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矮人工匠

第四章 工匠与交涉

第十一卷 矮人工匠 第四章 工匠与交涉

1

做出的两只死亡骑士消失在门后,充满杀戮喜悦的吶喊与临死惨叫不绝于耳。慢慢关上门后,可能因为门扉很厚,门外惨剧的声音只成了微弱余音,略为振动著鼓膜罢了。

「这样暂时应该没问题了。」

由于不是使用尸体做出来的,因此有著时间限制,但从那些俘虏推测,只要掘土兽人的力量如他所料,即使进攻士兵的人数不明,应该也能击退不少数量。除非对手实在太没战略头脑,不然当自军消耗到一个程度时,理应会暂且退兵,建构阵地才是。

(可别给我撤退喔,只要你们建构阵地,就表示危险还没过去,矮人国也就非得和我联手不可。我有命令死亡骑士「适可而止」,不过……赢得太大也不行,真是难啊。)

安兹一边漫不经心地盘算著一边看向总司令,只见他脸上挂著僵硬的笑容凝视著安兹。

安兹想不到他有什么理由,要用这来自恐惧的笑容面对自己──就在这时,浮现在安兹头顶上的幻想小灯泡亮了起来。

(他应该已经习惯我的长相了,所以大概是听到门外掘土兽人们的惨叫,才会害怕吧。一群人遭到杀害时发出的惨叫,听了的确不舒服。)

话虽如此,那是敌人的惨叫,安兹觉得总司令其实不用这么介意,大概人类──矮人就是这种个性吧,一定是的。

(不过他这样当军队指挥官当得来吗,真让我担心。)

安兹虽然知道这是鸡婆,但还是忍不住担心地看著总司令,这时贡多站到两人旁边。

「那么陛下,老子先回家一趟。」

「嗯,那么那件事你能先帮我进行吗?」

「当然了,那个由老子分送给大伙儿。还有时间什么的都不用变更没关系吧。如果有什么状况,老子会用魔法拜托陛下喔。」

贡多伸出拳头,安兹也用拳头回碰一下。一路上安兹跟他谈了很多,看来收到效果了。

(贡多话很多呢……)

贡多都是自己讲自己的,好像没完没了。大概是因为他执著于卢恩工匠这种日渐式微的技术,尝受到了疏离感,因此遇到抱持兴趣的安兹,心中累积的情绪才会溃堤吧。

安兹也有这种想跟同好畅谈的心情,所以明白他的心情。不过安兹听他的长篇大论,并不是出于体贴。

贡多轻轻拍了拍自己的魔法背包,就转身背对两人往前走去。

总司令看到贡多离去,原本好像想对他说什么,但终究没叫住他。

「那么我们要怎么办,要不要等一下让人打开门确认一下结果?」

安兹这个问题应该是在预料之中,总司令的心中似乎已经有了答案,反应得很快:

「让贵为一国之君的陛下在这里等候有失礼数,首先在下想请陛下移驾摄政会,请陛下在那里将您的提议告诉大家。」

「不用看看结果吗?」

「比起结果,为陛下做介绍比较要紧。掘土兽人们攻打过来时,在下已经派传令兵前往摄政会,现在他们应该正在思考对策。趁他们尚未仓皇地发出不适当的命令前,在下想先将新情报告诉他们。」

