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约会

第一卷 第四章 约会

「我是佐藤,一直以来虽然会有年龄比我小的女孩亲近我,却总是停留在朋友阶段,从未发展成恋人。不知为何,我中意的对象必定年龄比我大。」

我被毫不客气的敲门声给吵醒。

「佐藤先生,起来了吗?」

「啊,现在起床了。」

从紧闭的窗户间隙流泄出了早晨日光。房间尽管有窗户,但由于是只有脸能探出的狭小程度,连玻璃也没有镶嵌。我想起来了,不知是不是换气用的,玛莎叮咛我睡觉的时候为了安全得要关上。

我简单地检查仪容,走向门口。

明明经过了一个晚上,却没有长胡子。

说起来十五岁左右的我并没有长胡子,记得大学入学后开始长胡子的时候,我欢天喜地

到处炫耀。

然而却立刻被当时的女朋友给剃掉了。

头发也没有睡翘,我便穿上昨天买的白色剌绣长袍,走出房间。

「早。」

「快点,女朋友来接你了喔!」

啊?我因为工作忙碌,被女朋友甩了有半年了说。

目前为止,我在这个都市的熟人只有十根手指能数得出来的数量。和玛莎一同下楼后,看见魔法兵洁娜正在等待我。

「早安!佐藤先生。」

「早安,今天的衣服很可爱呢。」

今天洁娜没有值勤吗?并没有穿上士兵的衣服。

白色上衣搭配水蓝色裙子,肩上披著稍大的粉黄色披肩。虽然感觉有一点乡土味,但她天生丽质,所以给人清纯的印象。

美少女好处多多呢!

记得她应该是扭伤了,可以四处跑吗?

「扭伤的脚怎么样了?」

「是,昨天被加尔雷恩神殿的神官大人治好了。」

喔唔好神奇——!是神官帮忙治疗的吗?究竟神圣魔法是什么呢,好想看一次。

「今、今天没有值勤,我想带佐藤先生,不是,是协助佐藤先生参观市内。」

不需要那样用力说话也没关系,她的眼珠正在打转。

是因为我觉得像小动物的举止很有趣的关系吗?她的脸上垄罩著不安。

唉唷,糟糕。

「谢谢,请务必带我参观。」

「好的!」

我一拜托她,洁娜便以花朵绽放般的笑靥强而有力地回应我。

嗯,年轻真是耀眼啊!

我仅洗了把脸,遂和洁娜出门。

早餐要在东方大道的早市上摆摊的路边傩吃。她分明应该是贵族的大小姐,却不排斥那里的样子。

乘著风,熬煮的「酱油」味诱惑著我的鼻子。

「这个味道是酱油吗?」

「是的,是王祖大和大人所制作的两大调味料之一。也有出口到各个国家,佐藤先生的故乡没有吗?」

「不,因为很久没闻到了。」

「啊,是这样的呀!」

不出所料,大和就是写作「大和」的样子,还有一个调味料是什么?果然是味噌吗?

洁娜走向招著手的摊位。

滩位正用油炸著什么,是可乐饼吗?

「大叔,请给我两个圣留炸饼。」

「好,很快就炸好,等一下啊。」

以动物脂肪制成的油来炸的吗?味道很冲。

「今天莉莉欧没有跟你一起吗?」

「因为莉莉欧昨天刚远征回来,还在房间睡觉。」

洁娜拿了被某种叶子卷起来的可乐饼,将一个递给了我。因为一个要一枚铜币,我在洁娜的手抽不出空的时候,付钱给可乐饼店的大叔。

「哎呀,我本来想作为昨天的谢礼请你吃。」

「不用不用,你们送我到圣留市,还帮助我进到市内,那样就很够了。」

我决定在离滩位很近的石头长板凳上吃。

石头长板凳上沾了一些泥土,所以我从背包中拿出毛巾铺在洁娜和我坐的地方之后才坐下。

「欸嘿嘿,有公主的感觉。」

她彷佛羞涩又开心地,将两手拿著的可乐饼鸟啄似的小口咬下。

我一边欣赏她的样子,也咬下了可乐饼。

没有肉的马铃薯可乐饼格外美味,不过油不好的关系吗?有一点腻。要是吃两个以上,

胃绝对会很难受。

「这个圣留炸饼,是莉莉欧的男朋友推广的料理唷!」

「嘿?他是厨师吗?」

「不是,他不会做料理,却知道各种各样料理的做法,是个奇怪的人。」

呼,妄下结论是很危险,但该不会是日本人?

