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矮人工匠

第一章 准备前往未知之地

第十一卷 矮人工匠 第一章 准备前往未知之地

1

从帝国回来后,安兹走进耶•兰提尔的公务室,深深坐进椅子里。

他为魔导国新成立的冒险者工会招募了参加者,但想必还要一段时间才能知道结果,在那之前他必须整顿好接纳冒险者的体制。

首先是冒险者的训练学校,地点应该使用冒险者工会就行了。为了来自远方的志愿者,至少该盖座宿舍比较贴心。至于教学生的人──教师就采用目前留下来的冒险者。

(包括区划整理等问题在内,最好能跟雅儿贝德或谁商量一下……更麻烦的是……他干么跟我说要成为属国啊,雅儿贝德跟迪米乌哥斯一定会很困惑……)

安兹完全搞不懂吉克尼夫在想什么,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向两名智者解释。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吉克尼夫提出那种要求?也有可能是迪米乌哥斯或谁在安兹浑然不觉之时做了些什么。

(也许我那时应该向迪米乌哥斯问个清楚的……啊,或许我可以出个远门,在这段期间内要他们俩想办法……或许不行……)

唉。安兹在心中大叹一口气,不安与混乱让不该存在的胃一直疼痛。而一想到两人回来时的状况,胃就更痛了。

安兹摇摇头,思索在帝国获得的重要情报,逃避将来势必造访的问题。

「……卢恩啊。」

YGGDRASIL的知识遍布在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玩家的踪迹与世界级(World)道具的存在就是一例。

现在又追加了一项,就是据说曾经存在于铃木悟那个世界的卢恩文字。

教国人民之所以能召唤铃木悟那个世界的宗教中的天使,可以解释为因为那是YGGDRASIL的魔法。

那么卢恩又该如何解释,为什么会存在这种文字,它跟铃木悟那个世界的卢恩是同一种文字吗?还是只是形状正巧相同的魔法文字,被自动翻译功能翻成了「卢恩」?

(……在离这里不远的安杰利西亚山脉,有著矮人国度,我得仔细调查一下。看来……还是非去一趟不可吧。)

当然,安兹在回到耶•兰提尔之前,已经问过夫路达关于卢恩的事。

不过,他只知道过去来自安杰利西亚山脉矮人国的国王,职称是卢恩工匠;以及帝国会跟矮人国购买武器与防具。但从大约一百年前,刻有卢恩的魔法道具就再也没输入帝国了。

这些对安兹而言都是重要情报,但不是他真正想知道的。

(YGGDRASIL没有卢恩工匠这种职业,如果是这个世界特有的职业,那就有可能是两个世界融合而成的技术,必须详加调查才行。可是,要由谁去?)

只不过是前往矮人国,问问关于卢恩的事罢了。如果对方因为关系到卢恩工匠这种职业──技术而不肯松口,最糟的情况下,用迷惑等手段问出情报也就是了。

只要是能使用这类精神控制系魔法的人,或是不会用这类魔法,但能掳走对方传送到这里的人,送谁过去应该都不是问题。只是,如果卢恩的背后有玩家牵线,届时该如何应对?说不定对夏提雅洗脑的人就躲在那里。

(要是能从附近再收集点情报就好了,但那是连夫路达都不知道的知识,我看没那么容易打听到。)

安兹慢慢从椅子上站起来。

霎时间,在房间待命的女子也做出反应。她长了一张活泼的脸蛋,中性男孩风的短发非常适合她。她就是今天值安兹班的女仆,名叫丹克莉曼。

安兹以手势制止丹克莉曼,在室内慢慢踱步,反覆考虑。

他以理论计算得失,加加减减,往昔的记忆就无意间从数字的缝隙中露出脸来。在无人踏上的新土地所遭遇的危机,新发现带来的喜悦,任务失败时的悲叹,这每一段记忆当中都有著同伴的容颜,随著说过的话重回脑海。只不过是这样,就连全灭时的回忆都成了色彩鲜明的灯火,彷佛照亮了安兹空虚的头盖骨。

等安兹将突如其来萦绕心头的感伤一件件收藏在心底时,想法也已经整理好了。

(……我看这次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了。)

公会「安兹•乌尔•恭」过去就是这样的集团。

也许有人会骂安兹「别把没有生命危险的游戏与现实搞混」,但谁能保证在袖手旁观之际,不会眼睁睁看著得到知识的机会流失,而造成自己落后对手一步?

