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破军的魔法吟唱者

prologue

第九卷 破军的魔法吟唱者 prologue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

图源:真妹控

扫图:linpop

录入:大A身着吊带袜

吉克尼夫•伦•法洛德•艾尔•尼克斯──帝国独一无二的至高君主──人称鲜血皇帝,备受畏惧的青年回想著自己的演技有无任何瑕疵。

他有自信刚才的笑容与态度能让对方抱持好感,万无一失。

贵族都很擅长这种心机,尤其是身为皇帝,自幼就被灌输这类知识的吉克尼夫,这方面更是高超到没人能一眼识破。在那些客人的眼里,吉克尼夫一定像个温柔爽朗的青年。

舒缓对方的心情是很重要的。

以猜疑包裹自己的人,内心不易观察。然而只要以信赖与好感作为丝线加以操纵,将猜疑的外衣一件一件脱去,对方的内心就等于毫无防备。当然,这些诱导手段都会巧妙隐藏在绅士真心欢迎般的笑容底下。

绅士吉克尼夫接待的对象──是骑著龙(Dragon),突如其来闯入皇城的两名黑暗精灵(Dark Elf)。

他还是头一次遇到外貌与力量如此不一致的人。

手持法杖的小女孩引发的地震惨剧,造成了一百七十名死者。详细清单为:近卫兵四十名、骑士六十名、魔力系魔法吟唱者(Magic Caster)八名、信仰系魔法吟唱者八名。此外还有一人──被害之严重令人瞠目结舌。

这些骑士负责守卫皇城,虽然是精英中的精英,但还算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损失。以冒险者的等级来说,算是一群银级战士。国内在培训后进上投注了相当大的心力,这种等级的骑士今后仍不虞匮乏。

再来是近卫,他们是帝国将来不可或缺的顶级精英。一次失去半数能与金级冒险者匹敌的人,损失相当惨重。而且他们的装备,是动员了帝国魔法省众多魔法吟唱者,耗费大量时间打造的魔法武器与防具,比相同重量的黄金更有价值。

最惨重的损失是最后这一人,帝国最强骑士之一「不动」纳札米•艾内克。本人说自己只是模仿以前见过的战士,不过由于他采取的是双手持盾战斗,重视防御的战斗风格,因此在帝国最强的四位骑士当中,又被称为「最硬骑士」。

在这个世界里,个人勇武能胜过数百名士兵,强悍战士的死亡可不只是单纯损失,即使说帝国的军事力因此一口气下滑也不为过。

老实说,吉克尼夫恨不得能泼盆水把对方赶走,但他当然不可能对杀人不眨眼的强者这样做。他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故意想展示力量,总之刚才只能用笑容欢迎这些不速之客。

不过,自己也不会一直挨打。吉克尼夫紧盯眼前的两个小孩,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

从一点无聊的小细节,都能看出很多资讯。

吉克尼夫的感觉相当敏锐,曾经藉由飘散著相同的辛香料气味,看穿为自己竭尽忠诚的贵族,其实暗中勾结敌对贵族。这次他也试图眼尖地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服装──

容貌──

(话说回来……)

作为安兹•乌尔•恭的使者闯入皇城的黑暗精灵小孩,五官生得相当端正,可以想像将来一定会受到异性青睐。

(那种娇小纤细的体格,还有千变万化的表情,怎么看都只是普通的小孩。一无所知的人听到他们是使者,不管是谁都只会苦笑吧。)

背负著国家命运的使者──外交官必须具备多方面的资质,其中外貌也是个重要条件。外貌不合使命的人,有可能使母国蒙受损害。

安兹•乌尔•恭应该也明白这一点,但他却送来了可能遭到轻视的黑暗精灵,究竟有何意图?

