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各位男士,久等了

第一卷 各位男士,久等了

「山内早安!」

「池早安!」

我一到了教室,就看见池满脸灿烂笑容向山内打招呼。

这两个人这么早就到校,还真是稀奇。入学典礼以来已经过了一周,池及山内几乎每天都是迟到前夕才来。就只有今天特别早。

「哎呀——太期待今天的课程,结果完全睡不著呀。」

「哈哈哈,这间学校真是太棒了,没想到从这个季节就开始有游泳课了。说到游泳课就是女孩子!而说到女孩子就是校园泳装!」

游泳课程的确是男女合办。换句话说,就会看见堀北、栉田,还有其他众多女生的校园泳装……以及裸露的肌肤了。只是池跟山内闹得太过头,以至引起了部分女生的反感。

话说回来,我可不能再这样继续一个人坐著,永远离群下去。得积极地打入他们的圏子才行。悄悄观察好几次情况,幸好他们三人的对话已经中断。认为机会就是现在的我,站了起来。然而……

「喂〜博士〜过来一下〜」

「呼呼,叫我吗?」

绰号称呼为「博士」的胖胖学生,慢慢靠了过来。

印象中名字好像是外村还是什么的。

「博士,你会好好记录女生的泳装吧?」

「交给我吧,我打算以身体不适做为藉口来见习课程嗯嘎。」

「记录?你打算让他做什么啊?」

「要让博士去制作班上大胸部女生排行榜喔。还有,如果有机会就用手机拍照之类的。」

「……喂喂喂。」

须藤也对池的目的不是很认同。这种事要是被女生知道就严重了。但姑且先不论内容,我很羡慕这种朋友间的对话。真好啊,朋友。我也好想要朋友。

「真悲哀呢。」

「……你也来了啊,堀北。」

「就在几分钟前。你好像恋恋不舍地看著男生,所以才没有注意到我。这么想要朋友的话,不如就试著去搭话?」

「烦死了,不要管我。要是做得到我就不必烦恼了。」

「在我看来,你明明好像也没有沟通障碍。」

「我有很多苦衷啦。唉……我竟然到现在能够进行对话的,都还只有堀北。」

虽然有跟池他们在聊天室上聊天,但还是无法好好进行谈话。

「喂……我再重新说一遍,你可别把我算作是你的朋友喔!」

堀北露出打从心底厌恶的表情,并与我保持距离。

「没问题。我再怎么落魄,也不至于会有那种想法。」

「是吗?那我就稍微安心了。」

这家伙到底有多讨厌与人来往啊。

「喂——绫小路。」

池的口中突然冒出了我的名字。我抬起头,看见他笑著对我挥手。

「什……什么事啊?」

我讲话有些结巴,一面站了起来。这时堀北已经对我失去兴趣了。

总而言之,能进入他们那群的机会忽然翩翩降临。我逐渐地接近池。

「其实,现在我们正想来赌女生胸部的大小。」

「也有赔率表喔。」

博士拿出平板电脑开启了Excel档案。

上头列著全班女生的名字,而且还附著赔率。老实说,我对赌这个完全没有兴趣,但也不能就这样失去好不容易才抓住的交友机会。

「呃……那么我就参加吧。」

「喔!来玩吧来玩吧!」

目前第一名的巨乳候选人是「长谷部」。赔率是一点八倍。

不过这里几乎都是我没听过的名字。我连同班同学的名字都没记住,真是太没用了。

「这个,该说是比想像中还做得好吗……你们也观察得太仔细了吧。」

「因为我们是男人啊。脑袋总是充满著胸部或屁股!」

就算是事实,但就这样直接说出口也太露骨了。

顺带一提,赔率最高的组别里,有堀北的名字。只要赌对就能赢三十倍以上。

胸部的情况,大致上都是由外观来判定输赢,所以堀北大概没有胜算。

