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四章 超越者们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外传 亡国的吸血姬 第四章 超越者们

1



「呐、悟、为什么要来这附近?」

这次旅途的第一目的地、就是那座可疑的山脉,

特别是离凯提尼亚斯山脉最近的那座城市。

山脉的附近、也就是茵蓓利亚国的邻国————艾纳同盟国的城市,斯鲁克3号城。

虽然说不上是艾纳同盟国的首都,但与周边国家的城市比起来,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大都市了,而且人口充足,数量超过了40万。两人乘坐带篷马车,向着目的城市的方向已经走了四天了。按耐不住的琪诺终究还是这么问道。

离开茵蓓利亚已经五年了。

明明至今为止连靠近都没有靠近过,却突然————大幅度偏离原定方向————向着斯鲁克3号城前进,也难怪琪诺会有这样的疑问。

老实说、已经没有继瞒着琪诺的理由了。只要老老实实回答「那座山脉或许有让琪诺你们变成不死者的原因,所以想去调查一下」就好。

可即便如此,铃木悟还是没说出口。

因为就算是铃木悟自己,也没办法说清他来这里的理由。

就个人而言,好奇心才是铃木悟想去那里的最大理由,但是若铃木悟真这么说了的话,琪诺肯定会从各个方面来推翻他的说法,然后再改变带篷马车的行进方向。要是琪诺说「悟没有必要让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那铃木悟也只能回答「是啊」了。

而另一个原因就是,铃木悟不想给琪诺带来无谓的期待和希望。

期待与现实的落差越大,失望也就越大。正如铃木悟一直抱着也许某个公会成员会来的期待,而当他发现谁也没来的时候,变得非常失落那样。

三年前、铃木悟目睹了琪诺佯装放弃希望的样子。那么、如果现在铃木悟带给琪诺希望的话又会如何呢。

铃木悟显得有点不安,隐约看到了过去————刚遇到琪诺时的样子。

所以铃木悟还是选择了努力糊弄过去。

「嗯?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啦」

「……真的吗?」

琪诺探过头来观察着铃木悟的表情。但铃木悟完全不怕。骸骨的外表上没有一点表情。也不用担心心脏的跳动状况。

也就是说即便说谎也应该不会暴露才是。

但琪诺眯着眼,一直盯着铃木悟的样子,还是让他有点不安。本不可能流汗的身体,握住缰绳的手还是在法袍上擦了一下。

而随即琪诺也断言道。

「骗——人」

「没骗你哦」铃木悟立刻回答道。这只是在诈自己而已、一定是这样的。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回答的如此迅速。连自己都想夸一下自己了。

话语丝毫没有紊乱,仿佛没有表现出任何感情。无论是谁听了都会认为铃木悟说的是实话吧,然而————

「就是骗人呢。悟、肯定也有什么苦衷吧。自从与你一起踏上旅途已经五年了,即使脸上没有表情,是否在说谎这种程度我还是知道的」

「…………」

琪诺的话语中蕴含着力量,能感觉到她非常有自信。也就是说、她非常确信铃木悟有别的目的。

虽然很想说是自己想多了,但是她的确看穿了铃木悟内心的想法。

铃木悟不经意地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庞。冰冷而生硬,没有任何感情的骸骨外表————这样的脸上究竟是怎样浮现出能被琪诺读懂的感情的啊。

「……不愧是琪诺啊」铃木悟放弃似地叹了一口气「呼呼呼」琪诺则爽朗地笑道。

「已经五年了嘛。大概都能知道悟在想什么了,毕竟一直在你身边嘛」

「……已经五年了啊。也是、这么长时间的话,光是看我的脸,就能知道我现在是怎样的一个心情也说不定」

在YGGDRASIL中游戏角色的表情是无法改变的。要判断对方当前的心情,只能依靠声音。一如既往的声音,少许不同的声音。这并不是只有铃木悟才会的特技。铃木悟在失落的时候,让自己强颜欢笑的样子也被其他人看穿过。

