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广播剧CD01卷 封印的魔树

短篇 广播剧CD01卷 封印的魔树

转自overlord不死者之王吧

翻译、校对(百度id):track 01~03 讨厌鬼畜,track 04~10 弘岩315、九十九夜sora

TRACK_01翻译

gate Close

安兹:{救了夏尔提亚之后已经一个月以上 要做的事情还堆积如山} 雅尔贝德现在回来了

雅尔贝德:是,欢迎回来安兹大人,是先吃饭 是先洗澡 还是说我

安兹:[喂 喂 这次是什么] 雅尔贝德这是要干嘛

雅尔贝德:这是新婚游戏安兹大人,对于带着宠物单身赴任的老公新妻来迎接没有比这以上的对应了,这怎么样啊安兹大人。

安兹:[不知道啊这样的 我现实里也没结婚啊 虽然这么说不过这里应该] 非常有魅力啊雅尔贝德

雅尔贝德:这样太好了

安兹:[刚刚的如果回答你 会怎么样 稍微想试试 不行不行对于修改她设定的事这样利用 是过去重要的同伴制作的像孩子一样存在

再说我是童真 啊 说来说去我不死者化没有那个 哪个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开始了雅尔贝德

雅尔贝德:是 了解了

安兹:首先在耶·兰提尔获得的金钱交给你拿去进行实验

雅尔贝德:以下等的人类为对象 有没有很累

安兹:很顺利 哪个皮袋对于看过纳萨力克宝物库的你来说没什么大不了 不过这也算是很多钱了

雅尔贝德:完全没有觉得少 安兹大人只带着那贝拉尔去工作觉得有所不安 作为纳萨力克支配者的伟人被人类使唤什么的 差不多回归应该也可以了吧

安兹:这可不行 得到那个药草之后越来越被重用 在各种方面都有优待

雅尔贝德:药草 是我和安兹大人进行共同作业的那件吗

安兹:[与我共同作业 又不是结婚典礼的切蛋糕 再说] 是你们团队合作获得药草以来

---------------------------------------------------------------------------

TRACK_02翻译

爱因扎克:终于来了飞飞君

飞飞:爱因扎克桑 听接待说冒险者公会长的你有直接依赖

爱因扎克:啊 那件事 站着说也那个 来飞飞君坐这里

雷克西路:撒 撒 不必客气 飞飞殿请上坐

飞飞:雷克西路桑 在冒险者公会长和魔术师公会长的2人面前上坐什么的

雷克西路:别在意 撒 撒 别客气

爱因扎克:飞飞君要不要喝点什么

飞飞:啊 这就不必了 接了哥布林 食人魔 巨人村子的讨伐必须要去

爱因扎克:是这样啊

飞飞:[啊 原来是这样 就是所谓的麻烦事] 请吧 把话说来听听 视情况会优先这边

爱因扎克:这样心里比较难受

飞飞:不 无须在意

爱因扎克:是吗 那个其实是像北覆盖的东部大森林有生长特殊药草的地方 效果非常高是不管什么病都能治好的东西

飞飞:哦 [哦 不管什么病吗 这真是 ]

爱因扎克:希望能够拿回来 至于为什么需要希望能什么都不要问就感激不尽了

飞飞:是守密义务呢 原来如此 了解了 尽早拿到手

爱因扎克:但是 这是非常困难的依赖 慢慢进行也没问题 准备多少花一些时间也是没办法的

飞飞:我不认为这不是需要花那么多时间的工作 虽然要探索生长在哪里多少回有些辛苦

爱因扎克:不 药草生长地在哪里已经判明

飞飞:那么

爱因扎克:虽然飞飞的强大已经十分理解 但是 这是非常危险的工作 曾经进行这项工作是在30年前 不光现在已经隐退的精钢级冒险者队伍还有2个秘银级冒险者队伍同行才终于完成的工作 如果飞飞殿有什么事 令古今无类的大英雄丧失的话这会是人类巨大的损失 希望能十分的注意