「如何啊?我们赌一注一千点。」

「这样子啊……」

由于资讯不足,即使一览表格,别说是胸部大小了,我连她们的名字和容貌都无法对上。

因为实际上,我几乎没和堀北、栉田以外的女生说过话。

栉田的胸部好像也满大的,尽管如此却不足以角逐第一名。

「只是玩玩有什么不好呢?人太少也有点无聊。」

「我也来玩。」「我也要、我也要。」「可别小看我的乳量侦测器喔。」

在我考虑的期间,男生闹哄哄地聚集而来,露骨地热烈讨论起女生的胸部大小。教室里的部分女生如同见到秽物似的,更加对他们投以藐视的眼神。

「我也要赌。顺带一提,我要赌的是佐仓。」

山内挤进我们之间如此说道。说到佐仓,她是个戴眼镜的朴素女孩。因为几乎没和谁说话,老实说我对她几乎完全不了解。

山内好像想到了什么,便与博士和池勾肩搭背,开始窃窃私语。

「这件事只告诉你们,其实,我被佐仓告白了耶。」

「啥啊?真、真的吗!」

最惊讶、焦急的就是池。他在班上最先交到女友的目标,已经失败了吗?

「真的真的。但是要保密喔!虽然那种不显眼的女生,我当然是甩了。那时候我有看见她穿便服的样子。还满大的喔。」

「笨蛋。就算不可爱,但如果是巨乳的话,不就应该要交往吗?」

「如果不是栉田或长谷部等级的,我就不要。我对那种土里土气的女生不感兴趣。」

因为本人不在场,山内便毫不客气地畅所欲言。

被告白的事情,也可疑得不知究竟能相信到什么程度。

结果我没能做出决定,就随便赌了一个在前段排名的女生。

1

「好耶!是游泳池!」

午休结束,池他们期盼已久的游泳课终于来临了。

池欢欣鼓舞站了起来,并成群结队出发前往室内游泳池。我也悄悄跟在他们后头吧。而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

「一起走吧,绫小路。」

「咦?好……好啊。」

对于池所提出的邀约,虽然我回得有点支支吾吾,但还是小跑步过去跟他们会合,前往了更衣室。

须藤为了快速换装,马上开始脱起了制服。并展现出经由篮球彻底训练过的肉体。和其他学生相比,他的出色体格也明显地更胜一筹。

须藤与腰间围著浴巾的学生们相反,坦荡荡地只穿了一条内裤。接著,就这样全裸,并从袋子里取出了泳裤。对于这种态度,我忍不住向他搭话。

「须藤,你还真是正大光明啊。不在乎周遭眼光吗?」

「玩体育的怎么会换个衣服就慌张啊。要是偷偷摸摸,反而会成为被注目的焦点。」

这好像也说得过去。一般在这种场合偷偷摸摸的家伙都会被人捉弄。

「那我先走了啊。」

须藤转眼间就走出了更衣室。我也快点换完衣服吧。

「呜哈!这间学校果然很棒啊!这不是比街上的游泳池还更好吗?」

穿著竞赛型泳裤的池,看见了五十公尺的游泳池,马上就说出如此感想。

水质清澈又乾净,在室内也不会受到天气影响。真是出类拔萃的环境。

「女生呢?女生还没好啊?」

池一边用鼻子哼歌,一边寻找著女生。

「换衣服很花时间,所以才会还没好吧。」

「喂,要是我控制不住闯进女生更衣室,会怎么样呢?」

「除了被女生围殴,应该还会被退学,并函送检方侦办吧。」

「……不要说出这么有真实感的吐嘈啦。」

池似乎是去想像了而感到害怕,因此哆嗦著身体。

「你要是太过于在意泳衣,可是会被女生讨厌喔。」

「会有男生不在意吗……要是站起来了该怎么办呀……」

从那个瞬间直到毕业那天为止,池一定都会一直被女生给讨厌吧。

咦?我是不是好像很自然地就在跟池他们对话?