那个人说的话至今还留在心中「毕竟是伙伴,大概还是能明白的啦」

「————是啊、是这样啊,琪诺」

「嗯?怎么了?感到寂寞了……啊咧?……很开心?悟?」

「啊……没错、琪诺真的能理解我的心情,这种感觉绝不是寂寞。硬要说的话……怎么形容呢……应该是感谢吧」

铃木悟攥紧了手中的缰绳。

决定了。

已经做好觉悟了。

绝不退缩的觉悟。

正因为如此、铃木悟才说出了早已准备好的谎言。

「目的地是艾纳同盟国的城市,斯鲁克3号城。我打听到那里有珍稀道具的相关情报,这次的目的便是将其回收」

「骗、人?有点不太自信呢,但感觉好像还是在说谎。不过嘛、算啦。虽然悟好像还在隐瞒些什么,但肯定是在担心我吧?」

铃木悟犹豫着是否要点头,但若是点头的话就等于承认了自己在说谎。

「没事的、悟,不要在意啦,走吧」

「啊、谢谢你,琪诺」

在靠近艾纳同盟国边境的地方,长长要要塞防线拦断了去路。构成要塞防线的并不是厚重的石块,而是用木头做的简易围栏。

不难想象这些建筑是为了抑制僵尸的蔓延而建造的。仅仅只是僵尸的话,这种程度的建筑应该足以应对,但僵尸真正的威胁在于数量。有着像一国人民那样的数量————数百万的僵尸一次涌进来的话就真的毫无招架之力了。但想要沿着国境线以公里为单位建造的防线,短短数年的时间还是太短了。



在拉开一定距离的地方停下,用<飞行>从上空以粗略地感觉观察了一下,没有发现类似关卡的东西,通往艾纳多种族同盟国的道路被完全隔绝了。在此之上、还确认到了巡逻兵的身影。

即使跟他们说“让我们通过”想想也知道是不可能会放行的,因此使用<传送门>连同带蓬马车一起向前方传送了。

然后沿着早已没人使用的街道行驶马车,感觉也已经没有必要做夜营的伪装工作了,就这样日夜兼程,保持一定速度地前进着

横穿了数个有僵尸徘徊的都市,已经离斯鲁克3号城都市只剩距离不到1天的路程了。然而他们却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很奇怪啊」

「是啊、是很奇怪」

在琪诺的国家见到过各种各样的僵尸。并不光是人类的,好像超过一定大小以上的生物全部都变成了僵尸,在野外也遇到过慢吞吞步行的野兽僵尸。这一点艾纳多种族同盟国也是一样的。

可是、在接近斯鲁克3号城都市后就变得看不到它们的身影了。

或许是什么人退治了僵尸吗,但通常会连同野外的野兽僵尸也一并退治吗。

这便是由此而产生的问题。

铃木悟瞪向前方————这条道路前方所在的斯鲁克3号城都市,以及在那更前方的凯提尼亚斯山。

如果这个异常情况仅仅只发生在这附近的话,绝对是有某种关系存在才对。

在那之后就这样任何事都没有发生看到了斯鲁克3号城都市的大门。接着从凯提尼亚斯山开始延伸的山脉也呈现开来了。

大门表现出了这座都市的巨大以及壮丽。

艾纳多种族同盟国原本是多个种族联合而成的国家。在那之中也有着高智慧的巨人。所以应该是有这层关系的缘故吧。

然后这里也没有僵尸的影子。

在有些都市有时能看到从大门游荡出来的僵尸,但在这座都市则完全看不到。如果大门紧闭的话那的确不会出现那种情况。

但门本身却是敞开的。

(……难道只有这座都市有某种守护,而没有被僵尸化?)

