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迷宫

第一卷 第五章 迷宫

「我是佐藤,幼时曾沉迷于父亲收藏的迷宫游戏,感觉上那是我走上游戏业界的契机。我忘不了在那个游戏里获得超稀有道具刀时的感动。」

我用地图确认,仅显示著「恶魔的迷宫,最下层」,并没有道路被显示出来。

……果然没那么容易吗。

何况,从城市冒险般的情势急遽变成了迷宫探险,这要是桌上RPG的话,会是到了需要担心Game Master大脑的地步。

哎呀,撇开那种事,兽娘们似乎正感到不安。

姑且以照应这边为优先。

果然还是该从自我介绍开始。

「我是佐藤,旅行商人。」

「猫?」

「犬哟。」

「我是蜥蜴。」

那就是名字吗?

不只是伍斯,在那之前的主人也那么叫的样子。

犬耳族女孩和猫耳族女孩在孩童时期便开始当奴隶,鳞族女孩则是在长大之后才变成奴隶,因此有正式的名字,不过却冗长且混合著气音,是不好发音的名字。

最后,由于被她们要求希望取一个容易叫的名字,我便取名叫「波奇」、「小玉」、「莉萨」。虽然可能会被喝斥:「不要当你在养宠物!」但如果取了个普通的名字,我有自信会叫错,反正只维持到走出迷宫之前,就原谅我吧!

莉萨并不是从蜥蜴的Lizard而来,是撷取自本名最开头的两个字。

好了,在逃脱出去前,从三个人的治疗开始。

我从背包中取出毛巾和水袋,以及创伤药软膏。纵然是为了作为玛莎她们的土产而买下的东西,但下次再重买就好。

「用这块布和水袋的水清洗伤口消毒,再涂上创伤药用布包扎起来。不要重复用消毒时的布喔?」

被递予全新毛巾的三个人正困惑著。

对对,刚开始的时候,即使是普通地对话,若不用命令口吻,每当讲话的时候便会露出不知所措的脸,变成这种感觉。宛如回到从前照顾亲戚的小不点们的时候一样。

「怎么啦?你们治疗的时候我会转向后面,安心吧!」

但看来并非是因为害羞,而是赐予上等的布和创伤药给奴隶的这件事本身就很稀奇。

「谢谢哟。不用转向后面也没关系哟。」

「好漂亮的布,好开心?」

「那个……药和水,如果是为了小少爷而拿的……那个……比较好……」

波奇和小玉解开绑在贯头衣腰间的麻绳,毫不犹豫地脱掉衣服,开始治疗。

两人除了耳朵和尾巴以外,与人族的幼儿没有区别。

波奇是咖啡色鲍伯头,小玉是白色的短发,莉萨则是将及腰的红色长发束在后方。

莉萨不知是否为深思熟虑的类型,正犹疑不决,但我要她「别在意就使用吧」地「命令」了之后,她遂和其他两人同样开始治疗。

莉萨也是,如果不看她美丽的尾巴和覆盖身体一部分的橘色鳞片,和人族女性没什么差别。

在所能看到的范围内,橘色鳞片遍布在尾巴附近、脖子到肩膀、手肘到指尖,以及膝盖到脚趾。单就服装上看来,胸部是十分可惜的尺寸。

我选在她们结束治疗的时间点,发给三人烘焙点心。虽说是烘焙点心,却是掌心尺寸人发三个,应该足够果腹。这是和洁娜边逛边吃时,当作土产买下的东西。

波奇净是垂涎地凝视著,却谁也没吃。

「不用客气没关系,吃吧!」

没获得允许就不吃吗?果然,奴隶是被虐倾向哪。

「好吃——」

「好、好甜,好好吃。」

波奇噎到了,我递水袋给她。

「我不会拿走的,慢慢吃。」

莫名有保母的心情。

「居然有用蜂蜜做的烘焙点心……」

莉萨好像说不出话来,为了区区一个烘焙点心真是夸张。

我再度确认地图,果不其然除了这间房间以外,没有显示。

是没有魔法效果吗?还是效果被抵挡了?

我开启主选单使用「探索全地图」魔法。如果这样还不行,只能亲自摸索地道了吗?

