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五章 安兹殒命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十三卷 圣王国的圣骑士 下 第五章 安兹殒命

1

室内一共有四人。

两名圣骑士————蕾梅迪奥丝•卡斯托迪奥与古斯塔沃•蒙塔涅斯————似乎是战斗后直接前来,身上铠甲满是血污;另外是负责整合幸存神官,能使用到第三位阶的中年人————西瑞亚科•纳兰永祭司,以及王兄卡斯邦登•贝萨雷斯。

有两个人之前置身战场,有一个人则是持续医护伤兵;这三个人造成王兄的房间满是血腥味。

蕾梅迪奥丝更是连头盔都没摘下,用这身打扮来到王兄房间简直不像样,甚至可说是失礼,但卡斯邦登对这点似乎不以为意,表现出平静自若的态度。

然而跟这点无关,室内的氛围糟到极点。不只臭气薰天,气氛更是糟透了。由于气氛实在太沉重,让人甚至觉得从窗户射进来的阳光都显得暗沉。

一群从压倒性劣势反败为胜的人,不应该呈现出这种氛围。

在沉重的沉默中,最先开口的是卡斯邦登。不,除了他以外,谁能主动开口?

「那么让我听听损害状况吧。」

「是,约有六千名民兵上战场,其中约有两千四百人死伤。」

「……容我补充副团长阁下所言,其中伤兵大约有一千名。神官正在为他们疗伤,但大约有一半可能抢救不及而丧命。」

「……然后是幸存的半数圣骑士,以及八名神官死亡。」

听了古斯塔沃所言,卡斯邦登闭上眼睛,摇了摇头。

「对抗那支亚人类大军……虽然不能说只有这点程度已是大幸,但我们应该感谢只有这点伤亡,还是为了这么多人死伤而感到悲痛————」

「后者。」

蕾梅迪奥丝低声打断卡斯邦登说话。

「后者。」

「……卡斯托迪奥团长说得对,让我们哀悼如此严重的伤亡吧。」

听见卡斯邦登这么说,古斯塔沃与西瑞亚科目光低垂。

他们知道对抗亚人类四万大军,圣王国解放军兵微将寡,还能有这么多人生还是多大的奇蹟————虽然是人力所为。然而,他们明白现在讲这些扰乱状况也无济于事,所以才有这种态度。

「布阵的亚人类军队也是魔导王打倒的,对吧?」

「是的,由于当时正在防卫城墙,情况混乱而缺乏目击情报,因此详细情形不明,但据闻是一群神祕不死者捣毁了敌营。」

「原来如此,这与魔导王告诉我的内容相符。他说他派创造出的不死者去扫荡敌营————但那可是支大军啊。既然这样,也许可以相信他能赢过亚达巴沃?」

卡斯邦登瞄了蕾梅迪奥丝一眼,但她只是臭著脸不说话。圣王国最强圣骑士散发出的刺人氛围,对弱者而言只是恐惧的对象罢了。卡斯邦登转开视线,看向古斯塔沃,他歉疚地再度低垂视线。

「唉……我能够将一切……将这个国家的一切赌在他身上吗?还有————我是否该考虑到魔导王败给亚达巴沃时的状况?发生那种状况时,有人能提出次佳对策吗?」

沉默就是答案。在这当中,蕾梅迪奥丝开口:

「既然如此,去找飞飞过来如何?」

除了蕾梅迪奥丝之外,其余三人都面有难色,你看我我看你。

蕾梅迪奥丝大概以为这个是好点子,皱起了眉头。

「怎么,你们有更好的主意吗?好歹强过那种不死者吧?」

「……团长,现在讨论的是当魔导王落败、死亡时的状况。在这种状况下,去魔导国寻求更多援军是很危险的。」

西瑞亚科一面抚摸开始斑白的胡子,一面说:「倒也不一定。」

「请等一下,副团长阁下。团长阁下的想法的确危险,但不是一步坏棋。不妨谎称魔导王遭到亚达巴沃囚禁,以叫出飞飞如何?」

「祭司阁下,这样做太危险了。即使飞飞战胜了亚达巴沃,一旦谎话被揭穿,恐怕会引发战争。好的话就是我国形象坠落谷底,坏的话飞飞也很可能成为亚达巴沃第二,指挥魔导国不死者军团攻打我国。」