「原来如此,既然是这样,我也没有异议,就麻烦你带路了。」

「遵命,不过陛下的魔兽有可能引发民众的混乱,恕在下斗胆,可否请陛下让它们在这里等著呢。只要告诉在下怎么做,在下会尽量照料它们……」

安兹看了亚乌菈一眼,亚乌菈点了个头。

「知道了,那就让它们在那边等著吧。」

安兹将白骨手指朝向这座营区的一角,总司令点头了。

「还有,不用派人照料它们,我们会想办法。另外,随从我只带三名。」

安兹只选出夏提雅、亚乌菈与任倍尔,并命令其他人在这里待命。

总司令的表情显得稍稍放下了心,看来他的确不希望不死者在街上昂首阔步。

「那么我们走吧。」

「嗯,有劳了。」

在总司令的带路下,安兹一行人光明正大地走在矮人都市里。民众奇异的目光有如针扎,安兹看到矮人母亲一看见自己的脸,就把小孩藏进家里,不禁感到无奈。

当然,他这段行程可以不引人注目。

只要戴起面具,视线的数量应该会少一点。即使如此,安兹并没有把脸遮起来,是因为有个目的。

那就是做宣传,让民众知道自己与部下来到了矮人国。掘土兽人大军压境,矮人国却需要借助外力才能抵御外敌,安兹不认为这个国家会有玩家。但也有可能是低等级的玩家,或者他们拥有玩家留下的道具。

(就像那个封魔水晶一样。)

所以为了不被那种道具攻击,安兹要做出公开来访的证据,这样对方应该就不会尝试暗杀了。

况且,安兹还没决定今后要派什么样的使节团来,但很可能会用不死者。为此,他希望矮人国国民能多少习惯一下。

「不过话说回来,掘土兽人们都已经兵临城下了,大家也太缺乏紧张感了吧。」

安兹看到有矮人跟朋友勾肩搭背,红著脸张著大口从酒馆走出来,不禁向总司令问道。那些男的身上肯定飘散著酒味。

「掘土兽人们进犯一事,市民都还不知道。」

「这样……对吗?」

会不会太欠缺危机意识了?

总司令似乎看出了安兹的这种想法,回答:

「只是因为掘土兽人们的侵略速度太快,情报还没传遍国内罢了。虽然要看摄政会如何判断,不过再过不到一小时,应该就会传遍全国上下了。」

「是吗……我有命令派出去的仆役夺回吊桥,不过夺回了吊桥,这座都市就暂且安全了吗。今后我与你们国家进行贸易时,这点可不能等闲视之。」

「这就难说了,虽说这次攻打过来的兵力有多少也有影响,但更重要的是,我们不知道对方有多认真。夺回吊桥后,我们将加强防御,调查敌军使用了什么样的迂回路线,并思考对策。」

安兹在心中满意地微笑。

看来自己还有活跃表现──对这个国家施恩的机会。既然如此,对死亡骑士的指示就维持现状,让他们夺回吊桥就好。

安兹正心情愉快地走著时,突然一件事情令他大为震惊。

「──什么?」

安兹的喊叫吓得总司令肩膀一震。

「噫呜!怎!怎么了吗,魔导王陛下!」

「没……没什么,我自己的事,不用在意。」

他用钢铁般的语气阻止对方继续追问。

安兹之所以应对得如此反常,是因为他心里慌张。

──应该身在费傲•侏拉近郊的,自己制造出来的两只死亡骑士消失了。

从这项令人惊愕的事实,只能想到一个答案。

那就是死亡骑士被打倒了。

(哦!)

对安兹来说,死亡骑士比他弱多了。但以这个世界的标准而言,就连国内屈指可数的武术高手,都会将死亡骑士视为难缠强敌。而对手竟能打倒两只死亡骑士,可见得一定是强者,而且两只几乎是同时消失的。

是算准时机同时打倒的?

用范围攻击做为致命一击?

还是一个强悍个体,不费吹灰之力就宰了他们?

不管哪个是正确答案,对方一定都是继安兹在王都遇见的那个怪面具魔法吟唱者之后的第二个强者。

如果打倒死亡骑士的是单一个体,那么考虑到几乎同时打倒两只防御型的死亡骑士,推测对方的等级可能超过四十五。

「──被我找到了吗?」

总司令听见安兹的自言自语,再度抬头看他,但安兹不予理会。

未知强者的真实身分,首先有可能是玩家。如果是跟安兹一样高等级的人来到这个世界的话,要打倒两只死亡骑士易如反掌。

(也许不是矮人,而是在掘土兽人当中有玩家的相关人物。那么,那人与对夏提雅洗脑的人会有某种关联吗?)