安兹决定派人前往矮人国对卢恩文字进行调查,脑中浮现了下一个问题。

就是人选。

送谁过去最适当?

(我该问迪米乌哥斯或雅儿贝德的意见吗。不,那样就不能派出最有能力的人了。)

所谓有能力的人,指的就是安兹本身。

安兹无意自夸,但在目前的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当中,他确定没人在对应未知现象的魔法能力上强过自己。说得明白点,安兹只身前往才是最有效的战术。但如果该地有与自己敌对的玩家,这样做就是最糟的一步棋了。

(……假如只是几个人,我可以带著他们逃走,所以应该带几个能争取时间,让我准备脱身的人担任贴身侍卫,可是……)

他第一个想到的是楼层守护者们。

身为百级NPC的他们即使碰上玩家,想必也能争取时间让安兹撤退。但他又不禁觉得NPC是过去同伴们的宝贝孩子,拿来做这种事似乎不太好。

(以不死者副手为中心的高等级仆役们如何?不行,他们不像NPC是从头开始创建的角色,应对能力比较低。)

比起从头创建的NPC而言,仆役们的优点是遇到紧急状况时可以毫不犹豫地当成弃子,但缺点是能力范围较窄,这方面令人不安。

如果不顾感性问题,NPC是无可挑剔的。身为玩家的安兹还没做过实验,不能确定是否真能复活,但NPC们就像夏提雅一样,肯定可以复活。

安兹再度回到椅子上坐下。

「嗯……」

他将手交叠在脸前,试著想出最佳选择。

想了半天,还是没有答案。

(笨人想不出好主意,是吗?)

安兹露出带点自嘲的笑,将视线拋向丹克莉曼。

「如果我要你为我而死,你愿意吗?」

「当然愿意,安兹大人。只要大人一个命令,我很乐意赴死。」

她毫不犹疑地断言。

「其他人也跟你一样吗,你们不觉得这种主人很残忍吗?」

「我想其他人也会毫不犹疑地接受死亡的,不可能有人不选择一死。我们是无上至尊创造出的存在,全都是为了无上至尊们而活。无论是怎样的命令,能够听命行动对我们而言,都是极大的喜悦。」

「是吗……啊,我这样问只是出于一点好奇心,没有特别深的用意,忘了吧。」

丹克莉曼低头致意,安兹下定了决心。

──调动NPC。

安兹拿出近郊地区的地图。

这份地图加入了亚乌菈调查的结果等资讯,内容钜细靡遗。尤其是都武大森林内部的相关资讯,就安兹所知,没有一份地图写得比这份更详细。遗憾的是比例尺等部分还不正确,称不上完美,但只要有这份地图,想必能大幅减低迷路的可能性。

安兹的手指按住了耶•兰提尔。然后手指从这里滑向北方,直直穿过森林。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问题,森林地表的大半部分已经纳入纳萨力克的支配下,即使剔除欠缺知性的魔兽等魔物,只要再支配几种亚人类与异形类种族,统治就大功告成。推测遍布于地底的大空洞目前搁置不管,不过如果能得到好处,将来可以考虑纳入支配体系。

安兹的手指到达了地图最北端一个像倒葫芦的湖泊。

再往北就是安杰利西亚山脉,是地图上没有的世界。

「未知之地吗?」

无意间,安兹脸上浮现出笑容。

他提议过要冒险者寻求未知,若是自己能做为先锋亲赴险地,或许会成为很好的宣传广告。

「前往安杰利西亚山脉寻找矮人国。」

很像是电视节目的广告词。

安兹收起浮现脸上的笑意,认真地思考。

思考亲自前往最坏的情况下可能会有玩家的地点,有什么好处。

好处当然就是魔导国之王亲临该地,能够显示出诚意。

这就像公司社长亲自拜访客户的公司一样,以铃木悟的经验来说,这招很有效。

况且不像一部分的属下把纳萨力克以外的人都当成下等生物,安兹在纳萨力克当中,硬要说的话算是属于稳健派。因此做为矮人国的交涉人选,自己是个不错──虽然绝不能说很好──的选择。

除了安兹以外,也可以选择潘朵拉•亚克特前往。

以知性、应对能力与其他方面来说,都是最佳人选。

只不过──

(那么在这段期间里,谁要来处理国务?)

