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圣王国的圣骑士 上

第一章 魔皇亚达巴沃

第十二卷 圣王国的圣骑士 上 第一章 魔皇亚达巴沃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真妹控

录入:kid

=============

  内容简介

残暴无道的魔皇亚达巴沃发动袭击,令正义手足无措的第十二集!

拥有巨大城墙,堪称长久维持和平的圣王国突然遭到亚人联合军袭击。

联合军的总帅为魔皇亚达巴沃,他的残忍冷酷令圣王国面临灭亡危机。

为了拯救生灵涂炭的人民,解放军向圣王国的不共戴天之敌──拥戴不死者为王的魔导国求援。

在安兹.乌尔.恭魔导王的领导下,圣王国将出兵讨发魔皇亚达巴沃!激战的第12集登场!

作者简介

丸山くがね

原本笔名为「むちむちぷりりん」。

在小说连载网站「小说家になろう」的作品「OVERLORD」大受读者喜爱,点击数突破千万。

2012以本作出道。

画师简介

so-bin

日本的插画家。以网路与同人活动为主。

独特的笔触获得众人的评价,在奇幻作品的表现方面有着一日之长。

CONTENTS

第一章 魔皇亚达巴沃

第二章 寻求救援

第三章 反攻作战开始

角色介绍

后记

=============

1

洛布尔圣王国以里.耶斯提杰王国西南方的半岛为领土。

该国拥立行使信仰系魔法的圣王为君,君主与神殿势力和睦治国,是个宗教色彩浓厚的国度,话虽如此,程度倒还不比斯连教国。

具有这几项特色的洛布尔圣王国,国土上有两点特别稀奇。

一个是国土被大海分为南北两地。当然,国土并未完全遭到分割,而是环抱一个巨大海湾──纵长约莫四十公里,横宽长达两百公里──形成U字横摆的国土形状。

因此甚至有人称两地为北圣王国与南圣王国。

另外还有一个特色。

就是在半岛入口处,建造了横贯南北,全长超过一百公里的长城。

这是为了阻挡居住于圣王国东侧与斯连教国之间丘陵地带的多种亚人类部落进犯疆土。

耗费大量岁月与国力建设的厚重雄伟的长城,述说著亚人类的存在让圣王国遭受过多少苦难与悲剧。

亚人类与人类,在能力上有着极大落差。

的确,哥布林等部分亚人类比人类脆弱也是事实。

他们个头比人类矮,就体能、智能与魔法吟唱者(Magic Caster)诞生的比例等等而论,都是劣于人类的种族。

但纵然是不如人类的哥布林,只要活用夜间视力与容易藏身隐蔽处的矮小体格──例如夜晚森林战斗的奇袭──对人类而言肯定成为棘手敌人。

况且许多亚人类拥有比人类更强韧的肉体,更有不少种族具有先天性魔法能力。一旦容许亚人类入侵国境,击退敌军所需付出的代价将会是大量鲜血。

正因为如此,圣王国才会加强防御。

为了不让亚人类踏进这片国土一步。

为了让亚人类知道这块家园并不属于他们。

为了告诉他们只要敢越雷池一步,我军将抵死不从,奋勇抗敌。

就这样,长城盖了起来,但它有它的问题存在。

若要让长城随时保持在最佳状态,庞大兵力常年驻守将在所难免。过去圣王国的首脑阵容曾经试算过,在亚人类的一个部落攻打过来时,需要预备多少兵力才能战胜。

结果是:不用等亚人类攻进国境,国家就先破产了。

国内没有余力组织多余流动兵力,但有必要布署数量足够的兵员。

圣王国的历史──自长城竣工后──当中,领土遭到最严重蹂躏的,当属一场霪雨中的侵略行为。

一种手上长有吸盘,含有麻痺毒素的舌头能伸至远方,高阶种族甚至能如「伪装(Camouflage)」魔法般改变肤色,称为「史拉士」的种族发动了夜袭。

史拉士翻越长城,一路西进。

几座村庄因此牺牲,造成的惨痛悲剧导致至今仍有传闻认为「说不定还有一些史拉士潜藏于圣王国内部」。

想到这些悲剧,会让人觉得兵力多多益善,然而在所有地点布置兵员又会使国力疲惫。为了兼顾两项矛盾的需求,国家采取的方法是:在长城城墙每隔一定距离设置小墩堡,另外设置统辖几座墩堡的巨大要塞。

