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三章 另一场战争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九卷 破军的魔法吟唱者 第三章 另一场战争

1

将耶•兰提尔开始准备进军卡兹平原的的喧嚣拋在身后,挥军北上的巴布罗•安德瑞恩•耶路德•莱儿•凡瑟芙第一王子一肚子气。

「雷文侯爵那个王八蛋……」

巴布罗忍不住咒骂出声。

恶魔骚乱之际,弟弟借用了雷文侯爵的属下巡逻王都维持治安,给了贵族有事之际能挺身而战的印象。因此,原本推举第一王子巴布罗成为下任国王的贵族之间,意见开始有了分歧。也因为雷文侯爵推举的是第二王子,甚至有些贵族已经跳槽到那一边了。

在恶魔骚乱时没出面真是一大失策。

巴布罗之所以没上前线,留在王宫里,是因为他没有自己的部下。

这项判断本身很正确,一个人跑去前线又能帮上什么忙?只会扯人后腿而已,况且那些恶魔也有可能袭击王宫。

弟弟也一样,要不是有雷文侯爵的士兵,哪有办法维持什么治安。

巴布罗相信自己做了正确的判断,然而那些蠢材却不懂这一点,都被表象所蒙蔽。结果一切都照雷文侯爵的计谋进行,不过如此而已。

「难道每个人都不明白他的企图吗?说到底,他们只是巡逻而已,并没有跟恶魔交战啊!」

如果让弟弟上战场,铁定是丑态毕露。一想到这点,就知道雷文侯爵有多聪明。

另外还有一件事让巴布罗相当不高兴。

那就是自己现在正在往卡恩村这个偏僻村落前进的惨况。

自己在王位继承竞争中落于人后了。

所以这次与帝国的战争,巴布罗必须向内外展现出第一王子该有的姿态。为了让众人知道自己才是继承王国的不二人选,他非得取回被弟弟夺走的名声才行。

因此这场战争事关重大,但自己得到的命令,却是跑腿似的无聊工作。前往边境的开拓村调查村庄与安兹•乌尔•恭的关系,能得到什么名誉?

霎时间,一阵冷颤窜过背脊。

该不会是不想让巴布罗立功才这样做的吧?

父亲早有心将王位让给弟弟,不想让他立下反败为胜的功劳,所以才把自己送往偏僻村落──

巴布罗的呼吸变得紊乱,父亲竟然不把自己这个第一王子放在眼里,打算把王位让给只稍微表现了一点勇气的弟弟,对父亲的憎恶烧灼著他的内心。

他能在因为烦躁而变得狭窄的视野当中,注意到与自己并辔前进的骑马身影,纯粹只是偶然。

「王子,您是否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叫神官来?」

近距离内传来的尖锐嗓门嗡嗡作响,好像直接在脑子上抓著,甚至让他想吐,不过他强忍了下来。幸好有冬天的冰冷空气让他舒服一点,也多亏了王族生活锻炼起来的表面工夫。

只有蠢蛋才会暴露出内心感情。

「不,不,别在意,我只是在想该如何处理父王指派的工作。别说这个了,切纳科男爵,你不是去见了精钢级冒险者飞飞吗?结果怎么样?」

「讲到这件事,您听我说啊,王子!发生了一件令人非常不愉快的事!对了,飞飞正好不在,没见到面。」

「哎,有时候就是运气不好,毕竟对方是精钢级冒险者嘛。所以你在生什么气?没事先约好就临时前去拜访,不在也是没办法的吧。」

「不!不是为这件事!让我感到不愉快的是飞飞的同伴,那个叫做娜贝的女人。」

「娜贝?啊,那个『美姬』啊。」

巴布罗想起在王都见过的绝世美女,美得能与自己的小妹匹敌。巴布罗很想把她占为己有,但对方可是父亲赏赐过的冒险者的伙伴,不可能像平民一样随意处置。

「那个美女对你做了什么吗?」

「她对我暴力相向!王子请看!」

切纳科男爵拿掉金属手套,只见手上留下了好大一块瘀青。

「什么?就算是精钢级冒险者,也不能对贵族使用暴力啊。」

「可是那个叫娜贝的女人突然就抓住我的手,把我赶了出去。」

传达的内容实在太少了,巴布罗不想再认真问下去。不管怎么想都觉得他一定是隐瞒了什么原因。

「王子!恳请王子用您的力量,严惩那个对我动手的蠢女人!」

如果巧妙利用这一点,能不能对那个女人为所欲为?

