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等级提升

第一卷 第一章 等级提升

「我是佐藤,是被人称作工蚁的日本人,虽然每天过著埋首于工作里的日子,但我想不至于被逼迫到认为『除此之外哪里都好』地想要逃跑的地步。忙碌的部分,我觉得也有其价值。是真的喔!」

沙尘浪袭卷前的剧烈疼痛感似乎令我昏迷了两个小时,我想那阵沙尘大概是流星群刨挖大地后的余波。

时间显示在常态主选单上,简朴却方便。

我打算撑起一半埋没在土里的身体而使尽力气。

奇怪?起不来……

类似冬天早晨,从床上爬不起身的感受。手想动,却疲倦得连动个指头都要花上很久的时间。

铿锵——

混浊的意识在那金属响声传入耳里之后便清醒了。

「不会吧。」

我一边如此嗫嚅,内心则坚信,是刚才射出第一箭的家伙。

犹如要证实这般猜测,雷达的红色光点映入眼帘。

始终开展著的地图上映照出的敌人身影已只剩下这一个,没料到吃下那三发威力无穷的流星雨竟然还有幸存下来的手。

因为距离太近,所以攻击无效化了吗?

「是我输了哪!」

虽然觉得稍有不甘,但是身体的沉重感扯了我后腿,如此消极的想法占据心头。

铿锵——

犹如在对战游戏中败北时的心情——于现身崖上的家伙进入我视线的一瞬间,遂烟消云散了。

那家伙全身都在流血,让撑到最后没解体的破烂蓝色铠甲染上了鲜红色。他把叼著的长枪吐在崖上,行动迟缓地爬了上来。

这段期间,那家伙的视线紧盯著我不放。我的四肢不争气地颤抖著。虽然常作想要逃跑却动不了的梦,如此胆颤心惊的梦境却是第一次。

那家伙把长枪当作拐杖使用,拖曳著折断的脚往这里靠近,简直满身疮痍。

如果刚才乘机出奇不意地冲撞上去,也许将他推落悬崖后我就赢了。

……但是,已经太迟了。

他狼狈至此,双眼却充斥战意。那绝对是想杀我的眼神。

那家伙将插在腰上的剑从剑鞘拔出,便往我的脚边丢掷过来,从刚才开始就摇摇晃晃的铠甲的一部分,跟不上突然间的动作,匡啷一声掉落在地。

接近至此,我即闻到呛鼻的血腥味。

而把那样具现实感的样貌给浇了一桶冷水的,是那家伙的头顶左上角所显示的体力计表。

计量表下方有「蜥蜴人,等级:五十」的标记显示在空中,如同智慧型手机APP会有的AR(Augmented Reality:扩增实境)显示一样。

「原来是游戏啊!」

我为了掩饰身体的颤抖喃喃自语著,不知为何觉得身体稍微变轻了。

「●●●●! ●●●!」

虽然不晓得他在说什么,但我理解他想表达的意图。

「『拿起这把剑战斗!』的意思吗?」

我鞭策自己移动仅回复稍许的身体,把手伸向了剑。也许在梦里显得很愚蠢可笑,但这份恐惧感是真实的。

我以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情把剑抓住。

不知怎么回事,此刻的我没有想到乞求饶命的选项。

「●●●●!」

我拔出了剑,备好战斗姿态。

至今为止的人生中,我没有学过剑道或剑术,就连挥舞重物的经验,也唯独小时候在爷爷的农场里挥挥锄头、过年捣捣年糕的程度而已。

所以我的剑宛如漫画或动画里看过,是有点不切实际的战斗态势。

我握紧发颤的手,死命地踩稳脚步。

「●●●●!」

那家伙露出一抹嘲笑,拿起长枪对著我,和我乱七八糟的握剑姿势不同,著实是威风凛凛的架势。

那家伙从方才开始不断重复的句子,是像「摸克呱」还是「马盔乌嘎」这样难以构成语言的单字。当然,我不懂意思。

「●●●●!」

在他叫喊的同时伸出了散发红光的长枪,刺进了我的肩膀——好痛,超痛。虽然常听说被刺到的伤口比起痛觉更感到炽热,但就只是痛,痛得要命。思考已然陷入「好痛」的回圈,无法做出行动。

那家伙把长枪收回,彷佛要折磨我似的这次往脚刺来,长枪刺进大腿,我得到崭新的痛觉,狼狈地一屁股摔坐在地上。

废柴如我,即使因为恐惧和疼痛而昏厥过去也不奇怪。但不知怎么回事,疼痛感渐渐不见了;不晓得是不是错觉,连恐惧感也薄弱了起来。

过度的恐惧使我超越极限了吗?

