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D班的各位

第一卷 D班的各位

开学第二天,由于是第一天上课,课堂上多半只做了学习方针等说明。

老师们都开朗、友善到让人不觉得这里是升学学校,不少学生心里的实际感想也是大失所望吧。甚至连须藤也已经摆出一副大人物的样子,几乎每堂课都熟睡。老师虽然有注意到,却完全没有想劝戒他的迹象。

听不听课都是个人的自由,因此老师不予以干涉。这就是对于非义务教育的高中生们,所采取的对应吗?

在轻松的气氛之中进入了午休时间。学生们各自离席,与相识的人们结伴,并离去用餐。我只能有点羡慕地注视著这般光景。可惜到最后,我连半个好像能要好起来的同学都没有。

「真悲哀呢。」

另一名落单者察觉到我这样的状况,对我投以了奚落的眼神。

「干嘛啊,什么悲哀啊?」

「真想被谁给邀请、真想跟谁一起吃饭——因为我看透了你这些许的想法。」

「你也是一个人吧,难道就没同样地这么想吗?还是你打算三年都不交朋友,孤单一人?」

「是啊,我比较喜欢一个人。」

堀北毫无迷惘地迅速回答。听得出来是打从心底如此说的。

「别管我了,你倒是替自己的情况想点办法吧?」

「也是喔……」

连朋友也无法好好交的我,确实不能自以为是地说出这种话。

老实说如果再这样没交到朋友下去,往后会变得很麻烦。因为被孤立也会成为显眼的存在。要是成为霸凌对象,才正是惨不忍睹。

课堂结束才过了一分钟,班上大约一半的学生便消失无踪。

剩下的同学们,有像我一样虽然很想跟个谁一起去哪里,却畏缩不前的人,也有打从一开始就没意识到这种事情的人,或者像是堀北那种喜欢独来独往的家伙。

「呃——我接下来想去学生餐厅,有没有人要一起去?」

平田一站起就说出这样的话。

我对这家伙的思考回路,或该说是人生胜利组的姿态,感到相当钦佩。而我的内心某处,说不定就在盼望著制造这种契机的救世主。

平田啊,我现在就过去。我下定决心,并准备慢慢举起手……

「我也要去〜!」「我也要!我也要!」

我一看见平田周围不断聚集过去的女生,就放下了正想举起的手。

为什么女生要举手啦!那明明就是平田对落单男生所展现的体贴!就算他有点帅,也不要连吃饭都跟著他走啊!

「真是悲惨呢。」

堀北的视线从奚落转为鄙视。

「不要擅自推敲别人的内心啦!」

「还有没有其他人?」

也许是因为没有男生而感到有点寂寞,平田张望了四周。

平田的视线在教室大幅移动,然后,当然也与身为男生的我眼神交会。

这边啊!平田,快点注意到我啊!期盼被你邀请的男人就在这里啊!

和我对上眼的平田,没有将视线离开。

真不愧是对班级照顾有加的人生胜利组,他理解我的请求了吗!

「呃——绫小——」

在平田似乎为了回应我,而开口想叫我名字的瞬间——

「快走吧,平田同学。」

一名辣妹风格的女生没察觉到我,就这样抓住了平田的手臂。

啊……平田的目光被女生给夺走了。接著,平田与女孩子们气氛和睦地走出了教室。留下的只有我悬在半空的手,以及站到一半的身体。

对这种状态,我总觉得有点羞耻,便假装在抓头含混过去。

「我先走了。」

堀北留下怜悯的视线,也一个人走出了教室。

「真空虚啊……」

我无可奈何一个人寂寞地离开座位,姑且决定前往学生餐厅。

如果气氛没办法让我独自用餐,那就去便利商店买点什么。

「你是绫小路同学……对吗?」

正想前往学生餐厅,就突然被一名美少女叫住。是班上的栉田。

因为是第一次像这样面对面,我的心怦怦跳个不停。

她的发型是距离肩膀再稍微短一些的棕色直发。这绝不带有下流的形象,但她将裙子穿成学校能允许的最短长度,充满最近高中女生的感觉。她手上拿的化妆包挂著许多论匙圏。我已经无法判断她究竟是在拿化妆包,还是在拿钥匙圏了。