等到发现的时候,我已经加入了直至今早都想加入但没能参与的团体里。说不定,我现在就正在亲身体验朋友诞生的瞬间。

「唔哇〜好宽广喔,比国中时期的游泳池还大耶〜」

晚了男生们几分钟后,女生们的声音传来耳里。

「要、要来了!」

池摆好了架势。就跟你说了,要是表现得这么露骨的话会被讨厌喔。

虽然如此,其实我也很在意。譬如像是长谷部、栉田,姑且还有堀北。

特别是传闻中胸部最大的长谷部。就让我见识一次也不会吃亏吧。

然而,我们全体男生学生的心愿,却被料想不到的形式所背叛。

「长谷部不在!这、这是怎么回事!博士!」

见习课程的博士神色慌张,从见习用建筑的二楼眺望全景。

从高处,并以他那眼镜后方的小小双眼,应该能够瞬间找出池他们所漏看的猎物才对。

然而——不论何处都无法捕捉到她的踪影。

博士左右摆动著头,彷佛诉说著自己难以接受事实。是还在换衣服吗?还是说……

「后……后面啊!博士!」

「嗯嘎嘎嘎!」

池伸手指著并且大叫,情势清楚了起来。长谷部和博士同样都是见习组。

女生们陆续涌出,每个都作为见习组而出现在二楼。其中也有佐仓的身影。

「为、为什么啊……这是怎么回事啊!」

池就犹如看到无法相信的东西,当场抱头崩溃。

长谷部似乎是名对于自己身为美女有自觉的女生。再加上,她对男生投向的好奇眼光敬而远之。就算选择见习也不奇怪。

「我还以为……我还以为可以看到巨乳……巨乳啊!」

虽然我很能体会池的心情,但很可惜的是,他的呼喊连长谷部都能听见。

「恶心。」结果还被如此小声骂道。所以我才跟你讲这么多次,要是表现得太露骨会被讨厌啊……

「池,现在可不是悲伤的时候。我们这里还有很多女生!」

「没……没错。的确是这样。我可不能在这里就灰心丧志。」

「「兄弟啊!」」

山内与池确认彼此的兄弟情谊,并互相握住对方的手。

「你们两个在做什么呀?看起来好像很开心呢。」

「小、小小、小栉田!」

栉田就像是将两个人分开似的探头过来。

穿著校园泳装的栉田,身体浮现出妖艳的曲线。

剎那间,男生应该几乎都将目光定在栉田的身体上了吧。胸部应该是D 或是E。虽然不太清楚,但大概就落在那一带吧。远比原本想像中的还要大。恰到好处的大腿及屁股肉感,或说丰腴,格外地鲜明。然而,包含我在内的男生们,马上就将视线移开了。

