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M005 国铁京滨东北线,解除限制

第一卷 M005 国铁京滨东北线,解除限制

研修第二天。

樱井的诅咒没有生效,今天依然是风平浪静的和平早晨……

东京站大神感谢您。

樱井倒茶的气势比昨天更加猛烈。

虽然我没一直盯着她,不过她是不是完全没做任何像是公安队的工作,整天往返于茶水间和办公室啊?

究竟是我许愿生效,还是樱井遭天谴呢?

咚——咚——咚——

上面写着『赠予八重洲商店街』几个字的大挂钟,敲了十二声钟响。

从四处传来「呼~啊~」的呻吟声,所有队员都大大伸了个懒腰。

虽然有轮班制,但绝大多数职员都在十二点到十三点的时间午休。

所以如果有事情要找国铁,绝对不能在这个时间来。

因为不论任何事情,都会拖到十三点才有人来处理……

尤其警四不是重要职位,因此所有人十二点一同准时午休。

我和岩泉帮忙来自新泻的老婆婆带路,直到正午过了五分钟左右,才回到办公室来。

「我们回来了!!」

大声喊已经变成一种习惯了。

「辛苦啦!」

有几位前辈回答。

我们两人脱下装备后,准备去便利商店买便当,走在走廊上时,正好看见樱井与小海同学一起走过来。

我看着不知为何,表情喜孜孜的樱井。

「怎么,已经回来了吗?」

「谁回来了啊!现在要去吃午餐啦。」

我上下打量她们两人的装扮。

「为什么穿学校制服?」

「穿公安队制服太吸引旅客注目了,没办法去餐厅啦。」

虽然不算违反规定,但穿制服去商店很醒目,也会让人误以为发生什么事件,去便利商店或便当店倒还还好,不过要去餐饮店的话,得换上便服,或是套件衣服遮住制服。

只是我们研修生都是穿学生制服通勤,没什么便服可言。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们要去哪里吃午餐?」

樱井跨出一步之后说。

「拜托!能不能请兄台别用『吃午餐』这么粗俗的说法呢?我们两位正准备要去『樱餐厅』用餐哟。」

樱井硬是用自己不习惯的优雅语气,听起来好像人妖。

「哦!?那很高级耶!」

连不是美食家的我都听过这间店。

东京站内有一间从大正四年(1915年)营业到现在的经典旅馆(注18),东京车站旅馆。(※注18:经典旅馆,意指战前创业的日本旅馆,或是战前兴建的日本旅馆建筑。)

那是从东京站徒步10分钟,位于车站内的名门旅馆,许多名人都曾在这里下榻。

『樱餐厅』是位于旅馆内的三星级法国餐厅。

透过窗户可以眺望东京站的列车,景观非常棒。

「不过……就算只在『樱餐厅』吃午餐也很贵吧?」

樱井咧嘴一笑,将手搭在小海同学的肩上。

「今天由小遥小姐招待哟~」

「啊,没有啦……讨厌,这种事情不用说没关系啦,小葵!」

小海同学害羞地说。

「抱歉喔~高山同学,岩泉同学,因为今天片町伯父说,希望让女生尝尝饭店的新款午餐……下次再邀请你们吧。」

小海同学一脸歉疚地说着。

「不用那么在意我们没关系啦,赶快去吧。」

「嗯,好,那么……」

小海同学一脸客气地低头。

「赶快走吧,小遥!要是和他们扯上关系,主厨特地为我们准备,以液态氮凉冰冰冷冻的美味新式甜点就要融化了哟。」

樱井拉着小海同学的手跑开。

一边在站长招待下,享用高级法国料理……一边却是两个可怜虫,被留在阴暗日光灯的走廊上。

「岩泉……去买便当吧……」

「我要两个猪排咖哩便当。」

为什么!为什么变成我跑腿啊!

岩泉狼吞虎咽吃着我买回来的两个咖哩猪排便当。

「真不愧是高中生呢~好能吃喔~」

坐在最后方的饭田小姐,脸上浮现笑容的同时佩服地说。

「现在还有心情大吃大喝的只有岩泉啦……」

警四待命的地方在房间最后方的空间,将五张旧的鼠灰色桌子排成像海岛一样的地方。

最前面是樱井,后方是我,樱井前面是小海同学,坐我对面狼吞虎咽的是岩泉,正好形成男女面对面的坐法。

饭田小姐坐在最后面,也就是俗称的寿星座位,脸上笑咪咪的。

在堆积如山的杂务面前,休息时间短暂即逝。

下午看来还有做不完的工作呢……都是琐事。

望前一看,岩泉吃完了便当,头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有这么好睡喔!