安兹胸中熊熊燃起灼热火焰。

至今炽热闷烧的火种,彷佛投下了燃料般旺盛起来。但这种情绪立刻受到了压抑。

(不,不可能。如果两者有关联,矮人都市早就沦陷了,比较可能是这个世界的一般强者。不过,也不能断定绝无可能性,看来我得变更预定计画了。)

安兹希望掘土兽人与矮人的战争能拖久一点。

因为掘土兽人这种明确的敌人,视状况而定,也许能让矮人选择加入安兹的麾下。但继续放著掘土兽人不管──给他们太多时间也许有危险。

假设掘土兽人是偶尔会出现强者的种族,这次虽然只是死亡骑士,但将来会变得多强无法确定。或许应该趁现在──趁还能应对的时候给他们套上项圈,或是加以歼灭。

(最好的办法是支配掘土兽人,背后操纵他们成为威胁矮人的存在,但是……只要弄错一个环节,可是会造成致命失误的,或许就此罢手比较安全。)

「陛下,摄政府就在眼前了。」

往总司令指著的方向一看,一栋相当大──不只以矮人来说,对安兹来说也是──的建筑物映入眼帘。

总司令向守卫入口的几名士兵讲了三言两语后,对安兹等人没有盘查就放行了。

士兵们看到身为不死者的安兹虽然双眼瞪大,却没有进行盘查,必然是因为有总司令做担保。

「那么陛下,在下现在去向摄政会报告来龙去脉。非常抱歉,可以请您稍候片刻吗?」

安兹当然不反对,况且安兹也希望总司令能去告诉其他人,他对这个国家做了多大贡献。

「那么我们要在哪里等候?」

总司令瞄了一眼守卫入口的矮人,那名矮人就往前走出一步。

「我……我们有等候室,容小的为各位带路。」

「是吗,那就有劳了。」

身体与声音有点发抖的矮人士兵领著一行人来到一间小而整洁的房间。不对,以矮人们的身高等等来说,房间或许并不算窄。拿亚乌菈或夏提雅做标准考量,房间已经够大了。然而他们当中有任倍尔这个大块头,光是他待在房间里,整个室内就给人拥挤的感觉。

士兵们也是看到了任倍尔而带一行人过来的,可见这里要不是这栋设施里最大的房间,就是最高级的贵宾室。事实上室内的摆设品也的确精致,栩栩如生。

安兹因为制作过不死化身,知道这种精巧的雕刻做起来有多麻烦。有时候侧面看起来完美无缺,正面看起来却成了四不像。

安兹拿起一件雕刻品──矮人骑乘蜥蜴的雕像。

(光看这个就知道矮人的技术有多先进了,嗯──这种技术我也想要呢……不知道不死化身能不能重做,不过如果我接受训练,是不是能做得更好一点呢──那么……)

安兹对感觉无处容身的任倍尔说道:

「任倍尔,你得再陪我一下。」

「啊,陛下,如果可以,希望您能把我留在这里。说真格的,听那些大人物讲话实在令我头痛。」

讲话方式真怪,跟旅途中不太一样。也许是因为来到了矮人国,想稍微改正一下讲话方式吗?

「……妾身若没记错,你不是统率一支部落的族长吗?」

「夏提雅──大人,人都有擅长不擅长的事啊。再说如果给陛下惹麻烦了,那不是很不好意思?」

安兹能明白任倍尔的想法,但他摇摇头。

「不,我要带你去。要是有个万一,分隔两处的话我会保护不了你。虽然我不认为会有危险,但只有愚昧者才会掉以轻心。此地也许在敌人的手掌心里,我要你们随时记住这一点。」

「是!妾身会铭记在心!」

安兹不认为矮人会在这时候危害解救国家的恩人,但安全起见,还是该提醒大家注意。

(怎么了,总觉得夏提雅回答得好有干劲,她是怎么了?)

