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二章 寻找矮人国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十一卷 矮人工匠 第二章 寻找矮人国

1

亚乌菈与夏提雅拣选的一群魔物,集合在蜥蜴人村庄附近的岸边。

有直属夏提雅的各种八十级不死者总计二十五只,亚乌菈挑选的魔兽三十只,以及负责打理安兹、夏提雅与亚乌菈身边事宜的吸血鬼新娘六只。此外,还有安兹一开始带来的半藏五只。

另外有五头长毛象般的魔兽,是用金币召唤来搬运行李的。这种魔兽身体左右两侧装了放行李的竹篓,在YGGDRASIL也常用到。

由于它们只有四十级左右,在这一行人当中算弱的。但运货用魔兽可不是虚有其表,它们拥有对冰与火的抗性,无论是冰雪地带还是熔岩滚烫的火山口附近,都能行动无碍。而最重要的是,这种魔兽虽然外观笨重,移动速度却很快,而且优点是长期断食也不受影响。

安兹──让科塞特斯在背后待命,把任倍尔叫来。

「有何吩咐,陛下!」

任倍尔离开萨留斯与蔻儿修等安兹记得名字的蜥蜴人群,走了过来。安兹的视线移向蔻儿修臂弯里的白色小蜥蜴人。

也许是感觉到了安兹的狩猎(稀有)魂,蔻儿修好像要保护小孩般动了动。

(我又不会跟你抢……)

安兹一边感到有些寂寞,一边将三个道具交给任倍尔。

「收下吧,这是不需饮食与睡眠的戒指,而这一个是抗寒的戒指。还有借你『飞行』的项炼,我会教你怎么用,滑落山坡时就用吧。」

「谢谢陛下。」

这样YGGDRASIL时代一般的登山基本道具就都交给他了。再来如果遇到山脉特有的区域效果等等,再随时做对策即可。

「抱歉打断你做准备,我的事解决了,你可以回去了。」

任倍尔低头致意,就回去了。

「科塞特斯,小孩子可真是好奇心旺盛啊。」

孩子们保持著不远不近的距离,用闪闪发亮──应该吧,一定是──的眼神看著安兹等人。

(嗯──就算带去人类都市,小孩子的话应该会慢慢习惯吧。不对,反过来把人类小孩带来如何,可以在这附近做个营地,带一些小孩来,然后把蜥蜴人小孩也带过来。)

安兹想像著人类、蜥蜴人与哥布林小孩一起游玩的光景,还有亚乌菈与马雷等黑暗精灵小孩。顺便把夏提雅也加进去。

把夏提雅加进去,是因为安兹看到她在魔兽与不死者身边跟亚乌菈一起做准备,没什么其他理由。

(真是一幅美好的光景,跟雅儿贝德或迪米乌哥斯提提看吧。)

「大人不喜欢,属下立刻命他们散去,如何?」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觉得即使种族不同,孩子们是否也能很快玩在一起呢,人类小孩与蜥蜴人小孩能携手并进吗?」

「属下不清楚,不过只要安兹大人有意,他们一定会携手并进的。」

(……跟意志或命令无关,我是在问不同种族之间能不能携手并进,不过也许身为君王的我,不能提出这种点子吧。)

安兹的想法很可能变成绝对性命令,所以很多事令他害怕。

「……这样啊。那么差不多该出发了──亚乌菈,夏提雅!准备齐全了吗?」

安兹对两人出声道,立刻得到了回应:

