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BD6附赠特典 Prologue 下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短篇 BD6附赠特典 Prologue 下

转自overlord不死者之王吧

OVERLORD 特典小说

Overlord Prologue 下

OVERLORD贴吧汉化管理群提供

翻译:leveach、夜の无

==============================

PS:BD5特典不是小说之类的 所以木有

==============================





3.

前九人的自杀分的安兹 · 乌尔 · 恭的成员们集结在赫尔海姆的边境之地,距离散佈著猛毒沼泽的"紫毒的沼地"约一百米远的"突刺水晶平原"。

如同危险地带的"紫毒的沼地"一样,"突刺水晶平原"也是个有著像是水晶做的尖刃一般十分锐利的冻结植物叶片,即使身穿圣遗物级的铠甲也会划破身体,一行进就会造成伤害的危险地带。加上还有矿物化的怪物在徘徊,对于没有选择殴打系主武器的前卫来说是非常讨厌的区域。

虽说哪个世界都一样,但尤其是在异形种本场的三个世界,尼夫尔海姆、赫尔海姆和穆斯贝尔海姆裡,越离开中央靠近边境就越是危险。除了出现的怪物之外,甚至可以说场地自身就是陷阱。

不过这种程度的危险对安兹‧乌尔‧恭的成员来说不算什么。虽说必须要做好一定的对策,也有时间限制,但要在"突刺水晶平原"全力衝刺也是做得到的。事实上,他们已经在水晶平原上稳坐著进行淮备了。

不过这并不是说他们缺乏紧张感或是在轻忽大意。

数个防御魔法已经展开,魔法做出的眼睛在飞行监视著周围。再加上有最高位幻术魔法<镜世界> (Mirror World)展开的屏障以半球体的形状包住了整群人。

从膜的内侧看向外面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从外侧来看的话,膜中裡面的人是透明化的,只能看到景色。因此不仅发现十分困难,还有著将一定的攻击流向镜子对面的世界来防御的机能。

完善到这种程度的淮备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害怕怪物,而是在警戒著与自己有同等强度的玩家。

就算PK异形种也没有惩罚,不如说还有好处。为了这个缘故去发现了更强的职业,因此比起那一段时期,异形种狩猎虽说是已经少了很多,但至今仍还是没有停止。即便是这裡是异形种的本场,也只有愚者才会鬆懈。

飞鼠操纵著手边的控制介面,看著全部成员的名字,还有因为发动的魔法而浮现的HP和MP列表。

在这裡有塔其・米和被他邀来的贰式炎雷、WISH Ⅲ、武人建御雷、飞鼠、古一、扁平足、天目一箇这八位初期成员。接著是后续参加组的佩罗罗奇诺、泡泡茶壶、黑洛黑洛、蓝色星球、乌尔贝特‧亚连‧欧德尔、石榴石、贝鲁利巴、可变护身符、音改、noobow、源次郎、夜舞子、白色髮饰、布钮萌、翠玉录、兽王湄公河、底格里斯幼发拉底、唐普兰斯、酸辣汤这十九位。

共计二十七人。也就是————安兹 · 乌尔 · 恭的全部成员。

就算只是看著名字,一股难以言表的情绪就让胸口热了起来。

以锻造师的天目一箇为首,喜欢个人行动的生产系职业的各位也都来参与这个最初的全公会活动。

要感谢,不感谢的人才有问题。

但是,高兴的另一面也意味著重大的压力。

一想到要是这次的活动以失败收尾,此后就没有能一起进行活动的保证,胃就开始抽痛。想到作为集团长的塔其・米一直在这样的压力下战斗,就不禁要低头。

不允许失败。

飞鼠在心中暗暗的深呼吸后,消掉画面,一面强作镇定向成员中的一人搭话。

「Noobow桑,状况怎么样了。」

「嗯?啊啊,没问题。暂且没有任何人用魔法的手段监视喔。」

如此断言的是被称为九人的自杀分之眼,探知系特化构成的noobow。他如此断言的话,就可以保证没有魔法上的监视。如果有能瞒过他的眼睛的人物在的话,那也只能是达成了前所未闻的构成的谍报屋吧。