吉克尼夫绞尽脑汁,冥思苦索。

(有可能是……示威行为。先派来定会遭到轻视的使者,再行使武力威吓我方。与一开始的印象落差越大,对我方造成的冲击也就越大……但若是如此,骑著龙闯入皇城岂不是适得其反?因为龙就足以震服众人了……还是说他们那边只有这两人堪任使者?或是有其他的──可恶,我猜不透对方的目的,情报还太少了。)

脑海中浮现几个想法,又像泡沫般消失。

(首先最优先的事,是收集对方的情报。没有情报什么都免谈。再来是测试会让对方感到不快的底线。只有蠢材才会激怒对方,让谈判决裂。)

首先,吉克尼夫必须确认他们来找自己的理由。

这两个黑暗精灵说:「皇帝送了一些没礼貌的家伙到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来」,并在中庭引发了一百多人瞬间丧命的惨剧。他们这样做是基于有凭有据的情报,还是只是想套话,这点吉克尼夫必须看个清楚。

他们所说的「没礼貌的家伙」从时机来想,应该是指那些工作者。如果是这样,下指示把他们送过去的的确是吉克尼夫没错。但吉克尼夫可是用了层层计谋,在不露出任何马脚的状态下,将他们送进去的。

他们──安兹•乌尔•恭是怎么看穿己方计谋的?根据这点,己方也得采取不同态度。

(既然他们说是以使者身分来的,那么应该有机会可以抓出一点情报。我必须观察对方的每一个小动作,解读出他们的目的才行。)

隐藏在两人背后的,是认同他们擅闯其他国家,以武力要胁国君的存在。任何一点判断错误,都可能直接威胁到生命安全。

他可不希望对方再引发一场地震。

吉克尼夫将意识转向墙壁另一头的房间。

本来他应该会让大量近卫兵在隔壁房间待命,并且让几名近卫兵在这个房间一同出席,但他今天没这么做。就算找来五十名近卫兵挤进房间里,遇上这两人也只能白白送死。因此只有五人与自己一同出席。

首先是帝国四骑士之一「雷光」巴杰德•佩什梅。接著是帝国最强的大魔法吟唱者夫路达•帕拉戴恩。最后是优秀能力受到吉克尼夫赞赏的三名秘书官。

另外,他命令近卫队在中庭挖掘地裂痕迹。

他知道把尸体挖出来也没有意义。

帝国没有人能使用复活魔法。帝国的精钢级冒险者没那么大的能耐,神官们也一样,附近地区只有王国与教国有人能使用复活魔法。

即使如此他仍然下令回收尸体,纯粹只是因为舍不得他们装备的魔法道具。除此之外,替部下们收尸并加以厚葬,也能有效维持将士们的士气。

「来,使者阁下特地自远方而来,不妨先润润喉如何。我还让人准备了小点,不嫌弃的话请尽情享用。」

吉克尼夫摇响了手铃,在外头待命的女仆们静静地走进房间。将近二十名女仆,每个人都端著擦得亮晶晶的银盘。

受过重复训练的女仆,动作原本既俐落又优美。

然而这些令吉克尼夫暗暗自豪的女仆,平常整齐划一的完美步伐,今天却有点紊乱。

正因为原本完美,乱掉的脚步也就格外显眼。

(怎么了?她们至今服侍过各种使者,从来没这样过啊!是受到什么魔法的影响吗?)

吉克尼夫凭著意志力,阻止自己伸手去握藏在衣服底下,挂在脖子上的徽章。这个徽章要偷偷带著才有效,要是被对方知道自己装备著这种道具,只会造成反效果。

当女仆们的视线在两名黑暗精灵的身上摇曳时,吉克尼夫知道她们为何如此失态了。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是被这两人的容貌震慑到了吗。我很能体会你们的心情,但是……蠢货,别让我丢脸啊。)