那样的担忧立即被抹去,「恶魔的迷宫」的全貌显示了出来。这个魔法加上地图的组合太方便了。完全是简易模式。

好了,尽管是全部显露无遗的迷宫,平面显示的话会不好掌握,因此我切换成3D显示。WW这类的战争游戏,高低差将是重要的胜负要素,所以3D地图是必须的。

不光是3D,还可以旋转视角,所以我能够从各个角度观看。

就那样以立体方式显示出来的地图,与其说是迷宫,不如说看起来感觉像是蚁巢。在树枝状分岐出去的通道末端有房间,从那里开始又有通道以树枝状岔开了出去。

立体交叉、与其他房间连接,还有岔路,很有迷宫的风格。

我大概搜寻了一下,这个迷宫里面共有一百五十九名人类,在那之中有七名是亚人、剩余一百五十二名是人族,约四分之一左右是奴隶。暴动的镇压部队约有五十名,被分散到三处。

洁娜也在那其中之一的集团,以地图来看暂时碰不到,但与士兵部队伙伴们在一起的话不会有事吧。

我反倒还希望他们过来。

加尔雷恩神殿的青年神官位在离洁娜很远的位置,若能和他会合的话是在出口附近吗。

以我个人来说,最不希望他这个人才死去,但即使不管他,他似乎也能存活下去。如果能遇到他堪称幸运。

若有联络方法,就能把全员都诱导到地面上了。但即使是这个方便至极的主选单,却没有搭载如同玩家聊天的功能。

话虽如此,眼球魔族用搜寻是搜寻不到的。最深处有一个显而易见的房间,因此我想是不是在那里……

不过贸然地先打倒他让迷宫崩毁的话,可不是开玩笑的,这家伙也先弃之不理吧!

敌人主要是十到二十级范围的虫系魔物。

一开始搜寻约莫有二十只,不过每每重新搜寻便会增加,现在已超过了一百只。种类亦新增了青蛙与蛇等等。无论哪一只魔物,都持有「原始的魔物」的称号,意思是迷宫制成后立即被创造出来的魔物吧?之前所见过的飞龙应该没有这般称号。

这里似乎是尽头的房间,在移动中被包夹就惨了哪!也要给三人准备武器吗?

好,就假装是在通道暗处所找到的,从储仓里适当地拿出长枪与剑吧!

当我如此决定,往通道方向前进,三人遂慌慌张张地追了上来。

「不要丢弃我们!我们什么都愿意做!」

「不要不管我们!」

「小少爷,利用我们也不要紧,请带我们走,拜托了。」

我被她们死命地留住了。但就算如此,谁也没有抓住我的衣服,这是作为奴隶的经验

吗?还是被训练的?

「让你们担心了呢,我只是去看看通道的情况,不会拋弃你们的,放心吧!」

我尽可能温柔地诉说。虽然觉得即使听到这种话,她们也无法安心,但比不说还来得好吧。

等待三位女孩把食物吃完的空档里,我从背包中拿出短剑和魔法枪并装备。

这支魔法枪约末手枪大小,不是用铅而是以魔力当作子弹来射击的武器。威力能够不分阶段调整以外,最小威力只需花费魔力一点,性价比优秀。

我的情形,魔力大约以一秒钟三点的速度恢复,事实上可以无限制射击。以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的初期武器相比较是很便利,但扣下扳机后有零点一秒的延迟,稍嫌不好使用。