「说得没错,两位。而且最糟的是,这样一来魔导国就有正当理由谴责我国了。」

听了卡斯邦登的说明,蕾梅迪奥丝偏偏头。

「我国与魔导国并不相邻,应该不要紧吧?」

「……卡斯托迪奥团长的想法真是偏激,我不想采取将来会造成危险的对策……话虽如此,我也想不到好点子,两位如何呢?」

西瑞亚科与古斯塔沃都回答他们想不到。

接下来一段时间,沉默支配着房间。

最后,卡斯邦登轻声说:

「……目前就先各自回去想想看吧,毕竟只要魔导王为我们打倒亚达巴沃,一切就没问题了。」卡斯邦登啪地拍了一下手。「好了,那么进入下一个议题,亚人类带来的军粮怎么样了?我们也能正常食用吗?如果能吃,大约可供应几餐?」

本来击退亚人类军队的是魔导王,所以战利品应该归他,但他答应免费送出全部物资。

古斯塔沃回答了问题,他也受任为这些杂务的负责人。

「回殿下,看样子可以食用的粮食很多,例如硬面包或蔬菜等等。魔导王的不死者攻击让我们干干净净地获得了这些粮食,所以保存状态非常好。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些粮食必须稍作调查才会知道,例如闻起来有酸味的凉拌蔬菜等等。」

圣王国也有酸味的食物,只是以亚人类的粮食来说,也许有的种族食用腐烂食物,因此古斯塔沃表示必须先行调查。

「只有一个问题,就是肉类料理。」

「你的意思是?」

古斯塔沃对卡斯邦登露出阴沉的表情。

「有一部分混杂了疑似人肉的肉类。我们只是从形状判断,因此无法断言。也许吃过就能有所了解,但我们可不愿意试吃。」

「肉的份量有多少?」

西瑞亚科一脸嫌恶地询问。

「似乎有很多肉食亚人类,所以份量很大。就目测来说,运送来的军粮恐怕有一半是肉。」

「什么!供应四万兵士的军粮有一半是肉?」

蕾梅迪奥丝厌恶地怒目攒眉,但情有可原。

假设亚人类一天要吃一公斤的肉,那就是四十吨。假如有两星期的份量,就多达五百六十吨。这样一来————王兄以手遮住了脸。

「……其中有多少取自于人?」

「这就无从得知了,一个一个调查要花时间,有些甚至失去了原形……」

「在今后发展无法预测的状况下,白白丢弃粮食实在可惜。我是希望能分辨出人肉与其他肉类,但是……纳兰永祭司阁下,能不能用魔法解决?」

「非常抱歉,王兄殿下。我们不会那种魔法,窃以为各位圣骑士也一样。」

看到古斯塔沃点了个头,卡斯邦登叹一口气。

「魔法也并非万能,是吧。那么能否让亚人类俘虏试吃进行调查?」

「死者应该入土为安,如果里面含有人肉,我认为应该安葬。」

「话是这样说,卡斯托迪奥团长……蒙塔涅斯副团长认为呢?」

「是!关于这点,我也赞成团长的意见。我想如果要把桶子里的肉全部检查一遍,有再多时间都不够用。与其这样,不如将时间与劳力花在更重要的事上。」

「的确……我知道了。那么关于亚人类带来的肉,有任何疑虑就丢掉吧。下一个议题,亚人类的武具怎么样了?」

关于武具也是一样,魔导王愿意免费赠送。只是他说如果圣王国感谢他,希望能用某些形式回报,所以如果圣王国有物品可以提供,届时就非得交出来不可。

只要能击退亚达巴沃或是夺回王都,卡斯邦登已经在这几人面前提过,有意将王室财宝赠与魔导王。

「首先需要花时间从亚人类尸体上剥下武具,同时埋葬尸体,所以尚未仔细调查武具品质……祭司阁下,假若该地生出亚人类的不死者,他们会变成魔导王的属下吗?」

生命大量死亡的地点,常常容易诞生出不死者。一万多名亚人类死亡的地点正符合了这个条件。

西瑞亚科被这么一问,露出由衷困扰的表情。

「不清楚,我真的不清楚。只是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状况,所以我认为必须火速处理尸体,同时清洁该地。我们是打算自己努力处理,但如果有困难,希望可以请圣骑士提供协助。」