小墩堡布署寡兵,彻底打迟滞战,安排一旦遇袭即刻点燃烽火,向要塞请求援军。另外又组织中队巡视各墩堡,并于墩堡之间的城墙上巡逻,一旦发生军事行动还可充当后备战力,临机应变。

就这样,后来再也没有亚人翻越长城进犯疆土。

只不过,当时的圣王国首脑阵容小心谨慎到了偏执的地步。即使做了这么多对策,对于要塞线还是不肯放心。

纵使是震撼人心的巨大城寨,对于身高倍于人类的种族或那些具有飞行能力之人而言,仍构不成多大威胁。无论是多坚固的要塞,遇上亚人类的特殊能力,都无法成为绝对安心的保障。

当时的圣王当机立断,对外敌翻越城墙时的状况也着手做了对策,那就是「国家总动员令」。

圣王国全体国民从此成为征兵令的对象,成年后不分性别,都必须接受一定役期的军事训练,并实际配属至长城。政府认为借由这种制度,当亚人类翻越长城时,可以动员兵力防卫国土。

此外,政府也针对一定以上规模的居住地强化了防御力,目的是让村民能够撑到国军前来救援,同时也能发挥后勤据点的功效。这些措施使得圣王国的村镇坚不可摧到令其他国家望尘莫及的地步,具备了军事据点的功能。



要塞线上有着三座大墩堡,这些防卫设施用以保护长达一百公里的偌大城墙仅有的三座城门,同时也是驻屯基地,供救援周围小墩堡的军队待机。万一亚人类入侵国境,发动了国家总动员令时,这些大墩堡又可作为聚集大兵团夹击应战的据点。

在其中之一的中央据点。

夕阳沉入地平线的那一头,染红的大地徐徐受到转黑的天色支配。

一名男子脚踩城堞,瞪着染红的大地──西边的丘陵地带,尔后放下了脚。

他是个肌肉健硕的男子。

脖子粗壮,胸膛穿着铠甲也看得出厚实份量,卷起的袖子下突出强壮手臂。男人无论从哪个部分而言,都只能说是个结实的汉子。

宛如长年遭受风吹雨打的磐石般脸孔,再加上粗眉与胡渣,洋溢着野性情怀。粗壮的体魄若是上面放张严肃面孔,还称得上协调;但偏偏只有一双眼睛放弃维持这种均衡。

那双又小又圆的眼睛好似小动物般,酝酿出的突兀感甚至令人发噱。

这样的一名男子仰望天空。

薄云以惊人速度飘走,薄纱之下看得见星空光辉,但恐怕无法像满天星斗的光辉那般照亮地面。

男子张开鼻腔,入秋的──微微混杂冬季芬芳的冷空气中,感觉得出夜的气息。只有落日余晖渲染地平面,紫罗兰色的天空转眼间扩大了势力范围。

转身背对丘陵地带的男子,悄悄观察自己周围士兵的神情。

这些士兵崇拜他而聚集于此,都是身经百战的勇士。即使是这样的一群战士,表情之中仍有松懈。

这是无可厚非的,一天工作结束时难免如此。

「──喂,有没有人问过天候观测士今晚的天气?」

跟身体一样,适合男子风貌的浑厚声音一问,士兵面面相觑,然后,其中一人代表大家开口:

「非常抱歉,看来在场没有人问过,坎帕诺班长阁下。」

男子──奥兰多.坎帕诺在圣王国的士兵阶级中,地位相当低。

圣王国的士兵阶级从最低阶开始,依序为训练兵、士兵、高阶士兵、班长、队长、士兵长……等等。当然根据所属部队不同,也有其他阶级,不过一般士兵就分这几种。

班长的地位绝没有崇高到能够称为阁下。

然而,以阁下相称的士兵并非在捉弄奥兰多。从士兵的态度与语气中,看得出尊敬之情。而且不只该名士兵,周围散发英勇老兵气质的士兵,对奥兰多也都表示出相同敬意。

「是吗,是吗?」

奥兰多慢慢来回抚摸自己长满胡渣的脸孔。

「阁下,若能给我些许时间,属下这就去问,如何?」

「嗯?不了,不用麻烦。我们的工作到此为止,再来归那位仁兄他们负责。」

奥兰多.坎帕诺。

这个男人曾创下一大壮举,只凭借实力,就获得前任圣王授予崇高的圣王国九色之一。

如此享负盛誉的男人停留在班长这种卑微地位,是因为奥兰多有两个问题。

一个是个性不畏艰难坚持自我──也就是最讨厌听别人的命令。

另一个是重视实力。

这两个问题融合在一起,造就了他的行动原则──「想命令我,先跟我打一场,让我躺倒在地再说」。而且他一见到强者就会说:「你好像很有本事,跟我过过招吧。」总要打到其中一方失去意识才满意。

这种个性使他屡屡与贵族或长官引发暴力事件,遭到降级的次数多达十次。

军队不需要不服从命令之人,这是最讨人嫌的类型。若是换成一般人,早就遭受矫正或是被逐出军队了。然而他之所以没落得这种下场,单纯只因为他的实力实在不容小觑,而且也有人就是受到他这种率性而为的个性吸引。

对于不乐意受羸弱贵族颐指气使的那些莽汉而言,奥兰多凭本事坚持自我的人生态度,似乎显得痛快过瘾。

奥兰多的小队,就是受他这种快意男儿吸引之人群集而成的不良少年团──更正,是不良士兵班。

这一班兵员人数也多,称为队也不为过。再加上班员虽不如奥兰多,但也都有点本事,因此建立起了近乎治外法权的地位,长官心里再不痛快也动不得他们。

奥兰多的视线移动,一认出正走向这边的男子,脸上慢慢浮现肉食动物袭向猎物时的笑容。

相较于奥兰多是个体格结实的汉子,那个男子身材细瘦。但不是树枝般的削瘦,应该称为细化的钢铁。那种细瘦可作为一种典范,让人们知道经过千锤百炼,彻底削除一切累赘,配合用途打造的人体就是这个样子。

而那一双细眼锐利得仿佛伺机待发,再加上黑眼珠较小,看起来不像个做正经行当的人。讲得好听点像是刺客,难听点就只是个杀人魔。

「说曹操曹操到,夜班大哥大驾光临啦?多谢啊。」

男子步履未发出一点声音,静悄悄地登场,一身装扮与奥兰多迥然不同。

奥兰多与周围部下的武装,是魔兽兰卡牛的皮层层叠成的重装皮甲与小型圆盾,然后是单刃剑,这是圣王国的强兵装备。附带一提,只有奥兰多在腰际佩带了八把同一种剑。

相较之下,男子身穿注入魔法的轻装皮甲。右胸有着猫头鹰图案,左胸则刻有圣王国的纹章。

「……奥兰多,你这班没有向我报告。还有,你这是对长官的态度吗?毫无敬意可言。要我叮咛你多少次?」

「这真是失敬了,士兵长大人。」

奥兰多随便敬了个礼,他的班员也一齐敬礼。部下的这个动作真挚诚恳,在贵族或一般长官面前可没有这种态度,其中含有明确的敬意。

男子当着大家的面「唉」地叹口气。这是因为他虽然觉得不够好,但明白再多说也没用。

(不好意思啊,老大,但我一直以来都是这个性,改不掉了。)

奥兰多对这名男子好歹还会表现点敬意,是因为他打赢过奥兰多。

(在离开军队之前,真希望最起码能打赢你一次,而且是在你的领域。你说是不是,帕维尔.巴拉哈士兵长?)