说过的大和也好,好像除了我以外也有来到这个世界的日本人存在。搞不好,只要走进衣柜里就能通过之类的,可以简单地来来去去呢!(注:暗喻纳尼亚传奇)

有个拿著装花的手提小竹篮的小女孩,靠近了先吃完而无所事事的我。

「大爷,请买花吧!」

幼小女孩在递出小花朵的姿势下停格了。

从刚才开始便悄悄看著这里,所以抓准了吃完的时机吧?年纪幼小却很深思熟虑。

「好啊,多少钱?」

「一束劣币一枚。」

我用劣币买了花。

幼小女孩彷佛很喜悦地道谢,跑向下一个候补客人。

我把花直接送给洁娜,当然,等到她吃完可乐饼并擦手之后。

洁娜露出很意外的表情。

呃,没有这之外的选项了吧?

「那个,我可以收下吗?」

「可以,不收下的话我会困扰。」

毕竟也不可能丢掉嘛!

洁娜浮现出像是要回味喜悦般幸福的笑容。

咦?是那么高兴的东西吗?罢了,看在她开心的份上就好了。

为了换换口味,我吃了正在贩卖的瓜类水果,它被切成方便吃的尺寸,并且挑战了淋上酱油的烤根茎类食物。虽然感觉微妙,却和外表相反,十分好吃。

但是,接下来洁娜介绍给我的滩位,有怪异的氛围。

「这个叫作炸龙翅,是把蝙蝠的翅膀炸了以后再涂上黑味噌的食物。是圣留市自古以来就有的名产喔!」

是比拟蝙蝠的翅膀为龙的翅膀吧?看来是有一番由来的食物。

我相信洁娜所说的,比外观看起来更好吃,因此决定买下两支。

「对不起,大姊姊。」

在支付两人份金额时,听见了在后方洁娜的短暂悲鸣声,似乎是小孩子撞上了她。

那倒是还好,不过洁娜的白上衣彻底沾上了味噌,毁于一旦。

「跟妈妈借的上衣……」她嗫嚅著,泪水在眼眶打转。

要是去昨天的铁普塔大道的店,能弄得掉污垢吗?

「那个——你们看起来很困扰吧?有没有需要咒术士帮忙的地方?」

「不好意思,我们需要的是能帮忙清掉染色的洗衣店。」

这种时候还提咒术士,希望你看看场合啊!

「不,我会使用生活魔法,所以能把污垢弄乾净。」

什么,是那样的职业吗。

登场的时机那么凑巧,不免令人担心,但更优先的是弄掉衣服的脏污。

「那么,拜托了。」

「好的,洗净魔法和烘乾魔法的组合要三枚大铜币。」

杀价也很麻烦,我遂依照她所说的支付了三枚大铜币让她施展魔法。

「那么,首先将污垢去掉。■■■ ■■■■ ■■■■■ 柔洗净。」

被施展生活魔法的洁娜,变得全身湿透。

上衣很透明,看得到替代胸罩的背心,我将从背包中拿出的大毛巾披在她的肩上,周遭的家伙们传来失望的声响,我加以无视。

直至刚才还彻底沾附上衣的味噌脏污,被彻底去掉了。

不愧是魔法。

「接下来要烘乾。■■■ ■■■■■ 烘乾。」

彷佛被烘乾机烘过,洁娜的上衣乾了。

我确认衣服不透了之后,便将毛巾从肩上拿开。当时我的手也进入了烘乾魔法范围的关系,有被像是吹风机吹著的感触。

V获得技能「生活魔法」。

喔喔!只要这样就能获得?

真简单的魔法技能。或许是游戏里无法咏唱,以此取得平衡也说不定。

咒术士女孩完成魔法施展后,遂消失在人潮之中。

对了,难得有会使用魔法的人在,请教一下吧!