「然后是追加情报。用物理手段监视的人也没有喔,飞鼠桑。」

那是去周围探查的扁平足和贰式炎雷的报告。

因为是暗杀者和忍者的组合,会比纯粹的探知系逊色一筹,但还没有能瞒过他们两人的隐密系特化者存在。

用以上的情报来判断,首先毫无疑问没有任何人在留意这裡。

飞鼠环顾四周。

有相当多的人有著可怕的外表,团团围坐的姿态就像是在进行邪恶的仪式一样。但飞鼠只看到身经百战的玩家姿态。

「那么、大家!淮备好了吗————!」

全员一起冒出了竖起大拇指的图示。

这是淮备完成的信号。再怎么说有三十个人,只是问都淮备好了没就要花不少时间。为了避免如此,从集团时代开始就用这样的回应方式。

「那么走吧。先行队伍,拜託你们带领了。」

「OK~」

斥侯队的队长贰式炎雷做为代表回答了。

接著全员各自替换装备,得到对毒物的完全抗性后踏入了紫色的沼地。

一般的湿地地带中,毒沼是分散在各处的,因此只要想的话也能够迴避毒沼到达目标的迷宫。但是这需要绕不少远路,因此选择了能穿过有毒区域的最短路径。理由是因为全部的人都是社会人,所以想要避免无谓的浪费时间。笑著说就算明天是休假,要是不好好陪家人的话会被杀的父亲也是有的。

浮现出了系统讯息。

「格伦贝拉沼泽」

飞鼠的视野上所浮现的文字就只有这些,不过得到更多情报的同伴为了告诉大家而发出声音。

「说是散佈著猛毒沼泽的大湿地,被拥有毒物耐性的兹维克所支配的地方。」

像是侵入新的区域的时候,根据所拥有的特殊技能可以获得不同的追加情报。比如说,鍊金术师或是药师所拥有的药草学的话可以知道该地能採取的药草之类的情报。

「然后是……没什么了不起的情报呢。住著的怪兽————和已经从贰式桑那裡得到的情报差不多。任何新的情报都……没有稀有系的情报。……是隐藏情报呢,又或是没有呢,觉得是哪一个。」

「不可能没有,一定是隐藏情报。大概要你浑身是泥的探索。感觉可疑的是兹维克的聚落吧。最近找个时间袭击那裡来调查下。要是是还没发现过的药草的话,说不定能製作稀有的药水喔。这个游戏的製作商真是疯了呢。连药水的材料也要自己找才行……。明明都已经超过两百个了,却还是有一堆没发现的所以请努力吧。」

「不只是药水喔?矿山的发现程度也还不完整吧?青生生魂的解说上写著是七色矿的一种,那就是说目前为止只发现两个……」

「虽然都在说製作公司,但我个人觉得营运公司也疯了。是说资料量多的话的确玩的时间也会变长啦……但好像忘了限度这个词了吧。用户友好这句话绝对是忘在总公司了。」

「没错。话说总公司啊。前一阵子从总公司派来的那家伙真是烂透了……」

「呜哇,抱歉,这话题打住吧。我啊,好像对公司这个词有了抗拒反应……。要不要把不许谈公司的事情作为公会的规定啊?或著下线的几十分钟前才能解禁。就是不得不回归现实的时间。」

飞鼠驱赶出传入耳中的话。

虽然不知道最后说话的人是谁,不过很赞同他的意见。不想要想起工作的事情。明天什么的不用到来也没关系,但就算这么祈愿也好讨厌也好明天还是会来。

被黑暗的想法逐渐佔据的飞鼠想要靠著听些其他的话题来提起干劲,于是竖起了耳朵来听有没有人讲关于游戏的事。

「————知识系的特殊技能吗。想要朝那方向转换看看啊。利用怪物知识的衍生而得以使用特攻系的技能的职业之道似乎打开了耶。从那个职业延伸出去的话,DPS会比现在还要高不是吗?」

