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特别收录短文:三个妹子一台戏

短篇 特别收录短文:三个妹子一台戏

在从前,制作啪啪大墓地的,被称作至高的四十一存在工会成员们,在各阶层制作各种各样的特征。比如说某阶层的大森林,某阶层的大冰河。如此好似十个世界封闭在大墓地之中。

  那么啪啪墓地第九层有着什么样的特征呢?

  如果要表达的话,大概是神圣的王城吧。

  在那阶层里,被赋予私人房间当中有着啪啪墓地大坟墓守护者统括-------坐临全npc的最高位,“白亚的魅幻淫魔”称号的雅尔贝德的房间。是和过去曾支配这里,而如今只有一位至高无上的房间一样装饰,宛如高级旅店总统套房一般,仅有数个的豪华私人房间中的一个。与其称作私人房间,不如称作“家”更为妥当。

  房间一角摆着职业级钢琴,房间内也有各种盆栽装饰。

  厨房和卧室有多个,浴室也有2间。

  更者从大到调渡品小到壁纸,华美的同时,也决不会让视觉疲劳这种精心设计也包含在内。

  让见者赏心悦目的同时也不由自主的发出感叹。

  虽说如此,要让所有人都像这样,也很困难。

  特别现在,屋内一张用白色桌布装饰的桌子旁,双臂交叉并将下颚低在桌子上的少女的心境,绝不能说是晴空开朗的…

  半开着双眼中寄宿者冰冷的光辉,与美貌相并的则是浮现出给人冷澈的印象。

  自从来访这个房间后,第一至第三阶层的守护者吸血鬼,夏尔提雅-不呤不呤(雾),向一直保持这个姿势的同伴发出疑问。

  “怎,怎么了(阿林素)阿乌拉?看起来就像把忤逆爱因滋大人的虫子们用手撕烂时一样呢?”

  而回答的人并不是受到询问的第六阶层守护者暗精灵,而是房间的主人雅尔贝德。

  黄金色的瞳中显出柔和的光辉,慈祥的眼神看向阿乌拉…

  面对那个宛如女神般的视线,知道在外面根本看不到的阿乌拉并没有露出喜悦的感情。

  “一定是困了吧?和恶魔的我这种存在不同,身为暗精灵的阿乌拉呢,睡眠是必须的吧?”

  原来如此!并不知道阿乌拉的内心的夏尔提雅如此点头赞同。

  “原来如此,阿乌拉还只是个孩子,熬夜的话脸色差也正常……说起来,雅尔贝德,虽说恶魔,不用睡眠和饮食,但却有这些功能,这是为何?”

  “暴食和懒惰……是自古以来七大罪恶魔必不可缺的。嘛,然而没什么卵用,没必要去实行就是了。”

  有buff效果的食物等,就算吃了对恶魔也没有用,即使贵重的道具也只能扔进垃圾箱。

  “哈(叹气)”

  用二人能听得到的程度,阿乌拉发出叹息声。

  话题跑偏的二人同时看向阿乌拉。阿乌拉,半眯着眼,向她们俩投去不满的视线。

  “虽然时间上是半夜了啦,但不是没睡觉啊。是别的原因啦。这之前,遇见小迪的时候,被叮嘱‘阿乌拉,为了防止那俩只暴走,请握紧缰绳啊’什么的,莫名其妙啊。”

  阿乌拉模仿着小迪认真的口吻说到,由此,房间里三人脑里同时浮现了第七层守护者,受命于主人爱因滋而频繁外出的那只恶魔的认真的表情。

  “恩,的确莫名其妙诶⊙▽⊙”

  “对吧?”

  雅尔贝德也如肯定般附和着点了点头。

  “能握紧缰绳的只有爱因滋大人啊~?”

  “……哈?”

  怀疑是否听错了,阿乌拉将手放在与人类相异的精灵的特有的耳背上。

  “啊啊,说得是呢(阿林素)”

  无视困惑的阿乌拉,夏尔提雅也同意着。

  “一手拿着鞭子一边骑在身上什么的,塞高阿林素!边被鞭笞着---啊!果然嘴巴里不塞着口球不行呢阿林素。”(lz:……)

  在这之上两人的会话不妙啊,变态和变态碰到一起,说不定会迸出什么来。谁来把这俩纠正回来。(原文:墙倒了谁来修复。疑是日谚语。)

  恐怕只有自己吧,如此贤明判断的阿乌拉,脸颊染着微红,抢着目光彷徨还想说什么的雅尔贝德的台词,先张开了口。

  “……不对吧!不如说是让我担任照看你俩保姆的意思啊。不过,为何呢?”

  “说的也是呢,这里最小的你会担任这个职责很奇怪呢。我知道了(?ò ? ó?)那么,让我来担任这个职责给你看!”

  说着,雅尔贝德像表现突显胸部那样,挺了挺胸。对抗一般,夏尔提雅也同样挺起胸脯( ??д?? )。

  看着与年龄不符的突起物,知道其正体的阿乌拉,不禁心中涌现怜悯的悲伤情怀?_?。

  “那个……不觉得不舒服吗?”(指胸的事)

  “不舒服?”

