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7天 相亲

第一卷 第7天 相亲

万里无云的星空下,站着一名少女。

那里是我们平时挥手道别的分岔口。

互相告别,各自回家的地方。

但是,只有今天,那里不是分别的地方。

因为那位少女哭泣了。

所以下雨了。因为少女哭泣了,所以下雨了——

一条线状的雨丝。

「市子——!!」

就在时钟将要指向12点前。

赶上了。因为水神在背后推了我一把。

因为得到朋友的帮忙,所以我赶上了。

「找到你了。」

一直以来对不起。

总算能和你相亲了。

「……觉得好怀念。」

市子露出惊讶的表情,之后,不经意地朝我微笑了。

「啊~总算见到了。我总算见到了,我一直在找寻的那个你。」

我的青梅竹马很爱哭鼻子。

所以周围的孩子都瞧不起她,根据她的名字叫她『狗狗』,我也被他们称之为『狗狗的主人』。

因为大家还是孩子。大家都说她是跟在日轮身后转的狗狗——

这令我很气愤。她只是有点容易害羞而已,为什么要被大家瞧不起呢。

我知道她有很多长处。

虽然从现在的我看来,那时的行为真孩子气,但当时的我竭尽全力去鼓励她。

我查了很多资料。拼命转动自己那一直都不够灵活的脑子,拼命找。

难的汉字多如牛毛,没学过、不会读的单词也是一大堆,总是一边查,一边想像着去理解——因此花了不少时间。

可我总算找到了。与她本人最相配的词。

能让她从中获得自信的词。

『知道吗?"市子(ichiko)"也可以写成"神巫"噢,就是巫女的意思。虽然大家嘲笑你,其实你的名字是很棒的噢。出生于神社,名字也是巫女的意思。你可以为此而自豪的噢。成为伟大的巫女,争口气给那些家伙看看——』

……这已经是身为孩童的我最大的能力范围了。

「我明白相亲到底是什么了。」

市子为我寻找,我"变得不再能看见"的事物。

所以我也一定要这样为她找到,她"变得不再能看见"的事物。

『相亲』——互相为对方找到彼此变得不再能看见的事物的仪式。

『相亲』——正如文字所示,相互凝视,才能发现、达成的祭典。

因为彼此都"变得不再能看见了"。

因为不知道,因为没察觉到自己到底错失了什么,因为找不到,所以才需要对方为自己找回。

所以才需要与比谁都了解自己的人组成一组,明明应该是这样。

因为相信对方比任何人都能理解自己,对方也认为我比任何人都要理解他,所以才能相互找到彼此错失的东西。明明是这样——

明明市子她比任何人都优先选择了我。

我却完全没明白到她的苦心。

「市子是——神巫(ichiko)。这是市子你"变得不再能看见的"事物。」

她的起点。市子能以她的本质迈出第一步的瞬间。

这是我给她的骄傲。

「……已经」

市子看起来很高兴。她看起来真的很高兴。

「已经……不能再叫你小狗了啊。」

她就像是在仰视太阳一般——笑得如此灿烂。

「是吧?『轮君』」

她的微笑震撼了我的心灵。

涌上心头的怀念之情让我觉得市子的微笑是如此灿烂。

很久以前,躲在我背后的少女总是这么叫我。

那个胆小,害羞,曾爱哭鼻子的少女——

这时。

「这是……」

从满天繁星的夜空里降临下来的是——

它像是想说,只在远处照亮我们还不够般。

像在说想要靠得再近点守护人们那安详的睡脸般离开天空的流星群。

但是它们并不像流星那样只有一瞬间的璀璨。

就像是那慢慢地,慢慢地,凉丝丝地抚上脸颊的细雪。

就像是夏天飘落的雪花。

那并非是纯白的结晶,它停留在手心,未曾令人感到寒冷,也没融化消失——

飘落下来的,到底是什么呢。

「肥皂……泡……?」

充满了我整个视野的它们,就像要把这个小镇包裹起来一般,到处都是。

我何时闯进童话世界了呢——这个光景如梦似幻,让我开始怀疑是否身处现实。

于是不知为何,随着通往梦之国度的邀请函——肥皂泡的增加,我脑海的角落里有些东西渐渐地清晰起来。

笼罩在模糊不清的古老记忆上的雾散了。

就如老照片上越来越深的黄褐色一般,变得越来越鲜艳。

「不知何时已经变成八月一日了呢。」

「这……记忆……?」

「这才是祭典……『夏祀倚的馈赠』啊。」

市子的话柔柔地渗入我的心灵深处。

「市……子?」

她真的是市子吗?