DPS是每秒伤害(Damage Per Second)的简称。

这个意味著一秒的伤害量的词彙,对给予敌方伤害的攻击手而言是比什么都重要的部分。理论上来说,数据量大的武器上嵌入攻击力上昇的数据水晶的话就能成为最强的武器。但是那样的武器攻击速度迟缓,操作上变得困难因而攻击回数变少,结果上降低了DPS。如果是拥有正常感性的攻击手的话,就连使用那样的东西的想法都不会有。

再加上怪物随著等级增加,也会有著各样的特殊的能力。如果是到这个等级的话,只是单纯的伤害会被减轻很多,因此要求有与对手相应的金属和属性的情况相当多。

「攻击的特攻化有点微妙吧?」

「靠武器加上的属性来弥补不就好了吗,我是这样想的。」

「啊-,虽然这招倒是不错,但那样会有多需要神器级啊?不是蛮难的吗?」

「这样啊——。没办法啊——。虽然想要实验下但太麻烦了啊……」

若是YGGDRASIL是能够作第二个角色的游戏的话,就不会出现这样的牢骚了吧。不过这款游戏不允许这样的事。要是想要做各样的实验的话,只能先死亡降级后才行。

就算是比一般的DMMO相比要容易升级的游戏,那也是相当费时费事。只是想要实验下这样轻率的心情是不行的。

飞鼠也相当嚮往第二个角色。时常能听到关于为什么这个游戏不可以做第二个角色的不平和不满,飞鼠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要是可以的话,想要当当看塔其・米那样的战士职。

虽说战士职的强度受到现实世界的运动神经左右,但那也只是在最上级战士之间决定胜负的时候才会提到, 一般来说不会受到那么强的影响。

(塔其桑是弄成像围巾一样,不过我也来让大红色披风飘起来吧……。剑要是像建御雷桑那样大的就好了啊。将那个帅气的挥舞著。)

飞鼠姑且是学了战士化的魔法,但是很不好用,再说也根本没有用的机会。每个人各自分担了不同的任务才能让队伍顺利的运转,并展现优秀的性能。

飞鼠身为完全的后卫,以队伍进行冒险的时候应该要使用对队伍有贡献的魔法。

要是办不到的话,以队伍来合作进行游戏就没意义了。

那样的话,如果是一个人踏上旅程————在进行单人游戏的话,的确根据状况可能会派上用场。但是————

飞鼠看著一起静静在毒沼地行进的公会同伴们。看著一边漫无边际地聊著一边向目的地前进的同伴们。

飞鼠突然沉入在寂寞的回忆中。

这个公会在还是集团的时代————虽然直到刚刚还是————,很不可思议的只有社会人参加,集合也都是在夜间。虽然有些人的职业比较特殊————以声优的泡泡茶壶为代表的这些人出现的时间带更不规则,但基本上在平日上线时经常是谁也不在。

从跑业务的地方直接回家,比大家都还要早上线的时候,飞鼠通常会召唤不死者保护自己的同时雇用NPC佣兵来进行狩猎。所以其实也不是不习惯一个人。

但这是因为觉得最后总会有人上线,因为有这份确信,才会一个人也不孤单。但要是他们不在了的话————谁都不再上线的话,自己会怎么办呢。

退出这个公会,然后加入新的公会吗?

或著是募集新的成员吗?

