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Epilogue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外传 亡国的吸血姬 Epilogue

大陆中央稍微偏西南的地方有一片沙漠。

那是被称为多洛尔沙漠、或者以曾经存在于此处的大帝国之名由来的迪·格沃尔斯沙漠的地方。

虽然是相当广阔的沙漠,但因为部分地区维持着一定程度的降水量,所以更多的种族————包括魔物————栖居于此。基本以蝎人[Pa·Bil·Sag]构成的大王国、风之魔精人[genie]的斯路塔恩小国、已知在游牧民中广泛传播的以透光龙[Clear Light Dragon]为主神的宗教团体的本殿也在这里。

在这样的沙漠的边缘。

那里因为会发生三十年一度的、直径数千米、高度难以计测的巨大龙卷而闻名。

这奇怪的龙卷以三十年为间隔————虽然会有若干误差、必定会在同一日期同一地点发生。

这是曾经存在的大帝国的魔法仪式失败的遗痕。曾经的大帝国的都市正从沙子下面露出其面貌。这个现象是被称为砂之权杖的超级魔法道具所引起的。这是穆修素[Mushussu]诞生后升空的景象。通往异界的大门被打开,一切都在被吸取出来。诸如此类的说法层出不穷、但试图解明这个谜题而前往龙卷之中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

在龙卷发生前探访此地的人也很多,但那里只是一个毫无异样的地方、看起来不像存在着什么东西的样子。因为龙卷发生的日子可以提前预测,所以也有很多人想到从一开始就待在龙卷中心的位置,但是果然、他们也都没有回来。还有试图从空中侵入的人,结果也是一样。

因此、那龙卷为何会发生、它的中心是什么样子,没有一个人知道。

然后不知从何时起,远远地观看那巨大的龙卷便成了住在周边地区的人们三十年一度的活动了。以

暴风击打着身体。

在沙漠这种行走困难的地方,会破坏平衡的强风是相当难以抵挡的。大意的话就很可能摔倒。

(使用<天地改变>[The·Creation]再前往的话会多么轻松啊)

如果因为<天地改变>而使得这个沙漠的龙卷被抑制的话,万一这龙卷的发生本身就有某种理由的话,可能会在没有解开谜团的情况下就结束了。会像这样没出息地想起、因为以上理由而被立刻废弃的计划,是因为眼下的情况对铃木悟来说也是那么的为难。

铃木悟以不输给豪风的大音量向后方喊话。

与后方的两名伙伴们间用秘银制的锁链连接着。

首先向担心着的那一方喊话。

「琪诺。没问题吗!?」

不输给铃木悟的大音量传了回来。

是新生安兹·乌尔·恭第二席的琪诺·法斯莉丝·茵蓓伦。

「没问题!」

虽然是刚强的少女的声音,但怎么想都不会没问题。

琪诺和铃木悟。要说谁的体重更重的话,虽然是只有骨头的身体、但还是铃木悟比较重。因此、被风吹飞的可能性还是琪诺更高。

当然、就像增加负重一样让琪诺拿着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是、要是太重的话这回就轮到脚陷进沙漠的沙子里去了。

「琪诺!果然你还是在旅店等着比较好!只要到了目标地点就用传送魔法回去接你就好了!」

「都到这里了,还要那么说吗、悟!」

琪诺就像无语了似的回答道。

「就是要靠自己的脚走完、对吧!」

铃木悟露出了苦笑。

这是在攀登被称为这片大陆最高峰之一的山峰时的事。

虽然很可惜没能看到所谓金光闪耀的顶峰,但在可以俯瞰一切的绝顶上有过那样的对话,到现在也记得很清楚的样子。

「是呢。那时候、也有过那样的对话呢。一边回忆起卷入大雪崩时的事情一边讲过那样的话呢!!」

「嗯!!很厉害对吧!!」

那是在攀登山腰附近时的事。

虽然使用<飞行>之类的就会很简单,但那样就太无趣了,所以两人就以远超常人的腕力攀爬岩壁时的事。

仿佛覆盖全部视野般的雪崩发生了。

虽然冷气伤害对两人没有效果,但遭遇雪崩时的殴打伤害还是有效的。当然、有预测到这种情况所以施加了防御魔法,但那还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就算被雪崩掩埋掉,也因为拥有对行动阻碍的完全抗性、两人不约而同「嘭」地从雪上冒出半截身子,互相大笑起来。