飞飞:原来如此 [确实 有很多未知的这个世界 轻敌带来致命的什么可能性 支配了夏尔提亚的迷之世界道具持有者真身现在也不知道 但是 如果完成认为那么危险的工作 这伪装的身份飞飞的知名度一定回更上一层楼 所以这里应该用傲慢的态度来应对] 没有问题 就是这样

爱因扎克:呃 飞飞君

飞飞:爱因扎克公会长这种程度简单就能完成

爱因扎克:可是 飞飞君这是精钢级冒险者

飞飞:精钢级的冒险者也是分级的我是这样认为的

雷克西路:哈 确实如此

爱因扎克:雷克西

雷克西路:应该认同爱因扎克 应该想起那个战斗痕迹 那样的战斗都胜利了 这位的力量超越我们的想象 飞飞殿你自然有自身的根据吧

飞飞:想一想我骑的魔兽吧

雷克西路:森林的贤王 原来如此 东部大森林内被称为传说的魔兽的话 森林的踏破也很轻松

飞飞:如果不是这样 就算是我也不会这样说[嘛 真正的杀手锏是其它]

爱因扎克:呦西 这样交给飞飞君的工作就安排给其他人

飞飞:没有这个必要

爱因扎克:哈

雷克西路:可是

飞飞:现在已经接的工作交给娜贝 我来解决药草的工作

雷克西路:认 认真的吗

飞飞:当然

爱因扎克:你真是难以置信 虽然交往不到一个月 但是知道你绝不是没有根据与自信就这样说的人 就算如此在精钢级的冒险者里你也是不同凡响的 然后可以交给秘银级工作的那贝小姐也

雷克西路:原来如此 飞飞殿还有隐藏杀手锏 那个只有你能对付的吸血鬼

飞飞:听了传闻 打算离开这个都市 在那之前尽早完成几个工作 那么 药草这件事让我详细听听吧

爱因扎克:哈 那雷克西路 他到底还会让我们吃惊几次

雷克西路:是啊 嘛 在我看到封印了第8位阶魔法的水晶的阶段 觉得已经用掉了一生份的吃惊 说不定连来世份的吃惊也用掉了 来世就成了没有表情的人

爱因扎克:哈哈 那个时候的雷克西路真是过了

雷克西路:这事就不要说了爱因扎克

爱因扎克:所以雷克西路 那件事没问题吧

雷克西路:之前听的欢迎飞飞宴会的事

爱因扎克:是的 琥珀的蜂蜜与天空的满月庭然后紫色的秘药馆的上位3人 可能的话尽量长相与气质不要重复 进行预约的

雷克西路:我的记忆没错的话 这些是高级娼馆的名字 怎么爱因扎克模仿世间吗

爱因扎克:这边也不是喜欢做这些事 但是你应该懂他的价值 他是追着吸血鬼来到这里的 他不久后就会追着剩下的1只离开这都市 可是这么可惜的事不可能闭嘴就这么看着 王国只有3个的精钢级队伍