「是!万无一失!」

「属下也准备好了呀,按照安兹大人的心意,随时可以出发。」

「任倍尔!」

「没有问题!」

「好!那就出发吧!」

「安兹大人,一路请小心!一有状况,属下可立刻出兵。」

科塞特斯说的没错,如果该地有抱持敌意的玩家,最后也许会动兵,演变成全面战争。不过──

「──最终来说或许有这个可能性,不过,这次的主要用意是武装侦察。如果那里有强者,我会在收集情报后以撤退为优先,之后才有机会用到你。期待你的活跃表现喔!」

「遵命!」



沿著湖泊北上,然后照著任倍尔的记忆登山,就是这次的路线。

骑著魔兽的不死者们走在前面,高举著魔导国的旗帜。

湖泊周遭具有知性的存在,都成了科塞特斯的属下。只要举著这面旗帜,就不用担心遭到袭击。话虽如此,终归只有能理解支配两个字的意思──具有知性的存在才是如此;这样做对知性较低的野兽等存在不但不具意义,反而还可能提高遇袭的可能性。不过,不管是哪座森林,都不可能有安兹一行人对付不来的魔物。

夏提雅好像巴不得遇到鲁莽之辈,严格监视著四面八方,但结果远远也没看到半只魔物,就这样到达了湖泊最北端。

沿著流入湖泊,既宽且浅的河川移动视线,就看到安杰利西亚山脉的高山峻岭连绵不绝。在这云淡风轻的季节,浮现于湛蓝天空中的山岭威仪,令安兹有所感触。

这时任倍尔来到安兹身边站定,讲出了提议:

「接下来可以由我带头前进吗?我想边看风景边前进,刺激脑子。」

安兹自然不会有异议。

「可以,就由你带头吧。不过不要一个人前进,身边要配置我的部下。如果有什么人袭击你,你就用我的部下当肉盾,回到后面来。在这一行人当中,你可是相当有价值的。」

「谢谢陛下。」

任倍尔对背负自己前进的魔兽以言语下令──说成请求比较正确──魔兽就照他的指示开始前进。由于他没有骑过动物,因此骑在亚乌菈驯服的魔兽背上,不是用技术,而是以言语操纵它。

上了山后,一行人的速度变得与在湖畔奔驰时完全不同。

走得非常慢。

起初只是沿著河川北上,但自从绕过瀑布开始爬山后,速度就更慢了。

虽然任倍尔拚命试著回想,但毕竟只是几年前走过一次,而且只沿著这条路回来过,现在倒过来走似乎步步维艰。再加上标高还很低,高大树林遮住了视野也是一大原因。

即使山脉地形没变,树木却是会成长的。

任倍尔一面拚命修正与记忆的差异,一面前进。

虽然几乎所有人都不需要休息,但少数会感到疲劳的人当中偏偏包括了任倍尔,因此途中穿插了几次休息,一行人就这样默默爬上山岭。

远方偶尔会看到像是魔物的身影,不过也许是他们人多,或是魔物肚子不饿,似乎不打算过来这边。如果是未知的魔物,安兹很想抓起来看看,不过这次就先放弃。

他的目的是抵达矮人王国。

安兹很清楚,一次想完成好几个目的,可能变成每个都做不好。

虽然有点遗憾,但安兹选择赶路。

遇到了林木线,高大的树木慢慢为低矮树木取而代之时,太阳也逐渐下山了。

蓝天染成了橙红色,夜幕跟著低垂。而星海为巨大山脉遮蔽的景观只能以壮阔形容,想到这片景致也不过是这世界的一小部分,就感觉为大自然的雄伟所震慑。

安兹震动著鼻腔,嗅嗅流入体内的新鲜空气中包含的芬芳。

这是怎么办到的──反过来说能闻到味道,为什么吃不出食物的滋味──安兹将这些疑问赶到脑海角落,吸取在耶•兰提尔近郊或纳萨力克闻不到的空气。

在YGGDRASIL也绝对感受不到这种大自然的宏伟。

做为飞飞冒险中得到的经验彷佛又追加了一页,心灵的充实感令安兹心满意足。说真的,就算之后没能发现矮人国而撤退,他好像也不在意了。

(这就是……这才是冒险者应该看到的风景,不是吗?)

