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BD1附赠特典 王之使者

短篇 BD1附赠特典 王之使者

转自overlord不死者之王吧

本汉化由【OVERLORD贴吧汉化管理群】提供

本群图源由,@弘岩315 提供

============================

BD1附赠特典 王之使者



转自overlord不死者之王吧

本汉化由【OVERLORD贴吧汉化管理群】提供

本群图源由,@弘岩315 提供

============================

BD1附赠特典 王之使者



OVER LORD 王之使者

1

空间产生了摇曳,眼前的视界转瞬之间便改变了。

顺利的回到了摆放着气派办公桌的私室的安兹,放心地叹了口气。即使已经重复过好次转移,知道了没有问题,但来到这个未知的世界也仅仅只有短短数日。会不会转移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这样的不安至今也没能完全消失。

轻抚着自己右手无名指的安兹·乌尔·恭之戒,张望着四周。

没有任何人。

这样就好。接下来要做的事绝不能让任何人看见。

刚想要向办公桌走去的安兹,停下脚步,向上看去。有着能够看破不可视化的魔法视力的安兹,注意到了在天花板上待命的八肢刀暗杀虫们的身影。

视线产生了交织。

不,虽然安兹并不清楚长着复眼的他们的视线究竟在哪里,但视线产生了碰撞恐怕并不只是安兹的错觉吧。确实产生出了在意他人视线的心情,虽然也有只是强迫观念的可能性。

「你们,到外面去」

而对于安兹的宣言,大概是其头目的一只八肢刀暗杀虫开口答道。

「诚惶诚恐,安兹様。或许会有图谋安兹様性命的歹人,入侵进来也不一定。为了避开这万中有一的可能性,还请将我等作为肉盾就这样留在这里,还望三思」

「你们,到外面去」

「入侵者?能到这里?这发言我只能理解为是对守护着上面八个阶层的人们的侮辱啊」

「哦哦!卑职绝没有那样的意图!还望开恩原谅刚才的失言。可是要是最后留下的无上至尊再出了什么事的话,那可就是那些阁下们问题。事先想定可能出现的各种危险,守护至尊才是存在于此地所有人的职责。我等定能闭上眼睛,封住嘴,捂住耳朵,潜入影子守护至尊的御身」

虽说什么潜入影子,但就安兹看来不就是虫型怪物堂堂正正的倒挂在天花板上吗。

确实他们有着想要尽忠职守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可是,接下来要做的事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嗯,突然注意到这和想要给自己的房间加把锁的十四岁左右的男生的心情不是很像吗。

「驳回。接下来我将在这个房间举行非常重要的秘密仪式。这是决不能被人看到的秘仪中的秘仪。虽然不是信不过你们,但还是想尽可能的减少将其泄漏出去的风险……这是作为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支配者的我的所说的,明白了吗?」

「————遵命。既然是至尊所做的决定我等绝无异议」

八肢刀暗杀虫从天花板上降了下来。就像是墙壁上的虫子收起脚,掉下来的那种感觉。

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落在地板上,全员一起起身。

「那么,我等现在就退室」

在安兹点了下头后,便训练有素般的整齐的排成一列迅速离开了房间。这让安兹不知为何回想起了,蓝色星球给其看过的自然片段里的,蚂蚁排成一列行军的光景。

在看到最后一只在走廊的尽头向安兹行了一礼之后,静静地将门关上。

再次看向四周。当然,还有天花板。

————没有任何人。这次是真的谁都不在了。

以下内容由@leveach 桑提供,

=========================================

这个房间的门有两扇。一扇是刚刚八肢刀暗杀虫们使用的,通往走廊的门,另一扇则是与其他房间————安兹的私人房间是像饭店的皇家套房一样由複数的房间组成的,像是卧室、更衣室和浴室等这些房间————所相连。

安兹走到通往其他房间的门前,毫不费力地将门打开。然后将脑袋伸了进去,窥视着里面的情况。

没有任何人的身影。即使侧耳倾听,也没有听到像是有谁在的声音。

虽然心想或许会有女僕在打扫其他房间也说不定,但也好像不在的样子。

不,绝不可以掉以轻心。

安兹振作起鬆懈下来的心情,重新恢复了紧绷全身的紧张感。

安兹穿过房间,打开前往走廊的门。门的两侧各自有只科赛特斯所配置的二足步行虫型怪物作为警卫兵站立著。没有看见八肢刀暗杀虫们的身影。虽然应该没走多远才是,但也已经不在这裡了。