三人之中持有战斗技能的唯独莉萨。

她拥有「长枪」的技能,不过怎么可能从背包中拿出长枪,于是给了莉萨事先取出的短剑。不知是不是让奴隶拿武器这件事使她很意外,她稍微有一些踌躇,仍被迫收下。

我担任前卫职责,并拜托莉萨应付我们受到背后而来的突袭时的状况。虽然莉萨说要打

前锋,但我仍把后方托付给她。

只要有雷达就不至于会遇上突击,但若分配工作下去,也能稍稍忘怀不安吧。

顺序是我、小玉、波奇、莉萨。我事先以强硬的口吻「命令」道,在我命令以前不可以参与战斗。因为她们的等级为二到三,如果疏忽大意受到魔物攻击,会被一击毙命。

实质上,这是护卫任务哪。

通路中四周都是与石壁相同的材质。

由于没有自体发光的石板地,十分黑暗。幸好每隔数公尺便有发光的石柱,尽管洞窟的阴影令人毛骨悚然,但行走还是没有问题的。

石柱约莫到达腰的高度,但讨厌的是,光线被故意弄成只到达胸口,因此天花板漆黑一片。

恐怕这是为了要煽动不安的设计,真令人不悦的讲究做法。

通道完全黑漆漆的话,会变成被关在房间里面出不去,因此也许会有相应的对策。

「小玉,如果在通路前端能看到什么,小声地告诉我。波奇,如果有什么奇怪的臭味或声音的话告诉我。莉萨,我把后面的警戒交给你,但是不要太过在意后方而脱队。」

「系!」

「是哟!」

「是!」

虽然看起来依旧不安,但是回答得很好。

V获得技能「指挥」。

V获得技能「组织」。

嗯,大概是队伍相关的技能吧。好像很管用,我试著分配了技能点数。

脑中浮现出有关队伍成员适当配置的知识,在其他部分上,也提升了掌握彼此岗位的能力。

一踏上通道,雷达便映照出敌人的身影,还在相当前方。

「通道对面传来血的味道哟。」

往黑暗方向探出头、簌簌地吸著鼻子的波奇,如此跟我报告。

直线距离是很近,但就道路而言是前方五百公尺,你还知道得真清楚哪。

我称赞波奇,抚摸她的头。虽然是如宠物一样的对待方式,但她啪哒啪哒地摇晃著尾

巴,应该是很高兴吧?

我一面接近,一面经由地图调查敌人,等级二十、没有特殊能力。攻击是冲撞和咬噬。只有一只,在下一个房间。

由于突然想到,我将三人的角色状态做了笔记,对于有经验值栏这件事我有点惊愕,真的……是游戏啊。经验值以百分比来显示,所以我不晓得具体的数值,但我得以知道达到下个等级前的大约基准,挺方便的。

地图内其他人的经验值似乎是看不到的。因为仅限队伍吗?还是有什么条件呢?

可以看到从房间流泄出来的光线了。

我让三人等著,窥视房间里面。是没有注意到这边吗,巨大昆虫外型的敌人正毫不知情地吃著「什么」,所以……我都说了我没有猎奇抗性了。

连我也输了的话,会像那样被吃掉吗?尽管我认为以等级落差来考量,不认为会输,但我动不了手。

故事里的主人翁们为什么能够那样勇敢地战斗呢。

从上风处飘散过来的血腥味,将我懦弱的心打败。就这样在救援到来前,固守在刚才的房间不也很好吗。

「小少爷,恕我僭越。我在想,要在魔物吞食牺牲者的时候穿越后方,还是从背后进行突击好?」

莉萨战战兢兢地如此开口。就算是莉萨应该也很害怕,现在她的四肢正微微颤抖著。

连等级个位数的女孩子们都能思考做什么才好,或许是我变得太消极了。何况这种地方,救援不可能会来的不是吗。

近身战是不可能的,就从远方用魔法枪狙击来进行作战吧!如果是连岩石都能击碎、威力全开的魔法枪,即使是那个巨大魔物也能击倒吧?

以咀嚼声作为掩饰,我用魔法枪射击。当然,威力数值调到最大。

第一发偏掉了,不过昆虫魔物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被攻击。和之前射击岩石时一样,

我没有获得射击技能。

魔法枪的子弹微弱地发著光,因此在漆黑的地方能看得见轨道。第二发仍没有被注意到,但我修正了弹道,第三发成功打中徐徐变换身体方向的魔物。

幸亏威力计量表调到最大,枪弹所命中的后脚,从关节部分开始迸裂飞散。我丝毫不允许它接近,就那样连连射击打倒了巨大「灶马蟋蟀」魔物。

刚才的苦恼都变得很可笑似的,获得压倒性胜利。

V获得技能「射击」。

V获得技能「狙击」。

V获得技能「瞄准」。

V获得称号「杀虫者」。

真是的,明明是只巨大的灶马蟋蟀,居然在沙漠以外的地方出现……

「超级厉害。」

「好强?」

托魔法枪的福,我被赞赏的语句弄得心痒痒。

波奇和小玉单纯是在喧闹,莉萨则彷佛觉得有点可疑。

「形状好奇怪的手杖,小少爷是会使用魔法吗?」

「这是魔法武器。不要对任何人说喔!」

总之,先打个预防针。虽然莉萨以奇妙的神情点了个头,波奇和小玉却「系的!」很开心地回应,所以在走出迷宫时也必须要再次叮咛她们才行。

灶马蟋蟀被击裂的后脚,从中段开始往前的部分,与其说看起来像竹竿,更像是长枪。

和普通的昆虫迥异,途中起即给人人造物般的印象。

对了,这个能不能做成临时用的长枪?

