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朋友

第一卷 朋友

「桔梗,回去时要不要顺道去咖啡厅?」

「嗯,我要去我要去!啊,不过等一下喔。我再去邀邀看一个人。」

栉田事先向女性朋友通知一声,便来到正在将课本装进书包的堀北身旁。

「堀北同学,我接下来要和朋友一起去咖啡厅,如果可以的话,你要不要一起去?」

「没兴趣。」

堀北彷佛认为多说无益,就这样把栉田的邀约给一刀斩断。

就算是说谎也好,难道她就无法回答「接下来我要去买东西」或者「我已经跟别人约好了」这样的话吗?堀北明白地表示拒绝,但栉田却依然保持著笑容。

这般光景早就已经不稀奇了。从开学起,栉田就会像这样定期邀请堀北出去玩。稍微回应她一下不就好了——会这么想的,也是旁观者擅自的解读吗?然而,谁也没办法否定堀北希望独自一人的这件事。

「这样啊……那我下次再邀请你喔。」

「等等,栉田同学。」

堀北很难得叫住了栉田。她该不会终于败给了栉田的邀请?

「不要再来邀我了,我觉得很困扰。」

她冷淡地对应道。

然而,栉田却没有露出寂寞的表情,维持笑容地这么说:

「我会再邀你的。」

接著栉田一如往常跑到朋友的身边,并成群结队地出去走廊。

「桔梗,不要再去邀堀北同学了啦。我讨厌那个人——J

就在教室的门快要关上的时候,我隐隐约约听见女生这么说的声音。

在我身旁的堀北应该也听得到这席话,只是她看起来一点也不介意。

「不会就连你也要说些多余的话吧?」

「嗯,我自认还满了解你的个性。我就算讲了也没用吧。」

「那我就稍微放心了。」

堀北准备好要回家后,便以自己的步调走出教室。

我待在教室里发呆了一下,但马上就觉得腻了,离开了座位。还是回去好了。

「绫小路同学,可以打扰一下吗?」

当我穿越还留在教室的平田那群人时,平田叫住了我。我向他小声回答了「没问题」。会被平田搭话也算很难得。

「关于堀北同学的事情,能不能请你想点办法呢?因为她总是一个人,女生那边稍微有意见了。」

也就是说,连栉田那群人以外的人,也开始对堀北敬而远之了。

「你可以请她稍微和班上的同学打好关系吗?」

「这不是她个人的自由吗?而且,堀北并没有带给任何人麻烦。」

「我当然了解。但是,也有很多人替她担心呢。我可是绝对不会放任班上发生霸凌的。」

霸凌?虽然我觉得有点离题,但说不定真的已经有这种举动和徵兆了。是因为这样平田才会来警告我吗?平田以率直的眼神看向我。

「与其让我去讲,不如平田你直接告诉她,这样还会比较好喔。」

「……也是呢。对不起,对你说了些奇怪的话。」

堀北在班上一天比一天还更加孤独。只要再过一个月,她就会完全是班上的异类了。

当然,这是堀北个人的问题。并不是我该插手的。

1

我出了学校,直接走向宿舍。那里却出现了本来应该已经跟朋友出去的栉田。她靠著墙壁,好像在等著谁。栉田一注意到我,就露出了跟平常一样的笑容。

「太好了,我正在等绫小路同学呢。我有些话想要对你说,可以打扰一下吗?」

「是可以啦……」

该不会是告白……这种发展,大概只有百分之一左右的机率。

「我就坦白地问喽。绫小路同学,你有没有看过堀北同学的笑容呢?」

「咦?不……没有印象。」

看来栉田又是为了堀北的事才找我说话。接著,我试著再回想了一下, 真的没印象看过她笑。栉田握著我的手,使劲地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是花香吗?让人感到非常舒服的香味,刺激著我的鼻腔。