在那里面也很可能是第1的人物 无论如何都想打入让他想要回到这都市的楔子

雷克西路:凭女人1个能打入的吗

爱因扎克:不管是9个还是10个都无所谓 再说她们几天前开始吃与平时相反的药了

雷克西路:与平时相反的药 难道说 打算让女人生孩子

爱因扎克:啊 能留住他的话 就会做到这个地步 就算飞飞君丢掉小孩 只要小孩稍微继承飞飞的才能的话就万万岁了

雷克西路:真是复杂的心情 但他存在的魅力犹如太阳的光辉 这也是没办法的 说起来他到底是什么人

爱因扎克:这我也想听听 首先对于冒险者的工作不太熟悉 这来自公会接待的报告以上 是受雇与某个国家的冒险者这条线消失了

雷克西路:这样的话 一国的杀手锏也是可能的 不过不觉得有能够派遣这种程度的人物的国 追着吸血鬼可能是私怨

爱因扎克:这么说的话 被吸血鬼毁掉国家的王族这样

雷克西路:原来如此 有强大魔力的道具是王家秘宝这样

爱因扎克:是啊 然后那贝小姐是贵族说不定有王族的血

雷克西路:王族啊 确实如此

爱因扎克:维持特别血统的王族实际确实存在

雷克西路:就算不是王族与其接近血族的出身这条线 飞飞君不想提归还国的话提的这就是原因 原来如此

爱因扎克:没有矛盾 这里算是妥当的线 这么说的话怎么办 按照这进行幕后行动吗

雷克西路:不 对采取友好态度的他 进行让人有不快感的行为当然应该避开 这就当成我们2个人的话吧

爱因扎克:嘛 如果飞飞君真的是王族的话为了避免出现后继纠纷不会留下孩子

雷克西路:这样的话 那个美丽的那贝小姐跟随服从他的理由也包含了别的意义那样

爱因扎克:那种系的关系 或者也进行服侍

TRACK_03

飞飞:恩弗雷亚与莉琪差不多该到了这个卡恩村也不奇怪的时候了 说起来哥雷姆不会累进行土木工程最好不过了 墙壁的工程也进行的很顺利

仓助:嗯 确实看上去很坚固的墙壁 说起来主公好像掉了什么东西

飞飞:别在意 那个木人偶本身没有任何价值 我们是这样传送 这是为了这样的借口的道具

仓助:传送 借口 虽然不太理解 不过了解了 然后主公就这样坐在我背上以森林内部为目标前进吗

飞飞:就是这样仓助 像来到这里这样 虽然想要使用传送一口气前去 不过对于没有见过的地方很遗憾无法转移 虽然也有把谁送过去或使用远隔视之镜观察然后转移这样的方法 嘛靠你吧

飞飞:哦 主公就交给我仓助吧 但是如果是过去的地盘的话没问题可以带路 再往前的话有些不安

飞飞:啊 我知道的就算有地图也是很久以前的 靠这个前去的话有些不安

仓助:嗯 是这样啊

飞飞:但是不要紧 叫了完美的带路人

仓助:姆姆姆 难道说是之前那个暗黑精灵

飞飞:啊 马雷吗 很遗憾不对 是他的姐姐叫亚乌菈 借用她的力量

仓助:哦 原来如此 是那位的话就不要紧了

飞飞:嗯 有见过亚乌菈了吗

仓助:算是通过那贝拉尔与守护者的各位见过面

亚乌菈:安兹大人 我遵从召唤来了

飞飞:来了啊 然后仓助前往亚乌菈的身边

仓助:往森林前进了解了

飞飞:辛苦了亚乌菈 然后这周围在观察我们样子的东西是

亚乌菈:并没有纳萨力克以外的存在

飞飞:是吗 这次的诱饵作战也失败了啊 虽然连迪米乌哥斯都叫回来进行准备了 没办法 然后亚乌菈看看这地图可以把我带到这里吗

亚乌菈:嗯 诶 这里是这里的话 嗯 是没问题 大致知道了

飞飞:那带路就拜托了

亚乌菈:是 那个安兹大人到这里到底做什么

飞飞:其实是去找药草 因为冒险者公会的依赖

亚乌菈:是药草吗 那块地方在我的记忆里是树木完全枯萎的地方 没有看到过药草的印象 当然了我看漏也是很有可能的

飞飞:是吗 嘛 不管怎样 前去调查一下就知道了 [连亚乌菈都不知道的话 有些不安 也没办法 但是说不定会变成麻烦事呢]