巴布罗思考著。

他思考著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男爵,并且把娜贝占为己有,但是想不到好办法。这个男爵十分愚蠢,有可能会自以为是地认为卖了王子一个人情。

(真是个派不上用场的男人,好吧,我就暂时跟你套套交情,等我一坐上王位,第一个就舍弃你。在那之前,就让我好好利用你吧。)

巴布罗打著如意算盘,但同时也觉得连这种人都拥有领地与私人兵力,自己却没有自己专属兵力──必须依靠别人才能战斗──对这种状况感到心情沉重。

对于男爵充满期待的眼神,巴布罗一如往常地开空头支票。

「等我成为国王,我会考虑。」

「谢王子!」

巴布罗不想再跟这个低头道谢的笨蛋讲话,向在自己附近策马前进的博罗逻普侯爵属下的骑士提出问题,他是侯爵属下精锐兵团的一名指挥官。

「喂,我有点事想问你。」

「有什么事呢,殿下?」

其实他根本没有想问的事,但又不方便说自己只是不想继续跟男爵讲话,随便找个藉口罢了。他稍微沉思片刻,想胡乱找个问题,这时刚才那种讨厌的想法再度浮上脑海。

巴布罗之所以会前往开拓村,一开始是博罗逻普侯爵的提议,也就是说──

(难不成侯爵背叛了我?转为投靠弟弟了?)

他很想否定这个可能性。

巴布罗娶了侯爵的女儿为妻,一直是岳父的好儿子。只要巴布罗登上王位,他就是六大贵族之首了。现在才选择推举弟弟,只会跟雷文侯爵起冲突。但如果不是这样,还能有什么理由呢?

(若真是如此,我……我被派到偏僻村落,是为了让贵族都知道,我在战争中没做多大贡献吗?)

「您怎么了吗?需不需要休息?」

「──住口。」

他再怎么压抑,也无法压住脱口而出的憎恶。

他看到骑士吃了一惊,但还是无法忍耐。

巴布罗一边从齿缝间吐出杀意,一边下令:

「我命你速速结束卡恩村一事,同时做好准备前往卡兹平原。一到卡恩村,只要能立刻结束任务并出发,我想晚上就能回到耶•兰提尔了。然后只要小睡片刻,应该能在朝阳升起前赶往卡兹平原。」

骑士皱起眉头。

「恕我直言,我认为这会非常困难。殿下请看,这次的阵容包括侯爵属下三千五百人,以及支援王子的各位贵族的属下一千五百人,总共约五千人。为了能在短期内完成使命,补给兵等兵员较少,而是以五十辆马车搬运物资代替。」

「这我知道,有什么问题吗?」

「在这阵容当中,步兵有四千五百人,另有骑兵五百人。就算能不到一小时解决卡恩村的任务,想在晚上之前回到耶•兰提尔,将会相当地赶。」

「所以我才在问你,我再问一遍,有什么问题吗?这样做不就成了?」

「王子……步兵当中会有人累垮的。」

「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去那种边境的小村落,说穿了根本毫无价值。我们必须做的,是前往卡兹平原战胜帝国。你不是侯爵的属下吗?既然如此,我问你,这场战争有轻松到能让多达五千名士兵闲晃吗?你是这样认为的吗?」

骑士将嘴唇抿成一条线。

「别搞错优先顺序了……士兵会累垮?用鞭子抽他们也要让他们跑。因为你们是为了在卡兹平原作战,才会被召集至此的。」

(──同时也是为了让我提高名声。)

「……殿下所言甚是,遵命。」

骑士低头领命。

「你一开始就应该这样回答。计画一下几点可以抵达耶•兰提尔,然后几点可以出发,一切细节交给你处理。」

「是!我立刻去商讨相关事宜,一定会带回殿下想要的答案。」

骑士策马前往同袍身边时,巴布罗已经没把他放在心上了。

(父亲难道厌恶我吗?还是老糊涂想不出正确答案了?就是这样才会想让位给弟弟。长子继位才是最正确的,不然岂不是会招惹贵族的反感?)