「──你们几个」

「是!安兹大人,有何吩咐!」

阻止正打算单膝跪地,表示对主君表示忠诚的下僕们,安兹开口发问。

「你们在这裡看守了几个小时?」

「是!二十五个小时──不,是二十五个小时又四十分钟」

安兹直眨了眨眼睛。

能看得出虫子下僕们的脸上露出困惑的神色,这应该不是安兹的错觉。

明明没发生什么,但却能感觉到这几天读取虫子表情的等级急速上升。如果是洞察力变强的话那倒是件喜事,不过不是那样的话那还真是没什么用的能力。

不,因为部下中有以科赛特斯为首的虫系怪物在,所以对纳萨力克的支配者来说是个非常有用的能力才对吧。

──在不知道有没有的大脑中的一角出现的思考,被由于怒火而发出指令给打散。

现在应该考虑的不是这些。而是对于下僕们非人道性的工作进行思索才对。

不小心说出「那个啊、」这样懦弱的词语的安兹一边用笨拙的咳嗽掩盖,一边向下僕发问。

「我再问一次,你是说已经有一天吗?」

「正是如此。被赐与了在安兹大人房间前警备这样光荣的任务开始已经过了一天了」

「是吗……一天吗……。你们是因科赛特斯的命令而来的吧」

「是的,安兹大人。」

没有换班就让人站了一整天,就算再怎么黑心的公司都会相形失色,这让安兹对科赛特斯不禁有些哑然。与黑洛黑洛最后的离别至今仍记忆犹新。要是他没有陷入那样的爆肝状态,还很精神奕奕的话,说不定站在这儿的除了安兹,还会在加上黑洛黑洛也不一定。