「我是同班的栉田哟,你记得我吗?」

「大概还算记得吧,找我有事吗?」

「其实……我有事想要问你。那个……虽然是件小事情,但绫小路同学难不成跟堀北同学关系很好?」

「并不怎么好啊,普通啦,普通。那家伙怎么了吗?」

看来与其说是找我有事,不如说堀北才是她的目的。有点哀伤。

「啊……嗯。那个……我不是想快点跟班上同学要好起来吗?于是正在一个一个问连络方式。可是……被堀北同学拒绝了。」

那家伙也太浪费了吧,既然有这么积极的人,顺便给她连络方式不就好了。这么一来,说不定就能意外顺利融入班级。

「入学典礼那天,你们也在学校前说过话吧?」

想到我们坐的是同班公车,她会看到我跟堀北的相遇,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堀北同学是怎样个性的人呢?是在朋友面前会讲各种话的人吗?」

她是想知道堀北的事情吗……虽然问了很多,但好像能回答的问题半个也没有。

「我想她是有点不擅长与人交际的类型。不过为什么要问堀北的事?」

「你看,像在自我介绍的时候,堀北同学离开了教室对吧?看起来好像还没跟任何人说过话,所以有点担心。」

这个人在自我介绍的时候,好像说过希望和全班要好起来。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我也是昨天才遇见她的,所以帮不了你。」

「嗯……这样呀。我还以为你们一定是之前同校,或是老朋友。抱歉呀,突然向你问奇怪的事情。」

「不,没关系。只是,为什么你知道我的名字?」

「说为什么……你不是自我介绍过了吗?我有好好记住喔。」

看来栉田有好好在听我那无可救药的自我介绍。

总觉得光是这样,我就已经非常开心了。

「那就再次请你多多指教喽,绫小路同学。」

她向我伸出手。虽然有点不知所措,不过我还是把手往裤子上擦了擦,接著握住她的手。

「请多指教……」

今天说不定会发生幸运的事情。既然有坏事,那也会有好事。

而人是一种随自己方便的生物,因此坏事总能轻易地事覆盖过去。

1

结果我只稍微窥视了学生食堂,就顺道去便利商店买了面包回教室。

留在教室里的大约十名同学,有与朋友并桌吃饭的,也有独自安静用餐等各式各样的人。如果要举出共通点,那就是由于全体住宿,所以大家几乎都是吃超商或学生餐厅的便当吧。

我正打算开始一个人用餐,不知为何隔壁邻居却已经先回来了。

她桌上那个是在哪里买的呢?堀北正吃著看起来很美味的三明治。

因为她完全散发著「不要跟我说话」般的气息,我就没特别与她交谈,并坐回自己的座位。

就座后,在我咀嚼著甜面包时,从广播器传来了音乐声。

『今天下午五点开始,将于第一体育馆举行社团说明会。对社团有兴趣的学生,请在第一体育馆集合。再重复一遍。今天——』

可爱女性的声音随著广播传出。

社团吗?说起来,我还没参加过社团呢。

「喂,堀北——」

「我对社团没兴趣。」

「……我什么都还没问吧。」

「那你要说什么?」

「堀北你不参加社团吗?」

「绫小路同学,你是痴呆了吗?还是说只是个笨蛋呢?我一开始就回答我没兴趣了。」

「就算没兴趣,也不代表不会加入社团吧。」

「那叫作强词夺理,你还是好好记住会比较好。」

「我会的……」

堀北对交朋友及社团都不感兴趣。我如此向她攀谈,想必也让她很厌烦吧。她单纯是为了升学或就业才进这间学校吗?

若是升学学校,这也并非难以想像的事,但也觉得有点可惜。

「你还真是没朋友呢。」

「真是抱歉喔,我至今能好好说上话的,就只有你而已。」

「我先说一下,你可别把我算作是你的朋友。」

「喔,嗯……」

「所以,你想去看社团,是打算加入什么社?」

「啊,不,怎么说呢,我还没开始想。不过估计也不会参加。」

「不打算参加社团,却又想去说明会。真是奇怪呢。还是你是将社团作为藉口,事实上却策划著去交朋友之类的呢?」

为什么这家伙会如此敏锐呢。不对,纯粹是我太好懂了吗?

