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圣王国的圣骑士 上

第二章 寻求救援

第十二卷 圣王国的圣骑士 上 第二章 寻求救援

  1

一名少女走在王国的街道上。

她长得并不特别可爱,不是能令所有人回首的容貌;但就负面意义来说,有其吸引目光之处。

这是因为她那眼角高而修长的双瞳黑眼珠小,眼神仿佛总是在瞪人,再加上眼睛下面的黑眼圈,散发出某种走上歪路之人的凶恶。

这种外貌走在拥挤人群里很方便,但是在都市城门等处,随身物品却会受到严格盘查。这名少女──宁亚.巴拉哈仰望天空。

阴暗厚重的云层覆蓋整面穹苍,明明还不到中午,却甚至给人黄昏将近的错觉。

虽然已是冬末时节,不过春天还很遥远。

宁亚疲乏地叹口气,接着一面运用承自父亲的敏锐感觉,一面走向逗留的旅馆。

在都市内之所以如此提高戒备,是因为自从抵达这座都市以来,她一直亲身感受到一种排斥外地人般的气氛。

当然,这应该是她的心理作用。

她用连帽披风遮著脸,从这身模样,谁也看不出她是外国人还是本地人。不过,她感受到的那种无可言喻的沉重气氛并非心理作用。偷看一下路上行人,会发现群众神情郁闷且脚步沉重,就像冬天的阴郁空气缠身。

换成平常,她会认为是阴天所致,然而她感觉笼罩里.耶斯提杰王国这座王都的封闭感……或者该说一种难以形容的阴郁,似乎是出自某种截然不同的重要原因。

(也许是因为不久之前打过败仗,但比起圣王国人民目前的处境,已经一片光明到可以小跳步走路了。)

据说圣王国海湾以南的地区还算安全,只有北境化为地狱。

即使得知这项情报,她也不怎么庆幸,因为她身为北圣王国的残兵败将与解放军,而且也是出使此地的使节团团员。

宁亚心情变得黯淡,手像求救般伸向腰际,钢铁特有的冰凉触感传来。

挂在腰际的剑上铸有圣王国圣骑士团纹章,可证明她的身分。

圣骑士的佩剑会注入微量的魔法之力,但她身上的剑没有,因为这把剑是训练生阶级的随从专用。

等受训完全结束,受提拔为圣骑士时,长久使用的爱剑才能首次得到魔法力量,这同时也是圣骑士任命仪式的流程之一。在那之前,这把剑不过是块锐利钢铁,但仍是长久共同接受艰苦训练的爱剑。心有不安时会忍不住习惯伸手去摸,也是情有可原的。

钢铁传来的触感让宁亚心灵稍稍恢复平静,她吐口白烟,拉起披风前襟加快脚步。

想到接下来要报告的坏消息,脚步就不禁慢下来。正因为如此,她才要加快脚步,不愉快的工作赶快做做比较好。

不久,他们使节团一行人住宿的旅馆映入眼帘。

那是间极其气派的旅馆,住宿费当然也贵。听说在王都中,这间旅馆公认名列前五名。

考量到故国圣王国北境的现况,同胞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只有他们这些团员奢侈享受似乎不妥。事实上,担任使节团团长的女子就认为太过奢侈,出言反对。她表示应该降低住宿水准,将省下的钱用在更重要的事上。

然而担任副团长的男子提出见解,否决了团长的意见。

「我们身为圣王国代表,若是住在寒酸的旅店,其他人看到或许会认为圣王国国祚已尽。就光是为了避免这点,我们有必要住进昂贵旅馆,以显示我国国祚依然长久。」

以理性思考,副团长的话很有道理,使节团没人表示反对。只有团长好像情感上还无法接受,坚决反对。争执了一段时间后,在其他团员劝说下,才不情不愿地住进这间旅馆。

不过即使如此,大家都明白没有多余资金可以浪费。为了短期逗留完成使命,只是个小随从的宁亚也为了达成目的,而被派遣出去。

使节团造访王国的目的,是为圣王国求取支援;宁亚还有其他团员收到的命令,是先与王国的有力人士预约会面。

团长认为预约会面这点小事随从也能做,这样想并没有错。

问题是团员当中只有自己是随从,其他成员全是正式的圣骑士。就算预约成功,日后对方若是听说拜访其他有力人士的是圣骑士,自己这边却是随从,心中不知做何感想。

一般人一定会感到不快,这点道理连宁亚都懂,关于这方面,她也试着委婉地陈述过意见,然而命令没变,一介随从不该再多说什么,但宁亚却坚持了主张。

如果自己一个人失败就能了事,宁亚甘心接受,但这么一来,可能会减少了备尝艰苦的圣王国所能获得的援助。宁亚的失败有可能造成众多百姓丧命,她岂能简单一句话「是,遵命」就结束。