四肢的颤抖也缓解了,我的思考总算能往前迈进。

从方才开始就能看见那家伙的体力计量表即将归零,但我仍不认为能够战胜。即使用剑砍了上去,也会被轻而易举地避开并反击,当我喉咙被刺中后就一命呜呼了吧。

庆幸的是,那家伙在移动时也很难受的样子。

不如趁那家伙折磨我而感到喜孜孜之际,制造机会逃跑吧。

我站起身时抓了一把乾燥土壤。虽然攻击眼睛很卑鄙,但此刻我已经无路可退了。

我仔细观察那家伙的动作,在绝佳的时机将他刺出的长枪用剑挡下,不知是否使出了比预料还大的力道,那家伙一个不稳。

好机会!

我把乾燥的土壤砸到那家伙的脸上。

虽然土壤在中途散开,仍然完美无缺地朝脸部飞去。不过,很遗憾地,对方比我略胜一筹。

他居然用手臂挡住了土壤。

可恶啊,明明浑身都是伤。

不过,还好防御砂土的手遮盖住他的视野,我以挥剑的劲道瞄准那家伙的脚,就这样把剑投掷过去。投的时候不知是否用力过度,剑偏离轨道往上半身而去。

本来打算在丢出去的当下逃走,眼前的光景却制止了我。

「欸?」

丢出的剑以异常的速度飞去,并上下切断蜥蜴人的身体,分成两半的躯干喷出了鲜血。

呜哇,我很不能忍受血腥画面的啊!

不过,倒是没有让我看见更加残酷的影像。

「在消失……」

简直像是在游戏中被打倒的敌人,蜥蜴人的尸体消失了。但是,那家伙曾待过的地方所留下的血迹,证明了方才的战斗并非幻觉。

我筋疲力尽地坐在地上仰望天空,终于能够喘口气。

呼,好累的梦。

既然要作梦,我倒想指定在南国沙滩上和比基尼巨乳美女卿卿我我的梦呢。



为了治疗伤口,我脱掉了上衣。感觉有一点凉意,但不至于到会罹患感冒的程度。

我把脱掉的破烂衬衫收到储仓,再用T恤擦拭身上的血渍。

很不可思议地,血止住了,速度快得令人不认为被长枪刺过。

我用手指搓揉凝固的血迹,血块便纷纷剥落,下面别说是结痂,出现的是没有任何一处伤口的无瑕肌肤。

说起来,不晓得什么时候疼痛就消失了。若是因为任务过关,状态就全部回复的话,彻彻底底是游戏取向。

为做确认而开启的角色状态画面上,体力值已回复到了最大值。而且,体力最大值增加了,不单是体力,等级也从一提升到了三一〇。

击败刚才的蜥蜴人的异常投掷速度,应该就是这个等级所致。包含力量在内,所有的能

力值都提升到最大值,封顶了。

想必是因为流星雨大量击倒敌人的关系,使等级上升了不会错。

我打算看看流星雨的结果,从悬崖往下一望,这光景可谓是骇人至极。

荒野被尚未散去的尘烟覆盖住,从缝隙中可以窥见难以计数的陨石坑。

蜥蜴人军团出现的周边一带也出现了陨石坑。

看过之后,我想是方才交手的蜥蜴人离开了队伍,所以才逃过陨石的直接攻击,然而光是遭受余波就濒临死亡边缘,似乎具有相当的威力。

远处能见到犹如龟裂的龙之谷,出现大范围的坍塌。

与其说是使用游戏的攻击魔法后留下的痕迹,不如说像是月球表面凹洞般的坑坑巴巴。

算了,被将近一百颗陨石连击三次,自然会变成这样。是因为很像电影情景的缘故吗?我始终产生不了现实感。

啊,对了,这是梦吧。

当成是梦则太过真实,但想成是现实又太突兀;不如说是被卷入游戏当中似乎更能接受。

游戏就要像个游戏,希望在歼灭全部敌人之后发生个事件。

为了取得情报,我查询了记录画面。

纪录中出现了「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虽然是意味深长的内容,但FFL的游戏开始讯息就是这个文案,所以我草草浏览过去。