首先我将后脚变成棒状的地方,以魔法枪击断。

如果维持原样,脚尖的爪子部分会喀啦喀啦地晃动,于是我透过背包取出木片与皮绳固

定让它不乱动。切面跑出绿色的体液,因此我再度利用止血时用过的布将之绑起。

V获得技能「解体」。

V获得技能「昆虫学」。

V获得技能「魔物学」。

V获得技能「武器制作」。

V获得技能「皮革工艺」。

V获得技能「木工」。

还是老样子,简简单单就获得了。

用刚才的长枪刺了一次敌人后似乎就会分解,因此这回我决定将武器制作技能调升到最大之后,再制作一次长枪。

利用昆虫学、魔物学,以及武器制作技能所给予的知识,我把灶马蟋蟀已剩一半的后脚用短剑砍出裂缝,用尽气力拔断。

呜呃,这个手感好恶心。

我用短剑削磨长枪状的后脚。这把短剑也是魔法物品,和军队的士兵所用的武器比起来根本有过之而无不及,很是锋利。

我把方才以木片和皮绳补强过的尖端,这次使用本体的一部分进行固定。

固定之时藉由削平切面并混入同等性质的活体组织,便能够利用魔物旺盛的再生能力将之融合。已经死了的生物办得到吗?我觉得很微妙,不过按照技能所带给我的知识尝试看看

后,真的融合了。

以防万一,我用皮绳绑起来进一步补强。

尽管也有一点在玩游戏的感觉,但既然完成具有最初的临时长枪完全不能相比的攻击力的长枪,就凑合著用吧!

我打算将制作完成后的灶马蟋蟀长枪递给莉萨而转过身,莉萨却在灶马蟋蟀的头部与背部的连接部分,以短剑插入进行某种作业。

……是肚子饿了吗?

「莉萨,吃那种东西会吃坏肚子的喔!」

「不、不是的。魔物有魔核,我想要回收……」

魔核?

「魔核是什么?」

「魔核能变成钱,是魔物身体里必定有的东西。递给旅行商人的话可以交换许多物品。」

莉萨的回答与我想听的内容有微妙差异,是我不该期待有维基百科等级的答案吗。

莉萨从魔物身上流出的绿血中取出脏污的圆球,是如拳头般大小的红色珠子。由于是污浊的红色,即使是客套话我也不认为能作为宝石用途。

我从背包中拿出麻布袋,递给回来的莉萨。顺势也把剩下的不怎么乾净的布给她,让她擦拭血渍。

「把魔核装进这个袋子,然后用这支长枪。」

袋子让波奇拿著,灶马蟋蟀长枪递给莉萨,而莉萨所持的短剑就给了小玉。装备交换这部分,完全是RPG取向。

收下短剑的小玉,不太能随心所欲操控链子铐住的手,是项圈的锁链太碍事了吧?

对了,用这个弄断吧?

我叫来莉萨,把连接项圈的锁链往两旁拉开,接著以聚集最小威力的魔法枪击断。

波奇和小玉的也以同样方式弄断……但两人都很害怕吗?双耳都垂了下来,因此我边道歉说「对不起」边抚摸了她们的头。

我把锁链放入袋子,与魔核的袋子一起交给波奇保管。

「莉萨,从下一个敌人开始,回收魔核的时候我让波奇和小玉也轮流去做,你把位置和做法告诉她们。」

「好的,我明白了。」

「知道了?哟。」

「系的?」

大家有干劲比什么都好。

还有,我有点在意,所以向波奇发问:

「对了,波奇。」

「是哟。」

「可以不用勉强加上『哟』的喔?」

「不加『哟』会被惩罚哟。」

原来如此,认为是处事之道而加进去的吗?反正我是扮演暂时的主人,不矫正也可以吧?