眼前的少女和我所知的穗积之宫市子相差甚远——

「——我因为你才想起了真正的"穗积之宫市子"。」

那位少女否定了我的想法。

她虽仅仅只是站在那里,却像是全身心都在主张自己就是真正的『穗积之宫市子』一样。

她说。

自己是向着什么方向前进。

自已的原点到底在哪里。

不知何时遗忘的这些东西,总算想起来了。

「是…是这样的。正因为有这些,正因为它在这里。所以,我」

市子像在说给自己听。

因为有人告诉自己这个让人无可奈何的爱哭鬼,你可以挺起胸膛。

因为有人告诉自己,你有不输给任何人的东西,所以,你可以为这样的自己自豪。

「所以我才能一直作为神巫走下去……」

市子告诉我的话,是多么得充满感染力。

「可是,我在不知不觉中遗忘了这点,明明那才是我的起点,我竟然忘记了当初自己为何会跨出第一步,又是为何能跨出这一步。只知道拼命前行,当我察觉的时候,已经渐行渐远了……」

「对不起。」市子低下头对我说。

「所以,这是我对你的告白。」——

此时,映在我眼眸里的少女美丽得让我不由得忘了呼吸。

熟悉的少女从头到脚都显现出"巫女"独有的庄严和神秘感。

「我喜欢你。」

说这话的她有一种惊人的凛然。

「从很久很久以前……直到现在,真的一直一直喜欢着你。」

就像是那天,与其名字的深义相配而描绘出来的少女般,她的身姿是如此得高贵。

「轮君。我最喜欢你了。」

正是这位由内而外散发出美的巫女才是……

是的。她才是『神巫』。

「我把一切都赌在这次的『相亲』上。」

这位巫女是我熟知的爱哭鬼市子。

但她同样是总和我在一起,容易生气的那个市子。

「从那天起,你就一直一直在后悔……所以,有句话我没有说。」

……还是我不认识的,拥有穗积之宫市子之名的荣耀神巫。

「虽然迟了这么久。但总算和你『相亲』成功了呢。」

市子脸上带着亏欠,拼命地朝我微笑。

所以。

「总算见到了。」

我也要回应她。

「你就是那个我曾经期待的穗积之宫市子。」

这么美好的少女用她的温情温暖了我的心灵。

「我也总算见到了。」

此时此刻——

我们自然而然地接吻。

回想一下——那里一定停着一辆公共汽车。

会有一台一直等待着约定之人来访的公共汽车。

有一台全身已锈迹斑斑,到处损坏,已经腐朽得无法动弹,却从很久以前就一直一直等在那里的公共汽车。

还有同情它的众多乘客们,一起在车内等待着它运行的那一天。

众多乘客不仅占满了座位,还占满了车内通道,他们自窗口窜出,爬满车身、车顶,焦急地等待发车之日。

什么时候能发车呢。今天吗?明天吗?后天吗?——

因此,这里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是个充满「等待」情怀的地方。

即使怀抱着坏掉的钟,这里同样是可以期待着它明天能动起来的地方——

一个被遗忘的约定。

那是一个非常小的约定,只不过是「明天再一起玩噢」这样的无关紧要的小约定。

在十年前的『相亲』之日,我与一名少女相遇。

我从未在这个小镇上见过这位姐姐。当然不仅仅是因为这个,总觉得她和我们不同,散发着不可思议的氛围,所以,我毫不怀疑地认为「她是因为祭典的关系,所以从别的什么地方过来玩的吧。」

