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M007 东京站,紧急停车

第一卷 M007 东京站,紧急停车

小海同学搭乘的超级梓号15号,下一站停靠的是甲府站(山梨县),十三点二十八分抵达,该站最快开往东京的上行列车是甲府发车,十四点十分的超级梓号18号,搭乘该班车会在十五点五分回到八王子站。

我以手机连络小海同学,决定搭乘同班列车回到东京。

在八王子分室并未特别侦讯嫌犯。

一切都要等回到东京站再侦讯。

因此在列车抵达之前,嫌犯女性被关在八王子公安室的会议室。

十五点一到,我走进房间带人,坐在椅子上的她并未露出沮丧神色。

看向她的手腕,还戴着刚才我铐上的手铐。

……等一下要进入车站和电车……

我脱下学生制服上衣盖在她的手腕上,遮住手铐。

女人微笑着说。

「谢谢你,真是体贴的学生呢。」

以我个人感想而言,她真的很漂亮,犯罪实在太暴殄天物了。

「我……可不是为了抓嫌犯才这么做的……」

女人露出大惑不解的表情反问。

「呣~那你为什么甘愿冒这么大的危险?」

「因为我想进国铁工作。」

「为什么这么想进入国铁?」

「因为我想过安定的人生。」

彼此一瞬间无言之后,女人开心笑了出来。

「哈哈哈,真是有趣的男生。」

「是吗?」

说我有趣我也听不懂……

时间到了之后,在八王子公安室的两名队员陪同之下,女人和我走下阶梯来到二号线。

过了一会儿,超级梓号18号进入月台。

以列车护送嫌犯时,基本上会利用普通车。

如果搭乘新干线,由于车上仅有一间多用途室,因此似乎也会使用该处。

列车门开启后,小海同学用力挥手迎接我们。

这次前段车辆是空的,所以我们搭乘一号车厢。

就算用上衣盖住嫌犯的手腕,但公安队员陪在一旁走着,而且我们在车内也会提高警觉,周围的旅客多少会察觉到我们在护送嫌犯吧。

所以要尽可能选择无人的车厢搭乘。

嫌犯坐在靠窗座,靠走道的座位坐着小海同学。

如果嫌犯是女性,基本上会由女性队员在一旁警戒,以免发生男性队员「碰触身体」的性骚扰问题,或是试图假借上厕所开溜。

也多亏短期研修彻底将知识塞进脑袋里,我才会知道这些事。

和八王子公安室的人分别后,就我和小海同学两人将嫌犯护送到东京站。

我站在走道上,朝出入口的后方警戒。

基本上不会和嫌犯说任何话。

女嫌犯也一语不发,嘴角浮现些许笑意,同时望向车窗外。

超级梓号18号于十五点四十五分抵达东京站。

距离她预告的爆炸时间,只剩下一个多小时了。

回到东京站,岩泉和樱井前来迎接我们。

看到两人,我稍微松了口气。

一般而言会在东京公安室的房间侦讯,但现在已经逼近爆炸预告,而且公安队现在只剩下警四,因此在饭田小姐指示下,直接将她带到站长室来。

东京站内有许多职员专用通道,我们为了避开旅客的视线,搭乘二号轨道的货梯来到一楼。

然后我和小海同学先回到公安室,换上制服。

职员通道从这里延伸到站长室附近。

不过为了防止恐怖攻击与政变,通道结构有如迷宫一般,而且门上几乎没有任何标示,不习惯的话会迷路。

我让岩泉和小海同学护送嫌犯,与樱井走在他们身后。

樱井看着全身沾满荧光涂料的嫌犯,呵呵笑着。

「喂,感觉很讨厌吧?」

「还好啦,幸好不用真的打起架。」

「可是你明明没有打架,为什么全身都是伤?」

樱井边摸我脸颊上的伤痕边问。

「好痛!」

我迅速将脸离开樱井的手。

「因为从奔驰的电车上跳下来啦。」

「想不到高山你也那么拼呢。」

『想不到』是多余的。

可是我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拼……

「该说……身体抢先一步行动吧……」

「呣~的确很像你呢。」

「是吗?」

实际上,我感到很意外。

若是平常的我……不,若是以前的我,才不会冒这种危险。

不过一想到旅客和大家的安危,当时也只能这样做了。

穿越复杂的通道,走上一层阶梯后,我们来到站长室面前。

女嫌犯则是。

「高山同学,上·衣……谢谢啰,已经可以了。」

只回过头来说。

「啊,不会。」

我将上衣从她手腕上拿下来,露出有如名模般白皙的手腕。

手铐戴在她的手腕上,看起来也像手环。

嫌犯在岩泉与小海同学护送之下,先进入站长室后,樱井从后方用力拽住我的耳朵。

「痛痛痛——!」

干什么啦!?