安兹露出微笑,转头说道:

「好了,在这里过一晚吧。」

夏提雅回了声「是」后,直接向安兹提出疑问:

「那么安兹大人,是否要暂且回到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

的确,在这里设置个东西当记号,传送到安全场所过一晚是个好主意,但安兹不太想这么做。不是基于好处与坏处,而是情感方面的理由。

「不用,就在这里过夜吧。」

「可是,怎么好让安兹大人在这样的地方过夜……」

举目环视尽是岩石土地,从山上吹来的冷风急速剥夺体温──虽然安兹拥有对冰的完全抗性,不受任何影响。对于没有做抗寒对策的人而言──而且没有穿厚实毛皮的人而言,感觉想必就像尖针扎在身上。也许是因为镶嵌于秃山地表的残雪寒气,被风运送了过来。

大自然的雄伟让安兹笑意更深了。

YGGDRASIL有个公会揭橥的理念,就是化未知为已知,他们一定也是以这种心情踏上各种旅程吧。

那个公会大本营看起来简陋不堪,公会战也一直很弱,但却老爱往前人未踏之地跑,安兹当时不太能理解他们的想法,不过现在一目睹如此壮阔的世界,就似乎能稍微体会他们的心情了。

在当飞飞时也有过这种感觉,从一切束缚中得到解放,在世界各地旅行,真是──

「──安兹大人?」

无意间浮现的思绪顿时四散,不知去了哪里。

「怎么了,夏提雅?」

「呃,没有,抱歉打扰了安兹大人思考。」

「啊,没关系,你别在意,我没在想什么特别重要的事。」

「是这样吗,那就好……」

「所以刚才讲到哪里?喔,在这里过夜的问题对吧。」

「是的,安兹大人表示要在此地逗留,属下却没准备帐篷,真是万分抱歉。属下立刻从纳萨力克搬来,可否准许使用『传送门』?」

「没那个必要,与其说是忘了带帐篷,不如说是不需要,所以我没列在准备清单里……你知道马雷能用魔法做出住宿设施吗?」

夏提雅点头说知道。

「这样啊,那么我要你知道,我也能做出一样的事。虽然也可以用绿秘密住宅等魔法道具代用,不过那个的空间对这个人数来说有点窄。你看著。」

安兹找了个适当的场所,他需要的是有倾斜没关系,但没有巨大岩石等物体的开阔地形。

安兹很快就找到了最适合的场所,发动魔法。选择的是第十位阶魔法。

「『创造要塞(Create Fortress)』。」

魔法发动,刚才还空无一物的场所,出现一座高达三十公尺以上的厚重巨塔,巍巍黑影就像要咬住星空。

双开门做得厚厚敦敦,感觉就连冲车的攻击都能弹回。为了不让想攀墙入侵的人越雷池一步,壁面突出了无数尖刺。最高楼层设置了睥睨四方的恶魔雕像。抬头仰望,会感受到当头压下的沉重压迫感。

这座厚重质感足以威慑他人,有如要塞一般的高塔,正适合以拔地参天来形容。

「那么我们走吧。」

安兹走在一行人前面,站到门前,钢铁门扉就自动开启了。接著安兹站在原地,让其他人先进去。在YGGDRASIL当中,只要是同队的人,用触碰的方式就能轻易打开这扇门。反过来说,其他人就只能采取破坏等手段。那么在这个世界,门扉会如何判断?

安兹留下两只不死者,命令他们门关上后就打开,然后关起了门。

他等了一会,但门没有要打开的样子。

「……这扇门只有我能开吗。亚乌菈,你摸摸看这扇门。」

亚乌菈回了声「是」之后摸摸看,但门还是没开。

看来真的只有安兹打得开,安兹内心偷偷皱起眉头。友军攻击也是,这些问题实在很麻烦。如果这个世界有其他玩家,这一点小小的变化搞不好会害一些人波及同伴──一个弄不好甚至杀死对方。

(虽说已经过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但使用力量时还是得多注意才行呢。要是把别人卷进了范围攻击,那可是惨不忍睹。我应该提醒高等级的人多注意吗,尤其是马雷。可是如果他们已经有在注意,我太啰嗦反而会惹人嫌的……有意无意地提一下看看好了。)