不管哪种都很讨厌。也不是觉得自己怕生。与公司的人也能够————不过因为不参加聚会所以大概被认为不好相处吧————普通的来往。

但果然还是讨厌。

这不是因为道理,而是感情上的缘故。所以才没有办法让自己接受。

「怎么了,飞鼠桑?冒出纳米机器过少的讯息了吗?」

走到一旁的是黑洛黑洛。

「纳米机器没有问题喔。今天上线之前先加好了。」

「这样啊。那样就好。会搞得很久————虽然也还不清楚会不会啦,但进迷宫之前不先加好可不妙啊。要是在重要的时候被强制排出会很麻烦的。我现实中的熟人在玩别的游戏,在打公会单位的活动时被强制排出,回来的时候好像已经败北了结果被吊起来了的样子呢。也不管说会输其实也不是他的错。」

「————真可怕呢。」

「虽然我们的公会不是这样,不过那种公会也是有的呢。该说是超狂热型吧。那种死板的公会很讨厌呢。玩游戏还是想要享受著玩呢。……喔育,那么,到底是怎么。举止很可疑喔,感觉是会被塔其桑逮捕的那种。」

「说举止可疑也太过份了啦」飞鼠露出苦笑「只是想著接下来要突进迷宫,变得忧鬱起来的公会长啦。」

「————。明显一开始就在担心了不是吗。……不过要是真的能找到有著稀有数据的水晶或是工艺品这些可以成为纪念的少见东西就好了呢。嘛,要是还能真的第一次就完全攻略的话,我觉得会成为无法相比的宝物喔。」

「就是说啊。会成为绝对忘不了的回忆呢。」

对话中断,一旁响起了咕叽咕叽这样彷彿进了水的长靴走路一样的漏气音。

「喔喔,视野变糟了呢。」

「欸?」

「好像起了些雾呢。飞鼠桑也切换视野的话就知道了。」

飞鼠早就发动了<魔法距离延长‧完全视觉>,能够透过雾————最远到两百公尺————看著前方,所以是完全清楚的视野。

虽然没有理由特地去体验不利的事情,但周遭有同伴在守护著,只是一下子的话照著黑洛黑洛所说的解除来察看一下也不错。

照著他的话,操作控制介面将视野切换。

那一瞬间,世界完全成了白浊色。

「呜喔!」

因为和想像中的景色不同而发出了轻微的吃惊声。

「哈哈,吓到了吗?其实从稍早之前开始就变的全白了喔。」

从黑洛黑洛那裡传来了像是坏笑的气氛。说是得意洋洋也可以。

「不要欺负我啦。」

虽然表现出像是什么事都没有的苦笑,不过内心裡还是有些反应。视野不明的恐怖自不用说,刚刚阴暗的想法也还残留著影响,彷彿感觉自己变成孤单一个人了。

飞鼠运作控制介面,将视野变回来。

队友之中似乎没有无法看穿雾的人。不,这是当然的。正是因为进行各式各样的冒险到了这个等级,才能对几乎所有的事态都做好了淮备。

这时飞鼠觉得不可思议而开口发问。

「但是黑洛黑洛桑,说起来是怎么会得到人类的视觉的啊?」

黑洛黑洛是黏体。黏体利用动体探知之类的感觉器官来代替视觉来探查四周,所以应该不会像人类的视觉那样看东西。

「啊啊,我装备了能那样看的道具。因为虽然黏体的动体探知相当优秀,但能够探查的范围却很有限嘛。一般一百公尺外会变得一片黑的,很可怕啊。要是被远射武器攻击的话会吃大亏的,所以也装备了能得到普通视觉的道具。」

「要是有什么地方很优秀的话,也会有将其均衡的弱点呢,这个游戏。」

「有优势也有劣势,才能取得平衡吧。喔,动体探知器有反应了。」

将视线转向黑色触手所指向的地方,可以看到隆起的巨大长虫。

那是有著黏滑的光泽,有人体十倍粗的紫色长虫。

那个有著群聚的习性,所以要是被发现的话会变得很麻烦吧。

一行人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魔法咏唱者将手指对著长虫,战士也拿起了远射武器。

要是注意到这裡的话,在呼叫同伴之前就一口气打倒的淮备。

飞鼠也早就从控制介面淮备魔法,摆出释放一直用的攻击魔法的架势。虽然基本上飞鼠的任务是去强化(Buff)和弱化(Debuff),但是以这个人数攻击的话给予伤害比较有效。