「够了喔你,为什么对美女嫌犯这么体贴啊?」

「我哪有,警匪连续剧不是都这样演吗?」

樱井眯起眼睛,从下到上仔细打量我一番。

「最好是……」

她紧紧盯着我的眼睛看。

「怎、怎么了啦!?」

我忍不住满脸通红。

「算了,没关系,反正这一点也很像你。」

樱井一晃头,转身进入站长室。

站长室内的三人坐沙发上,岩泉与小海同学坐在两侧夹着嫌犯,饭田小姐与站长隔着桌子坐在另一侧。

我和七尾小姐站在入口附近,樱井插手靠着墙,站在可以环视所有人的位置。

饭田小姐先开了口。

「该怎么称呼你呢,嫌犯小姐?」

或许没料到对方会问这个问题,女人咯咯笑了笑。

「铁道公安队的人怎么都这么有趣呀……叫我手宫就行了,不过当然(是假名)啰。」

「我知道了,那么手宫小姐,现在已经没时间,我就单刀直入问你,能不能告诉我们设置炸弹的地点?」

所有人都默默注目着两人的对话。

「没办法……就算抓住我也无法阻止爆炸,这也是计划的一环……」

「但是东京站爆炸的话,你也会受到牵连哟。」

手宫小姐微笑着说。

「怎么会呢~又不是设置核弹,不至于炸飞整座东京站啦,不过会造成一些人死伤,只要让『最好别搭乘国铁』的谣言得以散布,就有足够的破坏力啰。」

站长低头恳求。

「手宫小姐拜托你,你现在已经被抓了,如果成功阻止爆炸的话,你的罪刑也会减轻,请告诉我炸弹藏在哪里,算我求你。」

这时手宫小姐忽然叹了口气。

「抱歉,片町老兄,别看我这样,我也是拼死拼活求生呢……」

这段毫无进展的对话,听得樱井火冒三丈。

「够了——我火大啦!」

樱井大跨步走向饭田小姐。

「你身上有带枪吗?」

饭田小姐指了指颇为坚固的小包包。

「嗯,在这里呀……不过樱井同学,你要拿枪做什么?」

「再这样下去,这种家伙根本不会招认嘛!」

「似乎是呢。」

「所以我要打穿她的手脚,让她半死不活!」

樱井以手势比出擅长的手枪形状,指向手宫小姐的大腿。

你在胡说什么啊!?

二十四小时激战的警匪片看太多了吧!

手宫小姐紧盯着樱井的眼神,然后说。

「不错呢,同学,你的眼神很棒喔……被你瞪得起鸡皮疙瘩呢。」

两人以锐利的眼光互瞪。

叮铃铃铃————叮铃铃铃————

正当站长室笼罩在紧张气氛中,电话响起了。

「七尾小姐帮忙接一下。」

听到站长指示,七尾小姐跑去接电话。

「饭田小姐需要反探测吗?」

饭田小姐对于樱井的问题摇了摇头。

「不用了,从扩音器播放声音就好,不过还是要录音。」

「我知道了。」

樱井按下机器开关后,随即向七尾小姐打出「接电话吧」手势。

「您好,这里是东京站站长室。」

扩音器传来男性的声音,年纪……大约二十七八岁吧?