因为不死者的特性,强烈的感情立即遭到抑制、转为温和的笑意时,铃木悟也作出过这样的提案,琪诺也像这样提出了异议。

因为怀念而眯起眼睛时,后方传来了声音。

「要咻我咻嗯的话呢咻。羡慕咻啊。我也想看咻景色咻嗯」

性别不明的富有气质的声音、虽然混着点异音,从琪诺的更后方传来。

虽然铃木悟因为这厚重的沙尘暴而无法看到,但那里应该有一个看起来就像砂块一样的异型种在行走。

新生安兹·乌尔·恭第四席、扭辘扭辘。

在多触体[Roper]中被称为群种多触体的种族的进一步变异种。群种多触体是一个群体共有思考的,但其中偶尔会诞生不共有思考的个体。而他就是这样的,铃木悟、琪诺、斯库雷亚三人发现群种多触体的时候,他表现出了同行的意愿。

顺带一提、因为他们没有个人的名字,所以扭辘扭辘其实是铃木悟取的名。明明当初应该是暂称的,但现在就像决定用这个名字了一样。

他————虽然也可能是她————的声音是用名为声触的两条开着孔的触手挥舞发出来的声音。因此在这种地方就会混入很多无意义的杂音。但是、唯有魔法不需要声音和动作,拥有着可以从直立不动的姿势瞬间发动魔法的特异力量,十分不可思议。

「哈哈!扭、你在说什么我完全不明白啊!!」

接在扭辘扭辘后面的声音是从铃木悟怀里发出来的。

「我也————咕诶!」

大概是沙粒进到嘴里了吧,途中开始就不成声了。

新生安兹·乌尔·恭的第五席。羽虫人[gnator]的华结晶。

这是体长不足20厘米,拥有半透明翅膀的与妖精相似的种族,但身体更像虫子。与妖精相似的外形是为了欺骗捕食对象的妖精,就是这样一种纯肉食种族。

虽然觉得是不是妖精的近亲种,但只对人类种和亚人种有效的魔法对他们无效,所以就当作异型种同意了其加入。但是应该对异型种有效的魔法也会被无效化,所以实际上这是否正确一直令铃木悟感到怀疑。

扭辘扭辘是精神系魔法咏唱者,华结晶是盗贼系职业————暗杀者。与华结晶是在某一事件中相争,之后又经过一个事件才成为同伴的、有着这样的来历。

「华结晶。你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哦。不过还没经过到让人觉得怀念那么久的时间吧!?」

「是差不多四十年前的事了吧!!」

「是吗。都那么久了吗……」

铃木悟轻喃道,看向前方。

沙尘被肆虐的龙卷刮起,完全遮住了视野。铃木悟的不死者肉体虽然可以看穿黑暗,却不能看穿被沙尘遮蔽的视野。这一点琪诺也一样。扭辘扭辘虽然没有眼睛,但作为替代可以通过周围的振动之类的来获得广范围内的情报,不过在这种地方应该就跟在倾盆大雨中一样掌握不到周围的状况吧。

「————这样一想的话还真是去过了各种各样的地方呢!!」

「嗯!!去过了————」琪诺开心的声音突然中断了「呸呸!有点沙子进到嘴里了!!」

当然、进入这龙卷前琪诺就戴好了面具。是铃木悟爱用的嫉妒面具。借出这个被琪诺说成相当恶趣味的面具,多少是出于恶作剧的心情。

琪诺即使戴着这种面具还是有沙子进到嘴里,是因为说话的时候稍微产生了一点缝隙吧。

铃木悟不让别人听到似的偷笑道。但是、即使在这样的狂风肆虐之中还是听到了铃木悟的小小笑声了吧。琪诺发出了不高兴的声音。

「悟太狡猾了!!嘴里都不会进沙子!!」

「没错————咕诶!」

一边对华结晶浮现出苦笑,一边回答琪诺。

「不、还是有东西进来的微妙的感觉的哦。不过该说那完全算不上难受呢,还是该说那完全不令人在意呢……」

「咻咻嗯咻嗯」

「……扭。你在说什么我完全不懂啊!」

「不管是哪个都很狡猾啊。如果我也是悟那样的身体就好了!!」

「这样好吗。我倒是觉得琪诺那样的身体才好啊。不会被卷进麻烦事!」

「因为悟只要一露脸,就会马上变成战斗呢……」

不死者不管去哪里都会被讨厌就是这么一回事。

「不过就算琪诺自己一个人也会招来不少麻烦事!」

琪诺为了收集情报而一个人行动的话,有时候也会演变成麻烦的情况。特别是在治安不好的地方,这个倾向尤其强烈。虽说是新生安兹·乌尔·恭里最弱的她,但也比一般的普通人强太多了,一般的对自己的技术有点自信程度的家伙们很简单就能解决掉。

