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五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外传02卷 加油!安莉小姐! 第五章

耶·兰提尔的冒险者,旋风之斧一行人在被草淹没的街道上默默的走着。

  即使在视野良好的地方,也进行编队前进,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职业病吗。冒险者的职业病,就算走在其他街道上也是全副武装,即使在旅店业不会完全解除武装。

  倒不是要辩护,但是在视野良好的地方就放松警惕的话不能算是真正的冒险者。然而在没有遮蔽物,看起来是安全的街道上默默的走着一般来说精神上也会感觉疲劳吧。更别说是没有人说话的情况了。但是一边警戒一边前进总没错吧。

  然后旋风之斧一行人中走在最前面的游击兵,陆克路特也抱着同样的想法。陆克路特回过头看着在身后慢慢前进说着话的同伴。

  【为什么要这样排成一列前进】

  【.....为什么呢?】

  【......不可思议呢】

  【..........也许是会被袭击吧】

  因为一惊陆克路特动了动眉毛。但是,保持着冷静————

  【不,不可能的吧】

  ————这样轻声的说着,陆克路特眺望着周围。广阔的草原上哪里都看不到魔物的影子。

  【每次都在想,在大道上也这么排成队列走不是很奇怪吗?】

  【........因为说不定会被袭击呐】

  【不可能的吧!怎么会被盯上!如果是上位的人也许会吧?但是和我们没关系吧!】

  【警戒不管何时何地都......】

  德鲁伊的达因这么回答着。脸上露出了《啊,不是吧》的表情。

  【有需要做的时候和不需要做的时候吧。现在怎么想都是不需要做的时候吧】

  【不,从超远处飞来的龙,突然袭击过来的可能性也是有的啊?】

  陆克路特这么回答。在另一边的魔法使尼纳不是肉体派的,可以看得出他放出的不想在这种地方浪费多余的力气的气氛。

  【这是哪里的屎一样的故事。就常识来说哪有那样的事。尼纳!】

  【不可能有把。耶·兰提尔的近郊有龙什么的没有听说过啊】

  【是吧?】

  【那么.....一边走一边做些什么?】

  对于作为队长的战士,彼得所说的话,陆克路特只是缄默。只是因为默默的走了很久感觉累了诉说不满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那家伙.....】

  【那家伙?】

  【那家伙?】

  【那家伙?】(译:不是翻译错误原文就是轮流说了一遍→ →)

  在同一时间,几个人一起发问。

  【闲聊一下不是挺不错的吗.........】

  【今天的天气是晴天啊,这样的么?】

  【在温暖的日光下走着走着就觉得困了,这样说比较好吧】

  【你们这些家伙,是在耍我吗.....】

  【没有这回事,陆克路特。你是我们最好的伙伴了】

  【过去式啊!话说,我做了什么啊】

  突然而来的沉默,在这之后是陆克路特的呻吟。

  【这家伙.....】

  【........我个人觉得是不错的工作但是没想到】

  【报酬这么低啊】

  陆克路特知道这句话让其他的同伴也感到了不满拉长了脸。

  【是你把这个委托接下来的吧?】

  【不、不是挺不错的工作不是吗?想说正好能去看看卡恩村的情况......】

  就像菊花一样越来越小的陆克路特的声音,同伴们都投去了冰冷的视线。(译:尻つぼみに小さくなっていくルクルットの声に、他の仲间达は冷たい视线を送る。 好像就是说菊花小的样子→ → 记得是小心眼的意思)