怎么能允许自己的部下也被迫做那种,不断夺走黑洛黑洛体力的令人发指的行为。

安兹自己的工作也不是那么轻鬆,但至少还有能玩游戏的时间。

因为生活环境的巨大改变而放弃游戏的人不在少数。黑洛黑洛虽然没有删号但也是实质上的引退了──不然的话也不会说随便怎么处理都行,然后把自己的物品留下吧。

伴随著寂静的怒气,安兹宣言道。

「长时间不间断的任务,实属辛苦。你们的辛劳足以值得夸耀。可以和下一批人交班了,回去休息吧。科赛特斯要是对你们说什么的话,就说这是我的命令。」

然而部下们做出的反应,却和安兹所预想的大大不同。

「这、这、这是说我等、说我等有何、有何过失是吗?」

「什么?不,过失是没有的啊……」

并非困惑而是别的感情使得他们声音阵阵发抖,这让安兹在心中皱起了眉头。

是科赛特斯很可怕吗。安兹这样想著的同时,僕役们继续开口道。

「既是如此,为何,要命令我等换班呢?」

僕役们悲哀可怜的诉求者的身影再次让安兹感到不解。

「为何?需要问为何吗?连续二十五个小时维持着不变的姿势维持警备的话,不是很辛苦吗?」

「绝没有那样的事。没有一点辛苦的要素。能让我等担任守护安兹大人房间这样的重任,我等就像是要升天了一般」

那真的不是因为疲劳而到要升天的吗。

「不,那是……。唔、唔嗯。那样的话无法保持集中力吧。我觉得隔段时间换班这样进行轮班制才能更严谨细致的看守,不是吗?」

「还请安心。我等在被派到这裡的时候,已从科赛特斯大人那裡借来了不需睡眠、不会疲劳的道具。何况守护安兹大人房间这一重职带来的喜悦,就让我们与一切鬆懈无缘了」

是能让人感到其意志坚定的声音。

「是、是吗?那样的话就尽其所能去完成你们的职责吧」

虽然很动摇,但安兹还是以与主人身份所相符的态度高高在上的点了点头。

「由衷的感谢您,安兹大人。」

虽然想著说该感谢的是我,但身为主人的安兹当然不可能说出口。不过,该说的还是要说。

「有劳──辛苦了」

「是!!」

有劳您了和辛苦了。

搞错这两句话对社会人来说可是不合格的。

「那么在尽心侍奉前我问你们一个问题。这一天中,我不在的时候有谁进过房间吗?」

「谁都没有进去过。来过房间的人有塞巴斯大人和各位女僕、还有就是雅儿贝德大人,但知道安兹大人不在之后便离去了。无论哪位大人都没有留下传言」

虽然对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来感到疑问,但目前的问题不是这个。

「原来如此,那么再让我确认一遍,谁都没有进去过房间是吧?」

「是的」

那么房间裡应该是安全的。想问的都问了。

「那么不要勉强自己,好好工作吧。」

安兹一边听著两人充满气魄的回答,将门关上。然后再次穿过房间,走到椅子前一屁股坐下。

然后安兹再度环顾四周。

即使知道谁都不在,还是这样谨慎的确认,是因为接下来要做的事非常重要而且不能被人看到的缘故。

安兹一边对自己没什么钻研对情报系魔法感到有点后悔,一边展开了几个魔法防御。

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果然还是应该小心再小心吧。

该有的淮备完成后,安兹将物品栏──应该可以这么说吧、收纳道具的空间打开,将目标的东西取出。

潜入图书馆,用了多种隐密魔法后悄悄带出的几本书。

拿出来、放在桌子上。

拿出来、放在桌子上。

拿出来、放在桌子上。

拿出来、放在桌子上————

重複了总共十二次,由于一册一册都有相当厚度的缘故,在桌子上迭出了一座塔。

「这个……搞砸了啊」

安兹察觉到了自己的失误,漏出了轻微的悔恨之声。

再怎么说也太多了。如果只是担任司书的死者大魔法师[elder lich]什么的话,糊弄过其探知倒是很简单的。但要骗过不死者最上位职业,死之支配者[over lord]们的察觉能力却是极其困难之事。对没有特殊潜伏能力的安兹来说,虽说一共也只有五只,但要是正巧装上巡视中的死之支配者们的话,就等同于被发现。

因此才想著趁此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口气全部拿出来的,但再怎么说要读完这个份量也得花上不少时间。

=============================================

【订正】

「诚惶诚恐,安兹様。或许会有图谋安兹様性命的歹人,入侵进来也不一定。为了避开这万中有一的可能性,还请将我等作为肉盾就这样留在这里,还望三思」

「入侵者?能到这里?这发言我只能理解为是对守护着上面八个阶层的人们的侮辱啊」



「……那么,该怎么办呢。没个安顿的地方的话,被发现也很麻烦啊」

要是只有一张纸的话,要想藏起来自然容易,可要藏起一座由书堆起来的小山可就没那么简单了。而且说到底由于刚刚转移没有多久,安兹的书桌上可不像现实中的铃木悟公司里的办公桌那样散乱不堪,而是被收拾的整整齐齐的,没有任何多余的物品。

既然这样的话,就在安兹想拉开抽屉将书收进去的时候,他的动作又一次停了下来。

应该没有会擅自打开自己抽屉的部下。可是,事实又真的是这样吗?

在业务员铃木悟的记忆中,确实的存在着像那样,即使是他人的抽屉也会毫不介意的打开的那种缺乏素质的人。

那么还能放在哪里呢。

虽然也有将其藏在卧室、更衣室、浴室————等其他房间的计划,但即使是那样也有被打扫房间的女仆发现的可能。

虽然由于母亲很早就过世了,所以自己并没有过那种经历。但公会中却真的有过,因为回到房间后看见自己的收藏品被整齐地排列在书桌上,从而大脑一片空白的成员。据他所说,最让人心痒痒的是,吃饭的时候即使都已经面对面了老妈却什么都没有说这点。

即使只是听说也能感同身受的体会到那份心情。虽然这具不死者的身体即使是强烈的精神冲击也能够立刻将其压抑,但还真是不想受那样的罪。

「啊啊,那样的话,果然只能放在这里了啊」

安兹再次打开空间,将书收了进去。由于考虑到书的等级是最级别的,只要使用情报系魔法或者职业点的是盗贼的话,便能够轻易地看到书的标题。为此,才打算尽可能的避免随身带着走的,但既然最安全的地方还是自己的怀里,也只能硬着头皮这么干了。

书不断地被收进了空间里,最后留在桌子上的只剩下了两本书籍。

至于其标题则是————

「成为能够被部下信赖的上司的诀窍」

「不做这些的上司是会被讨厌的哦」

————这两本。

都是著作权已经过了期的,出版了有七十年以上的商业书。

坐在桌前的安兹将其中一册取了过来,从目录开始翻了起来。

这商业书上所写的,正是让社会人·铃木悟心服口服的内容。

「原来如此」「正是这样啊」「要是有这种上司的话」像是这样的话,有好几次不经意间就这么流露了出来。直到中途还在全神贯注的读着书的安兹,由衷的发出了感叹之声。

「太棒了。居然会有这般出色的商业书」

原本铃木悟就没怎么读过这类的商业书。对业务员这份工作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热情,也根本就没有过可以被称得上是部下的存在,所以自然也不会想去了解什么上司该有的心态。

