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一章 唇枪舌战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九卷 破军的魔法吟唱者 第一章 唇枪舌战

1

六辆豪华马车在草原上疾驰。

即使是在草原上,马车行驶的稳定度依然惊人。

首先是车轮部分,使用的是称为舒适车轮(Comfortable Wheels)的魔法道具。不只如此,车身部分也做了称为轻量载货(Lightweight Cargo)的魔法道具处理。

而拉动这辆耗费惊人钜资制成的超高级马车的生物,也是符合此等奢华水准的特别动物──类似马匹的魔兽,八脚马(Sleipnir)。

六辆此等水准的马车,所需费用已经多到让人算都懒得算了。

这种一般富豪还坐不起的马车周围,由一群骑著壮硕马匹的人负责戒备。

总计超过二十名的警卫人员全都是相同打扮──身穿炼甲衫(Chain Shirt),腰佩长剑,背上背著箭筒与长弓。

一群男人当中,只有领队前进的人物是一名女性。

只有她跟其他人员不同,身上穿的是重装备,铠甲是全身铠(Full Plate),枪矛不同于骑士枪(Lance),像是步兵会拿的那种。面罩掀了起来,但右半边的脸用金色布幔遮起,看起来十分怪异。

这个集团似乎像是佣兵,但纪律严明的动作与一言一行,都带有不同于佣兵的氛围。他们目光锐利,毫不松懈地戒备周围状况。

即使在开阔平原仍然持续警戒的模样,或许会被人认为过于胆怯。然而在这个魔法实际存在,魔物四处跋扈的世界里,再怎么排除万难也无法保障一定安全。

几个月不吃不喝藏身于地底,专注等待猎物经过的大蜘蛛;呈现不定形的雾状姿态,从空中滑翔袭击生物的不净怪物;视线具有石化效果,就算远在地平线另一头,看到其身影也得全速逃命的毒蜥蜴。

为了戒备这些拥有致命能力的魔物,他们随时保持著紧张的气氛。不过,一般佣兵是不会做到这个地步的。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证明他们绝非普通佣兵,那就是存在于上空,但肉眼不可视的一群人。这些人发挥了与隐形魔法同样的效果,飞在空中跟地面集团并行前进。

有种魔兽称为骏鹰(Hippogriff),是狮鹫和母马杂交的后代。这种魔兽上半身是鹫鹰,下半身是马,可能是因为具有马的血统,比狮鹫容易驯服,是很受欢迎的飞行骑兽。此时空中就有一群骑著这种魔兽的人。

会飞的坐骑动物──虽然这几只是魔兽──市价非常昂贵,区区佣兵是不可能凑齐这么多只的。

没错,他们有如佣兵的外表,只是为了掩人耳目的打扮。

在地面上前进的集团,其真实身分是帝国近卫队。飞在空中的则是装备了超珍贵魔法道具,以隐形薄纱同时包裹穿著者与骑兽的皇室空卫兵团(Royal Air Guard)精锐。

当然,马车的主人正是巴哈斯帝国皇帝吉克尼夫•伦•法洛德•艾尔•尼克斯本人。

他们之所以做这种打扮有几个理由,其中最大的主因,是皇帝不可能光明正大地领著骑士们通过王国境内──也就是入侵国境。所以马车的外装部分比起内部也朴素许多──虽然还是比一般马车来得豪华。

这支马车车队从前面数来第三辆是吉克尼夫的马车,因此戒备比其他马车更森严。

马车车顶──置物架部分还做过改良,让两名弓兵躲在行李当中待命。

至于马车内部则是穷奢极侈。内部装潢与其说是马车,倒不如说成移动式高级旅店比较贴切,墙壁与地板都贴有柔软的绒毯。相对而坐的座位也很蓬松柔软,设计成长时间乘坐也不会腰酸背痛。

获准与吉克尼夫共乘的有三个人。包括吉克尼夫在内,总共四人同乘马车,听起来似乎很拥挤,但那是没坐过真正奢华马车的人才会有的想像。实际上这四个大男人,都各自保有足够的宽敞空间。