不过亲眼看到那两人的相貌,还能只有这点程度的动摇,或许反而值得嘉许。

女仆们在所有人面前放下饮料与甜点,行礼之后就离开了房间。

「来,请用。」

「喔。」

黑暗精灵男孩一脸无趣地拿起玻璃杯。

这是以澄澈玻璃加上细致雕饰做成的精品。

吉克尼夫并不喜欢这种精雕细琢的玻璃杯,但不喜欢不代表没有。款待使者时端出的餐具等用品可以显示帝国国威,也证明了使者对帝国有多少程度的重要性。

黑暗精灵男孩喝了一口饮料。

(毫不犹豫就喝了啊……不怕饮料下毒,是因为有用魔法做预防吗?还是他判断我方没有那种企图?……或是有其他理由?嗯,那个女孩也是毫不犹豫就喝了呢。)

「不怎么好喝呢,而且好像也没什么特殊效果。」

男孩所言让吉克尼夫一瞬间有股新鲜的惊讶感。

没有人敢对吉克尼夫这样讲话,从他小时候就是这样。

惊讶之情消失后,他开始有点恼火,觉得这小孩子真是傲慢无礼。不过他不是笨蛋,不会把这种态度写在脸上。

「真是抱歉。」吉克尼夫对男孩笑笑:「若你愿意告诉我你喜欢哪种饮料,我下次会准备的。」

(──他说的特别效果,是指毒素吗?他本来就认为饮料里有毒,故意喝的?这句话到底有什么含意?)

「你们不可能准备得了我喜欢的饮料吧。」

「姊……姊姊,这……这样太没礼貌了啦。」

「嗯,是喔,会吗?」

(姊姊?原来不是男生,是女生啊。她们不是兄妹,是姊妹吗?)

经她这么一说,看起来的确像是女孩。

(为什么……要穿男装……不,也许是为了方便活动,才故意选这种衣服。这个年纪的小孩总是比较中性。这样说来,那边那个小孩该不会是男……不,都穿那种衣服了,再怎么说也不可能是那样吧。不过……妹妹好像比较乖呢。)

吉克尼夫思索著能否把手持法杖的女孩拉进自己的阵营;或是让她居中调解,让局势变得对帝国有利;然而目前对方的情报不足,想不到什么良策。

更何况,可别忘了这个看似乖巧的女孩,才引发了那场恐怖的杀戮行动。随便招惹这种人,等于是把手伸进沉睡的龙嘴里。

(还是需要情报。我得赶紧想出办法,看穿对方的企图才行。)

「那么使者阁下,首先,我刚才已经报上过名号,容我重复一遍吧。我是巴哈斯帝国的吉克尼夫•伦•法洛德•艾尔•尼克斯。我已经知道了菲欧拉阁下的大名,那么可以请教你的尊姓大名吗?」

「那……那个,呃,我叫马雷•贝罗•菲欧雷。」

「谢谢你,菲欧雷阁下。那么,刚才菲欧拉阁下说过:『安兹大人很不高兴。所以如果你们不来道歉,我们就要毁灭这个国家』,你的意思是要我亲自前往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谢罪吗?」

「这还用说吗?」

讲得很简短,其中却暗藏著冰冷的情感。

亚乌菈这个黑暗精灵眼中本来就不带一点温情。从中只能感受到人类看虫子时的感情。

问题的重点就在这里。

实际上,对方所说的是事实没错,那么己方应该承认多少事实?而对方又是从哪里得知这件事实的?若是平常,吉克尼夫会先花言巧语一番将使者送走,然后采取行动收集情报,但不知道对方吃不吃这一套。结果还是得试探对方的底线,否则情况于己不利。

「对了,是安兹•乌尔•恭阁下亲自命令两位前来我国的,没错吧?」

亚乌菈与马雷都露出不解的表情。

「是啊……那又怎样?」

「不,我只是想确认一下。」

吉克尼夫开始思考。

安兹•乌尔•恭究竟是何方神圣?黑暗精灵、坟墓、龙,没有个统一感。这些要素之间有什么共通点?

