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BD4附赠特典 Prologue 上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短篇 BD4附赠特典 Prologue 上

OVERLORD 特典小说

Overlord Prologue 上

转自overlord不死者之王吧

OVERLORD贴吧汉化管理群提供

翻译:leveach、夜の无 、龙王裂风

==============================

1.

厚实的大门伴随著尖锐悲鸣般的声音逐渐打开。不管上了几次油,这个刺耳的声音一次也没有消失过。

理由是知道的。因为大门的门轴已经歪掉了。

将零件换掉的话就不会发出声音了,但是他————铃木悟不觉得有那个必要。

将钱花在每天只有在上班和回来这两个时候才会用到的门实在太浪费了。

而且把这个阴森森的怪声音当作欢迎回家的祝贺音的话,多少也会产生些留恋感。

最重要的是无法否定这个声音可以当作防贼警报——如果有小偷会来这破烂公寓的话——的可能性。

不管是谁也不会觉得发出这种声音的门后会有值钱的东西吧。

反正都要费一番功夫的话,更有可能去盯上别家的吧。

天花板上因为感测器系统点起了白色的光,与此同时老旧的空气清淨装置也一边发出轰轰轰的声音一边启动。

就算点起了灯,空虚的黑暗与冰冷感却依旧存在于那裡。没有人的气息居然可以如此的寂寞阴暗的范本就是在说这个玄关,不过对他来说却是平常的光景。

关上门,锁上三道锁,但就算这样小偷似乎也进得来。

「电子锁……吗?」

也许,上锁的话还是用些好点的东西比较好吧。

但是————铃木悟脑中高速计算的结果给出了不应该在防盗上面花费有限资金的结论。来偷东西的可能性非常低,一旦觉得会变成白费,就没有花钱的打算了。

老实说,实际上并没有穷到那种地步。虽然是微薄的薪水,但也不至于到生活陷入困境的程度。帐户的馀额也还有宽裕。但是不是很清楚什么才是好的花钱用途。

只是因为像强迫观念似的觉得不可以乱用钱所以才会节俭,仅是暗藏著什么时候花在能享受人生的方向上吧这样的想法。

脱掉破烂的鞋子扔在一旁,从玄关进来后他的步伐突然变得很轻,简直就是在说到刚刚为止沉重的动作都是鞋子的错一样。

玄关附近的厨房非常寒酸,首先厨房用具一件也没有放。铃木悟进了厨房洗手后拿出毛巾打湿。在那之后打开了彷彿感到不好意思般安放的冰箱,拿了今天的晚餐后走向起居室。

吃东西是很重要的。而且肚子饿的话思考能力也会降低,如此会给许多的同伴们带来麻烦。

途中经过三道门——一间是厕所、一间是浴室,最后一个是卧室——后,他打开最裡面房间的门。

迎接他的是不怎么大的房间。

大约一百公分宽的黑色框架,而且还是似乎放著只有下半部框架的台子。然后前面的是,坐起来似乎很舒服,附有搭脚台的很有高级感的椅子。旁边是摆著遥控器和电线,带有轮子的二层桌子。房间裡只有这些东西,牆壁上也仅是挂著一个月曆而已。

家具集中在房间的中央,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的这副情景让人觉得,这个房间的主人是个对任何东西都没有兴趣的空虚人类。彷彿只有桌子上摆著的一对抱著婴儿,感觉十分幸福的家族照片在微弱的主张著自己是人性最后的堡垒。

铃木悟来到椅子前将晚餐放在桌上。接著像是拔掉一般的脱掉领带,丢在地板上。然后连同覆盖眼部的护目镜一起,将遮著口鼻的防毒面具脱掉。

接下来是上衣。一件接一件的脱掉后,由内散发的解放感在他脸上浮现。

然后脱掉裤子。变成身上只剩下衬衣和四角裤这般邋遢模样的他用湿毛巾擦起身子。

虽然之后是打算去洗蒸气浴的,但果然黏答答的身体会很不舒服。

一边擦著身体,一边用脚尖拎起衣服集中到房间的角落,堆成小山。虽说被外面空气所污染,但这是花了不少钱的衣服,只要洗了污垢就全部会脱落。不过要之后再洗了,现在太麻烦。