图标的使用纪录和蜥蜴人的击杀纪录后面,接续记载著似乎是龙之谷原先支配者的龙群的击杀纪录,在那之中混杂排列了升级与获得称号的纪录,延续到打倒最后的蜥蜴人的录。

尽管这之后跑出了「源泉:你支配了龙之谷」,却是段谜样文字,所以我选择略过。

后面排列著战利品的获得纪录,看来最后蜥蜴人会消失的原因也是尸体转化为战利品的缘故。

是指我也得当死灵法师吗?

我想起了那个蜥蜴人栩栩如生的姿态,因此在储仓里建立了一个墓地资料夹,并将所有尸体集放在那里。思考片刻过后,我凝望著墓地资料夹,依照在佛坛参拜的形式合掌祈愿他

们的在天之灵能够安息。

检查了一下角色状态,我注意到刚才使用过的新手救援图标的技能被登录在魔法栏。虽然最初是无效,但是将技能栏里新增的魔法系技能切换到有效,就可以使用。

不过是个梦,还放入耍小聪明的设计,真希望别这样。

我使用了「探索全地图」的魔法,但感受不到实际效果,因此决定使用看看流星雨魔法。

我再次确认了地图,除了我之外一个人也没有,应该没问题。

若在能测试时没有先确认好,被逼到走投无路想要使用时却被说「魔力不足」之类,可是会欲哭无泪。

我选择并「使用」魔法栏里的流星雨。

不知道是否因为地图内没有敌人,跳出视窗显示「请选择目标」这句话。

我运用在WW中使用设施破坏系大魔法时的要诀,在地图上标记出目标地点,选择了离刚刚的龙之谷距离约三倍远的地方。

看起来,这种做法是可行的,魔力计量表正急速减少。

以刚才的「探索全地图」丝毫不能相比的规模,感觉身体有什么东西持续被抽离。因为第一次的时候没有这种感受,也许那并非使用自己的魔力的关系吧。

抬头望向天空。

陨石尚未落下。参照先前的经验,应该是时候了。

接著,和之前如出一辙,陨石群划破云层落下了。

有够大——这是什么?

掉下来的陨石,有将近之前的一百倍大,不对,考虑到距离很远,应该更大吧。

在探究原因前,我本能地拔腿就跑。

当然是往与陨石掉落的反方向!

与其说是陨石,不如说巨大的石块,穿越大气层掉了下来。

音波袭击而来,使皮肤传来阵阵的刺麻感。

我未屈服于轰隆巨响,边大声吶喊边死命地狂奔,不太记得喊了什么。

不过,只记得我好像是在水里行走似的,空气的阻力十分强劲。

中途虽然有注意到我冲得太快,却依旧来不及煞车。

使尽力气站稳脚步,仍无法停下。承受全身应力的帆布鞋,如片片碎纸裂开飞散。

我的脚后跟磨碎了岩石,扶在地面的双手手指将岩石表面刻出了十道凹槽。

但还是无法在悬崖边缘停住,我遂往空中飞了出去。由于先前几乎抵销了所有的冲力,我才终于成功地在约莫五公尺下方的突出岩地著陆。

呼,比自由落体还恐怖三倍啊!

剧烈得令人站不住的摇晃断断续续袭来,我紧抱突出的岩石,撑住不让自己从悬崖上跌落。

土壤尘埃的浪潮像是污浊的流水,往大地覆盖而去。有时,看见如同小型汽车一般大小

的岩石在沙尘之中滚动,背脊都有些发凉。

待地面停止晃动之后,我为了确认流星雨的结果,决定回到悬崖上头。

由于沙尘很多,我把T恤代替口罩围在脸上。虽然有点血腥味,但比起吸进沙尘而咳得半死还来得好。

我将手指直直插入岩壁,即戳出手指形状的洞口。由于并不是特别脆弱的岩质,因此我能轻而易举地爬上悬崖。

想到在悬崖上还赤著脚,我找了找储仓。

发现了凉鞋遂拿出来看看,那双凉鞋居然布满血渍,我赶紧放回储仓。

既然同样都布满血渎的话,自己的血还好一点。

我拿出血迹斑斑的破烂衬衫,将它撕成两半裹在我的左右脚,尽管是很简朴的包扎,暂时先这样吧。

一抬头,远方长得像是覃状云的东西映入了眼帘。

我走到悬崖边缘,看见地表上有红光。

那是地壳中喷出的熔岩吗?

