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三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外传02卷 加油!安莉小姐! 第三章

要塞都市耶・兰提尔,拥有与这个名称相符的三座城墙。其城门是周围地区最大最坚固的城门,站在其前方可以充分感受到那厚重粗犷的压迫感。

  旅人在门前惊讶的合不拢嘴的光景并不少见,这个门被誉为即使使帝国大举进攻也能够挡下的门。

  在门旁边设有哨站,里面有一些士兵躲避阳光,悠闲的休息著。

  这是在前线不可能有的松弛的气氛,哨站的任务是对旅人进行检查,像是违禁品、他国的间谍等,如果没有人进入就等於没工作。

  在这里的士兵确实有一种特殊的直觉,就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说是菁英,把这样的人放在放在这里游手好闲是不是太浪费了?让人不禁产生这样的疑问,但是决策是上面负责的,负责粗活的他们————一般士兵再没有对象的话只是无意义的简单作业。

  在没有人进入都市的情况下觉得很闲很无聊也是没办法的事,那麼就算不玩,至少也要负责周围的警戒吧?也许会产生这样的疑问,不过这个工作是由站在城墙上的步哨负责的。这是为了让哨站工作的人员可以专注於他们的工作上。

  因此,除了自身的工作之外什麼都没有的一般士兵,虽然没人在打牌,但肆无忌惮的打著哈欠的人并不少。

  当然,虽然现在很闲,但忙的时候也是很忙。特别是早上,开门时更是令人难以用笔墨形容的忙碌。

  太阳渐渐上升到最高点,稍微有些暑气的时刻。

  将手撑在桌子上,一名士兵往没有任何遮蔽物的窗户外头望去,看见了一台马车朝著耶・兰提尔的方向前进。驾驶台上有一名女性的身影,没有车顶的马昌尚没有任何乘客的影子。

  女性没有任何武装,如此推测的到的答案是————

  某个地方的村姑。

  士兵思考了一下后因这个答案而困惑的偏著头。

  附近村庄的人来到这里并不稀奇,但一个女人独自前来的话就另当别论了,即便是耶・兰提尔近郊也不能保证没有任何强盗和魔物,这种情况真的有办法独自前来吗?

  士兵报持著疑问移动视线,当他看见马的时候又再度陷入混乱。

  这是一匹非常优秀的马,并不是区区一名村姑可以得到的,尤身形和鬃毛判断应该是军马。

  要购入军马需要非常可观的资金,拥有它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除了格里芬和双足飞龙等骑乘魔物之外,是最高级的坐骑,想要得到它自然是非常困难的。

  有著这样的军马的人通常都是什麼地方的要人,也许会考虑袭击抢夺他们,但抢夺这种程度的财产肯定会招来报复。因此盗贼基本上会避开骑乘军马的人。

  综合上述,拥有这样贵重的军马的人绝对不会是普通的少女,这麼一来有可能是假扮成少女外貌的什麼人。

  这里成为提示的事一个人旅行的这件事,也就是说他对自己的手腕有自信,并不是会被装备品左右的存在。

  也就是说是魔法师为代表,这种不会被武装左右的职业。

  这麼一来就可以接受了,因为魔法师是很优秀的职业,如果是冒险者的话那其金钱来源也就清楚了,准备军马也不是什麼困难的事。

  「那是,魔法师吗?」

  来到身边的同僚,也说出了和自己一样的疑问。

  「或许吧。」

  稍微皱起眉头的士兵这样回答?

  对魔法吟唱者而言,魔法才是武器,根据场合甚至是比全副武装的战士更加危险,也是检查起来非常麻烦的对象。

  第一点是其武器为魔法,并不清楚他究竟会用什麼魔法,有就是说其武装不明。

  再来就室友可能利用魔法夹带什麼东西,要发现很困难。

  第三点就是拥有很多特别的物品,必需要经过很多麻烦的手续。

  老实说这是检查持有物是最麻烦的对象,因此会向魔法师工会借用人员,要求帮助。

  「要叫那个家伙吗?真不想阿……」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吧?魔法师以卖的人进行鉴定之后可能会有棘手的问题。」

