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二章 两人的启程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外传 亡国的吸血姬 第二章 两人的启程

1





自铃木悟与琪诺・法斯莉丝・茵蓓伦相遇的那天起已经过了两天。

铃木悟把这段时间都花费在了探索自己的知识和能力与这个世界的分歧,还有所持道具的能力确认上。

在做好十足准备的当天早上。

两人到了王城的附近。

从废屋──王城近处某所像是贵族所有物的气派房子的围墙内侧,两人偶尔只探出脑袋窥探着城里的情况。

不死者拥有夜视的能力。因此潜入方和守备方都是不死者的话,夜晚没办法占到好处。但是一部分的不死者对阳光──比方说吸血鬼之类──有脆弱性,能力也会减益。

如果假设要去讨伐的那个占领城中的不死者是死之统治者,虽然没有来自阳光的惩罚,但对部下的高等不死者会有效果也说不定。考虑到这点,因此选择白天去袭击。

城里的样子和前日侦察的时候一样,没有任何变化。虽然不是没有陷阱的可能性,但要是害怕一切都有鬼的话就什么也做不了。

「真的要从正面闯进去吗?」

都问第五次了啊,这么想着的铃木悟回答道。

「最初的一步话是这样的。嘛、大概会被发现的吧。但那个时候对方的行动就很关键了。虽然在那之后根据城中的警戒和对手的应对,我们也将采取不同的行动。但最好的还是在第一次侦察时就确定敌方首谋的所在地,发动强袭并在短时间内将其确实地解决掉。毕竟从最初的侦察到抹杀首谋之间所花的时间越久,我方败北的机率也就越大……」

知道铃木悟能够使用第十位阶魔法的琪诺,似乎还以为会从外面使用什么厉害的魔法打倒对手吧。但那种事是不可能办得到的。尤其是对方和铃木悟是同等对手的话,单靠一击魔法是不可能会死的。

然后城主知道刺客单身前来刺杀自己的话,之后应该会加倍提高防守。若是如此,并非盗贼系的铃木悟要单身潜入就相当困难了。

铃木悟看了一眼琪诺。

她装备着铃木悟所借出的各种道具。其中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在手背部分嵌入了大颗闪亮宝石的护手。

这是被称为三原色的护手的上级工艺品。

因为嵌入了减轻殴打效果的<光辉翠绿体>[Body of Effulgent Beryl]、减轻斩击效果的<光辉金赤体>[Body of Effulgent Heliodor]和减轻突刺效果的<光辉海蓝体>[Body of Effulgent Aquamarine]这三种魔法,可以说能够减轻全部的物理伤害。一般来说,这三种魔法后施放的会覆盖之前的效果,因此无法同时施展出来,但是这个护手却是在这规则之外的道具。而且那类魔法所拥有的、能够完全无效化一次对应种类攻击的能力也同样具备。

但这并非是那么方面的道具。

不管是哪一个完全无效化的能力,只要发动一次,这个道具就会坏掉。可如果只是那样的话,也不是不能考虑大量收集后用掉就丢的作战。但它还同时存在着一旦坏掉后四小时之内,该装备部位就无法再装备其他道具这样非常不利的缺点。而且发动的时机并非是由自己决定,而是受到一定伤害后就会强制性的发动。坦白讲、对铃木悟这样等级的玩家来说称其为垃圾道具也不为过。

而铃木悟在道具箱放了十个左右。

大概、在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里的宝物殿里有这个数量的两倍吧。

一想到纳萨力克的事就难过了起来。要是有那里的各种道具,就能采取使用更广泛的选择和魔法也不感到可惜的战略了吧。

(真没出息……)

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已经随着服务结束而消失了。留下的只有过去公会的遗物、飞鼠这个角色以及指环还有这根杖而已。

「那么」重新振作起来的铃木悟最初使用的是<第一阶位死者召唤>[Summon Undead 1st],用此来召唤动物僵尸[Animal Zombie]的僵尸犬[Dog Zombie]。

僵尸的移动速度缓慢。而且这个都市的僵尸居民和铃木悟制造的僵尸外表不同。虽然在YGGDRASIL没办法,但在这个世界里倒也不是不能用衣服瞒过去,不过还是选择了重视速度的僵尸犬。