「我知道了,不勉强加上我也不会对你生气的,所以照你想说的就好。」

「是的……哟。」

我向成为灶马蟋蟀的牺牲者的某人合掌,「南无——」地祈祷了冥福后,走出房间。姑且先将死者的名字做了笔记。

比较了战斗前确认过的数值和现在的数值,仅有精力值稍微有些变化,其他的数值没有改变。

只要一起的话经验便不会累积吗?经验值显示的百分比毫无变化。

那么补给部队和神官之类又是如何提升等级?

若三个人的等级能够上升,即使在逃脱的旅途中人数增加了,我也能够隐藏能力,但是

要到达那样没那么容易吗。

既然这如同游戏一般,用游戏的方式试看看吧?

「小玉,附近如果掉了跟刚才的魔核差不多大小的石头,捡一颗给我。」

「系的!」

前方的通道是岔路,最终虽然连接到同一个房间,但是有一条路中途有房间。无论选择

哪一条道路都有魔物,不过中途房间的魔物是两只等级十的毛虫,而且再往前,道路上有幸存者。

……要救吗?

「路分开了?喵。」

交叉点一进入视线范围,小玉立刻就传来报告。明明不用奇怪的语尾来塑造形象也可以的。

我称赞小玉,摸摸她的头,她好像被我逗得很开心。

波奇似乎很羡慕的样子,我便也「砰砰」地轻拍她的头。

两人的头都在我胸部的高度,所以很容易抚摸,大约一百一十公分吧?莉萨比我还高——一百六十五公分左右。

「走右边的路喔!」

我们踏上了通道。雷达上看来理应进入了视野范围才对?

「上面有虫——哟。」

小玉警告道。这回是模仿波奇吗?

好了,要怎么打倒看不到的敌人。

……对了,有好方法。尽管不晓得办不办得到,试试看吧。

我掌握雷达上大概的位置,望向该处。

紧接著,魔物的名字与等级在AR显示上出现。

太好了!我咻咻咻地无差别连射显示文字的周遭,魔法枪的威力维持最小。

中途有一发打中了,毛虫「啪哒」掉到地上。

「小玉,用石头丢它。」

小玉丢了约莫三颗石头,有两发打中后被毛虫的身体表面弹开,仅有一发造成了伤害。

毛虫慢吞吞地靠近。

「波奇、小玉,退下。莉萨,到前面。只要一次,从我后面突击那家伙!」

我以最小限度的踢击,一边回避毛虫的身体冲撞攻击,一边争取时间。总觉得,好像踢皮球的触感。

在那个空档,莉萨用枪尾敲击,由于矛头的固定并不完善,因此命令她暂时使用枪尾。但就算如此,也让毛虫的体力稍微减少了。

确认此事之后,我发射数发魔法枪,断了毛虫的命脉。

话说回来,和龙之谷时不同,击败的魔物尸体并没有自动回收到储仓里。那个时候也是,在打倒最后一只后才有战利品纪录,所以或许打败全部敌人就是条件。

「莉萨、小玉,回收魔核交给你们了。波奇跟我来,前面还有一只。」

小玉递给波奇推积如山的投掷用石头。小玉……你捡了多少颗?

在房间中的,是和刚才毛虫同种类的魔物。

而且地面上有著年轻女人与看似奴隶少年的「尸体」。与方才灶马蟋繂的时候不同,并未吃得到处都是。

「波奇,进入房间以后从那家伙的侧面丢石头,石头没有了的话就回到莉萨她们那里。」

我大摇大摆地走进房间,并用魔法枪射击。

波奇按照指示从近处连续丢掷两颗石头,完全命中了,不过被丢掷石头的毛虫朝波奇的方向吐出了毒液。

因为波奇的危机使我寒毛直竖,但是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踢了毛虫的侧头部,让方向偏离。力道比我预料得还大,凭那个踢击即踢陷毛虫的头,让它无法动弹。传至脚底的触感有一点恶心。

总算是成功避开毒液吐到波奇身上的这件事,不过被毒液吓了一跳的波奇往通道逃了出去。

而且,朝著与来时相反方向的通道。

是呆呆地搞错路了吧。

「波奇,停下来!」

我立即追了上去,由于要绕过毛虫,慢了 一步。

「呜哇?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嗯?是谁?不是波奇的声音。是在通道上的男人吗!