  「如果是魔法师都打扮的向魔法师就好了。」

  「是说拿著奇怪的扙,穿著奇怪的长袍?」

  「没错,这麼一来一看就知道是魔法师了。」

  相视而笑的两人,至今为止都坐著的士兵站了起来,为了要迎接即将到来的魔法师的少女。

  在士兵们的注视之下,马车到了门前停下。

  少女从驾驶台上下来,额头稍微渗出了一些汗水,一看就知道是在阳光下旅行,也许是为了避免日光,穿著长袖长裤,衣著并不华丽,不论怎麼看都是单纯的村姑。

  不过也许这只是伪装,也许她藏了什麼东西。

  士兵毫不马虎的接近少女。

  「我有一些事情想问你,跟你跟我到那里去吗?」

  「好的,没问题。」

  士兵和少女一起往检问所前进。

  为了防止以魅惑为代表的精神操作系魔法,在后方数公尺处有其他两名士兵跟著,其他士兵们则警戒少女是否有奇怪的动作,在旁边注视著。

  感觉到了为任在周围强力的警张感,少女歪了歪头。

  「……怎麼了吗?」

  「欸?啊、没有,什麼事都没有。」

  既然可以察觉到这微妙的氛围,果然不是普通人,想著这种事的士兵和少女一同进入了检问所。

  由於没有受到日光直射,这里比外头稍微舒适一些。

  虽然没有到凉快的地步,接触到了凉爽的空气少女呼的吐了一口气。

  「那麼请你座到这里。」

  「是的。」

  少女坐在房间内的其中一个椅子上。

  「那麼请告诉我你的名字和出发地点。」

  「是的,安莉・爱莫特,从附近的大森林近郊的卡恩村过来的。」

  士兵们交换视线,其中一人走出房间。去确认名簿。

  王国为了管理居民姑且制作了名簿。

  要说的话是十分粗糙的东西,有关生死的的情报更新也很缓慢,也经常会弄丢资料。因此死亡的人却被认为还活著是家常便饭,而且离都市遥远的地方情报的流动非常缓慢,缺失的部分也很多。

  王国的名簿管理都是以万为单位的来进行计算的。

  因此可靠度非常低,只能做到有限的帮助。

  明明是这样没有可靠性的名簿,量却非常大,因此调查起来需要很多时间,了解这一点的士兵决定先做其他事,开口说道。

  「那麼请先支付这个都市的通行费,人要2铜币、马要4银币。」

  「是。」

  少女从怀中取出皮袋,缓缓打开,从里面取出6枚硬币,将在日光的照射下、善发著平淡光芒的硬币交给士兵。

  在皮制袋子的上方的硬币,士兵仔细的确认,点了点头后将其置於自己旁边。

  「好了,那麼接下来是你到耶・兰提尔的理由。」

  「是的,我是来贩售药草的。」

  士兵看向窗户外的马车,哪里有一些士兵正在移动壶。

  「那药草的种类和数量是?」

  「是的,纽古力4壶、亚基纳4壶、还有艾利艾利修6壶。」

  「艾利艾利修有6壶?」

  「是的。」

  感到自豪的安莉表情变的柔和了起来,看到这个,士兵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既然在检问所工作,士兵对於药草自然拥有一些基本的知识,关於安莉所说的艾利艾利修当然也知道。

  艾利艾利修饰只有这个时期短时间生长周期之外无法获得的药草,是制作治愈系药水十分缺乏的材料。因此有非常高的价钱。

  而居然有6壶,肯定非常大量,因该有金币100枚的量。

  「那麼你打算去什麼地方呢?」

  「任何可以卸货的地方。」

  「是吗……」

  士兵认为没必要再探究下去了,事实上,他的工作是阻止危险人物进入都市,这才是他的本分,置於进去的人要做什麼不在他的职责范围内,这次他所说的药草并没有可以作为兴奋剂之类的东西,不过也有可能是自己不够专业。

  士兵咕哝一声,颔首看著安莉的表情。

  刚刚听到的药草全部都是常用且没有危险性的药草。

  而且化的内容也没有任何违和的地方,安莉的表情也看不出是在说谎。

  壶里藏的事否真的如她所说是药草只要检查结束就知道了,自己的工作已经告一段落了。

  剩下的就交给那个家伙吧,就这麼决定了。

  就在这时刚刚出去的士兵正好回来并对自己点头。

  安莉这名女性确实有在纪录中。

  士兵有点头回答。

  但是这不过是代表卡恩村有一个名叫安莉・爱莫特的女性活著的纪录。并不能保证这名女性就是安莉也不能保证安莉的人生过程。

  有可能是使用安莉这个名字的其他什麼人物、有可能她一出生就活在腥风血雨的世界,成长为染血安莉这样的人物。

  不过最后还有一项手续要检查。

  「了解,那麼叫那一位过来。」

  士兵点头,再度走出房间外面。

  「接下来要进行随身物品的检查,可以吧?」

  「欸?」

  安莉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士兵慌张的进行补充。

  「啊,并不是有什麼问题,不好意思但是这是规定,并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安心吧。」