重点擦拭过脸和手之类接触过外面空气的部位后,将变黑的毛巾挂在桌子上,便像把身体丢出去一样的坐在椅子上。恐怕是这房间裡所有的东西中最贵的,由世界八大複合企业中之一所製造的名牌椅,就算怎么纤细,承受一个成年男人的重量也不会发出一点响声。玄关的大门相比差远了。

男人的口中传出长长的叹息声。黯淡的眼神看著天花板,接著尖锐的朝月曆看去。

「啊-,还要很久啊。」

还只是週间而已。下一个休息日感觉遥不可及。

「啊-。啊-。啊-。啊--。--」

不加思索的数起日子的铃木悟口中传出了将音量和音高提升,最后变成了不成语句的声音。接著————如同电源断掉一般,声音停了下来。

接著脸上浮现出笑容。

「嘛,算了。」

没错。只要想到待会的事,这样的痛苦也能忘掉。

铃木悟拿起了刚刚放在桌上的,今天的食物。

将吸管刺进牛排味的液态食品,然后吸了起来。

只是添加了肉类味道的粘呼呼液体。老实说算不上好吃。但是他深信追求美食这件事是毫无意义的行为。因为所有的食物都会成为粪便从体内排出,那样的话为了这种东西投入金钱只能说是愚蠢的行为。只是想要填饱肚子的话,这个就够了,营养价值不够的部分只要吃药片补充就行。

接下来铃木悟将含有维生素等多种营养的药片连同营养饮料一同吞下。

这样价格为两百二十円的晚餐就结束了。因为午餐是在外面吃的缘故,会比最低金额还要贵一些,所以更要在早餐和晚餐上省下来。

营养补充完之后,铃木悟像个人类的时间才开始。

和刚回来家的那个时候完全不一样,眼中含有了光芒的他变得和刚刚那种笨重的动作截然不同,敏捷地动起手来。

拿起的是双叉的黑色电线,电线一直延伸与牆壁连在一起。

铃木悟将包著电线前端的其中一头的塑胶制保护盖拿下,出现了大约三公分长的插头。银色的光辉和保护液滑溜溜的光泽混在一起。

一手拿著电线,另一隻手将脖子后面的头髮撩起。在那裡也散发著朦胧的光芒是因为有人造的东西埋在脖子后面的缘故。

他以熟练的动作摆弄脖子后的--长宽约三公分左右的板子。板子如同滑动一般,将隐藏在下的插座露出来。

毫不犹豫的将插头插了进去。

「唔。」

就像配合了轻微的呻吟声一样,他的身体表面开始有光流动,简直就像血管在发光似的。

房间裡的样子并没有变化,但是他的视野却不同了。

视野裡有几个弹出来的视窗,那是由于资讯藉由电线流进埋在他脑中的计算机的缘故。

他开始了计算机的操作。

如果有从上个时代时间跳跃到这裡的人的话,根据场合说不定会认真对他那在毫无一物的空间裡挥手这样奇妙怪异的举止感到怀疑。不过他脑内的计算机能是靠著突触之间的细微电流--思考来接受操作,不断的改变情报。