亚乌菈:但是但是 药草枯萎了也有可能 或者要特定的时间才能采取这条线也又可能 诶 那个什么红茶也有这样的种类 记忆里有听过夏尔提亚说过

飞飞:是啊 如果是这样让恩弗雷亚帮忙吧 大概会得到各种各样的建议

亚乌菈:恩弗雷亚吗 纳萨力克有这样的吗

飞飞:不 是人类

亚乌菈:唉 人类程度的给安兹大人建议

飞飞:啊 很是有趣的家伙

亚乌菈:原来如此 有这样的人类啊

飞飞:今后视情况说不定有派的上用场能力的少年 不要随便找麻烦哦

亚乌菈:是 绝对不会做这种事

飞飞:很好 差不多带路吧 我坐在仓助亚乌菈怎么样 把你的魔兽叫出来吗

亚乌菈:不安兹大人不介意的话 可以带我一起坐吗

飞飞:仓助你觉得怎么样啊

仓助:只要不是亚乌菈殿其实非常重这样 栽2位完全没问题

飞飞:是吗 这样的话就决定了 来亚乌菈把手

亚乌菈:是 哈哈 让安兹大人拉手什么的 这样我坐前面虽然稍微有些挤 不过没关系吗

飞飞:没问题 然后距离目的地需要多少时间

亚乌菈:那个 一直线前进什么都不遭遇的话 需要1天吧

飞飞:1天啊 那贝拉尔那边已经派了战斗女仆的艾多玛 由莉 希姿应该没什么问题 可能的话希望今天傍晚就能到达

仓助:虽然对主公很抱歉 稍微有些困难 之前回到森林知道的路的距离一直线前进的话没有问题 森林里的话

亚乌菈:这样的话 用我的技能把能力上升怎么样 把体力系的上升怎样

飞飞:确实啊 本来的话我把铠甲解除使用魔法就可以了 [对夏尔提亚使用世界道具的家伙在监视我们的可能性虽然很低 但也应该警戒一下 把铠甲解除露出骸骨的样子尽量避免比较好 在这里的只是漆黑的战士飞飞] 哼 但是麻烦啊 亚乌菈拜托你了

亚乌菈:是 交给我吧

飞飞:很好 那么出发吧仓助

仓助:嗨

TRACK 04

安兹:辛苦了,仓助,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仓助:非常抱歉主公,尽管从亚乌菈大人那里获得了能力的提升…………

安兹:不,不用在意。刚才直线前进的话,可能会更快吧。没那样做是因为我的

命令,那么该负责任的应该是我吧。

仓助:主,主公……!多么温柔的话啊!小的的心中涌起了一阵感动…………

亚乌菈:那么,安兹大人,要在这里设置门然后先回纳萨力克一趟吗?

安兹:不,还是别这么做吧。就这样继续前进也不错。还有就是亚乌菈,周边有值得警戒的东西吗?

亚乌菈:没有呢,安兹大人。周围的森林里只住着一些很弱的怪物。

安兹:是吗。那么对夏提亚使用世界道具的敌人的气息呢?没有吗?

仓助:那个…………主公,周围有护卫的大人吗?

亚乌菈:有哦,全部一共十二匹,从进入森林起,就在周围像包围一样跟着的。没注意到吗?

仓助:什么!!是,是这样的吗…………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呢~~主公的守护者大人们拥有着非常特别的力量我已经非常了解了。那样的大人们使役的存在的话,我这种程度的感知能力无法捕捉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亚乌菈:说的也是呢,即使在我的宠物当中也是非常优秀的探知系的魔物而选出来的。你的话,的确有点不行呢。所以,不用在意不用在意~~那么,安兹大人,就这样野营也可以吗?

安兹:是呢…………亚乌菈,这附近有宽敞的地方吗?姑且要能戒备一下袭击呢。

亚乌菈:请稍微等一下。那个…………啊,那边。直线距离二百二十米的地方。啊咧?难道说那是地图上的…………啊,安兹大人,大概,是这里呢。

安兹:哪里?…………[这一带确实是……公会会长提到的……药草的生长地……吧?]亚乌菈,有怪物,或者是智慧生物的气息吗?

亚乌菈:不,没有呢。那样的气息完全没有呢。而且,人工建筑之类的也完全没有呢。

安兹:那么就去看看吧。仓助,再稍微拜托一下了哦。

仓助:收到,主公!

---------------------------------------------------------------------

安兹:仓助,停下来。

仓助:收到,主公

安兹:这是…………宽敞过头了的荒野呢。人工制造出来的东西吗……还是说,是自然形成这样的呢…………亚乌菈?