男子──帕维尔.巴拉哈──的绰号是守夜人。他跟奥兰多一样,都是领受了九色中一色的人物。

揹于背后,作工精致的弓蕴藏着魔法微光,挂在腰际的箭筒也蕴藏了同种微光。这些特点显示出他是一位弓兵,而且是人称百发百中的神箭手。

「我每次都在想,晚上的工作真辛苦啊。那些亚人类在暗处大多照样行动自如,别说战斗,光要找到他们都不容易。」

「所以我们才能派上用场,要得到亚人类那种视力,除了与生俱来的特异功能或魔法,就只能靠训练了。而我们就接受过这种训练。」

「是是是,老大的宝贝女儿也是,对吧?」

帕维尔的脸颊动了一下,奥兰多后悔自己不该多嘴。

这个连酒席场合都能保持表情纹风不动的男子,基本上只有提到妻女的话题时,脸色才会起变化。而这些话题有着致命性的问题。

「没错,我那女儿挺优秀的。」

──开始了,这下好看了。

不顾奥兰多的后悔,帕维尔继续说:

「话是这样说,但我不懂她怎么会想去当什么圣骑士。那孩子是个柔弱的女孩子家,绝不会认为什么都能靠蛮力解决──连毛虫都能把那孩子吓哭──刚才我说什么都靠蛮力解决,我是说内人以外的人……虽然内人也有一点那种倾向──那孩子很像我,实在可爱……不对,说像我太可怜了──只可惜那孩子没有剑术才能。但她有弓术才能,要是能走这条路就好了,但去当圣骑士──」

奥兰多一面对长篇大论左耳进右耳出,一面随便找地方应声附和,但似乎被听出来了。

「喂,你有在听吗?」

帕维尔理所当然地逼问。

(……不,我没在听。大概从第三次开始就没在听了。)

同一件事听上五六遍,换作平常的奥兰多早就老大不高兴地回答:「没在听啦。」但是面对这种状态的帕维尔,这种回答是大错特错。奥兰多有被回答过「那我再说一遍」所以很清楚。

正确答案如下。

「我有在听,你的女儿真的很可爱呢。」

帕维尔的表情整个变了,宛如牛头马面的凶恶嘴脸连奥兰多看了都心惊肉跳,但其实他只是在害臊。

趁著帕维尔在脑中回味女儿受人赞美的喜悦,胜过再度拿女儿炫耀的欲望,奥兰多必须巧妙活用这一刹那,否则地狱又要开始了。

「所以──」只有一个话题能胜过女儿的事,就是工作。「──排夜班不会害生理时钟乱掉吗?身体会不会出问题?」

帕维尔从大屠杀刽子手般的表情,变回了平常刽子手的表情。

「……你这问题要问几次?答案就跟平常一样,我不会受影响。不过,你为什么这么爱追问同一件事?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但每次看到他这种急速变化,总是不免瞠目结舌。

刚才的你到哪里去了?奥兰多很想吐槽,不过他也不想重回地狱。

「……唉,问我心里在想什么?这问题真奇妙……我只是觉得打赢我的男人,如果因为无聊小事搞坏身体而退休,那就没意思了。不过等我打赢你,我就不会管你这么多了。」

以前当奥兰多刚被分派到这座墩堡时,十分得意忘形,自己想起来都觉得丢脸。就在本领了得的士兵仰慕自己齐聚而来,让奥兰多变得更加不可一世时,不知怎么安排的,他必须与帕维尔进行模拟战。

奥兰多擅长使剑──也就是近距离战斗;相较之下,帕维尔擅长使弓──也就是远距离战斗。

两者若是要交战,该以多远的距离战斗就成为关键。然而帕维尔却主动表示愿意接受近距离战斗。

最后奥兰多败北了。

所以奥兰多才对帕维尔尊敬有加,同时心中也渴望再战一场,打赢帕维尔。这次他希望站在帕维尔擅长的领域,给予对手远距离战斗所需的距离,然后跨越难关打赢这一战。

「这样啊,你想打啊?跟我打?而且还是跟正值全盛期,身体健康毫无病痛的我?」

面对露出野兽般犀利笑意的帕维尔,奥兰多胸中发热。

(没错,就是这样。你能懂我吗?我就想跟你打。其实我希望能以命相搏,但我想你是不会准的。即使如此,我还是想打一场两者之一恐怕会因此丧命的生死之战,我想跟你来场这种生死斗。)

