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谋略的统治者

过场

第十卷 谋略的统治者 过场

在斯连教国的最深处。

很少有人获准进入这个神圣不可侵犯的房间。

首先是位居斯连教国最高地位之人──最高神官长。

接著是身为六尊神──六个宗派最高负责人的六位神官长。顺便一提,次任最高神官长会从这些成员当中──从目前最高神官长在籍宗派以外的五人当中选出。

火神官长──贝妮丝.纳格亚.桑蒂尼。

她是这场集会当中唯一的女性,年过半百,也许是年纪关系,体型丰满。胖脸洋溢著慈母的笑靥,让见者为之安心。

水神官长──席内丁.德兰.圭尔菲。

这是位老树枯柴般的老人,脸庞老化到看不出年纪,肌肤已呈现土色。虽然看了让人担心他的健康,但知识与智慧方面却无人能比。

风神官长──多明尼克.伊雷.白多士。

此人虽一副温厚老者的外型,但过去隶属于阳光圣典,曾消灭过无数异种族。据说其愤怒有如烈火,杀意如同冰雪。

土神官长──雷蒙.札克.洛朗桑。

他是个眼神犀利的男子,在成员中最为年轻。虽说如此,但也四十多了,然而精力充沛,不让人感觉到年纪。过去隶属于漆黑圣典,是个征战沙场十五年以上的护国英雄。

光神官长──伊翁.加斯纳.德拉克罗瓦。

眼角修长加上瘦骨嶙峋,看起来极为阴险,但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这并非事实。此人做为信仰系魔法使用者的能力,在这场集会中数一数二。

暗神官长──马克西米利安.奥力欧.拉居耶。

这人利用改良「漂浮板(Floating Board)」而成的魔法,让好几本书漂浮在自己身边,是个戴著圆框眼镜的男人。这位神官长由于原本是司法机构出身,书籍很多都与法律相关。

这七位再加上教国司法、立法、行政机构的三位长官,一手包办魔法开发等事宜的研究机构长官,以及军事机构的最高负责人大元帅。

总共十二名成员组成的这场集会,正是教国的最高执行机构。

他们齐步走进房间,使用手上的清扫用具开始打扫房间。有人用撢子撢掉灰尘,有人负责乾擦,有人负责湿擦,有人用魔法道具吸掉灰尘。

其动作乾净俐落,熟练地清扫房间。

这些人虽然立于人口超过一千五百万人的斯连教国之顶点,却没有任何人偷懒,满头大汗,让尘埃弄脏他们乾净漂亮的长袍,一直打扫到不留一点脏污。

等房间打扫完毕后,本来就很乾净的房间,如今更是光亮洁净。

所有人也不擦掉额上汗水,排成一列,对伫立于房间前方,彷佛看顾著众人的六尊雕像深深鞠躬。

「感谢神今天仍让我们人类存续生命。」

跟在最高神官长后面,全体成员整齐划一地唱和:

「感谢神。」

他们抬起深深压低的头,开始把清扫用具整理到房间角落,然后发动「清洁(Clean)」魔法,消除自己衣服与清扫用具的脏污,连擦过汗水的毛巾也散发出刚洗好的气味。

这种魔法属于第一位阶魔法,一用就能瞬间消除所有脏污与灰尘,扩大范围使用就能轻松清洁整个房间。但在他们当中,没有任何会做这种事的不信神者。

最后他们将自己也清洁乾净,到圆桌坐下。

教国地位最崇高的最高神官长也一样。

坐在这桌旁的人,在这里一律平等。不分上下,互相帮助,都是自己人。对,为了人类的繁荣。

「那么会议现在开始。」

担任今天会议司仪的,是土神官长雷蒙.札克.洛朗桑。

「第一项议题,是关于占领王国的要塞都市耶.兰提尔,两周前以该地为中心建国的安兹.乌尔.恭魔导国。」

没有哪个议题比突然建国的谜样国家更重要。

只是,知道详细情形的人很少,得到的情报也只是流言蜚语。

首先魔导王是不死者,且是强大的魔法吟唱者,他毁灭了王国军,役使数量庞大的不死者做为军队,而役使的不死者当中有一只死亡骑士,诸如此类。

关于这些的详细情报,指挥六色圣典,担任本日司仪的雷蒙将会提出报告。

有人轻声说了:

「当初还是该介入战争而非默认,不是吗?」

「……这是什么话,当时不是有人提出意见,说与支配死亡骑士的魔法吟唱者正面为敌太危险了,大家不也同意?你那时好像持反对意见,但别再翻旧帐了……不过,没想到竟然真的建国了。」

所有人都点头。

「帝国打算如何行动?他们以魔导国的同盟国身分结盟支援建国,是不是完全成了魔导国的走狗,还是被魔法操纵了?」

「不可能,帝国有帕拉戴恩在。」

「那么我们以为那个皇帝可以信赖,是我们看走眼了?」

「……比起这个,那皇帝没能善用少数偏常者之一才是问题。是不是可以开始实行将那人拉进我方阵营的计画了?」

「好了──」

传来「啪」一下拍手声,逐渐升温的现场气氛这才冷却下来。

「──漆黑圣典『占星千里』监视了帝国与王国的战争。然而由于诸般问题,报告晚了点,请各位见谅。」

大家心里都想:所谓的诸般问题,指的八成是她突然躲在房间里,好一段时日不肯出来的那件怪事吧。

「首先,我现在将她目睹到的内容的纸张传给大家。上面写的都不是之后才查明的事情,完全是她看到战场上魔导王的军势后口述而成。」

大家虽然觉得真是多费工夫,但没说出口,接过纸张的人依序开始阅读几张纸。

几个人翻到最后一张纸,手停住了,把同一个部分重看了好几遍。

所有人的表情不约而同地逐渐僵硬,脸色也越来越糟。

雷蒙笑著旁观这种变化,那是只有尝过同样痛苦之人才有的,充满连带感的表情。

不久,马克西米利安彷佛代表所有人般叫了起来。他因为嘴巴张得太大,圆框眼镜都滑落了,但他看起来甚至无暇去在意。

「胡扯!竟然有这种事……怎么可能!」

「我刚才也说过,这些纸张如实记载了她口述的内容。」

雷蒙平静如常的应对口气,让马克西米利安为之语塞。

马克西米利安正在调适彷佛全速奔跑过的紊乱呼吸时,贝妮丝向同僚询问确认:

「可以再问一遍吗,你说这是事实?」

「只要你们信得过『占星千里』说的话。」

所有人一脸苦涩,目光再度落到手中纸上。

他们所有人看到一半停下来的段落,写著魔导王的军势。

「死亡骑士数百──最低两百。噬魂魔(Soul Eater)数百──最低三百……是吗。这支军势……可不是一句危险了结喔……?一旦这些魔物暴动起来,王国、帝国、城邦联盟与圣王国都将覆灭。」

「……我们也一样,要是这种魔物大军压境,恐怕要花数百年以上的时间,才能从战灾中振作起来。」

死亡骑士,推测难度一百以上。他能制造出随从僵尸,再由这些随从做出更多僵尸。僵尸本身可谓毫无战斗力,但可能引发更强僵尸的自然诞生。

噬魂魔,推测难度一百到一百五十。这种不死者具有周围扩散型的能力,会藉此杀害生者并吞噬其灵魂,而且能力会随著吞噬的灵魂数量而增强。不只如此,他还能散播令人产生恐惧的灵气。除非至少能使用第三位阶的魔法,否则连正面对抗这种魔物都有困难。

这两种不死者光是一只就能毁灭都市,甚至能让小国灭亡。

「是不是她看错了?或是魔导王注意到我方的监视,其实没有这么多魔物,只是以幻术等伎俩迷惑了我方……」

伊翁竖直一根枯枝般的手指,道出了可能性。

「哦!」有人出声认为有可能,但雷蒙立刻加以否定。

「漆黑圣典学过各种魔物的知识。的确,他们不见得全都记得住,但她──『占星千里』在该部门除了监视,也负责知识方面,不可能看错。不只如此,在魔导国的首都──前耶.兰提尔也已经确认到了死亡骑士与噬魂魔的存在。」