不用别人来回答。

就是安兹•乌尔•恭。

绝对没办法。

安兹在心中大声惨叫,一次又一次惨叫。

与其这样,他宁可去矮人国做交涉,好像还轻松一点。

最重要的是,去过一次之后就能用传送解决。所以假使对方提出什么难搞的事,只要搬出杀手鐗「这事我想带回公司内部讨论」就搞定了。如果对方说「请你现在就决定」,设法开溜就是了。

安兹多得是技巧开溜。

(上次有艾恩扎克,但这次是以我为主,好久没这样上门推销了。没人逼我一定要做出成果,已经很轻松了。)

安兹用业务员铃木悟的表情咧嘴微笑,然后改变了笑容的种类。

(再说……说不定工作会拖得久一点,帝国的属国一事就交给迪米乌哥斯与雅儿贝德,也许他们会交出某种草案!好!这是不得已的,绝不是我有意逃避工作!)

安兹像这样拚命替自己找藉口,接著处理下个问题。

就是要选哪些人随行。

安兹双臂抱胸,板起一张脸。

他很想带雅儿贝德或迪米乌哥斯去,但他们有非常重要的事务缠身,是正在进行计画的专案领导人。若是把他们叫回来,很有可能导致那边的计画出差错。

亚乌菈与马雷是很好的人选,尤其他们跟矮人都是人类种族,对方应该也不会有戒心。

科塞特斯有困难,虽然考虑到要前往的是寒冷的险峻山地,他算是个不错的人选,但安兹将都武大森林等地交给他管了。换言之他也是专案领导人,安兹希望尽量让他专心处理职务。而且他外观异于人类,如果跟安兹一同前往,也许会徒增对方的不安。

塞巴斯也不错。

目前他以琪雅蕾尼纳为副手在耶•兰提尔做行政助理,不过因为有潘朵拉•亚克特在,派他去应该也行;但以战力层面来说略有不安。

高康大或威克提姆都不行。安兹又想到其他各种NPC,但很多都不适合担任随行者保护安兹。

(既然如此,这次就选──亚乌菈,还有夏提雅吧。)

亚乌菈指挥的魔兽们最适合当成肉盾,碰到最糟的情况可以舍弃魔兽,与亚乌菈一起逃走便是。然后只要有个人战斗能力最强的夏提雅在,碰上强敌时也能成为很好的最后武器。再说安兹出于个人理由,很想用夏提雅。

考虑到对方出动大军时的状况,或许该让马雷也一同前往,但是碰上玩家时,该优先考虑的是撤退,而非歼灭敌人,所以这次不该带他去。

「那么……」安兹正要行动时,脑内接收到了「讯息(Message)」。

『──安兹大人。』

「唔,是安特玛啊。」

『是的,属下与夏提雅大人一同来到了蜥蜴人的村庄,科塞特斯大人表示想送出带著村庄现况资料的蜥蜴人,请求大人准许开启「传送门(Gate)」,不知尊意如何?』

科塞特斯对于自己目前执行的政策与村庄状况等等,常常会写成文件呈交上来。

安兹即使看了这些报告书也想不出什么好意见,都是过目一遍后给一句「做得好」。因此他很想说「不用再报告了」,但向上司呈报是正确的态度,在上司承担责任时也具有重要意义。

「那就下令在规定的位置开启『传送门』……啊,不。我想现在应该有张开防御魔法,一小时后──」安兹拿出时钟,确认时间。「十三点四十六分──再行发动。我会在那个时刻解除魔法约两分钟。」