「那……那么陛下,我该怎么做呢?」

「嗯,任倍尔只要老实听从我们的指示即可。无论发生什么状况,你都千万不可以试著应战。」

任倍尔乖乖地表示了解,安兹对他点个头。

「好,那么亚乌菈、夏提雅。抱歉,帮我看看我的服装有无不整好吗?」

两人检查完安兹与自己的仪容时,矮人士兵正好来了,带领一行人前往摄政会。



安兹在士兵带领下,来到矮人们等候的房间。

安兹以全副装备整理好仪容,抬头挺胸地走著。他挺直背脊,大摇大摆,拿出符合王者风范的态度。他又顺便稍微散发一点漆黑光芒与灵气代替香水。做了这么多,就不用担心被对方轻视了。

接著他又在腰间佩一把华丽短杖以代替权杖。虽然短杖只注入了第一位阶的魔法,不过反正安兹也没打算发动魔法,所以应该没有问题。

安兹上下打量自己,觉得好像有点偏离想友善行事的宗旨,但亚乌菈与夏提雅都赞不绝口。

只不过,这两人总是把安兹看得有点太伟大,安兹其实不太信任她们的意见。

因此,他问了任倍尔的意见。

可能是被问到专门外的问题,让任倍尔有点紧张,语无伦次,但还是告诉安兹「打扮成这样绝对能受到敬重」,于是安兹相信他的意见,就这样过来了。

然而见到安兹的所有矮人都大吃一惊,全身紧绷,让他有点不安;但以见到君王的反应来说,或许算是正确。

「魔导王陛下驾到!」

门扉后方传来矮人前导的声音。

门打开了,安兹走进房间。

有如会议室的房间里,共有八名矮人。

安兹有先听总司令说过他们的外貌特徵、职位与名字。

首先是大地神殿长,虽称为神殿,但不只是信仰系魔法吟唱者,也管理魔力系魔法吟唱者等所有魔法事务。

锻冶工房长,管理以锻冶为主的生产相关事务。

带自己来到这里的总司令,负责管理军警事务。他笑著说自己过去指挥过众多矮人兵,但现在只剩不到一百人,没头衔那么伟大了。

粮食产业长,负责管理粮食等锻冶之外的所有物资。

事务总长,管理都市内不属于其他各长官职务范围的一切内务。

酒厂长,看到为了酿酒专设一职就知道矮人有多嗜酒。

洞窟矿山长,主要进行矿山开挖工程,在这都市当中特别有权力。

商人会议长,过去矮人国另有一集会名为商人会议,但如今由于商人数量减少,交易不盛行,因此这个职位变得有名无实,负责外务工作。

就是这以上八人。

安兹慢慢环顾所有人,与瞪大眼睛的七人,以及表情有些疲倦的矮人──总司令视线交错。

安兹强装冷静,内心却完全陷入混乱。

(喂!有几个人我根本分辨不出来喔!他是说胡子比较短,但我看长度都差不多吧!他骗我吗,不,应该他看起来觉得就是如此吧。怎么办?)

在任倍尔的记忆中,也是好几张一样的脸排在一起,那时安兹以为是蜥蜴人看矮人都长得一样,或是任倍尔自己没有好好分辨每个人的长相;但他错了。

(任倍尔,我错了,不该怀疑你。你那时的确让我看见了真相。)

安兹不知道是第几次对这个世界没有名片文化感到遗憾了,今天他又怀著相同的感受,并对丹田灌注力道。

接下来最近常做的简报即将开始,尤其这次身后还有两名守护者,以及属下的属下,绝不能在这里出丑。

(……也许我不应该带他们三个来。)

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覆水难收。

然而──安兹虽已做好心理准备,等了半天却没人开口。来到这里已经过了一分钟,没半个人开始谈事情。

(这是怎么回事,如果是在公司开会,应该会先把同事介绍给外人认识才对吧?以这个场合来说,不是该由总司令居中介绍吗……我不太想先开口耶……我不熟宫廷礼仪,就怕出错。)

在宫廷礼仪当中,君王似乎不能直接跟平民说话,要做出许可才能直接交谈,换言之君王就是如此不可冒犯的存在。那么以这个场合来说,安兹先开口,会不会造成被对方轻视的主因?