接着发动了<不死者奴隶·视力>[Undeath Slave Sight]。

这样铃木悟就能看见僵尸犬所看见的视界了。

无实体系的死灵[Wraith]之类能够穿过墙壁,因此适合入侵,但是无法顺利使用<不死者奴隶·视力>。在铃木悟知道之前似乎是能够正常看到的,但是中途上了补丁程序的样子。这个世界的话,补丁是不是就不适用了呢,于是进行了实验,但果然还是不行。

恐怕铃木悟能够使用的全部能力都是上了所有补丁的最新版吧,这么考虑应该比较妥当。



那么,让琪诺来使用不死者奴隶·视力的情况下,会变成什么样呢,虽然涌现出这样的疑问,但由于她无法使用这个阶位的魔法,所以无法进行调查。然而、因为YGGDRASIL的魔法和这个世界的魔法有相当一部分相似的地方,所以说不定也会是打上补丁后的情况。

(到底、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呢)

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这个世界是在游戏中。可要说是现实世界中的铃木悟遇到了什么意外,在临死前的瞬间所见的梦,又无法让人信服。

倒不如说是转移到了异世界————或者说转生,这样的见解感觉还比较接近正确答案。

(嘛、现在也没有考虑这种问题的功夫、吗。对手如果是死之统治者级别的话,被其他的事情分了心,可是会丧命的。必须要彻底把他摧毁、让他无处可逃)

最后让它叼着氪金道具。

交换人偶。

不管是铃木悟来到这样的距离,还是带着琪诺也好,都是针对这个道具的距离,严密计算后所得到的结果。如果无法使用这个道具的话,就没必要特地把琪诺带来了。

这样准备就结束了。

在脑子里下达「去吧」的命令,随后僵尸犬开始向前走了出去。

虽然个人来讲很想让它用跑的,但是确认到都市内的僵尸犬都没有在跑。因为这个的原因,如果被看见的话就会显得很可疑,所以才让它用走的了。

越过城墙毁坏的部分,堂堂正正地穿过敞开的城门。

本以外会有不死者的属下出来的铃木悟,感觉期待稍微有些落空了。

从琪诺那里听说了,占据了城堡的不死者,在最开始看到的时候是没有带着部下的。但是、占据这座城之后也过了相当长的时间,为此他应该已经聚集起了一定程度的、以不死者为主的部下才是。

(嘛、虽说没有是很幸运啦……但又不能保证真的没有)

不死者奴隶?视力由于是使用的僵尸犬的视野。所以铃木持有的看破透明化的能力并不会发动。所以、也有变得透明的不死者存在的可能性。但是、一直畏首畏尾的话,就真的什么也做不了了。

铃木悟让僵尸犬就这么侵入到城里。因为可以从外面观察城内,所以已经知道了城内到处都有僵尸在四处徘徊着。由于没有经过风雨的洗礼,所以僵尸连服装之类的都比较完好,能让人明确的了解到它们是在这座城里工作的人。

这些僵尸就跟刚转移到这个世界时的铃木悟一样,完全看不出对僵尸犬的敌意。也就是说、它们并没有纳入这座城里那个迷之不死者的支配下。

嘛、即使持有和铃木悟相同的能力,也不会把有限的能力用在区区僵尸身上的吧。

「……是僵尸呢。不、是只有僵尸」

「是的。城里有僵尸————变成僵尸的大家在」

也就是说无法看作防卫战力。

随着僵尸犬的前进,铃木悟也开始觉得奇怪了起来。

果然哪里都没有呢。哪儿都找不到本应该警戒在入口和道路的高位不死者的身影。

(能将其纳入自己支配下的不死者,是存在着等级上限的。这即使在这个世界应该也是一样的,虽然也有把强大的不死者配备在自己身旁的可能性。话说回来……一般来说不应该至少在城堡的入口处配备一具的吗?)

继续让僵尸犬在城内前进。

宛如无人之境一般————虽然城内到处都有僵尸在乱晃————不断地前进着。

铃木悟渐渐不安了起来。

不应该会这么顺利。这会不会是陷阱,开始起了这样的自问自答。

(根据布妞萌桑的谁都能轻松PK术,现在可以先撤退观察一下情况,没错吧。但那是对手与自己同格,且拥有PK经验的情况下。也有可能对手没有PK经验,才弄出了这缺乏危机感的、像筛子一般的警备的可能性吗……)

就跟侵入计划一样,穿过在城内徘徊的僵尸们,僵尸犬前进着。从刚才开始就在路上摇摇晃晃地走着,是为了让对方觉得这是普通的僵尸犬误入了进来。

(嘛、虽然觉得应该不会起作用。但位于支配下的————只能接受简单命令的低智能不死者的话,应该是不会察觉、或去报告主人吧)