然而这一切,奥兰多全都说不出口。因为他的直觉发现,原本出现在眼前的野兽已经不知去向。而事实上,帕维尔接下来的一番话,也肯定了他的直觉。

「不过,抱歉了。我想你也明白,现在只有少数几人能在近身战中赢过你,而我不包括在内。」

既然如此,就用远距离战斗决胜负吧。奥兰多没把这句话说出来,因为他知道这会形成对尊敬对象的侮辱。

回想起帕维尔的弓箭本领,奥兰多还没有自信能一面闪避攻击,一面杀至对手面前。

──只是还没有而已。

「好了,如果想讲的都讲完了,可以报告状况了吧。」

「用不着这么急躁吧,老大,还没到换班的时间不是?瞧,钟声都还没响呢。」

通知换班时间的钟声应该还没响。

「交接也是要准备的啊,有些事情钟响之前就得开始做。事前准备要做好,钟声一响就得开始执勤。」

「那也还早啊,老大,再陪我聊两句嘛。」

「既然如此,不如由属下向士兵长大人的副官报告如何?」

奥兰多的一名部下出声询问。

「这个好,你太聪明了。这样怎么样,老大?」

「……唉,你今天真缠人,有什么事想说是吧?真没办法,直接说有话想跟我说不就得了?」

这种话奥兰多哪里说得出口。

有些男人会选择尊敬的人作为商量对象,但奥兰多属于越是尊敬对方就越不好开口的类型,因为他希望对方将自己视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真不愧是老大,够明理。」

「……唉,所以到底有什么事?如果是无聊的小事,我可不轻饶。」

「没有啦。」奥兰多摘下头盔,抓抓头。发热的脑袋接触到冷空气,莫名地舒服。「是这样的,我想踏上武者修行之旅,能不能准我离开这里?」

奥兰多听见周围传来倒抽一口气的声音,只有眼前的细瘦男子表情纹风不动。

「为什么要问我?」

「因为我在国内最敬重的男人就是老大啊,只要你不阻止我,我就了无牵挂了。」

「……你应该不是军士吧?只要过了征兵期间,没人能阻止你退役。」

圣王国采取征兵制,因此为了与征召的士兵做区别,有时会将职业军人称为军士。帕维尔与他的属下全为军士;奥兰多的属下有军士,也有征募的士兵。

「那么,我退伍无所谓喽?」

奥兰多一问,帕维尔首度为了妻女以外的话题改变表情。那变化极其微小,奥兰多是身怀卓越战士的洞察力才能察觉,周围其他人想必都浑然不觉。

奥兰多敬重的铁铮铮男子汉,心情竟然为了自己的去留而产生起伏。他胸中说不上是喜悦抑或哀切,两种思绪盘绕心头。

「……法律认可你有这种权利,我无法拦阻你……说是这样说,但像你这样的强者一旦离开……会出现很大的空缺。你很久以前不是去武者修行过了?怎么挑现在这个时候?是否还是因为亚人类不再来袭?」

差不多这半年来吧,那些亚人类的确不再袭击这座要塞了。以往每个月总有数十名亚人类来袭个一两次。

说是数十名,但亚人类的肉体比人类强韧,而且很多人身怀特殊能力。一旦小墩堡的士兵碰上他们,被屠杀殆尽都不奇怪。

每当碰上这种情形,有时是奥兰多,有时是帕维尔,总之常会派出精锐部队作为援军。

「我并没有以杀亚人类为乐喔?我喜欢的是与高手较量,让自己变强。」

「那豪王你不管了吗?」

「噢,您说那家伙啊……」

「不只他,还有魔爪、兽帝、灰王、冰炎雷,以及螺旋枪。」

帕维尔举出几个著名亚人类的名号,但没有一个能比第一个举出的名字让奥兰多动心。

豪王巴塞。

他是某亚人类种族的大王,又被称为破坏王。

其名号取自他擅长破坏武器的武技,并统整出以此种武技为主轴的战斗方式。这个圣王国的仇敌击败过无数知名战士,奥兰多过去也曾与之一战,结果不只手中长剑、备用武器的短剑与平斧,连用来砍木头的柴刀都被打坏了。