他发誓一定要颠覆自己所处的严重劣势,让他们后悔不该给巴布罗五千兵士。

只有这份决心驱策著巴布罗。

「男爵!」

「是!臣在!」

「我很期待你的表现喔!」

男爵似乎尖声回了些什么,但巴布罗左耳进右耳出。

(可恶的赛纳克,你就在王都噬脐莫及吧。)

虽然是自己的亲弟弟,但在王位继承战中却是必须踢掉的敌人,况且他对弟弟并没有多少感情。是不会硬要杀了他,但如果碍事,就算要痛下杀手也在所不辞。

(等我登基之后,那家伙……能拿来做什么?是不是应该杀了,以免被哪些愚蠢贵族拥立起来造反?会不会太浪费了?如果是女人的话还有很多用途,男人就……妹妹(拉娜)虽然脑袋不太灵光,但长得还不错,可以卖给开出最高价码的家伙……一旦弄出王室的旁支血统会很麻烦,所以最好能嫁给某个偏远国度的王族……不过若能派上用场,帮我架构权力基础,哎,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想像著自己建立的里•耶斯提杰王国的理想远景,巴布罗陶醉地眯细了眼。

自己坐在王座上,众贵族在自己面前低头致敬。

自己负责下令,公卿大臣们听命行事。

「真是太美妙了。」

他不禁发出浅笑,赶紧用手遮掩。

迅速解决卡恩村的任务后,能用多短时间前往卡兹平原?巴布罗觉得那就像是自己的梦想能否实现的分歧点。

(……假设能强迫士兵奔跑赶路,最重要的是能否在战争开打前抵达吧。不,还是说应该静待开战,作为伏兵行动?)

他觉得这真是一个妙计,但他没自信能巧妙用兵,趁敌军不备攻其侧面或后面。

他很想交给骑士们安排,然而这场战争是攸关王位的表现机会,交给别人安排不能算是好主意。

该怎么做才能表现得最亮眼,让自己被选为王位继承人?巴布罗想著,突然灵机一动。

(有没有可能利用卡恩村的村民,跟安兹•乌尔•恭谈判?)

那就像是一道耀眼灵光自天上洒落。

真是一记高招。

无论安兹•乌尔•恭是基于什么理由解救了卡恩村,他们的存在应该都能当成谈判筹码。

如果安兹•乌尔•恭这个听都没听过的魔法吟唱者退出这次战争,失去大义名分的帝国为了避免被贴上侵略战争的标签,应该会被迫撤军。

假使巴布罗的行动,成了帝国退兵的主要因素──

(那岂不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吗?这下父王也不能再轻视我的意见,我国王的位子是坐定了。)