「嗯,交给我们吧。别看我们这样,对付不死者可是驾轻就熟的。」

「不愧是卡斯托迪奥团长,真是可靠……要是圣王女陛下或葵拉特大人在的话,该会有多……」

听见西瑞亚科越讲越无力的话语,所有人都陷入沉默。

经过一段简直宛如默祷的时间后,卡斯邦登开口:

「……啊,对了,蒙塔涅斯副团长。魔导王似乎有意将魔法道具带回国内,所以麻烦你们将魔法道具分开。当然,如果查出是圣王国的物品,魔导王表示愿意让出。」

「属下明白了。不过,我们能分辨自己拥有的剑或铠甲,但其他物品就很有困难了,请找一位对魔法道具有所了解的人士协助我们。」

「王室代代相传的道具的话我略知一二,至于宗教方面的道具————」在卡斯邦登的目光下,西瑞亚科点了点头。「————那么,再来就试着从民众当中征求志工吧。话说回来,真是意想不到。不,应该说超乎想像才对?必须感谢魔导王的力量高出了我们的想像才行。」

在场集合的四人没有人表示异议,沉默当中,卡斯邦登再次代表众人开口:

「有魔导王的力量,这座都市才能免于沦陷。」

一阵咬牙切齿的声响明显传来,卡斯邦登困扰地看了看古斯塔沃。

「事后我必须代表圣王国,前去向他表达谢意,届时希望诸位也能同行……总而言之,在魔导王的帮助下赢得胜利,是件值得庆贺的事。」

「是因为有我们尽力奋战才能办到,不要忘了。」

蕾梅迪奥丝的一句话让室内空气为之冻结。不对,只有两个人冻结,就是古斯塔沃与西瑞亚科。

古斯塔沃的嘴巴像鲤鱼般一张一合,试着为自己上司的出言不逊赔罪,但似乎想不到好办法。

「……说得对,卡斯托迪奥团长。若不是有你们与民众誓死奋战,这场战斗不可能获胜,这是事实。」

看到蕾梅迪奥丝点头,卡斯邦登继续说:

「而且————事实是没有魔导王的话我军已经败北,而他独自获得胜利也是事实。我有说错吗?」

蕾梅迪奥丝粗鲁地摘下头盔,往墙壁摔去,发出一阵刺耳巨响。

「殿下!出事了吗!」

门扉打开,在外面担任警卫的圣骑士冲了进来。

「什么事都没有,你在外头待命吧。」

圣骑士的视线在蕾梅迪奥丝掉在地板上的头盔与她的表情之间来回,大概是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表示了解之后就静静走出了房间。

「卡斯托迪奥团长,请您镇定点,冷静处事。」

「这叫我怎么镇定!来到这里的一路上,几乎所有民众都只感谢魔导王一个人!简直像是靠那家伙一个人的力量获胜似的!那家伙明明只是中途参战,不是吗!在那之前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才能有这场胜利!人民、圣骑士、神官————不分男女老幼,是有着众多牺牲才能获胜啊!」

蕾梅迪奥丝瞪着卡斯邦登。

「绝不是那家伙一个人的胜利,这不是事实!」

「团长!」

面对王兄卡斯邦登竟敢有这种态度,古斯塔沃已无法隐藏恐惧之情。蕾梅迪奥丝原本就是个做事不经大脑的人,但至少还没笨到不知道谁的地位比自己崇高。然而现在不同了,她简直就像一头受伤,痛苦发狂的野兽。