小小随从没有即刻从命,使得团长心情更加恶劣。她表现出来的态度,好像千错万错都是宁亚的错。最后还是副团长介入缓颊,才好不容易息事宁人,但可以确定团长因此对宁亚不怎么有好感。

让身为随从的宁亚同行,应该是要她以敏锐的视力确保路上安全;期待她有能力处理其他事情未免强人所难。

(总不能这样说吧……)

宁亚一边仰望天空,「唉……」一边叹气,然后看着白色气息渐渐消失在冷空气中。想到回旅馆后又是如坐针毡,她就觉得胃痛。

宁亚刚才前去拜访的贵族并非重要人物──在王国的地位不高──因此虽然很遗憾没预约成功,应该也不是大问题。即使如此,还是无可避免要被团长唸一顿。

(……照常理来想,根本是不可能的吧,跑去找一个有点地位的人,临时说要见面……对方也得调查我的来历,或是花时间收集情报啊。如果约一星期后,说不定还有可能……)

不过她也觉得,这说不定只是对方托辞回绝。

(可是团长指示几天内就得离开王都……团长啊……)

现在的团长总是浑身带刺,看起来好像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团长以前不是那样的,这点宁亚也很清楚。过去的团长豁达大度──讲难听点就是个粗神经的人。然而自从圣王女为国捐躯的那场战事后,她完全变了个人。

「……不如意的事情真多啊。」

身为随从,对于团长不讲理的叱责,恐怕也只能低头承受。

话虽如此,这点程度的痛苦,比起圣王国至今仍奋力求生抗战的子民而言,根本不足一提。宁亚只需低着头,静静等台风过去就好。

做好觉悟──或者该说死心──时,宁亚抵达了旅馆。

她做个深呼吸,然后摘下兜帽,推开旅馆气派的大门。

不愧是高级旅馆,不是一进门就是会客厅,而是先有一个小房间,说是必须先在这里弄掉鞋子上的泥土。

说归说,宁亚刚才去的地段跟这间旅馆一样,也是以石版地整顿好的黄金地段。又没有下雨,鞋子自然不会沾到什么该弄掉的脏污。

宁亚早早打开进门对面的另一扇门。

温暖空气流了过来。

进门正面是柜台,正面右手边有酒吧,左手边有楼梯,楼梯旁放了面对面的沙发。

这个房间没有暖炉,室温却与室外空气差这么多,听说是魔法道具的功效。

在圣王国说到魔法吟唱者就是神官,他们为了制作魔法道具,很少制作这类日常生活的用品。以这方面的技术力而言,王国似乎在圣王国之上。这样想来,父亲提过的帝国不知有多先进。

宁亚知道自己很可能一辈子到死都没机会造访帝国,但仍怀有些许憧憬。

一般来说,村姑等人一辈子只认识自己的村庄﹔宁亚虽为国效力,但作为战士并没有多大才能。像自己这种人,通常一生都无缘造访外国。

这样一想,有机会见识外国,或许称得上是大祸中的小幸运。

宁亚一边漫不经心地想着这些,一边登上楼梯,前往使节团住宿的二楼房间。旅馆员工似乎也认得宁亚的长相,并未把她拦下。

想到住宿费的问题,不如在这间旅馆只订一个房间供正副团长住,其他人则去住廉价旅店比较好。然而副团长说在这种小地方省钱,有些人仍然可能判断圣王国气数已尽,团长也同意他的说法,就都住下了。

宁亚抵达团长他们的房间敲门,房门开了一条缝。是留在房间守卫的圣骑士开的门。

护卫对象是圣王国最强的圣骑士,也就是使节团团长。与其说是护卫,毋宁说比较偏向侍从,既然如此,自己留下来才叫合理配置吧?不过宁亚知道树大招风的道理,所以这种话当然是不会说出口的。

