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到地上

第一卷 第六章 到地上

「我是佐藤,曾经因为出了点差错和幸运,住到高级饭店的总统套房。由于是一介小市民,感觉很紧张,导致不太能尽情享受。我经常说『过犹不及』。」

我和波奇与小玉两人手牵著手,爬上延续到出口的螺旋阶梯。在一般民众中我们排在最后。之前的热血战斗狂战士与其部下数名,正于方才的大厅担任看门守卫。

出去之后也许会有行李检查,因此我在没人看见的场所,将万纳背包与普通背包交换。波奇所持的魔核也减少到三成的数量,剩余的经由万纳背包移动到储仓。

和其他人打倒的数量相比多太多了,这样调整较能防范麻烦。

「出去以后吃点什么好吃的东西吧?你们有没有想吃什么?」

「肉?!」

「肉很好的!我看过马车上载著很大的肉哟!」

真是很喜欢肉的孩子们啊!

我曾以为是因为兽人的关系,不过仔细想想,小孩子就是喜欢肉呢!

但是,波奇所说的「很大的肉」果然是指飞龙吧?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转移到其他的肉上,避开龙肉。

「波奇、小玉,肉确实是很棒的东西,可是,一介奴隶要求吃肉,是不符身分的。」

「不符身分??」

「莉萨说的话好难哟。」

「我是说很奢侈。」

虽然莉萨帮我规劝了两人,但是露天滩贩之类应该没那么贵。

因为之前的猪排也才大铜币数枚。

「庆祝从迷宫中生还,所以我们吃肉料理吧?」

「太好了?」「哟!」

「主人,如果您那样说。我莉萨连肉的最后一块碎片都会好好品尝给您看的!」

和我仍然牵著手的波奇与小玉,正跳上跳下以表达喜悦。

当我一转头看向跟随而来的莉萨,她以认真的表情握拳,摆出如同宣誓般的姿态。

不,你可以不用那么严肃啦。

从迷宫出口照射进来的日光十分刺眼。

我被两脚并拢一跃到光线之中的波奇和小玉牵引著走出迷宫外面。

出了外头,等待我们的是率先逃脱出来的人们不安与骚动的脸庞。

这个理由只要环顾四周,便能在某种程度上理解。

出口周遭是一块有著像学校操场般大小的空地,虽说是空地也并非完全平坦,以出口为中心制造了漩涡状的沟槽。恐怕这是在迷宫完成的时候,广场与周围的房屋被卷入的痕迹不会错。

而且,围绕出口形成了一块阵地,阵地被沙袋固定的马栅栏所保护著。在那马栅栏之间,排列著曾在抗龙塔见过的大炮。大炮后方则有装备大型十字弓的弓兵们在待命。

当然,炮口所朝向的是迷宫入口——也就是我们所在的方向。

不仅是波奇与小玉,连莉萨都十分不安,因此我前去询问似乎明白情况的人。

「这是为了调查完我们之中『有没有魔物化身的人?』或『有没有罹患魔物传染病的人?』之前,被命令要在这里待机。」

原来如此,检疫是必要的呢。

在我事前确认过的范围里面,全员都不是魔物,也没有患病或中毒的人。不过,我不打算发表那种证言,即使作证,谁也不会相信吧。

确认了一下包围周遭的士兵们,没有持鉴定系技能的人,因此只能等待有办法调查的人或器材到达。

幸亏逃脱的成员当中有巫女及神官,所以不需要担心重伤者。轻伤的人虽然被搁置一边,但骨折及受到严重裂伤的人已治疗完毕,躺平于地面所铺的披风上头。

对了,魔法药还有三瓶,未使用的软膏也剩下一个,提供给他们吧!给玛莎她们的土产,下次去重新买就行了吧。

因为可能会不想要用陌生的家伙所给的药,因此我拜托洁娜从中协助使用于负伤者的治疗上。

不知是不是等得太无聊,小玉在坐著的我的膝上慵懒地正面朝上仰睡,波奇则爬到我的肩膀上。

由于她们被骚动与周围看来不安的人所影响,我适当地加以安抚,让她们靠在我身上稍微睡一会儿。莉萨则一直持长枪如同在站哨,我遂让她坐在我旁边休息。

等了一小时之后,数辆马车到达,开始了检疫作业。似乎是一个一个按照顺序叫到马栅栏的另一端,让大家触碰之前我遇过的大和石检查。

接在队长和巫女后面,魔法兵洁娜被叫走了。

士兵们的检查在前面,我们是最后。

「那么我先过去,我会在那边等你们。」

「系?」

「是的哟。」

「了解。」

我这么告诉看起来表情仿徨的三人,迈向马栅栏的另一端。我把行李寄放给等待著的文官气息大姊姊,随即走向有大和石的桌子。

糟糕,突破了迷宫,还维持在等级一和没有技能的状态很不妙吧?

