬起了眉毛的女仆,是相貌清秀的露米埃。一头金发带有不可思议的光彩,又像是蕴藏了点点星光。

「早安──芙艾儿,既然这样,反正也没必要吃第二次,你就在这里等著吧。我还没吃,所以现在要去拿。来,西苏,我们走。」

露米埃站起来。「骗你的啦,骗你的。」芙艾儿说著,也急忙跟上。

结束了常有的对话,三人一块走向自助餐台。当然,去之前还不忘拜托在旁边静静看书的茵克莉曼帮他们占位子。

到了自助餐台,西苏第一个拿的是香脆培根。她向来坚持「柔软的培根是邪门歪道」,因此香脆培根是她第一个必拿的食物。再来是汤。她从今日汤品、玉米浓汤、洋葱汤当中选择了洋葱汤。再拿一大堆香肠、炸薯条与丹麦面包,然后在另一个盘子里装满以洋葱为主的沙拉。最后走到戴著面具的男仆面前。

「呃,我要三重起司、洋葱加倍与蘑菇。」

男仆低头行礼后,开始替她煎欧姆蛋。

西苏先回到座位,把餐点放下。然后单手拿著一杯牛奶回到男仆那边,这时欧姆蛋正好也煎好了。

「谢谢。」

她端著煎得漂漂亮亮,没有一点焦痕的欧姆蛋回来,另外两个朋友正好也回到座位上。

「那么我要开动了!」

「我要开动了──」

「我要开动了。」

三人默默开始用餐。以一般女性的平均值来说,餐点的份量是太多了,但盘子里堆积如山的料理却迅速进了三个人的胃袋。这是因为她们具有一项种族的选择性惩罚,那就是食量增加。

因此即使是要好的朋友,吃饭时也绝对不会讲话。

芙艾尔鼓著脸颊不停咀嚼;露米埃吃相虽然高雅,但叉子来回速度异样地快;西苏则是介于两人之间。

不久,装在盘子里的食物以惊人速度消失,三人一起把牛奶喝光。

「呼──」

三人带奶味的气息重叠在一起。然后她们交换了眼神。

「……要不要再去拿一次?」

「也好。不过稍微休息一下再去吧。」

「赞成──反正肚子也有点饱了!──对了,西苏,你今天是值安兹大人的班,对吧?看你穿得比平常更有型呢。」

芙艾儿笑嘻嘻地问她。西苏也被她问得咧嘴笑起来。

「真好。还要几天才会轮到我值班呢?」

露米埃扳著手指开始数日子。

纳萨力克最高统治者们的房间很大,一个人仔细打扫起来,随便也要耗掉半天。

的确就数字上来说,是可以天天打扫。即使把目前雅儿贝德使用的备用房间等算进去也没问题。但是这样就得让几个人工作一整天没得休息。

然而,这对她们来说并不是问题。她们是由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统治者「安兹•乌尔•恭」创造出来的。为他奉献心力是理所当然,因为这就等于侍奉神明。

可是打算像狂热信徒一样工作的她们,却被神明般的存在,安兹•乌尔•恭阻止了。

因为他深知在黑心企业上班的辛劳,实在无法让有如朋友女儿般的存在像那样不要命的工作。

安兹指示她们「不用常常打扫无人使用的房间」,接著安排了「分组轮休」的制度。

就这样,目前纳萨力克的一般女仆分成了早班与夜班。前者三十人,后者十人。剩下一个人轮流休息,换句话说女仆们每四十一天才会有一天休假,这点引发了抗议声浪。

不是嫌假日太少,而是正好相反。她们提出请愿,希望能取消休假。

追根究柢,为无上至尊效力才是她们的存在意义。一旦人家告诉她们什么都不用做,她们将会找不到自己的价值,而产生自己不被需要的负面情感。

所以女仆们直接找安兹谈判,表示「请不要夺走我们的职务」「希望可以一整天都在工作」。

安兹马上拒绝。在YGGDRASIL也有疲劳的概念,但是可以用魔法轻易恢复。但是在这个世界,他不能确定也是一样的。他担心就算用魔法消除疲劳,也有可能渐渐磨耗身体机能,或是出一些差错。