「那具臭骷髅,最后竟然还在天上到处飞来飞去,炫耀自己的功劳!对那家伙而言,这场战斗难道只是儿戏吗!」

「……卡斯托迪奥团长,妳想必是目睹了众多百姓死亡,正在心烦意乱吧。稍微休息一下如何?」

对于卡斯邦登的成熟应对,古斯塔沃投以感谢的眼神。

「在那之前,我想到一件事了。亚达巴沃与魔导王必定是一伙的。」

除了蕾梅迪奥丝之外,其他三人面面相觑。

「妳会这样说,想必是有什么证据吧,团长阁下。」

西瑞亚科视线冰冷地看着蕾梅迪奥丝。考虑到她至今的行动,冷静分析起来,怎么想都只是为了诬蔑可恨的魔导王才这么说。明明现在不是依个人好恶做判断的时候。

「整件事只有他一人获利,不是吗?不管是亚人类还是圣王国人民都死伤惨重。那家伙这样做是为了有朝一日————为了让魔导国占领我国与丘陵地带,而先行减少战力。所以那家伙才会跑来这里!」

「……原来如此,从利益的观点来看,确实可以这么说。两位有什么看法吗?」

对于卡斯邦登的询问,古斯塔沃一面蹙眉一面说:

「魔导王之所以来到圣王国,是因为我们前去央求他。而且让两人交战,不是团长的主意吗?」

「……我忘了。那么苍蔷薇那个戴面具的家伙也是一伙的,若不是那家伙那样说,我们也不会去魔导国。若不是有那番建议,我们应该会求助于帝国或教国才对。况且就算不讲,那家伙搞不好也会跑来喔?」

唉。卡斯邦登沉重地叹了一口气。

「卡斯托迪奥团长,妳的推测是以对自己有利的答案为出发点,看来妳只是为了得到答案,而四处弥缝矛盾之处罢了。据说魔导王想得到女仆恶魔,这点如何解释?」

「……恕我做出不符合祭司身分的发言。他所说的女仆恶魔,据说身怀惊人的强大力量。既然如此,魔导王会想弄到手似乎也可以理解。一般认为恶魔不需饮食,并且没有寿命概念。若能支配强大的恶魔,也许比获得一支军队更有价值。」

「这么一来,可以说魔导王是估计能收到十足利益,才会提出愿意帮助我国了。作为治理一国的国君,会这样行动是理所当然。」

「可是,根本没人见过那个女仆恶魔,不是吗!」

相较于激动大叫的蕾梅迪奥丝,卡斯邦登的眼神就像在看个可怜的孩子。

「卡斯托迪奥团长,我是希望妳能基于理性跟大家做讨论,而不是感情用事……但看来妳有点累了。妳就去休息吧,这是命令。」

蕾梅迪奥丝涨红了脸还想喊些什么,但卡斯邦登抢在她之前继续说:

「然后我命妳去探望伤兵。妳有前线指挥官的职责在身,对吧?」

「……知道了。」

蕾梅迪奥丝捡起头盔,走出房间。

一种无法言喻的松弛气氛流过室内,就像台风过境后收拾残局的疲劳感,以及灾难过去的解放感混合而成的气氛。

然而,只有一名男子还没解脱。

「王兄殿下!卡斯托迪奥团长那般无礼,实在万分抱歉!」

古斯塔沃低头赔罪,卡斯邦登对他露出了苦笑。

「你也真是辛苦了。不过,你或许也该考虑一下今后的事喔。我无法想像这场战争结束后,这个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子。要是能找到妹妹……找到圣王女陛下就好了,只是……圣王女陛下在卡林夏之战发生了什么事,你有听卡斯托迪奥团长说过什么吗?」