就在午休结束之前,小海同学一个人大喘着气,进入办公室。

「呼~呼~我、我回、回来了,呼……呼……」

当然还穿着学生制服。

怎么了?因为吃午餐花太多时间,才会急着赶回来吗?

小海同学抬起头来,随即朝警四的桌子冲了过去。

「饭、饭田班长!」

班长一边笑着对小海同学说。

「不是说过,不用加『班长』两个字吗?小海同学怎么了?午餐吃得豪华没关系,可是吃得太悠哉的话,会赶不上下午的工作喔。」

小海同学的表情丝毫不悠哉。

「现在问题不是这个!樱井同学她!樱井同学她!」

「总之先冷静下来吧,小海同学。」

小海同学以娇小的手按住大胸部,呼——哈——呼——哈——地深呼吸。

稍微冷静过后,小海同学喊着。

「樱井同学她!小葵她!她跑去追抢劫犯了!」

「咦!」

我惊讶地喊出来。

眼前发生了大事,岩泉却依然毫无反应,照睡不误。

小海同学简短报告。

「樱井同学和我吃完午餐后,回来经过投币寄物柜前,目击到一位女性准备寄放行李时皮包遭抢,我说嫌犯是男性二人组,应该要去找人支援……」

饭田小姐真的有听懂吗?还是没听懂?只见她丝毫不惊讶,笑着说。

「寄物柜附近很多死角,又是没人的时间呢……嫌犯就是看准这个时机吧!话说回来……这个……樱井同学,不是才来第二天吗……唔~」

饭田小姐扠着手,不断点头。

「班长!别再这么冷静,赶快想想办法好吗!」

听到小海同学焦急说着,饭田小姐望向我们。

「高山同学,那我现在任命你为代理班长,三人一起支援去追捕抢劫犯的樱井同学。」

匡锵!匡喀啦,匡匡匡匡——

我吓了一大跳,膝盖撞到桌子的同时站起身,桌上的东西因此掉到地上。

「好、好的!我们一定会将嫌犯抓回来的!」

「啊,不用这么紧张没关系,还有不可以勉强自己导致受伤喔。」

饭田小姐以一贯的语调说着。

「我、我马上去换衣服!」

小海同学转过身去,正准备跑去换衣服时。

「小海同学直接去就好,也没时间了。」

成为代理班长的我,立刻下达指示。

「那么小海同学,你就带着手册直接去吧!岩泉!」

「我准备好啦!早点出发吧!」

你什么时候醒的啊?岩泉已经在腰际两侧各挂着一支警棍。

不知为何脸有点红,相当兴奋,脸上露出像是准备去远足的孩子笑容。

岩泉你在期待什么啊……

「那我们出发了!」

「好~慢走喔~」

在悠哉的饭田小姐挥手目送下,我们三人冲出了办公室。

来到走廊,我先询问小海同学。

「小海同学!你知道樱井的电话号码吧。」

「啊,对,我知道。」

「你马上连络她,她如果接电话,就立刻让我听!」

「我知道了!」

小海同学从口袋中掏出香槟金色的智慧型手机,滑了两三下之后打电话给樱井。

几秒之后樱井接听电话,小海同学将手机交给我。

「樱井!你现在在哪里!」

「不用那么大声我也听得见啦!讲话小声一点。」

「啊……抱歉。」

虽然不是我的错,但还是一如往常道歉。

我小声询问樱井是否在尾随嫌犯。

「嫌犯是两人组男性,目前正跑上三号轨道的楼梯,赶快过来。」

「樱井,我们马上就赶过去,在会合之前别轻举妄动。」

「高山,他们抢了女生的东西啊!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我知道,可是让你对付两个男人也太——」

话说到一半被樱井打断。

「你很啰唆喔,不要废话那么多了,赶快过来啦!」

「是!」

我坦诚地回答。

我是不是对说话强势的人没辄啊!?