我操作了主选单画面的交流标签,由于兽娘们是十三级,我稍微低一点,把等级调成到十。技能则设定像商人的「杀价」和「市场行情」。没有战斗系技能会不自然吧?顺便也放入「投掷」和「回避」吧!

我被像是工作人员的人催促,将手放置于大和石上。视线差一点就要飘到坐在大和石对面的女性文官的胸间山谷,不过我拚命忍住。

我阅读了大和石上所显示的文字,确认设定的资讯已经被更新了。

「很厉害呢,明明不是士兵或探索者,这个年龄就到达这种等级,看来过得相当辛苦。」

「没有的事。」

站立在大和石一旁,担任警备、浓妆的女骑士佩服地说道,不过我以日本人风格的谦逊态度回应。

「——所以,请把长枪交给我。」

「这个是主人为了我做的,和我的性命同等重要的长枪。即使是片刻,我也不可以放手。」

「我说了,这和你的想法无关!」

因为听见后方有争吵声,我便转过头,莉萨不愿意寄放长枪而争吵起来。

「莉萨,之后会确实还回来的,所以现在暂时交给那个人。」

「主、主人既然那样说的话……」

被我说服了以后,莉萨心不甘情不愿把长枪交给了工作人员的大姊姊保管。

把她的名字和所属单位写入交流栏的记事本吧!能马上还来是很好,不过依据在地图上所见,先行离开的每个人似乎都被马车护送到城内。

被关进大牢、为了封口而处刑之类的,我想不会到这种地步。但在事态收拾结束之前将我们软禁,这倒很有可能。

一般来思考,毕竟在街上发生迷宫事件,还出现了上级魔族,肯定是稀有案例。

后方发出了小小的惊呼声。

是对莉萨作为奴隶却拥有等级十三的高等级,以及持有多达四个的技能感到惊讶的样子。

虽然读不出来莉萨的表情,但尾巴正微妙地抖动著,也许是有一点得意。

波奇和小玉将放入魔核的袋子交给大姊姊,往这里奔跑过来。因为是小孩子吗?两个人一组。

由于手勾不到大和石,她们被莉萨从后方抱起,手脚乱晃著,看起来很开心。

波奇被大和石负责官员要求将手放在上面,比莉萨的时候发出了更大的叫声,十岁就有十三级挺厉害的吧,而且技能也有四个。

波奇用力挥动著尾巴,看著我抽了抽鼻子,肯定很是骄傲。

最后一个是小玉,与波奇相同被莉萨抱起来,她是试著想要挥舞四肢吗?却因太过兴奋导致乏力,动得像个尸体。

小玉的角色状态显示的时候的叫声比波奇还小声,虽然厉害程度与波奇相同,但是相似的角色状态为第三人,惊讶也会变薄弱吧?小玉看起来有一点不满。

「锻炼亚人奴隶到那种程度很辛苦吧?」

「没有那种事,因为她们很优秀。」

很辛苦虽然是事实,优秀也仍是事实。若没有她们,就算不至于会死,但必定会中陷阱或是遭遇不幸。

我们四人被士兵催促坐进马车,率先结束检查的数人也一起。装设车篷的马车上,有持剑的士兵坐在前后出入口。

这辆马车上没有认识的人,因此我没有特别开口。

由于也有讨厌兽人的人在,我便嘱咐波奇与小玉乖乖待著。因为不安会使人产生攻击性。

结果,就在这般沉闷的气氛中,马车到达了伯爵城。很遗憾的,马车出入口悬挂了布,使我们看不见外头,所以也无法欣赏景色。

从马车下车后,又再次被士兵们包围著移动。

「要、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啊?」

