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M001 缓慢生活,发车行进

第一卷 M001 缓慢生活,发车行进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albert13

录入:zbszsr

修图:理子

校对:细菌

噢噢噢噢——

我忍不住喊出来,看得入神。

银色盾牌整齐划一,一齐前进。

对峙的集团纹风不动,只有身后巨大的橘色旗帜在风中飘扬。

这绝不是什么幻想风格的场景,而是现实,Reality。

带有些微曲面的硬铝制盾牌,只有眼睛的部分切开一个长方形,方便躲在盾牌后方的人看清楚另一侧,盾牌正面骄傲闪耀着国铁(注1)的象征标志「动轮」。(※注1,日本国有铁路(JNR),简称国铁,为日本前三大公营企业之一,已在1987年分割民营化为现在的JR北海道、JR东日本等十二间公司,本作品为国铁未民营化的平行世界。)

这里是位于田町的国铁机厂,激进派集团占据了其中一角。

国铁内的警察组织「铁道公安队」派出人马与激进派对峙。

当!

丢出的石头命中盾牌,发出响亮的金属声。

哇,被砸到的话很痛吧……

盾牌表面留下了一个小凹痕,但没有人移动半步。

被石头砸中的盾牌那一区同时横向移动了一步,让出一条细长的通道。

……哦,女人?

身穿白色制服的美女,从让出的通道缓缓走出来。

她戴着一副充满知性感的无框眼镜,以鲜红色缎带紧紧系成一束的黑发,迎风吹拂下飘逸着。

强悍的男子从一旁递过黑色扩音器给她。

如果现在有石头丢过来,这个距离应该砸得到,但是在这名女性的强烈气势压迫下,激进派集团都僵在原地。

这名女性……是什么来头啊……

我大概也被这股气势震摄到,完完全全受到她的吸引。

嗡嗡————

按下开关的瞬间,扩音器杂音大作。

女性不慌不忙,从容不迫地迅速调整音量,吹了两口气测试扩音器。

这样看来,连凸槌的模样都好潇洒。

「敬告妨碍列车的集团!你们的所在位置是机厂内的轨道上,亦即非法入侵国铁,请你们立刻离开。」

口气很礼貌,却说服力十足的声音继续说着:

「还有!如果你们不听从警告……我们将会动用武力驱离!」

刚才丢石头的集团明显军心大乱,气氛仿佛没人敢反驳就形同投降一般。

由二十几人组成的集团,内部开始嘀嘀咕咕小声讨论。

其中,突然一颗子弹划破空气。

啪!锵——!

胆小的青年承受不住紧张感,扣下了空气枪的扳机,枪看起来似乎改造过,打到人应该不至于致命,但是射中脸之类的地方应该还是会受重伤。

颤抖的手所发射的子弹命中女性的脚边附近,扬起小小小的尘埃。

哇!?对、对方竟然开火了!

女性身旁的两面盾牌立刻冲出来,挡在前面。

不过女性的身高比盾牌高一些,脖子上方还露在盾牌外面。

原本以为她会因此胆怯,想不到她却咧嘴一笑。

「你、你这!税、税金小偷!赶快让国铁分割民营化啦!」

开火后,青年似乎感受到无路可退的恐怖,一边颤抖同时鼓足力气呼喊。

有如信号一般,刚才鸦雀无声的激进派团体像大梦初醒般,所有人喊着「反对国铁!」「赶快交由民间管理!」等口号。

国铁是日本最大的铁路公司,由国家营运。

始于明治时代的日本铁路事业,由于是国家主导的事业,时至今日,全国的主要铁路依然是国铁。

他们喊的口号,是要求拆解掌管全国铁路的企业怪兽国铁,而且还要转换成民间企业。

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吧。

当!

激进派团体捡起铺设在轨道边的石头,开始接二连三丢向国铁公安队。

一开始数量不多,势头也不强,但是石头和吼声却愈来愈大。

「对啊!对啊!」

「赶快滚回去!国铁走狗!」

当、当……

为数不少的石头落在硬铝盾牌上。

要是石头砸到脸之类该怎么办?