  【报酬简直和没有一样啊】

  【为什么要接这个委托?】

  【水之神殿的其中一个司祭是个性感的美女啊】

  气氛再次沉默,看向陆克路特的视线超过冰冷的程度已经达到了极寒的领域。

  【但是啊,虽然报酬很少不过卖个人情也不错吧!】

  【那确实也是】

  【也是呢,虽说卖人情的话上位的神官的话更好吧】

  【.......嘛,如果是卡恩村的话也没有什么不好不是吗】

  【真不愧是队长!】

  无视了陆克路特的欢呼声,尼纳的达因听到彼得的话都点了点头。

  耶·兰提尔附近的村庄被帝国的骑士袭击了。只要是住在耶·兰提尔有点敏锐的人都知道了的消息。

  但是冒险者们为了得到更深入的情报而开始了行动。像袭击的人不是帝国的骑士这样的传言,袭击的骑士被不知道哪来的人全部杀了的传言。

  然后假定卡恩村已经被帝国的骑士给毁灭了的情报也传出了。那个情报的真伪以及详细的内容,像这些有价值的情报还是有可能存在的。

  【如果是顺便就能做的工作的话,那也没什么关系不是吗】

  【是吧?】

  【哦多,可别忘了呐?姑且卡恩村的村长发出的募集人手的委托要证实一下啊】

  用冰冷的眼神看着陆克路特,尼纳和达因都郑重的点了点头。

  这次陆克路特从神殿那里接受的委托是确认卡恩村在募集的村民是不是一些正当的人这样的事。(译:今回の神殿からルクルットが受けた依頼はカルネ村の新しい村人募集が正当なものか、どうかを见てきて欲しいということだ。后半句不能理解是什么意思姑且这样翻了)

  帝国骑士袭击时,侥幸存活下来的附近的村民,那些幸运的人怎么样了呢?多半都逃到耶·兰提尔去了。

  如果把村子比做人的话,那么住在村子里的人就是构成人体的器官。如果失去几个重要器官,人的话就会死,村子的话就是荒废吧。

  然后弃村的人如果亲人是在周边的其他村子里的话会去到那边,如果没有的话会往城镇里去是理所当然的。

  因此会用到神殿。失去亲属的孩子和除了生命其他都被夺走的村民,本来是行政机关接收的人交给神殿代为接收。当然了神殿不可能预备好新的工作和住所。只能暂时接收他们并让他们帮忙神殿的工作,在此期间神殿在行政机关的协力下寻找新的工作。(译:果然不管到哪有关OO都是踢皮球的好手→ →)

  顺便一提耶·兰提尔是在一个可靠的市长管理下才能这样的行动。根据管理城市的贵族的不同,行政机关完全不会行动也是有可能的。(译:什么你告诉我这不是踢皮球?)

  卡恩村就是这样失去了失去的东西。虽然还保持着村子的样子,损伤的部分就靠募集新的村民来修补了。

  这是当然的。

  人口减少了,会发生各种问题。比如村里的分工。人数减少的话整体都会变的薄弱,就像到处都是破洞一样。

  因此有尽快增加人口的必要,结婚生子需要的世界太长了。

  确实,最快的方法就是村子的合并。但是,这是有许多困难的问题的手段。

  可能发生的最大的问题就是派阀斗争。一个村子就是一个小世界,它们合并之后马上交汇的可能性很低,通常在互相信任之前会产生各种摩擦。弄不好最终合并的两个村的交界处产生一股新的势力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而且人数减少了的这个村子反被吸收了也是可能的。

  正因如此才要募集,采用的是一个家庭一个家庭的招募方法。

  旋风之斧一行人的工作就是,确认这些募集的人中有没有罪犯。这是左右他人人生的重要工作,虽然报酬很少已经确认了,但是可以悄悄的收集一些信息。

  但是说到底也就是看看村子的情况听听村长的话,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就是最下位的F级冒险者程度的工作,同伴会抱怨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但是连对这种委托抱怨不满的冒险者都没有空闲。

  虽然相互抱怨着不满,但是通过耍陆克路特多少也消除了一些不满。以比刚才的气氛好多了的状态,一行人朝着卡恩村前进。

  【哈啊.......】

  感到累了的尼纳叹了口气,走在后面的达因感到担心的搭话了。

  【休息下吗?】

  【不,还没关系】

  【如果不进行警戒的话,移动速度会快很多吧。陆克路特,离卡恩村还有多远】

  【距离的话我想多少还有点吧?越过前面那个小山头应该就能看见了】

  陆克路特指着的地方是100米远的平缓小山丘。能够看到终点了会让人引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