「很好,太棒了。」

如果安兹•乌尔•恭只是正好路过拔刀相助,那他也有可能不会退兵。这样的话,只要让卡恩村村民拿起武器战斗就行了。这场战斗是全国总动员,卡恩村农民无权拒绝参战。

父王似乎免除了卡恩村村民的兵役,但现在状况有变。现场必须由司令官──在这个情况下,就是由巴布罗临机应变。

假使安兹•乌尔•恭杀害了卡恩村的农民,还可以藉此进行政治宣传(Propaganda),批评他不过就是这点程度的人物。而这种政治宣传对他背后的帝国应该也有影响。

巴布罗对自己的完美策略感动得发抖。

老实说,他本来以为自己的头脑不比弟弟们,看来也很难说。想不到自己脑中沉睡著如此聪明才智,令巴布罗感动不已。

2

对小村庄而言,冬天形同地狱。人们只能躲在家中忍耐,巴望著气候转暖的季节来临。当春天来得较迟,或是秋天收成不好时,村民甚至连谷种都得吃,即使如此还是有人饿死。

农事不多,不过农村生活与辛勤工作有著密不可分的关系,家里多的是工作。照顾家畜、修补农具,家里、小仓库与牲畜棚也都需要修缮,没有时间休息。

不只如此,卡恩村还开始养猪当作食人魔这种肉食魔物的饲料,以补充游击兵狩猎的不足。这些猪是在药草卖到好价钱时买的。

哥布林将这些猪只带到都武大森林,让它们吃树根等等。由于目前还是实验性阶段,只养了几头,不过如果饲养顺利,而且能养著过冬的话,将来应该会逐步增加饲养数量。

一般来说进行放牧的话,必须向管理放牧地的领主纳税,幸运的是,卡恩村不用付这笔钱,因为一般认为都武大森林是魔物们的住处,不是人类统治的领域。

卡恩村未来一片光明。

这都得感谢解救村庄,提供各项支援的安兹•乌尔•恭,以及捕获了森林贤王的黑暗战士飞飞。许多村民都对他俩感激万分,其中甚至还有人早餐祈祷感谢神明时,会一同呼唤两人的名号。

正因为今后的生活充满希望,新任村长安莉•艾默特的工作量也就特别多。

这天安莉也一样为了干活,让恩弗雷亚跟在身后,前往一个小屋。

像卡恩村这种边疆的开拓村,村里所有居民都会像大家庭一样共同行动,因为不这样做就无法求生存。共用农具、周转粮食还有轮流使用牛只耕田等都是如此。

因此家畜是由所有村民一起照顾,饲料也是所有人共同管理,储藏冬季牛只主要粮食乾草的小屋就是如此。

安莉打开小屋的门走进去,恩弗雷亚也跟在后面。安莉一打开门就一股脑往里头走,坐到乾草堆上,让屁股沉进松软的乾草里。

恩弗雷亚关上门,坐到她身边。他做出的魔法光将周围照得白亮。

「族长,要玩晚点再玩啦。现在得先检查乾草的量够不够,做各种判断才行。」

「又叫我族长……」

安莉消沉的语气让恩弗雷亚轻声笑了起来。

「好啦!是无所谓啦!族长就族长吧!是呀,比起阿格他们好像以为我认真起来可以捏死哥布林,这不过是小问题罢了!」

自从安莉与阿格等人比腕力每战全胜之后,就连村民之间都开始产生「说不定她真的……」的那种氛围,实在很伤她的心。顺便一提,她没跟食人魔比腕力,因为输了没办法做大家的表率,而万一要是赢了或是有那么一点点势均力敌,她真的会振作不起来。

(──照这样下去,我要是让恩弗雷亚跑了,会不会嫁不出去啊?)

安莉手心渗出了冷汗。

「啊……对了,要不要我去开窗?这个季节天气很乾燥,开窗也不会有问题的。」

「咦?不……不用啦,没那必要吧?反正我魔法光都做了。」

「这样啊?如果恩弗觉得不用,那我也没差。」

魔法光比太阳光亮,安莉之所以如此提议,纯粹只是因为外面天还很亮,觉得用魔法光好像有点浪费而已,而且她也想转换一下心情。反正没什么特别理由,恩弗雷亚不愿意就算了。只是,坐在身旁的恩弗雷亚反应有点奇怪,而且耳朵莫名地红。

(有消耗那么多魔力吗?但我听说做魔法光不会太耗体力……是不是在来之前用了什么魔法?这么一说才发现,他身上好像有股香香的味道,不是药草的味道。)