提醒别人意外地是件难事,安兹在社会生活中,学到单纯责骂并不管用。

心情变得有点沉重的同时,做完实验的安兹打开门,把外头待命的不死者也放进来。然后确定所有人都进了宽敞的入口大厅后,把门关上,领著大家迈步前行。

走进大门内,对面还有一扇双开门,进去之后是一条通道,然后尽头又是一扇双开门。通道本身点亮了魔法灯光,走起来很顺。

尽头门扉一开启的瞬间,眩目的亮光照了进来。

那是一间圆形的大厅,地板洁白,天花板高耸。中央有座螺旋梯通往楼上。

「好了……今天就在这里过夜。需要休息的人休息,不需要的人……枯站在那里会让人心神不宁,就各自进房间里待命吧。」

安兹指著房间的门扉,总共有十扇房门。附带一提,这个空间内部经过扩张,比外面看起来宽敞。

「楼上……二楼跟三楼也有相同的房间,都可以用。亚乌菈、夏提雅、任倍尔,你们三个留下来。根据来到这里的路线,谈谈今后的计画好了。这样吧,你们到那边那张沙发集合。那么大家各自做自己的事吧。」

「安兹大人,吸血鬼新娘们该如何安排呢?」

「唔嗯……」

安兹一时无法回答夏提雅的问题。老实说,安兹只是因为想骗过丹克莉曼,才会带她们来,在不在根本没差。安兹想了一想,指示她们「我之后再下令,先去房间待命」,把整件事扔给以后的自己。

然后安兹走向沙发坐下。他对刚才那三人做出许可,确定他们都坐下了,才开始讨论。

「好,首先把今天一整天的路线划出来吧。来,亚乌菈,麻烦你了。」

「是,安兹大人。」

亚乌菈摊开画纸,参考一手拿著的笔记,开始流畅地划出地图。

「精准距离等细节我没有自信,不过我想大约就是这样。」

「嗯,谢谢你,亚乌菈。」

虽然只是粗略的地图,不过距离等细节今后再从空中调查即可。

「那么,我想任倍尔累了,不过不好意思,要让你吃点苦了。」

「……请问您是什么意思呢,陛下?」

看到任倍尔稍微提高了警戒,安兹温柔地对他微笑。

「我要看看你的记忆。」

「什……什么意思?」

「……讲得有点太像反派了。我能够使用窜改对方记忆的魔法,并且开发出使用这种魔法查阅对手记忆的方法。坦白说,这种魔法需要消耗庞大魔力,我尽可能不想用,但光靠你一个人的模糊记忆,不免有点担心。」

「这……这样做不会有后遗症什么的吗?」

「不要紧,我让一名神官提供协助,这方面已经达到老手级了。只要不做奇怪的窜改,就不会有任何问题。实际上,我对我的一名女仆也做过相同实验,并没有发生任何问题。」

「您是说希丝对吧?」

「没错,亚乌菈。话虽如此,这项能力并非万能。像是本人遗忘的记忆只能看到模糊影像,其他还有许多难以运用之处,但我在想也许这种魔法不是在查阅脑中记忆,而是存取更根源性的纪录──」安兹发现自己扯太远了,耸耸肩。「哎,没什么,总之我要查阅你的记忆。」

「原来如此……为了保险起见,请让我再问一次就好。真的不会有问题吗?」

「我能体会你的担忧,放心,任倍尔。我以我的名字发誓,绝不会改写你的记忆。」

「那么……我该做些什么呢?」

「嗯,你放轻松坐著就好。这种魔法并不会让你身体感到不适,只是,在用魔法之前,我想知道一些细节。首先是在几年前的几日几点,有什么事情留在你的记忆里。」

听任倍尔细细说来后,安兹发动了魔法。

安兹累积过使用这种魔法的经验,对自己的能力有专家级的自信;即使如此,这种魔法还是相当难用。

由于一旦操作了记忆,内容就会受到取代,一个弄不好会搞得无法收拾,就好像在完全没备份的状态下更动电脑系统。当成废人制造魔法或许很好用。

而最大的问题是要消耗太多魔力,使这种魔法更加难以运用。

只不过是追溯了一点点任倍尔的记忆,安兹就感到自己的魔力急速减少。

安兹本来想先找到目标记忆,然后从那里慢慢寻找,但看来魔力在那之前就要耗光了。让这种魔法更难运用的一个问题,就是等到隔天魔力恢复了,想再调查一次,却得跟昨天一样重新追溯记忆。