「我呀……很想成为堀北同学的朋友。」

「你的心意已经充分传达出去了喔。因为一开始好像有许多人来找堀北攀谈,但是直到现在都还继续这么做的,就只有栉田你一个人。」

「绫小路同学对堀北同学的观察还真是仔细呢。」

「与其说是观察,不如说因为我就坐在隔壁,所以不管怎样都会得到消息。」

从入学当天开始,女生们就积极地建立著小团体。女生比起男生,似乎在像是派系、地盘方面的意识更为强烈。即使在这个大约二十名女生的班级,也形成了四个左右的势力。虽然多数之间都相处良好,却在某些地方互相牵制。

然而,其中的例外,就是现在眼前的栉田。她不管到哪团都吃得开,不仅如此,甚至开始成了超级人气王。栉田对堀北始终态度温和,为了和她成为朋友,也持续著锲而不舍的行动。这种事一般学生想做也做不到。也许正因为这点,她才会深受大家景仰吧。

再加上她也很可爱。

附带的东西最有魅力——这在世上的商品中也是很常见的模式吧。

「你被堀北警告过了吧,下次可不知道会被她怎么说喔。」

我知道那家伙不是讲话会拐弯抹角的类型。弄得不好,说不定她还会说出更严苛的话。老实说,我很不想看见栉田因此而受伤害。

「你……能不能协助我呢?」

「嗯……」

我没有立即回答。一般要是被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拜托,马上就会答应了。但身为避事主义的我无法积极,而且,我也不想看见栉田被堀北无情的话语所伤害。这里我还是狠下心来拒绝吧。

「虽然我很明白栉田你的心情……」

「不行……吗?」

可爱+拜托+眼神往上注视=致命。

「……真是没办法啊。就只有这次喔。」

「真的?绫小路同学,谢谢你!」

栉田听见我愿意帮忙,打从心底开心似的笑了。

……好可爱。可爱到我差点就忍不住说溜嘴请她马上和我交往。但是避事主义的我,不可能做出这种乱来的事情。

「所以,具体来说我该怎么做?就算嘴上说想和她成为朋友,但是实际上并不容易喔。」

该以什么标准来定义对方是否为朋友?这是我也回答不出来的困难问题。

「这个嘛……先以看见堀北同学在笑的模样做为第一步呢?」

「在笑的模样呀。」

展现笑容的行为,是只有稍微对人放松警戒才做得出来的事情。

能发展到那样的关系,想必应该就能称为朋友。

著眼于「看见笑容」这部分的栉田,说不定相当了解人心。

「有没有能让她笑的点子呢?」

「这个嘛……我打算接下来再和绫小路同学你一起想耶。」

栉田很不好意思似的「欸嘿」一声,轻轻用拳头敲了自己的头。

要是丑女这么做,我一定扁她一顿。不过如果是栉田的话,我会给她很高的分数。

「笑容啊……」

因为栉田突如其来的请求,于是我加入了帮忙她看见堀北笑容的作战。

不过这种事真的有可能办到吗?我深感怀疑。

「总之放学后先把堀北邀出来吧。因为她要是回去宿舍的话就无计可施了。有没有希望约在哪里见面?」

「啊,那么帕雷特怎么样呢?我很常去帕雷特,堀北同学应该无意间也听过这件事吧?」

印象中帕雷特是学校里数一数二的人气咖啡厅。

栉田确实放学后经常跟其他女生说要一起去帕雷特。

连我都听过这种事,堀北应该也不知不觉记住了吧。

「你们两个进去帕雷特点餐,在这之后突然巧遇。这样子好吗?」

「不,我想想……这样说不定有点太小看她了。能拜托你的朋友也一起帮忙吗?」

说不定堀北在发现栉田的瞬间,就会回去了。最好能安排一个让她难以离席的情景。我立刻将想到的点子说给栉田听。

「哦〜如果这样的确很自然喔!绫小路同学的头脑真好!」

栉田一边「嗯嗯嗯」地点了好几次头,眼睛一边闪闪发亮地听著。

「这跟头脑没什么关系吧?总之,就像这样的感觉。」

「我了解了。真是期待耶!」

不,你这么期待我也很困扰。

「连栉田你都吃了闭门羹,让我邀请堀北,也不晓得她究竟会不会来。」

「没问题。因为我觉得堀北同学很信任你。」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拿出证据来呀,证据。」