光听电话的声音,也能感受到樱井十分焦躁。

我手抓着小海同学的电话说。

「小海同学,樱井等一下可能还会连络我,电话直接借我一下,还有樱井在国铁京滨东北线往大宫方向的月台,快去吧!」

两人同时用力点了点头,我们三人一口气拔腿狂奔。

我和岩泉穿着公安队制服,因此可以直接穿越验票口。

只有小海同学穿着学生制服,向验票人员秀出手册而慢了一点。

岩泉以跑百米的速度逐渐拉开与我们的距离,短期讲习中运动神经第一、垫底与中间的三人没办法保持同样的速度。

眼看岩泉冲到看不见身影,小海同学慢到让我怀疑她是不是用走的?

这个参差不齐的组合是怎么回事啊!?

虽然被任命为代理班长,但还不到五分钟我就抱头伤脑筋了。

结果我一人跑过地下通道,冲上三号月台的楼梯。

嗡嗡嗡嗡——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抬头一看,正好有一辆列车豪迈地进站。

月台广播告知,这辆列车开往大宫,各站停靠。

从列车上走下来的大量旅客走向楼梯,一下子拥挤不堪。

「不、不好意思~请借过~」

嫌犯可能就在附近,因此我不敢大声喊,一边轻声借过,同时穿梭在人潮中。

好不容易才来到月台上。

你在哪里!樱井!

哒啦哒啦啦啦~♪

这时候,向小海同学借的手机响起了交响曲。

「你们到底在哪里……嫌犯要跑掉了啦……」

樱井焦急地小声说。

「我现在在三号月台,而且岩泉应该已经到了吧?」

「你在说什么啊……根本没有人来啊!」

咦!?岩泉你跑到哪里去啦?

「够了!嫌犯好像要搭京滨东北线,我要在车厢内逮捕嫌犯!」

「等一下!车厢里也有其他旅客,要是嫌犯抵抗会有危险!」

「现在没时间说这些了啦!」

叭——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京滨东北线的发车铃响了起来。

通过电话,我听到了同样的声音!

明明应该在附近,但我就是找不到樱井。

虽然我不喜欢强迫女生听话,但现在没办法。

「樱井!关于这起事件,饭田小姐任命我为代理班长!所以拜托你听我指示!」

「什么嘛……」

「别管那么多,听我的话就对了!」

一瞬间我们都沉默不语。

然后。

「了解。」

樱井回答得有些有气无力。

发车铃结束响鸣。

『噗咻——』一声,电车门关了起来,十三点零八分开往大宫的普通列车,逐渐驶离月台。

电话另一端也传来『咔当——叩咚——』的列车行驶声。

「我刚才偷听嫌犯的对话,他们似乎要前往『埼玉Hyper Hall』这个地方……在车厢里讲电话太醒目,我要挂了,你也暂时别打电话过来。」

「喂,樱井!」

咔嚓,樱井挂了电话。

可恶!樱井那家伙……

往后方一看,小海同学好不容易跑上阶梯。

她已经精疲力尽,将手撑在膝盖上喘着气。

……好歹练一下体力吧……

对了!一马当先冲在前面的笨蛋跑哪去了!

我左顾右盼环视四周。

「高山!没看到樱井耶——」

顺着喊声望过去,岩泉隔着一条轨道在另一侧月台挥手。

「大笨蛋——!同样是京滨东北线,那里是往大船的方向啦!」

岩泉露出「为什么要骂我!?」的表情望着我。

小海同学完全没赶上,岩泉甚至跑错了月台!

这么没用的警四班!到底要我怎样啦!?

「岩泉!我们要去追樱井,赶快过来这边!」

「好,我知道了!」

岩泉比出OK的手势,随即冲刺消失在楼梯下。

小海同学好不容易喘过气,踉跄往我这里走来。

岩泉刚从楼梯冲出来,转眼就超越小海同学,抵达我的面前。

跑的速度快如疾风,可是弄错目的地就白跑了……

「嫌犯呢?嫌犯在哪里!」

岩泉明明从旁边的月台冲下楼梯后又冲上来,右手却迅速抓起警棍,脸不红气也不喘。

拜托别担心嫌犯,先担心樱井吧……

小海好不容易才跑过来问我。

「小葵呢?」

我摇了摇头。

「樱井与嫌犯搭上了刚才的电车,目前正朝向大宫移动。」

「什么!」

「不会吧!?」

两人都很惊讶。

「小葵她没事吧?」

小海同学露出担忧的神色说。

「这个……如果完全别出手,应该是不会有危险,但以她的个性……不知道她何时会爆气……」

「樱井真是的!她想一人在车内混战吗!」

岩泉半笑着懊悔地说着。

从出动到现在,你绝对在期待什么吧!?