「宁亚.巴拉哈归队。」

房门打开了,于是她走进去。

走廊前方可以看到一个大房间,房间中央稳稳放著一张长桌,团长人就在那里。

团长蕾梅迪奥丝.卡斯托迪奥与副团长古斯塔沃.蒙塔涅斯坐在桌旁,至于墙边──使节团团员共有十七人,其中半数以上的圣骑士立正不动排排站。

两人在桌上摊开文件,宁亚偷瞄一眼,大半名字都被横线划掉了。

「团长,宁亚.巴拉哈归队了。」

她抬头挺胸,端正姿势,报上名字。

「──怎么样了?」

「非常抱歉,对方表示没有时间,拒绝会面,说至少需要两星期。」

「啧!」

蕾梅迪奥丝啧了一声。

宁亚的胃像针扎似的痛,这声咂嘴不知是针对宁亚,还是回绝的王国贵族?感觉既像前者也像后者,但她不敢问,太可怕了。

「这样啊,大冷天的,辛苦妳了。那么回房间去,养精蓄锐吧。」

「是!」

古斯塔沃这番话让宁亚差点安心地叹气,但强忍住了。她想快步离开这里,但来不及跑就被蕾梅迪奥丝叫住:

「……在那之前我想问问妳,妳有跟对方交涉以早点会面吗?」

「──啊?啊!是!当然,我有如此请求对方,但很遗憾,对方表示没有办法……」

「是不是妳的交涉方式不对?」

「啊,这……这个──」

谁有胆子说「才没有那种事」?况且无论如何,挨骂是在所难免了。

「……团长,不只她拜访的贵族,其他贵族也都是以相同理由拒绝。其中听说甚至有贵族表示无法支援圣王国,问我们这样还需不需要面谈。」

古斯塔沃插嘴般的开口,让蕾梅迪奥丝狠狠瞪他一眼,难以言喻的紧张感节节攀升。

「──宁亚.巴拉哈。」

「是!」

攻击对象果然是自己。宁亚心中暗自丧气,但当然不表现在脸上,而是发出精神抖擞的声音。

古斯塔沃试着介入,但蕾梅迪奥丝视若无睹,视线瞪向宁亚。

「我们在这里浪费时间时,亚达巴沃率领的亚人类军队仍在滥杀无辜﹔岂止如此,大都市已有四座沦陷,小都市或村镇有多少被攻陷,更是无从想像。」

她说的四座都市,分别是首都贺班斯:人称大圣殿的圣王国信仰中心──神殿就座落此地,同时也是政治的中心。

利蒙:位于首都西方的港湾城市。

要塞都市卡林夏:离长城──要塞线──距离最近,由于亚人类进犯时首当其冲,因此拥有最厚的城墙。

然后是普拉托:地处卡林夏与贺班斯之间的都市。

换言之,位于北侧的大都市,全被亚达巴沃率领的亚人类军压制了。

「不止如此,还有众多幸存者受俘,送去了盖在村庄或都市的收容所。据说在那里进行的行为,足以令听者不寒而栗。」

「是!」

收容所四周有墙壁环绕,由于没有任何人能潜入,因此没人目击到实际上发生了什么。然而有风声说那里的看守是亚人类,据尽量靠近观察内部情形的人所言,听得见痛苦呻吟与哀嚎随风传来。

而更重要的是,统治者亚达巴沃身为恶魔,怎么想都不可能慈悲对待人类俘虏。

「妳明知道这一切,却还是带这种结果回来,是什么意思?妳真的有在努力吗?有在努力的话,应该能做出结果吧?」

「是!非常抱歉!」

说得确实没错,蕾梅迪奥丝说得很对,但是──

宁亚无法抹除心中浮现的另一种情感。

(那么救不了那些受俘人民的圣骑士团团长又算什么?)