「嗯——总觉得吧?但是至少你应该比班上任何人都还受堀北同学信任喔。」

这只是因为没有其他更适合的人选吧。

「我会和堀北说起话,应该说只是出于偶然吧。」

碰巧在公车上邂逅、碰巧座位就在隔壁。

要是少了任何一方,说不定彼此连交谈的机会都没有。

「人与人的相遇,不都几乎是出于偶然吗?而这份偶然,将会使人成为朋友、成为挚友……甚至也会逐渐发展成情人、家人喔。」

「……原来如此。」

这么说来,或许真的就是如此。能像这样和栉田说话,也算是种偶然呢。

也就是说,我最后也可能会和栉田发展成恋人关系。

2

终于来到放学时间。学生们为了享受各自的放学生活,彼此讨论著要去哪里。另一方面,我则是与栉田互相使了眼色,彼此确认作战开始。

做为目标的堀北,像平常一样一个人默默开始准备回家。

「喂,堀北。今天放学后有空吗?」

「我没时间能拿来浪费呢。我还得回宿舍做明天的准备。」

虽然我认为所谓明天的准备,其实也只有来学校而已。

「我希望你能陪我一下。」

「……你有什么目的?」

「我的邀约感觉就好像别有企图吗?」

「突然被邀约的话,感到怀疑不是很自然的过程吗?不过如果有具体的事情,听你说说倒也无妨。」

那种事情当然没有。

「学校里不是有咖啡厅吗?里头有很多女孩子。我没有勇气一个人过去。那里不是有种禁止男生的感觉吗?」

「虽然女生的比例确实比较高没有错,不过应该也有男生会去吧?」

「也是啦。但没有男生会一个人去不是吗?一般都会跟女生朋友,或者以男友身分去。我认为会去的就只有那类人。」

堀北像是在回想帕雷特的情景,稍微做出了思考的动作。

「似乎确实如此呢。难得你的见解颇有一番道理。」

「可是我满有兴趣的,所以才在想你能不能陪我去。」

「而这当然是因为……你根本没其他对象能邀请吧?」

「你的说法让我有点不舒服,不过就是这么回事。」

「如果我拒绝呢?」

「那也只能这样了。我只好放弃。我也无法强迫你把私人时间借给我。」

「……我知道了。只有男生不好进去那种店,这话看来确实也是真的。我没办法待太久,这样也没关系吗?」

「没关系,马上就会结束。」

大概吧——我在心里加上了这句话。要是让堀北知道这件事与栉田有关联,我一定会被强烈谴责吧。

这么做与其说是因为能和栉田说上话,不如说或许我也开始觉得,如果堀北至少能交到个朋友就好了。

虽然这么说,不过,不论说明会也好、咖啡厅也好,堀北就算一边吹毛求疵也还是会陪我去。这样也没办法交到朋友,实在是不可思议。

我们两个人立刻往目的地出发,抵达校舍一楼的咖啡厅帕雷特。

为了享受放学时间,女生们接连不断地聚集而来。

「人真多呢。」

「堀北也是第一次放学后过来?啊,对耶,因为你没朋友嘛。」

「那是在挖苦吗?你的行为真像小孩子呢。」

说得没错,我确实是在挖苦。不过看来堀北果然不吃这一套。

我们两个点完餐,拿了飮料。而我还点了一份松饼。

「你喜欢吃甜的?」

「只是很想吃这个而已啦。」

我对蛋糕类既不喜欢也不讨厌,不过也藉此制造了看似正当的理由。

「不过没有空位呢。」

「稍微等一下吧。啊,呃,那里好像有人要离开了。」

看见女生们迅速从双人座位站起,我便快步走过去确保位子。我让堀北过去坐在内侧的位子。接著,将书包放在脚边坐下之后,就假装没事地环顾左右。

「好像有点那个耶。在旁人的眼光看来,我们……应该不像是情侣吧。」

堀北的脸与其说是没表情,不如说感觉有点冷漠。在这种杂沓之中,我没办法平静下来,加上一想像接下来将发生什么事,就让我胃痛。

走吧。隔壁的两名女生随著这句话,便手拿起飮料离开了座位。

座位接著马上就被新的客人——栉田给补上。

「啊,堀北同学,真巧耶!而且绫小路同学也在这里!」

「……嗨。」

栉田彻底地假装这是巧遇,轻轻打了招呼。堀北眯著眼看了栉田之后,再慢慢看向我。当然这是和栉田事先串通好的。先请栉田的朋友预先占好四个座位。我到帕雷特后,再用眼神暗示空出两个位子。不久,再将隔壁桌的两个位子空出,并让栉田坐进来。

这样就只会看起来像是偶然的邂逅。

「绫小路同学和堀北同学,你们也一起来这里呀?」

「算是碰巧吧。倒是你只有一个人吗?」

「嗯,今天有点」

「我要回去了。」

「喂……喂!我们才刚坐下而已吧。」

「有栉田同学在的话,就不需要我了吧?」

「不,不是这种问题吧。我跟栉田也只是同学而已。」

「我和你的关系也一样。况且……」

堀北以冰冷的眼神看了我和栉田一眼。

「真是让人不高兴呢。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这些发言就像是看穿了我们的作战,但也有可能只是想套话。

