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M003 研修,进入站内

第一卷 M003 研修,进入站内

早晨的西国分寺站。

我从橘色的国铁中央线233系车厢走下月台。

当初开发是以不会生锈的不锈钢所打造,设计成银色带橘横纹的电车,不过当时的运输大臣(注7)却表示说「怎么可以作出价格减半,寿命也减半的车厢,牢固最重要!」因此最后改用钢铁制作。(※注7:2011年6月进行中央省厅再编之前,管辖陆海空运输行政的运输省长官,地位等于台湾的交通部长。)

车体从头到尾都漆成橘色,是为了防止铁制车体生锈。

呼啊~好想睡。

光是每天从那种乡下通车到这里,就会害我睡眠不足死翘翘啦。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双线铁路的中央有一辆朝松本的方向行驶,非超级系的普通特急「梓号列车」(注8),车鼻闪耀着光芒从我眼前奔驰而去。(※注8:梓号列车为JR东日本中央本县的特急列车班次名称,有分一般梓号特急与超级梓号特急。)

梓号配色189系车体以白色为基底,窗边则是水蓝色。

我走下月台,将车票交给验票口的站员。

就算出身铁路学校,但我只是对铁路稍微详细一点的高中生,突然让我到现场去,不只派不上用场,反而还会造成麻烦。

而且铁道公安队的基本规定中,有一项是「要加入铁道公安队,必须修毕特设公安科课程」。

意思是所有要在铁道公安队研修的人,都必须在国铁中央学园这个地方,接受特设公安科课程的为期一个月短期讲习。

这间国铁中央学园距离西国分寺站不远。

在这里会教导有关铁路的大小事吗……?

由于完全不知道研修内容,总之我先利用网路调查国铁最近的历史,加以复习一番。

国铁轨道总长约两万五千公里,现在依然以日本最大铁路公司的形式君临天下。

但是由国家营运,也就代表与政府机关完全一样。

所以职员人数一度膨胀到四十万,几乎等于一座地方都市,从距今三十年前开始,年年营收都是赤字。

而且连载运人数不断减少的地方,也不断建设新的铁路,不论地方支线造成多少赤字都不停驶,一直延续到今天。

再加上铁路族议员(注9)大开选举支票,延伸到日本各地的新干线,北边延伸到札幌,南边甚至开到鹿儿岛中央了。(※注9:族议员,日本特殊政治生态,意指对某些政策非常关心、在某些政策领域影响力极强,或是在该领域的权力行使上有中坚作用,例如道路族、建设族、农林族等。)

在来线(注10)依然维持而不废除,并且持续增加卧铺特急与特急列车,就算只有几个人搭乘,列车也照开不误。(注10:在来线,意指新干线以外的所有线路。)

为什么会落得这番田地?因为国铁是巨大组织,内部组织彼此倾轧相当严重。

所谓的巨大组织,一旦开始某件事情,似乎就很难停止。

包括运行卧铺列车,或是建造新路线的单位,实际执行后马上就发现根本赚不了钱,可是一旦停驶或废除,在公司内的发言分量就会降低,明年的预算也会被砍。

以政府单位而言,听说每年都会想尽办法花光预算,同时要求增加新年度预算。

持续下去当然就是「浪费人民的血汗钱」,十几年前赤字突破二十兆时,国会也出现了要求分割、民营化的声音。

一时之间,支持国铁的议员,在选举时也曾全部中箭落马。

但是组织团结力在存亡危急之际得以发挥,后来诞生了杰出领袖小海总裁,一致团结度过眼前的难关。

小海总裁在泡沫经济高峰期大刀阔斧改革,将汐留货物总站等,首都圈附近许多国铁持有的土地高价出售,成功将负债压缩到将近三兆圆。

之后日本迅速面临泡沫经济崩毁,但国铁已经靠出售土地的利益与努力提升新干线服务,蜕变为每年缔造少许盈余的优良企业。

只是大组织的老毛病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才刚一远离危机,反而变成派阀成员一致团结,将小海总裁变成名誉顾问,踢出了经营团队。