  「……既然如此的话,我知道了。」

  见到安莉接受了这件事,士兵内心松了一口气。

  安莉和士兵没有说任何话,沈默包围这个空间。

  因为不想让可能是魔法师的人生气。在双方难以承受这种氛围,开始寻找话题时,刚刚的士兵跟一名男子进入房间。

  这个人正是魔法师。

  突出的鹰勾鼻、不健康的脸色、布满汗水的脸庞、像鸡一样的手握著笔直的木杖、戴著奇怪的三角帽和看起来很热的黑色长袍。

  士兵认为把这麼热的衣服脱下不是比较好吗?但他似乎很中意这身打扮,魔法师顽固的不肯改变它,托他所赐他一进来这个房间的温度就上升好几度。

  安莉惊讶的来回看著士兵跟魔法师,士兵心想这也是没办法的,自己当初见到魔法师时也惊讶的不禁发出声音。

  「这位是魔法师工会派遣过来的魔法师,他会简单的帮你做一些调查,请你稍等。」

  士兵表示希望安莉继续坐在位置上,之后对魔法师轻轻行礼。

  「那麼之后就拜托你了。」

  「没问题。」

  魔法师往前踏出一步,站到安莉面前并开始用唱魔法。

  「魔法探知。」

  之后魔法师便眯细眼睛,以盯著猎物的眼神注视著安莉,接受著连士兵都不经意摆出防卫姿势的压力,安莉却毫无反应。

  这样的人至少是能够对抗怪物的人,不然是无法承受这样的视线的。

  也就是说安莉这名少女至少——经历过危及生命的危险并安然生存。

  由此推论她果然很有可能是魔法师。

  「我的眼睛不可能看错,你,藏著魔法道具对吧?就在你的腰上。」

  安莉第一次露出惊讶的表情并将自己的目光移到腰际。

  士兵稍微摆起架势,如果是剑的话还在理解范围内,但士兵并没有魔法道具的知识,人都会恐惧未知的事物,士兵也一样畏惧著未知的魔法道具。

  「是指这个吗?」

  安莉从衣服底下拿出一个可以用两手隐藏的角笛,外型十分简陋,对士兵而言一步小心就会疏忽。

  「……这就是魔法道具吗?」

  「正是,不要被外表蒙骗,这里头蕴含著相当的魔力。」

  士兵瞠目结舌,这个魔法师有著不得了的魔法道具,里面究竟包含了何等强大的力量?