「讨……讨厌啦,我们只是碰巧遇见的呀?」

可以的话,我还真希望栉田能不要说出这种话。

假装没发现堀北的诱导,并回答「什么意思?」,才是正确答案。

「在我们入座前,这个座位的两个人同样都是D班的女生。而且,隔壁桌的两个人也是。这纯粹是巧合吗?」

「你还真清楚耶,我都没有发现。」

「而且,放学后我们完全没绕路去别地方,而是直接就到了这里喔。她们就算再怎么赶,也顶多只到了一两分钟,回去的话也太快了。我有说错吗?」

看来堀北的观察力比我想像中还强。

不仅记住了班级成员,连座位状况都确实掌握了。

「呃……」

不知所措的栉田,不禁向我发出了求救信号。

而堀北是不会看漏这点的。再这样隐瞒下去,也只会徒增她的不满。

「堀北,抱歉。我在事前稍微做了一些安排。」

「我想也是。我从一开始就觉得有点奇怪了。」

「堀北同学,请和我成为朋友吧!」

事到如今栉田已不再遮掩,正面切入重点。

「我想我已经说了好几次,希望你别管我。我也没打算给班上带来麻烦,这样不行吗?」

「……孤零零的学生生活也太寂寞了。我想和班上的大家变得要好。」

「我并不打算否定你想做的事。但是,你把其他人也卷进去是不对的。因为我并不觉得一个人很寂寞。」

「可、可是……」

「况且,假设我们勉强成为朋友,你觉得我会开心吗?你认为这种强求而来的关系,能产生出友谊或信任吗?」

堀北的话一点也没错。她不是交不到朋友,而是认为没有必要交。栉田一心一意的直率想法,没能影响到堀北。

「至今为止没有好好说清楚,我也有疏失,所以这次的事情我不会责备你。但是如果下次你还做出同样的事,到时我就不会客气了。好好记住。」

如此说完,她就拿起装著连一口都还没喝的拿铁杯,站了起来。

「我无论如何都想和堀北同学成为朋友。我总有种我们好像不是初次见面的感觉——我在想,如果堀北同学能和我有相同的感觉就好了。」

「再说下去只是浪费时间。对我来说,你所有的发言都令人很不愉快。」

堀北的语气稍微变得严厉,不客气地把话打断。栉田不由得把话吞回去。

正因为我协助了栉田,本来完全没打算插嘴。但是——

「堀北,我似乎也不是不能理解你的想法。朋友的存在意义为何?是否真的有必要交朋友?——这类问题我也不只想过一两次。」

「你说这种话?你从入学第一天就一直在寻求朋友了吧。」

「这我不否认。可是,至少到国中毕业为止,我跟你都是同一类人。因为我在进入这间学校以前没交过半个朋友。不仅不知道任何人的连络方式,放学后也没有跟别人出去玩过。是一个彻底孤单的人。」

栉田一时之间无法相信,表现得很吃惊。

「我想,或许我会无意间跟你聊起来,也是受到这部分的影响。」