可能是单纯的火灾,但是太远看不清楚情况,我决定用地图确认。

我把显示从2D切换成3D,看见落下地点的标记位在半空中,判断应该是地层大幅下陷了,落下地点周遭的地形严重地歪斜变形。

我注视著覃状云,不发一语地在主选单中打开魔法栏,将「流星雨」的魔法使用设定从「允许」改成「不允许」,避免轻易使用到。

这个魔法很危险。

如果连续发动这种魔法,无疑是走上魔王路线。人家说「君子不履险地」,把它封印起来比较好吧。

和最初的流星雨相比威力增加的原因,我猜可能是等级上升或智力等能力值提升这类的因素。

其他似乎还有各式各样能力值的提升,手指在悬崖上穿洞似乎也是力量提升的缘故,承受那反作用力的强韧度则是因为耐力,冲刺时能感觉出空气阻力。也是敏捷度一类获得提升的关系吧。

在掌心上把玩了 一阵子小石子才知道,庆幸力道控制没有问题。

正常拿在手上或是把玩,与从前的触感和施力完全相同。

不过,一旦有意破坏而用力的话,轻易就能将之破坏。

我尝试了握著小石子打喷嚏,手心里的小石子并没有碎裂,对此稍微感到安心。

不知是不是因为弥漫了大量粉尘,天气变得愈来愈糟,于是我搭建了在战利品中发现的简易型帐篷,决定先行休息。

我啃著能量棒,边用战利品中的「深不见底的水袋」润润喉咙,这个似乎是无限供水的魔法道具相当便利,但追究构造的话我晚上应该会睡不著,于是打算不去深思。

不知何时下起了雨,我在雨停前都无事可做,悠闲得很,便检查了一下战利品。

是因为被陨石撞撃的关系吗?几乎都是破损的物品。装备品、道具类、日用品等十分繁杂,但大多数都已毁坏,因此我建立了专属的资料夹将之排除搁置。

金币、银币,以及宝石等等堆积如山。

看来是很喜欢发光物品的龙呢!

金币一类的货币依据国别而有数个种类,使我丧失整理的动力。叫作孚鲁帝国金币的最多,达一千万枚以上,重量换算共三百零三吨,十分夸张的量。

是龙们有被定期献贡的缘故吗?

尽管我不清楚这是梦境还是游戏,然而要是进到村庄似乎不需为钱发愁,不禁祈祷这里不是用以物易物方式交易。

我在魔法道具里发现了圣剑、神剑、魔法枪这类的品项。

原本消失了的中二心被激发起来。

圣剑的名字是王者之剑或迪朗达尔之类的,这股庸俗感俨然很像是我会作的梦。

不知是否圣剑和神剑有防盗设计的设定,我一拔剑遂随著静电般的疼痛受到伤害,所以再次收进了储仓。

虽然仅仅使用了一下,但挥动圣剑便会残留蓝光的轨迹,十分美丽。途中蓝光就消失了,可能是蓄光的类型。

接下来,我从储仓里取出魔法枪朝附近的岩石试射,尽管很在意从扣扳机到发射前有些微的时间差,但威力真不容小觑。

好啦,玩耍就到此为止,回到整理的工作吧。



不知不觉,雨停了。

在整理储仓时,我似乎睡著了,由于是久违的充分睡眠,现在脑袋十分清醒。在这种坚硬的岩石上还能熟睡,可见已累积了不少疲劳。

我从储仓里取出桶子装水洗脸。

喔喔?现在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再瞧一次,果然不是我看错的样子。

我用放入口袋里的摺叠手机自拍了一下。

「呃,是我高一左右的脸。」

是想太多吗,觉得连声音都变年轻了。算了,这种返回学生时代的梦也不是很稀奇吧。

休息也足够了,一直待在这里很无聊,移动吧!