既然能使用生活魔法,就替代得了洗衣机和吹风机,或许也有替代淋浴的魔法也说不定。

「洁娜,魔法咒语要怎么咏唱呢?」

「咒语吗?」

「是的,怎么发音的呢?我觉得很不可思议。」

「也是呢——风魔法大致上是从『■■■■』起头的,硬要转换成语言的话,是『溜——哩呀(略)啦——噜咧哩啦——欧』。不过,对第一次的人来说刚开始是咏唱不来的,

但至少大部分的人都做得到背诵。」

洁娜低著头,露出一副「该怎么说明才好呢」的思考表情。

「……节奏。嗯,把刚才慢慢念出来的咒语,边打拍子边唱成歌曲。然后保持一定节奏的状态下,逐渐加快节拍,就会变成『■■■■』!应该是的!」

我尝试性地稍稍练习了一下洁娜最开头教的片语,不过并没有因为练习而变得能够咏唱。

「真的是很难呢。」

「那是当然的,咏唱一般是要练习好几年。」

「洁娜在能使用风魔法之前,修练了几年呢?」

「正式的修练期间大约三年,但是现在想想,总觉得日常生活的各种习惯都是为了成为魔法师所做的准备呢?」

是做了什么样的事情啊?与其说洁娜的笑脸上有一丝阴霾,不如说是掺杂著苦涩。

「从朗读魔法史历史的儿童绘本开始,配合音乐吟诵、口齿练习、腹式呼吸、能感受魔法流动的玩具,从学习到玩乐全部,都是为了成长为魔法师而编列的练习。」

原来如此,英才教育吗?日本也有因从小开始学习而不能和朋友玩乐的孩子。

或许有一点离题了。

「以那种方式教育你的父母亲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意图喔?毕竟能使用魔法是很快乐的,

你也抱持总有一天要在天空飞行的目标吧。」

我感受到洁娜郁闷的气氛,慌张地跟著应和。

「佐藤先生,佐藤先生是为什么想要练习魔法呢?是因为对生意有帮助吗?」

「不是,因为旅馆没有浴池,我想如果有生活魔法,不用在屋外洗澡就能解决了吧!」

为了缓和气氛,我尽可能说了令人觉得愚蠢的话。

看来成为丑角有了价值,洁娜以水汪汪的眼睛看向我后,喷笑了。

「啊哈哈哈哈!因、因为那种理由而以魔法师为目标的人,我第一次看到!」

那么有趣吗?

洁娜是被戳到笑点吗,笑得停不下来的样子。

「有那么奇怪吗?」

我觉得是格外正经的理由啊?因为是把不方便的事情变得方便啊?

「很奇怪!」

她立刻回答。

「因为,有学习生活魔法的劳力与资金的话,在家里建一座浴池不是比较快吗?而且烧热水的劳力,只要雇用助手或购买奴隶就没有问题了。」

是那样吗——?

可以做到的事情就自己来!我是这么想,不过在这里,雇用劳动力也在容许范围内吗。人事费似乎也很便宜。

但是,好不容易学了那么多,找找入门书从口齿练习开始看看吧!

还有,在对话间,我获得了「低调」技能与「小丑」、「绅士」的称号。

刚才没有闲暇去注意记录画面呢!

微妙的氛围也散去了,我们继续边吃边逛。

下一个目标,是飘散甘甜香气的甜食区。

「这个叫作炸甘薯,把蒸熟的甘薯过滤后制成的馅,揉进小麦面团里炸。」

用长得像地瓜的薯类揉合制成的甜面包吗?奇妙地有和式风味。

我边啃著炸甘薯,边喝像是清淡姜汤的暖和饮料。

「这家店是莉莉欧先前告诉我的。」

她边说边介绍给我的,是昨天和玛莎一起吃过糖浆的露天滩贩,店主大叔穿著和那个叫卖男子同样的围裙。

总之,我将两枚铜币递给大叔买了两人份,他拿出两根棒子,放入茶色的液体中转呀转地拿了出来。

难得她带我来,说出昨天吃过了会对她很抱歉,装作很久以前吃过吧!