感觉像是肯定,又像是否定。

(说是这样说,但考虑到这个国家的状况,以及我做过的事,我是觉得没有人会瞧不起我。如果有,或许我反而不该跟那种笨蛋做交易。)

安兹心意已决,决定自己主动进攻。

「我就是魔导国国君,安兹•乌尔•恭魔导王。」

好像电源开启了似的,矮人们这才动了起来。

「欢……欢迎您大驾光临,魔导国国君,安兹•乌尔•恭陛下。首先,可以请您在那里就座吗,陛下的各位随行者请在那边的座位就座。」

安兹点个头,用练习多次,符合君王身分的威风态度,在一般被称为寿星席的座位坐下。夏提雅、亚乌菈与任倍尔则坐在安兹后面。

「那么容我为陛下介绍各个成员,首先我是我国的……」

然后矮人们依序报上名号。

看来这样开口的方式是对的,但安兹无法压抑烦躁感。

八个人一次报上名号,安兹脑中的笔记本都写不下了。虽然他事前已经听说过,但要把头衔、名字与外貌连结在一起,实在有点难。

名字还不算难记,但再加上职称等等就有点不安了。他会搞混到底是洞窟矿山长,还是矿山洞窟长。

即使如此,安兹还是勉强都记住了。要不是来到这里的路上先听总司令讲过,他铁定记不住。

「我想代表我国致上谢意,若不是陛下出手相助,我国恐怕早已毁灭了。」

洞窟矿山长如此发言,在场所有矮人也跟著低头致谢。

他们摄政会据说是成员轮流当议长,这次的议长大概就是洞窟矿山长吧。

「无须介意,有困难时大家互相帮助。」

「陛下真是心胸宽大,如果陛下遇到困难,我们也会尽全力相助的。话虽如此,陛下只用两名士兵就解救了我国的灭亡危机,恐怕没什么是我们能帮助陛下的吧。」

「没那种事,我国军事力量优秀,但其他方面就有点不可靠了。如果这方面能借助各位的力量,那就感激不尽了。」

「原来如此,只要我们能帮上陛下──帮上魔导国的忙,我们都很乐意。不过目前,我想先请教陛下来到我国有何贵事。我们已经听总司令说过了,但是否能请陛下再亲口告诉我们一遍呢?」

洞窟矿山长的眼睛稍为眯细起来。

让人感受到他「我要看穿你的谎言」的坚定决心。

(感觉不到什么好意呢……不,国力差这么多,谁都会抱有戒心的。)

换做是安兹,如果以前YGGDRASIL公会排行榜第一名的炽天使把世界级道具拱手让给自己,还说想进行交涉的话,他也会怀疑其中有诈。

所以矮人的这种反应并不会惹恼安兹。

「首先我想与贵国友好地建立国交,然后希望能开放贸易。」

「──原来是这样啊。」

「我听贵国的人说过,你们的三餐似乎是以菇类或肉类为主,听说你们在山麓开垦田地,栽培新鲜蔬菜,但蔬菜的产量与种类都有限。我国能够提供新鲜蔬菜等粮食,再说──你们对人类国度或魔导国的酒有没有兴趣?」

酒这个字让矮人们眼睛一亮,真是直率的反应。

「听说贵国与东方的人类国度有进行交易,但规模不大。」

「正是如此,顶多只是二十名矮人能搬运的量。因此,我们目前正在开发能无限收纳等等的魔法道具。」

商人会议长如此回答。

「原来如此,听说你们之所以没让更多矮人组成商队外出,是因为山路险阻,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

另一个矮人出声说道。

「因为我们得在相当险峻的山路上前进,所以不能抱太大的行李。再说一大群人移动容易吸引魔物注意,很多魔物即使人多也不怕,照样袭击人的。尤其是如果被魔物从空中袭击,那可就难对付了。」

的确,以一般方式来到这里非常耗费劳力。就是因为得到的好处不够多,帝国与矮人之间的交易才会有限。但可以说正因为如此,对魔导国而言才会是有益的交易对象。

很遗憾,魔导国跟其他国家一比较,占优势的特产品目前就只有不死者。但是在矮人国里,一般粮食都能变成畅销商品。

(这交易对象真是太棒了。)

安兹一边在心中满意地笑,一边问道:

「正因为如此,我建议贵国与我──与魔导国建立国交,进口粮食。」

「……还没听陛下提到魔导国的确切地点,只靠我们能从那里把货物搬回来吗?」

「以目前来说,光靠贵国的人民运货还太危险。一开始我想由我国主导,将来再建立良好的交易路线,让贵国人民能安全搬运货物,届时我保证连运货马车都能往来两地。只不过,当然不是马匹等脆弱的生物,而是更好的动力来源。」

「莫非是……不死者吗?」

一名矮人一脸反感地问道。

安兹记得他应该是锻冶工房长。

「正是,不死者的运货马车有自卫能力,又永远不会疲劳,将能成为非常优秀的交通工具。事实上,在我们魔导国已开始实际运用,国民的反应也非常好。运用不死者的好处还不只这些……」

安兹正讲得起劲时,锻冶工房长插嘴道:

「──听说不死者会袭击活人不是?」

安兹在心中因为不满而噘起了嘴,但仍充满自信地回答:

「诚然,一般人对不死者是有这种观点。事实上也没错,不死者会憎恨并袭击活人。但是!」安兹以强烈语气断言:「身为绝对君主的我所支配,在魔导国役使的不死者没有任何问题,你们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锻冶工房长撇著嘴,好像不太相信安兹说的话。

他是家人被不死者杀害还是怎样,有什么不好的回忆吗?安兹一边这样想,一边打出杀手鐗:

「还有──我国能够提供劳动力。」

「劳动力?」

「在旅途的路上,我从掘土兽人手中救了一名矮人──」其实安兹并不是从掘土兽人手中救了贡多,但也不算完全说错,就先卖个人情。「──并听他说过贵国矿山的劳动情形。关于矮人矿工的工作,可以交给不死者来做。」

「什么,这是有可能的吗?」

洞窟矿山长睁大眼睛,急著追问。

「当然可能,这种做法我已经在人类国度实验过,相当成功。向我借用不死者的矿山主人甚至还请求我派更多不死者过去呢。」

这事是安兹因为担心而发出「讯息」时雅儿贝德说的,他没有撒谎。

「人类国度在做这样的尝试啊。」

洞窟矿山长佩服地呻吟。

「你们似乎对不死者的特性有所了解……」

「唔,嗯,一般常识还算清楚。」

安兹向回话的大地神殿长问道:

「那么不死者是多么优秀的劳动力,就不用我赘言了吧?」

矮人们面面相觑,异口同声地说:

「我们能明白魔导王陛下所说的,如果您能安全地支配不死者的话……」

「能把用来挖矿山的人力用在其他地方,实在是很吸引人的提案。」

「可是……」

「可是」之后要接的,八成是「不死者真的能信吗?」。况且改变至今的做法,当然会有抵抗感了。

这只是稍微宣传一下企业商品,并不是在认真推销。不,如果矮人愿意接受不死者劳工,安兹当然乐得高兴。

「好吧,我不过是提一下能够提供这样的劳动力罢了,你们对不死者的不安……」

「──魔导王陛下,在那之前在下想先提一个关于不死者的问题,我们是否可以购买不死者做为防卫战力?」

总司令这番话让矮人之间起了阵骚动。

「总司令,倚靠外国兵力维护国家和平太危险了!」

「这我知道,可是,魔导王陛下的不死者十分强悍。只要有那个在,就算掘土兽人再次攻打过来,我们也能对抗得了,买来做为最终防卫战力的好处很大。况且我们必须优先考量的是国民的安全。既然要塞已经沦陷,我们需要其他的──更强的力量。」

「就算是这样,你不觉得被其他国家扣住脖子比较危险吗?」

「我说现在不是说这个的状况了!」

锻冶工房长与总司令针锋相对。

「……适可而止吧,这事我们之后再谈就好,不该在来自他国的陛下面前讲这些。让您见笑了,陛下。希望陛下当成您的提案太过吸引人,才会起这个冲突,笑著听听就算了──那么,魔导王陛下想要我国的什么呢,我想我们没什么能给您的。」