「怎……怎么了,安莉?」

安莉在恩弗雷亚身上嗅了嗅,让恩弗雷亚焦急地出声叫她。

「嗯?嗯……啊,没什么啦,只是觉得有股香香的味道。」

「是……是喔,那真是太好了,是我做的香水啦。」

「哦,你要拿去城里卖吗?我想应该能卖不少钱喔。」

「没……没有啦,我不是想拿去卖……」

「喔……好吧,没差。总之目前看起来,小屋里的乾草没问题。那我们去下个地方吧?」

「呃,呜,嗯。离开之前先确认几件事情,好不好?外头很冷呢。」

「……这里也不能说很温暖啊……好吧,无所谓。」

「是……是这样的,我有几件事想找你商量。」

坐在身旁的恩弗雷亚,似乎有点紧张。

他是怎么了?

恩弗雷亚侧脸承受著安莉满腹狐疑的视线,拿出带过来的一捆纸张。

纸上写著细小的文字,安莉虽然已经会认不少字了,但从旁乍看之下,不认识的单字似乎还是比较多。

「首先第一件事,是关于阿格他们幸存的哥布林部落,还有食人魔的粮食如何供应。」

「咦?目前不是没问题吗?秋天收割小麦时有请他们帮忙,而且也从城里买来了食人魔的粮食啊。」

「嗯,也因为药草卖到了好价钱,所以粮食买得很足,绝对够撑过一个冬天,就算再多一点点人口也还是够吃。但是如果比一点点更多的话就不太够了,所以我在想,也许我们需要用其他方式供应粮食。」

阿格他们部落的哥布林已经增加到十四只了。这不是繁殖增加的数量,而是光是从西方魔蛇与东方巨人那里逃过来的,就有这么多了。

「嗯……我是觉得应该没问题,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是不是该再跑一趟耶•兰提尔去买粮食呢?但其实我很想把钱存起来,买铁制农具什么的耶。」

「对啊,如果有食人魔用的铁制农具,春季开始的开垦活动一定会更有进展……问题是如果委托师傅制作大到能给食人魔用,人类用不来的农具,人家一定会起疑吧。」

「让外人知道食人魔在村里干活,果然还是会出问题吗?」

税吏秋天来到村庄时,他们让寿限无等亚人躲起来,以免被发现。还顺便将亚人们辛勤帮忙收割的大量麦子也一起藏了起来。

幸运的是由于王国知道卡恩村曾遭到帝国骑士队袭击,因此免除了村庄大部分的年贡以及好几年的劳役。

这些优惠除了代表没能保护村庄的歉意之外,似乎也包含了罪恶感,本来以为围绕村庄的高大围墙会引起税吏疑心,但税吏只听村民说「是那位魔法吟唱者大人的好意」就没再多问了。既然如此,安莉以为食人魔的事情应该也能安全过关。然而恩弗雷亚摇摇头。

「我可以保证──这样说吧,一个弄不好,他们可能会派讨伐队来喔。」

「太过分了!」

「你生气也没用,因为食人魔平常是会吃人的危险魔物。他们能在这个村庄里跟大家和谐共处,只是因为有比食人魔强的寿限无他们在,这点你可不能忘了。」

「我没有忘啊……」

「再来就是村里人口太少,该怎么募集移居者的问题了。如果有人能配合春季开垦的时期搬过来住就好了。」

「我看很难喔,再说照恩弗的说法,要是搬来的人被哥布林或食人魔吓跑,那就伤脑筋了──怎么了?」

安莉向恩弗雷亚问道。恩弗雷亚从刚才看起来就怪怪的,好像心不在焉。

「咦?没……没有,没什么啦!」

看起来不像没什么的样子,是不是又爱困了?安莉这个男朋友有个坏习惯,一调配起药水就会弄到浑然忘我。

安莉蹙起眉头时,恩弗雷亚做了个深呼吸,身体靠到她身上。

(嗯?果然还是想睡吗?他好像每天都在忙各种实验……可是在这里睡觉有点冷耶,钻进乾草里还比较暖一点。)