「你是站长秘书吧?不好意思,我想和站长说话。」

「站长现在很忙,没办法接电话,由我代替站长接听。」

「这可伤脑筋了,我是预定下午五点要炸东京站的人呢,这种事情还是直接和站长说明比较快吧。」

「是的,请、请稍等一下。」

「不好意思。」

电话是手宫小姐的同伙打来的。

七尾小姐拿开话筒,以手指着说话的嘴,望向站长。

「我知道了……」

站长说完,从自己的座位上走过来接听电话。

「久等了,我是片町站长。」

「我们这边有位自称手宫的人,应该在你们那边打扰吧。」

手宫小姐的脸上露出笑容。

「是的,她在这边,目前正在接受我们的讯问。」

「手宫是我的优秀部下,希望你们还给我。」

「就、就算你这么说……」

饭田小姐迅速站起身,从站长手中接过话筒。

「电话换人接听啰~我是东京公安室的饭田~」

「这位是负责东京站警备的负责人吗?」

「是的没错~手宫小姐目前在我们的手上。」

「那就好办了,之前手宫小姐去拿一亿圆,可是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如果你告诉我们炸弹藏在哪里,倒是可以考虑哟~」

话筒另一端忽然传来笑声。

「你似乎有所误会呢,现在是你们必须完全接受我们的条件,我一点都不认为需要做出任何让步。」

「…………」

饭田小姐沉默不语。

「不好意思,就是这样,那我再一次提出要求,下午五点我会炸掉东京站,而在那之前,四点四十五分,我会去十号月台迎接,希望你们带手宫过来,如果我顺利带手宫离开车站的话,就告诉你们如何拆除炸弹,怎么样?」

饭田小姐虽然一脸笑容,但却发出狠狠紧咬牙根的声音。

「呣~没办法呢……真是可惜,那就接受你的条件吧。」

「还有不好意思,因为我也要去接人,所以准备两亿现金吧。」

「怎么突然加倍了呢?」

「我也是大忙人啊。」

男子继续说。

「抱歉想不到什么花样,拜托你们将现金装成两个普利威登的波士顿包。」

「这我们也知道了。」

手宫小姐揪起自己的衣服大喊。

「穿这种衣服要我怎么出去啊!」

声音似乎透过话筒,传到男子的耳朵里。

男子大笑着说。

「哈哈哈,饭田小姐,抱歉她这么任性,能随便帮她找件衣服吗?」

「这倒无妨,反正是我们的人弄脏她的。」

「真是各种抱歉呢,既然你们这么配合我们,就告诉你们炸弹的所在位置吧。」

「真是多谢……」

「炸弹前几天就放进遗失物中心了,但是劝你们最好不要试图拆解,或是将炸弹带出东京站外。」

「意思是这样会爆炸吗~?」

「就是这样,那么等一下十号月台见。」

男子挂断了电话。

时间刚过下午四点,距离交易只剩下四十五分钟。

站长室内的气氛转为对手宫小姐有利。

「就是这样啰……我可不穿太俗气的衣服。」

手宫小姐整个人靠在椅背上,大大伸了个懒腰。

「七尾小姐,随便帮她选一件。」

「好的,马上来……」

七尾小姐离开站长室。

樱井小姐大步走近手宫小姐,一把揪住她的衣领。

「臭女人!」

「想怎样?」

两个大美女在超近距离互瞪。

「樱井同学,现在没时间和她吵架了。」

听到饭田小姐这句话,手宫小姐露出「我赢了」的淡淡笑容。

对了!得赶快处理炸弹才行!

「岩泉,小海同学,樱井,走吧!」

我急忙冲出站长室,岩泉与小海同学也跟着出来。

「哼!」

樱井用力将手宫小姐摔在沙发上,最后离开。

所有人在站长室外集合,饭田小姐也走出来小声说。

「抱歉喔,因为嫌犯可能还会打电话来,我没办法离开这里,大家负责找炸弹,如果找到的话,设法别让任何人接近,并将旅客的受害减少至最低程度,好吗?不可以胡乱拆除炸弹喔!」

「我知道了。」

我点点头,随即冲向遗失物中心。

岩泉遵守我说的话,今天一直跑在我后面。

樱井和我并肩奔跑,同时说出很可怕的话。

「意思是只要在四点四十五分以前拆除炸弹,就能抓住手宫那个超讨厌的女人,以及刚才打电话的男人吗?」

「不会吧!?」

的确,现在东京站因为炸弹的关系而被当成人质,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嫌犯逃跑,但只要没了炸弹,就能同时逮到他们俩。