回家时,我和一起玩得很开心的姐姐有了一个约定。

那时我还只是个孩子。所以盲信了不知从哪听来的「祭典是每年固定时间举行的」的传言,自说自话地和姐姐定了「明年我们再一起玩」的约定。

但是。

「我没去。……不,是没能去。」

因为身旁的孩子哭泣了。

不管何时都跟在我身后,躲在我背后的那个孩子,那天她又哭了——

那天,我拿出我的秘密武器,把她的名字是神巫的事告诉了她。

因为我没去,所以我一直心存愧疚。

我自说自话与姐姐做的约定,万一明明没有祭典,那位姐姐却为与我的约定来这个小镇的话——我不断反省自己随便与她定了个不负责的约定。

……是的。所以,我。

「你看。」

我因为愧疚忘记了。

「所以我说"相亲"是很简单的嘛?」

我故意远离了这片曾经经常玩耍的地方,故意去忘记那些。

「嗯……嗯……很容易。」

即使如此,果然你还是为我来了。

然后,像这样站在我俩的身旁。

一如既往地无精打采。

但我们小镇的神明大人还是高高兴兴地守护着我们。

「……非常……非常得容易。」

是的,很容易。相亲是件非常非常简单的事。

但是,人们往往渐渐地变得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了。

孩子通过经历各种事得已成长。

给很多人制造麻烦的同时,又被他人添麻烦,原谅他人、被他人原谅,通过这样一点点,真的是一点点地积累,总算才得以稍稍长大。

大家却忘记了这些,就像是从未有过这些事一般,突然装成大人,还瞧不起干了和自己以前同样的事的小孩子。

我也曾瞧不起她,说她像小朋友。

明明她很在乎一个孩子随口许下的约定。

「对不起。」市子说。

但是,不是这样的。真正需要道歉的人是我。

就算是我迷失了,她还是为我寻找,并为我找到了它,市子她明明说了无数次能让我找回自我的提示……

而我却没能发现,也没去接受。

我想起说着「会发生不得了的事」时的市子。

我终于明白,市子不安地说着「如果找不到的话,会发生不得了的事」,那句话真正的意思——

她的意思是如果找不到我和她之间的牵绊的话,那将会是如此不得了的事。

强势的她,那时带着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这么说 "你对我是特别的"。

真是的——我一直以来到底在看什么呢。

因此我是个如此不堪的男生。

因为人类是如此的不堪的生物。

所以,这个小镇才会举办名为"相亲"的祭典。

所以,才会有神明大人降临到这个小镇上。

为了给予如此不堪,愚埋懵懂的人类一次奇迹。

名为"夏祀倚的馈赠"的奇迹。

这个小镇降下的无数泡泡,正是这小镇居民遗忘了的回忆。

回忆就如"肥皂泡"般美丽,映出各种各样的景色,却摇摇晃晃,脆弱虚幻得随时都会破裂。

「其实,因为我和你有过约定。所以自此之后的相亲哪里都没能举办。」

我总算真正明白,她现在站在这里,是代表着多么深远的意义。

「……对不起。是啊……嗯」

在名为天空的海洋里翱翔的神明大人辗转于各个城镇——

为遵守这种无心的约定,而等待多年的少女。

无法对不知何时会来的我弃置不顾,甚至因此无法去下一个城镇。

「我没有责备你的意思。只不过是在陈述事实。」

还真是风会说的话,我苦笑着。

「于是因为我一直在那里等你,所以会听到别处传来的各种声音。」

她多次说"听到声音",原来是指这个小镇居民的心声。

人们参拜神社是希望神明能聆听自己的愿望。

拉铃铛绳索摇一两下,把钱扔进善款箱,心里默默祈求——那就是"声音"。

「我听到各种各种的声音,在其中有一个声音不断重复祈求着同一件事。每天每天,无数次无数次。令我意外的是,大家每次来参拜都会祈求不同的事,只有这个声音一直祈求着同一件事。」——

那声音的主人说,我想要一个转机。

「那声音的主人是个少女,她有个很重要的人。可是无论她怎么做,和那人的关系总是无法融洽。与其说……想要改善和那人的关系,还不如说那人不知何时起改变了性情。」

她说明明以前只要和那人有关的事都能明白,可是自己渐渐开始不知道那人在想什么,也无法读懂那个人了。

少女因此烦恼不已,在不知如何是好中,她发现到自己不是"不知道",而是"变得不知道了"——

于是她说她哭了。

她说「每次自己一哭就会飞奔而来的那个人,变得连自己哭泣都无法察觉到了。于是她终于意识到改变的人不仅仅是那个人,还有自己。」

「那个……难道说是……」

「是不是我遗失了什么了呢。是不是我把什么重要的事给遗忘了呢……所以才会渐渐看不懂那个人了。所以,那人才会不再揉我的头了」——

所以,那位少女许愿希望能有一个转机。

「那人于我是很重要很重要的,所以,我想为那个人找到他迷失的东西。我会努力去寻找,如果能找到的话,我想好好地向那人道歉,想对他说,对不起我没能察觉,对不起,我没能为你察觉到你遗失掉了那些。」