「对第一天失败的我来说,我想剩下的机会就只有社团了。」

「去邀请除了我以外的人不就好了。」

「就是因为没有邀请对象,我才像这样烦恼啊!」

「说得有理呢。不过,我不认为绫小路同学你是真心这么说的。因为如果认真想交朋友,自己就该更主动表示。」

「我就是办不到,才会一去不复返地离开人群好吗?」

堀北将三明治送往小巧的嘴巴,静静地重新开始用餐。

「有点难以理解你那矛盾的想法呢。」

想要朋友却无法交朋友。堀北好像对其完全无法了解。

「堀北你没参加过社团吗?」

「是啊,我没有社团经验。」

「那除了社团之外,有什么是体验过的?你果然体验过各种事了?」

「……欸,你是抱著什么企图发言的?我感受到这问题带有恶意。」

「恶意?什么啊,那能请你告诉我,刚才我想说的是什么吗?」

我的侧腹突然被刺进了没什么前置动作的手刀。

让人料想不到是由女孩子所发出的猛烈一撃,使我不禁喘不过气。

「做、做什么啊!」

「绫小路同学,至今为止我已经多次警告过你,但看来就算讲了你也当耳边风。因此,今后我将毫不留情地予以制裁。」

「坚决反对!暴力无法解决任何问题!」

「是吗?自古至今,暴力存在的理由,是因为对人类而言,暴力终究是解决问题效率最佳的手段。不管是让对方听话,还是拒绝对方要求,施行暴力都会是最可靠、最迅速的方式。别说是国家与国家,就连警察也以执法者的立场,使用所谓手枪与警棍之类的武器,行使逮捕权来施行暴力行为喔。」

「还真是滔滔不绝耶……」

堀北像是在主张自己完全没有错一般堂堂正正地说道。包括至今为此的发言,她替自己的胡闹行为,找了某种程度上算正当的藉口来反驳,真是恶劣。

「今后同时包含整饬纲纪的意义在,对于绫小路同学你,我打算为了让你重新做人而施行暴力。你觉得如何?」

「要是我也对你说会做出同样的事,你要怎么办?」

反正她只会说出像是「男人对女人出手,真是太差劲了」或「卑郑的人」之类的话吧。

「没关系。不过我觉得像这样的机会不会降临。毕竟我既不会说错话,也不会做错事。」

让人出乎意料的回答。她对于自己的正确性深信不疑。

堀北的外表与言语用词,都谨慎得像是个模范生,内在却是个令人意想不的猛兽。

「知道了、知道了。今后我会努力注意。」

我放弃邀请堀北,并面向窗外。啊……今天也是个好天气呢。

「社团……吗?我想想……」

堀北是想到了什么吗?她看起来一面自言自语,一面摆出了沉思动作。

「喂,放学后只去一下子也可以吗?我陪你。」

「你说只去一下子,也就是说?」

「你刚才不是说想要我陪你去说明会吗?」

「是、是啊。我本来也没打算待太久,因为我只是在寻找交友契机。可以吗?」

「只有一下子的话。那么,就放学后再说。」

堀北这么说完,就继续用餐了。看来她愿意陪我去交朋友。

刚刚明明才说讨厌的,难不成其实堀北是个好人?

「看你交不到朋友,四处慌忙奔走的样子,好像也挺有趣呢。」

……果然是个讨厌的家伙。

2

「比想像中还要多人耶。」

放学后,我跟堀北找了恰当的时间点,来到了体育馆。

看上去像是一年级的学生,大部分都已经到齐。将近一百人正在现场等待。

我们站在稍微后方的位置,等待著指定时刻的到来。

同时一边阅读进体育馆时所拿到的小册子。上面写著社团的详细资讯。

「这间学校有什么知名的社团吗?例如……空手道社之类的。」

「不管哪个社团水准似乎都很高,也好像有很多国家级的社团或选手。」

即使如此,棒球社或芭蕾舞社等程度却不及其他名校。基于这点,可见这间学校里的社团,好像有著浓厚的兴趣取向。

「册子上说,社团设备也远比同水平的学校还要充足耶。你看,也有高压氧气舱等等。该说不愧是设备豪华吗……这连职业级的都相形失色。啊,只是好像没有空手道社。」

「……是吗?」

「什么嘛,你对空手道有兴趣?」

「没有,别介意。」

「不过还真是『那个』啊。无社团经验者很难参加体育社团呢。高中初次登台的,反正也只会是个万年候补。所以,我不觉得能从中找到乐趣。」

过于完备的状况、环境,岂不也是个值得商讨的问题吗?