思考通过电线然后经由巨大计算器让电视启动。打开电源,黑框的上方出现出画面。

画面中容貌端正的日本女性开始报起新闻。

「————去年开始的欧洲第二生态环境都市与第三生态环境都市之间的纷争————」

操作看不见的控制介面切换到了别的画面。

「————三大企业于今日在首都新京都————」

画面再度改变。

「————以贩售非法Cyberware的罪名在新京都八条————」

虽然快速的切换了画面好几次,却都没有见到他期待的新闻。铃木悟的手动了起来,将电视关掉。

「那么————开始吧。」

拿起了电脑法规定必须义务戴上的几乎罩住整个脑袋的头盔,将连著脖子的双叉电线的另一条线插入了侧面的洞之后,套在头上。

虽说是将脸整个遮住的款式,但安装在外部的摄像头会把信号直接送入脑中,所以视野还是一样清楚。

这个头盔裡装有将接下来要去的另一个世界所发生的事给自动录影下来的系统。顺带一提,保存期限是一个月。过了一个月之后就会自动删除。

想要逃避戴上这个头盔的人很多。因为某种意义上,是会变得没有隐私,要说当然也的确是当然的反应。

然而几乎没有人不戴上头盔。

不只是因为有电脑法的存在。

因为这个头盔有著让人不成为加害者的作用。

神经元纳米介面的作用是增幅埋入脑中的计算机机能,让其能够作为巨大计算机————超高性能电脑一样的使用。虽说是在现代社会中不可或缺的东西,但有时也会卷入犯罪之中。

尤其是黑客会将他人的大脑当作踏板进行犯罪行为。

因为这个缘故,根据这个头盔记录下来的行动,就算戴著头盔的人被卷入犯罪,也能成为并非基于本人的意愿所做出的行动的证明,基本上是无罪的。可以说这个就是电脑世界中的安全网。

反过来说,不用这个来记录资料的话,卷入犯罪时,被当作有罪的可能性非常高,因此不戴的人并不多。

确认视野中出现了记录开始的文字后,他开始操作手边浮现的控制介面视窗。在周围打开了几个新的视窗,将其中一个拉到自己的手边后再点击一下。

所碰的是写著YGGDRASIL文字的视窗。

接下来铃木悟真正的生活才要开始。但是————

突然只有他才能听到的警报响了起来。

他露出一副要砸嘴的表情。

他眼前出现了新的视窗,上面写著是「脑内纳米机器的脑外排出量已超过85%,请进行纳米机器的补充。」

「哈啊……」

被狠狠泼了冷水的铃木悟,发出了夸张的叹息声。当然不可能有任何人在,但是还是忍不住想要表达自己的情绪。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我知道了啦。」