安莉让恩弗雷亚靠在自己身上,正在思考时,恩弗雷亚慢慢将体重压了上来。

(他是怎么了?话说回来……我看恩弗可能要多练一点力气了……还是应该多吃一点肉啦,废寝忘食地埋头工作实在不太好。)

安莉想开恩弗雷亚一个玩笑,反而往他身上压过去。她觉得自己只是稍稍用点力,结果却一口气把恩弗雷亚压倒了。

「──呜欸?」

恩弗雷亚惊得呆了,看著安莉,整个脸好红。

(啊……一个男生输给女生,一定觉得很丢脸吧,既然如此就该多补充点营养啊。)

安莉一放松力道的瞬间,闭起眼睛的恩弗雷亚碰地一声,整个人横躺在乾草上。

两人之间一片安静,就这样过了几秒钟。

「……怎么了,恩弗?你想睡觉吗?」

恩弗雷亚面红耳赤到了异常的地步,他撑起了身体。

「没……没……没有啊?没……没什么……」

「──安莉大姊!」

随著一阵大声呼喊,门没敲过就被打开。由于太过用力,门扉发出好大一声。

「噫欸?」

坐在旁边的恩弗雷亚漏出一声怪叫。

「为……为……为什……为什么?」

「抱歉打扰两位!但是发生紧急状况了!」

「怎么了?」

自从上次食人妖攻进村庄以来,就没看过寿限无这么惊慌,一种讨厌的感觉窜过安莉的背脊。

「是军队!据报有军队往村庄来了!」

「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哪里的军队!」

「我们没有纹章的知识,所以看不出是哪里的军队。但是纹章有好几种,所以……总之大门已经关起来了!现在该怎么做!」

「呃!呃,可以告诉我最多的纹章长什么样子吗?我想我知道一点。」

听了寿限无的描述,恩弗雷亚脸上明显浮现困惑之色。

「奇怪了,那是王国的国旗。如果能知道贵族纹章,就能判断是哪里的人了。」

卡恩村是边疆村落,再往前走就只有大森林。这样一想,对方的目的必定在卡恩村,但他们毫无头绪。

「究竟为什么?你知道些什么吗?恩弗。」

「你说王国军来到村庄的理由吗?如果目标是都武大森林,派军队来就太奇怪了,大可以只派冒险者来就好。这样一想……也许是内乱之类的……」

「有可能发生内乱吗?」

「听说在王国,国王的力量不是很强,贵族们好像在与国王争夺权力喔。他们会来卡恩村,也许是要攻打国王的直辖领地?」

安莉尝受到脸色刷白的滋味。

因为也许这个村庄,又要遭受那种恐怖的侵略了。

──不过,今非昔比。

安莉转向正面。

「在军队抵达村庄之前,尽量让多一点人逃到森林里吧!」

「……安莉大姊,真是抱歉。我们发现得太晚了,现在如果要逃,恐怕得把所有物资都留下来了。因为正值冬天,森林出现魔物的可能性很高,所以我们只顾著戒备森林,反而弄巧成拙了。」

寿限无悲痛的表情,让安莉一阵毛骨悚然。

在这寒冷的季节,要是军队烧了村庄,他们绝对活不下去。

「既然这样……有了,既然这样!如果没有时间带著东西逃跑,那就一边准备应战,一边把粮食等最低限度的必需品藏起来!」

「嗯!这是个好点子,安莉!那些税吏来村庄时,让食人魔与寿限无他们藏身的地下室应该还没埋起来,就收进那里吧!」

安莉正鼓起干劲打算行动,忽然想起还没问一件重要的事。

那就是军队人数,要看对方人数,才能决定要动员多少村民。

「对方大约有多少人?一百人上下?」

「不……」

寿限无欲言又止的态度,让安莉产生想摀起耳朵的冲动。

「不只那么一点……是数千人。」

安莉吓得张大眼睛,身旁的恩弗雷亚也做出一样的反应。

「看起来至少也有四千。」

「什么意思啊……为什么要派那么大的人数……」

「完全无法理解,派这么大的军队来到这个村庄,究竟是为了什么?……安莉,外人有没有可能知道我们村里有哥布林?」

「不可能,绝对。」

安莉答得果断。

再怎么想都不可能泄漏出去。的确,有一些人搬来这个村庄居住,但他们大多数都认为哥布林比人类值得信赖。况且自从食人妖来袭的那场事件后,村庄的老居民与移居者之间可以说已经没了藩篱。