现在再度演变成派阀割据,今年的国铁赤字依旧创纪录,新闻报导国铁又开始借钱了。

所以才会遭到将国铁视为国家敌人,类似RJ的激进派组织攻击。

要是认真一点就不会这样了……

我一边回想从『国铁的真相』网站上看来的知识,同时缓步前进,最后来到距离车站五分钟,直接放了一台0系新干线的校门口前。

这里也是……站前这么宽广的黄金地段,竟然只当成研修所使用……

听说内部大约十万平方公尺,差不多两个巨蛋球场的面积吧。

这里原本是要成为驾驶员和车掌的学员,进行实地研修的场所,中间有一条从中央线牵过来的真正铁路和电车,大清早就已经开始电力机车的整备作业了。

宽广的园区内有双线铁路,停放许多辆电车和机车的维修用车库,各种号志机与转辙器,最后方则座落着几栋白色而朴素的校舍。

介绍书上写的集合场所是第十三号馆。

我看着老师给我的讲义上画的不可靠地图,同时在园内走着。

所有擦身而过的人都穿着国铁职员的制服。

只有我一个人穿着制服外套,边走路边左顾右盼。

哒哒哒哒——

才觉得后方好像传来一阵脚步声,背后突然传来强大的冲击。

碰!好痛!?

「唔哇!?」

有人从身后撞了我一下,害我踉跄两三步摔了一跤。

回头一看,一个穿着全黑学生制服的家伙,露出日晒的健康笑容低头看我。

「嗨!你也是铁路OJT吧,十三号馆在哪里?」

他将手放在额头上,做出眺望远方的姿势左顾右盼。

喂!撞到人怎么不先道歉啊!

「干嘛突然撞我啊!」

我一边拍着身上的沙子,同时站起来。

「什么啊,生气了吗?那真是抱歉,我刚才原本想轻轻拍你肩膀的。」

真是粗线条的人……

我站起身来一看,他的身高大约有一百八十公分,全身肌肉结实又饱满。

「啊,噢……你也是吗?」

我抬头看着在我头顶上的他,同时说。

「对啊,樱堤高中二年级的岩泉翔,多指教呀。」

听到他突然自我介绍,我也只好回答。

「我叫高山直人,桐生铁路高中二年级。」

「哦~来自铁路名校的高材生耶。」

虽然有点不爽,不过看他笑咪咪的模样,知道不是刻意挖苦人,所以我没有反驳。

目标的十三号馆似乎在最里面,我和岩泉加紧脚步,以免迟到。

不会吧!?这什么破烂校舍啊?

这是我看到该建筑的第一印象。

原以为『十三』代表新盖的建筑物,但看来像是高度成长期(注11),以钢筋混凝土盖的三层楼建筑。(※注11:高度成长期,多指1960年代日本从战后废墟重建,迎向高度经济成长的时期。)

入口挂着一块以漂亮的写着『十三号馆』的木制看板。

我们急忙冲上楼梯,最后抵达指定的第二0六号教室。

嘎啦嘎啦拉开门一看,教室里聚集着大约四十名学生。

一如预期,男女比例各约一半。

由于国铁必须成为其他企业的模范,因此很早就消除职场性别区分,采用女性董事,同时产假、育儿假与津贴也很完善,产后回归职场的优遇等措施十分完善,因此也很受女性欢迎。

因为大家都来自不同学校,教室里就像制服展览会场一样,有人的制服和岩泉一样全黑,也有人像我一样穿制服外套打领带,女生有人穿水手服,也有人穿像是偶像歌手的格子裙搭配制服外套,比男生的制服还多样化。

