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卷 终

——这个小镇的样子。

比如说——像这样把一件件小事罗列出来。

比如说,那条流经整个小镇的河流"手水"。

如果说在放在它周围的那众多长把杓子是为了「洗手」的话。

那就像是为参拜神社的诸位而设的,专用于洗手漱口的『手水舍』。

比如说,曾是我们儿童时期游乐场的"神乐殿"。

如果那是还是孩童的我们弄错读法的话,如果那其实应该读作……的话。

那么,那里就像是为供奉神而用来跳舞的地方『神乐殿』。

比如说,屹立在小镇入口的『鸟居』。

从鸟居直走,就能到达穗积之宫神社——途中会经过一左一右的『狛犬山』。

最后,为何穗积之宫神社里只有拜殿和本殿呢。

如果把这些小事一点一点连线串起来,就能得到答案。

因为穗积之宫供奉的神是住在名为天空的海之国度。

所以,无论何时,她都可以从天空俯视整个小镇。

昭示着只要通过鸟居就能「进入神社」——

如果从空中俯视这个小镇的话,就是一座神社——

我终于明白其中所包含的深意了。

现在,我正在位于十五夜草町中心的穗积之宫神社里帮忙。

「轮少。你打扫神社院落的时候,也不要忘记心怀感谢。带着神明大人随时都会回来的心情,不管何时都要让这里保持整洁。」

「嗯!」

我干劲十足地应着,就连神社院落的角落都不放过。

「轮君。」

跑得气喘吁吁冲到我面前的青梅竹马,一脸坐立不安。

她还是一如既往地穿着巫女服——事到如今回头想想,她不管去这个小镇的哪里都穿这身,绝对不是什么不合时宜的事。

「与,与叔叔谈得怎么样了?」

前天,我和归来的父亲单独谈了一下。

正如父亲本人所言,姐姐们的伤势并不严重。

父亲苦笑着和我说,她们怪他多操心了呢。

是的,无论何时都愿意和我交流——父亲从未从我身上移开过视线。

所以,这次我也绝对不会移开。

「太好了……」

市子像是从我的表情上读出事情的始末。

另外还有件事,这是之后从市子那里听来的,其实市子之前就发现风是十年前与我们相遇的少女。

市子之前就怀疑曾在哪里见过风,于是就直接寻问她了……

于是风很爽快地承认了。无需多想,她真的是一次都没有对我们说过谎,也未曾隐瞒过任何事。

市子那时想起点什么来,很在意这点的她,寻问了她"自称风的理由"。

「嗯,嗯。风这个名字呢。」

于是在堆满书的房间里,风这么回答道,

「我看了放在这个房间里的书,发现了有本书被珍藏着。我看了之后发现不得了的事。」

「不得了的事?」

「是的。『风(?νεμοι, Anemoi)』只是风神的总称而已,那时小狗跟我讲的那个童话里出现的北风的名字,其实叫『北风之神(boreas)』。」

「诶……」

「你说小狗要怎么补偿我?」

一想到当时一脸困扰的风的表情——市子似乎就好这口,不由笑出声来。

「她有让你认真读那本书喔。」

「……嗯」

真是无颜以对。

可是,她却说「能被叫做风(?νεμοι, Anemoi)真好」。

她还开玩笑说「北风之神(boreas)听起来像是坏人的名字」。

「"风"就好。我非常喜欢从你们那里得到的名字……她这么说。」

……是嘛。

她一直一直非常珍惜这个名字。

事到如今,个中的原因我多少也懂。

性急的姐姐总是想着,要如何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得到最大的效果。

不仅这个小镇有举办相亲。形式虽有不同,可其他地方也有很多人等待她的降临。

所以认真的她,想尽可能地降临更多的城镇,想尽可能快地去每一个地方——所以不知何时自然而然缩短了每处停留的时间。

为了能给供奉自己的城镇的诸位,带去幸福。

作为神,因为是神——这样的日子对她来说,到底是怎么样的日子呢。

我们人类完全不会考虑到神明大人方便与否,许愿,祈求,尽执着于那些保佑。

我想起不知她何时说的「绰号是友情的证明」——