「──陛下。陛下,您差不多该醒醒了。」

这个声音将吉克尼夫从小寐中唤醒。

他用拇指与食指揉揉眼角,打个大呵欠,接著发出「嗯!」一声,挺直了背脊。僵硬的身体得到放松,感觉很舒服。他再度打了个大呵欠。

「陛下,您刚才睡得很熟,但好像还没睡饱呢。」

听到出声将吉克尼夫从舒适睡眠中唤醒的人──获准同乘这辆马车的秘书官,罗内•梵米利恩这样问,吉克尼夫摇摇头。

「喔,不,不会。我只是还有点迷糊,但已经睡饱了。不过好久没睡午觉了呢,好像长大以后就没睡过了。在皇城里总有堆积如山的公务得处理,所以不能浪费时间,但是在这段旅途里,我反而没事可做了……这还是我第一次想感谢恭呢。」

「啊,陛下的确整天都不知道在忙什么呢。怎么会有那么多事可以忙?」

用不把皇帝当皇帝的口气搭话的,是帝国四骑士之首巴杰德。这种讲话方式本来应该会让人听了想皱眉头,但共乘马车的人都没说什么。

吉克尼夫苦笑著对态度过度亲昵但能力优秀的部下回答:

「全都是某个叫鲜血皇帝的家伙不好。都是他的急进改革,让很多人事物都跟不上状况。这男的实在太笨了,应该有更轻松的手段才是,像是先召集一些优秀人才再行动等等,下次拜托你们也念他两句。啊,不过在念他的时候,必须要准备替代方案喔。」

车内所有人都露出跟吉克尼夫类似的笑容。

帝国的行政事务,本来都是由贵族们──尤其是宫廷贵族──负责。这是因为基于金钱等理由,只有贵族出身者才能从小就接受教育。当然既得利益问题也是原因之一。

然而由于吉克尼夫肃清了贵族们,文官人数也随之减少。相对地,事务量却因为改革而增加了。结果理所当然地,每个人负责的工作量一口气暴增,吉克尼夫本人也不例外。

他不负鲜血皇帝之名,处理掉许多无能的贵族,不过这些人一消失,他才发现原来无能也有无能的用处。

即使如此,吉克尼夫并不后悔。

肃清只能在那个时机进行。要是继续守株待兔,恐怕骑士们的指挥权也会被大贵族们拆得四分五裂,父皇的死就没有意义了。

正因为进行了肃清,帝国才有未来。

女人在生育时总要经历一段分娩之痛。这么想来,每天的庞大工作量,就是帝国重生的分娩之痛。那么当跨越这种痛苦时,必定能获得珍宝。

这让吉克尼夫联想到自己的孩子。

吉克尼夫并未成婚,但已经有孩子了。他没有立皇妃,有几个并非侧室而是称为爱妾的女人已经生下了婴儿。

很遗憾地,吉克尼夫并不爱这些孩子,但他希望其中至少有一个是优秀人才。

因为如果将来成为皇妃的女人生的孩子不够优秀,他打算从爱妾生的孩子当中找个优秀的代替。

「不过,我这样一直忙著处理国务,不是一个国家该有的样子。真希望能早日培育出一群文官,让我恢复成历代皇帝那样只需要做简单命令的职责。况且我也不想让我的孩子,也就是下任皇帝跟我吃一样的苦。我可不希望他因为太过忙碌而怨恨我。」

目前的帝国是奠基于一代的优秀人才上。不,应该说是历代的优秀人才打稳了根基,再由吉克尼夫建造出雄伟的建筑。然而,下任或下下任皇帝不见得一样优秀。

吉克尼夫虽没说出口,但他想建立出只要有某种程度的能力,就能顺畅无碍地经营帝国的体制。

「这恐怕很难。现任陛下拥有绝对权威,臣认为不可能跟历代陛下采取相同的方式经营帝国。」

「梵米利恩,这方面就要靠你们努力了。我握有绝对性的决定权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这是过去的皇帝们为此尽力执政所得到的好结果。但不能因为我有绝对权威,就大事小事都得插嘴。应该说如果弄到这样,那还要文官何用?他们都把脑子忘在哪里了?」