铃木悟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

斯鲁克3号城都市的人口有四十万。

有这么多避难民众生还下来的话,应该会引发巨大骚动的吧。如果不放弃都市,就这么住下来的话,应该会有严密的警戒措施。

但别说警戒了,甚至连一丝嘈杂声都没有从斯鲁克3号城传来。

确实还有一定的距离。可就算是在这种距离下也未免太过安静了。

没有居民、也没有僵尸,就如同被放弃的都市一样。

(有谁来到这里,把僵尸都扫荡了?虽然不能说完全没有可能,但也没有理由不解放沿途其他的都市吧?还是说像那个“深渊之躯”一样、拥有一定强度的不死者将其纳入支配下了?)

的确、如果考虑到离活人居住都市的距离和周边僵尸化的状况的话,在选址并不坏。因为是大都市、所以应该有各种各样可供于研究的魔法道具和书籍等物品。

「真是符合死者魔法师喜好的选址呢」

一番喃喃自语后,自己脑内的琪诺开始了严格的评估,铃木悟只得重新认真思考了起来。

不过情报不足。看来无论如何都有必要进城了。

「……吶、悟。所以、你是要进这座都市吗?越是靠近那座都市,就越看不见僵尸了……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

「虽说并不是为了这个理由才来的……但看来有必要稍微调查一下了啊」

铃木悟迷茫着该让琪诺如何行动

应该在都市外用<要塞创造>[Create Fortress]做出要塞后,将她留在那儿吗。还是说应该一起带到都市中去呢。虽然可以的话想要借用她的智慧,但还是应该让她回到安全的地方去吗。

斯鲁克3号城都市只不过是用来调查山脉的营地,为了能够轻松地传送才考虑来这里的。

没想到这里已经发生了异常状况。冷静下来想想、元凶并非山脉,所有的原因都来自于这座都市的可能性,自己从头到尾都不曾考虑过。这是个令人痛恨的失误。

「我也要一起去哦。那个、或许,悟觉得这里会有危险,想把我留在这里独自行动,不过有关魔法的知识我可是在你之上哦,所以我也要一起去,如果要战斗的话————悟会保护我的吧」

「————啊啊。是啊。我会保护你的。这就是职责分工————脑力工作由琪诺负责,暴力工作则由我来负责」

实际上、如果真的存在某种线索的话,有琪诺的智慧确实让人安心。

那么、作为暴力担当的铃木悟在受到某种威胁的情况下,能够好好保护琪诺吗。

应该是可以的。

就连以那个最强的敌人————七彩龙王为对手时,自己也有把琪诺好好地保护了下来。更准确的来说是争取到了逃跑的时间。不过、夜郎自大是愚蠢之人才会有的举动。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次也同样不能粗心大意。

以下内容由@银雪星霜✨ 提供



「琪诺,平时的水晶交给你,在我发出信号、或是受到敌人一击时要毫不犹豫的使用哦?」

从道具箱里取出的是注入了<高阶传送>的封魔水晶。

封魔水晶算是稀有度相当高的道具了。于此相对的使用起来也很方便,到了高等级的时候会大量的用到。为此、铃木悟所持有的也并不多,过去的伙伴们留下的道具中也几乎没有封魔水晶。

为了慎重起见才将如此贵重的道具交给她。

如果是铃木悟的话,只要一击就能干掉琪诺。那么如果遇到击鼓相当的敌人时,对方同样也做得到吧。

为了在遭遇那种存在时能够有所应对,做到有备无患是理所应当的。

铃木悟一边转让水晶,一边在考虑注入水晶的魔法是否合时宜。

<完全不可知化>在用于逃跑的意义上或许更为便利,但如果是为了拉高琪诺的生存率的话,<高阶传送>就是唯一选择。

琪诺光使用<完全不可知化>的话恐怕还无法保证万无一失。

虽然也有注入了<完全不可知化>的卷轴,但像琪诺这样的低等魔法吟唱者无法使用。短杖[Wand]中无法注入这个魔法,所以铃木悟自然也没有。如果想要弄到的话,只能用能够向运营商请愿的世界级道具[World Item]了。要是有法杖[Staff]的话,琪诺也能够使用,但遗憾的是铃木悟并没有注入了<完全不可知化>的法杖。