  士兵看见了这刻意伪装成朴素外表的凶器,感到了如同利刃般的寒气。

  「啊,这个是——」

  「没用的,我的魔法可以识破一切。」

  正要说什麼的安莉沈默了,而魔法师则再度发动了魔法。

  「道具鉴定。————呜!!」

  之后沈默变支配这个空间。

  魔法师保持沈默、等待回答的士兵也保持沈默、等待结果的安莉也保持沈默。

  大约过了30秒,但体感似乎经历了非常长的时间,麻法师开口了。

  「这是可以召唤哥布林群的魔法道具吗?」

  「没错。」

  安莉惊讶的开口。

  「原来如此……打算要在城市内使用阿……」

  「我不会!」

  「嗯……士兵阿。」

  「什麼事?」

  「这是能够召唤哥布林群并使唤他们的道具,目前还不知道可以召唤多少数量,但并没有立即的危险,如果都市内有哥布林发出骚动的话立即将她式微重要嫌疑人拘捕就行了。」

  「是这样吗?」

  「总之,并没有可以立即引发危险的东西,也没有打算使用它的意图,就我认为让她通过是没问题的。」

  关于魔法道具的知识魔法师才是专家,既然他都说好了,也没有硬要反对的理由,那麼接受是最好的。

  「了解。辛苦你了,安莉小姐,这样就全部结束了。」

  「可是……」

  士兵看著似乎还有甚麼话要说的魔法师。

  「怎麼了?」

  「没什麼、好,没什麼重要的话。接下来就是你们的工作了」

  「……是吗?」

  虽然无法释怀,但既然这名少女都已经被判断是没问题了,也没有理有在继续将她留在这里了。看向窗户外面,行礼检查也已经完成了,看来有没有什麼问题。

  「那麼安莉小姐,环游来到耶・兰提尔。」

  看著安莉通过大门,进入都市的景象,士兵向魔法师搭话。

  「……那是很厉害的魔法道具吗?」

  「嗯……随然会根据召唤出来的哥布林的强弱、数量其评价会有所改变,但绝对不是弱小的道具。」

  拥有军马和强大魔法道具的少女。

  士兵戴著兴味盎然的表情继续询问魔法师。

  「她究竟是什麼人物?」

  魔法师从长袍下取出少怕擦拭额头的汗水,在手帕因汗水变色的同时深思的魔法师开口了。

  「有两种可能。」

  「嗯?」

  用看著程度不好的学生的教师的视线,魔法师继续说了下去.

  「一个人只身到这里这件事来推测的话,首先第一个可能。那名少女对自己的手腕非常有自信————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她是魔法师所以才会一个人旅行。」

  「可是她这麼年轻?」

  魔法师要学习很多东西,听说到了成年一段时间后才刚掌握出击魔法的人并不稀奇,相较之下安莉实在太过年轻了。

  「……我认为她是没有这种力量,不过你记住,如果是魔法师的话,外表的年龄不一定等於他的实际年龄,像是那位伟大的魔法师,帝国最高位的首席魔法师。人类最伟大的魔法师佛尔德・伯尔德已经超过200岁了,但听说外表看起来才刚步入老年而已。」

  「也就是说那名少女……!!」

  「别慌。」

  比起兴奋的士兵,感到受不了的魔法师摇了摇头。

  「刚刚我也说过,他她没有这种力量,年轻却才华洋溢的魔法师不可能没有,特别帝国有著非常扎实的学院,更是可以让他们的才能发挥到极限。」

  「是这样啊……」

  士兵认为这件是有记住的必要,以后看见年轻人都必须要考虑他是魔法师的可能性。

  「如果只是一班的魔法师还可以接受,但是如果是第二种可能的话就麻烦了,如果他真的只是普通的少女的话就麻烦了。」

  「为什麼?这样不是更合理吗?正因为她有著这样的魔法道具所以才会一个人旅行。」

  面对士兵理所当然的疑问,魔法师大大的叹了一口气,面对魔法师看著白痴的眼神士兵一瞬间感到愤怒,不过马上就冷静下来了,在他看来自己确实不聪明,而且对方的性格本来就是如此。

  「如果她只是一般的少女,代表说她背后有著可以轻易将这样的道具借出去的人。」

  「这样很不好吗?说不定是她们家代代相传的宝物或是借来的……」

  「要怎麼做才可以得到这样的东西?而且那是一次性的魔法道具,一般来说不可能将它用在旅途,而是会更加珍惜他吧?」

  「的却……这样想的话那位少女背后有什麼人就可以接受了。」

  终於了解的情况了,也就是说刚刚魔法师所说的『麻烦』只的是背后的人物啊。

  「如果说被后有什麼人的话……果然不是一般的少女吗。」

  「……什麼意思?」

  「……你会将一个至少数千金币的魔法道具借给一名普通的少女吗?」

  「数千?!」

  惊愕的声音不自觉的从士兵的口中喊出。

  魔法道具的金额高昂是当然的,这点士兵也知道。这个检问所价值最高的药水系道具也不过金币150枚。相较之下简直是令人咋舌的差距。

  冒险者或许有机会拿到这种道具,但那只有在他是非常上位的冒险者、被幸运眷顾或者背后有靠山的特殊情形。

  「也就是说那位少女的背后有著即使让出如此贵重的道具有不可惜的存在、或著她本身就是有著足以守护这件道具的强者。」

  「…………」

  士兵无言的往都市望去,寻找安莉的背影。当然她的身姿已经消失无踪了。

  「要跟踪她吗?」

  「这个……这个问题不该问我,这是要靠你自己决定的。但是我的意见是尽可能的不要激怒她比较好。」

  「可是……」

  士兵听见了这番话再度寻找安莉的背影,结果当然和之前一样。

  士兵回想安莉的相貌,将其深深的刻进心中,到她离开之前应该不会有什麼问题,但是当她再度到来这做都市时有一股会发生什麼大事的预感。

  随著马车喀嗒喀嗒的声音,安莉进入了耶・兰提尔。

  耶・兰提尔大致分为三大块。

  中央区块是规划为给各式各样的人居住的地方。

  听到街道的名字而直接产生的想像画面正是这个区域(その中央区画は都市に住む様々な者のための区画だ。街という名前を闻いて一般的に想像される映像こそ、この区画である。不懂,求解)