「这要看你够不够努力吧?只要在一年级、二年级不断锻炼,不论谁都有可能性。」

锻炼吗?我实在不认为自己能这么拚命去做。

「对避事主义的绫小路同学你来说,锻錬应该是种无缘的存在吧?」

「这跟避事主义有关系吗?」

「想避免无谓的劳动、平安度日的人,不就叫做避事主义?自己讲过的话,还是对它负责到底比较好。」

「……我对用词又没想这么深。」

「你就是这么随便,才会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交不到朋友呢。」

「被堀北你这么说,我还真是内心受创。」

「各位一年级生,让你们久等了。接下来,将由社团代表人,开始进行入社说明会。我是学生会的书记橘,将担任这次说明会的主持人。请多指教。」

主持人橘学长结束了招呼,社团代表人便在体育馆的舞台上排成了一列。

社团代表人形形色色。从穿著柔道服看起来很强壮的学长,到身穿漂亮和服的学姊都有。

「要不要改变想法试著加入运动社团?柔道不是很适合你吗?学长看起来也很温柔,这一定能成为你的激励。」

「哪里看起来温柔了啊?那种像大猩猩一样的体格,我肯定会被杀掉。」

「柔道简直轻而易——我之后会跟他们转达你如此扬言的。」

「请你千万别这么做啊!」

真是的,才在想是不是终于有了正经的对话,结果却尽是被耍著玩。

「不过,体育系社团好像真的很有魄力,有种谢绝初学者的气氛。」

「应该会欢迎初学者。基本上社员越多的话,当然也就能从学校获得许多社费来充实练习环境吧。」

「这样初学者简直是只为了钱而被利用……」

「尽可能地招揽社员来增加社费,之后再让他们成为幽灵社员,岂不是很理想吗?这个社会就是如此巧妙运作呢。」

「这社会可真是讨厌啊……你的想法也格外现实。」

「我叫做桥垣,担任弓道社的主将。我想很多学生对于弓道的印象就是老派、朴素。但是它非常有趣,也是很值得去进行的一项运动。我们很欢迎初学者的学生,因此,请务必加入我们的社团。」

台上身穿弓道服的女性学生,开始了社团介绍。

「你看,他们似乎欢迎初学者喔。要不要参加看看?为了社费。」

「我绝对不要只是去被利用才加入社团……!而且,体育社团一定都是些人生胜利组的聚集地。不被当一回事也不快乐,直到最后退社的结局——我一瞬间就能看见了。」

「那不是你扭曲的个性才会产生的想法吗?」

「不对,绝对就是那样。体育社团就算了。」

我们这里是家庭式的职场——像这种只有自家人满足的打工,我才不想去做。

如果是更加稳重、安静的社团,就比较好进去了。

「……!」

在我看著学长们轮番介绍社团的时候,隔壁堀北的身体突然剧烈震了一下。她面色铁青地注视著舞台方向。

然而,她好像没有注意到我的搭话。

为了追上她的视线,我也往舞台看了过去,但没在那里找到特别的东西。

现在正在介绍的人,似乎是棒球社的代表,而且只穿著棒球球衣。

难道是对那个棒球社的人一见钟情之类的吗?但看起来也不像这样。

是惊讶?畏缩?或者是喜悦?堀北的表情很复杂,老实说我无法理解。

「堀北,你怎么了?」

「…………」

看来她真的没听见我的声音,就只是这样目不转睛地注视著舞台上。

我心想还是别再继续向她搭话,也开始倾听说明。

棒球社的说明,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出色之处。

内容为社团活动时间、社团魅力之处,以及欢迎无经验者等正统的招呼语。不只是棒球社,大部分的社团几乎都重复著类似的说明。

如果要说有什么惊奇事,那就是发现书道、茶道等小众文化性社团也很丰富,以及得知创办新社团最少需要三人。

每当轮换社团说明时,一年级就会与朋友们互相讨论想法。

等注意到的时候,体育馆已经沉浸在一片热闹的气氛之中。从担任监督角色的老师到社团代表,都没对吵闹的一年级生们露出厌烦神色,且继续说明著。为了尽可能地招揽社员,说不定他们也相当拚命。

结束说明的学长们,依序下台并前往陈列著简便桌子的场所。说明会结束后,八成就会直接在那里举行入社申请吧。

从舞台上离去了一人、离去了两人,接著终于只剩下了最后一个人。大家的视线都集中了起来。

这时我才发现,堀北自始至终都只注视著那个人。

那个人的身高一百七十多公分,并不是那么高。在纤细的身体之上,有著清爽的黑发。透过他造形俐落的眼镜,能够窥视到其充满知性的眼眸。

站在麦克风前的那个学生,以沉著的姿态眺望著一年级生。

究竟是什么社团、到底要做什么说明呢?我对此产生兴趣。

但我的这般期待却落空了。因为那名学生连一句话也没有说。

难道说是紧张得脑袋一片空白吗?还是紧张得发不出声音?