「总之绝对不是忘在帝国魔法学院里,陛下。」

魔法学院的上级机关魔法省的最高负责人夫路达,插嘴表示自己可没培育出那种笨蛋。

「哈哈,是啊,老爷子说得对。」吉克尼夫轻咳一声,让众人绷紧神经。「在我这一代,帝国返老还童,变回了婴儿,除旧布新。正如梵米利恩所说,直到帝国成长茁壮之前,我必须继续尽力,但如果永远是个孩子而不成长,那就伤脑筋了。将来我应该只需要指示大方向,而由文武百官制订执行指示的计画才是。」

只有一位绝对君主的国家不会强盛,吉克尼夫很清楚这点。

罗内低下年纪轻轻就毛发稀薄的头表示了解。

「下任皇帝啊……对了,陛下不打算跟那位大人生小孩吗?」

巴杰德所说的「那位大人」是谁,吉克尼夫立刻就明白了。因为吉克尼夫知道自己的爱妾当中,只有一人受到巴杰德的高度赞赏。

爱妾都是看相貌或双亲地位选拔的,不过只有一个女人完全无视于这些条件。这个女人是唯一一个不是看长相或家世,而是以头脑获选的。也是吉克尼夫唯一允许干预政治──只不过不是在公共场合,而是床上──的女人。

吉克尼夫本来无意纳她为爱妾,会演变成目前的关系,是因为她本人如此要求。

以吉克尼夫来说,就算要立她为正妃也无所谓。

「不,那家伙不希望如此。她还说:『容貌是与生俱来的宝物,尤其对于领导群众的人物而言,容貌更是非常重要的资质。缺乏智慧可以靠努力或优秀下属弥补,容貌就没办法挽救了』呢。」

「只要继承陛下的血统,还怕生不出漂亮的孩子吗?不过也是啦,我承认以属下的立场来说,还是被长得帅的皇帝命令比较高兴。」

「结果长相还是很重要吗?」

没有人身分比吉克尼夫崇高,因此他不太能体会这点。他自己不管此人长得多丑,只要能力优秀就会起用,也会安排担任要职。

「比起活像肚皮朝天的蟾蜍的,当然还是帅哥比较好喽。陛下您想想,在自己身上扭摆腰肢的女人,还是美女比较好吧?」

「──算是吧,我好像有点明白了,但这两件事一样吗?」

吉克尼夫总觉得哪里不太对,歪著脖子。

「陛下打算从哪边迎娶正妃呢?」

听到夫路达的询问,吉克尼夫皱起眉头。

「若要论国内外,当然是国外了。现在从国内迎娶正妃没有好处,必然要从国外迎娶……不过那家伙推荐我娶那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当正妃。」

夫路达埒著胡须。

「您是说拉娜公主吗?」

吉克尼夫神情苦涩地点头。

里•耶斯提杰王国第三公主──拉娜•提耶儿•夏尔敦•莱儿•凡瑟芙。

这个公主又被称为「黄金」,貌美如花且名声响亮,但几年来都在吉克尼夫的脑中最讨厌女人排行榜中名列第一。相反地,喜欢的则是城邦都市之一「比柏」的市长卡薇丽亚。

「我完全搞不懂那女人在想什么。每次听到她的所作所为,我都会觉得她好像是故意失败,让我有种不协调的感觉。」

不可能有这种人。吉克尼夫很想这样想,但他很清楚人类是多么千奇百怪的生物。那么如果那女人是故意失败,她又有什么企图?每次只要想解读拉娜这个女人的思维,他就觉得自己彷佛不断陷进蜘蛛网,感觉很不舒服。

「……有没有人能把那个诡异的女人暗杀掉啊。」

「如果这是陛下的命令,即刻请伊杰尼亚过来如何?」

伊杰尼亚是出没于帝国东北部与城邦等地的暗杀集团,名称来自过去十三英雄之一的名字。据说他们会使用相当奇怪的招数,帝国很希望能将他们秘密收入麾下,也探询过对方意向,但没得到正面回答。