「就是啊!我们可是从迷宫死里逃生了喔!」

流氓气息的年轻人与强硬态度的中年男性向士兵的人极力争辩。明明被大批武装包围,真了不起的胆量。

「你们今后几天要进入地牢。这是伯爵大人的决定。反抗者将被判处叛乱罪。为了维持治安,闭嘴顺从吧!」

喔喔!我本来猜想是否会被软禁,或许太小看贵族的权利了。竟突然就变成牢房体验。

好不容易把圣留市从上级魔族的魔爪中救了出来,报酬却是「招待前往地牢」,令人感到闷闷不乐。不过因为隐瞒了真实身分,也不能抱怨。

是叛乱罪云云起效用了吗?那之后谁也没有反抗,跟随士兵而去。后来才听说,所谓被判予叛乱罪,不只本人,连带家属也会被归咎罪行。

地牢稍嫌昏暗且有点寒冷。连简朴的床铺都没有,直接睡在石地板上。仅递给我们一张薄毯,晚上看来会冻僵。更何况厕所是在什么遮蔽物都没有的地方摆了一个壶,真是无比艰困。

真希望再稍微注重个人隐私一点啊。

虽然是极其难过的场所,就结果来说,我们却没有在这个地牢度过任何一晚。

「喂,叫佐藤的人是谁?」

「是我。」

「跟我来,你到别的地方。」

与地牢不配的文官风男子过来叫我。

唉唷,把兽娘们丢在这种地方走掉,真是饶了我吧。让交涉技能活跃一下吧。

「这些孩子们是我的奴隶,要移动场所的话,请让这群孩子们同行。」

「唔,我所接到的命令只有叫我把你带来。亚人奴隶的事情我不管。」

这里是金黄色点心出场的时候了吧?

给金币就太多了,我边说著:「能不能帮个忙?」悄悄地把银币塞入负责带路的文官手

里。

V获得技能「贿络」。

V获得技能「说服」。

银色点心似乎效果不错,男人的态度急遽软化。

「……虽然这么说,但也没有命令我不要把你的奴隶带来。总之,带来没关系,只是就算在那边被赶回来,我也不管喔!」

「好的,那没关系。」

到那个时候,说服叫我出来的人就好了吧!

因为看起来很有用处,我把新获得的技能分配了点数。如果做得太绝,看来会立起黑心

商人的旗标。

在被带去的地方等待著我们的,是不曾见过的老绅士。

「初次见面,佐藤大人,我在贝尔顿子爵家担任总管,名叫德尚。」

嗯——不是叫赛巴斯钦。

「初次见面,德尚大人。」

「佐藤大人,恳请直呼我为德尚。」

要对这样高尚的老绅士直呼其名,门槛太高了。

「对于安排太迟之事’我衷心表达歉意,让子爵大人的恩人进入地牢,乃是我的无德所致。」

「不,托您的福我可以不用睡在地牢,况且我平常也见识不到地牢。」

我们被道歉不止的德尚带领到城内其中之一的迎宾馆。不过这座城的占地广大,约莫有我就读过的大学校园大小。

「请使用这里的房间,负责房间的女仆应该在。」

德尚摇响入口一旁桌子上所放置的铃,从深处的房间里头随即走出了二十岁后半的女即使说是女仆,既不是秋叶原系也不是维多利亚系。她没有穿所谓的女仆服,作的是普通女官的洋装打扮。

因为围裙洋装及白色滚边还没有普及吗?比起味噌和酱油,我觉得让这个东西普及才是日本人的义务。呃,不对吗?但是,好可惜啊。

「我就此告辞,如有任何需求请不必客气向负责房间的女仆提出。这些尽管微薄,却是老爷的感谢之情。」

我收下德尚给予的小袋子,里面装的并非货币而是像小石头般的颗粒。恐怕是宝石吧?