宁亚恨不得能把团长的话原封不动还给她,但是身为圣王国出身的随从,自然不可能说出这种话来。

「如果妳觉得抱歉,那么妳该怎么做?该怎么做出结果?」

宁亚语塞了。

宁亚不过是圣王国的平民,没有贵族地位也没有权力,连圣骑士都不是,只是个随从。身分如此低微的宁亚,哪有办法做出什么能吸引王国贵族的提议。这么一来,她只能说──

「我会努力。」

这只是精神论。然而这答案似乎不能令蕾梅迪奥丝满意。

「我在问妳如何努力,不然只是徒劳──」

「──团长。」

蕾梅迪奥丝话正说到一半,古斯塔沃打断了她。

「暂且就讲到这里,是不是该开始准备了?苍蔷薇的各位大人即将莅临,若是欢迎得慢了,是不是会让对方感到不快?」

「说得也是。随从巴拉哈,妳要更加努力,做出结果。」

「是!」

蕾梅迪奥丝对宁亚甩甩手,好像在赶人。意思大概是「快走」吧。

「失礼了,卡斯托迪奥团长!」

宁亚虽疲惫不堪,内心仍大声叫好,因欢喜而全身颤抖,打算离开房间。然而,刚才还站在她这边的救星,就在这一瞬间成了最恶劣的敌人。

「团长,苍蔷薇各位大人光临时,让她也在场是不是比较好?」

古斯塔沃的发言,让宁亚一时之间眼前一片昏黑。区区随从凭什么参与那种讨论?

蕾梅迪奥丝看向副官,那视线跟刚才看宁亚时判若两人,其中充满了亲暱之情,让人不禁困惑什么时候换了一个人。

「是这样吗?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但为什么?」

「是,我们之所以带她来担任随从,是看重她出类拔萃的锐利感官,也许她能注意到一些只有她知道的问题。」

与亚达巴沃的一连串战斗中,死了许多圣骑士与随从,但还有好几名圣骑士存活下来。即使如此,宁亚仍被选为使节团的一分子,理由正是如此。

圣骑士在战斗中能表现出优异能力,但其他地方与一般市民无异。换言之,他们需要一名身怀斥候技术之人随行,以在移动时躲避敌人耳目,察觉远方敌人踪迹,并借此从包围网中脱身。

一般来说,这种时候就轮到冒险者或猎兵出场,然而他们很多人战死沙场,存活下来的则都逃往南境或国外了。因此国内没有经验丰富之人,所以才会找上她。

她本身比起父亲虽然相差甚远,但跟只受过圣骑士训练的人相比,自认感觉相当敏锐。她真的很高兴这项能力能用来为国效劳,只是这份心情一路上也磨耗了不少,如今甚至有点怨恨自己被选上。

「是吗……如果你这么觉得,那就这么办吧,我准。」

「谢团长。」

「……随从巴拉哈,妳也听到了,我要妳也在房间角落听我们谈话,有任何发现都通知我们……那么回房间去,整理仪容再过来。」

「是!」

总算解脱了。宁亚怀着这种心情退下,古斯塔沃随后跟来。走出房间后,他小声对宁亚说:

「抱歉团长那样对妳。」

宁亚停下脚步,回过头来,问了一个至今一直不解的疑问:

「……我是否做了什么事触怒团长了?之前我有听说自从那场都市沦陷的战役后,团长仿佛变了一个人,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那场战斗中,亚达巴沃夺去了众多圣骑士的性命,包括圣王女陛下与团长的妹妹。」

这宁亚知道,但那又怎么样呢?

宁亚也是一样。

宁亚的父母亲恐怕已不在人世,而在现在的圣王国,这种境遇早就不稀奇了。但她不可能这样说。

「恐怕是这件事成了契机,使得团长心中产生的失落感或愤怒等情绪无处宣泄,忍不住找身边的妳出气。团长没有对我们圣骑士生气,可能是因为我们也参加了同一场战役,她认为我们同病相怜吧。」

这算什么啊。宁亚在心中自言自语。

换句话说,宁亚被怪罪是因为她没参加那场战役。

太没道理了。

宁亚他们这些随从也有半数奔赴那座都市,许多人因此战死。宁亚没被选为那半数人员,只不过是运气好,不是宁亚自己选择的结果。

「基于这点,请让我说一句。希望妳目前先忍忍,团长对于现在的圣王国而言,是不可或缺的人物。」

「……即使她拿别人当出气筒,折磨别人也是吗?」

「对。」

古斯塔沃眼神悲痛地看着自己。

怒火窜过宁亚的全身上下,让她巴不得能怒骂对方。她承认那个女人本事大,但是直到一行人平安抵达王国为止,宁亚也做了努力。她戒备亚人类的警戒网,夜营时比任何人都小心。使节团能平安抵达目的地,是多亏宁亚的力量。既然如此,在这次旅途结束前,宁亚不认为自己的价值比那女人低。