「免了免了,还得让那女人传授我们一些划时代的知识呢。与其杀掉,还是让她活著比较方便……我看那女人,搞不好连这一点都心知肚明喔。」

「有这么厉害吗?」

「不知道。」吉克尼夫虽如此回答,心里却觉得有可能。

王国的间谍会把拉娜的发言转达给吉克尼夫,她提出的创新政策常常连吉克尼夫都不禁瞠目结舌;他在帝国采用了这些听来的政策,做出的实绩证明拉娜的政策确实令人佩服。

她若是有个万一,对帝国来说也是个损失。

拉娜在王国做出提议的时机,有时会让吉克尼夫觉得她好像预测了帝国的动向。倘若如此,就表示拉娜这女人是在没有耳目的状况下,感应到帝国的动静,并巧妙加以操弄。

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就是曾经想把王国战士长葛杰夫收为部下的吉克尼夫,不怎么想要这个女人的理由。

「不过,拉娜公主死了不一定会对王国造成损失,但陛下死了,我国可就要溃散了。暗杀有我们(四骑士)挡,不过其他原因就没办法了,所以还请陛下工作别太劳累喽。」

「当然了。在为帝国建立稳固的行政体系之前,我绝对不能死。」

现在失去绝对性的组织领导人,表示国家的步伐很可能一口气瓦解。

帝国将来很可能成为一大强国。只要是明白这一点的人,一定会不计代价要趁现在除掉皇帝,尤其是王国或教国等邻近诸国更是如此。

想将伊杰尼亚纳入管理下,也是因为想用来反击暗杀。

「说得是,陛下若是现在驾崩就麻烦了。虽然平时都有安排信仰系魔法吟唱者在陛下身边,以备中毒或受伤等状况,但问题在于他们本领不够。若是我能教他们就好了,只可惜我会用的信仰系魔法也没什么大不了。」

「你是一流的魔法师,其他方面不能要求太多。对了,我有请教国提供协助,但没得到什么正面回应。让四大神或小神的信徒互相竞争如何?譬如做出某些成果的神殿,可以获得帝国的奖赏之类。」

竞争可以促进技术发展。然而听到这项提议,罗内却拚命摇头,摇到披头散发,浏海几乎要黏在额头上了。

「太危险了。帝国内的各神殿,都是以捐款或是贩卖独门技术制造的产品等等,自己努力撑起组织的。如果帝国无故施加压力或是试图拉拢,必然会引起他们的反感。」

「我想也是……要是能将各神殿置入管理之下,帝国将会更加强盛,真可惜。就这方面来说,教国就处理得很好。他们想必是在几百年前就建立了体系,真想知道他们当时用的是什么手段。」

「毕竟信仰系魔法关系到人们的健康嘛。不过我国现在正逐步录用能使用信仰系等魔法的人成为骑士,或是施行这方面的教育,我觉得是很好的政策喔。因为要是只会用剑打打杀杀,在与魔物的战斗中是会不断出现死伤的。」

曾经前去扑灭魔物而差点丧命的巴杰德,一边低声沉吟,一边接著说:

「以我个人来说,还是希望能有复活魔法呢。只要能使用那个,就可以减少优秀人才死亡的遗憾了……不过我听说复活魔法会夺走对象的生命力,所以一般人会化为尘土,这是真的吗?」

夫路达一听,马上探出上半身。

这个老人不知是因为长年担任皇帝的老师,还是因为讲到自己热爱的魔法,遇到这种时候就会双眼变得炯炯有神,开始高谈阔论。问题是他一打开话匣子就停不下来了,吉克尼夫露出只有巴杰德与罗内才看得出来的疲惫表情。

「这是事实,复活魔法『死者复活(Raise Dead)』属于第五位阶的信仰系魔法,会夺走大量生命力。据说比这更高阶的复活魔法,丧失的生命力会比较少……但一般认为没有人能使用那样高阶的魔法。除此之外,我也听说龙王们的古代魔法能够不丧失生命力就使死者复活──」

