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破军的魔法吟唱者

过场

第九卷 破军的魔法吟唱者 过场

在不算宽敞但相当豪华的房间里,坐在唯一一把椅子──王座上的稚嫩女孩,发出了任谁听来都会觉得天真烂漫,符合年龄的嗓音。

「好,交给你了!」

「是!陛下,我一定会达成使命!」

向女孩低头叩拜,像是骑士的男人站了起来,潇洒地走出房间。

门扉关上,过了几秒之后,女孩向站在身旁的宰相问道:

「差不多可以了吧。」

「是,他是最后一位,没问题了。」

听到男人冷淡的声音,女孩天真可爱的表情失了原形。

一副就是正在闹别扭的样子。

可能是因为疲劳,眼睛因混浊而半闭著,嘴唇弯成ㄟ字形,肩膀下垂。

「有够累人的……」

那种态度与其说是小女孩,倒比较像是疲累的四十几岁女人。然而声音等等呈现的张力仍很年轻,就像只有外貌维持青春,内在却变了一个人。

「辛苦您了。」

「真的累死我了,我实在不想再用这副模样见人了。」女孩拎起自己的衣襬。「这种把整条腿露出来的衣服真的有点伤人。」

「恕我一再重复,不行就是不行,陛下。」

这个女孩正是龙王国的女王「黑鳞龙王(Black Scale Dragon Lord)」德萝狄珑•奥里克吕斯。

她拥有龙王(Dragon Lord)的头衔,但战斗力只有一般人的水准。以教国的标准来说虽然属于真龙王,但那只是基于她的天生异能做的判断,因此也有人用「真假龙王」这种非常稀有的名称叫她。

因为真假的判断标准,在于能否使用原初魔法。

「是因为陛下以这种刺激保护欲的形态示人,大家才会这么努力。」

「这世上所有人都是萝莉控吗?我觉得大一点从各方面来说应该都比较舒服啊。」

德萝狄珑将双手举到自己平坦的胸前,做出捧著某种东西晃动的手势。

「的确那种形态比较──」

「──不准说形态,那才是我本来的样子。」

「失礼了,陛下。」

「喂,我一点都感觉不到你的歉意。」

「没这种事。」

德萝狄珑盯著宰相冰冷的笑容,无法看穿笑容底下的感情,她不满地别开目光。

「既然陛下已经谅解了,就回到原本的话题,那种形态或许比较讨男人欢心,可是不受女性欢迎。相较之下,现在这种形态无论是男女老幼,都能期待获得良好的反应。这您应该明白吧,如果您想维持那种形态,首先得解决这个国家的现况,您有什么好主意吗?」

「……不准说形态。」

「话虽如此,继续这样下去,只能说您要采用哪种形态都随您了,反正也没人看。」

听到目前龙王国置身的情势,凝重的沉默降临室内。

「兽人们这次的侵略行动与以往不同,是吧。」

「确实如此,那样庞大的阵势,主要目的不可能像以前一样小家子气,肯定是想攻下我国。大概是终于下定决心,想盖个猪圈了吧。」

龙王国的附近有兽人的国度。

兽人是一种像狮子或老虎等肉食动物用两只脚走路的亚人种,一看他们的头部就知道他们吃肉,不把吃人当一回事。

食人种族并不稀奇,在大陆中部竞争的六大国当中,有三个国家就是拿人类当粮食。例如在离中部地区稍远的食人妖国家,款待客人的最高级食材,就是还在肚子里的──六个月的人类婴儿。

对这些人而言,这个国家等于是饲料的聚集地。

以往他们似乎将这里当作会自动增加的索饵场,没发动过全面性的侵略行动。然而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如今他们开始大举侵略,已有三个都市沦陷了。

在那里举行的盛宴,就连她都感到作呕。

面临不可能进行谈判的外敌入侵,整个国家当然会团结起来死命抵抗,但兽人与人类基本能力就有落差。

兽人的国家在大陆中部是一大强国,由此可知,他们的体能比人类优秀多了。

例如人类与兽人同样成年后,能力差距大概会达到十倍。

冒险者的世界里有种用来测量魔物强度的数值,称为难度,如果成年人类是三,兽人就能达到三十。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也许因为平均数值高,作为个体的强者不可思议地少。

「目前是由以精钢级为中心的冒险者们勉强击退敌军,但人数差太多了,无法阻止分成好几支──很可能是以部落为单位区分的侵略军……或许只能将所有人民召集到首都,等对方军粮耗尽,但我方的粮食问题恐怕会先恶化。」