众人之间传出好几道疲惫不堪的叹息。

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摆在眼前,这些人开始以充满疲劳感的声音交头接耳:

「怎么办?身为人类守护者的我们,该采取的最佳手段是什么?面对一只就能攻下一个国家的五百只怪物,你们觉得该怎么做?」

「换算成兵力相当于五百个小国……太扯了吧!这国家的国力平衡简直严重崩溃。」

「问题在于魔导王要用这份兵力做什么?如果只是用做防卫力量,暂且还不会有问题。」

「说什么傻话,那个远远超出了自国的防卫战力范围。首先,魔导王可是憎恨生者的不死者,想必会用这份力量攻打邻近诸国。」

「思考魔导王会如何运用这份兵力也没有意义,现在应该摸索对策才是。」

「说得有理。」议论方向产生了些许改变。

「那么……最重要的是漆黑圣典能不能加以应对。」

漆黑圣典是斯连教国最强的杀手锏,是一群英雄组成的特种部队。他们有点类似精钢级冒险者,但有著决定性的差异:冒险者进行了宛如英雄谭当中描述的探索之旅,才好不容易获得诸神遗留下来的武具,漆黑圣典的成员们却每个人都拥有一件以上。

假设……他们打不赢,再来就只能以大仪式召唤最高阶天使,痛击对手。

如果是最高阶天使的话,想必不会输给死亡骑士与噬魂魔。只是考虑到对手的数量,仍令人十分不安。

所有人的目光朝向雷蒙。

他轻轻一笑,那笑容让一些人差点回以笑容,但他的下一句话令这些人冻住:

「不可能,容我以前漆黑圣典第三席次的身分说一句,对付五百只那种魔物根本是疯子的戏言。当对方数量超过漆黑圣典人数时,就已经毫无希望了。不对,要不是这样,『占星千里』也不会对未来感到悲观,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了。不过……」

笑容的种类变了。

「神人就另当别论。」

众人之间传出「哦」的欢呼声。

「如果是那两人的话,即使死亡骑士与噬魂魔的军队进犯我国,也必定能轻松对应。当然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做好十全的后援准备就是。」

「有那两人在就不用愁了。」

「那真是让人放心。」

现场欢呼四起时,席内丁「唉……」地叹了口气。注意到他那凝重而疲倦的氛围,所有人的音量都降低了。

「……你隐瞒了什么?」

「席内丁大老,您指什么?」

「诚然,法律并未禁止在此处做伪证、谎诈或隐瞒事实。然而我们是毕力同心的同志,应该已暗自将虚伪定为一种大罪。基于这个认知,我再问一遍:你隐瞒了什么?」

「席内丁大老,您究竟在说什么呢,您怎么会这么想呢?」

「多明尼克啊,我有一个疑问:占星千里为何会闭门不出?」

知道谁都无法回答后,他继续说:

「大概是陷入悲观而闭门不出,或是受了打击吧,也或者是被不死者大军吓到了。但是,她好歹也是漆黑圣典,会因为这点程度就闭门不出吗?……她是看到了连神人都无法战胜的力量。这份报告书不是这样就结束了吧?」

众人的视线在雷蒙与席内丁之间飘移。

「……你瞒著大家想怎么样?我相信你,知道你不会只为了私人目的而利用圣典,但是有什么事不能在这里说出来呢?」

「太厉害了,不愧是席内丁大老。我本来是想先寻找可能性……但既然如此,我就告诉大家吧。毕竟我一个人放在心里只会胃痛,若能在此与各位分享,那是再好不过了。」

雷蒙环顾齐聚一堂的各位成员:

「关于王国与帝国──不对,关于魔导国之战,各位听说了多少?」

最高神官长代表众人开口:

「只听闻魔导王使用了强大魔法,导致王国军瓦解败北。结果王国如同开战前所说,将耶.兰提尔让渡给对方,魔导王因此建国。」

「死者人数呢?」

被雷蒙一问,最高神官长摇摇头:

「这就没听说了。连我都没收到报告,各位应该也是一样吧?」

「是的,正是如此。自从耶.兰提尔成了推戴不死者为领袖的魔导国都市,神官与商人们都不再前往该地,因此只收到一些真假不明的风声。」

「这就该由圣典──这个情形比起风花,应该由水明圣典出面吧?」

「正是,因此身为六色圣典整合者的你才能得到这类情报,我们只能得到些间接耳闻的消息。」

「……是吗,那么接下来我将『占星千里』看到的完整战况写成的纸张交给各位。」

看完交到手中的纸张,房间里只有绝望的沉默。

最后也许是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伊翁轻声向他问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你起初没让我们看这个,是怕我们心脏吓停吧?」

「没那种事,各位大人的心脏都是铁打的。只是我担心一开始就把这个拿给各位,大家也无法置信。」

伊翁勉强点点头。

「的确,纵使一开始就看到这份报告,我也只会怀疑,绝对不会采信。然而,既然我已经明白写在刚才那张纸上的魔导王军势乃是事实,也只能相信她看到的这些了。」

「但是……我可不愿相信,竟然只靠一次魔法就让王国军死了一半以上。这次战争当中王国军动员了二十六万兵力,一半以上就是至少十三万喔!我是听说王国军全军覆没,但这……」

「这只是她看到的吧?把被害情况看得太大是常有的事。」

「就算是这样,光看一次魔法歼灭了军队一翼这段文字,少说也造成了八万人死亡。然后以这些为牺牲品,召唤了丑恶怪物是吗……」

「我们已无法否定她看到的光景,这恐怕是诸神的魔法,第十一位阶魔法吧?如果是,那果然是那个了。」

「神的降临吗……」

「纸上写说对方模样有如那位神明……有没有可能是再度降临?」

「不可能,死神斯尔夏那大人根据口传,已经被令人厌恶的八欲王所弒,此人肯定是其他存在。再说斯尔夏那大人如果再度降临,那位大人应该会对我等有所告知,因为那位大人是斯尔夏那大人的第一随从。」

「那么,时候终于到了吗?」

「恐怕是的,有两百年之久了吧?」

「根据口传,差不多有这么久。只不过在这中间,也许已经在大陆的某地出现过了。」

「都是那个垃圾导致计画大幅出错,才会让国力提升得如此缓慢。」

「王国那些蠢货……」

这句话让在场所有人眼中蕴藏了憎恶。

王国就地理条件而言,是在最安全的地点建立的国家。教国为此尽心尽力,是期待王国能成为解救人类的国度。原本安全而肥沃的大地应该能孕育众多子民,其中出现众多优秀人才,培育出对抗异种族入侵的勇者们。然而安乐与富足却招来堕落,王国从内部腐化已极。

非常令人头痛的是,他们还生产毒品,并且逐渐散播到另一个优秀的国家──帝国。

到了这个地步,教国改变了方案。

第二个方案是让帝国并吞王国,在他们内部教育优秀人才。

教国之所以不自己并吞王国,是因为这么一来国土将与评议国接壤,可能导致民意偏向消灭评议国。

教国主张的理念是:人类才是神选种族,其他种族都应该歼灭。他们灌输人民自己周围满是外敌,必须团结一心的想法,将国力集中在一点上,藉此富国强兵。然而一旦与评议国接壤,这项理念有可能走向危险方向。

在场所有人是因为知道各国国力、本国国力与优先顺序等等,才能思考今后斯连教国的行动纲领。然而一般民众为了达到消灭人类敌对种族的目的,将会高声要求与评议国开战,这是不难想像的。

这样一来情况就严重了。

评议国很强。

更正确来说,强悍的是评议员之一「白金龙王」。龙王是赫赫有名的龙帝之子,相当危险。他是现存最强的龙王之一,若是与他开战,可能让国家化为焦土。但不知道这一点的人,对于近邻就有必须消灭的一群敌人,却只能眼睁睁看著,会做何感想?