「没那种事,首先我想要矿石,我国矿藏不丰。」

「──原来如此。」商人会议长咧嘴一笑:「所以您才会先提到不死者劳工的事吗。能大量开采,就表示有剩余量。换言之您认为矿石价格会降低,对吧?」

安兹没想到那么多,但点点头。

「正是如此,被你看穿了呢。」

矮人们异口同声地说「原来如此」。

「还有,我也想要得到你们工房制作的武具,记得曾经听说过,矮人制作的武具十分精良。」

这件事安兹得到过很多人的肯定,不会错。

只是,加工过的武器防具比较昂贵,而且如果都从矮人国进口武具,魔导国国内的武具锻冶师就要减少了。假使两国的技术力有明显落差,那么应该磨练本国的技术,安兹可不想笨到大量进口精致武具。

不过,若是没了生意竞争对手,魔导国内的锻冶师也不会磨练技术,从矮人国购买的武具应该能刺激他们的上进心。

当然应对方法很多,例如徵收关税等等,但想到不只要让矮人国购买魔导国的商品,也得让矮人国赚点钱,就觉得麻烦事真多。

坦白讲,这可以算是雅儿贝德与迪米乌哥斯该处理的事务了。不过,安兹也有想过一些办法。

那就是只卖给新成立的冒险者工会,或是将武具借给冒险者。

这对低阶冒险者而言想必很有魅力,如果这样能提升活命机率,对魔导国也有实质利益。然后等武具旧了再便宜卖出,又能再度提升冒险者的生存率。

「魔导王陛下为我们做的这些,真不知道该如何道谢,但这问题很难立刻回答,尤其是武具一事。我们希望能私下讨论一番,能否请陛下给我们一点时间?」

「当然,你们就谈到有结论再说吧,我也不急。我的属下装备的都是一等一的武具,我只是想要提供给人民使用的武具。」

安兹想著下一个步骤。

接下来是重头戏,是时候达成来到这座都市的目的了。

「那么可以让我谈谈掘土兽人们的事吗?」

现场顿时充满令人发麻的紧张感。

「掘土兽人们的侵略,我已经用自己的力量擅自解决了。你说是吧,总司令。」

「正是。」

「如果我没来,事情会变成怎么样?」

「如果陛下没有莅临,由于我们是以一扇门挡住敌军,一旦大门被打破,就得动员市民展开都市决战了。我们应该会以这种方式争取时间,趁机找出避难地点,让小孩等等逃走。」

矮人们一脸阴沉。

或许也因为总司令先过来谈过了,不过没人提出异议或反驳,彷佛说明了在场所有人的优秀能干。

因为这里没有满口崇高理想的人,没有自私自利的人,也没有只会感情用事的人。当与会者中有这种人,而且位高权重时,有时会把时间浪费在不必要的事情上,谈不出个结果,让会议就这样不了了之。而他们没有这样,值得称赞。

「那么让我更进一步地问吧,如果进行决战,结果会是如何?」

「敌军的总兵力不明,因此在下无法正确回答,但如果──假设掘土兽人有一千只,那么战况将会相当危急。我们难以击退敌军,就算办到了,人力与物力的损失也会使得国力大幅下滑。」

总司令谈到情况为何会演变至此。

这都是因为大裂缝的要塞太坚固了,以往只要有那个就足以对付敌人,这种历史经验造成了自满。关于这点,安兹也心有戚戚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夏提雅那件事已经让他领教过了。

「如果只有一张底牌,在这张底牌被敌人击破时,我们就完了。所以在下认为应该再多拥有一张底牌,为此不惜借助陛下的力量。」

对于矮人似乎有话想说的态度,安兹举起手制止对方。虽然讲到一半被总司令打断了,但安兹的话还没说完。

「我暂时击退了掘土兽人们,但费傲•侏拉还没完全获得和平,我是这么认为的。」

矮人们一脸阴沉。

重新确认所有人都有所共识后,安兹乘胜追击:

「一旦我离开,你们恐怕很难抵挡掘土兽人们的下一波侵略吧,我也不希望想建立贸易关系的国家毁灭。如何,要不要使用我的力量,凭我国的国力,至少能让贵国暂时不受侵犯……对,比方说夺回他们做为巢穴的旧矮人王都。」