啊,今天也是个好天气呢……世界和平真是太棒了。

……要是产生了生理反应,可是会引起很大的騒动。

「你在沉思什么?」

堀北狐疑地探头看著我。

「我正埋头在和自己的战斗之中。」

堀北的泳装姿态。该怎么说呢?嗯,感觉很健康而且绝对不算差。

但是盯著她看的话,似乎就会发生不得了的事,所以在冷静下来以前还是先忍耐。

「…………」

堀北不知为何正看著我的全身。

「绫小路同学,你有在做什么运动吗?」

「咦?不,没有。虽然不是我在说,但我国中可是回家社的喔。」

「但是……你粗壮的上臂以及背部的肌肉,可是一点也不寻常。」

「我只是受父母恩惠,得到了这副身体。」

「我怎么样都不认为只有这些理由。」

「你难道是那个……肌肉控吗?你能赌上性命这么断言吗?」

「你如果否定到这种程度,我就相信你吧……」

堀北好像有点不满。看来她自认有一定的看人眼光。

「堀北同学擅长游泳吗?」

她对于栉田的问题露出些许怀疑的表情,但还是静静地回答了。

「说不上擅长,但也不至于到不擅长呢。」

「我国中的时候对游泳很不拿手。但是拚命练习后,就变得会游了。」

「这样啊。」

堀北不感兴趣地回答,便与栉田稍微保持了距离。这是她不愿意再进行对话的暗示。

「好了——大家过来集合——」

彷佛肩负著运动界荣耀的肌肉大叔,集合了学生并开始上课。他看起来很有体育老师的感觉,但应该算是那种不论男女都会有点反感的类型。

「见习生有十六人啊。好像有点多,不过就算了。」

显然也有只是想跷课的学生混在里头,但老师没有对其追究。

「我就直接进入正题了。做完暖身操之后,我想让你们去游泳,看你们的实力到哪里。」

「那个,老师,我不太会游泳耶……」

有一名男生好像很不好意思地举起手。

「既然是给我教,我就一定会让你在夏天之前学会游泳。放心吧。」

「不用勉强让我学会游泳也没关系啦,反正我也不会去什么海边。」

「这可不行。现在就算再怎么不拿手也没关系,我会让你们克服。学会游泳的话,之后绝对会派上用场。绝对。」

学会游泳的话会派上用场?确实在某些时候会很方便吧。

然而,对于学校的老师如此断言,我感到有点不自然。

不过,说不定是身为教师,才会有想把旱鸭子医好的强烈想法。

全体学生开始准备暖身操。池一直不时地偷窥女生的模样。接著大家被指示简单地去游大约五十公尺。不会游泳的人,脚踩到底部似乎也没有关系。

我进入了去年夏天以来的久违泳池。水温做了适当的调整,几乎不会感觉到冷,身体马上就适应了。我接著稍微地游了一下。

游完五十公尺后,我便爬上岸,等待全部的人都游完。

「嘿嘿嘿,轻松轻松!你有看到我的超级泳技吗?」

池动作轻快地游完,并摆出得意洋洋的表情爬上岸。不,你游得跟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差别喔。

「看来目前几乎所有的人都会游呢。」

「老师,太轻松了啦。我在国中的时候,可是被称作敏捷的飞鱼呢。」

「这样啊。那么话不多说,接著进行竞赛。男女各比五十公尺自由式。」

「竞……竞赛!真的吗!」

「我就给第一名的学生特别奖励五千点吧。相反地,最慢的家伙必须接受补课,所以做好觉悟吧。」

对游泳有自信的学生发出了欢呼,没自信的学生们则是叫苦连天。

「女生人数少,所以分成两组,一组五人,时间最短的学生获胜。男生则由速度最快的五个人来决胜负。」

我从来没想过校方会将点数当作奖励。说不定这是为了激励今天缺席的学生们,真是好点子。

参加竞赛的除了见习生以及一名不会游泳的人之外,男生有十六人,女生有十人。由于决定先从女生开始,男生们便兴高采烈地坐在游泳池畔,替女生加油……进行评鉴。

「小栉田小栉田小栉田小栉田小栉田。呼啊、呼啊、呼啊、呼啊。」

看来池已经完全拜倒在栉田的石榴裙之下。

「池,你这样很可怕,冷静点。」

「可、可是小栉田真的很可爱吧,胸部也果然非常大。」

栉田以彻底的优势获得了男生的人气。剩下的女生则水平都差不多吧。

只论长相的话,堀北毫无疑问也属于最高级别,然而讨厌与人来往的这点,却害得她人气略低。即使如此,以男生的观点来说,堀北毫无疑问仍是个十足的奖励。她一站到了起点上,便欢声四起。