然而宁亚硬是吞下了满腹怒火。

就算为了在圣王国受苦受难的人民也好,现在必须忍耐。若是她们俩之中少了一个,结果无法拯救更多人民脱离煎熬,那才叫做愚蠢。

况且只要回国,就能功成身退了。既然如此,只要再忍耐一阵子就好。

宁亚面带笑容点头。

「我明白了,只要这样能帮助圣王国,我愿意笑着接受。」



宁亚回房间一趟后,没过多少时间,苍蔷薇一行人便来到旅馆。

宁亚也跟圣骑士一起在墙边立正不动,等待贵宾。

不久房门打开,一行人走进房里。

宁亚并非追星族,不过看到声名远传圣王国的成员登场,她心里有点兴奋。这几位同性伟人登上了自己无法到达的巅峰,宁亚个人有很多问题想请教她们。说归说,她当然不可能上前攀谈。

(她们就是……王国三大精钢级冒险者小队之一,苍蔷薇……好厉害……)

宁亚听过关于她们的名字或相貌等传闻,不过像这样亲眼见到,发现与听说想像的形象有很大部分乖离。

站在前头的是苍蔷薇小队领队,是位脖子挂著水神圣印的神官。她的名字是拉裘丝.亚尔贝因.蒂尔.艾因卓,正是那把知名魔剑的主人。

连同性都看得入迷的端正五官,不像是只有战斗天才能够当上的最高阶冒险者。若是穿起礼服,一定是位平民出身的宁亚梦想的中的公主殿下。

这样一位美女发出了一如形象的温柔声音:

「感谢各位邀请,我们就是苍蔷薇。」

起身相迎的蕾梅迪奥丝略略低头,表达感谢之意:

「万分感谢苍蔷薇的各位人士,回应我等委托,大驾光临。」

「能受到知名圣剑之主,以您出类拔萃的能力广为人知的圣骑士蕾梅迪奥丝.卡斯托迪奥相邀,我们才该表示感谢。」

讲起拘泥形式的致意,相较于蕾梅迪奥丝的口吻僵硬而有点呆板,拉裘丝语气自然。曾经听说她是贵族千金,看来是真的了。

「啊,这是我要说的,能遇见您这位声名远播的魔剑之主──我感到,很高兴。咳嗯,请坐。另外周围这些人是圣王国的圣骑士,希望能准许他们一起听。呃,此外如果有时间,晚点希望……能让我看看您的魔剑。」

「我很乐意,不过,我也希望能有幸一睹那把圣剑。那么我们恭敬不如从命,就坐下了。妳们都坐吧。」

苍蔷薇的诸位成员各自照自己的方式在椅子上坐下,有人已经立起手肘,或是双臂抱胸。她们态度虽目中无人,但想到其身怀的实力,看起来反而有模有样,甚至可以说理当如此,实在不可思议。

「首先我们是否该自我介绍一下?」

可能是为了帮助蕾梅迪奥丝,副团长回答:

「不了,不用劳烦各位。各位大人的名声在圣王国无人不知。自我介绍得晚了,在下是圣骑士团副团长,名叫古斯塔沃.蒙塔涅斯。」

古斯塔沃回答后,拉裘丝稳重地笑了:

「这样啊,希望都是些好传闻。」

「不──」

「──是的,尽是些好传闻。听闻各位大人的英雄事蹟,就连在下也不禁内心雀跃。」

蕾梅迪奥丝正要说什么,却被古斯塔沃从中打断,然后直接带过,与拉裘丝相视而笑。

「那真是太高兴了,虽然很想听听都是些什么传闻,不过我们是受托而来,无意占用委托人的宝贵时间。那么可否让我确认一下委托内容?」

「嗯──在那之前,我想先问问那个女生的名字喔──」

宁亚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一看,双胞胎盗贼中的一位指着她。另一位也用兴味盎然的目光朝向宁亚。