情况就是这样,所以如果要收集情报,用其他魔法绝对更有效率。

安兹在脑中发牢骚时,山脉的景色浮现出来了。看来总算抵达了目标记忆,但魔力果然快耗光了。

(查阅以前的记忆最费事了,如果是这几天的记忆,还有办法查……)

果不其然,看到的几乎都是些朦胧不明的影像。矮人的长相也是,看是看到了,但可能是因为任倍尔认不出来,每张脸都一个样,看不出有哪里不同。每个人都长了满脸的大胡子,只留下粗声粗气地怒骂或是喝酒的印象。

(这下没辙了。用神官做实验的结果虽然成功活用在希丝身上,但还是觉得用得不顺手……操作记忆这种纤细的东西不允许失败,也许我该再拿那个神官试一试。虽然他整个已经颠倒错乱,连话都答不上来了……为了做重组实验,早知道我应该以几年为单位做窜改的。真不该进行记忆归零的实验啊。)

如果耶•兰提尔出现了被判死刑的重刑犯,就带来做实验好了。安兹边想边解除魔法。

「如何,任倍尔,没怎样对吧?」

「咦?好像没怎样,又好像哪里怪怪的……」

安兹微微一笑。

「我只是看了你的记忆,没做任何改写,你觉得怪怪的反而不合理喔!我想应该是伪药(Placebo)效应吧,很快就会好了。」

任倍尔甩了几次头,安兹不去注意,看著地图。

虽然看过了记忆,但还是搞不太清楚。

追根究柢,都怪山间模糊的景象中没有能当成标记的物体。而且躲避魔物的记忆等等太鲜明了。

老实说,虽然魔力明天就会恢复,但庞大魔力消耗得一点都不划算。

「好了,之后就还是照当初预定,让任倍尔带我们北上吧。我看了他的记忆,说不定也能帮上一点忙。」

想不到其他点子了。

即使派出斥候,顶多也只能解决掉前方出现的魔物,没有意义。

「那么解散吧,你们各自好好……虽然除了任倍尔以外应该都不用休息,但还是为明天出发做准备吧。」



目送主人前往房间,亚乌菈问坐在身旁的夏提雅:

「你要用安兹大人右边的房间,还是左边?」

亚乌菈藉由魔法道具的效果,夏提雅则是因为身为不死者,不用睡眠,所以不需要房间。但主人分配给自己的房间,不使用也很失礼。不过为了护卫,最好避免使用离得太远的房间。

「嗯──哪边都一样,都可以呀。」

「哎,是没错啦……咦,你在干么啊?」

心不在焉的回答让亚乌菈觉得奇怪,往身旁一看,夏提雅正在做笔记。

「……安兹大人是这么说的,句点。我在抄笔记呀,以免忘了安兹大人的金玉良言。」

「哦~真了不起,我看看?」

亚乌菈从旁探头一看,僵住了。笔记本上写得密密麻麻,毫无空白到了异常的地步。

怎么会有这么多东西可以写?随便一看,夏提雅把主人讲的每字每句,以及采取的所有行动一字不漏地写了下来。

(这样……对吗?把无上至尊的金言玉语仔细留存下来是很好,可是夏提雅写这些,不是为了那种目的吧……)

夏提雅该做的笔记,应该是从自己主人的睿智中掌握要点,融会贯通的方法才对。她这样让亚乌菈有点不安。

「呃,我说啊。我觉得做笔记是很棒的一件事,可是不能本末倒置吧?」

夏提雅一脸不解地盯著亚乌菈看。

「听好喽!做笔记会让你以为自己有好好做事,可是你真正该做的是写下重点,然后在遇到相同状况时自己也做得来,对吧。像现在这种做笔记的方式,真的没问题吗?」

「我觉得没问题呀……」

「那就好,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回到房间后重看一遍,想想安兹大人那时候是怎么想的,然后换成你自己试著融会贯通,应该比较好吧?」