可是成为了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支配者安兹·乌尔·恭的现在,就再也不是什么区区的小社员了。用公司里的职位来比喻的话,那就是不得不作为会长来操作组织的运营了。

「即愿意承担责任。为又人达观爽快。态度随时都显得非常从容。还很会关照部下。虚心接受周围的意见————」

简直就是理想中的上司。

但,只是谈论理想的话任谁都做得到。能够将其运用的实践中的人才真的是少之又少。如果不是那样的话,明明有着这么多优秀的商业书,这个世界上有能力的上司怎么还会像现在这样少。

而实际知道这个叫做上司的是个什么玩意儿的安兹,不禁露出了苦涩的脸孔。

大多都是与其完全相反的存在。

差点陷入昏暗思考中的安兹摇了摇头,将艰辛世界中的记忆拂去。现在该做的,并不应该是对理想与现实之间的鸿沟感到心痛。

而是应该作为安兹·乌尔·恭,在取得NPC们的信赖的同时,为成为出色的支配者做出努力才对。

安兹带着这新的思绪,再次将视线落到了书本上读了下去。

虽然上面写了很多东西,但都不是一口气能吃成个胖子的。这都需要日月的积累。只有那样,安兹才能成为受人众望的理想上司。

=============

【订正】由于考虑到书的等级是最级别的→由于考虑到书的等级是最低级别的

但如果那样的话,显然黄花菜都凉了。对即将饿死的人来说,眼前的一万円显然要比,数年的之后才能到手的一亿円更有价值。

「那么该怎么做才好呢?」

虽然觉得连一本书都还没有读完,就操心这个或许有些为时尚早,但安兹作为不死者,有着不需要睡眠和休息的身体。虽然留下了些人类的残渣部分,精神上多少会有些疲劳,但也能够24小时无休止的工作。也就是说如果将所有时间用于读书的话,要在一天内全部看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嘛,虽然由于一目十行可能多少会有些遗漏的地方。

在那之后,将所有的书籍中的知识提炼出来,再展开行动虽然不是一步坏棋。

————但是。

一天以内又真的,能将所读的东西全部理解消化吗。

非常遗憾的是铃木悟并没有过能修得高度教养的机会,与他人交流得来的知识有时候也会微妙的偏离原来的轨迹。而那样的人一次读了十本书以后,又真的能够在心中将其脉络整理的清楚吗。

虽然现在连两本都没有读完所以还不要紧。但要是一次从多本书中接受知识的话,有时甚至会出现相反的内容。那样的话就真的超出自己能承受的范围了。那么,在还没有被搞混的现阶段就采取行动不是才更好吗。

安兹将视线移至上空,陷入了思索的迷宫之中。

就现在的心情而言是更偏向于,想尽快试试新得到的知识,而立刻开始行动的。

可那样的话,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究竟应该使用这本书的哪个部分,采取怎么样的行动才好呢。

安兹将刚才还在读着的书哗哗的翻了起来。

而就在翻过某一页的瞬间,仿佛天启与闪电同时落下一般的冲击,强烈的刺激了安兹应该已经没有了的大脑。

赶忙将页数翻了回去,认真的读了起来。

在那里所记载的是,关于细心的与部下谈心,询问有没有什么烦心事的利处与难处的章节。部下中有时会有因为不太好和上司开口,从而将心事藏着掖着的情况。正因为如此这种时候才得由上司来开口发问。

安兹就像是找到了突破口似的点了点头。

是这个。

就是这个。

「————谈心。确实有必要问一下,有没有什么烦心事啊」

要是因为全都憋在肚子里,导致抑郁了可不好。不禁让人联想起,来这个世界之前黑洛黑洛那毫无气魄可言的身姿。

特别是现在这个刚转移过来没多久的特殊状况下,说不定NPC们心中也存在着某些不安也不一定。

Yggdrasils存在着叫做恐惧的负面状态。而正因为如此才能够用魔法来处理。可是并没有郁闷这样的负面状态。那样的话,说不定没有办法用魔法来治愈也不一定。虽然还不确实是不是真的有那样的负面状态,但是果然还是应该做好最坏的打算行动才是。