座位顺序贴在入口附近,我和岩泉依照顺序就位。

嘟噜嘟噜嘟噜嘟噜嘟噜嘟噜嘟噜嘟噜……

响起像是车站发车的铃声。

连一秒钟迟疑都没有,门忽然唰一声打开,一名女性身穿白得毫无瑕疵的笔挺制服,像行进一般走进教室,站在讲台上。

啊!?这个人是……

之前那起机厂事件时,对空鸣枪的大美人就站在眼前。

她将抱在侧腹的书静静放在桌上,随即以响彻校舍般的声音大喊。

「起立!」

所有人立刻绷紧神经,手脚乒乒砰砰碰到课桌,同时迅速站起来。

「敬礼!……坐下,明天起从研修生座号一号的岩泉开始,每天依序轮流喊口令。」

坐在靠走廊边的岩泉对突如其来的指示,呆呆地什么都说不出来。

「怎么没反应!这里可不是以前那些玩耍的地方!」

「是、是的!」

岩泉立刻站起来,大声回答。

然后她将手放在桌子上继续说。

「首先告诉你们!我们照顾的是旅客……也就是人的性命,不管你们是研修生还是谁,和旅客都没有关系,铁路只要有一个操作失误,就会导致重大意外,因此在现场的你们必须也是专家,要刻骨铭心记住这句话!还有,这是最后一次让你们发呆不回礼了,对上官要敬礼!」

所有人鸦雀无声,注视着教官一人。

「别让我说第二次!」

这时候所有人才突然知道该做什么。

『是的!』

短短一分钟内,我们被迫记住要团结。

五能瞳,东京公安机动队队长。

以白色粉笔大大写在黑板上。

「你们原本预定要分发到各都道府县的铁道公安队,不会来我这边的公安机动队,但是……各公安队要求培养你们在现场成为即时战力,因此我才收到分发到这里的要求,我本来忙到没有时间管你们,但是一想到在现场派不上用场的家伙,可能会导致重大意外,才特别担任你们的教官,你们要心存感激!」

大概所有人都将她视为共通敌人,我们的回答也很快。

『是的!!』

回答得比刚才还要大声。

老实说,我不太喜欢这种运动会般的热络气氛,但为了稳定的将来,才跟着一起喊。

往旁边一看,岩泉一脸开心的模样,在班上喊得最大声。

特设公安科短期讲习为期一个月……看来日子不好过。

我清楚感受到这种气氛。

五能教官说的没错,虽然我们是研修生,但却要前往实际现场,迎接的是真正的旅客。

这么一来,当然需要车站与列车等铁路相关知识,而且还是铁道公安队,虽然应该不至于抓坏人,但因为有警察权,因此必须了解刑法才行。

于是……

头一周被强塞一大堆铁路与法律的知识,从早到晚都和厚重书本奋战。

然后这几天下课之前,还要考笔试。

要是考不好会不及格,明天得再考一次。

「唔噢噢噢,又多了一张啊!」

这一个星期,每天下课前都听得到岩泉的惨叫声。

我虽然勉强在平均分数徘徊,但岩泉每天都确定不及格,最后星期五身陷在五张考卷的重重包围中。

我注意到其中一个女生,某一天即将回去之前和她打招呼。

「小海同学每天都第一名耶,真是厉害。」

女生以大大的黑色瞳眸看了看我,然后害羞低下头说。

「咦!?啊……这个……其实没什么啦……」

听起来好像「因为小考题目很简单」的意思。

每天小考结束后,都会依成绩高低发还。

因此这一个星期,头一个被叫到的。

「小海遥!」

一定是她。

只是小海同学接过考卷时,虽然拼命回答,但声音还是很小,这星期天天被教官骂「从丹田用力发声!」

容貌感觉很可爱,长度及肩的褐色秀发随着她的动作而左右飘逸。

小海同学的制服上下款,是黄昏特快号列车(注12)般的绿色,以柔和曲线组成的设计,很有千金学校的感觉。(※注12:由JR西日本营运的卧铺特急列车,行经大阪与札幌之间。)