会成问题的是在治安不错的地方,因为亲切心而聚拢过来的人们。

如果有恶意的话就能用暴力解决,但如果是出自善意就很难应付。

对于想要平静旅行的异型种们来说,偶尔就会有、这样的麻烦事。

「看起来像人类种的话不管怎样都有点麻烦呢……隐藏起真身的话因为隐藏起来了而被奇异的眼光看着……」

人类种的地位非常低。因为是弱者、更容易惹上麻烦事。

两人一起发出叹息的同时,咚嘶、的声音在脚边响起。不、还是该说是嗞嘣才对呢。

铃木悟弯下身,查看发出声音的附近。从沙中拖出来的是石头。不,是看起来比石头更加坚硬的尖细矿石。因为这强风而被吹来的吧。

铃木悟侧耳聆听起来。

「咻哦嗯的咻唔哦诶噢嗯!!」

「在说什————咳咳!」

「快警戒!不止一块两块哦!无数的矿石块在飞过来!」

混杂在豪风里,可以听到无数破风而来的声音。

要在这难以视认的地方回避开以相当的速度飞来的矿石是很困难的。如果用高硬度的铠甲包裹住全身的话说不定是安全的,但在这种沙漠里穿着那种东西行走是不可能的。

这的确是足以歼灭调查队的攻击。

「各位、一边防御,一边前进!!琪诺没问题吗!?」

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穿过去,但因为这是龙卷引发的飞砾,所以在这里暂停或者制作避难所都是没有意义的。

「没问题!!继续前进!」

「咻噢嗯!」

从琪诺那传来肯定的回答。从扭辘扭辘那也————大概、或者说一定是————传来同样意义的声音。

扭辘扭辘使用了防御魔法,而琪诺使用的是究极的吸血鬼、吸血祖神[The One]的力量吧。

这是强夺了“深渊之躯”所有的研究资料,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研究的她所获得的力量。但是、原本应该是更强大的存在才能到达的境地、以弱小的身躯就到达了的结果,其能力大幅劣化了。这样说的话应该是被称为劣化吸血祖神[Lesser One]的存在吧。