僵尸犬的前进路线是昨天问琪诺「如果要配置警卫兵的话,你觉得会配置在哪里」的时候得到的,是她认为最安全的路线。终点是琪诺父亲的房间————城堡中最宽广豪华的,如果有敌人首领存在的话,可能性最大的地方。

幸运的是地板和天花板没有因为劣化而崩塌,所以没必要修正路线,没过多久,就接近终点了。如果敌人展开了效果范围扩大的传送延迟[Delay Teleportation]的话,进入到那个范围内所有的计划都会破产,为此这是计算到那个范围边缘的距离。

「接下来会近距离接触。紧急的时候就使用水晶」

「我明白了————悟大人,拜托您了」

记住僵尸犬视野里的景色,让僵尸犬后退。它还有着在铃木悟觉得危险的时候,使用氪金道具交换位置的作用,所以真希望它能顺利逃走。

连续给自己加上BUFF。

不能够忘记的是看破。僵尸犬的视力存在着极限。弄不好这一路上真的存在透明化的不死者。说不定现在也正尾随在僵尸犬身后。这份警戒也是必要的。

然后最为重要的是完全不可知化。



没有变更武装的必要。来这之前已经装备了相应的、对付死灵系魔法吟唱者的装备了。

铃木悟使用高阶传送[Greater Teleportation]的瞬间,就被传送到了之前记忆的场所。

环视周围、确认有没有僵尸犬看漏的不死者。

————没有。

没办法松一口气。取而代之的是由于害怕产生的紧张感充斥着由骨头组成的身体。

想到自己来到敌人根据地的瞬间,本该没有的心脏,却好像因为紧张发出了咚咚咚的响声。但是、多亏变成了不死者的原因吗,这份紧张感并没有让身体变得僵硬。

使用飞行让身体不接触地板的同时,不发出任何声响的前进着。

逐渐靠近国王的房间。

马上就到了。就在这时、房门突然打开,能从中看到不死者的身影。

铃木悟的脸色一口气变得铁青了起来。

最糟糕的形式之一。

遭遇战。

看到的不死者的身影、与从琪诺那里听来的外表和装备都非常接近。





死之统治者样子的不死者单独现身并没有让铃木悟感觉到机会的来临,相反感到的更多是危机感。撤退这两个字在脑中浮现,但是起初的计划就是强行侦查,怎么能一张对方的手牌还没看到就回去呢。

与对方交流的想法从一开始就没有。于是铃木悟像躲在暗处的杀手一样发动了魔法。

「<魔法三重最强化·现断>[Triplet Maximize Magic Reality Slas]」

一上来就是能给予对手最大伤害的魔法。这是可以不用考虑对方属性的优秀一手。但是这样一来也获得不了多少情报。不过顾不上确认对方的抗性了,也没什么时间用<时间停止>[Time Stop]之类的魔法寻找对方的弱点。

被第十阶位伤害最高的魔法击中,不死者摇晃了几下。

铃木悟马上考虑起了下一步。

(要一击解决死之统治者是不可能的。那么连续用相同的魔法攻击如何?不、对方可能会用传送逃走再带领援军返回。那么要优先阻止对方传送吗?发动攻击之后<完全不可知化>已经解除了,要再次发动然后逃走吗?说到底面对能侵入这个强大不死者根据地的入侵者,敌人单枪匹马现身的原因又是什么?怎么没看到他的部下出现呢?是轻敌吗?)

高速运转的思考之中,铃木悟突然灵光一现。

这些都是陷阱,是为了制造铃木悟离开琪诺的机会。

「啧!」

情急之下铃木悟不由地发出了声音。

很有可能是这样。

而就在这时趴在地上的不死者如同经过了长久的岁月一样崩坍,只剩下装备滚落在地上,其中也包括琪诺提到的重要道具————水晶制成的短杖。

「死、死了?」

不可能。

铃木悟心中想道。就凭那一击根本不可能打倒死之统治者。

(难道是幻术?)

铃木悟立即否定了这个想法,对于他这样的不死者来说,如果不是特殊的幻术或者专门的职业能力是不会起到效果的。所以这应该不是幻觉。

(不、等等。这难道是YGGDRASIL中没有的、这个世界独有的幻术特化型死之统治者?按照得到某些能力必然失去另一些的基本原则,作为代价他失去了对于不死者的支配关系?也不是没有可能吧?)