而且原本应该紧贴身形的小号上衣,在大胸部的推挤下显得特别『挺拔』。

老实说,她的胸部很大,不,应该是很巨。

因此脖子上的蝴蝶结也没有下垂,而是飘在胸部上,就像蝴蝶一样翩翩飞舞。

我可不是光盯着她的胸部看喔。

只是身为普通的高二男生,对女生感兴趣的程度而已。

这时有个女生大跨步走了过来。

「都来到这种地方了,竟然还有心情搭讪女生,真悠哉呢!」

我朝声音的方向回头,只见一个将粟色秀发梳高的女生扠着手站在那里,粉红色的薄唇吐露出高压的话语。

她的锐利表情充满自信,身上穿着胸口有刺绣的棕色制服外套,搭配红格子迷你裙,裙子下方伸出修长的双腿,健康的肌肤让高压的印象更加增幅。

老实说,她真的很漂亮。

……但是,也非常可怕……

樱井葵,她现在是班上最出名的人。

首次亮相是教官在上刑法课时,教到关于色狼的法律时。

「色狼不愿表明自己的身分,甚至试图逃跑时该怎么对应呢!」

谁碰过这种情况啊。

因此我们想了半天,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时樱井一个人迅速举起手来。

「只有樱井吗,好!你说说看。」

只见樱井用力站起来,露出认真的眼神说。

「开枪射杀。」

哇呀——!

所有男生都背脊发凉吧。

先声明,我们可不是色狼,但是因为当色狼而被一枪打死……再怎么说也太过分了。

所有男生都盯着教官看。

可是教官却毫不惊讶,直直盯着樱井的双眼看,最后微笑着说。

「是吗……希望能有这样的时代到来……我也这么认为,不过樱井,现在还不行。」

「是的,我知道了,教官,非常可惜。」

教官似乎也赞成。

只能祈求她们不会成为国铁的高官。

樱井每天一定会发生一次类似的事件。

因此男生称呼她「厌男症樱井」,一星期下来已经成了名人。

「我才没有搭讪她啦,只是夸她小考成绩很好而已。」

「对啊,只有这样啦,小葵。」

小海同学也帮忙我辩解。

……其实也没必要非得向这家伙辩解吧。

「哼~真的吗?反正你一定在心想小海的胸部好大,拼命视奸她吧!」

被她这么一说,我的视线不由自主回到小海同学身上。

「呀!?」

小海同学吓得双手紧紧夹着胸部,试图藏起来。

可是反而将胸部挤得更大。

「没有啦,我真的没有这么想,小海同学!」

我用力挥手否定。

「小遥!跟这种人讲话小心怀孕喔。」

只是说话而已怎么可能!

「唔,嗯。」

坐在位子上的小海点了点头,只见樱井「哼」了一声,独自走出教室。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啊!?

我又不是为了找女朋友才来这里,管她的。

真是的,我回过头去,听见每次都最后才拿到考卷的岩泉惨叫。

「为什么光看到EF66,就知道是电力机车啊!」

真是的……稍微教教他吧。

「什么东西不知道啊。」

我坐在岩泉前面的位置问他。

「光看到EF啦——」

「别为这种小事哭好不好!」

「可是这些都是代号,谁记得住啊!」

「有什么办法!这是国铁规定的啊!」

出人意料,小海同学这时走了过来。

「EF的E是电力的Electric喔,接下来的F是从ABC开始数第六个,因此代表有六个传动轮的意思。」

小海同学一边微笑,同时扳动手指数给岩泉听。

「噢,谢谢你……小海。」

岩泉感激不尽地合掌致谢。

「因为都是研修的伙伴……」

我坐在椅子上,转身对小海说。

「这家伙最不会背诵了。」

「如果只是念书的话,我可以稍微帮忙喔。」

「谢谢你,有很多地方我一个人实在不懂,得救了。」

「好的,那么一开始——」

小海同学露出微笑坐在我身边,一起教岩泉不懂的地方直到天黑。

或许是因为每天帮他补习……岩泉在研修后半的及格次数就增加了。

在这段特设公安科短期讲习内,体验到不少普通高中生活无法体验的事情。

尤其今天更弥漫着异样的紧张气氛,因为今天是练习射击的日子。

并非所有国铁职员都有配枪。

但是铁道公安队允许配备枪械。

平常业务时不会配枪,一旦发布第一种装备命令,就会从衣柜取出手枪,前去担任警卫。

所以铁道公安队全员有义务,每年有义务进行五十发子弹的射击训练。

或许有人会觉得五十发很少,但毕竟是税金,不能随便乱花。

这项训练实在无法在国铁中央学园内进行,因此我们搭乘巴士来到附近的警察学校。

当然,普通高中生怎么可能熟悉枪械,因此就算是训练,大家还是很紧张。

手枪是装弹数六发的点三八左轮枪。

这不是警察使用的短枪身手枪,真的是只有在西部片中才会出现的长枪管手枪(注13),这些枪的年代超古老,据说是二战结束后没多久买的。(※注13:美制点三八的S&W M10枪身长度为102mm,而日本警察配备的是基于S&W M10改良的New Nambu枪身长为51mm或77mm。)