如果有些困难的话就打算借出能获得对普通的————没有付与过魔法的飞行道具的完全抗性的魔法道具的,但似乎没有这个必要了。

铃木悟的长袍完全守护住着华结晶的身体,除了沙粒之类的东西以外完全守护住了。

铃木悟已经把60级以下的一切攻击都无效化了。

「————悟!!」

「怎么了、琪诺!!」

「变得有意思起来了呢!!」

这绝不是挖苦或者玩笑。是从心底里享受着的声音。

「没错呢!!琪诺!!」

铃木悟也是同样的心情。

正是这困难让两人,不、是让新生安兹·乌尔·恭的成员们感到开心。

获得同伴,与他们一起浪迹天涯。在那之中目睹了各种神秘,到达了人迹未至的奇境。正因如此————才知道像这样的试炼会让成功克服时的喜悦更上一层楼。

「要上咯!!不要被吹走哦!!」

「嗯!!」

「咻!!」

「唔————咕噗!」

飞砾数次撞上身体,但全员都毫不介意地一直线前进着。

「悟!!等等!魔法好像要失效了!!」

「那么、琪诺!!拜托啦!!」

「嗯!!」

琪诺从包里紧紧攥住羊皮纸,一边注意着不被风吹走一边取出来。

「<集团方位探知>[mass compass]!」

第一位阶魔法<方位探知>[compass]的复数版本、是第二位阶魔法。这正是这群人可以在这视野不清的地方毫无偏差地朝着目的地————龙卷中央部前进的理由。

「谢谢!!琪诺!!」

「咻哦嗯嗯!」

「嗯嗯,不用谢哦悟和扭!!从收集到的情报看的话终点已经不远了哦!!」

「啊啊!知道了!!」

新生安兹·乌尔·恭的成员都有着各自的职责分担。

其中第二席[琪诺]、第六席[普兰托纳]、以及第七席[穆奇]负责情报收集等。当然其他人也有着各自的职责。

这绝不是商量之后决定的,也不是强加的。而是不知何时起就变成这样了。以及、那三人之中也有着各自的担当分野。

顺带一提、身为第一位的铃木悟是统合役和战斗担当。

无视着数量逐渐增加、势头也愈发增强的飞砾,毫不犹豫地前进着。

「还差一点!!」

「哦哦!!」

「咻嗯!」

「唔————咕诶!」

终于————

「呜哇——!!」

————视野变得开阔。

琪诺发出欢喜的声音。

风突然消失了、往后看的话黑黑的壁障仿佛无限般地向上下左右延伸着。

环视四周就仿佛进入了一个巨大的筒里面一样。

随后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广阔无边而又安稳寂静的洁白沙漠。虽然不时有微小的波纹掠过,却扬不起多大的波澜,触目所及之处尽是- -片雪白。

「嘿!你们看!看天上!」

如同被琪诺的声音所牵动一般,铃木悟,以及从他怀中钻出面孔来的华结晶一-估计、也包括扭辘扭辘在内,一起抬起了头。

夜空映入眼帘,但那并非寻常的夜空,星星看上去距离是那么的近。

简直像童话书里写的一-大颗大颗的闪亮星星仿佛伸出手来就能触碰到一般。

让人回想起了过去- - - .站在人称大陆最高峰的山顶之时,不、天空的距离给人以登上了更高的高山之巅似的感觉。

「为什么呢!为什么星星看起来离我们这么近呀!」「或许是大气折射之类的原理导致的吧?」

振动着声触,扭辘扭辘解释道。铃木悟只是点了点头。「诶?」

「我猜是大气被扭曲,从而在我们的头顶形成了一个超级巨大的透镜之类的也说不定是龙卷风带来的曲折?或许是这样的吧|

「阿扭、你说的都什么跟什么啊?」

...换句话说呢,就是在我们的头顶产生了一种类似望远镜的现象吧?」「望远...镜?就是那个叫科学的古怪技术制作出来的玩意?」「科学真是蠢到家了,做出来的东西根本比不上魔法道具嘛」

华结晶不屑的说了这么一句。其实吧、魔法能够做到无中生有,说是比科学更优异倒是也没什么问题。

虽然只是推测,但铃木悟的确觉得他所了解的所有技术,都能以魔法的手段来实现。只不过学习魔法需要-定的天赋,随各人能力不同,有人能学会魔法有人学不会。

华结晶此言表明他属于前者。啪啪、铃木悟拍了拍手。

「那么、在龙卷风消失之前,我们就来调查下发生这-现象的源头吧」

「好的、但-眼看过去似乎什么都没有呢。究竟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现象,成因还是个迷J

「呜嗯、我也感觉不到精灵之力有什么紊乱,队长啊、魔法方面呢?」铃木悟发动魔法,放眼向周围望去。

「也没有。并不是由某种魔法形成的、我想应该是」向高空飞到一定高度的琪诺,降回到了地面来。

「周围没有什么类似建筑物的东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嘛」「自然现象、也只能这么解释了吧?」

听到铃木悟这样说来,其他人也都发出赞同的声音。就像存在逆流而上的瀑布那般、由自然现象引发的奇观在这个世界里也不算少。

「总之先去龙卷风的中央看看吧,到那儿再随便探索一下要是还没有什么发现的话一一那就看看星星吧」

没人表示反对,以华结晶为首的一-行人向着龙卷风的中央直飞过去,随后一

「啥都没有」「么得呢」「没有吧」「好可惜哦J

大致搜索了一下,结果就是这样。

「那怎么说、队长?继续再找一下吗?」面对扭辘扭辘的提问,铃木悟耸了耸肩膀。

「没必要吧。 没发现就没发现吧,无所谓了。反正我们的目的是抵达这一-前人未踏之地,既然目的已经达成了一一那 龙卷风消退之前大家随便干点什么都行

「那我跟阿扭一起去周围溜达溜达」

「啊? --也行、我知道了,那就走吧」「真要去?注意别跑太远」

二人一边答应着,一-边结伴离开了。

铃木悟嘴_上这么说着,但其实并没有担心他俩的安危。按照YGGDRASIL的等级来衡量的话,这二人都是轻松超过四十级的人物。放到这个世界里也算得上是一方强豪了, 而且两人的探查能力都很出色,就算是遭到奇袭,保条命回来的本事还是有的。