数秒后,对方并没有发现这裡,而是慢慢的回到了沼地裡。

「偷偷摸摸的前进可不是我的兴趣啊。我想要一路横扫的猛力前进啊。」

听到了站在稍远处的乌尔贝特的抱怨。

「乌尔贝特桑,MP的浪费还请住手。请以全力猛打BOSS喔。」

乌尔贝特是以世界灾祸这个超高火力职业为首,在火力上极度特化的职业构成。单纯论火力的话,即使在这个公会裡也是前五名之中,不过也有弱点存在。虽然有著丰厚的MP,但是消耗却在此之上————也就是很快就会没力。

可以说攻略的难易度也会根据乌尔贝特能够保存多少MP来到BOSS的面前而随之改变。

「唉育,开个玩笑啦。我知道的。一直都没有浪费不是吗。再说这次可是新公会安兹‧乌尔‧恭的最初活动喔!绝对会把这搞成功的!」

他紧握右拳向飞鼠表示热诚。那与平常的他不相符的态度让飞鼠感到了他的干劲。

「啊,不过把MP让渡给我也可以喔。那样的话就能又一面横扫,又可以和BOSS大战喔。」

「嗯?难道是在和我说话吗?」

夜舞子是个擅长精神系魔法吟唱,在那之中特别修习了治癒系的补师。如果是她的话,可以使用魔法将MP让渡。

「以作战来说也许是好主意。必要的时候请让我这么做喔?回复的话靠短杖和杖也可以。」

「靠短杖和杖的回复量在BOSS战中难以放心啊。而且夜舞子桑的MP花的很快,要拿的话还是希望找别的人通融下吧。」

用一句话形容夜舞子的话就是防御补师。在自己的防御能力和回复能力上加以特化的构成,甚至也能当肉盾。有时在被敌人包围的同时,也一边继续替己方回复。

话虽如此,可以当肉盾和主职是肉盾是有差异的。

主武器的巨大护手无法带来大量伤害,作为代替增强了把对手震飞(Knock Back)的效果。像这样使用可以拉开距离的武器就能够证明她毕竟还是个回复职。

那样的她有两个弱点。

一个是MP并不多。当然,这是说作为回复职已经相当足够,但考虑到强化(Buff)和其他的用途就太少了的意思。然后另一个是,因为特化了回复能力而攻击力相当弱的事。

由于以上缘故,她可以说是最终防卫线。职责就是在开始崩坏的时候成为肉盾,一边治癒全员的伤势和复活濒死的同伴。

「但是,为什么我们的声音都放轻了呢?」

乌尔贝特,还有夜舞子互相看了看对方的脸,疑惑地说了句「不清楚」。

该怎么说呢,在做这种隐秘活动的时候不知怎么的身体就会自然地压低音量。怪物们会根据各自被定好的知觉能力————视觉、听觉、嗅觉、魔法知觉来察觉这边的位置。为此,弯下腰压低音量说话并没有错。

但是————那套理论终究也只适用于低级等级的时候。等玩家到了高等级的时候,通过复数的魔法以及特殊技能将整个队伍都遮盖其中,来进行隐秘活动也是可能的。实际上就现在展开的能力来看,至少没有必要那么鬼鬼祟祟的。