亚乌菈:额…………虽然不能明白到那种程度,没有智慧生物是事实呢,安兹大人。

安兹:嘛…………算了。那么,在这个广场的尽头做好野营的准备吧。亚乌菈,尽量不要让魔物接近。如果附近有生活着的东西的话,作为敌对反应捕捉吧。

亚乌菈:了解。

仓助:主公,不是为了作为宠物的话…………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安兹:是呢…………能做到的话,尽量不想给这附近的生物添麻烦而妥当的进行准备呢。

仓助:啊!主公的手消失了!啊!主公的手又出现了!啊!手里抓着什么东西啊主公!

安兹:[一件事一件事都做出反应也太郑重了吧…………]

仓助:啊!变大了呢!

安兹:“绿色的秘密基地”(green secret house)。据点作战的道具的其中一种呢。

亚乌菈:好厉害呢~~!

安兹:那么,亚乌菈。你可以先进去。

亚乌菈:可以吗!非常感谢,安兹大人!

安兹:怎么了,仓助。你不进去吗。

仓助:主公,小的也可以进去吗?

安兹:当然。这是用魔法制作的。里面可是外表无法想象的宽敞哦。看,能听到吧。

亚乌菈:呜哇~~好宽敞~~不愧是安兹大人!仓助也赶快进来啦~~

仓助:那,那么……请让我一起进去吧。喔喔~~即使小的这种体型进去后也不会感到拥挤般的宽敞呢~~!

安兹:总而言之,仓助在这里面睡觉就可以了。

仓助:好的,主公!

亚乌菈:安兹大人,每个房间都是一样的吧?

安兹:嘛~就是这样。那么,亚乌菈,吃饭怎么办?如同我所知道的那样,不吃吗?

亚乌菈:啊,我不吃的话也没关系的哟~睡眠与吃饭都是不需要的。因为装备着特殊道具呢。

安兹:是吗。差不多也该给仓助装备些道具强化一下了呢。

仓助:嗯?为什么呢主公?

安兹:因为是我骑乘的魔兽呢。以防被盯上的时候,有对应的装备呢。

亚乌菈:说的也是呢~果然,铠甲之类的,身体能力上升的道具;精神控制对策,行动损害对策,直接攻击对策,之后还有…………!安兹大人,好像有什么往这边靠近了……

安兹:从什么地方出现的?瞬间移动(teleportation)吗?

亚乌菈:不知道。但是,是突然出现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恐怕是连我的能力都无法发现的,高等级的东西。

安兹:嚯…………说不定,是支配夏提亚的家伙吗……?

亚乌菈:如果,是那样的话…………使出全力来击溃。让那个笨蛋和安兹大人战斗的家伙…………

安兹:还不能确定哦。说不定就像刚才说的那样,是这附近的住民呢…………好的…………仓助!

仓助:是的主公!

安兹:你会拖后腿,就藏在这里吧。从外部而来的攻击破坏了这里的话,就逃到森林里去吧。到时候再联系了。

仓助:要躲起来吗…………了解…………

安兹:亚乌菈。

亚乌菈:是!

安兹:用你的技能封锁强化,要避免对方的强化呢。因为对方还没有确实的做出敌对行动呢。

亚乌菈:收到。

安兹:那么。我也放出“眼”吧。漂浮之眼(Floating Eyes)!亚乌菈,告诉我对方的位置。诱导“眼”。

亚乌菈:是!从这里直线向前进的话,应该有棵巨大的树。它的右边第二棵树那里。

安兹:嗯?这家伙是……森林妖精芙蕾雅,是这附近的住民吗。亚乌菈,好像不是敌人呢。

亚乌菈:啊…………是这样吗。

安兹:接下来…………

亚乌菈:安兹大人!要出去吗?

安兹:没问题吧。

亚乌菈:那么,我也要同行。

仓助:那么,小的怎么办呢?

安兹:你就这样在这里待机就行。

TRACK 05

安兹:那么~接下来,怎么办呢?

亚乌菈:普通的向她搭话如何呢?抓住的话,说不定会被当成敌人呢。

安兹:说的也是呢,这样是最好的呢。发出声音后逃跑了的话,到时候再说吧。重要的是我们要友好的行动,让双方都愉快呢。

亚乌菈:是的!安兹大人!