「糖浆吗?好怀念呢!」

「你知道吗? J

她看起来感到有点遗憾,给她惊讶的反应比较好吗——兀自反省。

「我所知的糖浆是无色透明的东西,所以起初我并不知道是什么。」

「贵族大人,无色透明的是使用米和砂糖的高级品,这个是给庶民吃的,使用甘薯、加波瓜和麦芽制成,所以才会是茶色。」

大叔以超绝反应插话进来。

谁是贵族?看起来又不像是对洁娜说的。

「大叔,我是平民喔!以前一个熟人给我的就是透明的,我并不知道是高级品。」

因为在庙会才两百日圆而已。

那之后,我们逛了许许多多滩贩,享受人群的热闹。

今天也买了蜂蜜馅的烘焙点心作为慰劳门前旅馆的女孩子们的土产,她们一定会很高兴。

充分吃饱喝足了,我们这次逛了杂货类的露天滩贩。

我对卖著可爱贝壳与素烧陶瓶的店家产生了兴趣,不知为何,贝壳的市场行情价很高。

问了问店主婆婆,说这个贝壳是药的容器。

「小少爷,这个软膏很有效喔!」

「有什么样的效用呢?」

「割伤、皲裂等等都有效。如果赐给佣人,他们会像拉车的马匹一样地奋力工作唷!」

满是皱纹的老店主的手,确实比门前旅馆的老板娘的裂痕还少。

既然都吃了老板娘美味的料理,就当作土产买给她吧!虽说贵,也才几枚铜币。

「那么,我要买五个。」

「这样的话,本来是铜币十五枚,算你十二枚。」

喂喂,那比市场行情还便宜吧!

我打算就那样买下,从口袋中正要取钱时,洁娜纤细的手制止了我。

「婆婆,有一点贵。之前来的时候一个两枚铜币不是吗?我们买了五个所以请算我们九枚。」

喔喔,洁娜笑著开始了无理的杀价。

「因为有男伴所以我刚才没注意到,你是和莉莉欧一起的孩子吧?少于十枚铜币没有办法喔!」

「那么,请附赠这边小的三个。」

判断降不了价格的洁娜,指著我要买的软膏旁边的小贝壳,要求当作赠品。以体积看来,小的三个约有大的一个的容量。

「真是的,要模仿莉莉欧的话,婚期会愈来愈远的喔!赠送小的一个,没办法更多了。」

「好,那就可以了。」

提到婚期时,洁娜的脸颊微微抽动了一下,但依旧保持和蔼可亲的表情完成了杀价。因为还只有十七岁,我觉得去在意婚期有点太早了。

婆婆以熟练的手法用叶子将贝壳包住,并以某种细细的植物藤蔓所制成的绳子绑结固定。

要是维持未包装状态,在带回去前就会弄脏背包里面。

我向帮我杀价的洁娜道谢,送给她一个软膏贝壳。

原本就是预定要送给她的。

由于来到了露天滩贩的最末端,这回让她带我参观别的地方。

「这样的地方真的可以吗?」

「是的,风很舒服。」

「呵呵,也是呢!」

洁娜一边窃笑一边眺望眼底下的景色。

这里是,市墙的其中一座塔。由于从露天摊贩道路的末端看来位置颇近,便让她带我来了。毕竟是军事设施,魔法兵洁娜要是不一起的话无法参观。

洁娜似乎特别有名,明明穿著便服,仍安然被放行了。

「可是,虽然是我拜托的,让外人进入军事设施可以吗?」

「是的,因为会来攻击像圣留市这般乡下都市的顶多只有飞龙,邻近的小国近数百年不曾攻打过来。和亚人之间的战争,也是过去十年以上的事了。」

嗯——在圣留市的亚人奴隶,是那个时候俘虏的吗?

「洁娜,那个风车是什么设施呢?」

「那个吗?是磨面粉用的。飞龙袭击过来的话,能马上变成炮台。」

炮台?街上耶?

「从那种地方射击大炮,民宅不会受到波及吗?」

「虽然也有炮弹,但袭击飞龙的是网子或空包弹。」

「原来如此,是用来驱赶的设施吗?」

「是的,会逼到另一边的庄圔后再歼灭。」

话是这么说,但田园好像会荒芜耶?

是因为看得出我相当有兴趣吗?她决定要带我去参观风车和庄园。

本来就想稍后再拜托她的,真是幸运。

在前往附近风车的途中,她说有巴里恩神殿,因此去参观了一下。昨天发表可疑演说的是札伊库恩神殿吗?洁娜说帮她治疗的是加尔雷恩神殿。神明名字最后都有恩字吗?