先前的长虫也是因为有谁先架起武器以后,其他人也跟著「那我也」这样的从众心理。

「理由或许只是单纯的因为现在的视也比较开阔吧。」

「啊啊。对、对。就像是只穿了一条内裤就出来开门了的感觉。」

虽然乌尔贝特举的是非常微妙的例子,但飞鼠却多多少少地体会到了其中的意思。

「嗯,虽然觉得有哪裡不对,但大概就是那种感觉吧。」

「我不太明白啊。」

继续保持著不知为何的小音量,一行人随著先导人员在沼泽地中前进著。

虽然途中看到了不少兹维克,但他们都非常小心的绕开了以双足直立的造型做出来的蛙型怪物的知觉范围。这态度与刚才明显不同,因为也有著能够看破一定程度隐蔽的怪物,而兹维克便是属于此类。

虽然也有使用使行动力上升的魔法,但毕竟兜了个大圈子,还是需要不少时间的。但是,现在终于能够在沼泽的对面看到异物了。

作为目的地的迷宫。其中的一部分————像是小岛一样的影子。

「那就是……」

将从贰式炎雷那裡得来的地图资料与周边地图重迭以后,就不难察觉那应该就是此次的目的地。

而有时像现在这样放鬆的瞬间,守护著这裡的怪物突然袭击过来的情况也是会发生的。就比如经常出现的,潜伏在地底下的桥段。

毕竟是做出了那个YGGDRASIL的阴险制作方,说不定这个时候兹维克的老大突然跳出来,将玩家强行卷入全面战斗的情况也是有可能的。不,该说是飞鼠曾经有看过遇上类似的情况,而导致队伍全灭的录制动画。

正因为如此调查班的作用才显得尤为重要。

飞鼠确认了没有被不死者反应所触发的东西存在。

然后将登录在控制介面上的快捷键的,1到10的数字中,选择了8————即第八阶位魔法。

眼前展开的是多重构造的圆环指令。而这一个圆环中排列著12种魔法。一共有四个圆环,即总共收纳著48种魔法。

也就是说这么算下来的话,快捷键中一共能够设置480种魔法。

通常情况下百级的魔法职业,能够学会的魔法数量大约在300左右,即使是通过付费也只能增加100种。然而却淮备了超过这个数字之上的空位,为此有不少玩家觉得这绝对是来自制作方的挑战书。

而能将这些圆环活用到什么程度————像是能否充分考虑到魔法的效果,以及称手程度进行配置,并且还要能够将这些完全背下来,对魔法职业是否强大有著尤为关键的影响。

就像战士职业会被现实世界的身体性能所影响一样,左右著魔法职业强度的就该是记忆力了吧。

飞鼠以非常流利的手法操作著界面。

虽然在战斗中非常紧迫的关头不会像现在这么悠哉,但现在还算是有馀裕。普通的运行著头脑,回想起了当初拼命记下来的序列。

点了一下最外围,第四个圆环。

然后又点了下,变得比其他的圆环都要大了的12个魔法中的一个

<远隔镜> (Remote Viewing)

因为没有打算行使魔法强化,所以并没有点其他快捷键的必要。

配合著魔法的发动,视觉认知用的眼球————感觉器官被放了出来。虽然其他有著感知手段的成员也放出类似的器官,飞鼠根本没有那么做的必要吧。但仅限于对不死者的感知飞鼠是全公会第一的,所以为了以防万一飞鼠还是灵巧地操作著魔法感觉器官,使其飞向小岛。

边用右手操作著控制杆,用左手移动著视野。将传送过来的影像移到了中央。虽然视野正中间缺了这么一块是挺吓人的,但由于身边有著值得信赖的队友,所以没有问题。

将沼泽与小岛分割开来的牆壁,不但长满青苔还到处都有破损,现在已经完全没能起到它原本的作用了。从缝隙中可看到裡面。

在那裡的是如同墓地般的————残骸。

崩坏的太过彻底,连原本好像是墓碑的东西也都碎落了一地。虽然中央确实有著像是大灵庙的建筑物在,但那好像也已经开始崩塌了的样子。其它好像也有灵庙的样子,但那裡都已经完全崩坏了,恐怕那裡面连怪物都藏不了吧。只是这么大致瞄一眼的话,就没什么其它可疑的东西了。