安兹:哦~咳咳。那里的树妖(Dryad)君。我不是你的敌人。我只是想在这里野营的旅人。只要知道这边没有敌意的话,就没有问题了。当然,虽然对这边来说很遗憾。如果你想让我们出去的话,我们会马上离开的。

亚乌菈:诶~是这样吗,安兹大人。

安兹:亚乌菈啊,如果纳萨力克有侵略者的话,你会怎么做?和那个是一样的。就算是不知道,如果我们给对方添了麻烦,就应该老实低头离开。而且如果能接受谢罪的话,只是低头的程度,完全没什么问题。怎么样呢!能否原谅我们在这里野营呢?

皮妮斯:那,那个……你是黑暗精灵,然后那边穿着铠甲的是…………人类?

安兹:那么,到底是怎样呢。如果是别的种族的话,有隐藏的理由的吗。

皮妮斯:不…………不是这样的…………

安兹:比起那个,能现出你的身姿吗?〔嘛,就算已经看到了她的身影,门面上的对话还是很重要的呢。〕

皮妮斯:诶嘿嘿…………那个啊。“之前来的人,是不是又再一次来了”…………啥的,这样想着。因为和那些人做了约定呢。

安兹:之前来的?是叫ロファン的男人作为领队所带领的人们吗?

皮妮斯:ロファン?

安兹:[不是冒险者公会说的那些家伙吗……?]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如果是数十年前的话,那应该是他们才对。

皮妮斯:数十年前…………那是指太阳还在中间的时候??

安兹:[啊~是这样吗。是这种时间概念的种族啊,树妖(Dryad)。]

皮妮斯:和我做了约定的,是在还有很多太阳升起的时候的人。年轻的三人,还有个非常壮的人,一个年纪更大的人,一个有羽毛的人,一个矮人。全部一共七人。

安兹:[嗯……ロファン全员一共是五人的样子……而且他们是和秘银的冒险队伍同行的,确实不是他们呢。话说回来,有着长着羽毛的人的队伍什么的,这附近可没有啊。那是啥啊!]抱歉啊,虽然不知道那七人的事情,到底立下了什么约定呢?

皮妮斯:额……那个……说的也是呢……嘛算了。那个,“打到毁灭世界的魔兽”这样约定了。

安兹:[魔兽?树…………イビル树吗?]那个是植物型魔物之类的吗?

皮妮斯:是的,就是那样的样子。听说过歪曲的树精的故事吧?那个,从前,在我还没有诞生的很久很久以前,天空突然裂开,一些怪物降临在了大地上。那些怪物有着连龙的王们都畏惧的可以毁灭世界的力量。到头来全部都被消灭了的样子。但是实际上,只是陷入了深深的沉睡中,不如说是被封印了的样子。那样的家伙的其中一只,存在于这个森林里啊…………而且有时候,简直就像是分叉一般,一部分会醒来而暴动。然后,之前苏醒暴动的时候,被那七人啪叽的解决掉了。魔兽……那个……七人的领队明明说过名字的…………叫啥来着…………

安兹:树的怪物,好像有着毁灭世界的力量的样子哦,亚乌菈。

亚乌菈:是强敌,呢。

安兹:不知道。但是还是警戒一下比较好。

皮妮斯:对了对了,ザイトルクワエ,ザイクロ什么的中的一柱。

安兹:[ザイトルクワエ?不知道呢…………好像也不是英语的样子。也不是神话中的存在,是玩家的可能性也很低呢…………虽然剩下只有这个世界的特殊存在这种可能了,不看到实物的话无法确定……吗。]

皮妮斯:“总有一天,真正的本体会苏醒,那个时候,再一次到这里来打倒它”--这样约定了的…………明明这样约定了呢…………

安兹:原来如此。也就是说,那个魔兽的本体苏醒的日子接近了吧。

皮妮斯:就是这样啊终于明白了啊你!为了本体的苏醒,周围的树木的生命不断的被吸收,都能听到植物们的悲鸣了啊…………

安兹:亚乌菈,刚才在森林里有个宽敞的荒野吧?