奥兰多持有的所有武器虽然尽遭粉碎,但豪王见要塞派出了援军,而选择撤退,战斗就此结束。奥兰多撑到援军赶来,就这层意义而言是他赢了,也有很多人赞扬他的勇武。但奥兰多本身却觉得这表示对豪王来说,自己不是甘冒风险也得除掉的敌人,结果只有这种挫败感深铭于心。

「我很想跟那家伙再战一场,不过……现在的我恐怕还赢不了。要打赢那家伙,必须踏进人称英雄的领域,否则恐怕很难。正因为如此──啊……老大你也是知道的吧?听说那个大战士葛杰夫.史托罗诺夫战死了。」

「嗯,都听说了,因为高层之前议论过此事对邻近诸国造成的影响。」

里.耶斯提杰王国闻名天下的最强战士之死,在他们圣王国的军士──尤其是自认为有点本事的人──之间引起了热烈讨论。

「不晓得你知不知道细节?」

「大致上听说了,据说是一名号称魔导王的魔法吟唱者与他单挑并获得胜利。老实说,我有点难以理解魔法吟唱者怎么会跟人单挑。」

这点奥兰多也同意。

不过所谓的魔法吟唱者其实范围很广,像信仰系魔法吟唱者只要使用强化自身的魔法,甚至能强过一个半吊子战士。除此之外,这个国家引以为傲的圣骑士也会使用魔法,因此广义来说也勉强称得上魔法吟唱者。这样想来,一对一单挑也不是不可能。

「……除此之外,讲到魔导王,好像还有毁灭了一支军队,或是制造出巨大山羊还是绵羊什么的传闻。」

「这我是初次耳闻,你是说巨大山羊吗……真是个诡异的魔法吟唱者。」

一听到山羊,奥兰多不免想起败北的记忆。既然魔导王召唤了山羊,自然不会是普通的山羊。

「哎,这个诡异的魔法吟唱者也是,所以我才要修行啊。」

「……所以才要修行?我不懂你的意思。」

「输给老大时也是,其实我以前从没把远程武器或魔法放在眼里的,以为那种花招用剑硬是制伏就行了。可是,那个本领绝对在我之上的王国战士长阁下输了,让我觉得我可能有点太小看那类招数。」

「所以?」

「所以我想来个武者修行,重新来过啦。」

「……你不会跟我说,想在国内挑战你打不赢的对手吧?」

「不会啦。」

奥兰多打不赢的对手,在九色当中另外还有几位:

领受蓝色的海军陆战队副队长恩里克.比素尔。

领受白色的圣骑士团团长蕾梅迪奥丝.卡斯托迪奥。

领受黑色的帕维尔.巴拉哈。

海中的人鱼(Merman)族群,尤其是其中领受绿色的澜.镞.安.林。

再来就是不在九色之列的最高阶神官葵拉特.卡斯托迪奥。

换言之,他们尽是些在国内地位极其崇高之人,与这些人挑起战端可不是引发大骚动就能了事。如果只是模拟战的话,或许还能拿同为九色作为表面借口,但拿出真刀实枪的战斗是绝不被允许的。

可是,非得真刀实枪不可。

真刀实枪的战斗与模拟战斗完全是两回事,有时甚至能逆转胜败。很多人测验时与正式上场时的实力截然不同,而所谓强者就是那些正式上场时的高手。因此不能拿出真刀实枪,就构不成武者修行。

「那就好,不过……你打算在哪里进行武者修行?」

「我想去刚才提到的魔导国看看,听说那里有相当强悍的不死者。」

安兹.乌尔.恭魔导国。

居然拿自己的全名当国名,这人究竟有多爱出风头?虽然让人不禁傻眼,但没人规定不能这样做,况且魔导王的确有足够实力让他爱现没人管。

「我听往来王国与圣王国的商人说过。」

圣王国由于神殿教诲深植人心,因此具有憎恨、厌恶不死者的国民性,这点帕维尔应该也不例外。不对。奥兰多心想,帕维尔并非因为不死者是圣王国的敌人才排斥这种存在,而是因为不死者是他妻子的敌人。