这栋建筑物虽不到纳萨力克那种程度,但还是有利用高阶仆役们的MP当蓄电池,张开阻碍传送等等的魔法力场。MP消耗量大到一天需换班好几次,但也因此能够阻碍到相当高阶的传送,只是想当然耳,也会妨碍到己方的传送等等。

这是由于YGGDRASIL时代没有的友军攻击效果所致。

所以为了直接传送到此地来,必须暂时解除防御。当然一经解除,会让敌人也变得可以传送过来,因此为了不受「轰炸」──YGGDRASIL时的俗称──等攻击,安兹都是以约定时间后短暂开放的方式应对。

『遵命,属下就如此转达夏提雅大人。』

「讯息」结束,安兹说了声「好」站起来。

「……麻烦你为我挑衣服,蜥蜴人将做为科塞特斯的使者前来,为我选一套不会丢脸的服装。」

「是,遵命!」

安兹在丹克莉曼的眼中,看见了熊熊燃烧的火焰。

他心想「这家伙果然也一个样」但没说出口。对自己的品味没自信的男人,不适合说这种话。

安兹带著丹克莉曼,边走边对暂时制造出来的不死者下命令。命令内容不用说,就是去开启「传送门」的本馆大厅,告诉在那里待机的不死者警备兵们蜥蜴人即将来访之事。

派去的不死者渐渐走远,安兹想到像这样制造出的不死者们,能够如何有效活用。

制造出的不死者如果能主动向安兹做报告,就能在全世界布下不死者情报网络了;然而遗憾的是,这很难达成。安兹能够指示不死者做事,不死者却只能做出笼统的回答。而且像现在这样生产的不死者多了,安兹也发现管理不易,可能因为不小心而对毫不相关的不死者下命令。

将来或许可以组成某种体系,但目前是不可能。

(将来潘朵拉•亚克特或许能代替我做这类工作,但那家伙不变成我的形态,做出的不死者就会变得像稻草人,得先找到方法解决这问题再说。)

应该参考雅儿贝德或迪米乌哥斯等智者的意见,在不久的将来认真考虑这个问题。安兹想著这些,来到了更衣室。

房间里还是一样,一群女仆排队站好,两眼发亮地注视著安兹;值安兹班的丹克莉曼更是眼睛都充血了。

安兹一边问亚乌菈人在哪里,一边让女仆们替自己换衣服。

今天是纯白的服装。

以穿惯了暗褐色的安兹来看,还是──有够花俏。

而且再戴上超大一条黄金项炼等贵金属,搞得珠光宝气,只怕会被乌鸦整个人抓走。

最难理解的是从背后冒出来的羽毛。

安兹很想吐槽「你们以为我是孔雀还是什么?」,但他偷瞄女仆们一眼,只见她们表情充满了骄傲,没有一个人显得担忧。岂止如此,甚至没有半个人抱著一点负面氛围,大家眼神都如痴如醉,双颊染成了玫瑰色。

就像少女面对心仪的偶像一样。

(这样穿真的好看吗,对女性来说有魅力吗……我真的很没审美眼光耶。)

安兹心中暗自沮丧时,女仆们似乎替他换装完毕了。

映照在镜中的自己,看起来像连手臂底下都长了羽毛,让安兹想起曾在YGGDRASIL看过的魔物。

(记得是叫始祖鸟吧……森林祭司使唤的恐龙里有这种生物呢。)

双臂一抱胸就会发出沙沙声,很是烦人。

但如果这时候说「这套服装不好」,女仆们会对安兹说什么?首先她们一定会问「是哪里不好呢,今后您比较喜欢什么样的服装呢?」吧。

「好!」安兹把一切问题拋开不管。「走吧!」



安兹感觉到指定的时间一秒不差,在大厅中央即将开启魔法门扉──「传送门」。

整栋宅邸张开的魔法力场现在虽然已经解除,不过受到与夏提雅战斗时也用过的「延迟传送(Delay Teleportation)」影响,没有人影从「传送门」出现。

「延迟传送」不只能够暂时阻碍他人传送到使用者附近,使得传送者从消失到出现产生几秒的延迟──一般来说,阻碍者可利用这段时间拉开距离,或是准备攻击──还会告知使用者有多少人传送到哪个位置。