会不会是生活在都武大森林的黑暗精灵,迁徙到草原上的坟墓了?而龙则是黑暗精灵的族长安兹•乌尔•恭役使的魔物。

吉克尼夫将这些妄想赶出脑海。

(……故事让那些吟游诗人(Bard)去创作就行了。从收集到的情报中导出正确解答,才是我的职责。)

他只知道对方用了某种手段收集帝国内部的情报。这表示对方拥有相当惊人的情报网络?还是说──

(──安兹•乌尔•恭是个擅长分析情报的人物吗?如果是这样,我必须确认一下。)

「也是恭阁下命令两位骑著龙踏进我们皇城的?」

「是……是的,是安兹大人命令我们的。」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干嘛从刚才就一堆怪问题?你到底要不要来道歉?不来就讲清楚,我会回去禀报安兹大人,然后再回来毁灭这个国家,就这么简单。」

有句话说「不入龙巢,焉得龙蛋」,意思是不冒险,就别想得到巨大的成就或功名。

吉克尼夫听从这句教诲,下定决心踏出一步。

「当然,我会诚心诚意去谢罪的。我不记得自己有派任何人前往称为纳萨力克的地方,但有可能是我的属下擅作主张。下级犯错,上级必须负责。」

吉克尼夫的眼角余光看到三名文官睁大了眼睛,夫路达则是点头,表示回答得很对。

「喔,知道啦,那你跟我们来吧。」

「等等,去是可以,但我好歹也是统治帝国的君主,不能突然离开国内。这样吧,给我个两三天──」吉克尼夫观察对方的表情,确认这个数字还不至于触怒对方。「──用来处理紧急事项,然后再加上诸多准备,还有送给恭阁下的礼物等等,加起来大约十天──」

「──十天?有点太久了吧。」

「只要有十天,就能准备还算像样的礼物。总不好赠送一些无聊礼品,失了礼数吧。况且我也得调查这事本来该谁负责。帝国很大,调查起来会花不少时间。」

「礼物啊……」亚乌菈边说边陷入沉思,身旁的马雷开始不安起来。

(原来如此……听到要准备礼物送给恭就感到犹豫,可见她对主人抱持著相当大的敬意。从这一点下手,或许还能再争取到一点时间。)

吉克尼夫正要开口,但亚乌菈比他快了一步。

亚乌菈带著满面笑容,用开玩笑的口气说:

「逗你的啦。安兹大人本来就要我叫你立刻过来,不过没有指定正确时间,所以『立刻』指的是几天后,就看你怎么想喽。」

吉克尼夫巴不得能向早已看穿自己想法的安兹•乌尔•恭啐一口口水,同时确定他在斗智方面也是个强敌。

(他是用「立刻」这个字眼,想看看我会多赶吗?真是服了你了,安兹•乌尔•恭,连谈判都有一套啊。想不到他已经预料到这段对话了,可见一定相当有智慧。)

「我说啊,你干嘛都不说话?」

听到亚乌菈冷冰冰的声音,吉克尼夫才发现自己不小心陷入了思考迷宫。

「呃,没有,失礼了。我只是在想时间有限,可以准备什么样的伴手礼……」

「是喔。好吧,没差。那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你什么时候才要到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来拜谒安兹大人?」

「这个嘛。」吉克尼夫无视于亚乌菈显而易见的挑衅:「考虑到各种准备,我就在五天后登门叨扰吧。」

「知道了,那我就这样转告安兹大人。啊,对了,要不要我帮你们把活埋的人挖出来?不过嘛──」

亚乌菈双手一拍,露出不像小孩子的邪恶嘲笑。

「──我看他们都变成煎饼……不对,是绞肉了,恐怕很难捡喔。」

吉克尼夫面露微笑,因为从刚才到现在,对方的目的实在太明显了。

人类在激动时会暴露出本性,所以她一定是想激怒自己,看看有什么反应,这种谈判手段吉克尼夫有时候也会用。遇到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称了对方的意。

「那真是太感谢了,可以拜托你吗?」

看到亚乌菈失望的表情,吉克尼夫第一次露出由衷的笑容。
本章已完,搜索"亲小说网"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