「是没错……可是短期讲习也没学过怎么拆炸弹啊。」

「高山!这不是办不办得到的问题,而是非得成功不可!」

「就算你这么说,对手可是炸弹耶?」

「只要别让炸弹爆炸就好啦?」

说得倒简单。

樱井哼了一声,进一步提高速度。

遗失物中心就在公安室过去一点,距离不是很远。

首先打开遗失物中心的门大喊。

「遗失物当中有炸弹!里面的人请尽速去避难——!」

「什么!?」「呀——!」

遗失物中心的人只是受雇于国铁的兼职大姊姊,当然立刻吓得落荒而逃。

我们指示从里面逃出来的两位大姊姊,尽可能逃得愈远愈好。

四人分头谨慎调查房间,但没找到类似的行李。

虽说是遗失物中心,但大型行李箱很快就有人领回,因此没什么大件行李,以雨伞或手机等小东西为主。

但是嫌犯以炸掉东京站为目标,应该不会是那么小的东西。

或许是焦急的关系……感觉时间流逝的很快。

汪!

咦!?这个声音是……

往后方的架子一看,两天前寄放的狗还在里面。

「还要救助小狗狗才行!」

小海同学试图提起宠物篮。

这时候,宠物篮的花纹映入我的眼帘。

「等一下,小海同学!」

「怎么了,高山同学?再这样下去,小狗狗会死翘翘的啦!」

「小海同学,你说过这个宠物篮也是那个名牌精品吧?」

「嗯,这也是普利威登。」

这时候我直觉想到。

「就是它!」

我将小海同学的手缓缓从宠物篮上移开。

「这东西可能就是炸弹……喂!大家,这就是炸弹!」

樱井和岩泉立刻赶来。

「为什么这就是炸弹啊?」

樱井一脸狐疑问我。

「我的直觉!」

「直觉!?」

我向大家说明自己的看法。

「首先,他们对犯罪有所矜持,使用的包包全都是普利威登的名牌,同时前天搬运这个篮子时,这篮子重得很不寻常,虽然实际搬运篮子的是小海同学,但当时她搬得很吃力。」

「嗯,的确是这样……以装着吉娃娃的宠物篮而言,的确重了些。」

小海同学回想起当天的情况。

「最后,就是这个篮子的底板厚度。」

我指了指狗下方的部分继续说明。

「这只狗稍微蹦蹦跳跳就撞到篮子顶端,昨天我就觉得『顶端低的很奇怪』,仔细一想,底板根本没必要做的这么厚吧。」

樱井静耳倾听,然后反复盯着笼子看。

「似乎完全没有滴滴答答的声音,但有点可疑。」

发现炸弹了,接下来就依照饭田小姐的指示行动。

「好,禁止所有人进入这一带,所有人离开房间!」

我挥挥手示意后退。

可是樱井却毫不犹豫,喀嚓一声打开篮子门,将狗抱出来。

「你在干什么啊,樱井!」

「什么干什么,狗狗被炸死怎么办?」

「要是乱碰爆炸的话该怎么办?」

「别担心,要是炸弹在下午五点之前爆炸,嫌犯也会很伤脑筋,所以炸弹应该设计成不会那么轻易爆炸吧。」

你怎么这么肯定啊!

樱井想将开心喘着气的狗交给岩泉,但狗却立刻变脸,只好改由小海同学抱着。

这只臭狗一定是公的。

「而且如果没确认炸弹的真伪,要是弄错了该怎么办?」

樱井从附近的工具箱中取出一支起子,熟练地将胶带缠绕在起子上。

「你在干什么!?」

「你从刚才就很吵耶,安静一下啦!」

只见樱井以熟练的动作谨慎地将起子尖端,插入底板稍微缺损的地方。

喂!樱井你怎么真的拆起炸弹啦!

我明明什么都没做,背上却拼命冒冷汗。

「岩、岩泉……」

哎呀?

没听到他们两人回答,我往旁边一看,岩泉和小海同学躲到入口柜台的另一侧避难。

喂!?你们两个!?

「加油啊,代理班长!」

岩泉的加油很没诚意。

「高山同学抱歉,我得保护这孩子……」

小海同学抱着狗找借口,狗都快被胸部闷死了。

为什么会这样啊……

我的目标是安定的人生,结果回过头来,我竟然毫无防护,还站在试图拆解炸弹的外行人身旁……

救命啊~谁来救我都好……

虽然我什么都没做,但光站在旁边看,就足以让我冷汗狂冒了。

樱井一边感觉起子的细微触感,同时缓缓施力。

啪嚓!