根据这项资讯,传送过来的是一个人。

可见安特玛不是没跟夏提雅一起来,就是之后才会来。

「延迟传送」终究只是延迟传送的动作,不是加以取消。因此经过一定时间后,半圆形的黑色球体就在「延迟传送」告知安兹的位置扩展开来。

然后蜥蜴人战战兢兢地走了出来。

他──应该不会错──正要环顾周围时,视线与坐在大厅深处简易王座上的安兹交错。

「安……安兹•乌尔•恭魔导王陛下,属下斗胆面见大人。」

听到下跪的蜥蜴人用文明人的口吻讲话,安兹难掩困惑。之前那个萨留斯跟其他人有所差异,但这个蜥蜴人的讲话方式也是简洁流畅,给人驾轻就熟的感觉。

是科塞特斯教导有方吗?

安兹漫不经心地想著这些事,不过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虽然「延迟传送」已经告知了安兹,不过他还是确认了「传送门」没人要接著出来,然后才命令在身旁待命的一只死亡骑士重新启动魔法道具。看著死亡骑士点头后离去,安兹将目光转向下跪的蜥蜴人。

好像算准了时机一般,一旁待命的丹克莉曼开口道:

「蜥蜴人,准你拜谒。」

跟帮安兹挑衣服时的态度截然不同。

她呈现出冷静透澈,精明能干的女人的气质。

一般来说,在宫殿等地方听到女仆这样讲话,想必很多人会感到不悦。看到女仆站在君王身边,垂首跪拜的谒见者脸上或许还会浮现嘲笑,或是可怜魔导国人才缺缺,竟然要让女仆担任这种职责。

然而这个蜥蜴人接受过科塞特斯的教育,知道NPC们的地位比任何等级的仆役都要高,所以应该不会对丹克莉曼的态度有所疑问。

安兹透过丹克莉曼,要蜥蜴人站起来。

(真是麻烦,干么这样多此一举,正常讲话不行吗……这就是所谓的入境随俗吧。)

社会人士铃木悟的精神还有些许残留,让安兹•乌尔•恭无法理解这种规定,但也只能接受。

不顾安兹这些内心纠葛,蜥蜴人听从命令迅速站起来。坦白讲,安兹看不太出来蜥蜴人之间的差异,如果鳞片颜色不同,或是有著明显特徵──烙印或一只手臂较粗──倒还能辨识,但眼前这个蜥蜴人看起来就跟一般蜥蜴人没两样。

安兹命令丹克莉曼问对方的名字。

「安兹大人准你报上名字。」

「是!谢大人!属下是前利尾(Razor Tail)部落族长酋库•诸诸。」

没听过这个名字。

是该诚实表示没听过,还是该装作听过比较好?对于这两个选项,安兹选的是第三个选项──两者皆非。也就是高傲地点头,要他继续说下去。因为安兹担心科塞特斯以前交给自己的报告书上,搞不好提过这个名字。

安兹命令丹克莉曼问对方的来访理由。

(麻烦死了!)

他在这里接见子民──臣民时多半是这种感觉。

(如果不会害魔导国被瞧不起,我真想马上开会讨论,减少这种麻烦事……)

安兹在心中发牢骚时,丹克莉曼对蜥蜴人下令:

「安兹大人准你说出来访理由。」

「是!我等村庄的支配者,湖泊统治者科塞特斯大人,有一物要交给无上至尊,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支配者,科塞特斯大人的主人安兹•乌尔•恭魔导王陛下,因此特派属下前来。」

头衔好长啊。安兹吓了一跳但不表现出来,对丹克莉曼扬扬下巴。丹克莉曼走到蜥蜴人面前,接过一叠纸张。然后安兹再大费周章地从丹克莉曼手中接过纸张,这才好不容易打开文件。

里面以科塞特斯的笔迹写了诸多事项,文章量很大,在这里看恐怕要花点时间。

安兹把文件恢复原样,叫来一旁待命的死亡骑士,要他保管文件,然后才终于自己开口说话:

「辛苦了。」

「不敢!」

安兹只能说这么一句话,但这样就结束的话太没意思了。

他没从王位上站起来,直接向蜥蜴人问道:

「那么──接下来我不以魔导王的身分,而是以科塞特斯的主人身分问你些问题。直接听取属下所言,能够加深双方的理解。」

蜥蜴人的目光有点游移,看来是直接被安兹问话,不知该怎么应对。虽然蜥蜴人的表情不容易解读,但安兹觉得好像是这个意思。

「放轻松,这是非官方谈话。只要离开这里,谁也不会记得此事,就像一场白日梦,也原谅你的任何失礼言行。」

这话与其说是告诉蜥蜴人,毋宁说是讲给周围待命的丹克莉曼与死亡骑士听。

「话说萨留斯直到不久之前都还待在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他最近好吗?」

「是!承蒙陛下垂青,他过得很好。还生了个健康的宝宝,小俩口似乎也鹣鲽情深。」

「喔,是吗!我就是想孩子快出生了才让他回去,原来已经生了啊。这样啊,这样啊,夫妻恩爱实在可喜。」

以前「安兹•乌尔•恭」之中也有人已婚,那人的事无意间掠过安兹的脑海。「老婆大人心情欠佳」这句话就像魔法一样,即使中途退出游戏大家也不会责怪。

令人怀念的回忆让安兹脸上绽放笑容──虽然他的表情不会变──提出一个疑问:

「那么生下来的孩子也是白色吗?」

萨留斯的妻子就是那个白色蜥蜴人。她是极为稀有的蜥蜴人,刺激了安兹的稀有爱好魂,因此他记得很清楚。

「是的,陛下,正是如此。我也在想不管继承哪边血统,都能生下大有前途的孩子,不过看来是继承了较多母亲的血统,鳞片一身雪白。」

「哦──只有一──」

安兹本来要说「一只」,赶紧闭起了嘴。这时候还是说「一个孩子」比较不会出错。虽然无论哪种讲法,他们大概都不会抱怨,但也不该因为这样就乱讲话。要是这句话有口无心的话造成科塞特斯的统治出问题,安兹可不知道怎么跟他赔罪。

「──只有一个孩子吗?」

「是的,陛下,就一个孩子。」

「唔嗯……这样啊,只有一个啊。」

看来他们不像爬虫类那么多产,不过只要今后夫妻恩爱,说不定还会再生几个。

安兹感觉自己内心的精品收藏家之血受到了强烈刺激。他心想不知道能不能要到一个,但拆散母子未免太可怜了。

不过,蜥蜴人好像有盖上烙印出外旅行的风俗习惯,如果萨留斯的孩子选择走这条路,安兹或许可以锻炼他成为冒险者。

安兹梦想中的冒险者工会,是各类种族隶属的组织。品种极为稀少的蜥蜴人如果加入,也许能达到偶像明星入学般的宣传效果。

「那么母亲与小孩的身体状况如何,营养之类的都足够吗?」

「是,陛下,感谢陛下的厚爱。两人都很健康,尤其是小孩子活力充沛,以后恐怕是个顽皮小子。」

「这样啊,这样啊,那真是太让人高兴了。那么为了纪念两人生下有前途的小孩,就让我赠送点礼物吧。不过,即使是我也不知道蜥蜴人如何庆祝小孩诞生。我想问问你的主意,你认为送什么好?」

送鱼代替弥月蛋糕有点乏味,最好是送能保存下来的实质物品。

「是,我们没有送礼庆祝诞生的习俗,不过……如果是萨留斯的话,获赐武具想必会很高兴。」

「武具啊……唔。」

安兹希望他能提出些太太也喜欢的物品,不过防具可以保护老公的性命,似乎也不错。安兹正在思索时,酋库战战兢兢地开口了。

「──可否准许属下问一个问题,魔导王陛下?」

「什么问题?」

「陛下为何如此赏识萨留斯呢?」

我不是赏识萨留斯,是赏识他做为稀有蜥蜴人丈夫的价值。但安兹实在不便这么说,于是勉强掰出其他说法:

「……他是个很优秀的男人,实际上,我听说他在我们纳萨力克内接受训练,也交出了非常出色的成绩。所以,对于优秀而忠诚之人,我会支付正当的报酬。」

「感谢陛下不吝回答,今后我们将更加竭诚尽忠。」

「唔嗯,千万别忘了这份心。」

安兹高高在上地颔首,想想还有什么其他想问的。若是真正有能力的人,想必会从他口中问出蜥蜴人村庄的状况,与科塞特斯的资料交叉比对,找找看有没有问题;但安兹没那种能耐。

安兹正要开口命对方退下,忽然想起一件事:

「这事跟你们的村庄无关,不过你有听过住在安杰利西亚山脉的矮人吗?」

蜥蜴人村庄就位于安杰利西亚山脉的山脚下。

「是,属下曾有耳闻。」

安兹只是随便问问,没想到真问到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戏言成真吧。安兹有些吃惊,并命令他说出知道的一切。

「属下也只是听人说过,实在羞愧,听说那个种族在矿产丰富的矿山内部建立都市,使用从当地开采到的各色矿石生产出多种武具,其中好像还有用超稀有金属打造的武具。」

「超稀有金属?」

安兹产生喉咙咕嘟作响的错觉。

身为热爱稀有道具的一名玩家,这词汇太具有吸引力了。

「你有听过那种金属的名称吗?」

「非常抱歉,陛下,属下没听说那么多。」

安兹感到有点遗憾,同时又劝自己不该抱持无聊的期待。

以冒险者飞飞的身分行动时,安兹得到了一些关于金属的情报,但没听说有金属比精钢更硬。况且连山铜与精钢都被称为超稀有金属了,大概也就是那一类吧。

安兹虽然这么想,却无法抑止内心躁动的期待感。

如果是与大地共存的种族,说不定会使用连安兹都觉得格外稀有的金属。

(假设,对,我是说假设。我是觉得不可能,但如果这个世界也有YGGDRASIL的七色矿,而且矮人有在开采呢?虽然这建立在这个世界也有七色矿的假设上,但若真是如此,就能够测试「热质石(Caloric Stone)」──在这个世界能否用同一种方法,让YGGDRASIL的隐藏道具出现。)

世界级道具之一的热质石,必须收集大量七色矿,然后将所有种类消耗掉一定数量才能到手。用一般方法很难入手,但安兹•乌尔•恭曾经成功获得过一次。

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长久未被玩家发现,能够开采出七色矿之一「天国铀」的金属矿山,被安兹•乌尔•恭第一个发现到。

一般而言,发现了新矿山的公会,会把起初埋藏于土里的矿石全数挖掘出来,拿到市场上卖。这是因为YGGDRASIL的矿山即使开采殆尽也会慢慢复原,变得能够再度开采。而安兹•乌尔•恭本来也是要这么做的。

然而他们却运气极佳地获得了世界级道具。

起初当他们将少量天国铀卖到市场上,看著价格因为稀有价值而上涨时,储存于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七色矿起了自然反应。

安兹到现在都能立刻想起,当看到矿石储藏库失去了几乎所有七色矿,只有一个道具掉在那里时,成员之间那种难以言喻的气氛。他还记得大家面面相觑,确定这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后,发出空虚的小声欢呼的那一瞬间。

后来过了不久,他们用掉了热质石之后──消耗型世界级道具可以用相同方法再度获得──试著用同一种方法获得第二块,但遗憾的是由于天国铀矿山被人抢走,计画就这样成为泡影。

安兹他们看著抢走矿山的公会把开采到的天国铀高价卖出,一半是看好戏,一半是酸葡萄心理地嘲笑他们,知道对方那样是绝对得不到世界级道具的。

安兹沉浸在回忆里,面露邪恶的笑容,取笑那些人。

(蠢货,就是独占才能确保所需的份量,拿到市场上卖是绝对得不到的。还是说──)