教官说当初在美国占领军GHQ的建议下买了一千把枪,而且铁道公安队平常完全没在用,因此之后就没再买新枪了。

附带一提,不仅只买了一千把,而且部分枪枝还疏于保养,因此就算真的发生紧急事态,公安队员也顶多只能七人配备一把枪。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训练方式是进入左右有隔板的隔间内,每次一人轮流进入,朝后方墙壁开枪。

进入隔间后要先戴上耳罩,将合上以绳子系住的手枪侧边开启,取出像是莲藕的弹仓。

弹仓有六个孔,但只要装填五发尖端平坦的子弹即可。

然后在少装一发的状态下,将弹仓喀的一声,推回原来的位置。

这样就完成射击准备了。

这种枪叫做双动型手枪,只要扣下扳机,不必扳动击锤就能发射子弹。

我也双手持枪,扣下扳机发射第一发!

磅——!

哇!

凭我的腕力,枪口还是稍微往上跳了跳,命中与标靶完全不同的地方。

「不要害怕,握稳手枪连续发射!」

「是、是的!!」

教官的严格声音,在紧张感与耳机的影响下显得更大声。

大家的反应都不一样,有人观察前一人的动作而抓到诀窍,也有人才开一枪就泪眼汪汪。

打光五发子弹后,由于没装第六发,因此会听到喀嚓一声空发,这时候再从旁取出弹仓,压一下退壳杆,将击发过后少了弹头的热呼呼弹壳叮叮咚咚退出来,然后再填装五发子弹,重复以上动作。