————不想让NPC们变得和黑洛黑洛一样。

安兹在下定决心的同时,开始考虑起了下一步的打算。

纳萨力克非常的宽广。而且有许多的人。即使将由POP自动生成的低位奴仆和佣兵怪物除外,只考虑NPC,那也有着相当的数量。要和全员一个一个谈过来的话,未免太耗费时间了。

不,就算是这样,为了NPC们着想的话也是应该做的吧。

安兹作为留在这里的最后一人,不得不连公会成员的同伴们的那份也一起做了不可。

首先先对几个人试试,看看情况,之后再和其他人面谈就好了。

那么接下来就该是人选的问题了,而安兹立刻就得出了答案。

除了做着最为多种多样的工作,承担着重要的职责的阶层守护者们以外,又有谁能够胜任的了如此重任呢。

而至于最初应该选谁,安兹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人物的身影。

安兹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向门外担任警卫的两人,下达了将某个男人叫来的命令。

2

步入安兹房间的是一位老人。可是,那挺得笔直的身躯却像用钢铁打造的一般,即使在衣服之下也能看出那锻炼的很结实的厚重感。

对身为管家的塞巴斯,安兹张开双手欢迎道。

「辛苦你跑一趟了啊,塞巴斯。比我预想的还要早啊,就在这附近吗?」

「不,得知安兹様传唤我,便速速前来了」

那是直挺有力的站姿与声音。之所以最初叫的是塞巴斯,是因为他对这一阶层————就某种意义来说最为接近一般生活环境的这里,有着相当深刻的认识与理解。至少与比在第七阶层的熔岩地带,或是第五阶层的冰河劳作的人来说,铃木悟的常识应该更为通用的才是,作为实验对象来说是最适合不过了。

「是吗还真是辛苦了啊……让你那么着急还真是不好意思啊,原谅打扰你工作的我吧」

「您说什么呢,安兹様。作为纳萨力克的从仆,不存在任何一件事能够比为安兹様工作更为重要」

「感————」

「还请不要说什么感谢。这都是理所应该当的事」

是吗,安兹这么回答道,咽了口实际上并不存在的唾沫。

之所以没有使用<传言>,而特地让奴仆去传唤。

是因为想要争取一些,为了演绎出理想的自己而进行练习的时间。当然,也曾想过完成训练之后再去叫塞巴斯的方案,但问题是那个训练到底要练到什么程度才算是合格呢。如果想要完美的表现出安兹印象中的支配者的话,那么数周一下子就过去了。

真要说的话,争取的时间同时也是下决心所需要的时间。

安兹用缓慢的,自认为最与支配者的身份相符的,稳重声音向塞巴斯问道。

「有没有什么困难的事之类的,要对我说的吗?有的话就说来听听吧」

「没有那样的事,安兹様」

由于塞巴斯过于快速的回答,使得沉默持续了数秒。

安兹这时注意到了自己的失误。这种事是不能用支配者的态度来问的。对方当然会心有所畏。

边对自己的事态感到羞耻,好不容易忍住差点俯下的脑袋,再一次向塞巴斯问道。这次一定得更亲切,体贴些。

「没有客气的必要。让你们的生活过的更为快适是我的职责。就像是————没错。无论是多么小的事都可以的哦?」

「不,没有那样的事,安兹様。由安兹様所支配的这个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对我等而言无疑是圣域,而在这里生活的我等没有任何的不自由」