观看地图才发现到从这里往西方前进一百公里,有一处称作「战士的堡垒」的设施。一个人也没有,又是地图边缘,因此前方的情况不明。

由于也没有其他显著的人工物,我想就朝那里前进。

出发前打开主选单的技能栏稍微操作了一会儿。

昨天直接跳过技能栏,但现在里面却新增了各式各样的技能。「单手剑」、「投掷」、「回避」、「遁逃」、「术理魔法:异界」、「召唤魔法:异界」、「恐惧抗性」、「痛苦抗性」、「自我治疗」、「监视」、「古麟族语」共十一个种类。

若是等级提升才能学会,好像又太少。

是根据某个行动而新增的吗?

技能等级共有一到十,能藉由分配技能点数来进行强化。一点即是一级,是很简单的设计,而且剩余技能点数已增加到了三千一百点,所以我决定随便分配点数。

因为不想重演昨天蜥蜴人的状况,于是把战斗应该能使用得上的技能与抗性系的技能提升到最大值。技能在分配完点数之后还可以切换开/关。

我爬下悬崖,在大地奔驰。

新鞋是整理储仓时找到的,叫作「羽之铠」的物品,虽然特殊效果是「跋涉险路时变得轻松」如此微妙的效用,但非常可靠。

衣服也换上了战利品中用没听过的尤里哈纤维素材制作的魔法长袍。

由于能力值高,虽然以接近时速六十公里的速度奔跑,却感觉不到疲劳感,呼吸也没有一丝紊乱。一直胡思乱想会拖慢脚步,所以我专注在奔跑上面。

我背对著朝阳,全神贯注地持续奔跑。

嗯?怎么了?