要是这里面是糖果的话,那还真是好笑。

拒绝也很失礼,我便向子爵寄予回礼的话。

虽然常理是对本人道谢,但既然把谢礼托付给总管家,肯定是忙碌到无法面会的地步。

说到子爵,就是伯爵的下一阶,肯定是伟大的爵位。

但是,我的记忆正确的话,地方领主的地盘里有其他爵位的贵族居住,是很稀奇的事。

即使因为阶级类似,看来还是不要疏忽地把它当作和中古世纪欧洲贵族制度是一样的比较好。

德尚将后续事情委托给女仆,遂退下了。

「那么,我为您介绍房间。」

「好,麻烦了。」

我跟随在女仆后面听取说明。

波奇与小玉被莉萨严厉命令要安静,因此像个玩偶似的被莉萨抱在腋下。她们把伸直手指的双手手掌交叉起来,压住嘴巴的姿势非常可爱。

总管家与女仆都轻松地说是房间,但光是入口大厅便有八张榻榻米大小,是合计地板面积达两百坪的洋房。如果是饭店的总统套房,就是一晚飞掉好几个月份薪水的等级。

大厅所铺的并非地毯而是仿似不织布的东西,并且放置数张看起来柔软的皮面沙发。沙发上也放著几个布面抱枕,可以悠哉地滚来滚去。

这个房间约有三十张榻榻米大小,房间彼端有个没烟囱的暖炉。

是我看起来极有兴趣的关系吗?女仆插进了补充说明。

「这个是利用打火石的魔法道具。触摸这里的铜板让魔力流入,暖炉内的打火石即会发热。想调整温度的时候,敲响呼叫铃我就会立刻过来,请别客气。」

喔喔!好神奇!

天花板的吊灯也没有放上蠘烛,所以绝对是魔法道具。AR显示上跑出「洒光的吊灯」,让我很期待晚上。

接下来我们被带到二十张榻榻米大小的接待室。

这里的摆设也和方才的客厅相同,排列著同等级的高级品,由于这里简约的家具比较多吧?令人有拘谨的印象。

在这隔壁有餐厅,放置著能多人同时吃饭的大桌子,这是如花岗岩一般漆黑,有滑溜触感的石桌。

虽然女仆省略了说明,但更衣室、女仆休息室、以及茶水间也在接待室附近。

爬上入口阶梯后,前方有著和大厅同样宽广的主卧室。附有顶罩的特大尺寸床铺气派地坐镇在那里,的确很松软。

波奇与小玉眼看就要飞扑进去,但是莉萨紧紧地抓住了,所以没有导致女仆柳眉倒竖地生气。做得好!莉萨。

与此处相接的小房间,是员工与护卫的房间的样子。仅有硬硬的床铺与简朴的木椅,是个朴实的房间。级别差距十分极端。

厕所在各个楼层都有,但与门前旅馆同样是蹲式。卫生纸的替代品不是稻草堆而是草纸,有点高级啊。

可惜没有澡堂。

「请问怎么了吗?」

「呃,我只是在想好像没有澡堂。」

说不定有,我怀抱这样的期待试著提出。

「您喜欢洗澡吗?这样的话,我会让男仆运送浴缸过去,傍晚时应该能准备好。」

要运送浴缸吗!好厉害的男仆。

「不好意思,拜托了似乎很麻烦的事。」

「不会,如有其他要求,会尽力为您做到。」

我自己是没什么特别的要求,不过听得到从后方传来可爱的咕噜噜的肚子声响。不知道是波奇还是小玉,但毕竟差不多是中午时间了。

「那么,我去准备午餐,如有什么讨厌的东西,可以配合要求。」

「不,我没什么好恶,没关系。」

女仆一鞠躬后,走出了房间。

波奇和小玉被莉萨一直抱著,香甜地睡著了。这样说来,刚才的肚子声响是莉萨吗?莉萨的脸颊染上了一点红晕,但是我决定装作没有注意到的样子。

见到桌上摆放的餐点,我歪了脖子。

七个大大小小的盘子排列著,为了防止冷掉吗?用银制的半球型盖子盖上是很好,但为何是一人份?这也是亚人待遇的差别吗?