「──那也就是说龙王国的女王有可能办得到喽?」

「问得好,梵米利恩。据闻那个国家的女王能够使用这种古代魔法──又被称为原始魔法或灵魂魔法等等,官方宣称这是因为女王继承了七彩龙王(Brightness Dragon Lord)的血统。不过她能不能使用复活魔法还是个谜,因为原始魔法与现代魔法是完全不同的体系,只能使用现代魔法的我们无从得知其奥秘。」

夫路达闭口后,瞄了一眼吉克尼夫。吉克尼夫以为自己厌烦的表情被看到了,一时焦急起来,不过夫路达接下来说的话让他放了心。

「古代魔法……真想调查一下。继承了七彩龙王血统的人能使用这种魔法,就表示血统至关重要。如果陛下要迎娶正妃,我认为那个女王的近亲是不错的选择……」

「饶了我吧,老爷子……我可不想娶那个装嫩的老太婆。」

他才不要跟长年蝉联最讨厌女人排行榜第二名的人结为夫妻。况且虽然他不爱自己的孩子,但拿来当实验材料也太可怜了。

话虽如此,若是跟国家利益一比,天秤会往哪边倒就说不准了。

这时,有人敲了敲马车车门。

这辆马车为了防备情报系统魔法的探测,并考虑到防御效果,几乎全以金属板包住,因此没有设置可以看外面的车窗。巴杰德伸手稍微打开车门,看看外面的状况──更正确来说是看敲门的人。

既然周围有骑士团团簇拥著,敲门的人必定是自己人,但还是小心为上。

「陛下,我是蕾娜丝。」

「开门。」

打开车门,草原的新鲜清风随即流进来,轻轻拨动车内乘客的头发。在这个季节,外头的风应该相当刺骨,但吹进马车的空气却温暖宜人。不用说,这是施加在马车上的魔法力量带来的效果。

与马车并行前进的,是刚才走在一行人最前面的女性。

「失礼了,陛下。有点事──」

吹来的风声让人听不清楚她的声音。

「这样讲话不方便,你进来,不用客气。」

「是,那么我就叨扰了。」

她说完后,从马背上纵身一跃,优雅地降落在并排行驶的马车门口。看她做起来好像很简单,但她穿的是全以金属制成的全身铠,再看到马匹也是加速奔跑,可见其运动能力相当优异。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她正是帝国引以为傲的四骑士之一,拥有最强攻击力的「重轰」蕾娜丝•洛克布尔斯。

进了马车后,蕾娜丝静静关上车门,在巴杰德身旁坐下。关上门前,他们从开了一个小缝的车门门缝,看到并行奔驰的一个近卫兵拉走了蕾娜丝坐骑的缰绳。

马车施加的魔法只能让空气维持宜人的温度,直接碰到冰冷物体还是会觉得很冰。蕾娜丝穿著的是长时间接触外面空气的金属铠。身旁坐了一个大冰块,让巴杰德打了个冷颤。

「先行前往的那些人用『讯息(Message)』送来联络了。」

这辆马车施加的其中一项防御魔法,可以阻隔外来的情报系魔法。这是为了避免被敌人发现,但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也会妨碍到「讯息」等类型的魔法。因此他们安排让「讯息」都传送给在马车外担任警卫的她。

「先遣队目前已抵达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队伍在该地的木屋将陛下预定抵达的时间告诉女仆们后,现在正在接受款待。」

「女仆?我明明听说那里是地下坟墓……女仆?女仆啊……是指那个吗?……听说以前有个国家在君王驾崩时会用女仆陪葬,好让她们死后可继续侍奉君主,是那个意思吗?还是说跟我原本想的一样,是离开森林的黑暗精灵们以大坟墓作为新的根据地?」