  尼纳的步伐变的坚定,往背部注入力量。

  一行人登上了小山丘,然后在那里停下了动作。

  【什么啊那是?】

  尼纳发出了呆然的声音。其他的3个人也同样呆住,看着远方的光景。

  【那是......】

  【城寨吧.....】

  在草原上存在感爆表的外墙,实在是一副陌生的光景。

  不管怎么看村子周围确实是被外墙围了起来。但是那么气派结实的东西在周围根本没见过。只有城寨中才会使用那么坚实的东西。

  【喂喂,该怎么办啊】

  陆克路特看着这过于异常的光景询问同伴。

  【单纯是个村子而已吧....卡恩村】

  【是个出产草药闻名的村子.........有那样外壁的村子什么的听都没听说过】

  这是怎么回事啊。

  全员的脸上都露出了这种表情。

  普通的村子做出这样的外壁是绝对不可能的。然而,眼前看到的就是好好的在那的墙壁。因为那个过于异常的事态而看着彼此的脸。希望有谁能理解了来回答自己。但是就这样过去了数十秒,谁也没有说话。

  因此,彼得做了决定。

  【在这隐藏起来稍微考虑一下该怎么做吧】

  遵从彼得的指示,旋风之斧的成员都退到半山腰处隐藏起来。在草原这种视野开阔的地方堂堂正正的商量事情简直是愚蠢的行为。

  然后看着彼此的脸,交换意见。

  【1!卡恩村被墙壁包围好好的保护起来了!】

  【.....2。哪里的军队在行军时来做的墙壁】

  【3......。3............没有】

  【........4。村民们很努力的把墙做出来了。只是我们这边不会做而已】(「……4。村人达が顽张って作った……実はこちら侧だけしか壁が出来てない」)

  大家都停了下来,把视线集中在最后发言的彼得身上。

  【就是这个!】

  【这个可能性最高啊。如果村子整个被墙壁包围起来了却还要募集村民闻到了一股谎言的味道啊】

  【但是,也有可能是假的道具啊】

  【那么。怎么办?】

  于是几个人都陷入了沉思。

  周边完全是草原,没有任何可以隐蔽的地方。那边有可能会发现这里,这边也很容易窥视那边。那么从周边迂回过去的话是不是假的道具多少也有判断的可能性吧。

  受到全体人员期待的视线影响,尼纳回答到。

  【.......我对建筑学没有自信哦?】

  【用不可视化和飞行魔法的话......】

  【就算买卷轴也好,可是很花钱的哦?】

  【对我们来说太遥远了吧.....】

  【没有的话也没办法了吧。陆克路特,隐蔽起来在周围观察能行吗?】

  【几乎不可能。再说了那个墙壁是不是假的道具凭我也看不出来吧】

  【全员一起过去吗?】(译:「全员で回るか?」根据上下文觉得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吧)

  【......那样的话,根据刚才得出的第二点来看说不定很危险啊】

  再次陷入了沉思,然后把视线转向了队长的彼得,那个视线中寄宿着希望得出结论这样的意志。

  彼得认真考虑了一会,在1分钟后把结论说了出来。

  【......看看附近有没有来回的村民,调查一下吧】

  彼得以外的3人异口同声的同意了,虽然是消极的方法但是最安全。

  【那么就在这附近转悠吧?】

  【啊啊。陆克路特,警戒就拜托了,毕竟是怎么样的状况完全不明白啊】

  【了解了】

  旋风之斧的4人围绕着卡恩村,观察村子里的情况。

  因为是建立在草原上的村子,周边没有什么能藏身的地方,就算有能不能遮住全身也很难说,但是尽量注意不引人注目的来回移动。

  这是非常耗精神的事,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考虑到村子里可能有敌对性的武装集团只能采取这样的行动。

  没多久,在村子的另一侧发现了大片的农田。

  其中有几个正在劳动的村民。

  旋风之斧一行人像是安心似的叹了口气。

  总之这里还有村民可以确认了。

  然后认真的眺望村子,确认村子是否被帝国的士兵占领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没有发现那种被奴役的人特有的厌世的气息。在农田里悠闲的工作的身姿,就像唱歌牧歌的农民的生活那样。