亚乌菈:是的!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安兹:就是这么回事了吧。

皮妮斯:什么什么,知道了什么了吗?如果是知道了那七人的所在的话最好不过了…………

安兹:虽然不知道那七人的所在地…………魔兽,ザイトルクワエ的复活接近了吧?

皮妮斯:啊……嗯。复活只不过是时间问题了吧。下次太阳升起时……又或者再下一次。或者会更迟一点。但是,再过一下就会以完全的状态苏醒了。

安兹:是吗。

亚乌菈:怎么办呢,安……啊不行,飞飞……也不对。主人。

安兹:个人而言,那个魔兽暴走的情况下,谁会来打倒它,虽然对确认这一点也很有兴趣,但是家就在这附近。这里出现怪物暴走也很困扰啊……就结而论,如果我们能够打倒的话,就打倒吧。

皮妮斯:诶?!你们吗?!对方可是可以毁灭世界的魔兽哦?!之前来的七人也只不过是打到了它的一部分哦?!

安兹:那么,怎么办呢?

皮妮斯:额……那个…………只能祈祷强大的龙来了……吧?

安兹:如果那个强大的龙不来怎么办?

皮妮斯:诶………唉…………只能放弃了吗…………我也自己不能移动自己的本体呢…………

安兹:那么,交给我们也不坏吧?

皮妮斯:嘛……的确是这样呢,你们好像也很强的样子。当然去寻找那七人也不坏呢………

安兹:了解了。只是,有条件。

皮妮斯:条件?

安兹:啊。但是在那之前,先回答我三个问题。刚才的话题,你说了你的本体不能离开的样子。如果移动了树的话,你也会移动到那里吗?

皮妮斯:啊?问了奇怪的问题的人类啊……嘛……说的也是呢………就是那样。

安兹:原来如此。那么下一个问题。这附近有与你相同的种族吗?

皮妮斯:嗯…………没有呢,除了我之外。不过若是时间再长一点的话说不定会诞生呢。

安兹:原来如此。那么第三个,最后的问题了。不成为我的部下吗?

皮妮斯:哈~~~~?

亚乌菈:哈?安……飞飞……大人,为什么要让这样的家伙……这样好吗?让它移动到纳……那里。

皮妮斯:“这样的家伙”什么的…………真是过分啊…………明明和你接近的种族相处的很好的说…………虽然那时候还很年轻。

安兹:亚乌菈。

亚乌菈:额……是!

安兹:“不成为我的部下吗”,与之相反,也可能成为敌对关系。如果是以前的伙伴的话,一定不会有什么怨言的吧。

亚乌菈:我,我也没什么异议。一切遵从您的旨意。

安兹:不,亚乌菈。如果有异议或者反论的话,说给我听听。如果这位树妖(Dryad)君成为了部下的话,准备移植到你的阶层呢。有什么问题吗?

皮妮斯:不…………还没有决定成为部下呢…………

亚乌菈:嗯…………说的也是呢…………嗯…………我认为没有什么问题。

安兹:是吗。那么,树妖(Dryad)君,下定决心了吗?成为我的部下的话,会把这里的你的本体移植走。最糟糕的情况,也可以避难。

皮妮斯:不…………你看…………突然让我成为部下啥的…………

安兹:没什么,并不是那么困难的问题。如果能为我工作的话我会很高兴的。而且还有很多话想要问你呢。虽然不是在威胁你,如果不成为我的部下的话,可不能保证你的安全呢。如果魔物暴动了的话,非常抱歉,会弃你不顾哦。

皮妮斯:这不是已经充分的威胁了吗?!你!但是…………嘛…………你们战胜魔兽的可能性也很低………避难什么的………在这里枯死也很讨厌………唉……果然回答只有一个了吗……这种程度也没什么啦。但是,一定要移植到充满与美味的水阳光的地方,还有,寄生生物什么的不行的哦!