  这里有间村长所说的店正是目的。

  那间店正是耶・兰提尔最知名的药师兼药水达人,莉吉・佩蕾雅蕾的家。

  基本上职人都隶属於工会,这是为了要防止争夺工作跟调整物价,但药师是例外,由於数量太少以致於无法组成工会。

  但是耶・兰提尔这里是身负著前线基地使命的都市,药师的数量比城市地还多。结果就是这里诞生了药师工会。

  安莉以莉吉的家为目标前进,身负药师小型工会会长的她同时负责管理药水系的药草的流通。

  如果和其他药师有深厚联系的话也不用刻意去找莉吉,但遗憾的是卡恩村并没有这样的管道,因此才即到的药草一般都是送来莉吉这里。

  最后终於到了个充满奇怪气味的地方。

  感觉到军马不太愿意进入的情绪,安莉甩动韁绳好不容易的才的让它们前进。

  空气中弥漫著作为药品被捣烂的药草的气味,这正是这里是药师们居住区的最佳证明。

  安莉就这样惴惴不安的左右张望,缓缓前进。终於到了这个区域最大的房子面前,於是她停下马车。

  和周围前面是店铺后面是工房的风格不同,这里前面是工房后面也是工房,总之就是为了工房而生的建筑。

  「这里?」

  带著少许不安,安莉将马车停在前面,从驾驶台下来。

  门上有横书的文字,但是安莉看不懂。抱著不安的心情进行数次敲门。

  没有回应。

  再次敲门。

  还是没有回应。

  如果还是没有回应的话,只能继续了,如此判断的安莉继续敲门。

  叩嗒叩嗒的声音从门后传来,带著气势大力将门打开了。

  「--啊?」

  伴随著令人冷汗直流的声音出现的是一名被植物汁液附著、散发呛人气味、穿著破破烂烂作业服的女性。

  随意伸展的凌乱红发盖住了一半的脸,从头法的间隙可以看到混浊的双眼,眼睛下方有著很大的黑眼圈。

  安莉用不自觉闭上一半的双眼确认。

  端正的五官、眼神透露出危险的气息、再认为她是一位美女之前就被她那恐怖的气氛压过了。要说的话就是像渴求鲜血的肉食野兽的气质。

  基於这些要素,她的外表比她的年龄更加成熟,将以上要素全部考虑的话说不定和安莉同年、甚至更加年轻也不一定。

  这名女性终於开口说话了,话语中完全没有任何善意,有的只有纯度100%的敌意。

  「你谁啊?」

  「啊……」

  「现在超级忙。可以之后再来吗?」

  「那个……」

  「啊?你听不懂人话吗?啊?」

  「不、不是--」

  「那就赶快把这个话题结束,我要睡觉!!你知道现在是什麼时候吗? 你想知道吗?你这家伙!啊?」

  「那个……」

  完全没辄,她完全没有要对话的意思。

  安莉如此判断、(どこかで时间を溃そうかと头の中で半分以上考える。不懂)

  「差不多该适可而止了吧?」

  房子裏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男人的声音。

  听到著个眼前的女性气氛马上就变了,在正前方看到这个变化的安莉不由得睁大眼睛。没错,就像女性用无数化妆品精心化妆后的变化。

  远本版开的眼睛睁得雪亮、原本混浊的瞳孔充满光辉,彷佛里头寄宿了无数星辰,原本像尸体一般的肌肤以脸颊为中心染上的蔷薇色的光泽,在那里的是比安莉更为年轻的少女,而且非常美丽。