当然、铃木悟也有过「这是琪诺高估了对方的实力,实际上对方很弱小」的怀疑。但是比起因为低估对方而造成的失败,高估对方造成的失败受伤应该会轻一些。

后者最多也就是被当成个笑话而已,但是前者可就没那么简单了。为此铃木悟否决了高估对手的观点。

那么由现状得出的答案就只剩下一个。

「陷阱!」

那么陷阱的目的是什么?

交给替身与自己相仿装备的理由又是什么?从屋子里出来真的是偶然吗?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就应该认为对方已经得知了自己的行动。

(消息走漏了?那就应该是针对我或者琪诺————甚至同时针对我们两个的陷阱!)

如果这只是针对铃木悟的陷阱,那么这里就是能确实将铃木悟置于死地的地方,多停留一秒钟就多一分生命危险。但是如果敌人的目标是琪诺或者两方呢?

经过观察周围并没有敌人发动攻击的迹象。

(呃!)

只是针对琪诺的可能性最高。毕竟铃木悟只是几天前偶然出现在这的人物。

(————不!等等!有没有可能是这个不死者将我召唤到这个世界来的?但是————会有这种事吗?一般来说应该是针对琪诺的陷阱)

或者也可能是这个王城有什么秘密,所以要寻找关键人物琪诺。就像铃木悟所做的一样对方也在监视着铃木悟和琪诺的一举一动吧。对方很可能是在等待机会,将琪诺手中的铃木悟这张王牌分离开来。

(有一手!)

考虑到这是陷阱的可能性很高,铃木悟痛快地称赞了敌人。

大概一直都没能跳出敌人的五指山。

现在如果去找琪诺,很可能会遭到事先埋伏好的、敌方主力的致命攻击。如果是铃木悟的话,不————布妞萌的话确实会这么做吧。

如果是他的话应该会用琪诺作为人质来与对方谈判吧。

简直是一箭双雕。

铃木悟现在能采用的最优方案是传送到安全的地方。之后如果琪诺被对方抓住的话就找机会把她救出来,实在没机会就只能就此别过了。

从对方的角度来说,没有在这里杀掉铃木悟是因为对他有所忌惮,如果铃木悟就这样夹着尾巴逃走了的话应该也不会追击。只要他们没有从琪诺那里得到什么就行了。

「切」

砸了咂嘴,铃木悟向窗外看去,决定向空中传送。

如同侵入城内时一样视野立即发生了变化。看来城内并没有设置任何阻碍传送的手段。能够通过传送侵入城内但却无法传送离开,这是铃木悟所提防的最坏的情况。

虽然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既不能通过传送侵入也不能通过传送逃离的,但只是不能通过传送逃离的迷宫也有很多。

从空中向下看,琪诺藏身的贵族洋馆的外墙一目了然。凭借化身为飞鼠时的视力提升,可以看清那里跟侵入之前并没有什么变化。即便再怎么仔细观察,也没有发现琪诺周围有敌人出现。

(这是……在用琪诺当做诱饵?原来如此。计划应该是等我上钩了再一起捕获吧。有点厉害啊)

铃木悟微微一笑。

这是将对方的计划完全看破之后的笑容。

铃木悟发动<完全不可知化>,从空中望去。

(敌人察觉到空中的我,在地面上采取行动的时候,就是救出琪诺的好机会)



铃木悟为了看到敌人的动向,在空中持续观察着琪诺。

就这样过去了三分钟。

除了风在空中吹过之外,没有什么东西传送过来,也没有什么东西飞过来,更没有什么东西攻击琪诺。

(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对方不采取行动?难道是————在等我的行动?然后再后发制人!?)

「可恶!真有两下子啊!」

铃木悟自言自语道。

对方的头脑相当清楚啊。他们也知道我们这边不想被干掉。那么————就这么办吧。

铃木悟决定主动出击以改变现状。

使用<讯息>与琪诺取的联系,然后改变战场的位置即可。

「琪诺、是我,悟。我现在在空中看着你。你现在的位置很危险。立即向潜伏的下水道移动」

『骗人!』

这句话之后<讯息>就被结束了。

「什么!」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琪诺完全不可理解的反应让作为不死者的铃木悟陷入了混乱。

(<讯息>是骗人的?……难道琪诺已经中了敌人的魔法?但是她也是不死者啊?应该不受精神干扰的效果啊。不、那只是YGGDRASILl的知识,这个世界可能不死者也会受到精神干扰?搞不明白了!难不成琪诺从一开始敌方的人?但是连潜伏地都是她找的应该不会是敌人的指示吧……该怎么办呢?)