古斯塔沃负责辅佐蕾梅迪奥丝,因此他听蕾梅迪奥丝本人说过,而对卡斯邦登做说明时,他也在场。

即使如此,卡斯邦登却重问了他一遍,意思再明显不过。他是在怀疑蕾梅迪奥丝是否向自己报告了假消息。

「……王兄殿下,卡斯托迪奥团长初次与殿下会面时报告的内容,与我所听到的内容相同。」

她声称自己被爆炸的冲击波震飞,醒来时没能找到圣王女与妹妹————葵拉特•卡斯托迪奥。据她所说,圣骑士、冒险者或神官的尸体遍布各处,但其中没有两人的尸体。

「这样啊,看来我有点多疑了……再说我也不认为卡斯托迪奥团长是能耍心机的人。如果是被那些家伙抓住,那还算好的了。假如已遭到杀害……将来在王位继承方面会有麻烦。」

西瑞亚科疑惑地问道:

「届时不是由卡斯邦登殿下坐上圣王的宝座吗?」

「你在说客套话吗?的确,如果是平时妹妹意外亡故,或许会是如此。但现在情况不同,一边是国力疲乏的北境,一边是握有战力的南境。比较之下,可能由南境推举的人物成为圣王。我就明说了,甚至有可能由南方大贵族成为圣王。」

「您说什么!」

西瑞亚科的惊讶反应让卡斯邦登面露微笑。

「没必要这么惊讶吧……好了,关于方才蒙塔涅斯副团长所提到的,如果事情继续顺利发展,南境贵族最先要求的,恐怕会是命令蕾梅迪奥丝•卡斯托迪奥蛰居,负起全部责任。」

「为何会变成这样呢?」

「我倒想问蒙塔涅斯副团长为什么认为不会?没能保护好圣王女陛下的圣骑士团,不正是个恰当的出气筒吗?当然并不只如此,她单枪匹马就能胜过一支军队,既然这样,战斗的基本不就是先拔除敌人的獠牙吗?」

「敌人!究竟是谁的敌人?」

「南境贵族的敌人,换言之就是圣王女派。蕾梅迪奥丝•卡斯托迪奥是圣王女陛下的亲信,那么她率领的圣骑士团又怎能脱得了关系?」

「这样一来,葵拉特•卡斯托迪奥大人率领的神官又会变成怎样呢?」

「可能会换成一些与南境沾亲带故的神官统领,不过……这就难说了。神官使用的魔法是生活不可或缺之物,我想谁都知道让无能之辈做领导有多愚蠢,然而人类有时偏偏会做出谁来看都觉得愚蠢的行为。」

「王兄殿下……我们该怎么办?」

「蒙塔涅斯副团长,你是指什么?怎么做才能让她免遭禁闭处分?还是如何避免让圣骑士负连带责任?」

「属下是问怎么做对圣王国的未来更好。」

「……那么必须找到妹妹,其次是立下等于解救了我国的功绩,受到民众全面性的赞扬。例如不借助南境的力量,只凭我等之力驱逐敌人等等。」

「办不到的……没有魔导王的力量,绝不可能获胜。」

古斯塔沃忍不住说出丧气话,卡斯邦登耸了耸肩。

「但这点事情我们必须做到,否则战胜之后南境必定对我方施加压力,届时我方会无法承受。噢,对了,再来就是如果南境与北境受到同样的损害也行。总归来说,只要能保持力量平衡就没问题了。」卡斯邦登仰望天花板。「假如更早之前与南境寻求和解,就不会有这些问题了,她那人的理念太仁慈了……卡斯托迪奥团长刚才浑身带刺,但我能明白她的心情。在这次战斗中,只有魔导王打响了名声。一个弄不好,难保不会形成由魔导王兼任圣王的状况喔?」

怎么可能。两人虽然如此想,但都无法否定。

「好了,那么来讨论接下来的作战计画该如何拟订吧。我本来是希望卡斯托迪奥团长也在场的,她会抗拒上级的命令吗?」

「……只要符合我国的正义思想,窃以为不会有问题。」

「我懂了……我个人认为应该四处袭击收容所,这是因为……」

卡斯邦登开始说明。

进犯的亚人类军势约有十万。

由于没有收到与南圣王国对峙的亚人类展开行动的情报,因此按照推测,这次来犯的四万军势,应该是留在北方管理收容所的兵士中的一大部分。

「我也赞成您的意见,我军可以袭击守备薄弱的俘虏收容所,一面各个击破,一面增强我军力量。我认为这是一箭双雕的作战。」

「很高兴你表示赞同,蒙塔涅斯副团长。纳兰永祭司觉得呢?」

西瑞亚科也同意卡斯邦登的提案。

「这座都市有魔导王在,应该能确保安全无虞,因此我希望能让圣骑士四处袭击收容所……办得到吗?还有一件事,袭击之际我想请卡斯托迪奥团长留下来,我希望由她保护我的人身安全。」