「真是如此吗?」

「真是如此。」

亚乌菈斩钉截铁地说完后,忽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跟夏提雅说这些。但她又产生一种心情,觉得自己指导她是理所当然的。

(唉,真是,不知道为什么,但就觉得我好像多了个笨妹妹……虽然这样说是冒犯了,但泡泡茶壶大人是否也有过这种心情呢?)



在格外眩目的朝阳下,一行人做好出发准备。并没有特别做什么,就只是走出魔法做成的高塔,排好队伍罢了。比起当飞飞时的旅途,安兹不由得感到枯燥。

然后一行人再度开始探索,然而一路移动到当天傍晚,都没发现到任何蛛丝马迹。

太阳消失在山脉斜坡后方时,安兹眯细了眼。

骑乘魔兽的一行人,至今移动了一百公里的距离──应该已经超过了安兹推测到都市的距离。然而还是一无所获,也就表示接下来必须进行地毯式搜寻,总之就是要开始做花时间的工作了。

这天一行人也是用安兹的魔法休息,然后到了隔天。自出发以来已经第三天了。

任倍尔忽然怪叫一声:

「就是这里!我知道这里!」

四下已经没有树木的影子,只有岩石嶙峋的山地,任倍尔的声音在这当中大声响起。

「陛下!应该不远了!」

「是吗!那么所有人行动时多加注意!」听从安兹的命令,所有人整齐地排好队。「那么任倍尔,麻烦你了。」

「请交给我吧!」

跟随任倍尔的前导,一行人往前进。

不久,就看到前方有处洞窟,或者该说是开在山上的裂缝。

安兹觉得那确实很像在任倍尔记忆里看到的地形,但他觉得好像应该再大一点;不过看任倍尔高兴的模样,应该不会有错。

比起只是窥视了记忆的安兹,任倍尔本人的记忆应该更为正确。

安兹一面拉平长袍的凌乱处,一面命令亚乌菈。

照事前决定好的那样,亚乌菈带著魔兽,跑向裂缝。

「矮人王国!此地南方建立的新国家,安兹•乌尔•恭魔导国国君,安兹•乌尔•恭陛下驾到!快派人带路!」

担任前导的亚乌菈,声音似乎在裂缝中嗡嗡回荡。

但没人回答。

亚乌菈以眼神询问安兹该怎么做,于是安兹指示她再喊一次。

亚乌菈又吼了一次。

但还是没人回答,等了一下,好像也没人要出来。

任倍尔说过这里的入口配置了警备兵防人入侵,如果是这样,对方一定会听到亚乌菈的声音。

难道说矮人不喜欢接触黑暗精灵?

安兹先指示亚乌菈回来,同时把任倍尔叫来。

「换你了,你去叫他们。」

安兹替任倍尔施加了几种强化魔法,虽然这样也不能保证绝对安全,但有与没有的危险度可是差很多。

任倍尔靠近洞窟,大声呼叫,还是没人回答。

「……半藏。」

「御前伺候。」

从身旁待命的夏提雅的影子里,一名忍者像渗入空气般迅速现身。半藏领队身后还有其他半藏排队站好。

「──我要你们入侵内部,确认状况。不要引人注目。」

「属下明白了,那么要调查到什么程度呢?听闻矮人都市是坑道都市,若要调查网状分布的所有坑道,需要花点时间。」

「最低限度就可以了,只要调查都市的中心地带,都市功能的核心区即可,坑道内部之后再另行调查。」

「遵命。」

半藏们由领队在前,迅速奔去。那种留下影子的奔跑方式,是忍者系高阶魔物特有的动作。

安兹指示任倍尔回来,同时让他到成员中间──安全的位置待命。因为在与矮人交涉时,他会非常有用。

「──夏提雅,别怠忽警戒。」

「是!」

夏提雅使用特殊技能,瞬间就整顿好了全幅武装,小心谨慎地注意四下。

夏提雅是纳萨力克的最强守护者,只要她进入临战态势,不管对手如何厉害,都无法冷不防来个即死连续技。话虽如此,在玩家战当中,经验是很重要的要素。夏提雅缺乏这方面的经验,全丢给她负责太危险了。