这两位应该就是据说名为缇亚与缇娜的双胞胎盗贼了,苍蔷薇名声远传圣王国,但在成员当中,只有这两人没有传出任何英雄事蹟或轶闻,覆蓋著神祕面纱。

这样一位人物竟然指著自己。

心情就像被人从昏暗侧台一把推到灯火辉煌的舞台上。为什么,怎么会,原因是什么?这些问句在脑中打转。

「那个女生的体格不是战士一类吧,跟我们这个肌肉女完全不同。」

「喂!妳这什么意思!」

叫嚷的是有如厚重墙壁的女战士──格格兰。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那个女生不是战士,怎么看都不是。这个才叫战士。」

「喂喂,体格是靠经验累积锻炼起来的啦。」

「格格兰进化雏型?」盗贼的神情迅速变得锐利。「不要讲这种过分的话,那个女生太可怜了。」

「喂!妳自从跟老子一起修行,讲话好像就变很毒?有没有!」

「我没有变,睡觉时被妳用蛮力紧紧抱住,侧腹都痛──」

「──妳们俩适可而止吧……非常抱歉,我们的人不懂分寸。」

「请别放在心上。她叫宁亚.巴拉哈,是我们的随从。她拥有敏锐感官,一路上旅途为我们尽心尽力。」

「了解~」

她讲话口气平淡不带情感,一点可爱的感觉都没有。

「……哼,虽然是我们不好,不过讲了半天都在原地打转啊。只要两边都没有异议,可不可以快点开始讲正题?还有双方讲话像贵族似的拐弯抹角有什么好处?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没问题吧?」

「伊维尔哀。」拉裘丝语带责备地叫了那人的名字。

此人就是魔力系魔法吟唱者伊维尔哀,戴着面具,能够灵活运用强大魔法,据说从不摘下面具。身体极其娇小──有传闻猜测她可能是体型矮小的异种族。

「不,没问题,我也不擅长耍心机。」

「团长……」

「……呵呵,你们的老大真好沟通,那我们这边的老大又是如何呢?首先,只要愿意支付金额恰当的情报费,对方就是雇主。与其浪费时间尔虞我诈,不如快快把钱的问题谈一谈,打好合约比较好吧?」

唉──拉裘丝叹口气后,伊维尔哀呈现出适合以「咧嘴一笑」形容的氛围继续说:

「我们老大默许了,那么在谈委托费之前,先让我确认一下委托内容吧?你们表示想听我们谈谈,是要问在你们国内作乱的亚达巴沃的情报吧?」

「妳们都知道了?」

「喂喂,贵族都知道的消息,妳以为我们会不知道?有的商人会从王国走海路移动,再说冒险者工会之间也会交换少许情报。不过嘛,你们意下如何?不如双方来交换情报怎样?比起收钱,我们宁可得到你们手中的情报。」

「唔……能……能否让我跟古斯塔沃商量一下?」

伊维尔哀比出「请便」的手势,蕾梅迪奥丝与古斯塔沃站起来,走进隔壁的──卧室。

「老子问一下,这水壶可以用吗?」

格格兰指著放在桌子中央的水壶与杯子,向宁亚问道。

怎么是问我?宁亚心中一阵慌乱,回答:「请用。」声音没有发抖,她都想称赞自己态度完美得体了。

格格兰替大家倒好水时,蕾梅迪奥丝与古斯塔沃回来了。

「我们愿意付委托费,可以听听妳们所知道的吗?」

哦?宁亚心里讶异。她不懂连住宿费都舍不得花的蕾梅迪奥丝,为什么不同意交换。大概是古斯塔沃的建议,但宁亚不明白他为何劝团长这样做。

「那也行啊,只是我觉得知道圣王国的现况,有助于我们提供你们想要的情报。」

「让我们支付各位指定的费用吧。」

古斯塔沃将一只小皮袋递到桌上。

「嗯,喂。」

伊维尔哀下巴一扬,指示盗贼之一。其中一人迅速伸手来拿皮袋,轻轻往上一抛。然后她再次抓住皮袋,并对伊维尔哀点点头。

大概是以拿起来往上抛,然后落在手中的触感,确定里面装了规定的金额吧。

「好,那么由我伊维尔哀代表发言吧……话虽如此,刚才我也说过,你们说想要关于亚达巴沃的所有情报,有点不着边际。我先谈谈在这个国家发生过什么事,不过在那之前,必须先确认最初步的问题:你们说的亚达巴沃,是这种打扮的家伙没错吧?」