国铁公安队方面,刚才将麦克风交给女性的男人,压低了声音嘀咕些什么。

虽然声音很小,但勉强能听见。

「已经到极限了吧……再这样下去,我方可能也会受害。」

女性猛然站起来,透过眼镜瞪了一眼激进派集团。

「也对,而且……竟然将道渣当成石头丢掷……我饶不了这些家伙。」

说完,她挺起胸膛,再度透过扩音器呼喊。

「你们已经完全被包围了!放弃无谓的抵抗,乖乖投降吧!」

这一喊让攻击停下来一瞬间。

「少、少啰嗦!」

却随着这一喊再度开始,而且投石攻击比刚才更加激烈。

「没办法……」

啪的一声,女性打开腰际的三角形枪套盖子,取出一支活像西部电影中会出现的左轮手枪举向天空。

磅——!

真、真枪!?

在安全的国度日本,竟然有人敢开枪,真是不敢相信!

我见到的画面朝下方大幅晃动,影像镜头聚焦到女人的手上。

只见画面中出现枪口缓缓飘起一股烟。

各位有听过枪声吗?这种事情不寻常吧!?

嗡嗡嗡——开枪的回音在宽广的机厂内萦绕不去。

激进派集团多半也是第一次听过枪声吧。

有人吓得不敢动,有人说不出话,总之这一枪让所有人安静下来。

也有人被枪声吓到,原本要丢出去的小石头从手中滑落。

现场鸦雀无声的空间中,只听得到一位女性的声音。

「你们几个!那些石头!是非常重要的道渣,能有效分散列车的重量,让旅客舒适搭乘列车的啊!不是给你们用来丢人用的!」

紧接着枪声的这句话,让激进派团体完全停下了动作。

虽然不明就里,但这句话也对我大为震撼。

反正都已经是非法占据,现在就算提到轨道石子的事情也不至于动摇,但是她的魄力,以及任何人都认为是正义的理论,或许让他们觉得丢石头是一件非常不应该的行为吧。

她没有错过这一瞬间。

「公安机动队!横排两列,准备突击!」

匡锵,匡锵。

公安队一齐行动,仅仅两次的动作,一口气转变为战斗模式。

激进派团体一下子退缩。

「全员,突击!抓住嫌犯团体!跟着我——!上前!」

女性举起手枪的手臂,直接往下一挥大喊。

「噢噢————」

有如地鸣般的回答,让四周的气氛瞬间一变。

两排呈一直线的人墙,在女性的带领下逼近激进派团体。

沙沙沙沙……

动作比我想象中还快,队列疾走的步伐一丝不乱。

哇塞,总觉得超强的。

另一边的激进派团体,转眼间兵败如山倒。

也有人勉强站稳脚步抵抗突击,但绝大多数都准备落荒而逃。

可是早就有几十辆警车的警灯在机厂外闪烁,大批警察在栅栏外守株待兔。

因此所有逃跑的人都被逮个正着。

公安队完全无视落跑的人,一口气冲向勉强站稳脚步,试图以丢石头和改造空气枪反击的剩余集团分子。

女性冲在队列前头,神奇的是居然没被石头和子弹击中。

紧接着一冲到集团面前,随即高举手枪号令。

「展开包围!」

仅以包围阵中男性的吼声为信号,制服集团往左右布阵。

「唔噢——」

「抓住所有人!!」

有如画圆般重重包围的集团,一齐朝向中心推挤。

简单来说,就像沙丁鱼电车一样。

这种状态下根本动弹不得吧。

制服集团从三百六十度一齐利用盾牌,将所有人挤向中间。

因此就算不用警棍等武器,里面的人也无力反抗。

当当当当……

只听见硬铝盾牌碰撞的清脆响声中,集团的人一个又一个被拉了出来。

被拉出来的人早已吓得两腿发软,双臂被架住交给警察。

就这样人数愈来愈少,最后所有人都被抓住。

「别、别以为只有这样!你们走着瞧吧,国……」

嘟,沙沙——

嗯!?怎么了?