「各位,好好地将画面烙印在脑海里!我们要确保今天的配菜!」

「「喔!」」

怎么说呢?总觉得透过这次游泳课,男生们之间的羁姅好像增强了。

若要说唯一的例外,没有用那种眼光看待女生的,似乎就只有平田。

鸣笛后,五名女生跳进水里。堀北在第二水道,从比赛开始就取得领先,并就这样咬住距离一路维持第一。连半个惊险场面也没有,漂亮地游完了五十公尺。

「喔〜〜〜〜〜〜〜〜!干得好啊堀北!」

时间是二十八秒左右。这应该相当快吧?堀北脸不红气不喘地慢慢爬上池畔。

男生将结果之类的视为次要,并将视线定在了女生充满弹性的屁股。我也不知不觉地看著堀北。她是唯一和我比较要好(?)的女生,所以总觉得有点……那个呀。嗯。

紧接著第二回合比赛,人气第一的栉田在第四水道,朝著声援的男生们笑著挥手。

「唔唷喔喔喔喔!」

男生们扭著身躯,其中甚至有人偷偷按著胯下。

栉田在自我介绍时,宣示要和全班同学成为朋友,这不是已经几乎成为事实了吗?男生自然不在话下,她的周围也时常环绕著女生开心地谈天说笑。栉田应该是拥有著相当吸引他人的气质吧。

接著是第二场比赛的开始。初期局面便是一面倒,叫做小野寺的游泳社女生以绝对优势抵达了终点。还游出了二十六秒如此无可挑剔的数字,取得压倒性胜利。栉田也游出了三十一秒左右的好成绩,结果是总排名第四。

我走过去跟上了泳池畔的堀北搭话。

「得到第二名还真是可惜。对手是现役游泳社员,果然还是很棘手啊。」

「没差,反正我也不在意输赢。比起这个,你有自信吗?」

「这不是当然的吗?我可是不会吊车尾的。」

「……这并不是什么值得自满的事情喔。我还以为男生都很讲究输赢。」

「我不喜欢互相竞争,毕竟我是避事主义嘛。」

我从一开始就放弃什么第一名了。只要能避免补课就够了。

被分配到第一组的我,位于第二水道,而在隔壁第一水道的则是须藤。要跟上运动社团的须藤是不可能的,我马上就不再注意他。总之只要在这之中避免垫底,就能够避开最后一名。我一面考虑这些事情,一面从起点跳进水中。

须藤以惊人的气势游完五十公尺,并从水面抬起了脸。男女都发出了赞叹的欢声。

「干得好啊须藤,只花了二十五秒。」

另一方面,我是三十六秒多,看来应该会是第十名。太好了,这样就不用补课了。

「须藤,你要不要加入游泳社?只要练习的话,参加大赛也绰绰有余喔。」

「我对篮球可是一心一意,游泳充其量只是玩玩。」

对须藤来说,这种程度的游泳好像不算是运动,并且游刃有余地爬上池畔。

「啊——讨厌讨厌,就说那些运动神经发达的家伙真是讨厌。」

池忌妒般地戳了须藤的手肘。

「呀——!」

女生们发出了尖叫声(高兴的)。平田似乎站上了起点。

须藤虽然有著让男生们憧憬的身体,但平田的身体则使女生著迷。平田身材苗条却很结实,是纤细型肌肉男。池听见了女生对平田的加油声,便做出往地上吐口水的举动。须藤也有点不服气地瞪著平田。