最后的十发是测验准确度。

有生以来头一次击发四十发。

对于才填装过八次的学生而言,突然要测验当然会不知所措,但这似乎是规定。

目标是纸制的小型人体标靶,将其固定在附有绳子的夹子上,按下红色按钮即可。

然后吊着的标靶会缓缓朝后方移动,停在大约二十公尺远的地方。

开了这么多枪,差不多该掌握诀窍了,但是点三八的反作用力颇强,击发时使劲握紧,因此四十发击发后手腕会抖。

岩泉也在旁边隔间射击,体格健壮似乎还是占优势,他的枪口完全没晃,姿势稳定又帅气。

不知为何,脸上露出浅浅的呵呵笑容。

岩泉你还好吧……

看他射击姿势很帅,原本以为成绩会比我好,结果出乎意料,完全没命中目标,子弹似乎通通飞到目标的上方去。

射完测试的最初五发后,趁着换子弹的空档,我向岩泉开口。

「拜托,摆样子而已喔。」

「我比较喜欢格斗,不擅长这个。」

岩泉从弹仓中喀啦喀啦取出弹壳的同时,另一支手反复挥出拳头。

「岩泉,不要笔直瞄准目标,稍微往下一点。」

「哦,是吗,我知道了!我就听听你的建议吧。」

枪在射击时会有强烈反作用力,连开枪瞬间都会稍微往上跳,所以教官说过,初举者要瞄准目标稍微下方一点的位置,只是岩泉大概不记得了吧。

我也开始测验。

标靶在二十公尺外,肉眼看不清楚究竟有没有命中。

总之只要看到纸摇晃,大概就是命中了吧。

在这种情况下,填装子弹后总计击发了十发。

射击结束后,将标靶送回手边一看结果。

拜托喔……

十发只打中标靶两发,上面开了漂亮的圆形洞孔。

会有这种圆形洞孔,听说是因为使用『冲孔型』训练用子弹的关系。

正好岩泉也从隔间走了出来。

「听了你的建议后,似乎稍微命中了喔。」

「是吗,那就好,我看看,等等你……」

仔细一看,标靶上漂亮开了五个洞,后五发似乎完全命中。

果然有体力,只要抓到要领就会有好成绩……

这时候,突然传来某种尖锐金属『锵——!』的一声。

「呀啊————————!」

然后听到小海同学大声尖叫。

教官大声喊。

「什么事!不要随便大惊小怪。」

小海同学哭丧着脸说明。

「刚才我扣下扳机,可是枪口却突然跳起来,子弹打中了天花板……」

「大笨蛋!认真一点,女生用的是低火药子弹。」

「对、对不起,我、我好怕……没办法开枪……」

小海同学红着眼眶同时道歉。

「那么小海,你要就此放弃研修吗?无法用枪的人是没办法分发到公安队的。」

「这、这个……」

铁道公安队没有小型枪械,因此女生也只能用点三八练习。

虽然已经使用火药量减半,降低反作用力的低火药子弹,但依然不是普通女高中生能轻易使用的武器。

我平常也不擅长这些,但看她一直教岩泉功课,也不能对她置之不理。

我悄悄来到小海同学身边,岩泉也一起跟着来。

「小海同学,加油吧,为了这点小事放弃太可惜了。」

岩泉也接着我继续说。

「握好枪就没问题了,小海。」

小海同学盯着我们看了一会儿,抹去眼睛的泪水,重新握起枪枝。

「嗯……我、我会加油的……谢谢你们,高山同学,岩泉同学。」

我们就站在小海同学身后留神,看着她一边发抖,同时朝标靶举起枪。

之后小海同学的射击,真的只能以『壮烈』形容。

每开一枪就尖叫一次,中途还哭了起来,击发结束后已经哭得泪眼汪汪。

「结……结束了……教官……呜呜……」

小海哭着说,随即当场跌坐在地上。

结果当然一发都没中。

「好!下一个!」

五能教官一喊,樱井立即上前帮忙扶起小海。

樱井让小海同学坐在板凳上,随即向教官敬了个标准礼,然后说。

「教官!我想使用和男生同样的子弹!」

教官打量了樱井一眼后说。

「樱井吗……这样有点……」

就在教官开口前,樱井抢得先机辩解。

「我跟着爸爸在国外打过好几十次靶!」

闭上眼睛稍微思考后,教官开口。

「这倒还好……好,允许你使用。」

「谢谢教官!」

樱井手指啪的一声,笑咪咪地从教官手上接过和男生相同的子弹。

进入包厢后,只见她戴上耳罩,单手将弹仓往侧边一滑。

看她的手势,可以预测她绝非泛泛之辈。

女高中生有这么大本事吗?

看她填装子弹也很顺,就像绝大多数女生第一次下厨,使用菜刀都会战战兢兢、尖叫连连,她却一语不发,一发一发静静填装后,迅速举起枪来。

她的表情非常认真。

磅!磅!

樱井稍微放低姿势,双手握着枪,几乎没有停歇地一连开了五枪。

击发完毕后,她依然一语不发,面无表情继续填弹。

目前标靶还没出现,因此不知道准确度与否,但猜想多半集中在一点吧,樱井的座号在很后面,因此男生女生都在后方围观,屏气凝神等待结果。

等到四十发全部击发完毕后,在全班同学注目下设定标靶。

教官也盯着她看,而樱井缓缓继续射击。

磅!磅!