「真是头痛,前途一片黑暗。」

「再来就是派出精挑细选的一支军团,擒贼先擒王。一个弄不好,可能只会白白触怒对方,但如果他们继续入侵,也只能试试了。」

「还是只能找那个人当领队?」

「是的,就是他。」

两人所说的「他」只会是一个人,这个国家唯一的精钢级冒险者小队「水晶之泪」的「闪烈」塞拉布雷。此人由于擅长使用称为光辉剑的剑技而拥有这个绰号,从事的职业是「圣洁之主」。

「我敢保证那家伙绝对是萝莉控,他跟我讲话时,眼睛一直在我身上徘徊不去。这种洗衣板看了会高兴吗?那么喜欢不会去看墙壁吗?」

「这是人家的性癖好。啊,对了,陛下说得没错,他是萝莉控。」

德萝狄珑的脸部抽搐起来。

「实在不想听到你讲得这么肯定,我国的精钢级……要是能再像样点就好了。」

「您在说什么啊,您只要稍微装可爱,扮演一个纯洁无垢的小女孩,人家就会拚死战斗耶,对我等而言岂不是很好利用?」

「我总有一天得满足那家伙的欲望才行耶……喂!不准用那种看明天就会变成早餐猪肉的眼神看我!」

「唉……」部下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让她暴起了青筋。

「也不过就是这样而已啊,陛下,请您忍忍吧。比起真的被吃掉的人民,已经算不错了。」

她无话可回。

「……要是有钱的话,就能雇用欧普迪克斯了,话说回来,教国都在做什么?」

「这就无从得知了。」

「我们不是每年都捐献了不小款项吗?平常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已经前来救援了吧?我不会要求派遣漆黑圣典,但为什么不派阳光圣典来呢?」

教国向来都会秘密派遣兵力拯救龙王国,之所以没有公开,大概是因为国家元首是她吧。

「结果这就是依赖外国作为我国防卫力量的报应吧,真是可悲。」

「谁喜欢依赖外国啊,这也是不得已的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国的军事费用本来就很吃紧。要是再增加预算,国家就要破产了。再说又不是把钱花在军事费用上,士兵就会马上变强。」

龙王国长年以来都花费钜资对付兽人,结果仍然如此悲惨,她很想当作因为有花钱,所以才能将损失压抑到这个程度。

「如果教国弃我们于不顾……有了,请求帝国协助如何?要是我国灭亡了,下个就轮到帝国了吧?」

「中间还隔著卡兹平原,不会立刻就轮到帝国吧,也有可能绕过湖泊攻打教国喔。」

「……的确,他们大概也没勇敢到能冲进不死者大量出现的地区吧。」

顺便一提,两人都跳过了途中操纵飞龙的部落。

「与其说勇敢,不如说不死者不能吃,占领了也没好处,只有同样身为不死者的人攻下那种地方才会高兴。再说帝国应该也很忙吧?往年的战争差不多该开打了。」

「今年有点晚呢。」

「是啊,晚了大约半年。一个莫名其妙的魔法吟唱者传来了一份什么宣言,您要看吗?」

「哎哟,谁管其他国家怎么样了!别说这些了,如何解救我国才是重点!」

「是陛下您自己提起的啊……陛下的魔法呢?」

宰相挥了挥手指,对他来说魔法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德萝狄珑苦笑了。

「原初魔法啊,那个不是人类能──就算继承了八分之一的龙族血统,也控制不了那份力量,弄不好还有可能加快我国的灭亡,那是最后的手段。」

「最后的手段啊,真希望那一天不要到来。好了,那么我去向教国请请看援军。」

「嗯!拜托你了!」

看到德萝狄珑像个天真孩童般回答,宰相冷眼望著她。

「就是这样,陛下。既然您有这多余的精力,那应该还能为前线的指挥官们写个三十封激励的──稚嫩孩童表示信赖的信吧。当然,请您以小孩般的笔迹来写。」

「天哪……那种鬼东西不靠酒力写不出来,拿酒来!」

「遵命,您想喝多醉都无所谓,不过只有工作请务必于今天之内完成。」

宰相行了一礼,就离开了房间。

目送他的背影离去,德萝狄珑看看自己的手。

「灵魂魔法啊……」

原初魔法跟一般魔法不同,是以灵魂施行的魔法。因此只要牺牲大量子民,挥霍连接起来的灵魂,定能使出相当强大的魔法。恐怕就算要模仿曾祖父龙王告诉自己的「白金龙王(Platinum Dragon Lord)」的终极大爆炸也不是问题。

然而比龙王脆弱许多的她,发动这种魔法所需要的牺牲,少说恐怕也要上百万人。

德萝狄珑以手掩面。

不管怎么做都有如地狱的未来,让她浑身发抖──
本章已完,搜索"亲小说网"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