  【看起来没有问题啊....】

  【是啊。并没有被做什么的样子......只是,那个外墙估计是假的道具吧】

  【那么,是因为离大森林很近所以就早早的做好防备的意思了吗?】

  【这样考虑的话妥当吗,尼纳?】

  【嗯,看起来有点新的感觉........在这个距离观察的话这种判断就是极限了】

  【怎么做呢,彼得】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走吧】

  【了解了,那么要保持哪种程度的警戒?】

  达因的发言让彼得略微思考,然后苦笑。

  【让对方警戒也会很麻烦,就这样悠闲的过去吧】

  【说的也是啊,那就这样吧】

  尼纳同意后,达因和陆克路特也点了点头。虽然多少有些不安,但是再这样奇怪的警戒下去,让对方抱有敌意也是相当不妙。

  旋风之斧的成员以并不是来打架而是工作的一环这样的心态前去了。

  彼得在最前面,以一条队列走在一条几乎没人走的小道上朝着村子前进。

  道路的两旁的田地上长着青色的小麦,偶尔有风吹过微微摇晃。在那样的小道中走在,在旁人看来就像是跳入水中一样。

  【嗯?】

  走在第二个的陆克路特发出很小的奇妙的声音,注视着田里。即使是在收获的季节,长到70厘米的麦也已经算相当长了。

  【怎么了?】

  走在后面的尼纳感到有些惊讶的上来搭话。

  【啊?不,错觉吗?】

  陆克路特只倾了一次头,和彼得就拉开一段距离了,所以稍微加快速度跟了上去。尼纳只朝陆克路特看的方向看了一眼,没有确认在动的东西就跟了上去。

  彼得带着友好的笑容默默的朝着村子前进。

  正走着,彼得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一个少女。在田里————离彼得最近,离村子最远的田里的一个站着的少女。

  确实很可爱但是不能用美女来形容的处于这么一个微妙立场的少女。

  如果是按照村民的立场来看,这样的相貌就很好了,这样的少女。

  朴素的围裙沾上了泥土的那个身姿,诉说着现在正在进行着农活。

  【你好】

  彼得举起手友好的打招呼。这个时候,虽然有点那啥,但是是双手离开武器高举左右晃动打招呼。表明这边没有敌意。

  相对的,少女以不可思议的表情歪了歪头,把手贴近了耳朵。

  彼得稍微皱了皱眉,然后用比刚才更大的声音。

  【扩泥鸡哇!】

  结果少女还是没有回话。只是把手更加的贴近没有化妆的脸。

  【还是没有听到啊】

  【......也许是耳朵听不见吧?】

  【毕竟是在这离村子最远最麻烦的田里干活啊,也许有那可能】(译:你们确定村里有人敢这么欺负安莉么)

  【这就是村社会严峻的地方啊......弱小的人会被欺凌.......】

  【可以的话还是饶了我吧】

  彼得听着身后有些情绪低落的同伴们的交谈。

  【那么就这样直接走过去比较好吗】

  【也许吧】

  在这么说的时候,少女朝着彼得这边开始招手。嗡嗡的像狗尾巴摇动一样的速度招着手。

  【该怎么办?】

  【就这样无视了也不好吧。喂,快看】

  彼得仔细的看着达因指着的方向,村民们都停下了手头上的事,谨慎的监视着彼得他们。在边境地区排他现象并不是那么稀奇的事,彼得也有所耳闻。

  总之就是这么个原因吧,这么判断了。

  【现在对她采取冷淡的态度似乎不太妙啊】

  【真是的。不过这里的人都散发出一股逼人的气息,究竟是什么事让他们这么操心啊】

  【这也是没办法啊。而且这是个推广旋风之斧的名字的好机会。为了今后的事考虑,这里还是友好的进行对话吧】

  【是啊。真没辙。稍微到田里去一下】

  3人这样说着时,彼得抬脚跨入田里。

  用手拨开麦田朝着少女走去,到少女附近的时候,突然感觉脚上有奇妙的负重感,然后听到了小声的声音。

  【哦多,到这里为止了呢,小哥】

  彼得浑身都浸泡在惊愕中,慌张地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在那里的是全身隐藏在麦田中的小生物的身影。脸几乎都藏在麦子里无法看清,是个像人类一样的东西。