「很可惜,『讯息』没提到那么多,陛下。」

「……真搞不懂,森林不是人类的世界,所以历史也没记载……好吧,我宁可相信那些人没有闯入皇城的那个怪物那么骇人,但还是跟他们讲一声,不要大意了。」

「陛下所言甚是。考虑到那位使者的力量,接下来要前往的地点将是个未知的世界。请他们务必小心,如果有什么状况,请让他们立即赶到我身边。」

「意思是说情况紧急时,要用空间传送逃走吗?」

夫路达露出微笑,似乎在表示肯定。

「那么我们就为逃跑的各位争取时间吧。不管对手来多少人,我们都会争取到至少能让陛下逃走的时间啦。」

巴杰德咧嘴一笑,但他的同袍蕾娜丝什么都没说。那态度并非默认,而是不表示赞成的沉默,但其他人都没说什么。

追根究柢,蕾娜丝虽然身为帝国四骑士,但并未向吉克尼夫发誓效忠。她只不过是因为对自己有好处才追随吉克尼夫,如果出现另一个能实现她心愿的人,她肯定会马上舍弃现在的地位。

换句话说,她是忠诚度最低的骑士。

四骑士是纯粹以实力挑选的,并不讲究性格与忠诚度,但的确也没人的忠诚度像她这么低。

话虽如此,因为四骑士之一「激风」宁布尔•亚克•蒂尔•安努克必须留在帝都,出于无奈才会让这样的人物担任警卫。如果「不动」还在,就是由他代替蕾娜丝出现在这里了。

「抱歉。」

蕾娜丝从怀中取出手帕,拿到脸的右半边。覆盖著蕾娜丝右半张脸,看起来像金布的物体其实是她的头发,她将手帕放进头发底下,开始擦脸。

擦完后的手帕整个变黄了,因为吸饱了脓液。

「我先声明,我要以我的安全为第一优先,请多包涵。」

「嗯,无所谓。因为我请你担任四骑士时就是这样约定──不,应该说是交换条件才对吧。」

「原来如此,各位都各有想法呢。那么我就在角落缩成一团,免得妨碍到各位吧。」

罗内为了改变气氛而一脸认真地说,引起大家一阵似笑非笑的笑声。

「话说回来,照目前的移动速度,大约几小时后会到纳萨力克?」

听到吉克尼夫这样问,罗内从怀中取出表确认时间,接著把脸转向蕾娜丝,看到她点头才开口说:

「一切都照计画进行,因此约莫一小时后就会抵达。」

「是吗,那真令人期待。就让我看看安兹•乌尔•恭能耍什么手段吧。」

2

载著吉克尼夫的马车渐渐放慢速度,最后完全停了下来。不过他不能马上下车,虽然麻烦,但为了保持体面,得做些排场才行。

本来皇帝的这些排场,应该由下人──一般都是女仆──来做。也许他们应该等乘坐其他马车的女仆们到来,但没那么多时间。他们毕竟是以道歉的名义而来,拖拖拉拉让对方的使者等候不是好主意。

吉克尼夫拉拉衣服整理仪容后,披上了披风。这是以施加了魔法防御的魔兽皮所制成,极为珍贵。只要穿上它,不管外面风雪多大,都不会感到寒冷。

再来只要将权杖插进腰际,最基本的准备就完成了。

吉克尼夫迅速打量了一下,确定自己的装扮不会丢脸。

接下来自己可是要跟安兹•乌尔•恭进行一场唇枪舌战,这身衣物等于是战斗服,要是有一点皱褶,那可不是一句丢脸了事的。如果是对方缺乏洞察力而看轻自己,那正合己意;但可不能因为自己的服装邋遢而被看轻。

吉克尼夫满意地点头。彷佛就等这一刻,有人敲了敲车门。

「那么,陛下,我先下车了。」

「麻烦你了。」

结束了简短的对答,巴杰德打开了马车车门。

开门的方式威风凛凛,正符合帝国最高统治者乘坐的马车。为了有个万一时可以当肉盾,罗内移动到吉克尼夫与车门之间。

隔著巴杰德,可以看见外面的风景。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草原,然后是面对面排排站的近卫。后面的大地如丘陵般隆起,一扇巨大的格子门好似埋在那丘陵里。