靠在场所有人的力量压制民意并不困难,但之间关系势必产生裂痕,导致国力衰退,也无法否定将来因为偶发事件而爆发战争的可能性。

所以教国不能与评议国接壤,也不能直接支配王国。而想从背后支配,王国又太巨大了。

「我们只将重点放在魔导王身上,依序思考吧。首先歼灭了我们派出的阳光圣典之人,应该是魔导王不会错吧。」

气氛为之冰冻。

「几乎于同一时间现身村庄的魔法吟唱者是这么自称的,所以错不了。」

「那么,漆黑圣典遇到的吸血鬼是什么人,魔导王的手下吗?」

「可能性很大,但我认为可能是与魔导王立场相同的那些存在,否则那种力量说不过去。」

「的确,既然如此,过去曾经有过大量出现的例子,所以亚达巴沃会不会也是其中之一?若是这样的话,对王国行使的力量,以及突然出现拥有那种力量的怪物的理由,就都能够理解了。」

「那么飞飞又是什么人?他似乎在追杀吸血鬼,不过如果刚才的猜测正确,那就是与魔导王一样的存在了。这么一来,他拥有与亚达巴沃相同的强大实力也就能够理解。问题在于飞飞是不是魔导王的同伙……」

「飞飞杀死了吸血鬼,并与亚达巴沃为敌。虽然很可能是相同的存在,但会不会两者是敌对关系,或是当时还是敌人?然后与魔导王谈条件,成了同伙。」

「他只是杀死了吸血鬼,是否与魔导王为敌还说不准哟。也许是吸血鬼受到至宝所控制,才会杀了她。但是,他是基于什么理由才跟亚达巴沃为敌呢……有没有可能飞飞跟魔导王是一伙的,所以才跟亚达巴沃为敌?」

「……一个可能性是吸血鬼与亚达巴沃为同伙,魔导王与飞飞为同伙。另一个可能性是吸血鬼、亚达巴沃、魔导王与飞飞全都各自为敌,其他还能想到各种可能性,这方面情报实在太少了。」

「最糟的情况是四人都是同伙,但可能性应该很低。飞飞态度相当低调,照常理来想,他应该会以那种武力为背景,更积极地行动才对。没错,就像那八欲王,或是我们的神那样。」

「原来如此,他们没这样做是因为互相戒备吗……不,也有可能是担心有其他同等级的存在。」

「这样的话,我们或许该认为魔导王既然已站上舞台,建立国家,应该会有一些人为了让战力能互相抗衡而采取行动。若是相信飞飞所言,赫妞佩妞子还另有同伙。包括亚达巴沃在内,这方面都得提高警戒。」

「整体来说都不超过想像的范围啊,只能试著直接接触魔导王或飞飞了,可是……」

「太危险了,实在太危险了。首先应该从帝国之人身上引出情报,我认为现在应该试著跟皇帝接触。」

「这样做最好,只要那个皇帝没对魔导王摇尾巴就好了。」

「多少只能下点赌注,胆怯会流于被动。」

「可是,『多少』就够了吗?一个弄不好,会不会被用来对我国宣战?首先应该向皇帝做个轻微接触,调查他采取何种态度吧。」

就在所有人对这些提案逐渐表示同意时,有个人提出了合理的疑问:

「……不过,受到不死者统治,耶.兰提尔的人民都不会起而反抗吗?该不会是被屠杀殆尽了吧,还是他们施行了完美的恐怖政治?」

雷蒙被这么一问,说出了实在教人无法置信的答案:

「根据报告指出,当地正和平进行统治。」

啊?不适合他们的声音此起彼落地传出也是理所当然的。

「到了这把年纪会耳背是事实,但似乎突然恶化了,我好像听到雷蒙阁下说『和平』?」

「唔嗯,唔嗯,我也听到啦。哈哈,不死者会和平统治人类……哼,不死者会和平统治人类?」

「明天太阳恐怕要打北方升起了。」

「……玩笑就开到这里,如果雷蒙阁下所言属实,我还真难想像啊。送来情报之人是不是有人格障碍,还是喜欢语带讽刺?」

「根据报告内容,当地由死亡骑士担任警备,死者大魔法师进行行政作业,噬魂魔拉马车搬运货物。」

雷蒙以外的所有人都张口结舌。

「不,不,等等。什么,你可以再说一遍吗?」

圆框眼镜还没扶正的马克西米利安一问,雷蒙一字一句照著重说一遍。

啊?这次所有人都发出了不适合他们的声音。

照理来讲,这些应该都是特级不死者。然而冥府骑士像个小吏巡逻市街,迷宫之主坐办公桌管理物流,毁灭城邑的怪物代替驴子,这种国家与本国只隔著一条国境。

「这是什么状况啊,这是……哪个地狱啊……」

这种不死者大摇大摆营运市政的都市,怎么想都觉得人类应该灭亡了。

「不,前耶.兰提尔市民──魔导国的国民们在这种状况下,过著普通的生活。的确刚开始有些混乱情况,但目前似乎保持平静。」

「……我们也许太看轻王国了。」

「唔嗯……精神真是太强韧了。」

憎恨生者的不死者就在自己身边大摇大摆,想到这种光景,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那就像是身旁有只饥饿猛兽,一般人当然应该害怕。

「想来民众应该是信赖那位大英雄──英雄级的冒险者漆黑的飞飞,才能撑得下去。」

雷蒙讲起耶.兰提尔第一天对魔导王开城投降时发生的事。

大家神情肃穆地倾听这段话。

「说飞飞与魔导王本来就是同伙,看来是不可能了。」

「哎呀,这反而才是飞飞与魔导王一伙的证据吧。我记得他们还是在同一时期出现的,对吧?」

「唔──」所有人抱头苦思。

两种都有可能,无法断言。

「能不能想想办法让飞飞与魔导王反目成仇?利用耶.兰提尔的人想点办法的话──」

「太危险了,实在太危险了。这样可能会让魔导王与飞飞都与我们为敌。」

「说的一点也没错,我们现在蒙受了巨大损失。漆黑圣典虽然已经复活,但人员有所空缺;阳光圣典瓦解,失去头冠,巫女公主与凯瑞死亡;恢复国力可能得花上好几十年。没必要在这种状况下,在沉睡的巨龙身边烤肉吧。」