「这件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假设我们有这种共通点,但是这之间的过程,不也完全不同吗?你是想要朋友但交不到,我是不需要朋友所以才不交。简单来说,这是似是而非。不是吗?」

「……也许吧。可是说栉田让你感到不愉快,也说得太过火了。这样真的好吗?就这样选择不跟半个人当朋友,代表你三年都要孤单一人。这样会相当痛苦喔。」

「这已经持续了九年,所以没关系。啊,稍微修正一下。如果包含幼稚园的话,那还更久呢。」

她是不是爽快地说出了不得了的事情?换句话说,这家伙从懂事以来就一直都是一个人度过的。

「我可以回去了吗?」

堀北深深叹了口气,并直视栉田的双眼。

「栉田同学,你只要别硬缠著我,我就什么也不会说。我向你保证。你也不是笨蛋,所以能理解这些话的意思吧?」

「那就这样。」堀北说出这句话,就离开店里。吵闹的咖啡厅里,只有我和栉田被留了下来。

「失败了啊……我本来想掩护你,但还是没办法。那家伙太习惯孤独了。」

咚。栉田无言地坐了下来。然而下个瞬间,她对我露出了一如往常的笑容。

「不,绫小路同学,谢谢你。虽然我的确没跟她成为朋友……但是我也因此明白了重要的事情。这样就够了。不过真抱歉,因为我的关系,让你帮忙做出好像会被堀北同学讨厌的事情。」

「别在意。反正我自己也想让堀北了解拥有朋友的好处。」

两个人占著四人座位也会对周遭造成困扰,总之我先往栉田那桌的位子移动。

「话说回来,我还真是惊讶耶。绫小路同学过去真的没有朋友吗?我完全看不出来。绫小路同学,你过去为什么会孤单一人呢?」

「嗯?对啊,是真的。须藤跟池他们是我第一次交到的朋友。我现在也还不太清楚,到底是自己的问题,还是环境的问题。」

「交到朋友果然很高兴对吧?还是很快乐?」

「是啊。虽然也会觉得麻烦,但是开心的时候还是占多数。」

栉田眼睛闪闪发亮地露出笑容,并且点点了头。

「不过堀北也有她自己的想法及目的。应该也只能在这里放弃了。」

「是……这样吗?已经没办法再成为朋友了吗?」

「为什么要这么拚命啊?你比谁都还交了更多朋友吧?不过就少了个堀北,没必要这么钻牛角尖吧?」

和全班同学变得要好这件事,是需要如此拚命的事吗?

「因为我打算任何人都好好相处……正因为这样,对象不只是D班的同学,也包括了别班的学生。可是,如果我连跟班上的一个女生都无法打好关系,那这样的目标就无法达成了呢……」

「我想这只是因为堀北比较特殊。接下来,你也只能期待一次真正的偶然降临。」

并非经由事先计画,而是发生后能够连结两人的那种事件。

或许在那个时候,成为朋友的契机就会真正造访。