「谢谢您!王兄殿下!」

「我应该没说什么值得你道谢的话吧,蒙塔涅斯副团长。」卡斯邦登先是面露微笑,然后正色道:「……我国最强的圣骑士不与你们同行,就表示假如收容所里有能与那个豪王巴塞匹敌的亚人类,你们甚至可能全军覆没喔?」

「能否由我等决定袭击哪座收容所?」

「当然了,由你们决定吧,不用勉强袭击危险性高的大型收容所。」

「遵命,那么我想只由我们前往就行了。」

「蒙塔涅斯副团长阁下,可否让我等神官也派出几名能战斗的人同行?」

「哦哦!那真是求之不得。」

「很好,那么请各位一两天内就出发吧。」



安兹以「高阶传送(Greater Teleportation)」飞往纳萨力克地表区域的木屋前。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等待安兹的,可以看到雅儿贝德、迪米乌哥斯以及露普丝雷其娜已经站在那里。

雅儿贝德与迪米乌哥斯自然是受到安兹呼唤而来,至于露普丝雷其娜应该是正好在木屋值班。

基本上来说,安兹将卡恩村的大小事务交给露普丝雷其娜处理,所以木屋应该不用她排班,不过大概不一定吧。

说不定今天原本是别人轮班,但因为一些事情无法前来,所以临时派露普丝雷其娜过来。如果是这样,那就太棒了。因为这就表示制度安排妥当,当有人因为火急任务等状况而使得排班出现空缺时,能够立刻补充人员。

(……可是,等等喔。)

昴宿星团成员虽然各自拥有全然不同的事务能力,但作为女仆的能力全都相同,像这样换人代理业务想必不是问题。

不过也有一些人才无法取代,像是各楼层守护者或守护者总管,能力完全专业化的NPC,也许有时也会因为某些理由而非得找人代班。更何况安兹本身早就在想,总有一天要着手导入休假制度。

(什么事情都叫潘朵拉•亚克特代理也很危险。)

讲得极端点,假如安兹本人不在了,会怎么样?例如遭人囚禁或者是魅惑时,他是觉得不至于因为没有自己做决策,整个组织就无法营运,但雅儿贝德与迪米乌哥斯说不定都认为「安兹大人不可能发生那种状况」而没有设想过意外状况。

(有认真考虑的必要,而且要尽快。)

安兹严肃地命令深深低头的三人抬起头来。

「许久不见了,迪米乌哥斯。」

「是!」

事实上,安兹为了圣王国的事情天天头痛,每天都在想着迪米乌哥斯,所以并不觉得很久没见到。但实际上是有一阵子没碰面了。

「话说对于我为什么那样做,你应该很有疑问吧。我很想回答你,不过站在这里不好说话,换个地方吧。」

安兹带头走进木屋。

此处准备了移动用传送镜,可以从这里大幅缩短移动距离,不过今天不使用。

屋子中间放了张桌子,两边面对面各放了两把椅子。安兹习以为常,毫不犹豫地走向上座。不去坐上座会弄得很麻烦,这他有过好几次经验了。以前有一段时期,他每次都要边想上座在哪里边坐椅子,但现在已经熟到不用思考就能走向上座。

站到椅子前面后,露普丝雷其娜立刻将椅子往后拉。

老实说,安兹觉得不过就是把椅子,他自己可以拉;但他观察过吉克尼夫,彻底理解到身为支配者,让属下工作也是很重要的。话虽如此,安兹身为中产阶级,实在没办法像他那样事事让人代劳。