主人如此坚持,女仆们也只能从命。看到她们这么委屈,于是安兹提出了一项职务。

那就是值「安兹班」。

他宣布女仆们每次派一个人,轮流随侍安兹左右,协助安兹处理一切事务。

对于将侍奉无上至尊视作最大幸福的她们来说,这简直像是淋了蜜的砂糖。她们二话不说马上答应,并且接受了交换条件「随侍无上至尊左右的前一天必须休息,做好准备用最佳状态侍奉大人」这项命令。

「要好好摄取营养,全力工作才行。因为看情况有可能会少吃一餐呢──」

「当然喽。值安兹大人的班,得替大脑补充大量营养才行。」

「会很想吃甜的呢。」

三人不约而同地频频点头。顺带一提,女仆们都随身携带好几份甜的能量补给食品。她们在值安兹的班时,会找空档啃补给食品,但是运气不好──或者该说运气好──的话,就会连啃补给食品的空闲都没有。所以早餐吃好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对了,你们听说了吗?下次好像要用从外面世界搜集到的食材做料理,并举办试吃会喔。」

西苏说出的话,让两个朋友吃惊得倒抽一口气。

西苏也觉得可以理解。

很少有女仆对外面──纳萨力克外的世界抱持好感。虽然也有女仆是瞧不起人类世界,但大多数还是觉得「外面很可怕」。因为过去曾有一群人一路攻打到地下八层,也就是她们所在楼层的正上方。

「那个试吃会所有女仆都能参加吗?还是只有一部分人?」

西苏正要回答芙艾儿的问题时,餐厅内的气氛突然变了。大家似乎变得兴奋不已,嘈杂起来。

她顺著女仆们的视线看过去时,正好传出了欢呼声。

「希丝──!」

「是希丝耶!」

走进餐厅的是其中一名战斗女仆──希丝。

对一般女仆来说,战斗女仆就像偶像明星。希丝则是其中最受欢迎的。大家常常为了争夺她身边的座位,吵得不可开交。

「啊,企鹅也在。」

一看,希丝把一只企鹅夹在腋下,后面跟著个一脸困惑的男仆。管家助理拚命挣扎,但只有鸟人一级的它,根本不可能挣脱希丝的手臂。死命抵抗就在她们的注视下,渐渐变成软弱无力的扭动。

最后它完全放弃挣扎,变得一动也不动,就像真正的布偶一样。

「希丝,这边,这边。到这边来一起吃饭吧!」

「不,请到这边来!希丝──!」

「管家助理就随便找个地方扔掉吧!扔掉。」

「不要的鸟拿去给厨师长,至少让它对纳萨力克做点贡献吧。」

她们对管家助理与希丝的态度差这么多,是无可厚非的。因为这个副管家动不动就妄言要支配纳萨力克,所以大家都不太喜欢它。就算是无上至尊把它创造成这样,屡屡讲出这种大话来,难免让大家忍无可忍。

听到大家的声音,希丝在餐厅里四处张望。那副样子看起来就像小孩子在找人或是犹豫著该坐哪里才好,可以看到许多女仆都被她可爱的模样迷死了。

「让希丝拿在手上,连那只鸟都变可爱了,真不可思议。」

「我来替希丝做一个代替的抱枕好了。雅儿贝德大人好像很会做这些东西,不知道可不可以请教她。」

「雅儿贝德大人那么温柔,应该会教你的。下次问问看吧。」

隔壁桌子传来书本阖起的啪答一声,西苏转头去看,正好与起身的茵克莉曼四目交接。

「餐厅开始变吵了,所以我差不多要回去了。你也是,既然要值安兹大人的班,那就赶快吃完早餐过去吧。因为你的失态就等于我们所有人的失态。」

茵克莉曼一副该说的都说完了的态度,不等西苏回答就径自走远。目送著她的背影,西苏看看自己的怀表。虽然还有时间,但如果要再吃一份早餐,然后整理仪容的话,时间也许有点赶。