飞鼠在看了那景像以后更加绷紧了神经。

游戏中说到墓地的怪物的话那自然就是不死者,而YGGDRASIL也不例外。而正因为如此飞鼠才使用了魔法。

只要是不死者的话,就肯定给你找出来。

带著这样的干劲操纵著控制杆,用魔法做的感觉器官绕小岛转了一周,不过却皆无不死者的反应。

「没有怪物的影子啊。非实体的好像也没有的样子。」

「这边也一样,无论是地上还是地下都没有运动的物体反应。」

「不死者的反应也完全没有哦。」

「总之不像是会出现BOSS的样子吗?」

「还有就是陷阱吗?召唤系陷阱的连续出现可是很棘手的啊。」

「总而言之,我这边都用上了一天只能用四次的杀手锏了,至少用魔法的陷阱是肯定没有的。」

各自都通过某种手段调查了小岛的成员,纷纷报上了自己的结果。停顿了一拍互相看了看对方的脸,然后就都向著小岛的方向走了出去。后续部队继续维持著警戒,与调查班保持著万一出了什么事也好照应的距离。

「……是进入那个破烂的建筑以后,才进入正式战斗的类型吗?」

「不,应该是从那个灵庙进到地下后才开始的模式才对吧?毕竟从沼泽过来的距离也不是很远。」

「推理的不错嘛—— 总之,为了不竖起旗子,先注意不要让感觉器官接近建筑,上了岸再说吧。飞鼠桑,还请切下第一刀蛋糕。」

「那样的话……」

一从沼泽踏上了土地,就与刚才一样视界裡出现了文字。但不同的是,在纳萨力克地下坟墓的文字旁,清楚地标示著未探索迷宫的标记。

「纳萨力克、吗……是来自于什么神话吗?」

「不,从没有听过那样的名字。」

立刻这么回答道的是,后续部队的翠玉录。后续部队接二连三的赶上调查班,并做了敌人马上出现也能做出应对的阵型。

「也不像是拉丁语或希腊语的样子呢。嘛,YGGDRASIL中那么多地名也不都是出自于神话的,大概,这裡也是属于这类的吧,应该。而且现在也还没有特别的情报流露出去的样子啊。」

就在这时候noobow向前走出一步,发动了魔法。是他的话应该能够安全的进行调查的才是。

而数秒之后,告知了结果。

「————飞鼠桑,没有啊。试著将感知器官送进中央灵庙了,但索敌声纳没有反应」

「那也就是说这裡肯定是安全地带了吧?」

「但毕竟是那垃圾製作,就算有定时发动的东西在也不是不可能啦——」

不少人都对这讽刺声的表示了赞同。玩家对YGGDRASIL製作方的态度,无论走到哪儿差不都都是这样的。

「调查班的各位,都没什么问题吗?既然这样的话————我想那个建筑物的地下就是迷宫了,那在突入之前把队伍的编制换做迷宫突入用的会比较好吧?」

「那,我先做个避难小屋吧。」

对于作战总指挥的布钮萌的提案,举著铲子的森林祭司,蓝色星球这么回答道。

蓝色星球发动了信仰系第十阶位的魔法<自然避难所> (Nature's Shelter),所有人都走进了大地突起出的防空壕之中。

厚重的门轻盈地打开了。

一进来处的大房间的屋顶,就像是在外面一样的,天空无尽延伸著。

「我一直在想啊,这样总觉得从上面看下来一览无余,有些静不下来啊。」

「对吧——虽然听说是为了当敌人占据上空时,也能够有所对应这样的理由,但还是不安啊。不过,听说这个连超位魔法都不能一击打破的样子————」

「啊。那个假的啦。有验证的影像,被<天上之剑> (Sword of Damocles)给打破了。」

「那个宇宙兵器吗——。但那不该算作例外吗?毕竟本来就是对建筑-->">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