看起来像是集团领袖的人,拼着最后一口气要发表什么演说时,智慧型手机的影像就此中断。

我还以为连线品质不佳,但仔细看了看画面,讯号强度是满格。

什么啊,至少让人看到最后嘛。

从学校放学回家之后,我就一直看着这起事件。

刚才见到的,都是来自现场的直播影像。

不过也不是新闻媒体报导的电视影像,而是以国铁分割、民营化为目标的激进派组织『RJ』的免费发布影像。

从嫌犯角度看事件的影像超有魄力。

整齐划一的深蓝色制服,手持硬铝盾牌的铁道公安机动队。

然后是劝说嫌犯的白色制服女性,最后只见她挥舞伸缩式警棍,有如鬼神般朝嫌犯集团突击的身影,拍得一清二楚。

不过这是来自嫌犯集团网站的直播影片,因此他们的主张留言,「国铁分割民营化!」「你们这些税金小偷!」偶尔会横过画面,看起来很烦。

「总觉得……两边都很辛苦呢。」

这就是我的单纯感想。

我只是想看类似棒球大乱斗的场面,对他们的主张丝毫不感兴趣。

若要问这些嫌犯在搞什么「轨」,其实他们要妨碍国铁的列车。

他们的目的是占据停放列车车厢的机厂,妨碍列车运行。

根据他们的说法,似乎是「国铁是税金小偷,因此必须加以制裁」。

虽然我不认为这样做,就能让横跨日本全国的巨大铁路组织消失,不过我的确不会想搭乘受到恐怖组织威胁的铁路。

对他们而言,或许持续制造动乱,设法降低国铁声望是有意义的吧。

反正和我无关就是。

我的名字是高山直人(注2),桐生铁路高中二年级。(※注2:本书中出现的所有人物,都是日本地方线路的名称,例如「高山线」是介于岐阜线与富山县的地方交通线,有兴趣的读者可以上网找找看。)

是个随处可见的普通高中生,不过各位对校名会不会感到有点好奇呢?

桐生铁路高中会在某个程度内教授一般科目,同时整整三年扎实地进行铁路与交通相关的产业教育,培育一毕业就能立即成为铁路界战力的人才。

因此没有普通科,只有旅客运输科与铁路维修科。

换句话说,是不折不扣的铁路专门高中。

我从小就喜欢电车,梦想成为电车驾驶员。

原本只想当成孩提时期的梦想,后来还是走上了铁路这一行。

虽然似乎不该这么说,但我并没有特别热爱铁路。

不仅小学时代打过青少棒,也没有将所有零用钱花在铁路方面。

就算新型电车开通,也不至于像其他同学一样请假跑去凑热闹。

知名歌曲和漫画都没少看。

况且也多少和女生交往过……

以高中二年级而言,大概就是「差不多」的程度。

各位一定以为,念铁路专门高中的都是男生吧?

其实有不少女生来念喔。

桐生铁路高中历史十分悠久,长时间是男校。

不过啊,最近不是有许多女性车站员、服务员、车掌,甚至是女性驾驶吗?

因此我们学校也在十年前,也就是2002年招收女生,现在女生的人数已经扩大到和男生一样多了。

我将智慧型手机丢在沙发上,打开电视。

骚动似乎已经结束,刚才开枪的女性正在接受访谈。

访谈画面下方的跑马灯显示「日本国有铁路·东京公安机动队队长·五能瞳」。

刚才手机影像很模糊,看不太清楚,不过打开电视数位化实施后,老爸得意忘形买的高画质电视一看,发现五能队长在镜头聚焦下依然是大美女。

眼镜后方是冷淡细削、眼角修长的眼睛,肌肤白里透红,身材高挑挺拔,手脚纤细又滑嫩。

完全想不到她能使用那么大的枪枝。

身穿白色衬衫搭配紫色领带,加上贴身的紧身裙,以及磨光发亮的黑色皮鞋。

刚才发生那么激烈的乱斗,装扮却丝毫不乱。

老实说,光是站着就觉得她很好看。

「我们的目标是让旅客能安全快乐搭乘列车,国铁以服务为第一。」

在镜头盯着视线拍摄下,五能队长继续说。

「同时保护铁路安全的铁道公安队,座右铭是坚强、正确,以及亲切。」

和刚才见到的影像完全不一样,以温柔的表情笑了笑。

女性转播员露出怀疑的态度,询问五能队长。

「虽然您这么说,但是情报指出,您刚才甚至拔枪开火威吓嫌犯……有观众向电视局反映,这样做会不会太过火了?」

不过五能队长丝毫没有感到不悦,以手拨着有如绢丝般柔顺的长发,同时回答。

「那是空包弹,和运动会喊『预备——磅!』一样。」

咦!?真的假的……?