「那个,没有这群孩子们的份吗?」

「下人们的份已在别的房间准备好了。」

「能不能帮我送到这个房间? 一起吃饭是我家的规矩。」

当然,这是随口胡诌的,不过我不喜欢一个人寂寞地吃饭。

速食另当别论,可是别人请客,我果然喜欢多人吵吵闹闹地吃饭。

兽娘们面前所摆放的盘子,只有装在深碗里的炖汤以及黑面包。我向女仆要求准备小碟子,将我的菜均分成四等份给大家吃。

「嗯,不愧是城里的伙食,真好吃。」

「美味美味?」

「炖汤的肉好大块,好好吃哟!」

「真的,弹牙的力道让人受不了。」

欸?我的盘子里没有放入那样的肉啊?那和我盘子里装的肉不同,好像是什么黑黑的肉。

用AR显示确认了一下,我的菜是羔羊肉,而大家的菜是飞龙肉。这是从迷宫出来的时候波奇所说过的肉。反正三人都很高兴似的吃著,我就不多说什么奇怪的怨言了吧。

为美味的餐点招待道过谢之后,我提出了请求,今后的伙食即使降低等级也不要紧,希

望让四人全员都是同样的内容。

每次从我的盘子分配也很麻烦。

所期盼的洗澡,是由男仆四人负责运送仿似大理石、可容一人进入的石制浴缸。

而且,好几个男仆还是奴隶的男人们,来回好几趟运送著在他处煮沸的热水,搞得很不得了似的。

我还以为铁定是使用生活魔法,让热水一下子就跑出来。

从开始预备之后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入浴准备完成了。

我对劳动的人们感到有一点不好意思,但是现在才客气也无济于事。等一下多付点小费吧!

「大家也一起洗吗?」

「系?」

「一起哟!」

我邀请了看起来兴趣颇深地看著浴缸的波奇与小玉,小学生左右的年龄一起洗也没有问题吧。

反正,也有叫作汤著(注:汤着,日本泡澡时穿在身上用以遮掩的衣服)的东西,不过泡澡还是得全裸泡才行呢。

「浸泡热水之前,首先先洗掉污垢吧!」

我向元气满满地回答的小孩子们,教导肥皂的使用方法。

「啊哇哇?白色的东西在变大??」

「蓬蓬的哟!」

「可是,污垢掉得很彻底——你觉得怎么样,主人?」

不知何时,莉萨自然而然地混入了波奇与小玉之间。

虽然肥皂泡泡把重要部位给隐藏起来了,和高中生年龄的她在一起,令我有一点淫猥的感觉。她的胸部尽管和波奇与小玉并驾齐驱,十分平坦,不过从背到腰的线条非常不得了。

「水很温暖。」

「奇怪??但是,好舒服?」

「洗身体竟然是用热水!很奢侈但是很棒呢。」

虽然还没有浸泡到浴缸,洗澡就已颇受好评。莉萨尤其高兴的样子。

是长年奴隶生活的缘故吗?要清洗掉污垢非常辛苦。因此之故,热水有一点冷掉。

此刻,我拜托女仆添加热水。

「■■■ ■ ■■■■ 加热。」

女仆从室外追加拿来热水,并调整水量,随后用生活魔法帮我加热。

再度烧水是用魔法来做啊?

不对,现在应当追究的不是这个。

为什么使用魔法要做那种装扮?我想这么问。尽管不到全裸,却是可形容为半裸的汤著打扮。由于她身材很好,如果淋湿,最前端一定会透出来变成严重事件。看来热气在别的意

义上有其功用。

我一面对帮我热洗澡水的她道谢,一面试著迂回地询问。

「是,为了能随时达成服务的命令,便一直以这个装扮待机。」

哈啊,是这样啊。

虽然极为可惜,不过服务就免了。

如果不是和兽娘们一起,险些就朝色情的方向跑去了。危险,危险。

由于这并不是全员能同时进入的大浴缸,因此我们依序泡澡温暖身体。

莉萨对泡澡很满意,怯生生地说想要再泡一下,我决定带波奇和小玉先起来。

我用柔软的毛巾擦拭两人。回复为洋装装扮的女仆要帮我擦身体,被我婉转地拒绝。

我可不习惯那种服务。

晚饭摆著装了烤整只大鸟的奢华盘子。外观看来像是烤鸡,不过并非鸡,是叫作希嘉双尾鸟的一种鸟类烹煮成的东西。

切分整只身体很困难,我罕见地放下身段麻烦女仆,她以极其精湛的手艺帮我均分切开。

兽娘们很喜欢带骨肉的部分。

虽然现在才说,但我很感谢子爵哪!这是牢房所比不上的优渥待遇。

说到这个,尼多廉他们是在牢房吗?应该无法顺利放他们出来吧,不过能不能改善他们的待遇呢?