「要是敢赢过我,我会尽全力把你给击溃。而且还是以本大爷的全力。」

你不是说游泳只是玩玩的吗……

老师鸣哨,平田便以优美的姿势跳入泳池中。每当平田的手臂一拨水,游泳池畔的女生阵容就扬起欢呼声。他游泳的姿态也真是帅得很多余。

「真是意外的快。」

须藤说出了冷静的一句话。平田确实游得很快,不可否认地比其他同时游泳的四名男生都还技高一筹。这又更加地诱使女生们尖叫。

平田不负众望,第一名抵达终点。大声高亢的女生欢呼声响彻了整个室内游泳池。

「老师,时间是?」

池紧咬不放般地问道。

「平田的时间是……二十六秒十三。」

「太好了,行得通啊须藤。是你的话就能赢!去对他施予正义之槌吧。」

「交给我吧,我会彻底撃溃平田,让他的人气一落千丈……」

须藤意气风发地回应池,但是平田就算输了,人气大概也不会下滑吧。

「平田同学,你刚才好帅!不只是足球,你也很擅长游泳呢。」

「是这样吗?谢谢你。」

「喂,你干嘛对平田同学放电呀!」

「啥?在对他放电的是你吧!」

「咕——!」

诸如此类。平田的人气状况,已经让人超越了愤怒,到达了令人傻眼的境界。

「请别为了我而争吵,因为我是属于大家的。你们就好好看著吧,真正有实力的人游起来会是如何。」

不知道高圆寺是怎么听的,似乎误以为那些是对自己的欢呼声。

他浮现了清爽的笑容,并走向起点。

「喂……高圆寺那家伙,为什么穿了三角泳裤啊……」

「谁、谁知道呢?」

虽然学校的规定里,大致上是允许三角泳裤,但是这个班级里就只有高圆寺在穿。对于高圆寺强调胯下的模样,女生则别开了脸。

然而比赛第三回合,备受瞩目的果然还是高圆寺。开始前精雕细琢的准备姿势,看起来就像运动选手。事实上不只是姿势,就连肉体的完成度都比须藤还要更高。包括须藤,班上对于运动有自信的人都屏息等待,并准备审视高圆寺的游泳表现。

「我对胜负虽然没兴趣,但我可不喜欢输呢。」

明明就没人问他,他却自己讲了。伴随著哨音,高圆寺以范本般的姿势跳入了水中。

「唔喔!好快!」

须藤对于超越想像的侵略性泳姿,发出了惊讶的声音。平田也目瞪口呆地看著那个泳姿。虽然强烈地溅起水花,但速度上却是无可抱怨。他毫无疑问比刚刚的须藤还要快。按下计时码表的老师,也不禁再看了一次时间。

「竟然是……二十三秒二二。」

「看来我的腹肌、背肌,以及大腰肌的状况一如往常地好。还不错呢。」

一下子就爬上岸的高圆寺,露出游刃有余的笑容,并将头发往上拨。

看起来连个喘息也没有,真不觉得他有使出全力去游。

「真是让人热血沸腾啊……!」

须藤似乎是不想输,开始熊熊燃烧起斗志。老实说,除了须藤,没有人对上高圆寺有胜算吧。而事实上,决赛也是高圆寺对上须藤的单挑。

「高圆寺同学跟须藤同学游得都很快,好期待喔。」

「对、对啊,就是说。」

正当我发呆等著决赛开始时,栉田突然找我攀谈。

对于穿著泳装的美少女就站在旁边的这般紧急状况,我的小鹿心乱撞。

「嗯?怎么了?你的脸好像红红的……难道是身体不舒服之类的吗?」

「没有没有,完全没有那种事……」

「话说回来还真是奇怪呢。学校从四月开始就有游泳课。」

「应该是因为有这么出色的室内游泳池吧。说起来,栉田你游得挺快的耶,简直让人不敢相信你国中的时候不太会游泳了。」

「绫小路同学不是也游得还可以吗?」

「只到还可以的程度,我也不是那么喜欢运动。」

「是这样吗?可是,总觉得……绫小路同学很有男子气概呢。身材纤细,却好像又比须藤同学还要更加结实。」

栉田好像很吃惊,目不转睛地盯著我的身体。这比被堀北盯著看的时候,还要紧张十倍。

「这只是天生的肌肉体质,并没什么特别的原因。而且,事实上我也是回家社的。」

对话以不错的感觉进行了下去。虽然有点紧张,但逐渐充满在心中的这份感情,到底是什么呢?真想就这样,再多和栉田两个人单独聊天啊。

「唔喔,高圆寺好强。这岂不是压倒性赢过须藤吗………你在干什么啊绫小路!」

看来决赛中,高圆寺以五公尺的距离领先须藤,并获得了胜利。观战完比赛的池,带著宛如恶鬼的表情朝我这里猛扑过来。

「什、什么干什么,没事啊。我什么也没做喔。」

「你不是正在做吗!」

池用力把手臂环住我的脖子,并说起悄悄话。

「小栉田是我的目标,你可别碍事了喔。」

我没有特意阻碍你的打算,不过世上还是有做得到跟做不到的事情。我想栉田可不是池你这种等级所能攻陷的女生。虽然说我也是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