「啊,看得到了唷!」

在离露天滩位的几条路之外发现了巴里恩神殿。

占地相当大,有九百坪吧?大约是三十间民宅大小的用地。

外侧的围墙直接变成了建筑物的外墙,一进入石拱门入口,即瞧见停车空地以及被固定为敞开状态的入口。

停车空地停著看似很贵的马车,虽然是个人偏见,但有富豪神职者的感觉。

我被洁娜拉著手进入殿内。

建筑物里头是一间深达十公尺、天花板高耸的房间。在房间后方放置著垂帘布幕与彷佛是圣徽的象徵图案,几位神官和带著孩子的商人般的人,正在进行洗礼仪式。

天花板上没有彩色玻璃,却有采光的窗。墙壁上半部画著握有剑的骑士与长角的恶魔在战斗的壁画。构图很微妙,却是幅特别有魄力的画。

「那是魔王与初代勇者大人战斗的样子。」

「嘿,我以为肯定是骑士呢。」

「散发那蓝色光芒的是圣剑,如果是骑士大人的图,就算拿著魔法剑,也会被画成红光的剑,所以很容易作区分唷!」

话又说回来,我拿的圣剑最初也是发出蓝光吧?但是,那也只是最初,途中就开始不发光了。

「勇者以外的人来拿圣剑也不会发出蓝光吗?」

「如果被圣剑认同,应该会发出蓝色的光辉,王祖大和大人所留下来的圣剑朱路拉霍恩和护国圣剑光之剑,也曾在后世被没有勇者称号的人配戴。」

嗯——「如果被圣剑认同」吗?

因为我对勇气没有自信,并不认为会被认同。但是,光之剑很有名所以我知道,朱路拉霍恩就不曾听过了哪!

说起来我也得到很多称号了吧?毕竟都打倒龙了,拿到勇者的称号了没有?

我这么想著,调查了一下称号栏,发现意料之外的称号。

——「弒神者」?

我慌慌张张地再次确认纪录,幸好,纪录尚未被洗掉。

在流星雨击倒敌人的通知的间隙中,「获得称号——」的讯息也同时混杂在里面。

称号连续著「弒蜥蜴人者」、「弒龙者〔下级〕」、「弒龙者〔成龙〕」、「弒龙者〔古龙〕」、「弒龙者〔天龙〕」等等,称号并非只有「弒——」,「——也有之灾」、「——的天敌」这类的。

于是,在这些最后——

V打倒了龙神阿空加古拉!

V获得称号「弒神者」。

——出现了。

你相信神吗?

是这样啊,流星雨也会杀神啊?是这样,会杀啊……

虽然焦急地发出了三连击,但要是一发就停止了的话,便会被生气的神明逆袭也说不定喽?就当作是转祸为福吧!

当我对于那样的事实感到愕然而沉默之时,有著悦耳声音的少女由后方插话进来。

「并不是能使用圣剑就好,可以和魔王战斗的,只有能回应幼小女神巴里恩大人召唤的勇者而已。在挥舞著被神明授予的圣剑的勇者大人面前,即使是魔王也只能俯首称臣。」

一转过头,穿著以朱红色作为基调的洋式神官服的少女站在那里。

是眼瞳的色素很淡的关系吗,总觉得连存在感都很薄弱。她与其他的神官穿不同的服装,是很伟大的人吗?

在她的脸旁,资讯以AR显示的方式罗列著。

嗯,真方便。

「巫女欧奈大人。」

「好久不见,马利安泰鲁家的洁娜,令弟还好吗?」

「是,因为明年要继承家业,所以正拚命地学习。」

「这样子啊,有什么困扰的事情的话,不要客气,过来找我吧。」

「好的,谢谢。」

和巫女交谈的洁娜回头,将她介绍给我。

「欧奈大人是伯爵大人的千金,因为我母亲是奶妈的关系,她很照顾我弟弟。」

原来如此,千金小姐对洁娜的弟弟有好感吧?仅仅为了询问近况,便特意过来搭话。

「初次见面,我是旅行商人,名叫佐藤。」

「我是侍奉巴里恩神的巫女欧奈,请忘记洁娜所说的家世,因为对巫女来说世俗的阶级是无意义的。」

就像和尚出家一样吗?

她比洁娜年纪还小,却因为性格稳重,有著爱护女儿的母亲般的氛围。

「不过,我安心了,就算是只对魔法修练有兴趣的洁娜,也终于有春天来访了。」

「不,不是,不是的——佐藤先生是……那个,认识不久,那个。」

洁娜对恋爱的事很不习惯吗?她对巫女的话动摇了,开始慌乱不已地寻找理由。

我是有好感,却还不到恋爱的感情,不过,我不想要被否定,如此思春期般的感情似乎会变成烫手山芋的样子。

不对,与其说我是天真烂漫,不如说是想回忆学生时代呢!