「悟啊、那咱俩干点啥捏?」「要不也在附近转转?」「好!」

琪诺奔跑了起来。

纯白的沙漠之 上,留下了她的足迹。铃木悟沿着足迹追赶着她,比平常与琪诺一同散步的时候步

幅略大了一些。不过对铃木悟来说这倒是刚刚好的步幅。

最终琪诺坐在沙地上,渐渐的躺了下去。铃木悟坐在她身旁,也与她躺在了一起。

「星星真大呀」

「是啊,确实很大」

要是伙伴们一一安兹.乌尔.恭的伙伴们也能看到这般奇观该有多好啊。那是大约两百年前的记忆了,在与琪诺和其他各色人等同冒险的过程 中,逐渐的淡化了下去。

但记起心中仅存的朋友们的样貌,铃木悟满是怀念地看着这个世界的神秘景

象。

「不过...真的好棒啊。」

「是啊、能看到这等奇景,也算不枉此行了」

两人就这样默默地,躺在沙地上,望着那世界的奇观,至今为止从未有人能揭开其神秘面纱的奇观。

之后一一群星变的越来越小,或者说逐渐回归原样。铃木悟抬起上半身,看向包围了此地的龙卷外壁,那边似乎也逐渐开始消退了。

「结束了呢」

「是啊、要结束了。下一次再能看到这份景象的时候,就要等到三十年后了,那么要不要给其他人讲述一下这里的景象?」

铃木悟问向琪诺,她站起身来左右摇了摇头。「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对吧!」

「有道理、你说得对。你看看我,才刚刚说过你」铃木悟露出了笑容。

「哦哟、你俩好像挺高兴的嘛!有啥特别的事没?」「也没什么特别的吧」

估计那两人也确认到龙卷外壁开始消退,就返回来了。看过去手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收获,可能真的就是四处溜达了一会儿。

「那我们就返回旅店去吧」

「嗯,拜托你了、悟。但在那之前,先把身上的沙子抖下来吧,稍微有一点也就算了,但毕竟还是不想把沙子带进房间里」

「说的也是,确实没必要特意给旅店增加麻烦,虽然我们掏的住宿费可是不小的数额」

全员都拍扛着身上的衣物,将沙子抖落下来。扭辘扭辘身上也带着铃木悟借

给他的道具,跟他们一起拍打着衣服。

随后、铃木悟发动了<传送门>,一行人返回了旅馆的房间里。「那我们就先走了哦」「大家辛苦了」「辛苦辛苦」

「各位辛苦了,祝各位都有美好的一晚」

扭辘扭辘和盘坐在他头上的华结晶离开了房间。「累死我了」

琪诺这么说着。那是没有道理的,两人身位不死者身体是不会产生疲劳的,但铃木悟理解她的意思。并非是肉体上的疲劳,而是精神方面有疲劳之感

「你也累坏了吧、琪诺」

铃木悟扒下身上的长袍,转瞬之间就换上了完全不同的服装。这是因为刚刚穿着的长袍具有快速换装的效果。琪诺也同样更换了衣服。

铃木悟趴在房中的沙发上,从道具箱里取出纸笔来。这是他的日记。

并非每天都写,仅会在发生了什么特别事情的时候才会写点什么,所以二百年过去了也就只写到第四本。

打开新的一页,正打算把今天的见闻书写下去,突然感受到熟悉的重量压了上路。

「……琪诺呀、你先去洗个澡怎么样?我正打算写日记……」

「嗯,日记,你写你的」

「……不是、你这么趴在我背上,让我怎么写日记嘛」

「嗯、那就回头再写呗」

铃木悟在心里摇着头叹了口气。

「————好好好、谨遵我们任性公主大人的旨意」

「嗯,好好干,我的骑士」

上一次的职业好像是宫廷魔术师来着,铃木悟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合上了日记。虽然就这么无视她去写日记倒也不是不行,但事后可就麻烦了。虽然不死者的剧烈情绪会很快遭到抑制,但细水长流的怨气后劲更大。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去哪儿好呢?」

「我想想……之前中央的各个大国对我们来说都只是途径之地,是不是找个地方作为据点,以其为中心游览周边各地会更好呢。去废墟都市瞧瞧好像也不错」

在位于大陆中央的数个大国之中,人类种族的地位极为低下。对琪诺这样有着人类外观的人来说,都是些麻烦不断的国家。虽然会给行旅之人保障一定的权利,但远远说不上是安全之所。