……拜托你能不能别再想象我扛不起责任的事态好吗……

「得在事情无法收拾之前,赶快阻止樱井才行!」

我现在已经完全不担心嫌犯,只担心樱井在列车上混战。

当初完全没想到会演变成这样。

虽然想追樱井,可是未经许可,我们不能离开东京站。

我以手机联络人在办公室的饭田小姐。

「饭田小姐对不起!让嫌犯跑掉了!」

「是吗,好,大家辛苦啰~没有人受伤吧?」

「嗯,我们都没有受伤。」

「那么大家放轻松点,回来这里吧~」

饭田小姐一如往常地悠哉。

「这个……樱井追踪嫌犯,结果一个人搭上了京滨东北线……」

「哦~今年有趣的学生真多呢~」

她对樱井的评价是有趣……

饭田小姐继续说。

「高山同学认为该怎么办呢?」

「咦!?我吗?」

「因为你是代理班长呀?」

我只是被樱井叫去支援,完全没想过该怎么处理这起事件。

虽然觉得这不太像我的作风,但我直接将心里想的事情表达出来。

「我想去帮助樱井!」

「……………………」

电话另一端没有任何回答。

几秒之间,只听见像是原子笔之类的东西,不知道在敲哪里的咚咚声。

「我知道了,之后由我负起全部责任,高山同学就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吧。」

从未听过如此认真的声音。

「咦!?」

我惊讶地喊出来。

「就是这样,你直接以代理班长的身分去追嫌犯,但是你要遵守两件事:一旦离开国铁管区就必须放弃,以及绝对不能做出会受伤的举动。」

饭田小姐赌上自己的责任,将一切交给才见面不到两天的我们这些菜鸟。

要是我们出包的话,全都要算在饭田小姐的头上……

真的很佩服她。

我头一次对别人托付责任而感动。

「饭田小姐非常感谢你!我要去追嫌犯了!」

我拿着手机,也不管饭田小姐看不见,当场敬了礼。

「别勉强自己哟~」

最后又恢复平日的饭田小姐。

挂掉电话后,我对另外两人说。

「好!我们去帮助樱井吧。」

听我这样说,小海同学问了。

「要搭下一班京滨东北线的电车吗?」

我稍微想了一下。

樱井最后在电话提到的「埼玉Hyper Hall」,距离大宫站步行就能抵达。

所以嫌犯很可能会搭到大宫站。

下一班往大宫的京滨东北线是十三点十九分发车,一般而言应该追得上……

问题在于那辆列车与樱井搭的电车,时间相隔十分钟。

先抵达大宫站的嫌犯双人组,十分钟的空档已足以离开大宫站,到时候离开了国铁管区,就无法逮捕嫌犯了。

当然,樱井一定知道这一点,因此届时她极有可能独自在大宫站展开混战……

所以必须追上樱井的列车才行。

要是没追上……我觉得自己也甭进国铁了。

「小海同学……不能搭下一班列车,我们得在大宫站之前,追上樱井搭乘的列车。」

就是这种时候!现在正是发挥我铁路爱好的专长,而且京滨东北线是我上学路途的一部份,多少占了点地利。

我搜索记忆思考。

啊!?对了!