  「啊!」

  拼命整理凌乱的头发,少女挥手回应。

  「你在这里啊!」

  口气完全不同,刚刚的人宛如幻觉一样。

  特别是背后洋溢著即使出现一堆花朵的演出效果也不奇怪的气氛。

  「嗯,我知道你很累但对方似乎是客人呢。」

  「也对,只是有些太兴奋而已。」

  少女轻轻的敲了自己的脑袋,对著里头的男性露出微笑这是让后方的安莉呆然的变化。

  「进来吧。来,请进请进。」

  变得非常友好的少女抱著安莉的肩膀邀请她进入。但是现在还不行进去,於是安莉慌张的施力抵抗。

  「--马车的行李」

  「行李?」

  停止施力的少女望向安莉乘坐的马车确认行李。

  「那些壶里面装的是药草吗?」

  「嗯,没错。」

  「那就没问题了,即便拿了对这里著人而言也没有人会买,这点附近的商人也很清楚。」

  一点都没有没问题的感觉……

  虽然安莉心中如此抱怨,但她已经没有心力去抵抗施加在肩膀上的力量了,於是就这样进入了房子。

  室内微暗,对刚刚还在烈日的安莉而言刹时眼睛什麼也看不见。经过一段时间不断眨眼适应后进入视线中的是完全没有店铺氛围的房间。

  房间本身并不会很大。

  如果要说的话姑且算是接待客人的客厅,在中央摆放著长椅,沿著墙壁一排又一排的书柜和书本,角落放著观赏用植物。

  在房间深处有一道门,在那里可以看见一个男人的身影,非常平凡没有任何特殊魅力的男子。

  但是这个房间已经没有其他人的,因此另那名少女的态度批变的人肯定是他。

  明明是室内,却穿著沈重的护手,似乎是在哪里见过的款式,但对这方面不太了解的安莉认为可能是自己跟其他相似的款是搞混了。

  「菲艾,我去把行李搬进来吧。」

  「欸?可以吗?」

  「没关系。我也受了莉吉不少关照。」

  「呐……就麻烦你了。」

  对著微笑的少女————菲艾轻轻点点头,男子便穿过两人出去了。而菲艾则用闪闪发光的目光追逐著他的背影。

  安莉从男子的口吻感觉到了一丝违和感,就像是年龄、性别不一致那样奇妙的异质感,但是安莉也没有对此深究的理由,而且既然他是用这种口气说话,过於深究或许会很麻烦。

  毕竟安莉是来卖东西的立场,因此不应该采取对自己不利的行为。

  如此判断的安莉开始为商谈的事情作准备。

  「那个-」

  「那个-」

  「嗯?干嘛?」

  安莉对著丝毫没有打算将视线从男子背影移开的菲艾搭话。

  「我来访的目的是为了兜售药草……」

  「嗯?啊,药草啊。嗯嗯。」

  终於看向安莉的菲艾,像是考虑什麼似的侧著脑袋之所以移动视线的原因是因为门外男子的身影已经消失了的原因。

  「药草啊……有点困扰呢。」

  安莉没头深锁,难不成是因为已经先在哪里进行了大规模的交易了,所以现在已经拥有充足的药草了吗?

  「其实……」

  「接受也无妨吧?」

  不知何时回来的男子,两手抱著壶轻松的说道。

  「买的话接下来你就可以不用顾虑尽情使用了。」

  说完这句话后将壶放下,再次出门了。在一瞬间,菲艾望向房间深处,大大的点了点头。

  「也对……嗯……确实。我现在还没有到达那个领域。嗯。请问你是?」

  「卡恩村的安莉。」

  「喔喔!是卡恩村的人啊!」

  菲艾微笑,指著房间中央的长椅,两人一同坐下。

  「那麼你这次带来的商品是?」

  「纽古力4壶、亚基纳4壶还有艾利艾利修6壶。」

  「艾立艾利修6壶!?」

  菲艾惊讶的拉高声音。

  「这还真是不简单……。亏你能搜集那麼多。既然是卡恩村的人品质也有保障……全部都是那个壶的大小吗?」

  菲艾指著刚才男子搬进来的壶,现在已经增加到6个了。

  「是的,没错。」

  「那麼……卡恩村的人的话……大概金币126枚、银币7枚如何?」

  「嗯嗯!!这样没问题!!!」

  告知安莉的金额是至今为只从来没听过的数字,当然是除了安兹那位伟大的魔法师告知的金额之外。

  「那麼,就这样吧?」

  「是的。……话说回来刚刚的那个人是你的恋人吗?」

  「欸?」

  结束商谈后输给好奇心的安莉提出疑问,菲艾一瞬间无法言语,当她理解安莉指的人是谁后,立即满脸通红。

  「欸?欸嘿嘿嘿嘿。看起来像这样吗?欸嘿嘿嘿嘿。就算奉承我也没有什麼好处喔。欸嘿嘿嘿嘿。」

  并不是奉承只是单纯的疑问而已。

  虽然这样想可是却开不了口。即便是安莉这样的小-->">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