「好。趁大家为了希丝争吵时,赶快再去拿一份吧!」

两个朋友也同意西苏的提议。

「喔──真是好主意哩──」

突然从旁边传来一个声音,把三个女仆都吓得跳起来。

「露……露普丝雷其娜小姐!」

西苏双手按住狂跳不止的胸口,转头看向发出声音的人。就在前一瞬间,那里应该还没有半个人才对。然而就在西苏一时转移注意力,移开目光的瞬间,露普丝雷其娜突然出现了。她翘著脚侧坐在椅子上,桌上还好好放著她自己那一份餐点。

「不要吓我们啦──真是。」

芙艾儿眉毛可怜兮兮地弯成八字形,还抱著露米埃不放。

「心脏差点从嘴里蹦出来了。」

露米埃似乎也没心情理会抱著自己的芙艾儿,好像被吓傻了般低声说。

三人异口同声地责备露普丝雷其娜,但表情却有点开心。因为战斗女仆当中,只有露普丝雷其娜会用朋友的态度跟大家相处,但她的行动方式却没有一个准则。每天往不同团体跑的她会到自己这边来,就像是幸运的象徵。最好的证据,就是一部分女仆注意到西苏她们的状况,都用艳羡的眼光望著她们。

「嘻嘻。不枉费我在村庄里做实验哩。你们三个反应都好有趣喔。」

露普丝雷其娜将手肘拄在桌上托著腮帮子,露出故事中猫咪般不怀好意的笑脸。虽然笑得坏心眼,看起来却莫名地有魅力,真是不可思议。西苏望著战斗女仆的笑容,一时看得呆了。

另外两人似乎也差不多,不过最早振作起来的是芙艾儿。

「村庄?」

芙艾儿微微偏著头,她的短鲍伯头搔到了露米埃的脸。

露米埃一脸忍著喷嚏的表情推开了芙艾儿,然后调整好坐姿,与露普丝雷其娜面对面。

「露普丝雷其娜小姐,记得您是在外面工作,对吧?」

「对啊。我在人类的村庄工作。」

「人类的……一定很辛苦吧。」

露米埃对露普丝雷其娜投以同情的眼光。

「不会啊。这是安兹大人直接指派给我的工作,做起来很有成就感哩……不过老实说,我觉得好无聊喔。要是能来场血腥蹂躏,一定很有意思。」

听到她这样说,西苏也没有任何感觉。人类村庄怎么样都不关她的事,管它是要繁荣还是灭亡,只要能对纳萨力克派上用场就都无所谓。

「说起来,安兹大人是说那个村庄很有价值,但我还是有点搞太不懂。」

「照安兹大人的个性,一定是可怜住在那个村庄的卑微人类吧。」

「不不,安兹大人可是死亡风暴般的人物,应该是要找机会大开杀戒吧?」

「你在说什么啊。安兹大人可是位才智之士耶!一定是某项伟大计画的一部分啦。」

「等等,这我可不能当作没听见哩。武力才是安兹大人的真本领喔?」

四名美丽少女互瞪,谁也不让谁。

「安兹大人是既俊美又温柔的圣人。」

「安兹大人是降临现世的死亡。」

「安兹大人是无可比拟的英雄豪杰才对。」

「喔,看来大家对安兹大人的印象都不一样哩。那就来比一比哩。看谁才能想出最适合安兹大人的绰号。」

大家一瞬间沉默了。露普丝雷其娜虽然一如平常地笑著,但看来在对自己主人的本质有多少了解的问题上,她似乎不打算甘拜下风。不过就这点来说,西苏与两个朋友也是不遑多让的。

一般女仆也许只是一级的弱小存在,但是对主人的敬意与尊崇可不会输给别人。

「那么你们三位先哩。」

「那么……」第一个开口的是露米埃。

「就由我先说吧,我认为应该赞扬安兹大人的美貌。所以就叫做面如冠玉,耀眼夺目,慈悲为怀的无上君主如何?」

接著换芙艾儿。

「要赞扬安兹大人的话,当然就是那伟大的力量!安兹大人是死之统治者,所以没有比『勿忘死』更好的绰号了。」

第三个换西苏。

「安兹大人过去曾经整合各位无上至尊,一定很擅长维持管理与营运组织。所以应该叫智谋之王。」

每个都是很适合她们主人的称号。但她们意志依然十分坚定,相信自己取的称号才是最好的。西苏,芙艾儿与露米埃的视线聚集在最后一人身上。

终于轮到自己了。「咳嗯。」露普丝雷其娜乾咳一声,得意洋洋地高声说:

「我看还是叫绝对最强无──」

「…………你在这里。」

一个平静的声音叫住了她。移动视线一看,站在那里的是希丝。原本夹在腋下的管家助理艾克雷亚不知跑哪里去了。

「…………不要每次都用完全隐形。」

「对不起嘛──这就是我的习惯哩──」

「…………而且你已经开始吃了。」

希丝不太有变化的表情底下,微微显露出蒸气般摇曳的怒火。西苏直觉认为待在这里将会倒楣。

「……啊,我得去安兹大人那边了。」

「那我也一起走。」

「我也跟你们走到半路。」

西苏她们静静地站起来,装做没察觉露普丝雷其娜求助的视线。

结果没能再拿一份早餐。虽然有些遗憾,不过现在必须绷紧神经才行。

西苏将背后传来的危险氛围逐出意识之外,拍拍双颊鼓起干劲。她神情如士兵上战场般英勇,但脚步轻盈地迈开步伐。



纳萨力克时间 9:20

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第六层。

这里看不到在坟墓里徘徊的不死者,但是有以亚乌菈支配的魔兽为代表,通常不会自动出现的魔物们保卫此地。这片号称地下大坟墓内占地面积最广的领域,大半空间都笼罩在浓密苍郁的树林之下,足以用「树海」来形容。

话虽如此,过去「安兹•乌尔•恭」过度讲究的成员们,不可能只把这个领域涂成绿色就草草了事。

这里有著竞技场,巨木,被树林吞没的村落遗迹,湖泊,蛊毒大洞,歪斜树丛,盐树林,无底沼泽地带等等,为树海创造多样性。最近因为迎接了新的居民,甚至还盖了座小村庄。

在这有许多景点可供观赏的树海的中央,有个巨大的──话虽如此,还是比地下四层的地底湖区来得小──湖泊,围绕周围的不是树林而是草原。尽管综观整个地下六层,草原与湖泊都只有巴掌大,但已足够达成她们的目的。

她们──首先是这个楼层的守护者亚乌菈。她骑乘在毛色漆黑的巨狼背上,显得驾轻就熟,一看就知道技术熟练。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在巡逻这个广大地区时──虽然凭她异乎寻常的体能用跑的也很轻松──她基本上总是喜欢骑著自己支配的魔兽移动。