所以,那个名字对她来说是"特别"的。

「说起来,那位大人曾说过,我不该被称为穗积之宫神社的巫女,那是因为她想要给我起个绰号的缘故吧。」

『日女』,『(moriichi)』、那时的我还未明白其中的深义。

风叫市子『狗狗(wanko)』。

风从市子身上察觉到她对自己有些恼怒,想和她友好相处,所以,才会想到给她起新的绰号。

「我需要反省啊……的确我不该叫"穗积之宫神社的"巫女,因为,我……」

市子脸颊映上了红晕。

巫女是侍奉神的人。也就是,什么事都以神为先。

所以市子她不是「穗积之宫神社的」巫女,也就是,她心里"第一"早有了别人。

……我觉得自己的脸也变得通红。

「她其实是想说『日轮的巫女』吧……」

但因为她想要精简一下,所以……那个,其实已经没所谓了。

「那个,轮君。穗积之宫的神明大人,明明无论如何,最后都会把『夏祀倚的馈赠』赐予我们——为何要设所谓的『试用期』,让我们自己寻找呢?

那一定是给我们出的一个谜语吧。

市子她知道答案。并不是身为巫女,而是她自身得出的答案。

「其实,我还是受到了惩罚噢。」

「诶?」

而且,我亦有自己的答案。

「市子你不是说过嘛?如果相亲无法顺利的话,会受到非常可怕的惩罚。会知道禁忌——招来神明的愤怒」

是的,「太没用了。你到底在看些什么呢」风朝着毫不努力的我发火了。

还真是不得了的惩罚呢。

因为我觉得神明大人为我想尽办法,就完全不想自己去寻找,尽依赖她。

因为我从中明白到自己是如此的不堪。

「寻找的本身也是具有意义的。用我自己的力量。……用两人的力量」

她重申过无数次的话。也是我假装不知,一直逃避的。

「我的答案也是一样的——我为你找到了你的东西,你也为我找到了我遗失的东西。」

是的。而且这并不仅限于相亲期间。

不管何时,都有人注视着自己。

不管何时,都有人关心着自己。

我住的这个小镇里到处都有着那些心里放着某人的人。

为自己担心,守护自己的温暖眼神总在自己的身旁。

相亲同样也是为了能让大家注意到这点而存在的祭典。

我终于明白了。

要坚强起来,仰望这片天空,把它深深地刻入心底——

也许现在某处的城镇,也在举行着如"相亲"这样的祭典吧。

于是,总是半眯着双眼,伴着无精打采的态度的那位神明大人也会为了像我这样的家伙拼命努力吧。

相亲于盛夏,再会翱翔天际之风

在这个小镇发生的一个奇迹,无非只是关于水神大人的传说之一罢了。

「我知道了。这个小镇形状的意义。以及这个小镇名字的意义。」

「『十五夜草町』……吗??」

是的。这个小镇它知道。

温柔的神明大人,她哀伤的思念,她悲伤的愿望。

这个神社因她不在而存在,因为神明大人一直不降临,更表示她认为自己只要在空中就可以守护我们——

所以,自己不要再降临为好,它知道她是如此希望着。

「它想告诉她。就像风说的,对对方表示感谢之情是如此的重要。」

为什么全镇就是一座神社呢。

是为了神从高处俯视的时候,能看到它。

这想要告诉神。不管她降临在小镇哪里,你的家(神社)就在这里。

传递了幸福与感激之情。

所以,这个小镇的"祭典"并不是为了让神明大人能延长停留的时间,而是为了给她送行而举办的。

正因为如此,祭拜水走夏祀倚尊大人的穗积之宫神社的人才会被这个小镇的居民所敬仰。

「日家的先祖,为此将自家的私人财产捐助出来,日家是我的骄傲噢。」

小镇的名字改成了十五夜草町,之后小镇到处种满了紫苑。

所以,日家在这里比起他人,与水神大人的关系更近一点。

「我查过了噢。十五夜草是紫苑的别名。」

「查辞典吗?」

「嗯。那个某人喜欢的辞典!」

一到秋天,这个小镇四处都会开满紫苑吧。

为了告诉神明大人那句话。

紫苑的花语是"回忆"和"追忆"。

另外还有——

不会忘记你。
本章已完,搜索"亲小说网"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