「请加油〜」

「没有大字报吗〜?」

「啊哈哈哈哈哈!」

一年级生传来了这般声音。然而,站在台上的学长却动也不动,只是一直站著。那些笑声及鼓励,彷佛都没有传达到。

笑声一旦过了最高峰,便突然冷场。

「那个人在搞什么啊?」体育馆里开始出现傻眼的学生,嘈杂了起来。

即使如此,台上的男性也不为所动。他就只是这样静静地一动也不动。

堀北也没有移开她凝视那名学生的双眼。

然后,轻松的气氛慢慢朝著意料之外的方向转变。这就有如化学变化。

整个体育馆弥漫著令人无法置信的紧张与寂静氛围。

这般寂静,恐怖到即使没被任何人命令,也让人感觉到不能说话。

如今已经没有半个人敢开口说话了。而这样的寂静,在持续了三十秒左右的时候……台上的学长终于慢慢地环视全体学生,一边开始演讲起来。

「我是担任学生会会长的堀北学。」

堀北?我看著隔壁的堀北。是碰巧同一个姓氏吗?还是说……

「学生会这次也伴随高年级生的毕业,将从一年级生中招募候选人。候选人不需特别条件,但若有人考虑成为学生会的参选者,请避免加入其他社团。欲同时参加学生会及其他社团者,原则上将不予以采用。」

语气柔和,却让气氛产生了彷佛要刺入肌肤的紧张感。光凭他一个人,就让这广阔体育馆内超过一百名的新生们闭上了嘴。

当然,具备这种力量,并非是身为学生会长的缘故。这是眼前名为堀北学的学生自身所拥有的实力。整个场面的气氛,也逐渐陷入他的掌控之中。

「接著——我们学生会,不希望有抱持天真想法参选的人。像那样的人,岂止是当选,想必还会对学校留下污点。我校的学生会,正因为被校方赋予改变规章的权利及使命,所以备受期待。我们只欢迎能理解这件事的人。」

流畅地演说完之后,他便直接下台,走出体育馆。

我们一年级生能做到的只有不发一语地目送学生会长。要是闲聊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怎么样。现在就是充满著会让人如此认为的氛围。

「大家辛苦了,说明会到此结束。现在将开始受理入社申请。另外,由于入社申请将一路进行到四月底,因此事后想再申请的同学,请直接携带申请表前往希望加入的社团。」

多亏了从容不迫的主持人,紧张的气氛也渐渐烟消云散。

在这之后,介绍社团的三年级生们,便一齐开始受理入社申请。

「………」

堀北始终就这样站著,没有要移动的迹象。

「喂,你怎么了啦?」

与其说是堀北不回答我,不如说好像是我的话没传进她耳里。

「唷!绫小路同学,你也来了啊。」

正当我沉浸于思考时,被人给搭了话。是须藤。班上的池以及山内也跟他在一起。

「什么嘛,三个人一起行动。你们已经这么要好了啊。」

我一面压抑著内心羡慕的心情,一面对须藤如此说道。

「所以说,你也要参加社团吗?」

「没有,我只是来参观。你说了『也』这个字,也就是说须藤你要参加社团吗?」

「对啊,我从小学开始就热衷于篮球,所以在这里我也想打球。」

之前就觉得他的体格很结实,原来须藤的第一优先是篮球呀。

「那你们两个呢?」

「我们是来凑热闹的,也可以说因为感觉很好玩才凑过来。另外,也期待能够来个命运般的邂逅。」

「什么东西啊?命运般的邂逅?」

我一反问池的奇怪目的,他就把双手抱在胸前,洋洋得意地答道:

「我的目标,就是在D班第一个交到女朋友,所以才正在寻求邂逅呀。」

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对池而言,校园生活里最该优先去做的,就是交到女朋友。

「话说回来,刚才的学生会长还真是好有魄力啊。有种支配全场的感觉?」

「是啊。一句话也没讲就让大家闭上嘴,一般来说是做不到的。」

「啊,对了对了。其实我昨天创了一个男生专用的聊天群组。」

池这么说著,接著拿出手机。

「都特地创了,你就一起加进来吧?还满方便的喔。」

「咦,我也可以加入吗?」

「当然啊——因为我们都一样是D班的啊。」

真是意想不到的建议。我很高兴地应邀加入聊天群组。

终于获得能够交朋友的契机了!

就在正想拿出手机交换连络方式时,我看见堀北消失在人群之中。

看见她的样子,我不知怎的有些担心,不禁停下了操作手机的动作。

「怎么了——?」

「没有……没什么事。那么我们交换吧?」

我重新开始操作手机,并且跟池他们交换了连络方式。

那家伙要单独行动也是她的自由,我没有干涉的权利。

虽然在一瞬间感到挂心,但我终究还是没有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