剩下还有两个人。

一个是守护者总管雅儿贝德。身上穿的不是平常美丽动人的白色礼服,而是战斗用黑色全身铠,不过两手没有拿著武器或盾牌。

另一人是夏提雅。她跟平常完全没有不同,眼中带有与其说是兴味盎然,不如说是乐在其中的奇妙色彩。

「那么开始了──来吧,我的骑兽。」

雅儿贝德发动的特殊技能是「召唤骑兽」。

彷佛从空无一物的空间中缓缓渗出,一头与铠甲同色的魔兽现身了。

这头拖著白色鬃毛与尾巴的魔兽,外形就像一匹马。它披著马匹用全身铠,并配上马鞍与缰绳。

体格比马略小一点。但它散发出普通马匹不可能有的魄力。而最具决定性差异的是头部。头上长出了两支向前突出的犄角。

第一个对出现的魔兽做出反应的,是三人当中对魔兽造诣最深的亚乌菈。

「喔!跟一般双角兽(Bicorn)不一样!犄角很强壮,身体也很结实呢。」

「哼哼。」雅儿贝德笑了。

「对啊。这头双角兽配合我的能力经过强化,可以称之为战斗用双角兽王(War Bicorn Lord)……其实就是百级双角兽啦。」

「会在天上飞吗﹖」

「不,没办法。基本能力跟双角兽完全一样。并没有增加什么特殊能力,只不过是强化了体力,肌力与敏捷性罢了。」

「看来没有骑兵系的特殊技能,还是无法强化骑兽啊──这样说来,如果让它参加我们百级的战斗,可能会因为特殊能力太弱而碍手碍脚呢。」

「是啊。不过用我的特殊技能加以弥补,就可以保护这孩子,进行长时间战斗了。」

「可是这样不就要把力量浪费在这上头了?战斗中会白费很多工夫不是?不如改变装备来强化它怎么样?妾身听说骑兽系魔物可以装备铠甲与蹄铁之类的物品哟。」

「没错。特殊技能召唤出的骑兽也可以改变部分装备。这跟刚才亚乌菈问的问题也有关连,比方说,让它装备具有飞行能力的蹄铁,它就会飞了。但我已经让它装备了提升移动速度的魔法道具……真难抉择呢。」

雅儿贝德轻轻拍了一下身旁魔兽的身体。可能是太用力了,双角兽似乎摇晃了一下。

自己召唤的魔兽不可能挨这么一下就站不稳。就在雅儿贝德怀疑它是故意酸自己,皱起眉头时,亚乌菈提出了问题:

「喔。那它叫什么名字?」

「就是双角兽啊?你自己刚才不是说了?」

「不是啦。不是种族名称,是个体名称。」

「有必要吗?」

她把脸转向夏提雅徵求意见,吸血鬼没吭气,只是耸耸肩。

「有必要吧?它不是雅儿贝德的宠物吗?」

「也称不上宠物……再说,每次召唤出来的真的都是同一头吗?」

听到雅儿贝德的疑问,夏提雅大声表示自己的好主意。

「那么问问看恐怖公怎么样?他很擅长召唤同胞,应该很懂这方面的事吧。」

「……我可不要。虽然他好歹也是纳萨力克的同伴,实在不该讨厌他,可是就是……」

「啊──的确。它们没有恶意,可是就是会钻进衣服缝隙里呢。不过安特玛好像有时候会过去。」

「恶心死了──别讲这种让人全身发痒的话……那个房间真的是货真价实的恐怖屋。虽然是自己的楼层,但妾身可是一点都不想去。」

「……夏提雅,你知道吗?安特玛都把那里叫做点心房喔。」

「呜噫──!真的吗?真的吗?呜哇──妾身再也不敢靠近安特玛了。」

雅儿贝德也表示同意。她实在不敢靠近把那个称做点心的人。就在气氛变得越来越奇怪时,亚乌菈似乎是想改变气氛,稍微提高音量说:

「回到原本的话题,你不替它取名字吗?」

「也是。如果你觉得取比较好,那我就取吧。」

雅儿贝德一边念念有词一边陷入沉思。既然要替自己骑乘的魔兽取名字,当然要取个听了不会害臊的。她想到各种词汇与文字,忽然灵光一闪,一首歌曲在脑中响起。

「你在念念有词些什么呀?」

「啊,真抱歉。」雅儿贝德如梦初醒般回答。「这个嘛。只要能获得安兹大人许可,代表我的心意,就取名为『世界巅峰』吧。」

「喔──真是个好名字呢。世界的巅峰,指的是安兹大人吗?」

雅儿贝德笑而不答。

夏提雅的眉毛弯成了危险的角度。

在一触即发的气氛当中,一如平常地,又是亚乌菈在劝架。

「哎唷,又不会怎样。那么既然已经召唤出双角兽了,就快来做下一个实验吧!」

「嗯,我知道了。」

被人当小孩哄的夏提雅半眯著眼瞪著雅儿贝德时,她转向双角兽,脚踩到马镫上。雅儿贝德用不像穿著铠甲的轻盈身手跨上马背。就在她一坐上马鞍的瞬间,透过接触到的部分,她发现双角兽的身体在发抖。

「怎么了!」

雅儿贝德焦急得不禁大叫出声。她想不到有什么原因会让自己的百级双角兽这么容易站立不稳。忽然间,她想起刚才轻拍双角兽时的-->">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