这时我想到一个可能性。

「或许可以搭乘新干线,及时赶到大宫去!」

「新干线吗?」

岩泉露出「什么意思啊」的表情看着反问的小海同学。

「不过就算我再怎么喜欢铁路,也不确定是否追得上。」

就算用手机查询,但这种搜寻很麻烦吧……没有车掌使用的运行图哪知道啊。

「……这个……」

小海同学略为想了想后说。

「如果是大宫站的话,可以追得上喔。」

「咦!?真的吗?你刚才用手机查过了时刻表!?」

小海同学以手指敲着自己的额头说。

「小葵刚才搭的京滨东北线往大宫,是从东京站十三点零八分发车,十三点五十分到达大宫站对吧?」

就算问我对不对……我哪知道啊。

小海同学像是思索回忆般继续说。

「这么一来,搭乘十三点二十分从东京站发车的东北新干线『那须野599号』列车,就能在中途超越小葵搭的电车,于十三点四十五分抵达大宫站,比小葵早五分钟抵达喔。」

我呆呆听着小海同学以双手比拟为电车的说明。

一脸担心的小海同学,瞧着我的脸说。

「这样不行吗?还是哪里弄错了呢?」

我发呆的原因不是这个……

「小、小海同学将时刻表全部背起来了吗?」

「咦!?这个……对……」

小海同学满脸通红。

「小海同学是时刻表迷吗?」

听到我这么问,她连忙摇了摇头。

「不是……只是听说要分发到东京站,觉得……应该先背起来比较好……」

「所以将时刻表全背了下来!?」

小海同学头摇得比刚才更用力,拼命否定。

「没有!怎么可能背完一整册,只有开到东京站的列车而已!」

这样也超强了啊,小海同学!

『只有东京站』一天就超过三千辆了耶!?

而且还说这不是兴趣,而是工作……

不过多亏小海同学,现在知道可以搭车追上樱井了。

我对两人说。

「那现在快到新干线月台吧!」

刚才一直没作声的岩泉,一脸疑惑地问我。

「为什么啊?」

你没听见我们刚才的对话吗!?

「没时间了,现在跟我来吧!小海同学也来!」

两人都用力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离开月台,冲下楼梯来到地下道。

今天的通道依旧挤满了买伴手礼的人,以及即将出发旅行,拖着大批行李的旅客等等。

而且小海同学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再这样下去,会赶不上十三点二十分发车的那须野599号!

该怎么办!

「将我……丢在这里吧……」

看到喘大气的小海同学,岩泉采取让人难以置信的行动。

「小海,一下子就好。」

只见他忽然蹲下去,将手伸向小海同学的脚后方与腰部,一口气抱起来。

虽然我在现实里没看过,难道这就是公主抱!?

「呀!岩泉同学……」

事出突然,小海同学不知道该抓哪里,最后搂着岩泉的脖子。

这时岩泉对小海同学轻描淡写地说。

「少了你会很麻烦,紧紧抓住我。」

小海同学点点头,红着脸紧紧搂住岩泉。

随后岩泉大声喊着,同时开始拔腿狂奔。

「不好意思————!请让路给公安队————!」

宏亮的声音让站内广场的旅客都回头一探究竟『怎么了!?』

穿着制服的铁道公安队员,抱着穿学生制服的女生奔跑,看起来也像护送重病患者吧。

我在前面导引,旅客也很贴心地让道给我们。

就这样我们穿越东北、上越、长野新干线的验票口。

岩泉厉害之处在于虽然女生很轻,但他抱着一个人竟然能紧跟着几乎全力奔跑的我。

我从新干线目的地表示板确认,那须野599号会进入二十三号月台。

「接下来我用走的吧——」

就在爬楼梯之前,小海同学虽然小声关心。

「没关系,不用担心我。」

但岩泉直接抱着小海同学,一口气冲上楼梯。

新干线已经停靠在月台边。

那须野599号是200系新干线,白色车体涂上绿线。

这一系车种从新干线开通以来就一直行驶,车厢保留相当浓厚的初期型0系色彩,除了改成适合寒冷地带以外,外表几乎没有变化。

我们一来到月台的瞬间,发车铃就开始响了。

我随即进入最近的新干线车门,岩泉也抱着小海同学冲进车内。

一搭上车,车门立即关闭,新干线滑畅地驶离东京站。

新干线开动后,岩泉轻轻将小海同学放下来。

「谢、谢谢……你……岩泉同学……」

小海同学轻声道谢。

「我们是警四的伙伴啊……」

岩泉将小海同学教自己读书时说过的话,原封不动告诉她。

这时岩泉忽然开口。

「好累喔~干脆去坐自由席吧……」

别乱说好不好!