铃木悟将发出吵杂声响的警告视窗缩小化。

「我知道的啦。我才不想在游戏中因为发生错误被排出呢,所以你先在那裡变小等著。」

一边都嚷著,一边从桌子上拿起无痛注射器。

将像印章一样的注射器抵著手腕,然后压了下去。和刚刚插入插头同样,有光芒在身上流动。

从两隻手开始,在全身上下到处奔驰。

将空了的注射器静静的放在桌上。拿去医局的话,就能以低廉的费用交换新的注射器,但要是坏了的话,就要赔不少钱。不想为那种蠢事花钱才会这样小心对待。

弹出的讯息感知到进入体内流入大脑的纳米机器了吧,自动消失了。

这样淮备就完成了。

这样子在能考虑到的范围内,接下来会阻碍到他的东西就没有了。

不会有打电话过来的人,所以没必要关掉综合行动装置的电话机能。

就像站在主题公园前的少年一样眼睛闪闪发光的铃木悟点击了先前名为YGGDRASIL的视窗。

————世界发生改变。

脑内纳米机器开始进行演算,视野中断,同时支配起身体机能,所有的东西完全改变。

四处延伸的是,可说是星星一样的东西在闪烁的漆黑空间————宇宙。在那裡漂浮著一棵可以将一切覆盖住的巨大树木。

视野的一端在震动,歪斜的同时可以看到某个东西。

那是个怪物。

眼窝摇曳著赤黑火焰的骸骨怪物。

对于在毫无一物的空间裡突然出现的异形,他既不感到混乱或是害怕。那是当然的,因为那是他非常熟悉的,另一个自己。

他伸出手来————碰到骸骨的瞬间,视野再度改变。

大量的演算数字流入视野裡,又马上消失。全部的数字似乎都具有含意,但对几乎没有那方面知识的他来说,只不过是无意义的数字排列而已。再说,就算不知道也不会造成妨碍。

不过,还是有一条是知道的。

视野上方的横栏。这个右边的数字要是不到100%的话,冒险就不会开始。

没事干的他一如往常的看了自己的手。已经没有任何肌肉,在那裡只有化为白骨的异形之手。握紧双手后打开。虽然还是感触还是很迟钝,但已经感觉和现实差不多了。

视野上方的横栏的数字变成他所期望的100%,数个画著图案的图标浮现。他所选的是其中一个由三角形和四角型组成的图案的图标。

意思是HOME键。

点击的话就会变换形状成标记为留置所的横栏。

18/30代表的是最大人数30人中,已经有18人的意思。他把兴奋不已的情绪隐藏在那不会动的骸骨脸的下面,然后用骨手触碰那个横栏。接著,对于「您确定吗?」这个问题碰了YES的选项。

————现在开始进入。

————请稍带片刻。

耳边传来女性的声音。那是拥有抑扬顿挫,彷彿人在说话一样的声音。然而实际上那是电子合成出来的。

就算是感觉很好的人也听不太出来,他能知道这个只有像他的朋友那样拥有优秀耳朵的人————朋友自称无用音感————才有办法知道的事是因为朋友的姊姊详细告诉了他的缘故。

虽然告诉他知道是不错,但是因为她毫无打算隐瞒那对夺去自己工作的人的憎恶,所以那三十分钟的讲义————是抗议也说不定————实在是有点可怕的怀念回忆。

儘管有那样的经验才能肯定的说做这种事绝对没意义,但他到现在还是有点相信那则电脑世界中的流言————跟她说快一点的话,就会早几秒让你进去,于是他对那声音这么回应了。

「让我快一点进去啦。」



2.

本是黑暗的世界被光芒笼罩。

像是闭上眼也像是没闭著眼的奇妙感觉之后,他站在建筑物中的一室裡。在大脑切换成架空世界用的瞬间感到的轻微酒醉感也逐渐醒了过来。

打量著周遭的样子。

如同用无机质的水泥打造的灰色房间有著高高的天花板,明明没有任何照明工具,天花板的一面却发出白色的光芒。

「噢——,飞鼠桑。辛苦——啦。」

突然被搭话了。

铃木悟————飞鼠虽然登入YGGDRASIL无数次了,但是没有在这个房间被搭过话,因此在那么一瞬间感到困惑。不过因为是熟悉的声音——或许是在这个集团(Clan)裡最亲近的人中的一位的声音,立刻转换心情回答。

「啊——佩罗罗桑,你好啊——。辛苦啦——」

声音传来的地方那裡站著一位有酷似猛禽类头部的人,背上长著翅膀,身穿闪闪发光的金色华丽铠甲。

「呀。吓了一跳呢,飞鼠桑是我第一个在这个地方碰到的人呢。」

「我也是!登入的时间点似乎正好一样呢。」

「这种事也是会发生的呢。不过仔细想想至今谁都没遇上也很惊人呢?公司下班后回来登入的时间都差不多的啊。」

友人——佩罗罗奇诺走了过来。

佩罗罗奇诺一走起来,金色的粉末状物就从铠甲上飘散下来,接著消失。是个彷如残光四射一样很帅气的特效。

「没看过的效果呢。怎么回事啊?难道说,这个是新发现区域的怪物掉落下的数据水晶吗?」

「不是喔——」

佩罗罗奇诺的表情并没有改变。YGGDRASIL这个游戏遗憾的一点就是表情无法配合声音改变。但是声音同样能够传达情绪。从他声音中听来很高兴的感觉就能明白他的心情。

「是角色嵌入型的效果喔。付费了的。」

飞鼠感到了如同地面崩落般的衝击。本来的话这时候应该浮出表情符号才对,但他却没那个閒情就开始逼近。

「骗人!为什么啊!佩罗罗桑,你居然背叛了我!背叛我们之间的火热友情!一起要完全不付费的玩,大家不是这样发誓了吗!」

没错。虽然知道付了钱比较强,但是用技术来弥补劣势正是不课金同盟的热血之魂也是理念。再说,最早提出来的人就是佩罗罗奇诺和乌尔贝特。提出来的人也是第一个背叛的简直不可原谅。