(那扇门后面就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吗?跟我听说的有点不同……算是在误差范围内吧。)

巴杰德走到车门外与近卫队一样排好后,吉克尼夫也随著下了马车。

吉克尼夫大口地深呼吸。流入吉克尼夫肺部的新鲜空气,原本应该相当冰冷,但受到魔法衣服的力量保护,他只觉得温度恰到好处,十分舒服。

深深吐出一口气的同时,他稍微转动一下头部,确认部下们的身影。

身穿长袍,手持法杖的夫路达的高徒们。

胸前挂著圣印,隶属于骑士团的信仰系魔法吟唱者们。

姿势维持不动的近卫队。其中也包括了刚才先行派出,以讯息通报的几人。

吉克尼夫很想问问他们遇见了什么人,但实在不便在这里问话。

女仆与乘坐某辆马车的那些人,似乎还没获准下车。

(毕竟那些是礼物,这也是当然。话说回来,木屋在格子门后……不对,是那个吗?)

他往左边一看,只见一栋一楼的木屋孤伶伶地盖在大地上。那屋子与草原或墓地等周围地形实在太不搭调,让他忍不住苦笑。最重要的是,这些木头是从哪里运来的?远方可以看到安杰利西亚山脉,他想起山脉周围广阔的都武大森林。

(从那里搬来的吗?不知道有几公里远,真是大费周章啊。)

吉克尼夫知识没有渊博到对木屋了解甚详,但他不觉得那栋建筑有多气派。话虽如此,考虑到周围的状况,能盖出这样一栋木屋,或许已经值得称赞了。

(……玄关的门扉好大啊,是双开式的吗。而且屋顶为什么要盖这么高?简直像三层楼建筑似的,会不会本来是当作仓库之类使用?)

吉克尼夫正在盯著木屋瞧时,巴杰德与蕾娜丝从右边走来,另一边则是夫路达,后面站著罗内。

「陛下,要让马车运来的那些人也下车吗?」

罗内凑过来对吉克尼夫耳语,他没移动视线,直接回答:

「不用,还没那个必要。比起这个──」

吉克尼夫话讲到一半中断,并不是因为木屋的门打开,而是因为他看到了从屋里走出来的两名美女。

她们穿著正统的女仆装,做工似乎不错,但也就仅此而已。只是两名女仆的──异常端正的容貌,就连见过各种美女的吉克尼夫都难掩惊讶,一颗心完全被抓住了。

(这真是……太美了。可是……)

她们的确美艳动人,如果是帝国哪个贵族的女儿,吉克尼夫一定会大加赞赏,说不定还会考虑纳入后宫。然而这里是位于草原正中央的坟墓,两者之间实在太不协调,给人强烈的突兀感。

从吉克尼夫的右边传来小小的「啧」一声,但他现在没精神去管那个。

「我说老爷子,那该不会是幻术吧?」

「这我不清楚,但我想并非如此。」

「那就是人类了?我只知道绝对不是黑暗精灵……」

「这我也不清楚……但我想应该不是人类。」

这个回答让吉克尼夫稍微放心了点。既然不是人类,出现在这里就不奇怪。

他的回答吉克尼夫完全可以理解,而且能够接受。

两名女仆同时行了一礼后,盘起头发的女子开口道:

「恭候多时了,吉克尼夫•伦•法洛德•艾尔•尼克斯皇帝陛下。我的名字是由莉•阿尔法,负责接待各位。后面这人是我的帮手,名字是露普丝雷其娜•贝塔。虽然时间短暂,还是请各位多多指教。」

得到时间恢复镇定,吉克尼夫取回了能够对答的余力。

「真是太客气了,容我由衷感谢安兹•乌尔•恭阁下指派两位这样的美女接待我们。两位也不用拿皇帝这种拘谨的称呼叫我,请把我当成一个普通人,亲昵地叫我吉尔就行了。不,应该说我希望两位能这样叫我。」

吉克尼夫-->">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