不要啊————!?

总之没有爆炸,但这个声音差点害我心跳停止。

「这样就能拆掉底板了。」

「喂、喂,别乱来啊……」

樱井头也不回。

「我说过了,不勇于对抗根本于事无补……」

我现在知道你有多玩命了!

你要和国铁的男人对抗倒还好,我可以帮你加油。

可是为什么非得在这种地方与炸弹对抗啊?

樱井确认过底板没有线路或电线后,缓缓将底板立在宠物篮的内壁边。

哇!?真的假的……

用一句话形容,就是我快哭出来了。

虽然我没见过什么炸弹,可是看到的一瞬间,我立刻直觉反应『惨了』。

最底层的部分铺着某种像黏土的东西,上面以红色LED显示的计数器正倒数计时,看来应该是设定成下午五点爆炸。

然后是炸弹一定会有的结构,附有LED的自制电脑电路板上,到处都以蓝色粉红色黄色等色彩缤纷的线路衔接。

「可以了吧,樱井……这、这可是炸弹耶,炸·弹·耶。」

「等一下啦……下面我看不清楚……」

樱井想看线路下面的部分,将起子进一步往下插进去。

喂!不是说过别乱来吗!

「高山,帮我拿一下这个。」

樱井将刚才用的那支已经插得很深的起子交到我手上。

两手空出来的樱井从工具箱里又拿出一支起子,再度以胶带缠绕。

我试图确认现在的情况,往电路板内部窥视。

「真是的,到底怎么样啊……」

樱井也在我身边,我们俩身体几乎紧贴在一起。

就在这时候。

喀嚓。

……怎么了?

我一改变姿势,起子的角度微妙改变后,就出现类似探针松脱的声音。

「高山……你别动……」

樱井在我耳边以耳语般的声音说。

难道……这样很不妙?

我从体内冒出人生前所未有的冷汗。

「有点麻烦了……」

樱井露出前所未见的认真表情,而且情绪和声音也低到不行。

「什、什么叫有点麻烦啊……」

樱井迅速远离我,退到另外两人相同的位置去。

当然,我因为手上拿着起子,所以一步也走不了。

而且还传出怪声……

樱井躲在岩泉身后喊着。

「高山!刚才的起子可能碰到装有信管的电路板了……」

这种事情不要躲得远远的说好不好,我快哭出来了耶!

「什么跟什么啊!?」

「总之你别动!我现在去找帮手来!」

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找啊!

「就、就算你说什么帮手……」

碰。

喂喂~!?

传来门关上的声音,樱井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我该怎么办啊~

稍微懂一点炸弹知识的樱井已经不见踪影,房间里只剩下三个高中生与一只狗。

理所当然,没有人会拆炸弹。

大概全日本的高中生都不会吧。

「好~!?我得阻止任何人进入这附近!!」

岩泉装模作样地大声喊,同时拖着脚步离开房间。

「啊!?喂!岩泉!」

不知为何,他面露笑容微微转过身去。

「就算我再怎么厉害……也没办法对付炸弹啊。」

这时候露出爽朗的笑容干什么啦!

碰。

岩泉离开房间,跑向公安室。

也对啦,如果爆炸会造成死伤,所以必须封锁附近通道……

我为什么要以爆炸为大前提啊!

惨了,拿着起子的手臂开始抖个不停了。

……起子说不定会脱手啊。

倒数计时的数字愈来愈少。

死到临头才会想回首过去,反省人生。

我的人生平静无波……

成绩既普通,运动会也没拿过第一名,要是早知道会死在这里,当初就应该对喜欢的人说我喜欢你才对。

但是我有喜欢的人吗?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

无论如何,总不能让无关的人受到爆炸牵连吧……

对了!拜托小海同学离开房间吧!

「小海同学!」

碰。

就在这时,我看见小海同学抱着狗,爬到了走廊上。

「啊哇!?」

我真的连喊都喊不出声音了。

小海同学从走廊上不断鞠躬低头。

终于只剩下一个普通高中生了!