伊维尔哀从桌旁的写字桌上拿来纸笔,动作流畅地开始画图。但半晌之后完成的画像,说得再怎么客气也只像是小孩涂鸦。「不,不对……」蕾梅迪奥丝话说到一半,还没讲完,双胞胎之一已经把画像收走,不等别人阻止就将它撕成两半。

「妳做什么!」

伊维尔哀气急败坏,不过双胞胎中的另一名趁机拿起笔,重拿一张纸高速绘图,将完成品塞到她面前。「唔,嗯嗯嗯……」戴面具的魔法吟唱者不甘心地发出低沉呻吟。大概是因为老实说,她跟人家画的根本不能比。

一看,的确是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服装。宁亚从没看过这种异国服饰,还有奇妙的面具。蕾梅迪奥丝看到画像,一边气得拳头颤抖,一边如野兽低吼般喃喃说:「就是他。」

可能是看到对方露出这种脸色,恢复冷静了,伊维尔哀不再找双胞胎争辩,再次转向蕾梅迪奥丝。

「那么这样就确定一件事了,是同一人──同一恶魔。也是,要是那种怪物接二连三冒出来也麻烦,或许该说是不幸中的最大幸运吧。那么──」

接着伊维尔哀向一行人描述王都发生的事,宁亚听了,心中的自己表情抽搐。

关于亚达巴沃的强大力量,她早有所觉悟。况且他们早已得知有恶魔军队与满身鳞片的强大恶魔存在,因此并不惊讶。只是现在听说另外还有五只女仆恶魔,连精钢级冒险者小队联手对抗都只是势均力敌,这项新情报加强了绝望感。

(在圣王国应该没有目击到女仆恶魔这种东西,难道是亚达巴沃的最强杀手?竟然还有其他敌人……)

「──那么就各位大人判断,亚达巴沃的难度推测有多少程度?」

对于古斯塔沃的询问,苍蔷薇所有成员面面相觑,最后仍由伊维尔哀代表发言:

「我先声明一件事,我接下来说的数值充其量只是推测,可能更高也可能更低,希望你们谨记在心。那个恶魔的难度,推测大约超过两百。」

「两百……」

古斯塔沃发出喘气般的声音,宁亚也差点发出相同喘气声,好不容易才忍住。沿着墙边列队的圣骑士当中有人没忍住,从几人那边传出同样声音。唯一只有蕾梅迪奥丝冷静沉着,表情也纹风不动。

宁亚若记得没错,一百似乎是人类能打倒的极限。

「两百具体来说有多强?」

蕾梅迪奥丝直率地一问,伊维尔哀伤脑筋地回答:

「高达两百的存在从未出现在人世,不过……这么说吧,壮年(Old)龙大约为一百。」

「壮年龙啊……我没打过这种对手……差不多像大海守护神那样吗?」

大海守护神指的是住在海里的海龙。

海龙双手双脚与翅膀退化,取而代之地有着长长的,纵长较粗的尾巴。牠的外观比大海蛇更像龙,智慧可与人类比肩,或是更胜于人类。其性情温厚,只要献上供品,有时还会保护船只。

宁亚全家去利蒙旅游时,幸运地曾远远看到过一眼。

那时牠脖子高高伸出海面,魁伟模样的确足以称为守护神,甚至让人无法相信居然有人类能打赢牠。

「卡斯托迪奥团长,拿尊贵守护神作为打倒的基准似乎有点……如果有渔夫在这里,一定不会给我们好脸色看。不过这也就是说,那恶魔有壮年龙的两倍强了。」

「是啊,我们判断那恶魔比传说中十三英雄打倒的众魔神更强。若是现身于人世必定引发巨大灾祸,各地国破家亡。就有这么厉害。」

「可是,当亚达巴沃于王国作乱之际,您说是漆黑的飞飞阁下将之击退,也就是说那位飞飞阁下也有同等程度的实力吗?」古斯塔沃吸一口气。「还是说──他有击退亚达巴沃的某种特别道具?」