本想与巫女再聊一阵子,由于入口发生了骚动,遂无可奈何地中断了。

「神官大人,波利尔老爷性命垂危,请当作是积个功德,前去看诊吧!」

「波利尔大人吗?我们这样的一般神官,无法抑制住大人的病。」

「那么,请巫女大人!」

「波利尔大人的屋宅在西街不是吗!把被授予神谕的巫女大人带到那种妓院林立的场所,是不可能的!」

「通融一下吧!」

神官与闯进来的男性正在起争执。

「洁娜,因为有重症病患的样子,我就告辞了。」

巫女那样说道,遂走向神官与男性的方向。

「我去,请准备马车。」

愤慨的神官与巫女的悄声对话传了过来,偷听虽然不礼貌,但是我忘了将顺风耳技能关闭,便听了进去。

「欧奈大人,您不去伯爵大人那里传达刚才的神谕可以吗?」

「那个的话,就交给神官长负责。」

「可是,神谕中的『札伊库恩神殿有灾难』就代表前往有他们神殿的西街很危险不是吗?」

「波利尔大人的宅邸离神殿很远,没问题。」

札伊库恩神殿吗?确实是在东街发表街头演说的胖子神官长那边没错。

为了聚集信徒而要进行些什么吧?

不过,即使发生了暴动,只要不接近就好了。只有洁娜一个人的话,把她抱到屋顶上避难就可以了。

我和洁娜走出神殿回到街道散步。

和朴素可爱的女孩在犹如欧洲乡镇的街道上散步,真的是很开心的一件事。

在这个都市中,一定间隔会配置公园、广场与公用水井。

我们一边走在通往其中一座公园的道路上,一边遥望公园用地。

草皮修剪得短短的广场,有带著幼儿的老夫妇正在长椅上休憩。大约十名年轻人正在练习武术。公园的草地看似草皮却似乎杂草丛生。

洁娜好像发现了什么东西,跑向生长在公园的大树下。

「怎么了?」

「佐藤先生,我发现了这个。」

她以双手手掌捧起的东西,是雏鸟。

在枝桠间流泄而下的光线中捧著雏鸟的美少女,简直如画一般让人想用手机拍照上传。

「树上似乎有鸟巢。」

嗯—到树枝那边要两公尺半吗?不是不能跳上去,但有一点太超出人的能力范围了。

如果抓住树枝用悬吊的方式把身体甩上去办得到吗?

「那个,佐藤先生,能麻烦你吗?」

由于洁娜怯生生地向我拜托,我很快便答应。

本来,我就有那个打算。

我接过雏鸟,首先抓住了树枝,照那个状态用单手悬吊把身体甩上去,让双脚搭在树枝上,遂让身体到了树枝上面。因为必须要小心不伤到雏鸟,费了番功夫。

雏鸟的巢虽然是在往上两根长著枝叶的树枝上,但我并没有花多大力气就放了回去。归还雏鸟的时候被成鸟给威吓了,所以忍不住担心那些努力张开鸟嘴、要求饵食的雏鸟们。

回去的时候由于能使用两手,便轻而易举地移动,由最后一根树枝下来的时候,并没有忘记先悬挂在树枝后再下来。

因为要是就那样跳下来,会让洁娜担心。

「佐藤先生真的很灵活呢!」

「不,没有那样的事。」

我一边婉谢洁娜的赞美,回到闲聊话题。闲聊中我才知道刚才的「麻烦你」是洁娜为了爬上树木而希望我帮忙举起她。

还好我误会了。淑女穿裙子爬树是NG的唷!洁娜。

我一边眺望年轻人们的训练风景,一边丢话题过去。

「洁娜,军队的训练要做什么样的事情呢?」

「是呢——士兵的训练哪里都一样,但是魔法兵会以不让魔力枯竭为重点来培训。过半数的魔法兵,都维持著可以全力使用魔法的状态。」

分开训练吗。

确实魔力枯竭的魔法师没有用处呢。

「魔法兵和魔法师依据属性所被分配到的角色也不同,虽然对非军人的人说会被觉得很惊奇,但火以外的属性不太能使用直接攻击魔法。」

确实犹如火刑拷问之类,火具备攻击性。

「我的风有抵挡箭矢的风防御及抵挡攻城槌的气壁,其他还有传递指令用的风之耳语等等,被视为重要战力。使用飞行在上空侦查也很有用处,但是在伯爵领地中还没有能施展飞行的人。」

说起来洁娜的目标是用飞行魔法来飞吧?