我朝著战士堡垒的方向,跳跃般奔驰的途中,有什么彷佛薄膜般的东西穿越身体的触感,我很在意而掉头回去看,在离战士堡垒一公里左右的地方,发现了一层透明薄膜般的墙壁。

我暂且凝视了一会儿看不到的墙,AR显示弹跳出「龙之谷的结界壁」的视窗。要怎么形容才好,出现了「结界」这个很奇幻的玩意儿。

虽然它有阻力,但出入本身倒没有限制的样子。

这个薄膜似乎阻挡著空气的流动,我将脚边的土壤一踢,沙尘在结界壁的边缘停下了。

植被也以这个结界壁作为界线改变,原本红褐色的荒野,变成了杂草稀疏的淡褐色荒野。

不过,荒野这件事毫无改变就是了。

我取下替代口罩围在嘴边的布,久违地深呼吸。

哈啊,空气真棒。

湿度有一点低,但冬天的空气就是这种感觉吧。

一越过结界壁,马上就到达了当前的目的地——战士的堡垒。

那里有著研磨钵状、类似竞技场的广场,是一座小巧石造堡垒。

外壁几处已然崩落,比我所料想的还更像废墟。

一个人也没有,虽然透过地图已经知道这里毫无人烟,但彷佛长时间无人居住,成为蜘蛛网与尘埃的天下。

我探查了堡垒里边与周遭,仅仅在竞技场后方发现了排排站的墓碑而已。

看来这里是龙之谷的最尽头,稍微远离了堡垒,雷达显示就会缩小范围到自己周围的数十公尺。

我打开地图,左上方显示的地图名称「龙之谷」变成了「希嘉王国圣留伯爵领」。

唔,君王体制国家吗。

如果这是寓言故事,好像会与美丽公主相遇而萌生恋情,但以我的性格应该会走到在一旁加油的配角A这种发展。

纵使不晓得梦会持续到哪里,我还是别太逞强,以和优质的巨乳女仆做朋友这种程度作为目标吧。

我使用「探索全地图」魔法调查「圣留伯爵领」,不过在那之前做了两三次实验,看来,AR显示本身是主选单的基本功能,探索全地图的魔法则能提供详细资讯。

我边做这个实验,边打开地图寻找最近的人口聚集处。

地图与WW的设计颇为相近,在探索全地图之后,不仅是地形确认,人和猎物的搜寻及筛选等等也十分自由。

距离这里二十公里远的圣留市,似乎是这附近最近的都市。

即使还有其他都市,但是那里位于五十公里远的山中,便从候补中剔除了。村子倒是不少,可是比圣留市还要远,没有必要特地走这一趟。

希嘉王国圣留伯爵领的大小约是东西宽六十公里,南北长七十公里。

比东京广大但比千叶还狭小的程度,由于这是中学的课堂上制作模型时所获得的知识,我不是很有自信。

圣留市前方,离这里五公里之处,有约莫一百名疑似军队的集团。最高等级三十一,平均约在七级。

意外地低等啊……

我这么想著,再稍微调查了地图。

观看整张地图,等级四十以上的人连十个都不到,等级五十以上的人完全没有。看样子三百一十这样的等级可以认为是高得不得了吧。

纵使如此,我依然害怕麻烦而选择不会遇上军队的路线。

有在梦里慎重过头的感觉,不过类似之前恐怖的回忆我不想再经历了。

在前往圣留市的路上,一个快速接近的红色光点映照在雷达上。由于我正跑在地形剧烈起伏的岩石地带中,因此视线往该处看去也看不见任何东西。

一查看地图,竟是一只三十级的飞龙。

为了看清楚样貌,我跃上附近的岩石顶端。

「呃!」

相遇的开端就是和飞龙来个激烈冲撞,并被弹飞了出去。

唔喔,头昏眼花。

我在岩地上滚了超过十公尺以上,最后猛烈地撞上岩壁而停住。

有痛苦抗性技能真好。是由于耐力很高吧,以那样的冲击力道撞上岩石竟然毫发无伤。

非常靠得住呢。

再度往天上飞去的飞龙,在空中盘旋图谋袭击我的时机。从方才冲撞的飞龙头颅大小来判断,翅膀长度应有三十公尺以上。

与其说是龙,不如说接近无齿翼龙的体型了吧?

长尾巴的尖端附有如同毒针一般的东西,这模样或许能说是完全如同奇幻故事中飞龙的样子。

我将掉落在附近的小石头丢向盘旋的飞龙来牵制它。

奇怪?本来只打算吓吓它的,小石头却穿破飞龙的翅膀消失在天空的彼端。若这是漫画,会伴随闪亮亮的效果音,以表示远到像是一道闪光的力道。

纵然穿破了翅膀,毕竟是小石头,还不到击坠飞龙的地步,但驱逐倒是成功了。飞龙朝向位在远处的悬崖,沿著歪七扭八的轨道摇摇晃晃地飞翔而去。

糟了哪。我记得军队在那里。

不过,率军队队的骑士等级比飞龙高,应该自有办法吧。

即使如此,我莫名地有种把麻烦事硬丢给别人的心情,所以决定去看下情况也好。



跳跃了三次,我才攀登上高度二十公尺的悬崖峭壁,虽然是两次就能到达的高度,但是断崖之间长出的树枝十分碍事。

可以看见发现猎物的飞龙在上空盘旋。

我以跳跃的方式飞越断崖上数块巨岩,随即放眼望见飞龙盯上的军队。

这里离军队所在之处大约有两三百公尺吧?

听得到指挥官的声音,可是竖起耳朵仍然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只会说日语和几句简单的英语,即使如此,是哪种语言大概还是能猜得到。但是,那似乎是完全不曾听过的语言。