「正是,首先,我们应该避免维持两个战线的风险。」

敌意霎时膨胀起来。

「那些骯脏的背叛者吗。」

「可恨的森林精灵们。」

教国正在与南方大森林的森林精灵国家打仗。教国与森林精灵的国家原本是互助关系,但关系破裂后,教国就倾尽全力与森林精灵交战至今。

现在他们已经在森林精灵王都的所在地──新月湖附近建造了前线基地。按照计画,几年内就能毁灭敌国,但这项计画也渐渐开始出错。

「要不要与那些家伙暂时停战?」

「少说傻话了,你以为我们至今流了多少血?最重要的是,我们得为那位大人报仇。」

「那孩子──」

说出这话的老人脸上浮现苦笑。

因为外貌的关系,老人总是不小心把她当成孩子看待,实际上她的年龄比在座所有人都大。

「──她现在在做什么?」

「她就跟平常一样,在附近房间待命。」

「嗯,也得给她机会为母亲报仇雪恨才行。」

「唔嗯,否则实在太可怜了。复仇结束后,她的心应该也会平静点吧。」

在场所有人无不露出悲痛神情。

「……说真的,我很想跟当时的神官长们苦言一句,竟然把可怜的女孩教成那种个性。」

「真要说的话,到头来罪魁祸首还是那些森林蛮族吧,神官长们应该也是觉得不能将她跟母亲拆散。」

「……真不容易啊。」

「不过如果让那女孩出动,龙王也有可能行动。」

「不同于毁灭龙王,那人能使用原初魔法,恐怕就连那神力……倾城倾国也奈何不了那人。既然如此……对魔导王使用如何?」

现场笼罩一片沉默,这个点子谁都想到了,只是没说出口。

「……这招还算不错,但目前魔导王的手下力量还是未知数,不安因素太大。」

「……要是能不受限地魅惑敌人就好了。」

「真是大不敬!诸神庇护我们与人类而舍弃了性命,而你竟然对诸神留下的秘宝表示不满!得寸进尺了吗!」

怒骂声飞来,发言的老人深深低头致歉。

「失礼了。」

「讲话小心点!」

「回到正题吧,这么说来大家都反对对魔导王使用倾城倾国,是吗?」

「太危险了。」

「要是毁灭龙王出现了,就能加以支配,当成先锋了……」

强求没有的东西也没用。

「这也没办法。关于森林精灵一事,就派使者去那龙王身边谈谈吧。」

「不知道对方会做出多少要求喔?」

「就给对方一点通融吧,这是为了那女孩内心的安宁。」

没人提出异议,在场所有人似乎都以各自姿态回忆过去。

「呵呵──」有人轻声笑著,除了当事人以外,所有人视线都集中在那人身上。「呵呵,知道当时情形的人明明都已不在人世……你们真是温柔。」

讲话虽然讽刺,语气本身却完全不同。

「……包括那女孩在内,我们是共同保护人类不受其他种族伤害的同伴。为了解救同伴,多少滥用一点职权,就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只要没有人因此而死,我不会阻拦。」

大元帅所言让那人脸上浮现苦笑。

「是否应该不用口传的方式,而是让这个知识广为人知?显眼的敌人是没问题,但若是潜藏在地下就麻烦了。不如让这事广为人知,才能更快收集到情报。」

这项提案从几百年前就频频拿出来讨论,而这次也一样遭到否决。

「我们生存的世界是一艘被扔在大海上的脆弱船只,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别让民众知道每隔百年,就有可能来场巨大的暴风雨。否则民众恐怕连安心入睡都办不到喔。最重要的是,强者无法永远潜藏于暗处,就算正常度日也会引人瞩目。」

「如果确是如此,那位前神官长阁下会如何行动?」

所有人脸上浮现复杂表情。

「虽然不清楚,但很可能采取行动……也许准备了某种杀手锏?」

「说不定前第九席次疾风走破会知道些什么,只是……」

「真是伤脑筋,这次竟然出现在我们附近,给人找麻烦……」

现场传出好几阵「唉」的叹息声。

「为了恢复战力……不,为了严加戒备,不如请引退的漆黑圣典们协助,让他们当龙王国的救兵吧?只要他们出面,应该能减少死亡人数。」

漆黑圣典由于经常投身危险案子,因此死亡的可能性很高,但只要有尸体就能复活。只不过死而复生会削减生命力,想取回与死前相同等级的身手,需要不少的时间与训练,因此自然也有人选择引退这条路。

当然也有人感觉到能力随著年纪衰退而辞职,不过无论是哪种理由,引退后都能优先分派到想要的职位。其中也有人不再就职而过著自我堕落的生活,但只是少数。因为大体来说,这些人受到好几个妻室的白眼与孩子们「爸爸为什么不工作──?」的疑问,大多会承受不了而重回职场。

为了让这些人取回实战的感觉,必须安排训练时期,而且有些人年纪大了,不能期待能像极盛时期那样活跃,但比起一般人,无庸置疑地还是可靠多了。

「总之,先将现况与请求传达给各位成员吧。不过请各位不要期待所有人都会再度拿起武器。」

「当然了,他们过去在最危险的地方出生入死,只有恶人才会将这些引退者当牛马使唤。」

「正是,我们只能恳求。不过对于答应我们请求的人,必须提供比他们提出的更多的报酬才行。」

「应该支付他们与我们同等的薪资。」

众人发出嘲讽的笑声。

他们的薄薪向来是个笑料。

在教国身分地位高于一定以上的阶级,薪资会随著阶级减少。这是为了自净,警惕身居高位者不可成为满腹私欲之人。因此升到最高阶级的,大多只有愿意为了保护国家与人民而粉身碎骨的人。

笑声停止后,最高神官长开口道:

「那么各位,进入下一个议题吧。雷蒙,麻烦你。」
本章已完,搜索"亲小说网"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