用雷达观看,位置很糟糕。

「波奇,停下来啊!」

我冲刺靠近她,抓住她的后颈拎起来。

感觉在弯路前方看见了男人的背影,但追上去之前,男人的光点遂从雷达上消失了。

话虽如此,年轻男子为何要逃呢?

把波奇和魔物搞错了吗?

还是对在刚才的房间里成为毛虫牺牲者的两人感到内疚……

不管是什么,这个迷宫是比我所以为的还要危险的地方,对于这些孩子们的安全,不多加照顾是不行的。

「小少爷!你没事吧!」

「没事吧??」

莉萨和小玉奔跑追了过来。

「啊,我没事,回去刚才的房间回收魔核吧!」

「对不起哟。」

波奇垂下双耳向我道歉,尾巴也缩进了大腿之间。对于波奇的失败我并不生气,但要是又陷入恐慌会危及性命,斥责她比较好吧?

「波奇,如果像刚才一样危险,你逃跑也没关系。但是不可以慌张,知道了吗?」

「……是哟。」

我砰砰地拍著她因反省而泄气的头,给予她鼓励。

V获得称号「训练师」

训练什么的真没礼貌哪。希望称之为教育。

一回到房间,莉萨和小玉解体巨大毛虫的姿态映入眼帘。感觉有一点超现实。

我将死掉的三人名字做了笔记,同时踌躇该不该调查他们的遗体是否留下什么有用的东西。我怎么样都下不了碰触遗体的决心,犹豫了之后,莉萨很会看脸色地命令波奇调查。

「衣服也要脱掉吗?」

「鞋子要拿,衣服放著就好。」

尽管波奇问我,但衣服根本不需要吧?如今是因为注意到兽娘们没有穿鞋子,才命令只回收鞋子而已。

波奇把回收后的物品递交给我。少年奴隶的遗体上什么也没有留下,不过女性遗体上还留著小钱包、戒指与项炼等等的宝石饰品。

我在储仓中建立遗物资料夹,并且在那下方新增名字资料夹,将遗物放进那里。如果有遗族,之后把物品交给他们吧。忽然间想起来,我剪下两人的头发各一撮新增到遗物里头。

回收的鞋子让波奇和小玉穿上。

体格最好的莉萨留待下一次。因为在这条路前方有个巨蛇的房间,那里应该残留著刚才年轻男子的鞋子,所以不会让她等太久吧。

即使威力薄弱,让她们尝试攻击的实验似乎成功了。小玉和莉萨上升了一级,波奇则是两级。

而她们的技能好像是等级一旦提升,便能自动学会的样子。波奇取得投掷技能,小玉是收集技能,莉萨是解体技能。

呃,莉萨的技能充满违和感。

长枪分明是以白色来显示,解体却变成灰色显示。波奇和小玉的技能也是灰色。

假设与我的技能显示相同,是还未被设定成有效的缘故吧?若是被设定成有效,战力就能一口气变强,不过从我这里只能看见情报,不能像家用主机游戏般调整队伍成员技能的配置。

反正到达出口前有一百间以上的房间,一步一步搞清楚吧。

我带著兽娘们迈向下一个房间。



从那之后经过了六个房间,仍旧未遇到活人。尸体都看到数次了。

「主人,魔核的回收结束了。」

「好,稍微暂停一下。」

我从水袋中喝了 一口水,传给莉萨她们。

不知何时,叫法从『小少爷』变成了『主人』。因为那个叫法比较好叫的样子,就任由她去吧。

莉萨打算拔开水袋的塞子却失手弄掉了,水从掉落的水袋里洒出,形了水洼。

「非、非常抱歉!主人!」

莉萨拚命捡拾水袋。手的动作不太灵活。

说起来,方才的战斗中波奇与小玉的投掷命中率也很低哪!