现场气氛一阵动摇。

这是之前所没有的反应。

洞窟矿山长舔舔嘴唇。

「陛下,您是说您办得到?」

「我会尽全力进行。」

锻冶工房长双臂抱胸,臭著脸瞪了安兹一眼。

「……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你干么要这样帮我们,你这样做想得到什么?」

「喂,你太放肆了。」

听矮人同伴这样说,锻冶工房长嗤之以鼻。

「一个陌生人莫名其妙给你好酒,你都不会有所怀疑吗?」

「唔!」

「会有这种疑问是理所当然的,那我就开诚布公地说吧。理由之一是比起掘土兽人,我比较想与贵国建立国交。我认为贵国比较懂得什么叫常识与交易,应该也比较会感谢我吧。最重要的是:一边是得胜之兵,一边是败将残兵,你认为我帮助哪一边,获得的感谢比较大?」

「哼,这还比较说得过去。」

「而第二个理由,是我希望你们不只是口头感谢,还能支付谢礼。」

「原来如此,就是要报酬吧。陛下是要黄金等贵金属,还是稀有矿石一类,或者您要的是开采权之类?」

安兹很想说「超想要」,但硬是忍住了。

「不,我想要的不是这些。我想招聘这个国家的卢恩工匠到我国来。」

矮人们全都睁大了眼睛。

「你说什么,我又听不懂了喔!」

其中锻冶工房长的脸比其他人都皱。

「……魔导国的邻近诸国很少看到以卢恩制作的魔法武具,认为是极其珍贵的物品,也就是具有高度的附加价值。所以我才想招聘卢恩工匠,在我国生产刻有卢恩的武具。」

「你想把他们带去当奴隶?」

安兹故意叹了口气,让锻冶工房长看到。

「我不会那样做的,你有在听我说话吗,我不是说了要建立国交,进行贸易吗。我怎么会把友邦的国民当成奴隶……坦白讲,我有点失望喔。我只是想招聘卢恩工匠,请他们在我国制作刻有卢恩的道具罢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第一优先将刻了卢恩的道具卖给陛下如何?」

「……不行,这样的利益太少了。你们如果想借用我的力量,我就要求卢恩工匠在魔导国工作,由我国独占经营。以上就是我国为贵国夺回旧王都所要求的代价,那么你们何时能答覆我?」

矮人们互相对望。

「这样吧,请陛下等到明──」

「那不行。」总司令插嘴了:「你忘了这座都市正被掘土兽人攻打,如果要请陛下打倒掘土兽人,陛下也得招集军队。这样想来不能等到明天,应该现在就做出结论。」

安兹环顾矮人们。

「这方面我不好插嘴,不过就我的立场,如果你们等到状况无可挽回才要我实行刚才的约定,那我也爱莫能助。状况大幅恶化时,我必须追加更多条件。急件收取的报酬更高,是理所当然的。」

「嗯,总司令说得确实没错,陛下所言也合情合理。那么陛下,非常抱歉,可以请您移驾刚才的等候室稍候片刻吗。我们会尽早做出结论。」

「我没有异议,那我就去那里等著吧。」

安兹站起来,带著部下们离开房间。



魔导王离开房间后,室内仍然受到沉默所支配。不久某人深深呼出一口气,令人喘不过气的紧张感才弛缓下来。

「那……那是什么东西啊!」

「好可怕的怪物啊!总司令,你还说什么恐怖的怪物,根本应该是恐怖至极的怪物才对吧!」

「老子还以为要尿裤子了咧!」

矮人们齐声叫了起来,强忍到最后底线的情绪,一口气崩溃了。

「怎么办!那家伙绝对是坏蛋,那番话里只要有一句真话都能把老子吓死。」

「放出那么强烈的邪恶灵气,怎么可能是善类──不可能是好人啦,谁知道他至今杀害了多少生命。」

「嗯,看他那张令人作呕的脸,铁定会若无其事地说不记得自己杀过多少人。」

「他绝对是在收集侵略战争用的军备,要组
本章未完,搜索"亲小说网"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