……我无话可说。

「为此,我一定要找到我自己遗失的那些东西。如果我自己的都没找到的话,是没有资格对一直以来帮助我的那人说那些话的。」

她的执念在此。

满怀包容的温柔同样在此。

「那位少女天天重复祈求着同样的事。」

「所以……今年,才举办……?」

才举办相亲吗,我的话因哭泣模糊不清。

「之后,这次轮到那位很重要的人,也来神社参拜祈求说"希望相亲能够顺利"了嘛。还真是输给你们了。」

低下头,拉铃铛绳索摇一两下,把钱扔进善款箱,之后拍了拍双掌。

我曾在穗积之宫神社参拜过。

所以,风才会为我而来。

为了我这个把约定弃之不顾的人——

说着还真是受不了你们啊的话语,即使如此,风她还是理所当然地为我们而来。

「谢谢」

那是一定要告诉她的话。

因为没在应该说的时候说出口,没能在应该传达的时候传达到,所以这话就一直被藏在心底。

「谢谢……谢谢。谢谢……!」

一年后的那天,我就想说「谢谢你来了」。

但是没能说出口,错失了那个机会。

所以我想如果对别人这么说的话,也许会被认为我在骗人。

也许这么说很蠢,可我认为,也许对姐姐你的感激之情也会因此变成假的。所以,我把它埋藏在心灵的最深处,盖上了盖子。

自此以后,缺失了某些东西的我开始成长。

我一直一直很在意,那如鱼骨卡在喉咙里的感觉。但是,我却一直假装没发现,我吞下这句话开始成长。

「谢谢!!」

我一直一直想对你表示感谢——

因为我的误会造成水难的瞬间,试着回想下,每次都……

「你说我有稍稍靠近太阳一点吗?」

一直一直,风都坚持不懈地告诉我。

明明一句话就能说明白,可对我这个不打算去明白任何事的人,还一直不放弃,坚韧地想让我知道。

北风和太阳。

那个寓言的寓义是——什么?

「嗯……!」

笨蛋,别哭啊。

这次一定好好地说出来,要好好地让她知道。

现在已能挺起胸膛说出口了吧?

「嗯!你是太阳!真正的太阳!!」——

名为"风"的太阳在这个小镇上。

「是嘛……好高兴。这么说的你也是温柔的人啊」

「我哪里温柔了。是我忘记了。明明是这么重要的事,明明是这么这么重要的事,我竟然曾想要去忘记它。」

「你看,你已经告诉我这事对你来说是重要的。你把这事看得如此重要。就像收在书架最深处的那本书一样,一直一直珍藏着。」

敌不过啊。我敌不过真正的太阳。

「哪怕你已经忘记,可只要还认为那是珍贵的回忆,我们就还能再次相遇……」

「啊……」

「我真的要走了。」

就在那个瞬间,一阵风吹过——泡泡群被吹往更远的地方。

像是在宣告自己的任务已经达成般。

「我在这个小镇里等太久了。其他的城镇里也有等待我的人。」

风从约定之日起,就一直等待着。

这期间没能去其他的城镇。

明明其他地方也有像我这样的笨蛋在等着她。

从天而降的淡雪景色中,风的身影就像是回忆般渐渐地融化消失着。

「啊……」

伸出手指的瞬间,差一点就说出「等一下」——

我知道,自己没有挽留她的资格。

咬紧牙关忍耐吧,哭泣的脸会玷污她的出发——微笑吧。

这个城镇的人们是为了送走神明大人才举办祭典的吧?

所以要微笑着为她送行。

但是,无论如何请容我说一句吧。

「我绝对不会忘记的!我才不会忘记你曾经停留在这里呢!」

于是,身影已变模糊的风的嘴角现出得意。

「这样,也许再也见不到了噢……」

说完之后,她的身影从这个小镇上消失了——

……好寂寞。

不是因为风她走了。

而是因为我深深理解她最后说的那句话的意思。

她的意思是不要与她再相见才好。

呼唤她也就代表,这个小镇需要『夏祀倚的馈赠』——代表有很多人找不到自己的遗失之物而在为此烦恼。

所以不要再呼唤她才好,不再与她再见才好。

这才是大家紧拥住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的证明。

……我明白了风是如此希望的。
本章已完,搜索"亲小说网"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