而且我的手腕也快没力了……

往旁边一看,一支孤零零,看起来像用来自杀的钳子特别显眼地放在一旁。

难道东京站神明的意思是要我剪断哪条电线吗?

我的脸上汗涔涔而泪潸潸。

电视连续剧经常出现这种场景吧。

如果是红色与蓝色电线,通常剪红色电线比较安全;或是别管红色蓝色,剪粗的就对了;也说不定不是红色也不是蓝色,要剪后方的粉红色才对之类。

「好痛……果然到了极限……」

平常的我应该还能忍耐,可是在八王子站跳车时,右手用力撞了一下,所以今天真的无法撑太久。

「事到如今!赌上人生,一、一决胜负吧!」

我拿起钳子,将剪刀对准粉红色电线。

问我为什么要剪粉红色呢……因为是『樱』色的……大概吧。

「好吧!?一、二、三!」

碰当——!

「哇——!怎么啦!?」

就在我想剪断电线的时候,樱井踹开门冲了进来。

她的手上握着银色的钢瓶。

钢瓶看起来像极了魔法瓶,平常很少看到这样的东西。

「你要做什么傻事啊!」

「什么傻事,又没人来救援,我已经快撑不下去了,才想剪断电线啊。」

樱井迅速来到动弹不得的我面前。

距离实在太近了,鼻子都快碰在一起。

「你想找死吗,高山?」

谁想死啊!

「是谁存心害死我的啊!我啊!我啊!」

我正想将压力累积引发的不满宣泄出来。

……啊!?

这时樱井缓缓将自己的额头贴在我的额头上,就像生病时妈妈帮小孩量温度一样。

「不要动……相信我吧。」

在我短暂的人生中,从来没有和美女这么近距离相互凝视过。

「嗯,我知道了……抱歉。」

「我马上就处理好。」

樱井迅速一转头,将起子竖立在电路板上,开始拆螺丝。

一根,两根……

总共拆掉六根螺丝之后,露出更下方的零件。

每拆除一根螺丝,就听到『呼——哈——』的喘气声。

樱井还是会害怕的……

我们两人往小小的电路板一瞧,彼此的脸就近在咫尺。

我想转过头看樱井的表情,可是一转头就几乎要亲吻到她,因此我只转动眼球跟着看。

樱井的额头上浮现薄薄的汗珠,一脸认真持续作业,仔细一看,转动起子的手指就像小树枝一样娇嫩,谨慎地旋转细小的螺丝,以免掉落到下方。

噗通!

我的心脏怦怦狂跳。

是因为害怕爆炸吗?还是因为只要不开口,任何人都会倾心的美女就在我身边,一边喘着气一边作业呢?