「如果变得能飞了,那个时候真想试看看空中约会呢!」

尽管我是开玩笑地讲,洁娜的脖子却都变红了,并一边咬唇边一对我说:「敬……敬请

是很可爱,但我担心她往后好像会被坏男人欺骗。

在离开公园不远处发现了风车的高塔。

高塔虽然不能上去,但仍旧让我参观了 一楼的磨面粉工厂。

金属强化后的粗柱豪放地叩隆叩隆地旋转著的样子,真让我热血沸腾。

但,这是普通的风车哪!如果是奇幻故事,我真希望会有精灵边跳舞边磨粉呢!

想到了一些疑问,我便问问洁娜。

「你们不用魔法来磨面粉吗?」

「是做得到,但是用风车比较轻松唷!」

你在说什么啊?我被回以彷佛说著这句话的表情。说得也是呢——

下一个目的地的庄园,走过去稍嫌遥远,因此我们在中央大道招了辆街头载客的马车。市内的话无关距离,大铜币一枚就可以搭乘。

街头载客马车没有屋顶,腰的位置大约是行人肩膀的高度,作为观光用途非常适合。

马车以人们小跑步的速度慢吞吞地前往市内。

和美少女一同在满溢异国氛围的街上兜风,心情真是愉悦。如果这个人是艳丽的巨乳美女的话就太棒了,但这是极其过分的奢求。

马车离开主要街道,往北边的工匠街前进。

一进入工匠街,有著不是盖的肌肉质感、顽强印象的人们逐渐增加了。

穿越工坊与工厂的建筑物之间,再通过木材放置场后,即出来到了内墙的前面。往西边前进一阵子,有一条西边的外墙和内墙之间形成的狭窄小径,那前方似乎就是领主的庄园。

「通过这里,离庄园就不远了唷!」

「两边的墙壁耸立著,抬头看真是有气魄呢!」

「是呀!很牢靠对吧!」

洁娜双手紧握,逼近过来。

犹如瞄准了那个时机,马车晃动了,恐怕是压到小石头了吧?

「呀」

我接住了失去了平衡,往我的胸口扑通地飞扑而来的洁娜。

和之前穿著铠甲的时候相比,柔软度不一样。尽管胸部很可怜地一片平坦,女性的柔软度仍然健在。

若可以,想等成长个五年后再抱呢。

「没事吧?」

「是,是的!不好意思,马上就起身。」

洁娜手忙脚乱地起来,不那样过意不去也行。

剎那间,我发觉车夫微微笑了。难道是故意的吗!真是为情侣著想的好车夫。

前进了 一会儿,遂看见敞开的大门,以及门口的卫兵。车夫向士兵轻略点头示意,便穿越大门进入了庄圔。

对于供应都市食材来说感觉太过狭小,但作为领主专用的田地来说又感觉太宽广了。

马车缓缓在田间小径前进。

我将视线落向进行农作的人们,看起来彷佛在收割什么,我用远观技能遥遥望去,才明白是在收割昨天看过的加波瓜。

在市场虽然也见过,但是帮忙的小学生左右的孩子特别地多。

「那些孩子,我想大概是育幼院的孩子们。因为现在是收割期,街上的孩子们也可能需要来工作。」

「那些孩子们收割的加波瓜,很好吃吗?」

「不好吃。军中的伙食上虽然偶尔也会出现,但气味难闻、苦味和温味很重,所以非常不受好评。」

洁娜露出极为讨厌的表情。

有那么讨厌吗?

「但是,明明那么不好吃,为什么还要种那么多呢?」

我边将目光置于那片加波瓜田,边以单纯的问题反驳洁娜。

分明种植普通的薯类就好了,是因为营养丰富或卡路里高吗?