<完全不可知化>乍看似乎是相当有效的魔法,但因为它无法对他人施加,在团队行动中意外的派不上用场。虽然也有作为伏兵时用到的可能性。不过与其说是铃木悟、不如说如果对手是飞鼠那种等级的话,拥有能够看破的魔法或特殊能力的情况居多。

搞不好会变成敌人看得见而同伴却看不见,从而导致连回复或支援等都做不到的最坏情况。

简单来说、多数玩家都将<完全不可知化>理解为是当对手等级比自己低,或是应付多个敌人时而对自身使用的魔法

因此、一般玩家都不会选择去学习,而是通过消耗道具来弥补。

铃木悟却相反,正因为他为了能使用更多魔法,选择不依赖消耗道具而亲自学习,所以到了这种时候也就拿不出相应的道具了

没想到在这种地方拖了后腿。

「嗯、我知道了。那么传送目的地就定在常去的地方?」

铃木悟表示了同意。

在距离这里两千公里以上的都市,作为传送目的地之一,是两个人作为避难所购买的一栋小房子。

接着、铃木悟将名为“吉利斗篷”的遗产级[Legacy]道具交给了琪诺

【※请参考百度“吉利服”】

虽说看上去好像是挂着很多布料和线的破烂斗篷,但却是更够赋予额外隐秘系能力的道具。

虽然没有隐秘系技能的话就几乎没有意义,不过有额外的附加效果,为了特化而追加的额外效果还挺高的。

就连百级的铃木悟,如果不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看,穿上后的琪诺就会显得有些模糊————就好像溶入了风景中一样。对发现能力较低的对手来说有着很好的效果。

顺便一提、这件已经不记得从谁那里买来的道具,铃木悟只有一件,所以自己依然保持原样。

指示因斗篷的力量而变得模糊的琪诺使用<飞行>和<透明化>。然后两人就开始向都市接近了。

两人从上空看向都市。

没有遮蔽物的地方对于敌人来说也同样一览无余,所以有攻击向这边飞来的可能性非常高。不过从另一方来讲,这样飞行也更适合收集情报。

将这两方面放上天平,铃木悟选择了后者的重要性。当然也使用了<延迟传送>[Delay Teleportation]之类能用的魔法来作为警戒。如果在遭到攻击,只要在附近的话,也能够成为保护琪诺的盾。这是装备的护手、遗产级道具————英雄守卫[Guardian Heros]的能力。

而随着眺望都市,这里的异常性也变得更为鲜明了。

「悟……一个人都没有呢」

「是啊,没有人,而且————哪儿都没有僵尸呢」

确认完毕后,一边和琪诺降落,一边思考着都市的异常性。

得到的可能性就是有谁侵入到都市中,然后扫荡了四十万僵尸。

但是那种事恐怕很难做到吧。

并不是说会输给僵尸这种最低等程度的不死者。但至少、应该会留下尸体才对。

在YGGDRASIL中的话,尸体会随着时间消失,僵尸也是一样的。可是在这个世界中的话,僵尸在被打倒后,尸体应该会永远残留下去才对。理所当然的,死掉了的僵尸从腐烂开始,经过一定时间后会变成骨头,再经过一定时间后才会崩落吧。

虽然是题外话,还能够行动的僵尸因为有着负能量生命的关系,并不会腐烂,也不会寄生蝇虫。可一旦被打倒后,负能量生命消失后就会像一般那样开始腐烂,蝇虫在其中产卵,小动物会进行啃食。