这样的情况既没有在轻松PK术中记载,铃木悟也没有任何经验可谈。

是不是应该不顾一切的逃走了,铃木悟这么想着。从空中开始观察琪诺的周围,已经足足七分钟没有任何变化了。

听够了风声的铃木悟小声说道。

「……什么动静都没有啊」

徒然的等待使得身处性命攸关的战斗中的兴奋感荡然无存。

(不、这也是敌人的陷阱。对于我们不死者来说时间算不上……虽然等待很让人难受,但是算不上什么。敌人肯定是在等我焦躁地冲出去的时刻吧!)

心中有一个声音在说着「大概是那样没错」的铃木悟打消了逃走的想法,就这样继续等待着。

————十分钟已经过去了。

(……奇怪了。绝对不对劲了。总之先下去把僵尸狗……啊。那样的话带着课金道具的僵尸狗就会消失……道具也会找不到了。呃……)

想要派它去琪诺那边送点什么过去也是不行的。

不能够召唤,也不能创造不死者。

考虑到对方有可能错开我们进入下水道里面,就在那里配置了还算强力的不死者。现在把那些不死者消除的话,就要担心敌人会不会在撤退时埋伏在下水道里了。

就这样想着,将意识切换到刚才用多余魔力召唤出来的僵尸狗,它现在也已经回到城门附近待机了。

(那么是不是应该让他们去琪诺那边为她带路呢?)

敌人之所以不采取行动也可能是因为发现了在空中的铃木悟。所以如果铃木悟不见了,敌人也有可能会采取行动。

考虑到这一点,铃木悟再次发动<上位传送>,传送到了距离琪诺所在位置不远的房屋庭院里。

确认了城堡方向看不到这里之后,开始让僵尸狗向琪诺的地方移动。

因为琪诺好像还在使用<透明化>,僵尸狗也是看不到她的。但是,僵尸狗到达刚刚在空中看到的区域的时候,琪诺的身影却突然出现了。

僵尸狗拽了拽琪诺的衣服的下摆。

琪诺好像立即理解了其中的意思,开始跟着带路的僵尸狗一路小跑起来。

终于从隐藏起来的铃木悟这边也能够看到被僵尸狗带过来的琪诺了。但是还不能松懈。高位的盗贼系不死者虽少但也是存在的。那些家伙也有可能会发动奇袭的。

「悟大人!您平安无事啊!」

已经远远超出了预定的时间,她大概也很担心吧。琪诺面露喜色,但是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

「过来!」

铃木悟跳了出去,抓住了琪诺的手。已经没时间向瞪大双眼的琪诺一一说明了。铃木悟立即发动了<上位传送>,带着琪诺和僵尸狗回到了下水道中的据点。

到达之后马上确认了周围,特别是入口的门的情况。门一点打开过的痕迹都没有。漂浮着的眼球尸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可以认为这里是安全的。