「对不起!飞鼠桑!」

佩罗罗奇诺合掌向飞鼠道歉,但是那个口气中一点谢罪的意思都感觉不到。

「无论如何都想要加几个效果进去。但是你看,要是把效果嵌入进去铠甲之类的不是会变弱吗?」

在YGGDRASIL这个游戏中,包括内含的力量在内,可以依照玩家的喜好打造武装。当然没办法无限制的嵌入进去,数据量的限制是由材质和形状来决定的。

相对来说,特效数据量比较小,为了填补多出来的空间而嵌入的情况比较多。

但是佩罗罗奇诺是所谓的强力玩家,这个类型的人追求更上一层的强度,强力技能的构筑和职业构成佔据了大脑的绝大部分,因此分一点数据量给特效都会觉得可惜。

「这个嘛,我虽然明白啦。」

语调一下子改变的飞鼠点点头。本来这样逼近也不是认真的。

「佩罗罗奇诺是完美角色构成型的嘛」

「就是这样。这身行头才不会嵌入没用的资料呢。」

佩罗罗奇诺正在追求的组合「射日」,需要严选再严选的数据水晶,而且还需要能嵌入的铠甲和武器。即使如此努力还是有回报的,外表成功做了出来。

「所以除了付费把效果嵌入角色裡之外没有其他办法!你知道的嘛!我也不是喜欢才课金的。要是能嵌进铠甲裡的话,才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呢。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好羡慕塔其桑的爆发特效和降临特效啊,我也想要那样子的东西。」

「啊啊。那个啊。那个很夸张呢。」

提到的是飞鼠所属团体的团长也是恩人的名字。他酷爱变身英雄,要是提起这方面的话题就会开始热烈的讲起150年前无线电波传输播放的假面英雄。

该说是很有他的风格吧,他的特效是配合姿势之后就会毫无意义的在身后爆炸。然后另外一个是————

「但是啊,爆炸还算好的,那个文字就有点……。第一次看到那个的时候真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才好,再怎么说那实在是……」

「是那样子吗?我倒是挺喜欢那个的啊。」

————正义降临。配合姿势,文字就会在背后浮现。

「欸?真的吗?佩罗罗桑好厉害。真的好厉害喔。」

「很厉害吗?」

「大概在我们之中只有佩罗罗桑了吧。会说喜欢那种东西的人。」

「啊啊,的确我家老姊也说了没有来这种的吧。……难道说,我,品味很奇怪?」

「……如果承认的话,也会波及到塔其桑的品味,所以我什么都不说。」

「……那个,跟讲出来没有两样了嘛。」

虽然表情没有变化,口气却低到了极点相当沉重。嘛,也不是真的很低落吧。老实说开玩笑的部分比较多。

飞鼠笑了出来。

怎么说呢,这种无关紧要的閒谈非常开心。

感觉可以就这样一直在这裡聊下去,不过这样会对不起朋友(佩罗罗奇诺),而且也想见其他的朋友。

飞鼠指著通道。

「在这裡聊著也不好,去集会所吧。」

「哎哎,了解了。」

两人以相同的步伐向前走去。

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牢狱的,无机质道路笔直的向前延伸著。虽说左右两旁也有门扉,但两人都视其为不存在一般的继续走著。倒不如所除了目的地以外的所有门都只不过是装饰品而已,就算真的想打开也是根本办不到的事。