安兹的视线看向下方,然后微笑着回答道。

「这样吗。也是啊,塞巴斯,我稍微放心点了啊」

「那还真是令人高兴,安兹様。那么这次究竟有何要事?」

————刚才的问题就是全部了。

当然不能就怎么回答。在观众面前明明已经使出自己的浑身解数,却得不到反应的搞笑演员此刻就是这种心情吧。就和安兹现在的心境一样。

塞巴斯正在渴望着自己的回答。但是,一点也不知道还说些啥。就在想要回答刚才所问的就是全部的瞬间,在安兹内心被阴云所覆盖的世界中耶稣光撕破云层洒下了光芒。

灵感闪过的安兹瞬间跃起,将想到的事就这么说了出来。

「————塞巴斯,听说在我不在时你有造访过这个房间,毕竟要是什么紧急的事就不好了,所以才特地来叫你的」

「哦哦,居然为这等小事劳烦安兹様真是万分抱歉」

举起手制止了还想要继续谢罪的塞巴斯。

「差不多这样可以了。那么究竟是什么事?」

「是的。我是为了取得女仆和男性佣人工作分担的许可而来的」

「昴宿星团吗?作为战斗女仆的她们与男佣之间的等级,应该有着相当的差距才是啊,这么安排真的没问题吗?」

「不,失礼是我没能说清楚。我这里指的女仆是,佩丝特妮女仆长管辖下的一般女仆。而工作的分配则是关于第九、第十阶层的包括清洁在内的杂务工作」

「啊啊。是这么回事吗,原来如此……」

虽然安兹有认真的考虑,但并没有浮现出什么特别想要实施的方案。

而曾近公会成员们之所以会创造出她们,也不过只是因为「果然这么大的场所没有女仆是不行的啊」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只是,靠女仆插画出道,现在刚开始新连载的漫画家白色发饰的作品中,也有将这些女仆中的一人作为龙套角色让其出场的样子,由此可见他对这些女仆还是很中意的。

这份怀念的记忆使的安兹露出与刚才不同意义的笑容,向塞巴斯问道。

「关于那些女仆本来就是交给你们两个人全权负责的。没有特地来我这儿去许可的必要……」

之所以话说到一半就中断了,是因为回想起刚才在两本商业书中所看的内容。轻咳了一声安兹询问道。

「……不,你之所以会这么做也是有理由的吧,虽然可能会有些费事,但能让我听听吗?」

「绝没有什么费事!我只是不想为了此等小事而耽误安兹様贵重的时间……明白了。那就由我来简单的说明一下」

塞巴斯详细的说明了每个人员是怎么被配置的,而那又有着怎么样的意图。

而即使听了以后安兹的感想也只有「哼嗯,是这样啊————」而已。可是由于脸上根本就没有表情变化,所以被认为是听得很认真了吧。塞巴斯说明的逐渐变得越来越激情了。

这样一来安兹也变得难以光用「原来如此」和「嗯嗯」来糊弄了。

安兹举起手,打断了塞巴斯的说明。

「塞巴斯,我能够理解你想说的,女仆的人数很少。但即使是这样,分配给每个人的工作是不是也多了点?」

「是的。正如您所说,但是正式开始工作的女仆们每个人都配有能够无效疲劳的装备。正因如此,所以不管再怎么工作也是不会有问题的」

「这可不对哦,塞巴斯。通过给与闲暇时间,让大脑充分休息,才能想出这样做可能会更好的点子。如果需要的只是能服从命令行动的人偶,那只要将第一阶层的低位不死者带来就足够了」

塞巴斯睁大了眼睛。

「哦哦!不愧是安兹様!是我错了!确实如您所言!女仆们也是特别被创造出来的人。确实不考虑到她们的自主性可不行啊!」

「咿、咿呀,不用介意,塞巴斯。那么能让我接着再听听吗?」

「遵命!我定将活用从安兹様这里得来的忠告,制订出更为优良的配置」

说明又继续了下去。

好几次安兹都抛出提问,而塞巴斯给出了回答。这样的流程经过了好几次。最终,虽然安兹不是很明白,但塞巴斯能够认可的配置图总算是制定了出来。

「万分感谢,安兹様。这样一来就能完美的进行配置了」

「是吗。既然你这么说就应该没问题了吧。那我许可你和佩丝特妮合作处理这件事。塞巴斯,退下好了」

「遵命」

看着一脸满足离开房间的塞巴斯,安兹为自己的愚蠢抱住了脑袋。

「完全就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啊……」

自己的目的之所以没能达成,其理由实在是太显而易见了。为什么,自己居然会连这么简单的事都没有注意到。

设身处境一想就很清楚了。

要是大公司的社长突然把你叫到跟前,对你说「有没有什么困难的事和我说说吧」,鬼才会真的把对公司的不满抱怨出来呢。会想办法推辞这是理所当然的吧。或者就是用「一下子还真想不到啊」之类的话糊弄过去。

「竟然连这种事都想不到,真的能成为优秀的上司吗?不————」

振奋起陷入低谷的情绪。

「————本来就知道我还不行。正因为如此,所以才要为变得更好而努力。只要把这次的失败当做是教训就行」

总结下来这次的失误在于,直接与塞巴斯面谈的这点上。

安兹转而考虑起是否应该使用<传言>,但因为考虑到即使换成了电话,也没有那个社员会将苦水直接吐给社长的,而立即破弃了这个方案。

果然还是应该派出除自己以外的人吧。换做是刚才的情形,要不是社长而是秘书的话,事情或许会进行的更为顺利吧。那样的话比起社长本人,社员们也应该能表现出更为自然的应对吧