吃完饭后我和女仆商量,看来配发上等餐点与毛巾这种程度是可行的,但任意使用备品这件事在她的权限范围外,因此必须要由子爵拨出预算才行的样子。

钱的问题吗?那样的话,要不要从储仓拿出来?

「需要多少钱呢?」

「只有一个人的话,银币一枚就很足够了,不过由于有将近十人,全员需要金币两枚。」

什么嘛,光这样就可以了吗?我从口袋中取出金币两枚交给她,请求她改善牢房的人们的待遇。

「哇?咿。」

「软软的哟!」

波奇和小玉在床铺上跳来跳去。

小孩子一旦看见床,就会想当作蹦床来跳呢。

莉萨也坐在床沿,拘谨地在享受著床铺的反弹力。

大家理应在各自的床上睡觉,不过波奇和小玉以一起睡比较好的楚楚可怜眼神拜托我,所以变成了全员一起睡。

只让莉萨一个人睡也会很寂寞。

我在宛如能让身体沉陷下去的床上躺平。

在迷宫的时候,为了确保兽娘们的安危而始终醒著。一方面已经习惯通宵,也因为精力值很高的缘故,即使不睡也并不那么痛苦。

不过著实是累积了不少疲劳的样子,我把身体托付给床铺一放松下来,立即感到睡意袭遍全身。

我像抱著热水袋似的,抱著体温高的波奇和小玉,享受久违的安眠。

软禁生活意料之外地充实。

一旦阅读在迷宫内获得的魔法入门书和炼金术入门书,时间转眼即逝。

我抓住空闲就练习魔法咒语,然而那个超高难度的咏唱我一次也没有成功过。

兽娘们是不习惯悠哉的生活吗?十分坐立不安,因此我让她们在中庭练习挥短剑及简单的柔道作为发泄。

由于书籍不够,我请女仆帮我买了书。拿出太多现金又有点可疑,我便把从子爵那里收到的宝石充当货款。

我也请她帮波奇和小玉购买了绘本,可是为了不会认字的两人,变成由我来朗读。

总觉得,好像自己有了小孩的心情。

而且,说是被软禁,也并非没有会面者。犹如文官的人就到访了两次。

第一次是来归还因迷宫内的事件而徵收寄放的行李。

当时听到「迷宫中的拾得物品,所有权归回收者」这句话,稍微吓了一跳。

毕竟在迷宫内杀害后掠夺的话,不就会变成那个人的所有物吗。

我很怀疑因而试著提出了问题。

「不要紧,大和石的赏罚栏会做判定。迷宫都市的话,会把拥有能识破重大罪犯的『判

罪之瞳』天赋的人配置在迷宫出口,圣留市各门也有具备此天赋的卫兵在。」

看起来是很方便的天赋——似乎是先天技能——可是,只有乌里恩神的虔诚信徒家系里才发现得到。

乌里恩信徒的话,这是数百分之一的机率才能被赋予的技能,所以每个都市里似乎有好几人。

其他神明的信徒会被赐予什么样的天赋呢。

果然神明都好像会在最后取个「恩」字,但只有龙神阿空加古拉的名字规则不一样,这是有什么意义吗?

思考有一点偏题了,她的话才刚刚开始。

和行李一起寄放的魔核因为被领政府强制买下,所以他们片面给予我装了对等价值货币的小袋子。她说这是在领内狩猎魔物时的规定,即使迷宫也不例外。

至少放入了与市场行情相当的金额,因此我毫无怨言。

根据文官的说话口气来判断,魔核应该是经常性不足的资源。在处理储仓内的魔核时注意一下吧!

「无法确认这块魔物的肉的安全,因此会没收。这把长枪也是用魔物的身体部位所制成,无法允许携带进市内。」

莉萨反应夸张地回过头来。

好、好稀奇,莉萨生气了?

莉萨真恐怖,让我毛骨悚然。你看,大姊姊的笑容也僵硬了。

我认为考虑到防疫的话,舍弃肉块是很妥当无虞。可是她似乎很喜欢这把长枪,交涉看看吧!