空包弹竟然有那种魄力!?

听到五能队长这样回答,转播员也不打算继续追问。

最后是千篇一律的「国铁的财政赤字真的没问题吗?」等老掉牙问题,转播也到此为止。

「呼。」

我关掉电视,深深叹了一口气。

「……真是的,别多管闲事好不好。」

RJ攻击国铁实在是很讨厌。

为什么讨厌,因为我想进入国铁就职。

要是真的达到分割民营化的目的,我的就职计划可就危险了。

所以这时候不要闹,安分一点好不好!

我真的这么认为。

所以说……我对电车的喜爱,终于从未来出路转为人生规划。

会想进入国铁,是因为我想当电车驾驶。

那么私铁也可以啊?或许有人会这么说,但我就是要国铁!

首先,我从小的梦想就是驾驶新干线,将来甚至想驾驶磁浮列车试试看。

磁浮列车是建设费用好几兆的巨大计划。

要是分割成民营公司,就没机会实现了。

而且我想进入国铁的理由还有一个!

因为国铁绝对不会倒闭,也不会裁员。

国铁是日本最大铁路公司,就算赤字再高都会有税金填坑,背后有日之丸老大力挺的超安定国有企业呢。

可是无论我再怎么「想进入」,进不进得去又是问题。

国铁在去年企业排行榜中,依然是前三名的受欢迎企业。

我们高中还有前国铁干部担任学校顾问,直升管道畅通。

听说泡沫经济时期人手不足,几乎所有毕业生都能进入国铁。

然而近年景气实在不好,就职战争严苛,即使进入铁路学校,毕业后还是有人在普通企业就职,或是跑去念大学。

不过以校方的立场,既然叫做铁路高中,事到如今可不能变回普通学校。

因此校方拉拢在各铁路公司就职的毕业校友与空降高层,成立了「学生铁路OJT(On-the-Job Training)」。

这是升上高中二年级时,在铁路公司工作的研修制度。

简单来说,就是趁早将学生推销给公司,「如果喜欢的话就雇用他吧」的战术。

不过这等于长时间的就职测验,反过来说,要是在研修中凸槌,就甭想进公司了。

因此名义上是研修,但学生都视为就职面试,拼死拼活工作。

是谁想出这种鸟方法的啊……

校方倒是说的比唱的好听:「研修视为课程的一环」。

换句话说,研修时间依照企业不同而各异,最倒楣的是就算超过一年不来学校都完全OK。

而我一升上二年级,就在三方面谈(导师、学生、家长)中提出希望进入国铁研修。

进入五月后,教室里有些朋友开始参加学生铁路OJT,有些人还每天都去铁路公司。

算一算日子,差不多该找我去国铁研修了吧……

我想过着风平浪静的稳定人生!

度过平凡的学生时代,趁现在努力一点进入国铁,顺利从站员、车掌一路成为驾驶,透过公司内部联谊,认识可爱厨艺又好的国铁女社员并结婚,然后在靠近车站,号称超级豪华的国铁社宅成家,出生的长男命名为铁一郎,让他戴着宽宽大大的国铁制服帽,站在新干线前拍照留念,等到孩子也进入国铁,和我一起工作个几年,届龄后在众人的花束祝贺下荣退,然后再空降到相关企业走完余生。

以最棒的超安全人生为目标,我一辈子都不想碰到刚才那些动乱。

我会顺利熬过这段研修,有日之丸老大做后盾,安啦!

以保守的态度全力加油,这就是我最喜欢的人生!

来吧!一生安泰国铁人生!少跟我来什么成果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