「说起来今天是打算做什么呢?」

「邮件上倒是什么都没写啦,但果然还是带人练级吧。你看新来的那些人等级不都还有点低吗。虽然也就那么两三级,嘛,真要打的话倒也是能打啦。」

「那样的话要是能顺手捞一票就好了呢」

在这个名为YGGDRASILL的游戏中打倒怪物后会很容易掉落出金钱。这是因为在游戏中有大量製作系的职业。而在製作像是卷轴或是短杖,杖这类魔法咏唱者常用的道具上也用得到的缘故。

要是掉落的金钱变得稀少,道具的生产便会变得困难,魔法职业对可能演变为激烈战斗的冒险的参与也会变得更为慎重。那样的话,与希望玩家自己去探索世界的运营方的本意也就背道而驰了。所以在掉落的金钱这方面要比其他的游戏都要放鬆些。

「你是说那个?数据水晶?还是指钱?」

「当然是钱啦。虽然也有想要的数据但……」

两人并列地走在道路上。

虽然全副武装的两人并排走在一起的话,所需的空间自然不少。可是,由于这裡的道路尺寸是被设置为可变式的,道路会自动随著两人的体型所变化,所以才能做到并排这样的事。

「想要的数据是飞鼠桑的梦想角色构成所必要的武装吗?」

梦想角色构成。

在这款在这个名为YGGDRASILL的DMMO中建两个角色是不被允许的。为此,普通的玩家们为了再现唯有一个的自己的投影,都会边重複著错误边试图使其成长。而在大多数玩家所嚮往的前方所在的都是强大。又或者是能使其角色的职业————厨师,或是锻治师之类的————最大限度发挥其所长的职业。

可是这其中也有被称作是梦想角色培养的方向所迈进的人们。

这也是赠与那些,高举男人浪漫的旗号,不拘泥于强大而是追求著角色扮演的人的一种称号。

比如说,为了要建一个边歌唱武勳边战斗的野蛮人(Barbarian),而不去练身为野蛮人有优势的前卫战斗职业,反而去练与野蛮人优势所相反的,作为魔法咏唱者的龙祭司(Dragon Cleric)和吟游诗人(Bard)的职业这种白费许多力气的角色构成,就是在说这些人。

顺带一提梦想角色构成是会被人讨厌的。

在YGGDRASILL中五支六人队伍,即总数三十人的玩家便是组队的上限。除了像公会战,又或是世界级敌人的讨伐战这样的一部分特例以外,超过的人数都会成为友军开火的对象。也就是说不得不以这三十人去挑战各式各样的BOSS战。而这之中,要是让这种尽没事瞎折腾的人加入伙伴的话,自然可用的战力也会有所下降。

为此,像这种玩梦想角色构成的人,即有著同样兴趣的人自己建立公会的情况才是最主流的。

那么,飞鼠有怎么样呢

他所属的组织并不是那种都是向梦想角色构成迈进的人所组成的团体,但同时却也有著能够包容想要玩梦想角色构成的人的广大胸怀。

「也是啊。所以才难开口啊。那个迷宫还没有掉出过其他人或许想要的资料……嘛,换一个角度来看的话也可以说没有人气而不容易被盯上吧。」

「那是从哪裡调查来的啊?」

「是奈亚酱测定啦。」

飞鼠举出了有名的情报网站的名字后,佩罗罗奇诺露出了————虽然脸没有动————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表情。

「奈亚测吗。像那种免费的情报网站假消息可是很多的哦?在背后和收费网站串通好,让人最终得出想要有用的情报的话,果然还是得去收费网站的意识。而且为了把人从会掉落稀有资料水晶的地方引开,会故意散播假消息把人调开的情况也是时有发生的哦」

YGGDRASILL的情报网站上流传的情报假的很多。特别是可以自由编辑的网站那更是谎话连篇。

而这真是因为所持YGGDRASILL的情报会带来很大的好处而造成的。为此,通常玩家都是不会将自己所发现的情报,告诉不值得信赖的多数不特定人群的。所以要是看到了多数人都会在意的有价值的情报的话,那背后绝对有著什么鲜为人知的意图。