从事件发生开始已经过去四十年以上了。

有没有可能是已经将四十万尸体掩埋或是火葬了呢————

「————琪诺,你觉得会不会是军队攻入了这里,打倒所有僵尸,进行安葬后回去了呢?」

「我想不会。虽然只要带上一万人左右的士兵,挖个巨大的坑洞,然后将尸体丢进去埋掉就行了。但那样一眼就看的出来,现在哪里都没有那样的痕迹」

「火葬呢?」

「我想更不会了。打倒僵尸后只要将其扔进房屋里,连同房屋一起烧掉就行了。不过大致看下来,也没有烧过的痕迹呢」

目前为止、铃木悟也同样没有看到类似的痕迹。





很明显琪诺观察的比铃木悟更仔细,不过这没有什么好惊讶的。在这五年的旅途程中、这一点已经是很清楚的事实了。

「如果有的话————那也是高级神官的集团施放的破坏不死者之类的吧?」

「原来如此……」

因为如果是那样的话僵尸会变得七零八落地碎裂,僵尸的消失也就能接受了。不过、破坏不死者有每天的使用限制,如果等级低就无法使用那么多次。因此、要是不投入相当的人数,想将浊流一般涌来的四十万僵尸群破坏殆尽是做不到的吧。

虽然参加了的人数越多情报就会越容易泄漏,可是尽管打算好好地竖着天线,可铃木悟还是没有得到那样的情报。

「还有就是悟用的“超位魔法”来着?虽然如果有那种广范围魔法的话就另当别论了,不过不进入都市详细调查的话是无法弄清楚的吧?」

「也是啊。那就小心点进去吧」

「嗯!」

两人从正面通过大门。

虽然用<出纳送门>一下子潜入都市内更安全。但首先得以自身为饵,试探发生了什么,是否潜伏着什么人。

当然了、悟为了即使受到来自都市内的攻击也没问题,而走到琪诺的前面遮住了射线。虽然敌人以范围攻击轰过来的情况这么做没有意义,可如果是对单攻击的话自己就是优秀的肉盾。

平安地通过无人的大门后,出现在面前的是大街。

恐怕是这个都市最大的大街吧。

连这个曾经应该非常充满活力的地方也没有僵尸的身影,即使竖起耳朵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只剩下令人恶心的静寂。

那是种仿佛所有的居民放弃了这个都市一般的光景。但是让人不觉得是自主放弃了的。毕竟店里的商品都还好好的放着————虽然都生锈或者变坏了,调查过后连货币也好好地放着。

虽然不可能是自主地离开,但也不觉得是被什么人入侵了。

(不————有可能是被目标并非是金钱的什么人入侵的吗?)

魔法道具有着金山银山都买不下到的价值。如果这个都市有个强力的魔法道具的话,说不定只要对它出手,这个都市所有财物合起来的价值都没它高。

不过这个推测也有值得怀疑的地方。虽然不一定没有盯上那种道具的人,不过有的话应该会有更精明的方法吧?比如让拥有盗贼系特殊技术的人潜入什么的。

「那个、悟。悟可以支配不死者吧。可以用那种能力让僵尸全部到外面去吗?」

「虽然做得到,不过支配不死者有着各种条件。比如一次能支配的不死者的合计等级和数量之类。如果这个都市的全部居民都化为了僵尸,要把它们诱导到什么地方的话得重复到厌烦为止喔」

「即使这样、反正是不死者所以可以无视寿命限制重复去干吧?」

「你是说来了像“深渊之躯”那样的不死者集团吗?虽然不是做不到……不过在这个宽广的都市里重复来回走和支配?只是我感觉既然是不死者就不会被袭击所以置之不理也没事啊……嗯、如果是那样的话真是努力得让人敬佩」