再来就是来过村庄的冒险者──有些人已经过世,所以大概只剩飞飞与娜贝,但恩弗雷亚断定他们不会说出去。

「那么……我们最好一边准备逃跑,一边问他们为什么会来村庄。跟对方开打……是最终手段。」

向四千大军挑战,根本是自寻死路。

「恩弗大哥说得对,只能这样办了……对方人数实在太多,有点对付不来啦。」

「嗯,所以我们要一边准备逃走,一边争取时间,对吧。那我们走吧!」

他们让在大门附近准备守门的村民们跟食人魔一起去把粮食藏好。剩下安莉、寿限无等哥布林军团,还有布莉塔与几名村庄的义警队员。

安莉向先到的布莉塔提出问题。第一个问题当然是对方是谁,还有旗帜是属于哪个地方的贵族,然而很可惜的是,她都答不出来。

她说这方面的知识,以往都是交给别人负责的。也是在这一瞬间,安莉由衷体会到知识的重要性。因此,她只能等待跑去瞭望台的恩弗雷亚回来报告。

墙壁的另一头,可以听到好几阵马蹄声,然后一个大嗓门传了进来。

「我乃里•耶斯提杰王国第一王子,巴布罗•安德瑞恩•耶路德•莱儿•凡瑟芙大人的使者。打开此门,让我等进村子里!」

安莉再度怀疑起自己的耳朵。

短短不到十分钟之间,她听到了好几件令自己震惊的事,不过这次这件恐怕最有震撼力。

「第……第一王子殿下!」

那样高不可攀的人物,怎么会跑来这里呢?

安莉实在毫无头绪,怀疑自己在做梦。

然而,从瞭望台连滚带爬地跑回来的恩弗雷亚,证实了使者说的话。

「旗帜当中有王室旗,那是只有王族直系才能使用的旗帜!」

「咦?所以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的确是王室成员率领的军队没错啦!」

安莉开始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混乱地大声问道:

「请……请问王室成员为何要率军来到我们这种边疆小村庄!」

「你们村民没必要知道那么多!此地为直辖领地,你们应该听从王子所言。还是说你们打算违抗王子的心意──有意造反吗!」

安莉身子一震。

打开这扇大门,才是国民该有的行为,可是──

──她与站在身旁的寿限无四目交接。

人家叫她开门,她也不可能说开就开,开门之前必须先让哥布林与食人魔躲起来才行。

「大……大姊,我们马上就去躲藏处,请您先争取时间。」

安莉点点头,她后悔不该下指示把粮食藏在那里,但一切为时已晚。

「我再说一遍,打开大门!」

「非……非常抱歉!村里现在正在准备迎接王子殿下,请再稍等片刻!」

「从刚才就一堆问题的女人!你是这个村子的负责人吗!不准!尽快开门就对了!」

「……为什么要这样催我们啊!」

满心不安的安莉吼了回去,她很清楚这样有失礼数,但她在想,也许对方是其他国家的军队假扮成王国军。

造访村庄的税吏,都曾经为卡恩村的严加守备大感惊讶。

说不定其他国家的军队会想拿这个村庄当要塞,就跟那些食人妖想拿这里当新家是一样的道理。

对方第一次以沉默作为回应,显得有点犹豫。

「为什么不回答!我看你们不是王国的士兵吧!」

安莉焦躁地粗鲁质问,对方才好不容易回答:

「……过去名为安兹•乌尔•恭的魔法吟唱者,曾经来过这个村子吧。」

安莉脑中浮现出解救村庄之人的身影。

「那个魔法吟唱者与王国敌对了,因此,我们想对与安兹-->">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