「那把长枪因为有高性能,能不能请有鉴定技能的人帮忙查一下有没有危险性呢?当然鉴定费用我会负担,如果确认是安全的,希望能还给我们。」

「我、我知道了。我会安排。如果鉴定后确认安全,会和其他的武器一起在你们出城时归还。」

「好,麻烦你了。」

对了,必须要讨论兽娘们的事。

「那个,我有问题——」

我尝试询问兽娘们的所有权。

「原来如此,你在迷宫保护了主人已经过世的奴隶,并带到外面来吗?」

「对,没错。」

莉萨也轻轻点头。波奇和小玉倚靠在莉萨的腿上,作瘫软乏力状。因为很无聊吧?

「那样的话,这些、亚人奴隶们就是你的了。」

「是这样吗?」

我还以为要买下来,让她们从奴隶中解放。

「在迷宫中失去主人的奴隶,只要并非杀害其主人加之抢夺,与迷宫的拾得物品相同,是捡拾者的所有物。所以于情于法,这些奴隶的主人都是你。」

大姊姊在适用于证书的纸上窸窸窣窣地写了什么,伸手递给我。

「这是表示奴隶所有权归你的临时官方证书,只可以在市内通用,所以请尽早到奴隶商会或公所正式签订奴隶的拥有契约。」

我询问了城内能不能处理,不过被说是负责的机关不同,所以不行。看来在异世界,组织也是垂直运作。

此时,我告知了迷宫内确认过的死者名字,并交出遗发,第二次便是这个的结果报告。

在迷宫出口的临时驻扎处墙上,由于有张贴遗属报上的名单,遗发便能安然无事地交到他们手上的样子。遗物则让遗属只买下他们想要的东西,给了我同等价格的买收金,似乎还要被抽税。

我和文官说无偿即可之后,被回以如此答案:

「请你收下,无偿的话会出现假装是遗属的不肖人士。」

原来如此,贪图利益之人。

如果收钱感到心里难受,可以捐赠给育幼院或是奉献给神殿,她这么建议。

原来如此,这不错耶。捐款对象下次找洁娜商量看看。

被软禁后第五天,洁娜和欧奈结伴和我面会。

我们一边喝著女仆所泡给我们的「蓝红茶」——拥有满满吐槽点名称的茶,一边交换情报。

「那么,洁娜你们从软禁状态中被释放了?」

「是的,魔法师不够的关系,很快就从软禁中被释放了,可是从那之后一直在迷宫出口的临时驻扎处工作。」

「那真是辛苦呢。」

明明才从迷宫逃出来没多久,直接就执行勤务。虽然我没见过伯爵,但这家伙是魔鬼哪!