「那道具之类呢?」

「就我所知————没有能无限使用的道具」

如果有那种破坏平衡性的道具,应该是世界级道具那类的吧。

「……唔。就算再继续想也突破不了想像的层面。果然有什么情报就好了」

「那去城堡看看?」

琪诺所指的方向是支配近邻的侯爵城堡。位于略微高起的山丘上,可以看出围着它的是相当坚固的城墙。

铃木悟赞同了那个意见。

如果有谁留下了形迹的话应该也会在城里吧。毕竟是都市里最为华美、同时也是最宜居的地方,作为据点正为适合。而且城里耸立着好几座尖塔,要俯视城镇感觉是个理想的地方。

两人正大光明地————使用<飞行>魔法,几乎直线地前往城堡。

俯视的话能看到无人的都市。那是恐怖得连小动物的气息都没有的空虚都市。要是还有僵尸在晃悠反倒没那么可怕吧。

「不过,什么动静都没有呢」

虽然帅气地说出动静什么的,不过铃木悟并不怎么清楚那方面的事。只是、部分怪物会释放着压倒性的存在感是事实。铃木悟所遇见过的怪物中发出最巨大存在感的便是七彩龙王。

「……这座都市是因为别的理由被毁灭……吗?」

「疾病?毒?那就奇怪了吧?假设就算是发生了疫病,那种情况也会焚烧处理,我觉得都市内会有好几处那种痕迹」

从上空观察都市时,得知虽然有像是贫民窟的东西,不过实在没找到那样的痕迹。

就在铃木悟钦佩琪诺看得真仔细时,琪诺继续说道。

「既然疫病蔓延可能性很高的贫民窟也没有那种痕迹,那种可能性不就可以驳回了吗」

铃木悟可没法考虑到那种程度。不愧是琪诺。

「那么————是不是这座都市毁灭而引起了连锁性的不死者化现象呢?例如会不会是我这样可以展开即死气场的怪物在都市内来回移动什么的?」

「不过如果是那种情况,没有尸体这点就奇怪了吧?简直就像所有人在一瞬间内消失了一样。而且如果是自发从这里逃离的话把财物全部丢下也很奇怪……」

铃木悟和琪诺不解地歪着脑袋。

到达了城堡的两人毫不犹豫地向里前进着。

琪诺握住了铃木悟的手。

在危险的地方这是步坏棋。

占用了一边手会在进入战斗时变得十分不利。但是铃木悟什么都没说握住了琪诺的手。

然后虽然把城堡大致都巡视了一圈,不过什么形迹都没能发现。不用说、因为铃木悟和琪诺都不是探知系,如果潜伏着高等级盗贼职业的话没可能发现得了。但是、有证据让他们确信并非如此。



「灰尘…都堆积起来了。看来这个城堡从很久前就没了人,也没人进来过」

看起来就像是不死者化开始前就放弃了这个城堡,或是同时放弃了都市。

「该怎么办?」

「粗略巡视了下,感觉这个城堡里也没有发生过什么事的痕迹。首先到这个城堡的宝物库看看吧。说不定有什么厉害的道具。」

「嗯」

破坏掉坚固的大门,施加的魔法陷阱以铃木悟的抵抗力强行无效化,盗取里面的所有宝物。虽说这样并非为钱,只是铃木悟想得到稀有道具的兴趣。

姑且同时在鉴定,所以离盗窃结束为止经过了一小时以上。

「没有厉害的道具啊」

「是呢。虽然没有稀有的道具,不过有好几件似乎很有历史的东西」

虽然知道那是装饰品之类,不过也只能知道那大概是那种东西的程度。负责知识方面的琪诺虽然熟知艺术、魔法、贵族社会等等,可造诣并没有深到能分辨出从历史观点来看物品是否贵重。因此、只能理解到总觉得像是贵重品这种程度。