就这层意义来说,经验极端丰富的安兹必须示范给她看。

安兹也一样不敢大意,对周围提高警戒,不久半藏回来了。安兹没想到会这么久,或许表示距离真的很远。

半藏们在安兹跟前排好队,单膝跪下。当然,是由领队代表其他人开口。

「──安兹大人,我们发现了矮人都市的住宅区,进行了搜索,但人迹杳然。」

「──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没有彻底调查,不过并未发现尸体,房屋内也没有任何家具或打斗过的痕迹。」

「或许应该认为矮人们出于某种理由,而主动放弃了这座都市。」

安兹转向任倍尔,他看起来很惊讶。虽然只相处了短暂时间,不过安兹已稍微了解任倍尔的个性,想必不是演戏。

「──好,带我到住宅区。」

「是!」

由半藏带路,安兹迈开脚步。当然,接下来要前往的是未知的土地,他不会大意。夏提雅、亚乌菈与任倍尔不用说,他也让高等级不死者与魔兽们同行。

留在外面的只有低等级吸血鬼新娘们,以及长毛象型的魔兽。

这么做主要是当成诱饵,如果未知的存在,而且是有敌意之人在监视他们,想削减安兹等人的战力,一定会从能够确实打倒的人下手。况且假使对方知道一行人有搬运物资,考虑到能从中获得的情报等等,必定会发动袭击,这是基本中的基本。

为此,安兹不只要留下她们,还在附近埋下一只半藏。

不是为了救她们。

是为了监视对手,尽可能获得来袭者的情资。如果还能得知对手的撤退地点──大本营之类的情报,那就再好不过了。

迄今旅途中安兹一次也没回纳萨力克,也是为了不让对手知道他们能用「传送门」无限恢复战力,让对手误以为从较弱的部分削减战力能得到好处。

(假若对手出现她们还能没事,那就好了。)

安兹并不希望让她们送死,不过为了获得敌人的情资,失去在某种程度上能自动出现的魔物也不足惜。

也许自己这样很残酷。安兹一边想,一边往洞窟里前进。

外头的亮光照不到洞窟内,很快里面就变得一片黑暗。不过对拥有夜视能力的安兹而言不成问题。夏提雅、亚乌菈、其他不死者与魔兽们也一样。他们这个等级的人,没有一个会受单纯黑暗影响视野。

任倍尔让一只不死者像抱公主一样带著走。

钟乳石与石笋等等清除得乾乾净净,地面经过整平,适于行走,全是因为此地是矮人的都市。

一行人让半藏带路前进,途中有好几条分歧,不过半藏说它们全是很短的死路。想必是用来让入侵者迷路,以争取时间或赶跑敌人。

安兹拥有这种时候可以使用的魔法,但半藏没有,应该是把所有路线调查了一遍,难怪会花时间了。

安兹正做如此想时,半藏转过头来。

「安兹大人,再走一会就是住宅区了。」

「是吗……前方看得到朦胧的灯光,半藏,你不是说没发现矮人吗?」

「是,没有发现,这个亮光是类似水晶的矿石发出的光。」

坑道前方是个广大的开阔空间。

安兹寻找光源,四处扫视,看到支撑天顶的好几根天然粗石柱,以及天顶等地方长出了像是水晶的矿石,如同半藏所说的发出微光。

其他──就安兹视野所及,没有人工的光源。

半藏说这里是住宅区,的确没错,构造就像座都市。可以看到一大排跟盒子一样乏味的建筑物──应该是二层楼构造。

也许是因为住在这里-->">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