「铁道公安队搭乘列车时必须站着。」

「咦!?是这样的吗?」

短期讲习时你究竟有没有听课啊?

不过听了大概也记不住吧……

「座位是属于旅客的,只有长距离移动时,如果自由席有空位的话可以利用,但是短距离基本上不行。」

「哇咧——」

我知道你很累,但别众目睽睽这样。

京滨东北线途中会停二十站,速度也不快,抵达大宫会花不少时间,不过新干线抵达大宫才短短二十五分钟,根本没什么时间坐。

转头一看,小海同学掏出自己的粉红色手帕,使劲伸直了手擦去岩泉额头上的汗水。

虽然很担心樱井,但既然搭上了列车,着急也无济于事。

要是打电话给她,嫌犯说不定会发现自己被跟踪,导致她身陷危险。

既然樱井没联络,代表樱井的情报没错,嫌犯的目的是大宫……

然后,那须野599号于十三点四十五分,驶入大宫站第十六号月台。

距离樱井搭乘的电车抵达,还有五分钟。

京滨东北线是距离这里最远的第一、二号月台,时间相当紧迫。

我回头对小海同学说。

「小海同学前往位在中央自由通道的大宫公安室,向他们寻求支援!京滨东北线的到站月台是一号和二号!」

「我知道了!」

岩泉一脸担忧地看着小海同学。

「赶快去吧,我也会很快追上你们的……」

小海同学望着岩泉说。

「我知道了……别勉强自己喔。」

车门一开启,外面的空气随即吹入车内。

「走吧,岩泉!距离樱井抵达已经没多少时间了!」

「好!交给我吧!」

岩泉用力回答我,立刻跟在我的身后奔跑。

我边跑边对四肢发达,即将超越我的岩泉说。

「还有岩泉!不要超越我!」

「为什么?」

你的记忆力跟公鸡一样吗!

「你在东京站不是弄错月台吗?」

「原来是那件事……其实我真的不知道列车会开进哪一号月台嘛。」

所以才叫你别超过我!

「总之你不要跑在我前面!」

「了解,代理班长!」

岩泉边跑边笑着敬礼。

我们同时向新干线与在来线的联络口说明「正在追逐嫌犯」,通过后冲向京滨东北线月台。

若是一个月之前,我应该跑不了这么长的距离,但是在五能队长的严格训练下,跑这点路不算什么。

跑到站内广场的底端后,一口气冲下楼梯。

这时候,水蓝色电车顺着风势驶入月台。

就是那一辆,嫌犯乘坐的电车!

由于不清楚樱井在哪一节车厢,我们在月台中央待机。

大宫站只有一个位于站内广场的验票口,就是刚才跑过来的方向,因此无论如何都得走上这座中央的阶梯。

只见电车速度愈来愈慢。

哒啦哒啦啦啦~♪

手机来电,我迅速接听。

「高山?」

「嗯,是我。」

「他们似乎果然要在大宫站下车……」

樱井还不知道我们已经到了大宫站。

「这样下去会让他们逃之夭夭……就算只有我一人也要逮住他们!」

我有点想吓吓樱井。

「没关系。」

「咦!?没关系?我真的要抓他们喔?」

「嗯,没关系,我们当你的后盾,尽管抓吧。」

「怎么抓啊!我没办法等下一班电车来……」

樱井半信半疑询问。

「我们现在人在大宫站。」

「怎么会!?你是怎么赶到的?」

「这个——」

我刚要说明,随即打消念头。

「总之我们先挡住他们,我们会从中央阶梯过去,你现在大概在哪节车厢?」

「目前在二号车厢。」

京滨东北线往大船方向是一号车,车厢共有十节,因此往大宫方向为十号车。

所以二号车的意思是在后方。

「我知道了……」

我手上拿着手机,晃了晃鼻子示意岩泉往后方去。

然后直接快步走向二号车的位置。

「对了,告诉我嫌犯大致的模样。」

樱井花了一点时间确认嫌犯。

「两人都是我最讨厌的打扮。」

没人问你喜欢什么模样!