「不过卖不掉吧?」

「嗯。不会卖的。毕竟钱绰绰有余。而且贩卖有历史的东西被卷入麻烦事里就难搞了」

琪诺开心地笑了。

「毕竟悟拿去卖的YGGDRASIL的物品引发了不得了的事情啊」

铃木悟不禁有些尴尬。回忆起来、那次虽然也说得上是趟不错的经验。不过他充满了那时给琪诺添麻烦了的想谢罪的心情。

「那种失误不会再犯。毕竟显眼也不是好事。尤其对身为不死者的我们来说」

这个世界的思维是不死者是所有生者之敌。打算进入生者世界的两人是异端者,就像是投身敌阵一般。

「不过正因为悟卖了那个才帮上了正在为难的人吧?我觉得悟的判断并没有错哦」

琪诺似乎误会了什么。谁会去管那些不认识的人类的死活啊。自从变成这幅躯体起,对人类的爱那种东西就几乎没感到过。对铃木悟来说、重要的就只有伙伴而已。

「————嗯?怎么啦,悟?」

「不、什么事都没有,琪诺。不过、得在哪里对在这里的各种装饰品鉴定才行。只是、太远的话对于历史性价值的评价又会降低,真为难啊」

「虽然好久前就说过,不过不用在意给我那份哦?毕竟悟借了给我各种各样的东西嘛

「不用在意那些。毕竟前辈照顾后辈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嘛」

身为不死者的两人在日常生活无需开销。虽然也不是不卖掉或许具有历史性价值的装饰品就无法生活,不过那些姑且是在两人的冒险中得到的道具,要把一半价值的现金交给琪诺。

那种事即使是在公会成员间也必须认真对待、不能疏忽。

「而且旅费等等作为队伍花了的费用是从琪诺那儿拿的吧?明明那些得均摊,会有获得的金钱不均分这种蠢事吗?别说谁干活多谁干活少哦?我们一个负责智力一个负责暴力。……咦?明明有营业津贴却没经理津贴?」

琪诺一副“在说什么呢”的感到不可思议的表情。

「咳咳!嗯、就是因为那样。首先把得到的有价值物品均分。明白了吧?」

「嗯,嗯。谢谢你,悟」

「不,真的不用感谢我也行。毕竟我们作为队伍行动着,有时也需要靠琪诺的力量」

「不过,我,哪有帮上忙……」

「毕竟艺术领域是琪诺比较擅长,现在关于魔法的知识也比我还厉害吧?还是得看从今以后喔。换句话说就是前期投资」

「明白了、悟。我会更加努力的!」

就算不需要特意努力也没关系。即使保持现状琪诺也非常能帮上忙了。不过否定她的决心说不定会在她心中留下伤痕。所以肯定了她。

「嗯、就那样吧,琪诺」看着似乎很高兴的琪诺,铃木悟想起了到这里来的理由。「那么、再稍微调查一下这座城堡,探寻一下这个都市没有不死者的理由吧」

「要怎么办?」

「对了、上面和下面。要调查的话先调查下面吧」

「牢房?因为这么大的城堡不是作为要塞使用的,我觉得一般会在另一个地方设置牢房哦?」

「不过琪诺的城堡里也有牢房吧?」

「嗯,有啊。但那并非是用于普通人,而是用于暂时禁闭地位高的人的牢房。不过看来自我出生起就没有用过」

「说不定这里也有那种牢房。去去看吧。没有那个的话到城镇去,探寻一下士兵值班室的牢房也好」

虽然很快发现了牢房,不过里面是空的。里面同样积满灰尘,应该是一开始就没有谁在里面。

「真遗憾啊。那就接着往上走吧。从外面观察这个城堡的时候,有好几个尖塔。从那儿眺望周围吧」

「嗯!」

最高的尖塔不知是否也被用作可以飞行的骑乘怪物的升降场,非常宽广、被处以了避免从那被入侵的严密防守。

「呜哇」

琪诺对那可以一览都市的地方面露喜色发出了称赞。

虽然在铃木悟看来、明明也以<飞行>在空中飞过,这种程度的景色为什么会让内心激荡呢?不过他还是有不说出那种话的脑子的。-->">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