「呼」

回到这里铃木悟才松了口气。然后想起还是得和惊讶的琪诺说明一下。

消除掉了僵尸狗,捡起了课金道具之后,铃木悟开始了说明。主要是消灭掉了琪诺所说的不死者是不错,但是对方实在太弱,也可能是替身之类的东西,所以就选择了撤退的事。

「不、我觉得并没有那种事。难道不正是因为悟大人这样的大魔法吟唱者才能轻松将其打倒的吗?」

「如果和我同是死之统治者的话,应该不会那么轻易就被打倒才是」

「我跟对方实力相差太远,我除了对方实力很强之外一无所知。也可能有这方面的原因吧?」

「我也考虑过这一点……那么、我一个人再去查看一下吧」

虽然很危险但也只有这样了。

铃木悟虽然可以感知到不死者,但是却不能感知到对方的强弱。所以除了亲眼查看之外别无他法。

「非常感谢」

「但是需要一两个小时的搜索时间,所以你要在这里等一等」

给眼球尸下达保护琪诺的指令之后,铃木悟再次传送到了贵族宅邸。从那里观察城内的样子,既没有什么骚动,也没有加强警备的迹象。

使用<第十阶位死者召唤>[Summon Undead 10st]召唤出了强大的不死者送进了城内。但是并没有发生战斗。于是铃木悟下定决心紧随其后进入城内。





沿着僵尸犬走过的路线前往王座之间。

在抵达目的地的过程中,没有发现僵尸以外种类的不死者。

王座之间的门敞开着,刚才消灭的那个不死者装备着的长袍等道具散落在地上。

(不是吧……莫非真是那家伙太弱了?————啊、糟了,犯了一个错误。说不定刚刚那个的确是替身,而真身意识到无法赢过我于是直接逃掉了————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早知如此,当时不用攻击魔法,而是用<次元封锁>[Dimensional Lock]之类的控制法术起手或许会更好?)

棋错一着啊,一边这样懊恼着一边控制着随身的不死者进入室内。虽然屋里没有不死者的反应,但不能排除还有不死者以外卫兵的可能性。

确认了手下没有受到攻击,铃木悟走到了房间前,窥探着屋内的情况。

放置着的大量桌子多半是从其他房间搬过来的,很多书籍摆放于其上,堆积在一起形成了座小山。地上凌乱的散落着一些羊皮纸和草纸,上面写满了铃木悟不认识的文字。

感觉上像是学者,或者是与各类纸面资料打交道的文职人员的房间。

「资料都在这里……人却不在?」

铃木悟把脚下的道具全部收进道具箱,虽说很想立刻就确认一下其中的内容,但当下还是以确保周边没有强大不死者为最优先事项。

铃木悟差不多把城内翻了个底朝天。

两小时后,他双手抱臂,陷入了沉思。

(哪儿都没有!逃了……应该是不会的吧。只有它自己也就算了,在我眼皮下带着所有部下逃离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这些看上去像是资料的东西都还留在这里。除此以外也没有其他被使用过的房间……基本可以确定就是对方太弱了吧)

铃木悟对自己不知道白白浪费了多少时间,又白死了多少脑细胞一事而感到泄气。可以说这就是没有事先做好预案就开始战斗所带来的必然失败。

(要是被布妞桑知道了这件事的话,一定会训斥我半天吧「之所以会进行的那么顺利了,纯粹只是因为运气好罢了」云云)

实际上如果敌人并非这般弱小的话,说不定我会更加狼狈吧。这里跟游戏不同,或许生命就只有一次机会————毕竟还不知道复活类魔法是怎样的机制————所以要更加的惜命才行。

坚定了内心的想法之后,铃木悟启程返回琪诺的所在之处。

「唉、僵尸依旧还是僵尸吗……想要恢复原状果然没那么简单啊。不过也正因如此这件事才尤为重要……说到底真的能救得回来吗?」

铃木悟从道具箱中取出那时捡来的短杖,看了一眼之后又收了回去,发动了传送。





2





铃木悟带着琪诺,重新返回了城里。这回他打算仔细的在城内再探索一遍。把能够发动<飞行>魔法的道具借给琪诺,两人一起使用<飞行>魔法在城内四处搜索。琪诺需要做的、仅仅是确认一下城内有没有跟她曾住在城里的时候不一样的地方。但话虽如此,如此庞大的城堡确认下来也是需要不少时间的。

最终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琪诺的双亲被关在她母亲的房间之中,虽然仍是不死者,但倒也安然无恙。看样子那个不死者除了将王座之间当做研究室之外,对其他的事都没有什么兴趣。

于是便暂时返回了下水道,计划等琪诺的魔力恢复之后,就再一次使用<飞行>前往城内的王座之间,进行详细的调查。

太阳落山、夜色逐渐降临在了大地之上。

王座之间分隔成了三个房间,与门扉相通的房间里书卷堆叠成山,第二个房间里存放着多半是从全城各处搜刮来的宝物,最后一个房间则是被不死者当做了研究室,里边有的是一些迷之溶液以及挥之不去的恶臭。

铃木悟听取了琪诺的想法,暂时将所有道具都装进了道具箱,重量方面还是足够承受的住的,随便找了个房间把这些东西放了进去。

琪诺本来提出想要回自己的房间,但被铃木悟驳回了。如果要这么做的话,一开始就没有必要特地使用<飞行>来探索。

接下来决定前往女仆曾经使用的房间。在最初探索的时候,铃木悟与手下的不死者准备进那个房间时,结果刚一打开门就被白色的尘埃蒙的满脸都是,现在倒是没再有扬尘了。

「好多灰尘啊……」

早有-->">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