「双人组一人穿着工作裤、短金发,另一人穿着黑色花俏T恤与牛仔裤,头上戴着红色帽子,一旦抵达车站,我会紧跟在他们后方,在前面的就是嫌犯。」

「了解,那我先盘问他们,他们如果肯乖乖去办公室的话就OK,你可别突然从后方突袭他们喔,樱井。」

「我知道啦,别当人家是饥饿的大野狼好吗。」

难道不是吗?

「挂电话啰。」

我挂掉电话,朝最尾端走去。

噗咻——

电车门一同开启。

大宫站是终点,因此所有旅客都会下车。

我和岩泉并肩走在一起。

身穿制服的公安队走在一起很有魄力。

所以我想尽可能对嫌犯施加压力。

「岩泉,我先去盘问他们,但他们应该不会轻易招认,总之我先要求他们来办公室一趟。」

「那我该怎么做?」

「总之你帮我盯着另一个人的行动,简单来说就是多问几句话,拖延他们,过一会儿小海同学也会带人来支援。」

「了解。」

我希望尽可能低调解决这件事,然后交给大宫公安队处理。

研修生逮捕嫌犯也没什么意义吧?

走到四号车前方时,发现与樱井描述模样相同的二人组走在一起。

樱井紧紧跟在他们身后。

金发男子较矮,一六0公分左右吧……穿牛仔裤的个子高一点,一七0公分左右。

我将帽子重新戴好,一脸笑眯眯盯着穿牛仔裤的男子瞧。

虽然我露出笑容盯着他,但他却将帽子拉得低低的,同时视线斜望着下方,尽可能避免四目相接。

果然心里有鬼……

「公安队不是警察,绝对不准怀疑旅客是嫌犯!」

队长在短期讲习中,曾对我们三令五申。

所以我也不想将旅客当成嫌犯。

可是队长同时。

「对旅客造成困扰的家伙,不论任何原因都要奋战到底。」

也这么说……

在车站内,而且还抢劫女生的家伙……就算是我也无法原谅。

而且车站是快乐旅程开始的出发点,也是回程时能松口气的终点站,我真的无法容忍旅客在这样的地方感到不安。

我鼓起所有勇气,挡在即将擦身而过的两人面前。

「这个,不好意思,能不能询问两位几句话呢?」

一般人如果视线一直盯着下方,肯定会没看见我而撞上,但他们俩多半从下了月台就不断盯着我,准确停在我的前方。

牛仔裤男一语不发,反而是金发男大声咆哮。

「怎样啦!难道国铁要将旅客当成嫌犯吗!」

哇咧……这家伙似乎不好对付……

我面向金发男,想办法挤出在这种情况下最大的笑容。

「不不不,这位旅客,我们只是想向您请教几个问题,绝对没有将您当成嫌犯——」

金发男往前跨了一步,差点撞到我。

「那还不快滚!想问话的话,不会去拿逮捕令抓我们啊!国铁警卫也敢这么嚣张!」

反正我原本目的就是拖时间,因此尽可能放慢说话速度。

「呃~其实呢~我们是铁道公安队~如果是现行犯的话……这个~也可以逮捕——」

牛仔裤男还是不发一语,将手深深塞进上衣口袋内,金发男的态度更加凶恶,大声呛声插我的话。

「怎样!有谁看见了什么!我们做了什么啊!你说啊!」

「这个呢……也请到办公室进一步——」

正当我继续开口时,待在两人后方的樱井打断我的话大喊。

「我就是看到了!你这抢劫犯!」

拜托~樱·井·同·学~你闭嘴好吗!

金发男转身面向樱井。

「不相干的人赶快滚开!」

身穿学生制服的樱井,看起来像普通人吧。

只见樱井一笑,迅速从口袋里掏出铁道公安队手册。

「东京中央铁道公安室!第四警戒班,樱井葵!」

看得出来两人有些许动摇。

「赌上这个动轮,我可以作证,你们在东京站抢劫女生的包包!」

「什么!?你们是公安!?」

没料到穿学生制服的女生竟然是公安队,金发男大惊失色。

「意思是,你们两个就是现行犯!」

樱井最后再大声补上一句。

「我也看见了,他们在东京站的投币寄物柜抢劫。」

忽然有一位穿黑西装的旅客停了下来。

我向旅客微微点头致意。

「非常感谢您协助我们。」

「我也喜欢铁路呢,不过我讨厌这种低俗的家伙。」

旅客笑眯眯地轻轻挥了挥手。

为了这些支援国铁的人们,我得努力一点!