计时器依然没有减慢速度,毫不留情减少。

「高山,手上的钳子借我。」

我想将左手的钳子交给她,但我们两人的脸都无法移动,因此我将手绕过她的肩膀,递到她的面前。

简单来说,就像搂着她的肩膀一样。

「谢谢。」

樱井并未特别在意,视线持续望着前方接过钳子。

「高山,我要剪断几条电线了,不过这和引爆炸弹无关,放心吧。」

我闭一次眼睛示意了解。

樱井纤细的手缓缓将钳子伸进电线束。

啪嚓、啪嚓、啪嚓……

每剪断一条电线,我就打一次冷颤。

「好……接下来只要取出电池就好。」

樱井从下方捧起刚才的银色钢瓶,不知道内容物的我,忍不住开始紧张。

「虽然我相信你,不过在死前还是想先问个问题。」

「不会死的啦!」

我连手臂都动不了,于是以视线盯着钢瓶看。

「这是什么啊?」

「液态氮。」

「液态氮!?」

出乎意料的答案,让我惊讶得重复了一次。

「就是那种超低温液体,香蕉放进去会冻得硬梆梆,玫瑰也会变得像玻璃的东西吗?」

「对,没错。」

「用这种东西没关系吗?」

「比剪断电线不管三七二十一拆解好多了吧。」

樱井的视线盯着前方继续说。

「而且拜托你相信我吧……」

我勉强动了动眼睛,再度望着樱井的眼神。

好,我相信你。

「我的人生就交给你了……」

樱井的脸唰的一下变红。

「这、这种时候不要乱说啦,笨蛋!要开始啰。」

樱井打开银色钢瓶的盖子,开始将里面的透明液体倒在电路板上。

液体以猛烈的劲头蒸发,飘起袅袅白烟。

足以让人以为『要爆炸了』。

「唔,好冰!」

极寒的感觉透过起子传到手上。

过了一会儿,樱井将钢瓶从宠物篮移开,盖上盖子。

以手搧去白色烟雾后,LED灯号已经消失,没有显示任何东西。

电路板也有一大部分变白,冷冻结冰。

樱井以熟练的手势,迅速从电路板中央拔起一颗小电池。

「好,可以了!」

「呼……」

我们两人全身都虚脱,趴哒一声一同跌坐在地板上。

「呼啊……」

放松神经的樱井,整个人倒在我的胸口上。

咦!?这什么情况……

因为樱井比我矮,使得她的头正好在我的脸下方。

虽然樱井一直很强势,但仔细一看,她的身体娇嫩又轻盈,似乎还在微微发抖,我不知道自己的手该往哪里放,只好不上不下撑在半空中。

「稍微让我靠一下……」

「别太勉强自己啦。」

樱井放松全身的力量,靠在我身上直接开口说。

「爸爸说过,因为日本不是战场,不会有那么复杂的炸弹,所以不应该随便剪断电线,而是寻找液态氮,冷却电路板温度阻止电流通过,再将电池拔掉即可。」

「想不到公安室里竟然有液态氮。」

樱井拨了拨头发,一脸倦意地说。

「公安室里没有这种东西啊……」

「那这是从哪里弄来的?」

我指了指银色钢瓶。

「唉~这是向『樱餐厅』借来的啦。」

「和小海同学去吃午餐的餐厅吗。」

「没错,我想起在那里吃过以液态氮制作的甜点,最近连皮肤科都开始使用液态氮了,记住一下比较好……」

往后的人生应该没机会再使用液态氮冷却炸弹了吧。

「啊!?对了……」

我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樱井抬起头来看着我的脸。

「怎么啦?」

「谢谢你……樱井,你救了我呢。」

我看着樱井的眼神说,只见她露出前所未有的最棒笑容回答。

「因为高山你愿意相信我啊……」

怎么回事啊……这样看起来,其实她超可爱的耶……

我们就这样凝视了一会儿。

正当我放在樱井肩膀上的手想施力时,樱井一鼓作气猛然站了起来。

喂!?怎么了啊!

「现在!几点几分!」

我看了看墙上的时钟。

「干什么啦!现在是下午四点四十三分。」

樱井向倒在地上的我伸出手,我也毫不顾虑,伸手抓住一口气站起来。

「可恶的手宫,我一定要报仇。」

樱井右手握拳左手张开,啪的一声在胸前比出准备打架的姿势。

总觉得好恐怖……

刚才的樱井消失无踪,一如往常从背上散发出强烈的黑色杀气。

「走吧,高山!现在还有机会狠狠揍他们一顿!」

「噢、好!」

我们两人冲出房间。

岩泉和小海同学并肩站在房间外,一脸歉疚等待着。

「这、这个……高山同学——」

小海同学正要道歉,但现在时间宝贵,中途我阻止了她。

「这些就先别提了,赶快到十号月台去!」

「代理班长,交给我吧!」

岩泉笑着说。

啪!

「啊呜!」

看岩泉有点不太爽,还是先K了他后脑勺一下。

你给我当心一点!

小海同学将小狗交给遗失物中心的大姊姊保管。

然后我们四人在车站内尽全力奔跑,目标是交易地点十号月台。

如果早点告诉饭田小姐,说不定就有机会抓到嫌犯了!