它并非梦中经常出现的「陌生语言」,而是如同过度讲究的动画一般,是「具备完整法

则的语言」。

说到这个,先前蜥蜴人的语言好像也是这样。

我渐渐没有自信断言这是不是梦境,但不是梦的话又是什么呢?我害怕去思考,就认为是梦下去吧。

选择了逃避后,我确认主选单的技能栏,果不其然新增「希嘉国语」的技能,我试著把技能点数分配上去看看。

姑且先分配一个点数。

『大家排好队,快点!』

喔喔,虽然是只字片语,但我懂了指挥官话中的意思。

缓缓将点数分配下去,才知道刚才的句子意思是「全员组成圆阵!赶快!」

大约从五个点数起,语意便稳定下来且意思变得相通了。我试著将点数分配到MAX,但分配到了六点以上后就没什么太大差别。

语言之外,不知何时还增加了「格斗」、「疾驰」、「立体机动」、「眺望」、「远观」、「顺风耳」、「读唇术」共七个技能。

以FFL和WW的设计结构来说,要获得技能,通过极其艰辛的委托和任务便是条件,

这个梦却像是超级简单的粗略设计品。

因为移动中觉得记录画面很扰人,我调成了不显示,但是我想知道技能是在什么样的契机下增加的,因此费心地在视野一隅,将记录画面配置成只能看得到几行。

反正以观战——为主,我也把对掌握状况看似很便利的「眺望」、「远观」、「顺风耳」、「监视」四个,分配了点数并将技能切换成有效。

军队的大家为了迎击飞龙而组成了圆阵。

我聚精会神凝视著,不知是否因为眺望和远观技能的效果,我彷佛用双筒望远镜窥视,能清晰看见圆阵的模样。

视野本身没什么改变,但只有聚焦的地方就像拉近了镜头,看得很鲜明,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原理?

虽然很在意,但考究还是之后再说。

我把分心到细微琐事的思绪给调整回来。

圆阵的外侧配置了持有大盾的重装士兵,内侧则有装备长枪的轻装士兵列队排成两排。

长枪配合著在天上翱翔的飞龙动作飒飒摇摆著,蠢蠢欲动的模样就像是某种生物。

在那些枪兵的内侧,握有石弓的士兵们以半蹲跪的姿势待命。

「士兵们,不要惧怕!想起你们的训练!」

「展现出你们的圣留魂吧!」

从圆阵中,扬起了激励胆怯士兵们的声音。

嗯,没错,以那种怪兽作为对手很可怕对吧?

接著,在圆阵中央,一个穿著长袍、疑似是魔法师的人拿出法杖。

在那人的左右两侧站有持著像指挥棒的东西的轻装女士兵,本来以为那是手枪,但是根据弹跳出的AR显示视窗,才知道那个指挥棒是称为「短杖」的东西。她们的职种应该是魔法兵。

那两个人既然是魔法师,为什么不穿长袍?

三个魔法师旁边,有像是她们的护卫士兵的一群人正在待命。

圆阵外侧,则有八人左右的骑士们骑马快步走著。

能看见他们四人组成一列,在飞龙和圆阵的延伸线上移动。明明就有闪耀著银色光辉的全身铠甲保护住身体,却拿圆阵作为盾牌?

「来了!枪兵,不要乱晃枪尾!靠在地上用脚踩踏固定!不放稳的话会抵挡不住飞龙的攻势被撞飞!」

「弓兵,再拉紧弓弦,等待那家伙惧怕长枪减速的时机!」

所有的士兵们即使害怕却没有阵脚大乱,都是因为有指挥官明确指示的关系。

多亏如此,飞龙数度袭击圆阵,却被长枪给阻挡,无法顺利攻陷而退回空中。

弓兵们十分优秀,九成以上的箭都命中了,但即使如此,几乎所有的箭都被飞龙外皮抵挡,无法给予损伤。单纯是因为外皮坚硬吗?还是等级落差的关系呢?

不过,就像游戏一样,也有所谓爆击这种东西,疑似魔法师的护卫少女射出的箭矢,仅一箭便刺中了飞龙。

现在才注意到,离圆阵稍远的丛林中也有士兵驻守,乍看之下应是轻装,是非战斗向的

工兵与辎重兵之类的正在避难吧!

……也就是说,那支军队是有胜算才向飞龙挑战。

本来还想说要是发生什么万一就丢石头帮忙驱赶飞龙的,看来是多管闲事。

我把石头收进储仓里,决定旁观他们的战斗情况。

在那之后,飞龙也袭击了士兵们几次,却不断反覆地被十字弓的短箭及长枪人墙给阻止。

开始出现变化的是,飞龙第四次准备突击的那一刻。

飞龙攻击失败后返回空中之际,剎那间翅膀彷佛失去飞翔力量,丧失了平衡。有如被看不见的大槌打中一般,它以不自然的感觉重摔到地面。

恐怕是魔法的缘故。

在飞龙失去平衡的时候,中央的一个魔法师咏唱了宛如合成音的咒语,随后我便听见了「乱气流」的吶喊声。

尽管是最后成为战斗关键的单字,对我来说听见的是两个单字的立体声效。

像是将同样意思的现代语和古语同时发音。我的脑中接收了「乱气流」与「ta—byu ran su (注:夕—ビュランス,乱气流的外来语)」,古语是用日文片假名来翻译,非常有趣。

将飞龙敲落在地面上的追击魔法,似乎叫作「气槌」。

我第一次听见魔法咏唱,但是这个世界的魔法咒语是怎么样发音的呢?