一颗颗子弹打在标靶上,就像音乐节奏一样。

打完十发子弹后,教官开了口。

「哦~」

樱井按下按钮,将标靶退回手边。

看到标靶的所有男生,都忍不住想捂着自己的重要部位。

人型标靶的头部开了一个漂亮的圆洞,心脏一个,男性重要部位八个。

尤其跨下被打烂而变成了一个大洞。

樱井大概每一发都命中目标吧。

她摘掉耳机后回头一看,不知为何对我说。

「怎么样,要不要和我对射?」

「谁要啊!?」

真要比我一定会死翘翘。

「呀——!樱井同学好厉害!」

女生聚在一起尖叫,樱井十分受到女生尊敬。

念书或许加油一点能追得上她,但射击可就完全不行了。

而且她的成绩比男生还好,比男生还有男子气概。

可是没有男生愿意接近她。

所有人射击结束后,原以为我命中两发很差,但似乎是平均分数。

男生最强的也只有岩泉的五发,百发百中的樱井,唯一原因可能是当过杀手吧。

然后,特设公安科短期讲习也进入最后一星期。

觉得『好不容易过了四分之三』和『已经过了四分之三啊』的感想应该不太一样,我则是前者。

要是再过一个星期,真的会疯掉。

班上整体气氛也是这样,感觉再继续下去就是极限了。

不过在这里接受讲习最可怕的地方,是愈到后期愈严酷。

将庞大知识塞进我们的脑袋是目的,但不是全部,其实还要求体力。

体力项目的最高峰,就是传说中的投煤训练。

「现在进行投煤训练!所有人五分钟内到第二车辆维修厂集合!」

我们依照扩音器传来的教官指示,换上工作服后跑到屋顶很大的维修厂集合。

好热……怎么回事?这股热气是……

维修厂内的窗子完全敞开,但里面却像盛夏一样热。

走进厂内,不久便看见两侧有两辆黑漆漆的火车。

咦!?蒸汽火车!?

咻————喀沙空喀沙空,嘶嘶————

蒸汽火车的车轮前部一口气喷出白色蒸汽,每当蒸气喷出时,我就觉得内部温度更热。

教官举起手向戴着太阳眼镜,看起来身强体壮的人敬礼,然后打招呼。

「早安,维修班长!这些学生就麻烦您了!」

「哦,宽松教育世代(注14)来了吗,今年会剩下几个人呢。」(※注14:意指1987年以后出生,接受2002年开始推行之宽松教育的学生,由于课程内容减少了三成,加上周休二日,因此普遍认为学习能力与竞争力不如以前的世代。)

「看看吧,最近的学生都手无缚鸡之力,今年说不定会全军覆没呢。」

「那就拭目以待吧。」

教官转身面向我们说。

「今天要进行投煤训练,在所有人让C62跑出时速一百公里之前不准下课!」

不会吧!?

大家原本想这么喊,但是吓得又把话吞了回去。

「你们一定心里一定在想,什么年代了学这个干什么对不对!这就是你们肤浅的地方,蒸汽火车是铁路之父!有了蒸汽火车,才算真正有了铁路,所以现在的规格,是完全配合过去蒸汽火车的时代打造的,如果你们不了解这一点,就甭想开什么电车或新干线了!知道吗!」

『是的!!』

「好!现在分成两人一组!」

老师吹笛子『哔——』一声,我们立刻分组。

这年头已经很难看得到蒸汽火车,大家应该难以想象吧。

我因为参加蒸气研,多少知道一点。

这种型号的蒸汽火车,行驶一公里需燃烧四十公斤煤炭,加热一百公升水,持续产生蒸气才行。

换句话说,以时速六十公里行驶,必须在一分钟内投入四十公斤煤炭来换算,就算一铲能铲起两公斤,也要在三秒钟内铲一次煤炭才行,是真正的重劳动。

这次使用的C62传动轮很大,虽然多少适合高速行驶,但是要达到时速一百公里,依然得在一分钟内将六十公斤煤炭铲进去才行吧。

六十公斤等于六包大米袋了耶!

我和研修中关系最好的岩泉组队。

「拜托啦,岩泉。」

「我会好好报答你教我功课的。」

往左前方一看,樱井和小海同学在说话。

看到她们俩,我有点担心。

两个女生行吗?

「你干嘛盯着小遥的屁股看啊!」

四目一相接,樱井立刻开口。

「讨、讨厌!?」

小海同学用手遮住臀部,害羞地慌忙躲了起来。

哪有啊!樱井!

跟着害羞的我,也忍不住想挖苦两句。

「樱井,小队只有女生没问题吗?」

樱井转过来强势地说。

「女生又怎样,别以为能永远靠力气逼女生就范!」

我才没有说的那么下流咧。

很受女生欢迎的樱井冒出这一句话,害我觉得女生看我的视线像针在扎。

拜托拜托拜托,我什么都没做好不好!

「我是担心你们才问的耶!什么啊!」

哔——

看向前方,教官一吹笛子,直挺挺站着。

「真有精神啊!那就从你们开始吧!」

哇咧!?樱井害我被教官盯上了啦!