  直率地发问的阿乌拉脱力的垂下肩,如同中年就职大叔般叹了口气。

  “不,算了。于是,到底结局是为了什么才把我们叫出来啊。”

  “说的是呢阿林素,我也没听说过,到底发生了什么阿林素?”

  “实际上……有不能向大家说的,想相谈的事。”

  平时的话,被啪啪大墓地NPC最高位守护者统括,各阶层的负责人叫出来,应该是重要的案件才是。

  可是,那是不知情的人最初的想法。

  了解雅尔贝德的阿乌拉,偏开视线,向桌子上一角摆着的散发着银光的三层蛋糕伸出了手。(lz:安子大人,请收我进大墓地啊啊啊?(ˉ『ˉ?))

  把料理长制作的大块蛋糕放进嘴里的话便能逃避艰辛的现实。知道来雅尔贝德房间做无用功的阿乌拉,如此安慰着自己。

  “等,阿乌拉,不听听我的话么?”

  “是是,听着呢,快点说吧”

  这之间,阿乌拉也没有停手,边防止蛋糕倒塌,边慎重地向自己的盘子里盛上蛋糕。倒了的话便不能做往盘子里堆奶油这种无意义的事了。

  “完全没有认真的态度……”

  雅尔贝德语调里混着不满,于是终于想起同伴的事的阿乌拉停下了手。绝不是因为盘子里终于盛满了蛋糕才停手的哦。

  “可以商量的还有夏尔提雅不是……真麻烦啊,真是的。呐,什么事?”

  “其实,是和我的铠甲有关。”

  “铠甲?这是怎么一回事呢阿林素?”

  “说之前,我想听一下,你们对于我的铠甲知道多少?”

  阿乌拉和夏尔提雅对望了一下后前后说到

  “至高的存在制作的铠甲吧?”

  “听说是你唯一持有的神器级魔法道具阿林素。”

  根据魔法道具持有的data量————换句话说,作为这个世界的魔力————被区分开来。从下级开始,中级,上级,以及最高的神器级。

  “是的,二人说的没错,我的铠甲《赫尔梅斯-特利斯美吉斯特斯》是神器级魔法道具。可是……”

  雅尔贝德从空间里取出结实,厚重,强固的漆黑铠甲。

  铠甲散发细微金属杂音后立在坐旁。

  “夏尔提雅能使用解析魔法道具的魔法对吧?能对这个铠用一下吗?”

  “没关系阿林素”

  夏尔提雅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向铠甲的位置,并发动魔法。随后皱了皱眉头。

  “这啥呀……咳,明明是神器,性能却……难道真实的能力不能被看破,被附加了阻碍系魔法吗?”(lz:这里恕我无能为力,小夏用了2个阿林素强调。然而汉语没法表达)

  “不是……我的铠甲是对物理强化特化型,其他的能力什么都没有。”

  这确实是让人皱眉的事呢,阿乌拉觉得。

  虽然事实作为以tank为对手,承受攻击为职责的雅尔贝德的话,穿的铠甲应该以强固为优先。但是除了这之外什么能力都没也是个问题。比如对炎和冷气等属性攻击的耐性。偶尔对魔法的耐性。其他可以有比如对雅尔贝德能力强化的力量等,能源消耗减少等各种各样的能力。相比特化,这样的能力更强才对,然而。。。

  “于是呢?雅尔贝德,对受至高无上的存在恩宠下来的铠甲,发出不满这种事,……请不要开玩笑好吗。”

  ————对至高无上的存在不敬这种事是不能原谅的。

  阿乌拉刚说完,夏尔提雅的目光便变得尖锐危险起来。

  “不是,别误会了。我才没说这种事。首先,这铠甲对我来说是最适合的东西哟。我的最强手牌————不,也保存着像最强手牌一样的东西。”

  习得条件非常刻薄的职业也有着特殊技能存在的场合。有把其叫做最强手牌/底牌。比如夏尔有着做出和自身攻击防御一样的分身的技能。

  顺便一提,阿乌拉没有此类职业,所以没有。

  “我的底牌就是把给予自身的伤害转移到铠甲上的特殊技能。使用这技能的话,无论什么程度的一击都可以变成无伤,对,即使爱因滋大人自满的最高位魔法,超越第十位魔法的超位魔法的一击也可以无伤渡过。但是,伤害值都由铠甲承受,即使附有强固强化的魔法,受到一击后毁损毁这种不好的一面也存在。”

  “嗯(′-ω-`),那技能虽作为特殊技很强,可是很微妙啊。”

  基本上铠甲这种魔法道具,不被特殊技能等破坏技的话便不会坏,而且金属耐久高,纯能量————雷和火焰,及冷气等,对此抵抗力也也很高。于此,通常作为金属块制作的铠,破坏起来很困难。也就是说金属铠是防御力很高,但hp很低的物品。(lz:我没看错,这里作者的确夸了一大堆,然后莫名表示这东西hp不高)

  所以,对雅尔贝德的伤害如果是无视金属特性直接伤害的话,意外的简单就能破坏吧。

  铠甲破损后防御力会直线下降,一定会被追击打击的。只是空有‘最强手牌’之名,一时缓兵之计罢了。阿乌拉如此认为。

  “对,如果是普通铠甲被破坏了的话,会被削弱能力吧,但是调查过这个铠的夏尔提雅应该知道吧?我的铠甲就是以这个作为考虑因素制作的。而且大部分‘底牌’技能一天之内发动一次左右。而我这个技能一天能发动三次。”

  “恩?单单强固的话,虽然hp提高了,但是应该也不可能承受三次伤害的阿林素?”