不过,他不提那方面的话题。因为虽不至于像女儿的话题那样讲到忘我,但讲起来一样没完没了。

「圣王国采取的态度,是默认魔导国的存在对吧?所以就算圣王国的人说要去那里也不会怎样……对吧?」

魔导国有着不死者军团这种玩意儿,不管讲得怎么好听,对圣王国而言都是不共戴天的敌人。耶.兰提尔如今成了魔导王的大本营,想到当地居民的困境,国内很多声浪主张应该立即派兵营救。然而圣王国目前饱受亚人类的威胁,在平定这片丘陵地带之前,绝不可能对外国展开军事行动。

先不论国民情感,首脑阵容对魔导国的措施,结果只限消极谴责。

「……魔导国啊。只要向上级呈报,维持着军籍应该也去得了。高层认为铲除了亚人类,下一个就轮到魔导国了,似乎也考虑与教国组成联合战线。」

「哦,感觉宗教差异好像会造成一堆麻烦纠纷啊。」

「是啊,说得一点也没错。先不管这个,你维持着军籍可以得到国家支援,还可免除烦琐的入境审查……应该吧。因为你要去,对于那些想知道魔导国内情的大人物来说正是个好机会。」

「这也不错,可是这样我就不能想打谁就打谁了哩。」

「你啊……最麻烦的就是你都不是在开玩笑。」

「要是演变成国际问题,我可对不起老大。」

晚风寒冷地吹过,帕维尔面不改色沉默了片刻,然后看似不高兴地──虽然这是常态了──低语道:

「你这张脸虽然土气,但想到以后看不到了,还真有点寂寞。」

奥兰多咧嘴一笑,笑脸虽然如野兽般狰狞,其实那是反常的腼腆微笑。帕维尔没挽留他,但也没鼓励他去,而且还为他留下明确的归宿。

「那可真对不起……没关系,我会变得更强再回来,到时候我替老大锻炼两下如何?」

「口气不小嘛。」

听到奥兰多轻佻的笑声,帕维尔也同样地笑了。那笑声极为凶猛,活像两头野兽发出低吼。

就在这时,钟响了。

已经到了夜班的轮替时间吗?聊得有点久了,等一下恐怕会被唸一句。奥兰多原本这样想,但连连敲响的钟声使他这种想法烟消云散。

奥兰多慢了帕维尔一点,像被电到般转头望向丘陵地带。

这阵钟声代表的意义是「亚人类出现」。

方圆四百公尺以上的土地,在没有任何物体遮蔽视野的──以前有过山丘与森林等等,但在修筑长城时,国家主导大兴土木将此地夷为平地──空旷草原前方,山丘等遮蔽物徐徐增加的地方,有些犹如影子的物体,在除了星光别无他物的黑暗之地晃动。

「老大。」

在这黑暗当中,凭奥兰多的视力,不可能掌握遥远那方亚人类的真面目,所以他请示了眼睛最好的男子。

「错不了,是亚人类……我看是蛇身人(Snake Man)。」

奥兰多立刻就得到答案。

蛇身人是一种人类般身体长有眼镜蛇般蛇头与鳞片,并具有尾巴的种族,一般认为这种亚人类与蜥蜴人(Lizard Man)属于近亲种族。蛇头带有强力毒素,手中的野蛮长枪也涂有此种毒素,遇到这种对手,最好避免近身战。

话虽如此,如果是奥兰多或他的部下这种肉体经过锻炼之人,有高机率可以抵抗毒性。鳞片虽多少具有防御能力,但没硬到能弹开金属武器。他们能将尾巴运用自如,但只要当成一种武器看待就行了。再来就是他们拥有蛇类的侦测器官,夜间比人类占优势,但总有办法解决。

(会由我们打头阵吗?不对,敌人还没过来,应该就被老大的部队全数射死了。)

蛇身人具有厌恶冰冷物体的特性,不会穿戴金属铠甲等等。因此像帕维尔的属下这种一流弓兵,要射杀他们轻而易举。

「那么老大,对方大约有多少人?」

照平常的话,应该不到二十人。

「……老大?」

没听到回答让奥兰多心中纳闷,一看帕维尔,只见平时面无表情的脸孔,清楚浮现出不知所措之色。

「怎么了,老大?」

「……人数越来越多?这该不会是──糟了!还看得到其他种族的身影,包括铁鼠人、食人魔(Ogre)……那是洞下人吗?」

「你说什么!」

丘陵地带有着多种亚人类,但之间关系并不友好,反而还会为了土地相争,除了哥布林与食人魔那种共同生存,或其中一方沦为奴隶做牛做马的情况外,没有亚人类与其他种族和谐共进。