「累了吗?」

「非常抱歉!弄洒了宝贵的水,要怎么样都可以,请惩罚我。」

太夸张了——不对,莉萨好像是真心觉得犯了大错。

我没有说过这是无限供水的水袋吗?我想你们也差不多该注意到了。

比起那种事,倒不如确认她们的身体状况。

「莉萨,水再取就有了。先不管那个,身体没有不舒服吗?」

「非常抱歉,从刚才开始身体就很沉重,无法随心所欲行动。」

波奇和小玉似乎连喝水的力气都没有,咚地瘫倒在地。

「不只是小憩,我们就先休息一阵子吧。」

我抱起波奇和小玉,依序给她们喝水。

饼乾没有剩了,于是我取出储仓里的切片肉乾。

从最初战利品中的保鲜食物里挑选了相对看起来好吃的东西,虽然是名为天鹿这类没听

过的动物肉乾,但既然有鹿字就没问题吧。

感觉三个人都输给了瞌睡虫,不过是因为肚子饿了吗? 一把肉乾端到眼前,她们便以连手指都要啃光的气势狼吞虎咽起来。

「好吃好吃??」

「真美味!」

「啊,是肉乾。咬下去的时候鲜味在嘴巴里扩散,非常幸福。」

不,我倒不觉得是好吃到那种地步的东西。

「肉乾?好吃?」

「很好吃的!肉最厉害哟!」

莉萨依然在口中津津有味地咀嚼最开始的一片。是有多喜欢肉啊。

肉乾共有几十公斤,因此我分配适当的份量给三个人吃。

「吃完以后,睡个三小时。」

波奇和小玉以看起来彷佛很幸福的表情,在我的身边缩成一团进入梦乡。莉萨则在似乎能守护两人的位置上落坐。

「要野营的话我来。」

莉萨向我如此提出,但却是一副完全无法保持清醒的神色。我再次命令她去睡觉,她总

算放松地躺下睡著了。

在三人睡觉的期间我观察她们的角色状态。

开始休息后的一个半小时左右,原为灰色的技能变成了白色。

感觉上是睡眠中才把升级反映在身体上。

简直就像迷宫游戏的经典名作,处于马厩之外的话就会老化,令人不禁打寒颤。

话虽如此,为什么三人凭藉升级,技能就增加了?像我一样依据某个行动立即就能学会,这件事情不普遍吗?

我们又突破了好几个房间。之前休息的时候,在上升了三个等级的状态下拚到极限,所以再突破两个房间后就休息比较好。

「停下来!」

小玉警告时没有拖长语调真稀奇。

但是前方没有敌人啊?

「怎么了?」

「地面?很怪?」

被以问句回话了。是有什么很怪,但我可不知道很怪的是什么啊?我目不转睛凝视著,

地面的质感确实不同。

在用双眼理解其不同之处以前,AR显示竟出现了「陷阱:生命吸收」。

既然是迷宫,陷阱也是有的吧。因为到目前为止都没有遇过陷阱,它便从我的意识之中消逝了。

「做得好,小玉——那里有陷阱,要注意!」

「系的!」

我抚摸小玉的头与猫耳,台词的后半是针对波奇与莉萨所给予的警告。

我让三人退后,尝试朝有陷阱的地方丢石头,却没有启动。从陷阱的名字来思考,是只对生物有反应吧。

至于启动的范围并未显示,因此我不晓得穿越旁侧是否安全。更别提要让兽娘的某一人尝试去踩。

即使在地图上确认,也没有能绕道的路。

既然对生命有反应,可不可以用魔物来诱导呢?

幸亏,在这条通路稍前一些的房间有数只老鼠魔物,远距离丢石头以声音诱出来看看吧。

我从小玉那里拿取石头,尝试连续丢了三颗。

「老鼠来了?」

接收到小玉的报告,我让三人退后。这里的老鼠为十级且能力很弱,但是却以二到四只的团体方式行动。说不定也会有突破陷阱的家伙,因此我稍微拉开一段距离。

老鼠与其说是被陷阱,不如说是在里面被黑色火花逮住。结果看来,三只老鼠全部都中了,这条通路上似乎被设置了多达三个陷阱。

V获得技能「解除陷阱」。

V获得技能「利用陷阱」。

V获得技能「发现陷阱」。

陷阱系的技能各式各样且看似颇有用处,我立即分配技能点数设定成有效。



莉萨使出浑身力气向著巨大青蛙的嘴巴施放刺击。

波奇用棍棒从侧方飞扑打击吸引注意力,小玉则从另一侧用短剑刺入青蛙的大眼给予致

命一击。

「很好!做得很棒!」

「是!」

「系?」

「哟!」

我称赞三人第一次只靠自己便干掉魔物。

对方单体只有等级十级,特殊攻击仅有舌头束缚,因此我试著让她们攻击看看,似乎游刃有余。果然兽人的战斗能力比同等级的人族还要高吧!