安兹:好的。那么契约完成了。你的安全由我来保障。那么,能带我到那个魔兽所在的地方吗?能打倒的话就打倒,打不过的话就带你避难,然后去寻找那七人吧。

皮妮斯:嗯,了解。然后,我的契约者的你的名字是什么?我是皮妮斯.波伦.佩尔利亚。

安兹:我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支配者,安兹.乌尔.恭。

---------------------------------------------------------------------

亚乌菈:那个…………安兹大人,如果那个树妖(Dryad)君不成为部下的话,要杀了她吗?

安兹:只是不能保障她的安全而已。更准确的说,她的生命会变的不安全也说不定呢。但是她成为了我应当保护的对象,那么,明白了吧?

亚乌菈:遵命。我不会让背叛安兹大人这种事发生的。如果发生了的话…………

TRACK 06

皮妮斯:看,就是这里了。

安兹:亚乌菈,怎么样?

亚乌菈:是!没有搞错!就是这里了。

安兹:的确………从这里往前,所有的树木都被砍断了呢。没用的任务又多了一个呢,目标任务只能以失败而终了吗…………

皮妮斯:啊,话说回来还没问过呢。你是为了做什么来这里的?

亚乌菈:你这家伙啊~~!对安兹大人说话用那种口气…………!

安兹:无妨。我是为了寻找什么病都能治好的药而来的。

皮妮斯:药草………呢……但是那个恐怕是…………很困难的事呢……

安兹:怎么了?你心中有数吗?

皮妮斯:不……那个……你们寻找的恐怕…………

安兹:啊……能想象得到。也就是说,药草长在魔兽的某个地方对吧?

皮妮斯:嗯……就是这样。

亚乌菈:啊~~讨伐决定呢~~安兹大人。

安兹:讨厌的预感大致中了呢。那么那个魔兽在哪里?所有的树都砍断了也没见到呢。

皮妮斯:在这个荒野的中心哦。

仓助:嗯…………可是什么都看不到呢。

亚乌菈:是呢。我的感知也没有反应呢。

安兹:那么开始接下来的行动吧。亚乌菈,你的特殊能力能够锁定目标吧?

亚乌菈:嗯!是为了射击的时候的那个吧?

安兹:那个对范围内的全部对象使用的话……会怎样呢?

亚乌菈:那个是为了吸引敌人的注意的技能。虽然好像会造成范围内所有敌人的合作的样子…………如果敌人藏起来了的话,会有什么反应也说不定。

皮妮斯:诶……!等,等一下。那个……难道说有让魔兽强制苏醒这样的可能性吗?

安兹:〔嘛…………虽然是这么打算的。嗯………毁灭世界的存在吗……在没有情报的状况就下出手…………〕的确是这样呢。这回寻找所在,并且入手药草是最优先的呢………………

ザイトルクワエ:唔呃呃呃呃…………!

安兹:讨厌的预感命中了呢。开始转为警戒模式吧。

亚乌菈:啊啊~~那个…………好大啊~~!

安兹:啊。比咀嚼魔(ガルガンチュア)还要大呢。

皮妮斯:额,啊啊啊啊!!本,本体苏醒了啊啊啊啊!那样的,那样的简直…………!

仓助:好大呢~~~~

安兹:只是这样看就有数百米以上呢。连着那个巨体的触手…………嚯,超过了三百米吗。那就是目标吗……哼。

皮妮斯:干嘛一脸冷静的分析啊!怎,怎,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安兹:在YGGDRSAL时代没有见过呢。ザイトルクワエ……吗?不能大意呢。

ザイトルクワエ:唔呃呃呃呃…………!

亚乌菈:啊!那家伙!居然把周围的树卷起来吃掉了!

安兹:……在吃树?也就是说是素食……没有这种可能吧。如果是那样的话,也不需要那锐利的牙了吧。

亚乌菈:啊!有了,安兹大人!药草!在那里!那家伙脑袋上凹凸不平的地方!

安兹:那个部位真是让人充满寒意的绿色呢…………被需求的药草吗…………老实说,真是“怎样都好”的感觉呢。

皮妮斯:那个啊……!根本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吧你们……!赶快从这里离开吧!完全没有想到居然会厉害到这种程度……!我们能做到的事已经完全没有了啊
本章未完,搜索"亲小说网"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