安兹回想起布妞萌说的话。

他说「天国铀矿山除了我们安兹•乌尔•恭发现的那一座以外,应该还有好几座才对。说不定他们是获得了别的矿山,为了转移注意力才夺走我们的矿山」。

不过,他立刻又否定了自己这种说法。因为他们得知那个公会为了抢夺矿山,使用了世界级道具「永劫蛇戒(Ouroboros)」抵制了「安兹•乌尔•恭」。他们怀疑就算是为了多次获得「热质石」,似乎也不至于要用掉人称二十件之一的世界级道具做障眼法。

安兹摇摇头,摆脱过去的记忆,但还是无法完全消除浮现脑海的想法。

(……即使没有七色矿,矮人很可能拥有各种金属的相关知识,搞不好还有没外流的知识喔!像是把迷惑等魔法──啊,我太心急了。不可以把想像建立在想像上。不过,除此之外还有卢恩那件事,我看还是得当成最优先事项立即行动。)

想到这里,安兹才发现蜥蜴人在偷看他。看来一时进入自己的世界了。

「……我似乎陷入沉思了。那么你是从谁那里听说矮人这些事的?」

「回陛下,是从与我同样整合部落的任倍尔那里听来的。」

「哦!你说那个任倍尔啊……唔嗯,冻牙之痛(Frost Pain)该不会就是矮人打造的吧,然后由任倍尔转让给跟他有交情的萨留斯?」

关于剑的来历,安兹听萨留斯说过。不过为了更确定,也听一下别人的说法。

「那剑是自古传承至今的武器,不是任倍尔给他的。」

「这样啊……」

果然跟听说到的一样,不过,也有可能不是所有蜥蜴人都知道。

(这个世界已经找到了几件YGGDRASIL做不出来的武具。像他持有的,能斩裂防御系常驻技能的武器就是一个代表……)

在这世界里,魔法武具是锻冶匠先打造武具,再由魔法吟唱者附加魔法而成。换言之为了打造强大武具,优秀的魔法吟唱者比优秀工匠更重要。

不过也有例外,像是关于克莱门汀持有的武器,以夫路达所知的魔法知识,似乎能够做出相同的武器;但葛杰夫的武器就做不出来了。

照夫路达的说法,他认为葛杰夫拥有的那种魔法道具「可能」是吸收魔力而自然形成,或是以龙族魔法做成的物品。

(但是,这些都不一定正确。还有很多事是连夫路达都无法解释清楚的。说不定矮人就能打造出这类武器。我知道自己期待过高了,可是……)

YGGDRASIL的武具──除了公会武器等一部分例外──拥有以金属的价值与使用量再加上工匠技能,所计算出的资料量。资料量越大,能组入的电脑数据水晶就越多。因此愈稀有的金属就能成为愈强的武具。

关键就在于工匠。这个世界似乎也是一样,就是在YGGDRASIL当中,矮人这种人类种族在工艺家系职业上有奖励。因此,在武器防具等生产职业系的玩家当中,矮人是一种受欢迎种族。

既然如此,也许他们会有夫路达所不知道的武具制作知识。

(搞不好卢恩也是其中之一。嗯……要把矮人弄到手吗……这点子还不赖。卷轴(Scroll)方面有司书长用迪米乌哥斯带来的材料做实验,药水有恩弗雷亚,魔法道具有夫路达,而武具制作则交给矮人。)

想到目前各处正在进行进一步强化纳萨力克的实验,安兹心满意足地笑了。不过有件事必须谨记在心,就是如果六大神是玩家,纳萨力克搞不好已经慢了对手六百年。

(技术开发也还要花上几年……不,是几十年,甚至可能是几百年。只有蠢蛋才会疏忽大意。)

凭安兹这点程度的点子,也许别人早已在进行了。坐在领袖位子的人思考要有根据,必须舍弃目空一切的想法。

(如果有人跟我想法一样,我看矮人还是正确答案。例如玩家拜托矮人开发技术,或是委托他们制作武具等等,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教他们卢恩文字之类……是否该问过雅儿贝德或迪米乌哥斯的意见,然后整军待发采取行动?)

大约一小时之前,安兹还在想著由自己、夏提雅与亚乌菈三
本章未完,搜索"亲小说网"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