好,这样你们总该死心,乖乖跟我们去办公室了吧……

下一瞬间!刚才一直闷不吭声的牛仔裤男,突然朝我伸出右手来。

我当下立刻往后一闪,结果失去平衡,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好痛……」

原以为他要一拳揍过来,我跌坐在地上抬头一看,牛仔裤男右手竟然握着一支刀刃长十公分左右的折叠式小刀。

不会吧,真的假的!?

我最讨厌这种的耶!

这时传来鞋子滑动的沙沙声,岩泉挡在我的面前。

「代理班长!既然对手亮刀子了,就算动手也算正当防卫吧?」

岩泉没回头问我。

「嗯,应、应该没关系。」

「了解!」

然后岩泉双手迅速握住警棍,左右手交叉将警棍取出。

三段式收纳的警棍随即『咻——』地伸长,同时『喀嚓』一声固定住。

伸缩式警棍平常带在身上时大约二十公分,但伸长后可以达到五十公分。

伸长的钢铁制棍身漆成黑色,握柄包上黑色牛皮以防滑。

由于伸缩式警棍是空心的,打到坚硬物体会折凹,或许有人会以为威力很弱,但实际打在人身上的话,力道足以让人红肿瘀血。

手握两支警棍的岩泉,与手持刀刃闷不吭声的牛仔裤男对峙。

大宫站正好是终点站,而且这里接近月台端,因此附近没有旅客。

我迅速站起身来,锁定另一个嫌犯的行动。

金发男与樱井对峙。

幸好金发男没有亮刀,蹲低了身子握紧拳头。

「你不跟着亮刀吗?这样我就能射杀你了呢!」

不行啦!樱井!

「少啰哩八嗦了,反正只要让你们无法作证就行了!」

金发男伸出右手推开樱井的脸。

啊!?危险!

可是樱井表情从容,仅仅稍微错身躲过后,随即抓住男子的手腕,利用劲道切入他怀里使出一记扫腿。

金发男宛如受钢琴线牵引般翻了一圈,背部『碰!』的一声撞在混凝土的月台上。

「嘿呀!」

这是什么武术的喊声吗?

击败金发男后,樱井喊了一声「真没用!」

「咕呜……」

金发男似乎被狠狠摔在地上,连呼吸都有困难。

哇,光看就痛……希望他别受伤才好……

「抢劫现行犯,逮捕!」

樱井拍去手上和衣服的脏污,同时说着。

另一方面,岩泉似乎也无法轻易逮捕手持刀刃的嫌犯,因此还在和嫌犯互瞪。

这时候,小海同学从中央楼梯跑下来喊着。

「小葵!各位!」

小海同学身后跟着四名大宫铁道公安队的人跑过来。

结束了……这样嫌犯绝对插翅难飞。

但是牛仔裤男似乎不这么想。

就在岩泉听到小海同学的声音而转移注意力时,终于以刀子刺过来。

咻!

划破空气的声音。

岩泉迅速往后一跳。

然后趁对方手腕伸到底之际,以警棍狠狠朝握着刀子的手掌敲下去。

紧接着疾风般的『呼——』一声,响起不知敲碎了什么的『啪叽』声。

「呜啊!?」

牛仔裤男头一次发出不知道是惨叫还是什么的痛苦声音。

当啷当啷!

刀子掉落在他的脚边,停在我的鞋子前面。

这时岩泉迅速压低身子往前冲出去,以另一支警棍用力朝嫌犯的侧腹敲下去。

嘎嘶,啪叽。

果然听到东西碎掉的声音。

痛死了——

嫌犯以左手按着侧腹,同时双腿一软,当场跪倒在地。

岩泉手伸长后巨大身躯足足有两公尺,被他拿钢铁制警棍敲到,大概伤势不轻吧。

仔细一看,被警棍敲中的部位变成紫色,整个手掌肿成红色一片。

这何止是红肿而已……

我捡起嫌犯的刀子,将折叠式的刀刃收起来。

然后前去找樱井。

「你也没有受伤吧?」

「那还用说!」

就在我松一口气的瞬间!

我身后传来一阵沉钝的声音。

我倒下去之际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