「哎哎,这我当然知道。但这好像非常有依据的样子哦。你看顶级公会中不是有个叫炽天使(Seraphim)的吗。就是那个只有天使系种族才能加入的公会。好像就是从那边调查来的情报」

「啊啊。那样的话,看来还算是信赖的情报啊。啊————」

说道这裡,两人总算是来到了位于道路最深处双开式的大门前了。

飞鼠打开了大门,让佩罗罗奇诺前行一步。当然这是作为社会人的礼仪。随带一提,若是之后再碰上同样的情况的话,由这次被让的人来让也是其礼仪。

「非常感谢。」

随著留下这句话的同时穿过了大门的佩罗罗奇诺,飞鼠也跟了上来。

大门的另一边与道路一样是由无味乾燥的混凝土砌成的房间。要是是公会据点的话或许不会建的这么索然无味,但是像这个用游戏裡的货币租来的据点,实在是没有馀裕把数据分在没用的地方。只是,即使是这么无趣的房间也是有好处的。因为必须使用的数据量仅需极少就够了,房间可以够宽。

在房间裡好几张沙发和椅子随意的被摆放在内,好几名异形之人————应该有十八人才是————都各自在他们自己喜欢的地方以他们喜欢的姿势坐著。看见刚入室的伙伴他们纷纷送上笑脸符号的POP图示,并向两人送上表示欢迎的语句。

飞鼠他们也打出了同样的图示,以此来表示回应。

「去哪儿?」

「那边怎么样?」

飞鼠和佩罗罗奇诺走向了没有人坐的面对面长椅,在那儿坐了下来。

「诶,说到哪儿了来著?」

对佩罗罗奇诺的问题,飞鼠稍微回想了一下先前的对话。

「啊啊,确实是在聊关于是不是值得信赖的情报的事啊。」

「啊啊,确实!确实!所以说,是不是值得信赖的情报果然还是得眼见为实啊,是想这么说的来著啊。今天,要是不以集团形式做什么的话,就一起去吧。」

「诶诶!?可以吗?佩罗罗奇诺桑。」

「完全没问题啦,飞鼠桑!我家老姐也说会来的————虽然好像还没有到的样子,把那个也一起带去吧。反正组队也是要肉盾的。」

「非常感谢,佩罗罗奇诺桑。」

「没什么没什么,飞鼠桑我俩什么关系,完全没事啦。不过下次,可得记得陪我去狩猎啊。」

「乐意奉陪!」

「那么这样,我们就有攻击手(Attacker),肉盾(Tank)和特殊(Wild)了,再有三人————补师(Healer)、探索员(Seeker),再来一个攻击手(Attacker)就完美了啊。」

「哦,这之后两位是打算去哪裡狩猎吗?」

因为第三者的声音而向旁边看去,而出现在那裡的正是这个集会的主办者。

「哦哦,塔其桑。晚上好——」

「晚上好。」

「哎哎,晚上好。」

在那裡的是银色的战士。以非常符合圣骑士(Paladin)这个职业的外观包裹著昆虫的肢体。

身披如围巾般的披风。

明明没有风,却还会随风摇摆不是很奇怪吗,这样的疑问很早以前就从飞鼠的意识裡消失了。恐怕是氪金道具什么的吧。现在所留下的也只不过是,要是自己也有机会穿上那样的铠甲的话那样随风舞动的红披风可真好啊,这样的类似于憧景的感情而已。

名为塔其·米的他边说著「休妥」这样像上了年纪的人才会说的话,边在飞鼠身边坐了下来。不知是否是因为碍事,随风摇曳的披风在他的操作之下老实了下来。

「集团长。今天要去哪裡的预定有定下来吗?」

虽然公会的责任者当然会被称呼为公会长,但这个集会并不是公会,而是被称为公会下一级的集团(-->">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