可问题是,派谁代替安兹去呢。

虽然脑中浮现出了几个人的身影,但要是被问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的话,就不得不对此进行说明了,只有这点怎么样也得想办法避开。

就在安兹对前途多难的现状感到疲惫,想要考虑下一个方案的时候,天启再次降了下来。

这样的频度不禁让安兹产生了一种,是不是从刚才起就一直在受着光系魔法的攻击啊的错觉。

安兹指向地板,发动了特殊技能。

被创造出来的是死亡骑士。

虽然只要使用人类的尸体的话就能无视时限,但这次并不需要花费那么多的时间。

「能明白我之前所想的事情吧」

伴随着呻吟声死亡骑士点了下头。

被召唤的怪物好像有着召唤者一部分想法与知识的样子,被召唤出来后马上就能够根据召唤者的意图来采取行动。谁敌人谁是同伴也能很自然的区分开来。不然的话在卡恩村的时候,光凭那么简单的几句命令,根本就不可能如此正确的理解安兹的想法,从而采取那样完美的行动。————虽然直接就这么冲了出去还是超出想定范围内的。

所以安兹才召唤出了不死者。

即使不一一说明,也能够按照安兹的想法采取行动。

而且也不会像安兹本人那样给对方施加过于的压力。

好处非常的多。

「好。去吧。从各阶层守护这那里把问来的情况汇报上来,首先就从夏尔提雅开始吧。她是负责最初迎击侵入者的最强守护者。是这个纳萨力克内最需要重视的人物。如果有什么事需要协商的话,有优先考虑的必要」

各阶层守护者于斗技场汇集一堂的时候,能感受到其忠诚心都非常的高,但要是能够进一步提升的话当然也没什么不好。而且要是她想要的东西与谁冲突的话,也应该与她约定会优先将资源提供给她。

「那么,从全员那里问清楚后回来向我报告。听来的内容将会成为,使纳萨力克的运营变得更好的手段————就于今后的面试中使用吧」

死亡骑士发出咆哮,冲向房门。看着其背影,安兹回想起了卡恩村的光景。

死亡骑士以那气势————还想着是不是连门都不打算开了啊,却在门前踩下了刹车,小心仔细的打开门冲了出去。

在又变的没有任何人的房间里,安兹闭上了眼睛。

「死亡骑士……死亡骑士吗……我是弄错人————不死者选了吗?」

在安兹能够召唤的不死者中,更为人性化的————应该能这么说吧————也是有不少的。

所以才会想是不是创造出别的不死者会更好。

这么一想的话,自己这次又为何会选择死亡骑士呢。实在是想不出理由。硬要说的话,只能算是因为刚在卡恩村用过所以映象比较鲜明吧。

不,一切都迟了。

等从夏尔提雅那里把话问回来之后,再看情况考虑是否换做其他人吧。

「死亡骑士哟。没什么好担心……的,我可是信任着你的啊……没什么会出错的。由我所创造出的你,一定会漂亮的完成任务的」

边压抑着自己不安的心情,边向着已经出了房间的死亡骑士,送上感觉好像那里很了不起的台词的安兹,在自己心中的备忘录上这么记道。由于认为这是即使在人前说也没有问题的台词。

「台词吗……说不定今后也有会用到的时候。稍微————研究一下会比较好吧」

===========================================

以下内容由躺在病床上码字的@龙王裂风 社畜提供。

===========================================

3

死亡骑士疾驰着。

在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第九阶层疾驰着。

死亡骑士为了尽早实行主人的命令,而心无旁骛地疾驰着。

那超过两米的,浑身上下被厚重铠甲包裹的巨体在奔跑中的模样,就像是巨大的滚石一般。然而那似乎无人能挡的狂奔却被人喝止住了。

「————干什么呢!」

从旁边能听见女人的大叫声。

到反应过来是在对着自己喊叫为止,死亡骑士又跑出了十米多。

「干什么呢!到底干什么呢!为什么要跑那么快啊!姐姐我可是很生气的哦!」

看过去后发现大叫的是一名女仆。

通过从主人那里得到的知识,能得知她是
本章未完,搜索"亲小说网"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