这次大家没有散开来各跑各的,岩泉与樱井稍微放慢速度,小海同学也更加卖力地跑。

这种感觉还不坏……

穿越中央通道后,我们冲向在来线地上车站当中,位于最底端的十号月台。

其他月台十分拥挤,但这个月台只有东海道线的特急列车使用,因此总是人烟稀少,的确很适合交易。

嫌犯相当了解东京站。

面朝品川方向站立,左侧是十号月台,右侧则是九号月台。

再过一段时间,就是开往九州的蓝色列车「樱花」、「朝风」、「瑞穗」(注19)的出发尖峰时刻,现在还有一点时间。(※注19:「樱花」为往返东京与九州长崎,「朝风」为往返东京与九州博多,「瑞穗」为往返东京与熊本站的卧铺列车,三者已分别在1999年、2005年与1994年停驶。)

「找到了!」

发现了饭田小姐独自站着的背影。

我们立刻冲向饭田小姐。

前方距离约二十公尺远有两个人影,脚边放着两个大包包。

刚才一直背对着的人影转过身来,是穿着正装的手宫小姐。

「高山同学你到哪里去了~?刚才在找你呢!」

手宫小姐手上的手铐已经解开,正准备回到同伙身边。

我们只差一点就赶不上,人质和钱即将被嫌犯带走。

真的只差一点点……可是现在已经没有炸弹了!

手宫小姐与她的同伙男子站在一起,有如和警四全员对峙一般。

「啊,是你!」

我知道另一个男子是谁。

「哎呀,真抱歉在大宫站没时间介绍自己。」

打电话威胁,前来迎接手宫小姐的男子,就是在大宫站以AED盒子敲抢劫犯,救了我的人。

「我是RJ的士幌,当然这也是假名。」

士幌先生穿着一套价值不斐的漆黑西装,脚边放着一个白色大行李箱。

对了!?

这时候,我想通了从昨天到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

「士幌先生!你昨天会在寄物柜目击抢劫犯,是因为昨天你也在那里装设炸弹吧!」

「装设完炸弹之后,正巧目击了事件呢。」

「而且RJ从一大早就在横滨站附近引发事件,是为了让铁道公安队远离东京站的声东击西之计……」

「哦,国铁的年轻人似乎有优秀人才呢,你叫什么名字啊……」

一旁的手宫小姐将手搭在士幌先生的肩上,说出我的名字。

「高山同学。」

樱井将从炸弹取出来的电池,丢到士幌先生的脚边大喊。

「士幌!炸弹已经拆除了!你们已经没有后盾了!」

但是士幌先生的表情丝毫没有动摇。

「你们拆除了炸弹吗……真是了不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用了液态氮吗。」

「没错,士幌!手宫!我要逮捕你们,束手就擒吧!」

樱井喊着,同时举起手来,缓缓缩短间距。

喀嚓,喀嚓。

岩泉也一口气拔出两支伸缩式警棍,缓缓靠近两人。

但是士幌先生却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枪来。

喂!?是、是枪!!

「你……你怎么连枪都有啊!?」

「唔……」

体育系搭档碰上枪也会犹豫。

「请你们别动,我不太喜欢朝学生开枪呢。」

说着,士幌先生开启保险装置,瞄准两人。

「唔……都已经近在咫尺了……」

樱井一边懊悔说着一边后退,躲在我的身后。

喂!不要拿我当挡箭牌!

「大家的眼神都很棒呢,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进国铁真的太可惜了,高山同学,难道你觉得国铁继续这样下去好吗?」

该、该怎么办……我该说什么才好呢……

我想表达自己的感想。

「不……我不认为应该完全照这样下去。」

「没错吧,如果由国铁来铺设国家的铁路,会让这个国家的所有铁路一起完蛋,唯一的可行方式就是分割、民营化,难道你不明白吗?」

「这我知道……我也明白国铁里有很多蠹虫,再继续这样下去,赤字只会不断攀升。」

不断拖着脚步往后退的樱井,最后躲到所有人的后方去。

前面是我、岩泉、饭田小姐和小海同学,四人依序横排成一列。

「所以说——」

这一个月以来,竭尽一己之力的我实在感触良多,难得打断别人的话。

「这一个月内,我进入国铁后,知道国铁有许多厉害的人,或许高层的确腐败,但是国铁……在国铁工作的现场人员……都是喜欢铁路与旅客而努力工作的人,不是成果主义!前辈会毫无保留将自己的诀窍教给晚辈,同时以旅客安全为最优先考量,不会排定达不到的时刻表,我……我觉得这就是日本铁路优秀的一面,我不认为成果主意代表一定会变好,觉得终身雇用、年功序列制很适合日本。」

「高山同学,已经告诉过你了,这样一年要浪费好几亿税金——」

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