「我是迷宫调查部队的联络人员,所以不至于那么辛苦。正职的魔法师们为了不让迷宫延伸到都市底下,都在努力设置结界直至魔力枯竭为止。」

「忙碌的不只有魔法师,我们神殿也在进行建造完成的石碑祝圣仪式。这三天连睡觉的余暇都没有。」

欧奈,如果你辛苦到那种地步,不需要陪洁娜过来,待在神殿休息就好了。

「迷宫前的阵地用临时设置的围墙遮蔽起来了,街上的谣言也让吟游诗人他们限制传递内容而完善地压了下来,所以佐藤先生你们也应该能在几天以内被释放。」

太好了,这里虽然舒适却开始有点腻了。

吟游诗人之中似乎也有类似播报员的人存在,若在游戏,便是辅助魔法的重要人员,感觉很新鲜。

真的被释放是在洁娜来访的三天后。

「佐藤大人!」

迈向城的正门途中,发现了同样被释放的尼多廉他们。

「我从狱卒那里听说了,佐藤大人送了温暖的伙食和垫褥给我们,我们一致感谢您。」

因为尼多廉的话语而注意到我的存在了吗?周遭的男人们也口口声声地向我道谢。中间话题虽然变成了牢房的伙食是怎么样地好吃,但是待遇有确实地改善真是太好了。

「谢谢,比西街的伙食还要豪华唷!」

「真的。虽然没有附酒,但我没想到牢房里会出现放了肉的炖汤!」

「那个真好吃哪!我都想多待几天了。」

「回到西街跟大家说,谁也不会相信。」

「没错。」

那般说著的男人们爽朗地笑了,是一群明明被打入牢房却没有意志消沉的人们,我想学习这坚韧的精神。

尼多廉说让我免费办理兽娘们的契约手续以代替谢礼,我遂走在往他等待著的奴隶市场的路上。

虽然想一起去,但载客马车的车夫拒绝搭载兽娘们,因此我们便走路过去。

若在南方的公爵属地或西南方的迷宫都市,待人态度会再好一些的样子,或许搬去那里比较好。

「喂,那里的犬耳族。」

又是,闲来无事的家伙来找碴了吗?我烦躁地转过身。在那里的,是在迷宫里从蜘蛛手中救助过的金发年轻人的身影。

说起来,我和尼多廉讲话的时候,他是不是想说些什么。

「有什么事?」

「不是你,我有事找那边的小鬼。」

都受到那样的帮助了,还想把她骂得狗血淋头吗?即使是忘恩负义之人也太过分了哪!

我不假思索地怒瞪,可是那家伙并没有看我。我和对面凶恶的彪形大汉四目相对,不过那家伙惊慌地撇开视线往巷子内消失了。

为什么?反正连威胁技能都有了。真不明白。

在我被那家伙分心之际,年轻人仅向波奇告知了想说的事情——

「谢谢你救了我。之前踢你,很对不起。」

——遂离去了。

虽然声音很小,不单单是我,波奇她们也清楚地听见了。

我不认为他讨厌兽人的性格会改正,不过至少变好了一点,这样就好。

我尽情地抚摸以炫耀表情抬头看过来的波奇头顶,她的尾巴摇晃得像是要扯断了似的。

我也一并摸了摸从一旁扑抱上来的小玉,莉萨则在旁边注视著两人点了点头。你是妈妈

随后,我在尼多廉那里以兽娘们的主人身分正式缔结了契约。

我本打算立刻告辞,可是受到他恳求,希望我看看奴隶拍卖市场卖剩的奴隶们,我便决定做个人情给他。

虽然我让兽娘们成为了奴隶,但我有意很快就释放她们,也不打算买新奴隶。比起那个,我倒想雇用观光导游。

尼多廉所介绍的奴隶们,都是拍卖市场卖剩的,所以实际上是有问题的奴隶。

我适当地把关于奴隶们的说明当作耳边风,终于到了再介绍两个人就会结束的时候。

见到下一个女孩,我重新评价了尼多廉作为奴隶商人的本领。

原来如此,连续介绍有问题的奴隶们直至现在,都是为了凸显这位女孩吗!

那个少女是之前在中央大道见过的和风美少女。

十四岁,颇为幼齿,但的确有可爱梦幻的美貌。黑色长直发正表达著矿泉水电视广告所呈现出的清纯感。我如果是罗莉控,确实会下手吧。

「我叫露、露露。」

她以模糊细微的声音,告知了自己的名字。是很容易害羞的人吗?才讲了一句话,又把脸低下去。

难得的美少女脸蛋被黑发给藏了起来。

尼多廉接续露露后面说道,但对于那番内容,我相当怀疑我的耳朵。

「虽然是『很丑』的女孩,却有礼仪技能——」

说这个孩子很丑?

这个孩子难看的话,那全世界九十九%以上的女性都很难看了唷?

我还想这是不是称赞美少女的特殊迂回说词,不过从他的话听来并非如此。

是审美观不同吗?

获得尼多廉的许可,我可以触摸她的头发与脸颊。

并不是臣服于她的魅力而转职成为罗莉控,而是有些想弄清楚的事,所以要做确认。

我在她的耳朵旁边悄声说了一句话,她彷佛听到了不知名的语言,正困惑著的样子。

还以为该不会有那个可能性,但似乎不是日本人。

接下来介绍给我的,是之前和露露一起被运送的紫发幼小女孩亚里沙。

十一岁颇为年幼,却是有著飘逸柔软秀发与北欧系五官的美幼女。

虽然不及露露的程度,可是这样的美人卖剩了,一定是之前我看到过的不祥称号的关

亚里沙杏眼圆睁,乞求般的盯著我看。

说是看傻了也可以。

「佐藤大人,真是抱歉,她平常是很聪明伶俐的女孩,连不吉祥的紫色头发也能让人觉得无足轻重,可是看来败给了佐藤大人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