比如说吧、在兽人掌管的国家的市场中,就曾经被当做过逃跑了的食物。

而在牛头人[Minotaur]治下的国家,被人说着「奴隶待遇哪家强,比就比谁怕谁」,还“体验”所谓的奴隶生活,这种麻烦事也是遇到过的。

前者呢、卸了双臂和肋骨的零件这事就算揭过去了。至于后者、则是让他们亲身体验了一下,然后让其再品评一下作何感受。

「废墟都市……就是那个据说因为噬魂魔出没而死了很多居民的城市?好像整个城就那么原样保存下来了吧……」

「没错、虽然已经禁止入内了,不过我们倒是想去就去哦?」

「是呀、去那儿也不错呢」

铃木悟笑了。

多年以来,他们不知踏入了多少常人所无法到访的地方,或者说只要他们听说有什么神域啊圣域啊之类的地方,就一定要去闯一闯。至于原因嘛,是因为他们曾在其中发现过世界级道具。

现在琪诺所持有的道具————两界曼陀罗就是这么来的。

在行旅途中,也见到过其他的世界级道具。

不过都已经是有主之物了,也就没有强抢过来。铃木悟本人其实是想要抢过来的,不过因为琪诺就在身边,便没有这样做。毕竟他不想在琪诺面前做出强抢他人财物这般苟且之事。

两界曼陀罗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曾经是一国之宝,但圣域指定的国家灭亡了,之后诞生了新的国家,于是就假装它是没有主人的东西了。作为补偿,他们留下了数量众多的道具和巨大的宝石什么的,以此使得二人在心里能迈过去这个坎。

「可是我有点想去西边呢」

「西边?有什么东西吗?」

在记忆中探寻了一下,并未想到西边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

「这个嘛、是小穆收集来的情报,说是在大陆最西北端有三个国家被毁灭了。所以我就想往西边走一走,打听下究竟出了什么事」

既然是第七席的找来的情报,那多半是真实的。

他的外貌与小穆这么个可爱的称呼完全不搭边,不过大概在他母亲————也可能是姐姐————眼中,那就不一样了吧。把他的外貌问题暂且丢在脑内的角落里,铃木悟开始回想世界地图。

「西北方的……边境……」

印象中两百年前那边似乎被群山包围着,有些人类的国家来着,由于是边境地带,一直没怎么放在心上。

「确实、虽说国家遭到毁灭这种事算不上少见,但同时毁灭三个嘛……」

这个世界中存在着实力极为强横的怪物,这类家伙于世间现身,毁灭掉个把国家,随后又有新的国家取而代之————这种事时有发生。若是大国的话虽然不至于说没就没了,但以之作为开端,引发内乱或是侵略最终招致灭亡的事也不罕见。但在他的记忆之中,也从没出现过数个国家在同一时期毁灭的事。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铃木悟刚要转过身来看向身后————趴在他背上的琪诺,就听到「哎呀」这么一声可爱的惊呼、然后琪诺从他背后掉了下来。

「讨厌!你别动啊!」

「……您请……您请」

铃木悟再度趴下来,琪诺重新骑了上去。

「这个嘛、我想想,好像说出现了一个很厉害的恶魔巢穴」

「很厉害的恶魔?巢穴?」

「嗯。叫什么来着?————纳萨力克地下坟墓?」

「————诶?」

这个名字听上去似乎有点耳熟。



朽棺龙王介绍说明页

在请位龙王之中,分为针对玩家做出强化自身或集结战友进行了准备的派系,以及毫无准备的源系两类。加入了前者那松散同盟的(在建立的时间点)六头龙,是即便与100级玩家作战,也胜负未知的强大存在。

归属于这一同盟的囊亚伊里穆开发出来的“灭魂”,即便在始源魔法中也是最强最悉的一种,能与其相匹激的始源魔法(且不论现在是否仍存于世上》仅有五种。说句题外话、关于最恶这一形容词是否正确,其实还是存在一个疑间的,为此这里就暂且不提这个例外了。

“灭魂”是在常暗龙王的始源魔法基础之上.向着更为恶劣的方向发展而成的。除了少数得到世界守护的存在之外,任何人 都会毫无抵抗的波其杀死。该魔法所造成的死亡乃是灵魂的消灭,通常的复活方法是无法令 其复活的。但是其消耗也极为惊人,即使是成为了不死者的裘亚伊里穆也仅能使用三次这一魔法。

通常面言、死了一成为了不死者的龙 王是无法使用始源魔法的。然而装亚伊里穆使用自己创造的始源魔法,吸取周 边的大量灵魂,将其集结起来 以抵消不死者化的缺口,从而达成使用始源魔法的效果,但这就相当于是消耗一种无-->">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