  那个生物持有刀具,用刀具抵在了被铠甲覆盖住的脚上,像是支撑棒一样,因此停下了脚步。

  【啊!】

  吃了一惊,是身后的同伴发出的警告吗?彼得这样想着的时候————

  【不好意思,可以解除武装吗?】

  从别的地方发出了细小的声音。朝那里移动了视线,发现少女的脚边也有一只。不,不知这样,彼得感觉到自己身后也有什么东西隐藏着的气息。

  【那个少女是你们的诱饵.....吗】

  【.......不太一样哦?大姐她,是自愿来做诱饵的】

  似乎没有理解自己说的话,看着站在那里不动的彼得,那个生物继续说到。

  【哎呀,能够把武器都放下吗。能不能让后面的那几个也照做?并没有想过要拿弓箭射杀你们,只是因为你们是来路不明的人罢了】

  彼得感到犹豫,感到这个生物似乎还有谈判的余地。

  在面对亚人种的时候毫无抵抗就投降让人感到懊悔。但在不明状况的时候就敌对是愚蠢的行为。

  【可以保证我们的性命吗?】

  【当然了,如果投降的话。但是呢】

  虽然还有些许犹豫,但是彼得知道没有时间犹豫立即作出了决定。在这队形崩坏的情况下战斗,对彼得他们是十分不利的。那么,有马上想其他人传达自己的意思的必要。

  【大伙!对不住了。马上解除武装投降!】

  彼得说完就交叉双手放在头上。对于那样子旋风之斧的成员一瞬间感到迷惑。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但是马上理解了理由。只是,要舍弃同伴的想法一点也没有,就算是解除武装也毫不犹豫。

  大概是看到他们眼中的困惑了吧。ガサリ的一声,田里的2个亚人种站了起来。

  【————哥布林】

  尼纳轻声低语。

  站起来的亚人种。是被称为哥布林的广为人知的生物。手上拿着箭的那个,正用锐利的目光盯着他们。

  要上吗。

  尼纳,陆克路特,达因彼此用眼神交流着。哥布林这种生物,在身高,体重,力量上都是比人类要弱的种族。虽然持有着暗视能力,在暗处的话比较麻烦。但是在这种阳光直射的地方对于有着多次冒险经验的旋风之斧来说不是那么可怕的对手。