成为最后战斗关键的单字我还明白,可是咒语本文听起来与其说是语言,不如说是不规则的成串音阶,我想很接近用电脑音乐制作软体排列适当音符再播放出来的感觉。

我在被那些枝微末节之事给分散意识的时候,战斗依旧进行中。

匍匐在地上的飞龙发出凄惨的悲鸣声,但体力计量表没有多大的损伤。

然而魔法师似乎成功达成了任务。

精神抖擞的骑士们一次又一次地向想要飞起来而张开羽翼的飞龙刺入长枪,但即使如此飞龙的体力计量表依旧减少不到两成。

等级更高一阶的骑士,在马匹上灵巧地挥舞著长枪,将单边翅膀紧钉在地面上,固定飞龙成仰躺姿态。

其他的骑士们也同心协力想将另一边的翅膀钉住,却因翅膀的一个挥动即被弹飞出去,连人带马跌了好几公尺。

飞龙被击落的地方,离我藏身的岩壁连一百公尺都不到。

有点近呀?

「……■■■ ■■ 闪电雷击!」

圆阵中央的魔法师向飞龙施展了闪电雷击。

不至于到落雷的程度,可是银白闪光与轰隆巨响弄痛了我的双眼与双耳,顺风耳和眺望技能也是好坏参半。

在耳朵麻痹之时,不知是否下达了重组阵形的指示,士兵们往三方分开,拿出长枪包围住飞龙。中央的魔法师们也与护卫们一同往三方分散。

被紧钉在地的飞龙,被闪电雷击弄得麻痹不堪,却仍不住挣扎。

士兵们相继被尾巴毒针刺到,或是被大大的尖嘴啄伤。长枪丝毫贯穿不了外皮,甚至连

极近距离射出的短箭也被反弹开来,不过仍旧一点一点著实地给予了它伤害。

飞龙知道这样下去大概会被击败,遂抓准了机会。

它挥动长尾巴横扫不留神地靠近过来的士兵。

不知是不是因为那个行动,使得翅膀的固定松脱了,飞龙展翅往悬崖的方向开始冲刺。

也就是这里。

「挡住它!洁娜!」

「是!」

看起来像是队长的人,向在飞龙前进路线上的魔法兵下了唐突的示。

在魔法兵前布阵的士兵们,对于冲刺而来的飞龙即使惧怕,仍果敢地使出长枪阻挠。虽然身体畏缩,士气却很雄伟。

要是我的话会一溜烟逃跑哩!

「……■ ■■■ 气垫!」

可比拟短跑选手速度在助跑的飞龙,在魔法兵面前的数公尺处猛烈撞上了看不见的墙壁。

墙壁本身是看不见,但飞龙所掀扬起的土壤与杂草告诉了我那面墙壁的尺寸,约莫为两座足球球门上下叠放的大小。

由于事不关己,我便心生悠哉看戏的感想,但当事人应该不觉得幽默。不晓得是不是就算有魔法也改变不了物理法则的关系,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反应在飞龙及魔法墙,朝魔法兵袭击了过去。

飞龙扑倒在地而停下,但身材娇小的魔法兵却往空中被弹飞得老远。

恐怕是魔法墙尽了缓冲垫的责任,魔法兵虽然被弹飞到高空之中,却没有演变成血腥的场面,顶多是挫伤的程度。

那时有两个魔法被施展了。

「……■■■ ■■ 闪电雷击!」

「……■ ■■■ 掉落速度减缓。」

一个是给予飞龙致命一击的落雷魔法。

另一个是将飞向空中的魔法兵掉落速度减缓的魔法。

刚开始我不懂是什么魔法,但亲眼所见掉落速度下降了,所以不会有错。

问题就在水平方向的速度并没有变慢。

她飞在将近二十公尺高的空中,要是放任不管,会越过我的头顶往悬崖彼端飞出去。

不晓得是不是他们的战斗极度真实的关系,我没有闻暇去想这是在梦里,脚后跟一转,就跳上悬崖另一边延伸出来的粗大枯枝。

相当可怕,但是这个高度的话掉下来也不会有事。在到达这里的期间都已经实地经历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