眼前的大厅在长度及高度上,有至今为只的房间三倍大。虽然如此宽广,可能有其他敌人在其中,但雷达上并未显示出光点。

这个大厅的尾端有间房子,正确来说是被整齐地垂直切成两半的房子。恐怕是迷宫建造之际被卷入的房子吧!可惜的是雷达上并没有人影。

莉萨在解体青蛙,波奇与小玉则戒备著出口。

这回轮到莉萨解体吗?由于也事关技能,我一直让她们以轮流的方式替换职责。

「波奇、小玉,我们去那间房子调查,跟上来。」

在地图上确认过了,周边没有敌人所以不需要戒备了吧!我带著两人走向房屋。

房子里没有活人也没有尸体,却有各式各样的物品。看起来是如同资产家的秘密小屋一样的地方。

一进入屋内,照明设施便自动点亮。是施了魔法吗?好像能取下来的样子,我取下一个灯泡,却即刻熄灭了。是专门用于摆设的吧。

目光先行对上的是被悬挂在墙上的两把仪式用短剑,我试著以AR显示去确认,意料之外地具备不赖的攻击力,是很实用的东西。反正尺寸也很顺手,让波奇和小玉用吧!

非常老套地,我发现墙壁上挂著的画后方有隐藏保险箱,于是以魔法枪射击开锁,检查里面。除了装著金币的袋子与宝石,尚有名为龙鳞粉的魔法素材装在几支小瓶子里。

持有者是炼金术师吗?

彷佛要证实我的推测般,我们在别的地方发现了几瓶回复魔法药,果然没错。

此外,还在书架上找到了几本魔法书及一个魔法卷轴。

我虽然不知道卷轴的使用方法,可是一起排放著的某本书中似乎有说明。在兽娘们小睡片刻之际,再细读查询看看使用方法吧!

我回收了体积大的宝石饰品,但美术品之类的大型物件则弃之不理。毕竟尽管储仓是无限制储存,但无意义地收纳的话整理很费时。

美术品之中唯独有两个标本座台留下来。

虽然不关我的事但这是在修理中吧?若是奇幻生物的标本还真想看看。

V获得技能「发掘」。

V获得技能「发现寳物」。

V获得技能「寳箱开锁」。

在厨房发现了点火魔具。魔法物品就只有这个,不过我决定把平底锅、汤锅及四人份餐具放入麻布袋里带走。

由于有装满水的水瓶,作为和其他人会合时的准备,我将在储仓中取出的普通水袋里也补满了水。

其他还有多不胜数、酒壶大小的素烧陶器小瓶,我倒入油,做成临时的火焰瓶,收进储仓内。

「这里,有肉乾的味道!啲——」

波奇以歌唱般的声调向我报告,于是我走向那里。倒塌的家具另一边似乎有食材库,波奇和小玉一头钻入家具间的缝隙。

因为很危险,我便让她们退后,接著依序搬动家具制造进入的空间。

在食材库中,发现了三大块黑面包、起司和熏制肉块。其余尚有看似装了高级红酒的木桶,我遂趁两人被肉吸引注意力的时候回收到储仓中。

「波奇、小玉,要尝尝看味道吗?」

「系?」

「要哟!」

用AR显示确认没有有腐坏后,我遂把起司与熏肉各切一片递给波奇和小玉。

「美味美味?」

「哈呜?好吃到觉得很幸福哟!」

波奇和小玉是觉得光摇尾巴还不够吗?竟然挥舞著紧抓食物的手来表现喜悦。

我也尝试吃了一小片起司,非常好吃,如同切达起司的浓厚味道。

「剩下的和莉萨一起吃吧!」

「莉萨会很高兴?」

「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