  这种程度的对手,即使彼得被当做人质,也有想办法帮忙的自信。

  但是立刻判断不能这么做的理由也有了。

  旋风之斧的成员感到他们的对手明显的与其他的哥布林不同。用一句话来说的话,眼前的哥布林有着长期训练的人才有的气息。

  没有潜伏在丛林里的哥布林本来就很少见,准备着拉弓架势的哥布林更是异常的存在。和之前飞飞在不断变成城市里的传言人物的时候碰到的哥布林完全不同。

  如果说那是挥舞着棒子的小鬼的话,那这边这个就是习惯了用弓的战士。

  人类经过锻炼的话就会变强,魔物也是一样。即使是亚人种的哥布林也是理所当然会变强。

  也就是说眼前的哥布林,比旋风之斧之前战斗过的哥布林要强出许多。

  在这样迷惑的时候应该成为幸运吗?与风吹过田间产生的声音不同,有别的东西移动发出的声音。陆克路特慌张的回过头看向身后。

  【.......嘿嘿,暴露了啊】

  在那里,从田里露出的,是吐着舌头好像恶作剧被发现了的小鬼一样的表情的哥布林。是打算偷偷的从背后靠近吧,但是并没有能够骗过作为游击兵的陆克路特的隐秘能力。

  环顾麦田周围,发现到处都有生命东西潜伏在其中移动的痕迹。

  【......被包围了吗】

  【投降吧。在不知道数量有多少的情况下完全无能为力啊】

  【.......杀出一条血路如何】

  虽然是能信赖的伙伴————但是3人无法做出决断。本来的话会立即听从领队的指令但如今犹豫不决也是因为没有领队的指示。

  但是最后消除了他们3人的犹豫的,是打开了门,从村里走出来的那个身姿。

  【那是......什么........】

  【奥加!】

  【不,那究竟是什么......】

  在那里出现的是旋风之斧的成员们都知道的奥加。但是,那个身体被金属铠甲包裹,手上拿着巨大的金属剑。从金属剑上发出的光辉就可以知道是好好打磨过的东西。

  恐怕身上带着的都是一级品的奥加总共5只。用很随便的速度朝着3人走去,但是每一步的步伐都非常大,可以感受到异常的速度。

  3人判断包括哥布林在内的话胜算非常低。不,应该说完全没有。焦虑产生动摇,动摇使之混乱。但是不可能一直这么混乱下去。

  完全理解了事态的3人做出了决断,就这么交叉双手放在头上。

  【————投降】

  【真是非常抱歉!】

  『――抱歉!』

  名为安莉的少女说出的第一句话,身后的哥布林也跟着说出了道歉的话。

  那个一齐低下头头的样子让人感觉到良好的纪律性。

  哥布林和奥加这些亚人种多数是和人类敌对的,多为冒险者狩猎的对象。突然之间攻过来杀死人的事也居多,所以采取这种态度和行为反而让人觉得尴尬。

  而且彼得没有那么强也是事实。

  彼得看着在自己面前低下头的哥布林们。

  有作为魔法使的哥布林,持有魔法剑的给人一种老练战士的感觉的哥布林,在整备高品质装备的哥布林。

  和自己印象中那被人轻视的哥布林的形象完全不同。自己的无知突然被亮出来,让人知道了世界的宽广的这些哥布林,应该说这些存在。

  彼得说不出话来,全员都抱着一样的想法。

  如果和这些强大的哥布林战斗的话,估计只有死路一条吧。

  【.....啊、嘛、不要在意了请抬起头】

  【没想到,你是关于我和村长说的募集的要项来调查的】

  【不,这也是没办法的。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警戒也是当然的】

  彼得虽然笑着。但是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他的脸上有着微妙的黑暗情绪。那是因为自己的败北。

  冒险者是赌上性命,追逐梦想的职业,也就是说随时与死亡相伴。

  因此败北的就可能死亡。这次和哥布林的遭遇因为看到了存活的可能性所以选择了投降,戦いを挑めば梦半ばに躯を晒したはずだ。(译:后半句看机翻是如果选择战斗的话就是在梦中暴露半边身体,完全意义不明啊)

  因此,彼得对自己的能力的自信开始动摇了。

  对于冒险者来说,引退的主要理由之一是《死亡的恐惧》。话是这么说但不实际体会到的话是理解不了的。但在那瞬间,确实的体会到了。

  尽管如此倒还不至于完全失去对冒险者工作的热情。彼得勉强的露出笑容,向安莉询问。

  【总之,接下来要怎么办】

  场所还是刚才的麦田,疑惑解开了的话接下来也就会这么想了。

  【说的也是。总之,先去通知村长】

  【好的,接下来请多指教了】

  目送着离去的安莉,彼得稍改口吻,对着拿着魔法剑的像是哥布林的BOSS一样家伙询问。

  【难道平时也是一直像这样保持着警戒吗?】

  指着田里隐藏着的哥布林这么说,哥布林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怎么会。你们先前迂回着移动的时候就确认了吧,这里有村民聚集着。基于你们某种目的的行动,之后会接近村民吧?因此准备好陷阱等着了】

  【拿村民当诱饵设置陷阱么】

  确实挟持人质靠近村民也是有可能的,不然的话也不会采取迂回观察这么麻烦的手段吧。

  听了彼得的话,哥布林露出了略显讨厌的脸。

  【以拿一个少女做诱饵来想,真是不错的手段啊。装作耳背在田里挥手打招呼。在那田里判断不可能全员有进去吧】

  陆克路特一边咂嘴一边抱怨。听到这个,看起来像是哥布林他们的首领一样的大家伙龇着牙,一脸不满的说道。

  【唔噢噢噢,你好像搞错什么了吧,你认为我们会让安莉大姐遭遇危险吗?】

  大姐。

  那句话让旋风之斧感到违和感的同时,哥布林队长继续说着。

  【希望你们不要误会了。大姐说自己来当诱饵的话会更顺利,因为这么说了所以才没办法啊】

  【确实,是那个少女的话警戒程度会降低也很有道理但是.......】

  【喂喂,不相信吗?想想的话就是理所当然的吧,她可是我们侍奉的人啊】

  【哈?】

  【.......什么啊?现在......】

  【侍奉?】

  【有什么好惊讶的,那位安莉大人才是我们哥布林和奥加侍奉的主人啊】

  旋风之斧一行人惊的说不出话了。

  【胡说,那个小姑凉只是个单纯的村民吧】

  无论是步伐,还是体势,怎么看都是个普通人的村姑怎么可能支配连旋风之斧都打不赢的对手。

  觉得-->">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