安兹顺利坐到椅子上后,雅儿贝德与迪米乌哥斯不坐椅子,跪在地板上。露普丝雷其娜绕到两人身后,也学他们的做法。

「————准你们两人就座。」

两名守护者异口同声地推辞,安兹要再次向两名守护者做出许可,两名守护者讲一大篇感谢言词后,才终于在安兹对面的座位并肩坐下。露普丝雷其娜在两人背后采取立正站好的姿势。

(又长又费时,就不能再……改进一点吗……不对。)

「那么接续刚才的话题吧,我明明说过不需要放任何人一马,却又解救了圣王国的人民,你想必很有疑问吧?」

「不,没有那样的事。」

(————————咦?为……为什么?)

迪米乌哥斯一副感佩之至的态度左右摇头。

「安兹大人的所作所为全是对的,我想安兹大人会那样做,必定有着我所无从想像的好处。」

「说得对极了,只要安兹大人认为应当如此,那就是正确的。」

(————————咦?)

听到雅儿贝德接着说出的话,安兹的表情完全冻住。当然,他脸上不会浮现任何表情。

眼前的两名守护者————而且是纳萨力克拥有最高智慧的两人互相点头,令安兹就各种层面上感到害怕与焦虑。

「且……且慢,的确……的确是这样没错。」安兹焦急不已,眼看谈话过程与预测内容渐行渐远,他心里乱成一团,想不太起来自己原本想说什么。但是————「————的确如果是平常的话,我会采取你们所预料的行动。」

奇怪?安兹有点困惑。他拼了命想自圆其说,结果变成随口乱掰。看到面前两人深深点头,安兹虽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只能见招拆招,继续掰下去。

「但是,对,我是说但是。只有这次不一样,我不是有所考量才做出那种行动。」安兹圆谎成功,高兴地说:「这次我没有特别多想,就让计画出错了。」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安兹大人?」

「唔嗯。」安兹低语,慢慢靠到椅背上,用他练习多次,像个主人,且符合支配者风范的威风态度。

「迪米乌哥斯,还有雅儿贝德,你们两人的智慧在我之上。」

「没有————」

两人说到一半,安兹伸出双手制止他们。

「我是说,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那么你们俩之中的迪米乌哥斯拟定的计画,能有什么错误呢?只要照着你的作战计画书进行,一切想必都会完美发展,以无懈可击的形式迎向终局。」

不过那份计画书有够过分就是了,安兹在心中嘟哝。他又心想:那种把一切扔给我决定的计画书,百分之一百会失败。

「所以,我无意间产生了疑问,迪米乌哥斯。能够拟定完美作战的头脑,不只在计画顺利进行时,当状况急遽变化或计画出错之际,是否也能发挥智慧?换言之,我想知道你的应对能力是否也同样优秀。」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咦————!你已经懂了?而且好像全部都弄懂了!)

安兹看到迪米乌哥斯脑筋动得这么快,很想说:「你这么有头脑,为什么会以为我很聪明啊!欺负我吗?」但拚命忍住。

「了不……起……你真的很了不起,迪米乌哥斯。」

「谢安兹大人。」

「所……所以这样考验你,我是很过意不去……」

「没有的事,安兹大人想测试我的能力,对我而言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我必定会做出成果,以回应安兹大人的期许!」

「唔嗯,麻烦你了,迪米乌哥斯。那么我有意在圣王国的一连串事件当中适度犯些错,要求你修正计画,你不介意吧?」

「是!遵命!」

好耶————!安兹心中喜不自胜。因为实在太高兴,感情还强烈到一口气受到压抑。

即使如此,自然流露出的喜悦情绪并未消失。

(很好很好很好,这下就算犯错,也可以找借口说我是故意出错的!呃,不,我当然会尽量不犯错啦。是说早知道这样,一开始就可以讲了。)

安兹没有兴趣看部下的计画失败然后沾沾自喜,但可能会不小心做出让部下困惑的事情。只要像这样先做个保险,部下就不会认为安兹有什么目的,而会适时对失误做修正。安兹好久没有这种肩膀重担放下的感觉,心情极其畅快。

「……我明白安兹大人-->">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