伊维尔哀给人的感觉变了。

当然面具下的表情是看不见的,但仍让人感觉她似乎脸颊泛红。

「我感觉不出他有使用道具,不过,他那雄壮威武的战斗姿态──飞飞大人与亚达巴沃厮杀之时,我正在对付那家伙的几个手下,没能目睹整场战斗,但仍知道那是场惊天动地的死战。那才是英雄中的英雄,勇者中的勇者该有的战斗!」

「是……是这样啊。」

伊维尔哀探身向前讲得滔滔不绝,魄力震慑得古斯塔沃只挤得出这句话。

「就是啊!哎呀~那次真是惊天地,泣鬼神。飞飞大人可是一边保护我,一边与那个亚达巴沃交手呢。」

「妳说他打倒了亚达巴沃──正面迎战击退了那个怪物?此话当真?」

「怎么?我所说的都是亲眼所见,妳质疑我说谎?」

听到蕾梅迪奥丝的疑问,伊维尔哀厉声反问。眼看气氛不对,古斯塔沃急忙打圆场:

「啊,不是,团长这样说只是在想,假如漆黑是抓到了亚达巴沃的某种弱点,我们当时或许也有办法取胜,抱歉话说得不够完整。」

「我们才该道歉,抱歉我们的伊维尔哀对各位委托人摆出幼稚态度。」

拉裘丝回答副团长。旁人把两个当事人摆一边自行解决问题,这样对不对啊?

「哼……就算亚达巴沃真有弱点,飞飞大人是抓住那点而战胜好了,我不认为那样强大的恶魔会摆着弱点不解决。」

「的确……也可能用魔法道具或部下加以弥补?」

虽然女仆恶魔是初次耳闻,不过亚达巴沃另外还有几只力量强大的恶魔部属。

他们质问过俘虏的亚人类,得知最少也有三只恶魔部属。

分别是管辖亚人类所居住荒野的恶魔。

管辖港湾城市利蒙的恶魔。

以及指挥亚人类军队,满身鳞片的恶魔。

「对了!刚才话题中谈到的鳞片恶魔,可以再说得详细点吗!」

「说得是,可以请各位详细告诉我们他拥有何种能力之类的吗?」

「好的,由我代替伊维尔哀,将我交手过的恶魔更详细的情报告诉大家。」

拉裘丝说出那恶魔具有何种能力,又是如何战斗,最后说到他死在实力与葛杰夫.史托罗诺夫不分上下的男性战士布莱恩.安格劳斯手里,以此做结。

「……那就怪了,亚达巴沃在攻陷圣王国首都后没有动静,改由这只满身鳞片的恶魔担任将军指挥亚人类军队。是不是这恶魔其实没死?」

「有道理……不过,我见过那个叫布莱恩的男人,不认为他会说谎。会不会是这种恶魔不只一只,只是一种高阶恶魔罢了?」

「换句话说只要凑齐某种条件,亚达巴沃能召唤出无数那种恶魔吗?或者是能召唤许多只相同的恶魔?」

宁亚虽不会魔法,但上课也学过。

使用召唤魔法时,一次召唤一只以上是很困难的。

这是因为发动召唤魔法时,如果发动别种召唤魔法,之前的召唤魔法会失效,原本召唤的魔物会归返,改成召唤出新的魔物。

不过,能够使用更高阶魔法的人,可以同时召唤一只以上低阶召唤魔法的魔物,例如使用第四位阶魔法,召唤好几只第三位阶可召唤的魔物。

「我不懂,那家伙是用何种手段召唤魔物还是个谜。如果是以魔法召唤,实力有那么大的差距,似乎能召唤出不只一只……这样的话有个疑问,就是他在王国时为什么没这么做。听说特别擅长召唤的魔法吟唱者属于例外,能够同时召唤多种魔物……」

「也就是说即使打倒了鳞片恶魔,亚达巴沃也有可能马上再召唤一只?」

「就是这么回事,不过,只限于亚达巴沃以魔法召唤的情况。若是以特殊能力召唤,情况可能又不同了。」

「妳们不知道是哪一种吗?」

「抱歉,这方面我们不知道,关于
本章未完,搜索"亲小说网"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