樱井伸出手指让我瞧见。

「看着吧,告诉你,不是只有男生行而已。」

「真是的,一点都不可爱。」

「不可爱要你管!」

我们互瞪了一眼后,分别走向机车头。

向驾驶席一敬礼,同时各自走进蒸汽火车的驾驶台。

维修班的人坐在驾驶席上,我们研修生负责将煤炭送进锅炉内。

我们这边担任驾驶的是维修班长。

机车的车轮架在大型金属滚轮上,因此不论行驶速度多快,都会在原地空转,虽然是真正的机车,其实更像蒸汽火车模拟器,而列车的速度会显示在前方的大荧幕上。

「预备,开始!」

在教官一声令下,一起开始。

嘶哗——

C62的三排传动轮与区轴开始一同缓慢旋转,从前方活塞溢出白色的蒸汽。

咻、咻、咻……

蒸汽声逐渐高亢。

「好!上吧,让我先来!」

我向岩泉一喊,从我先铲送煤炭。

驾驶台正中央有个将煤炭送进锅炉的小门,只要踩脚边的踏板,小门就会往左右『叽~』一声开启,可将煤炭送进锅炉内。

锅炉内可见烧得通红的煤炭,小门一开就会吹出热风而更加燠热。

叽~喀嚓,当,叽~喀嚓,当。

作业很单纯,但是用铲子默默将煤炭持续送进锅炉,坦白说很辛苦。

而且蒸汽火车还因为隧道内会产生有毒气体等原因,「预料最坏的情况才叫做训练」,甚至还得戴上防毒面具作业而更加辛苦。

原本C62蒸汽火车有自动送入煤炭的机械装置,叫自动加煤机(mechanical stoker),但是恶鬼教官不让我们使用,一切靠人力。

这次的目标是发挥速度,总之得尽量提升锅炉的温度。

哒沙沙沙,哒沙沙沙。

每当速度提升,活塞的运作速度也加快。

还不到十分钟,我已经热得头昏眼花。

工作服和面具都湿透了。

这时驾驶席的维修班长开口。

「怎么啦,研修生!还没完啊,而且你们的对手,那两位小姐比较厉害喔。」

另一台SL的樱井独自拼命作业,不知道她在哪里学过,动作颇为熟练。

望向前方的速度表,她们的时速比我们快十公里。

糟糕,要输了。

「高山没问题吧?换我吧。」

岩泉开口问我,因此我和他交换,戴着手套彼此击掌。

「噢啦——!」

岩泉开始投煤,我累倒在他旁边。

叽~喀锵,叽~喀锵,叽~喀锵。

好快!

手长脚长的岩泉完全不用移动,就能从煤炭放置处一口气投进锅炉内。

而且动作比我快多了。

速度计显示追上了樱井队,在时速八十公里并驾齐驱。

不过接下来过了五分钟,我们和樱井她们的速度都卡着不动。

…………!?怎么会?

班长边笑着说。

「这不是只有塞进去这么简单啊,而且另一边的小姐独自努力太久,动作开始慢下来了吧?」

我因为热昏了头,脑袋里空白一片。

制作精巧的模拟车体喀哒喀哒地摇晃,车轮运转时甚至还有伸缩接缝的声音,会让人误以为真的在坐蒸汽火车。

真正的……蒸汽……火车……?

对了,我参加的社团……是蒸汽研吧。

虽然没驾驶过实车,但好像和大家在群马县搭过SL……

当时……有听驾驶讲过诀窍。

好像有听过……叫什么来着?

………………

这时候,我回想起那一幕。

啊!?对了!燃烧效率!

蒸汽火车的锅炉并非单纯将煤炭猛塞进去,温度就会上升,必须在锅炉内形成中心薄、周围厚的火床形状,否则无法提升燃烧效率。

因此使用的工具不是大铲斗,而是铲子,好让手可以伸进去,将煤炭准确投进锅炉深处。

「岩泉……投煤必须提升燃烧效率才行啦。」

「啊!?你说什么!」

真是的!仔细听好!樱井也是!

这时候,我以樱井和小海同学也听得见的声音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