甚至有亚人类是被其他种族强夺土地失去家园,才会攻进圣王国。

那么这次也是这种情况吗?倘若不是的话──

「大侵略?」

有人出声说了。本人或许只是自言自语,声音听起来却异常地大。

「奥兰多,我有事想问你。」

帕维尔的语气中有着说不出的紧张感。不对,这是当然了。

人种、文化、宗教。就像相同种族也会有多个国家存在,想创造统一的国家难如登天;若是种族不同就更难了。因此丘陵地带的亚人类,应该是绝不可能统合为一的。

然而如果这种状况发生了,即表示赌上国家存亡之战即将开打。

然后──奥兰多浑身一颤。

整合各类种族需要显而易见的力量,以人类来说,财力或智力也是力量之一,但亚人类最重视的是蛮力,换言之──

(──也就是说,搞不好有个强得吓人的敌人。)

「麻烦你用你身为战士的直觉回答我,那些家伙出现在这座大墩堡──防卫最坚固的地点,有两个可能的理由,你认为是哪一个?第一,他们是声东击西的分队,主队正要突破防卫薄弱的地点。第二──」

「──他们有自信能正面突破,企图在这里彻底击溃圣王国五分之一的战力。」奥兰多侧脸感受着帕维尔的锐利视线,但仍继续说道:「同时想把这座墩堡当成滩头堡。再来应该就是一面降低圣王国的士气,一面提升己军士气吧?」

「……可能会发动国家总动员令了。」

「哈哈!圣王国史上绝无仅有的大战争,将在我们这个时代再度开战,真不知该如何形容啊。」

「……我去报告上级,你也一起来。」

「遵命,老大!你们几个!盛大派对就要开始啦!去摸点备用武器过来!」

敌方军容越是浩大,整顿阵势应该越花时间,而且种族愈多元应该愈费时。不过,这点己军也是一样的。既然是大军,准备就得花时间,就算是最前线也不例外。

要做的事多得惊人,没时间悠哉了。

奥兰多追在帕维尔后面奔跑。

2

当敌方大军慢慢整顿阵势时,帕维尔感觉到自己的喉咙阵阵刺痛。

敌军进攻越慢,我方就能召集越多兵力到这座大墩堡,而且也有时间实施总动员令,因此长官似乎很欢迎这种状况,但帕维尔不这么想。

亚人类当中,有的智能比起人类有过之而无不及。能够率领如此浩大军势之人不可能愚昧蠢笨,既然如此,应该知道给予己方时间会造成多大不利。而且现在已经入夜,接下来的战斗对亚人类有利,纵使燃起篝火也一样。

帕维尔瞪着四百公尺外的敌军阵地。

敌军队伍以种族为单位,似乎不是以持有武器、战法或种族特性等作为考量。

亚人类想必并未整合为一支大军,不然应该会整顿为更合理的行伍才对。或者可以说就像多头政体,是由几个种族握有同等权力组成的亚人类联盟?

「我看不太清楚,老大,你看到敌方总帅了吗?」

「……没有,目前还没发现敌军头子的身影。」

部下也没报告看到了疑似总帅的人影。

但势必有个类似指挥官的人物,不然连整备军伍都有困难。

「谅他不会永远躲藏下去,首先可以料到他必定会在战线现身。」

基于亚人类的特性,领导者总是拥有高度战斗力,会为了耀武扬威而现身。

而到了那时候,就是帕维尔出动的最佳时机。

帕维尔用力握紧自己持有的弓。

这是施加了抗亚人类特化魔法的合成长弓﹔不只如此,帕维尔还得到军方发给可与黑影融为一体,利于潜伏的暗影披风(Mantle of Shadow)、可消除脚步声的无声之靴(Boots of Silence)、提高装
本章未完,搜索"亲小说网"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