「行政官员有说过,全年的收获量是不固定的。每块田地的收获量也不多,为了要每个月能够收成,几乎不会停耕。况且它有肥沃休耕地的特性,托加波瓜的福,饥饿的人口锐减。」

多么方便神奇的蔬菜。以投机主义来说有很大的价值。

大概是要向我夸赞这位告诉她的行政官员吧!真是详尽的解说呢,洁娜。

「不过因为只能在有围墙包围的庄园中种植,乡下的粮食状况倒是很严峻的样子。」

庄园这里的外墙比大街上还更加低矮,大概有两公尺半吧?

不在围墙里面就不行,是为什么呢?是外面种植困难吗?禁不起有害的兽类吗?领主独占了吗?微妙的谜题。

「有什么理由吗?」

「因为是哥布林最喜欢的东西。如果不种在有围墙包围的地方,哥布林靠过来的瞬间就会被吃得乱七八糟。所以,输出到市外也是办不到。」

喔喔,也有哥布林啊!

可以的话,希望绝对要从安全的地方看过一次。

「似乎也有随意带出去的人呢。」

「如果被发现,会被眨成奴隶的唷!」

看来也有一旦变得饥饿,不惜被贬成奴隶也行的偷窃者。

「那是抗龙塔。」

洁娜所指向的是庄园之中所建造的十二座大塔其中之一。但犹如街上的高塔那样附有风车的,在能见范围中只有两座而已。

「比市内的塔还更有重量感。」

「是的,因为这里在飞龙与龙袭击时,设置了击退用的大型魔力炮,是非常坚固的塔。」

很遗憾地,由于抗龙塔的顶端有大炮,非军人是不可以进入的。

刚才也想到一个问题,要在这种地方使用的话,不如在都市外面战斗就好了,难得的田地荒芜的话,收成也会减少吧!

我这么想著,向洁娜投出疑问。

「那是因为这里原本就是用来歼灭飞龙所准备的平地。」

飞龙袭击本身已经不太发生了,拿来游玩又很浪费,当时的伯爵便决定作为庄园兼牧场来活用。

原来如此,是顺序颠倒了啊!

马车在宛如要绑缚住塔般建成的道路上前进,我发现了一座焦黑、连内部都毁坏的塔。

附近有一个在测量的人,是在修补中吗?

「那座塔是飞龙破坏的吗?」

「啊,那座是两年前左右下级龙袭击时被击坏的塔,当时,有一半的塔倒塌,连城里都受到损害。不过,终究是击退了。」

「击退了吗。」

「尽管只是下级,仍然是真正的龙,何况连飞龙要打倒龙都是不可能的。一定要是王祖大和大人这般的大魔法师,或是沙珈帝国的勇者才行。」

我不假思索地把目光移向储仓,但是隐忍下来。

洁娜的话仍旧说了下去:

「虽然下级龙的时候就这样解决了,四十年前黑色成龙袭击过来的时候,完全敌不过。也许你不相信,就连外墙都被摧毁了喔!庄园的外墙很矮是因为在那之后才增建。」

「然后,是怎么击退的呢?果然是勇者帮忙打退的吗?」

「不是,吃完牧场里的山羊的黑龙,可能那样就满足了,悠悠哉哉地飞走了。说不定龙看到人类,就像我们看到蚂蚁一样呢!」

有那么大的实力差距吗?

那样的话,打倒龙的我,看来可以征服世界了呢。虽然我没有那种热情和野心就是了。

对了,在刚才的神殿里也听到关于勇者这个存在吧?

「勇者大人吗?沙珈帝国好像有召唤勇者的大魔法,由于召唤需要莫大的代价,是六十六年周期的魔王袭来以后就不再实施的秘术。大和大人与沙珈帝国的初代皇帝似乎也是被勇者召唤魔法叫来拯救世界的人唷!很棒吧!」

勇者是被召唤来的啊?果然是日本人吗?王祖是大和,初代皇帝是嵯峨或是佐贺吗(注:嵯峨、佐贺皆为日文姓氏,日文念音同沙珈)?圣剑的名字为王者之剑及光之剑的理由,

到这里我好像能理解了。

那个沙珈帝国什么的,似乎拥有能回归原来世界的关键。为了不要忘记,写在交流栏的记事本里吧!

「你说六十六年周期,是知道下次魔王什么时候袭击过来吗?」

「这是大家认为魔王何时会攻击过来也不奇怪的时间点,但目前还没有魔王出现的传闻。」

嗯嗯,也有早就已经复活了,却因为情报传递还差一点而没传递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