  比回答者阿乌拉问题的雅尔贝德下句话更快的,夏尔提雅抢着问道。

  “原来如此,所以才这样阿林素。”

  面对着笑嘻嘻的雅尔贝德,突感恐惧的阿乌拉向夏尔提雅方向猛然一窜。理解其中含义的夏尔提雅开始说明起来。

  “这个铠看是起来是一件,其实是三件,三层式铠甲。”

  啊啊,随之阿乌拉发出理解声音。也就是说,不受到三次不会损毁的铠甲。

  “就是这样,阿乌拉,你能理解我很高兴。”

  “原来如此,是根据雅尔贝德底牌而制作的铠甲啊。不愧是至高无上制作的一件啊。”

  突然,阿乌拉想起了疑问。

  “于是,哪里有问题了啊?”

  “所以说,别慌张。从这开始就是正题了。虽想这么说,在这之前再稍微说下铠甲的事情。首先铠甲最内侧是液态铠,即能和我正体所相结合,作为肉体强化的铠甲。接下来是内衬一样的全身铠,最后是最外层,覆盖内衬铠增强防御力的追加铠甲”

  “嗯嗯”

  “于是,是从外侧追加铠甲开始按顺序破坏……”

  雅尔贝德吸了一口气,同时阿乌拉压下一口唾液。到底,是什么样的问题啊。

  “————————————铠甲破坏了结果没增加露出度!!!(╯°Д°)╯(┴┴”

  阿乌拉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无视了旁边“原来如此”发出了这样感叹的夏尔提雅。想再确认一次的阿乌拉探出身子。

  “对吧?铠甲被破坏了应该露出度up才是啊!虽然不想给那些臭虫们观赏自己的肌肤,但是我作为爱因滋大人的近卫一职,守在御前的事很多啊。那样的话,为了魅惑爱因滋大人,露出度up的铠甲是必须的!ε?(?> ? <)? з”

  缺少常识,露出这一面的雅尔贝德。

  “太棒了阿林素!雅尔贝德!你的话一定没有错阿林素!”

  马鹿(笨蛋)增加了。

  阿乌拉不禁为之前的自己感到悲哀。为什么我要那么认真的去听她的话啊。

  笨蛋啊?_?,好像远处眺望一般看着那笨蛋二人组。

  “我所有的铠甲只有这个,像比基尼护铠啦,紧身护铠啦,没有那种东西啊。”

  “的确,从佩罗罗大人哪里得到的衣服有这类的……可是作为铠甲能力却不能期待阿林素。”

  吸,冷热交加的表情浮现在雅尔贝德脸上。

  “这样不行啊,让爱因滋大人‘赏心悦目’的同时,也要作为爱因滋大人的盾。这两个目的不一起达成不行啊。”

  笨蛋素(属性)瞬间回来了。

  “明白了吧?夏尔提雅,你的铠也没有露出度呢。所追求的铠甲应该是色气和性能,二者同时存在的铠甲!”

  虽然没什么关系,但是这样放着将来一定会让自己头疼。不爽的事还是尽快解决为好。

  “那种铠……无论穿着什么样的铠,露出部分被攻击了会增加伤害的。”

  “但是但是!如果有这样绳系式泳衣护铠的话,能和爱因滋大人生孩子的机会也增加了啊!”

  雅尔贝德以手指V的姿态扭动着。

  “那样不是铠……只是形状像罢了”

  “那么,逆转的突发奇想阿林素!如果能透明的铠就好了阿林素,只有重要的遮阴部分看不到阿林素。”

  “能行!”(日语能行和走吧都是一词)

  想去哪里啊,那俩。不,这俩去哪都不好啊。

  为何这么想,因为阿乌拉已经叹息着,摇着头。想要从这个话题中脱身了。

  “有问题就让小迪解决吧。”

  拜托着不在这里的同伴,阿乌拉向着自己盘子里盛着的蛋糕刺下叉子。

  融入到口中的蛋糕,散发着欲罢不能的甜味给予疲劳的大脑温馨的治愈。

  “啊,美味。”

  已经从铠发展到铠论而热议交流的同伴的身姿以淡出阿乌拉视界。

  但是还是给予对制作这种铠的锻造师同情。

  “谁来给这俩大脑输入常识啊,没办法吗。拜托爱因滋大人也很失礼。”

  三口吃掉一块蛋糕的阿乌拉向下一块蛋糕伸出手去。


本章已完,搜索"亲小说网"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